創作內容

4 GP

フォーチュンロール・ラプソディ

作者:ƸӜƷ│2016-08-04 22:44:41│贊助:8│人氣:1077
第五章 『歴史を刻む星々』 幸運狂想曲

リゼロEX 『フォーチュンロール・ラプソディ』

回到家的利格魯在起居室看到的景象,立即掉頭逃掉了。
我想拋開一切都豁出去的心情強烈地沸騰著,不過,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這是我無法逃避的命運。
[嗚嘸嗚嘸?]
[……]
[嗚嘸嗚嘸—嗚,嗚—嘸嗚嘸嗚]
[嗚嘸嗚嘸的在說什麽東西啊!你這是打算進行什麽儀式嗎!回到家里看到自己父親嘴里塞著個棒狀物的兒子的心情你考慮過嗎!]
站著,口中依然塞著東西的父親——昴向利格魯的飛唾怒吼,對著那樣的兒子的反抗態度,昴慫了慫肩
[嗚嘸嗚嘸。。。。]
[那個“嗚嘸嗚嘸”給我適可而止啊!]
[呼嘸呀。。。真是的,真是一個不解風情的混蛋啊。小孩子的時間就是這種冷淡的性格,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在以後的日子必須好好認清自己的事。對大人來說,在意他人的目光,自由就會被各種各樣的。。。。。。]
[爸爸說的話我十分不能接受!就算到了今年!你什麽時候都自由自在的!你是有什麽時候都不會介意他人的眼光的能力嗎!]
年齡接近三十應該冷靜沈著,但至今還不知道這樣的菜月昴。

和利格魯的同齡的朋友們一樣全力頑皮著的大人。這時的利格魯感到很羞恥。想要他能像別人的父母那樣,冷靜下來。
嘛,如果可以冷靜下來的話,這會讓人懷疑他生病了的。
[那麽,這次是想出了怎麽樣的奇祭啊。]

[餵、餵,兒子。你,難道是超能力者嗎?掌握了讀取我的內心的技能了嗎?。才不是那樣,為什麽我的行動是“祭典”……。]

[我希望這至少是個有意義的活動!如果自己的父親是沒有任何理由,就口中含著粗大的棒狀物跑出來迎接的家夥,超惡心的!說到底,是怎麽樣的目的才搞成這樣的……]

一邊嘮叨的說著,利格魯一邊剛才為止斯巴魯嘴里叼著的神秘物體拿走。接著,那個意想不到的柔軟性和彈性,讓露出驚訝的表情的利格魯馬上思考起來那個玩意的原形。

[……紫菜卷?]

[對了,就是紫菜卷啦!一臉眼饞的臉喲。我明白了,想吃的也可以吃啦。幸好,那是試做品。用盡心力的正式品另外準備了,所以肚子餓的話就開動吧]

[即使肚子餓,也不會想吃父親長時間含著的紫菜卷什麽的啊……絲碧卡和媽媽的話還好。]

[你,明明還才八歲而已就到父親的反抗期的時期,是不是太早了?我還是那個年紀的時候,對父親的敬意……尊敬了嗎?怎樣來著?]

[你不知道嗎!話說回來,這次是什麽的奇祭呀!到底是什麽啊!]

利格魯沒耐心的追究著,昴聳聳肩地笑著。

在起居室的桌子上,白色的碟子里有幾個紫菜卷,斯巴魯表示是自己的制做的它們。

[決定了!僅次於節分的豆子的約定——那就是,惠方卷的活動!]

[……紫菜卷?]

[對了,就是紫菜卷啦!一臉眼饞的臉喲。我明白了,想吃的也可以吃啦。幸好,那是試做品。用盡心力的正式品另外準備了,所以肚子餓的話就開動吧]

[即使肚子餓,也不會想吃父親長時間含著的紫菜卷什麽的啊……絲碧卡和媽媽的話還好。]

[你,明明還才八歲而已就到父親的反抗期的時期,是不是太早了?我還是那個年紀的時候,對父親的敬意……尊敬了嗎?怎樣來著?]

