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雙生【雷雙胞胎X火雙胞胎(雷火)】1

作者:陸朱俊凜│2016-08-04 21:44:22│巴幣:0│人氣:114
注意事項:
1.介紹一下大概設定是這樣
雷雙胞胎:
兄:刃(性格將以後者為基底做一個修正和更動,類似月讀世界)
弟:黑夜(性格一切參照原著設定)
火雙胞胎:
兄:紅蓮(性格一切參照原著設定)
弟:瞳(性格將以前者為基底做一個修正和更動,類似月讀世界)
2.此為慢更坑
3.題目暫定為【雙生】
4.若無法接受本文請自行離去謝謝



第一回:初遇/相愛/悸動
「你們這群渾蛋又對瞳丟石頭!」
是個孩子,有著赤色的眸瞳和紫墨色的短髮,他將和自己容貌相似的人護在身後對著丟石子的同年紀小孩怒吼著。身後的是他的雙胞胎弟弟,和他有著一樣的眸色和髮色,只是弟弟的髮長比他長了許多像個女孩子,比起自己看上去更加文弱了些......他的名字叫做紅蓮,而他的弟弟叫做瞳,是紅蓮一族倖存者。
「嗚嗚......哥哥......」
他抓著哥哥的衣服,只能無助地哭著,他總是很軟弱的只能躲在哥哥的背後,被哥哥保護著......
「哼!你們兩個紅眼睛的妖怪,看了就噁心!快滾出這裡啦!」
那群欺負人的孩子一邊辱罵著他們兩個,一邊又撿起石頭往紅蓮的方向丟了過去。
被丟了石頭的紅蓮彷彿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憤怒的邊怒喝邊衝過去和那群孩子扭打成一團:「你們這群混帳有膽再講一次!」
左邊紅眸的四周似乎燃起了些許的火焰,但是這個誰也沒注意到,因為很小一下子就消失了。
「哥哥......嗚嗚......快回來啊,別和他們打了......你會受傷的......嗚嗚......」
瞳只能眼睜睜地邊哭邊喊著紅蓮不要和對方打架,但是紅蓮早就氣昏頭了那裡聽得進去他的話呢?
這個時候在不遠處來了兩個孩子,看上去也是雙胞胎,同樣是銀白髮色,只是眸色不同,一個紫藍色的眼眸一個冰藍色的眼眸,似乎也是和那群小孩子年紀相仿......
那兩個人抱著剛買回來的食物和日用品卻撇見這樣的場景。
「喔呀?黑夜你看那邊,似乎在打架呢。看起來是那兩個孩子被欺負了......」
紫藍色眼眸的孩子突然就這樣停下來開口要跟在他身後的冰藍色眼眸的孩子看往那現場。
女孩子?不,貌似是男孩子嗎?紅色的眼眸......嗯,記得好像有聽誰說過紅蓮一族的倖存者是男孩子來著?
「不要突然停下來啊!刃哥!」
這惹來了冰藍色眼眸的孩子──黑夜的不滿,但還是看了過去......:「什麼啊!?欺負女孩子算什麼本事啊?」
「嗯......啊!喂!黑夜你給我等一下啊!!」
刃還在想要怎麼辦?結果就看見自己的弟弟就抱著東西打算衝進那群打架的孩子之中,雖然喊了黑夜,但是黑夜完全聽不進去......再看看那躲在一邊哭著的男孩子,哭得梨花帶淚的,他忍不住心疼起來,便隨著黑夜過去......
眼見紅蓮被那群孩子制伏在地上,瞳著急地只能大哭說著不要和住手,隨即下一秒在紅蓮要被揍上小臉的時候,要揍紅蓮的孩子被黑夜單手抓住了要揍過去的手的手腕,然後用腳把揍人的孩子從紅蓮身上踹開,原本牽制紅蓮的孩子看到黑夜馬上都退開來了......
「嗚啊!是黑夜還有刃!快逃!」
那群孩子看到刃也逼近了過來,各個受驚嚇的鳥獸散了去。之所以這麼害怕這一對銀白髮的雙胞胎是因為他們是出了名的打架能手,沒人敢向這兩個人挑戰,就算有,也不敢再挑戰第二次,因為都被打第一次就怕了。原先,是因為這兩個人很受女孩子歡迎,引來一些其他的男孩子不滿,進而無腦的向兩人挑釁而造成的結果,後來除了少數幾個朋友和一群愛慕他們的女孩子外,就幾乎都敬而遠之了......
「沒事吧?」
看著那群人鳥獸散了之後,黑夜伸手要將坐在地上的紅蓮拉起來......
「啊......謝、謝謝。」
剛剛還在因為黑夜的身手而呆愣的紅蓮這才反應過來,伸出手讓對方拉自己起來,同時也不忘向對方說了聲謝謝......
好厲害......看起來和自己年紀相仿