[你不知道嗎!話說回來,這次是什麽的奇祭呀!到底是什麽啊!]

利格魯沒耐心的追究著,昴聳聳肩地笑著。

在起居室的桌子上,白色的碟子里有幾個紫菜卷,斯巴魯表示是自己的制做的它們。

[決定了!僅次於節分的豆子的約定——那就是,惠方卷的活動!]

[惠方卷,是嗎?那是什麽樣子的節日呢?]

買東西回來的蕾姆,抱著迷迷糊糊的絲碧卡對昴的話歪著頭問道。蕾姆的長長的青發被絲碧卡小小的雙手握著,那是柔和的解脫的一幕。菜月家四人聚集的起居室,在堆積了的紫菜卷盤子邊圍坐著。

[之前的說明,實際上關於節分的事還是記住的吧?撒豆子,將那一年的幸福招入家中,將災難攆到家外的活動。]

[當然記得了。沒想到昴君有雷姆趕走的打算……雷姆的心,非常非常的悲傷。這份悲傷,是那麽簡單也不會愈合的。請和我約會!]

對蕾姆白費力氣假裝沈著的行為,斯巴魯苦笑著。媳婦可愛的孩子氣的撒嬌。將其接受是好丈夫的義務,是幸福的權利。

[那個我什麽時候都熱烈歡迎哦。那,明天就是休息日,明天就出發吧。這麽說起來,街道的末端的神靈殿,進行了漂亮的改裝了的樣子呢。]

[是的。因為昴君的工作的緣故,原意接受緣結禮物而移步而來的客人也似乎多了起來。丈夫的工作成果出色,雷姆的鼻子也跟著變得很高了呢]

[那麽就這樣,對我和蕾姆已經連接在一起的姻緣線更加地祈禱吧。兩個人的約會。什麽!?絲碧卡的話沒問題。妹控的利格魯好好地努力幫我們照看的。]

[昴君……我很高興。愉快的期待著呢]


[回答一下我的話好嗎!?]

面對話題脫軌進入約會計劃的擬定的父母,忍耐到了極限的利格魯爆發了。

對於突然大聲叫喊的利格魯,昴也已經完全習慣了,雷姆也什麽反應都沒有。豈止如此,絲碧卡迄今為止也已經習慣了,連迷迷糊糊的影響也沒有。

也就是說,利格魯的呼喊在空洞的回響著——這樣的狀態罷了。

“利格魯,太過突然大聲的叫出來。從年輕的時候就哇哇大叫著,成為大人的時候會有突然腦血管爆裂的可能性哦。”

“吵死了!忍耐也會憋炸的!那就讓我呼喊吧!”

“利格魯,爸爸什麽的是用嘴巴說就好使的人嗎?。而且,在外面也絕對不能用那種態度說話哦。總是生氣的人,朋友也什麽的、誰也不來和你來往哦。像是父親那樣,不是對人極好的人是不能忍受的哦。啊,不過,和昂君比是絕對贏不了的,不要失望哦”

“我對被這樣安慰的事情很失望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麽!”

被父母兩個人打倒了,利格魯讓身體拋出,倒在地板上,當作床來睡著。看著進入了完全賭氣模式兒子的相視而笑,和抱著完全睡著的絲碧卡的雷姆,昴咳了一聲重新說道。
“嗯,因為利格魯主動請求話題的軌道修正,有關惠方卷的故事。立春前一天的撒豆子,是為了呼喚幸福,遠離災難的儀式。另一方面,這惠方卷也是節分的紀念日的活動,不過,關註這活動的人稍微有點少。”
“在同一紀念日里,是另一種儀式嗎?”
“就是這樣子。我的家鄉在西方和東方的意見分歧有很多。惠方卷和豆子也是這種感覺。東邊的是豆子,西邊的則是惠方卷。但是,我想,好的事多少都能加入多少,所以會有兩者都舉行的想法。”
“是的,不愧是昴君。對於好的地方沒有躊躇,很棒呢!”

為了不吵醒的絲碧卡,輕輕的拍著手稱贊昴的蕾姆。就那樣雷姆把手指頂著臉頰,“所以”微微傾頭。
“撒豆子的時候豆子是必要的,那麽,惠方卷則是這張海苔卷嗎?”
“撒豆子的時候,其實已經稍微做了各種各樣的準備了。在明年的同樣的時候,為了得到豆子而進行了交涉,我也準備了鬼的面具或鬼的褲衩等,更加細致地準備。”
為了最大限度的享受節日的歡樂,菜月昴的無用的行動力是沒有限度的。

對於在沒有必要的事情上燃燒能量的昴,雷姆一直凝視著,暫時把考慮拋出腦後的昴慌忙地搖動著頭。

“不同的不同。這次是一方說的是惠方卷的故事。沒錯,就像雷姆說的那樣,此次代替豆準備了的是這邊的海苔卷。我所說的惠方卷,就是這個這個紫菜卷的啊。雷姆,看到這紫菜卷的樣子有什麽想法嗎?

“這樣啊。感覺非常的黑非常地粗大。”
“再說一次”
“——?非常地黑非常粗大啊?”
“我的老婆是坦誠的可愛又不自覺色情呢……”
深情感動的咬住昂雷姆不明所以的表情的臉。

但不管怎麽說,孩子的情操教育不相符的話題到此為止,昴用手指指著向棉花一樣的惠方卷。
“那個粗紫菜卷壽司卷。不湊巧,‘哢啦啦’(カララギ不知道是不是擬聲詞,請大神出來打我臉)的感覺的惠方卷到也不是沒有的,所以自己制作了。做法是看來是簡了點。”

“微微酸的氣味,是醋嗎?”
“醋飯啊。跟米很合得來我很喜歡。這次、生魚塊配合壽司也試著挑戰了。那些暫且不談,做法簡單。用紫菜把醋飯和卷起準備好的七種食材好好卷起來。以上!”
“用七種材料是有寓意嗎?”
窺視著五顏六色的配料被擁擠的卷入了紫菜卷中的蕾姆素樸的疑問著。

“既然有註意到呢,不愧是我的老婆!是的,那里也是重點哦。惠方卷是喜氣的食物。在我的老家,可是有約定著驅使喜氣到來的神明的故事,那七個福神被稱呼。七人的幸福的神明七福神。”
“哎呀,真是喜氣的神明啊”
“是啊,是喜氣的家夥啊”。那可喜的神中七人啊,把七種配料放在一起用紫菜包在一起的東西,稱之為是惠方卷,是作為用來呼喚幸福的食物的風俗。這就是一個惠方卷的故事全貌!”

把一只腳放上桌子上,極力強調的昴,雷姆又細微的鼓掌著。

至此,在那里默默地聽了利格魯擡起了頭。利格魯的與斯巴魯一模一樣的兇惡的眼神更加尖銳,向相互歡鬧著的父母的父母瞪眼。
“也就是說,這樣的規模巨大騷動的情況,結果只是單純的吃紫菜卷的活動嗎?”。那樣的事是誇大的………”

“你這白癡混蛋!”

“痛,痛!腦門好痛啦!”

對自大的說話兒子的腦門被打了一下愛的鞭策,昴彎下身子苦悶的把利格魯舉起騎在肩膀上。

“為什麽突然要騎在肩膀子上!?”

“因為想起來了所以這麽做了。確實是你所說的,稍微比起撒豆來顯得不起眼的點無法否定。還有,剛才的說全貌了,其實還有一小部分的幾點沒有說明,對不起!”

“載著我腦袋不要低下來啊!快住手!要掉下來了!”

將頭上慌張的利格魯的生殺大權奪過,握在手中。昴繞著桌子四周一圈圈走動。雷姆用慈母的眼神慈母的目光眺望著那樣的父子的相互接觸,
“那,還沒有說明的事情是什麽?”
“最初,惠方卷的惠方到底是什麽啊?這部分的說明不夠啊。順便說一下,惠方的惠和恩惠的寫法一樣。某一年,好象有著運氣適合的方向,那一邊朝著對方吃才是惠方卷的吃法。”
“原來如此啊。恩惠的方向真是有意思的想法啊
“追加情報,在啃其方卷卷的時候,也可以用無言食。雖然我認為沒有必要在那里拼命守護,姑且。雖然也其他的帶著笑容吃法等諸多說法……但笑容是必要的。常言笑臉迎福嘛,而且吃到好吃的東西的時候笑容是自然的啊”。
昴咧著嘴自論敘述,雷姆也高興地微笑著。
“昴君,吃雷姆的飯的時候也會有很多笑容呢”
“可愛的飯是可愛的媳婦做的。有愛的家人在我家,沒有不笑的理由啊。占有了這世上的幸福的感覺!”
“雷姆也覺得,兩個人都占了……不,是有人都是占又了。”
“雷姆……”
“昴君……”
“別在腦袋載著人的狀態下調情啊!媽媽也是!有點懷里還抱著絲碧卡的自重啊!”
對於在兒子和女兒緊挨著的狀態,還在親親熱熱的父母,利格魯容忍度破裂。
什麽話也聽不進去是菜月家的風格,所以沒有辦法。
斯巴魯把利格魯放下地,和抱著絲碧卡的雷姆坐了下來,一臉不高興的利格魯不理會昴和蕾姆,挨著而坐。
雷姆握住昴的手,把體重放在他的肩上,
“說起來,惠方……是恩惠的方向,不過,那個是哪個方向?昴君明白嗎?
“不懂,那個完全搞不懂的。每年,那是怎麽決定的呢。用風水的方法來決定的吧,不過,那種知識不是很清楚。”
活用召喚前的知識,在卡拉拉基成為了出色的活動策劃人而活躍著的昴,現買現賣的話題還說得過去,碰到話題擴展到不知道的知識就無法應對。
那麽,惠方卷的準備在關鍵的地方不知道該怎麽辦呢,昴苦悶的歪著頭,歪頭的時候看到利格魯和絲碧卡的昂敲了敲手。
“對了。今年的惠方,讓絲碧卡決定吧”
“哈?讓絲碧卡怎麽決定呢?你再考慮考慮。絲碧卡還這麽的嬌小可愛,要是從現在開始因為父親的緣故而被菜月家感染上了該怎麽辦啊,想著都可憐。絲碧卡的未來的負得起責任嗎?”
“你把絲碧卡的事想得多陰濕黑暗啊。”

昴的想法利格魯強烈反駁,昴對魯那樣的利格魯一邊選擇用安撫話語說服,一邊考慮進如說明。
總之,昴的想法是這樣的。
“不然怎麽辦?對我家來說,幸福的象征是什麽。當然是雷姆的存在就是幸福的象征,是你本身的天性是被玩弄角色的特征是我只能認為是神明賜予的命運的機緣,不過……”
“慢著慢著慢著慢著,這有不能置若罔聞等等部分啊,餵!”
“請冷靜,利格魯。對於昴君來說蕾姆是幸福的象征的話,對蕾姆來說昴君也是幸福的象征。媽媽對於那樣的事沒有誤會,不用擔心也不要緊。”
“要是在這里問題的話,那就不用擔心的那麽多。”
堵住沈睡的絲碧卡的耳朵,一邊用怒吼的聲音向父母到達了全新的高度。從出生的時候起菜月家中長大的利格魯的潛力,在短短的八年的人生中,他的才能朝著一個極點的方向上延伸著。
——沒錯,天性中深深植入的被玩弄的角色特點。
“不是一極化,而是兩極分化。”
“什麽獨白啊?!把話說清楚!!”
“嘛,也就是說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絲碧卡是最容易明白的全場一致的幸福形式麽什麽樣的。所以,由絲碧卡來的決定我們的惠方的方向,那不是就好了嗎?”
“可惡,父親這話不是沒有漏洞缺點也沒有反駁的余地的完美的意見不是嗎……啊!”
“你一旦扯上和絲碧卡有關的事就失去所有的判斷力了呢”
也得到了懊惱的抓撓著青色頭發的利格魯同意,這次的惠方卷的全部項目明確決定了。
紫菜卷已經準備完畢,就還剩下決定惠方的方向了。

“讓絲碧卡決定的確是不錯啦,但要怎樣決定?絲碧卡說話都還不清楚。”
“對了。……讓絲碧卡睡著桌子上面,醒來的時候開始轉向了的方向作為惠方不是很好嗎?”
“睜開眼睛醒來時……”
“最初朝向的方向……”
周密商討後得出的比較粗略的決定法,雷姆和利格魯面面相覷。然後兩個人一起的向絲碧卡俯視,陷入了沈思。
“總之,絲碧卡醒來的時候……就是分出在家里中最喜歡的人是誰的勝負,昴君是這樣想的吧?”
“……是那樣、嗎?”
在意想不到的情況深深的動搖了,不過,說不定就是那樣。
絲碧卡醒來最初看對方——那就是,無防備的嬰兒最初尋求庇護最可靠的對方的。
不光是確定惠方方向的方法,同時是分出誰能贏得絲碧卡的勝負!
“嗯,雖然很遺憾,但是肯定是我吧。為家里賺錢的我,也就是絲碧卡會有偉大的父親讓自己不愁衣食住幸福生活的意識吧。雖然還是小寶寶,但這個聰明的孩子一定會想著決定成為我的新娘。”
“請等一下。雖然無論如何都會灌輸給絲碧卡,昴君的厲害之處和動人之處,不過,那個和現在的話題不同。果然,絲碧卡是喝誰的奶,在誰的胸口中最安靜地度過的呢,那孩子的話肯定是知道的。所以說,這里還是覺得雷姆最重要的。”
“老爸老媽你們都退下。對絲碧卡來說,最可靠的人什麽的除我以外不可能有吧。在這個人界外的魔境的家中,只有我為了保護絲碧卡全力奮鬥著中。絲碧卡,喜歡,我,絕對!”

三者都一樣,絲碧卡的愛誰也不退讓。

非常壯烈的對峙發生,為了一個女孩的伸手全體互相牽制對方。剛才的和諧的氣氛是什麼。
“——嗚——”
察覺到那樣的緊張的空氣了吧,利格魯懷中的絲碧卡很難受。眼看就要醒來的那樣的嬰兒的反應,三人面面相覷,
“惠方卷退避!”
“被子防禦!”
“絲碧卡防禦!”
昴把桌子上的惠方卷斯拿開,雷姆將坐墊放置在桌面,利格魯在上面將絲碧卡放下。
就這樣,三人點頭互相,各自向房間的三個方向分散,觀察著絲碧卡。坐墊上的角宿一搖頭,眼睛細小的手擦動。可愛啊。天使呀。
“————”
全體屏氣,註視著絲碧卡最初誰的人的經過。
不久嬰兒睜開閉著的雙眼,用薄薄的眼睛看四周。
“阿呀ー”(嬰兒的叫聲。)
“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向著伸出手的人是利格魯,勝利者的利格魯膝蓋跪在地上沖天上的喝采。
被選中的利格魯是歡喜咆哮,沒被選擇的斯巴魯和蕾姆彼此隱藏不住沮喪的樣子互相貼近。(蕾姆和昴:藍瘦,香菇。)
“嗯,冷靜考慮的話,在雷姆的心裡第一的穩定的位置無疑就是我,顯而易見的勝負呢”
“雖然絲碧卡是有說想當昴君的妻子,但那個地方已經是雷姆不可動搖的位置。早已明白的結果。”
“好好勝利的餘韻裡前去!在孩子的面前生々しい話すんな!”(ps :不懂什麼意思。反正是對昴和蕾姆自我安慰的吐槽 )
將絲碧卡抱起了的利格魯,帶著妹妹向父母責備。
對於總是那樣的態度,兩人笑著,然後昴向著絲碧卡所選擇的利格魯——兒子站在的方向窺視著,
“利格魯站在了玄關的方法嗎。最後,我們的惠方就在那裡。各自把自己的惠方卷拿上在玄關集合。”
“好的,昴君。自己的惠方卷是哪個?雷姆的惠方卷也準備了嗎?”
“雷姆的傢夥是這個。為了這櫻花色的心的形狀耗費很多時間。失敗的作品已經在我的肚子裡了。”
比平膨脹硬和突出的肚子的昂。在那個肚子上蕾姆輕輕地伸出了手,愛撫著。

“為了雷姆而努力的昴君,真棒……”
“好了好的,你看你看,玄關到了哦玄關。我的那份適當就好,話說絲碧卡的份要怎麼辦?絲碧卡,因為長出來的牙齒還很小,吃海苔之類卡住喉嚨不是非常糟糕嗎。那裡考慮了嗎?”
眺望白色盤子上的紫菜捲,年幼的絲碧卡吃這樣的東西而探查的利格魯。但是,好像沒有成為被哥哥所嬌生慣養的傑作的樣子。
對於昴來說,這次準備的並不好。
“嘗試著各種各樣的努力,雖然想把海苔軟化,但試做也不順利。很可惜,絲碧卡的份由我和利格魯兩個人分吃,七福神是這麼安排的吧。”
“這麼大的紫菜捲,第二根怎麼吃得下啊。你到底在期待什麼啊。”
“啊,是嗎。我明白了,好啊。你這樣為了絲碧卡的幸福,稍微勉強下胃的程度的努力也不能的哥哥這樣就好。我會加油的。反正你,頂多你說愛的絲碧卡的話說騙人的……”
“我明白了!我要吃了!不如說我吃定了!”
“別生氣就長角伸長啊……”
因為絲碧卡被引用的緣故,利格魯短角突額,利格魯粗暴的抓住兩根惠方捲走向玄關,斯巴魯和蕾姆笑著追趕。
※※※※※※※※
“————”
“————”
“————”
“啊ー”
只是沈默,支配著那個場合。
對於吃惠方卷規則有各種各樣的說法,其中也還是一般流行的條件是“吃惠方卷的時候就不能說了”。
雖然說是吸收了幸福的是惠方卷的目的,但是也不知道說什麼是吸取了幸福進來的一種解釋,總之就是那樣的感覺的原因不是嗎?
因此,三人坐在門口開始吃起了惠方卷,朝著門的方向眺望著無言的,只是一味的“喀嚓喀嚓”的把惠方卷吃了。
“菜月先生,打擾了是嗎?”
端坐在玄關,然後對面的拉門突然打開。
這樣很落落大方的卡拉拉齊的風格啊,和以前鄉下一樣的和諧鄰居交往是這一帶的常態。
家裡的鑰匙很少鎖,理所當然的,附近的人也打開了門。聽到的聲音是住在鄰家的中年女性。
“傳閱板在傳來了。所以說想要看的話…”
手持傳閱板的女性這麼說,瞪大眼睛看著坐在門口含粗大的捲的一家的姿態。馬上女性點了點頭,傳閱板輕輕地放在了鞋箱上。
“啊啦,你們好像很忙的樣子。好好地確認下,這是旁邊鄰居嗎?啊拉~絲碧卡醬,好可愛啊~”
揮手向著絲碧卡笑著的女性說著“那麼”低頭走出去家了。無言的對那樣的女性的揮手點頭送行,家中又只剩下四人了。
“現在的畫面啊!!”
不能忍耐了的利格魯,切咬著惠方卷如此怒吼道。
“鄰居的大媽為什麼理所當然的接受了現在的景像啊!在其他人的家裡,我們怎麼會有怎樣的看法呀?!回來看到父親含著粗大的捲動搖了的我,像傻瓜一樣不是嗎!我變得奇怪了哦!”
“哼嘸。冷靜一點,利格魯。你的心情我理解,但也有這樣的事嘛。感覺到底有什麼錯的時候,錯的是世界還是自己呢?。但是,那種時候大部分是自己導致的不同……」
“不不不!不對!奇怪的不是我!瘋狂的是這世界!”
吵嚷的利格魯的身姿,絲碧卡高興地嘎嘎地敲手。
看著哥哥的大動肝火,對於絲碧卡來說是最好的遊戲道具吧。這個年齡就已經知道享受消遣利格魯的方法,將來很有前途的女兒啊。

“因為你在說話的原因,我也中斷了,惠方卷都被口水泡軟了。差不多就要一次成功的。雖然還沒有糨糊,但以這種狀態但怎樣做?”
“那也太奇怪了吧!說起來要吃兩根的話,總是在我和父親處理這種事情哦。媽媽呢?”
“你是傻瓜嗎,不可能會讓蕾姆勉強去吃的吧。大量的碳水化合物的大量的吃下去在雷姆的身材崩壞的話要怎樣做。即使是生了兩個孩子也完全不會崩潰的奇蹟的產物哦。我和你發福的話就不同了。”
“呼姆呼姆… …吃完了。並且,如果被說那樣的話害羞的。”
紅紅的臉頰的雷姆,順利完成了自己的份兒的定額。
擅長貫徹初衷的程度是惠方卷挑戰成功率很高的原因,所以沒有堅強忍耐而分心的昴和利格魯是失敗的。
並且,剩下的惠方卷,還有大和下各一根。
“這方恵卷就是最後的挑戰。今天和之前的準備,所有的一切都不要白費了,期待你利格魯。”
“嗚……差不多,很辛苦了。給我記住了,臭老爸……啊”
“Good”
豎起大拇指,向著努力挑戰最後的惠方卷利格魯。其間,已經有自己的完成了使命的雷姆幫昴擦著嘴,
“說起來,這次的活動和鬼是沒有什麼關係呢。撒豆的鬼和各種各樣的地方有關係,沒有關係的有點寂寞啊。”
“啊,不是沒關係啊。紫菜捲上的配料是七福神的說法剛才的說明了啊。而且雖然說不上鬼,紅色部分是紅鬼,青部分是青鬼那樣的感覺啊”
“有一個藍的部分嗎……?”
“那裡你看,把這青色的蔬菜換上了……嚴肅了吧?”
聽到青鬼認為是說自己?雷姆不滿的神情。雖說如此,把青色外觀的食物放入紫菜捲的是因為就沒有辦法。
雷姆瞇眼眼睛苦笑著,昴把最後的惠方卷在手中轉動。
“不是七福神而是鬼的場合,吃下鬼寓意退治鬼想法啊。在這樣的場合,果然鬼是一個壞東西的想法。”
“昴君的故鄉,有什麼仇恨嗎?”
“過去關於打倒鬼的各種各樣的故事有很多,嘛,我沒有那種想法。哭泣的紅鬼是我最喜歡的故事了,老婆也是鬼。所以和豆子的時候和一起”
“一起?”
在不可思議表情的蕾姆面前,斯巴魯敲了敲膝蓋。
“是這樣啊,一起。吃了鬼,對我來說是和幸福在一起。倒不如說是我的血和肉,再也不放開了吧?”
“我會被抓嗎?”
“我會抓住你的吧”
蕾姆的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昴則是一臉下流的樣子。
在這樣的父母一旁的別處,旁邊的利格魯無聲的終於吃完粗大的惠方捲了。

太好了,吃完了!我吃完了啊!看見沒,我的努力!”
“對不起”
“坦率的道歉啊!我明白了,看到了我吃下去了吧!”
利格魯抱起絲碧卡,蹲下揉搓著妹妹的臉頰。為了安慰那樣傷心的哥哥的,絲碧卡“呯呯”的敲著他的肩膀。
“嗯,那麼,最後一個大黑柱讓你看清了”
“是的,請給我看一下帥氣的地方。”
在雷姆的支持下,昴最後的大物――――――――――――BIG惠方卷的勝負挑戰。
最後的一隻把剩了的材料全部捲入了,直截了當的話,七福神的七配料的規則也保護著的話,名為惠方卷的兇器啊。
“啊嗯”
張開大口,惠方卷一口咬住,昴的最後的大勝負挑戰。
已經無數次挑戰失敗了,昴的肚子接近極限。胃快要撐裂,不殘忍的死去也是可能的。但是,對於男人來說,父親也是有戰鬥的時候。
“啊嗚”
“——!?”
那樣的昴的大決戰,正面是雷姆進入的補刀。
她輕輕地微笑著,吃著昴的惠方卷的反方向。規則上,斯巴魯也不能責備那個。在雷姆的預料中,與斯巴魯一起吃了最後的惠方卷。
得到了雷姆的幫助,昴好像得到了萬軍的援助一樣一口氣前進。
既然借助了雷姆的力量,作為男方就要更加努力了。比雷姆稍微多吃一點,減少她的負擔,吃完惠方卷。
就這樣兩個人的飲食前進,兩位間的惠方卷逐漸變短,不久之後兩個人的臉就接近了,彼此的嘴唇。
“是的,咚!!”
在快要接觸到的時候,惠方卷的正中間,利格魯的手刀來了。
角伸展,解放鬼之力的利格魯的手刀的意味著,將海藻和米做的惠方卷漂亮地切斷的力量綽綽有餘。
惠方卷切斷成兩半,被嚇到的利格魯和蕾姆兩人的臉漸漸遠去。(PS:一看就知道是FFF團的資深團員啊。)
就這樣兩個人,嘴裡咬剩的惠方卷吞下,對利格魯追問。
“餵,利格魯!現在,是迎接美麗的最後一幕啊!”
“就是這樣啊。昴和蕾姆的,重要的要事的共同工作。利格魯對爸爸媽媽友好相處不滿嗎?”
“有啊!必要以上的面前的友好關係的事不服的!所以我打算把那個行為化作言詞竭盡全力傳達給你!傳達吧,這想法!”
“可惜,被彈開了!”
“彈開吧彈開吧!”
利格魯放飛的想法昴平手打落的動作。然後作為代替,雷姆抓住利格魯生長出的角。
“啊——嘿呀”的尖叫的利格魯崩倒。
“吃東西的時候削過來,不記得有教育過那樣的孩子。另外,完全沒有因為差一點,就差一步而被打擾而生氣哦。”
“這樣的,人類所沒有的特殊部位弱點,是戰鬥民族的約定嗎。絲碧卡角長出來後,讓重要的人以外的人觸碰,是不行的哦。”
崩倒的利格魯回收了的角,一旁昴對抱著的絲碧卡說著。女兒是聽了昴那樣的話眼睛眨了眨,使勁的點了點頭。
為那種事而長角,即使是家人也真是夠了。
“不愧是絲碧卡。我家的至寶一樣,讓我幸福的心情。”
比起惠方卷的效果,相當的有效,真是不可思議的東西。
昴在絲碧卡的額頭吻了下,女兒交給旁邊的雷姆。作為代替,擔起四肢無力而苦悶的兒子的肩膀,一邊“啪啪”的敲著他的屁股,
“那麼,剩下就是收拾一下廚房,和討論明天的約會的事了”
“是這樣啊。時間還很充足,不過,晚飯怎樣做呢……”
“已經吃夠了,肚子已經很飽了。”
一邊苦笑一邊朝著客廳走的昴,雷姆微笑著在身旁。
那樣的一天,又是另一種幸福的形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84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hunter75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web版第三章【再来の王... 後一篇:web版第三章【再来の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我不會說武漢肺炎,也不會說中國病毒,我會說,共匪19 (Covin1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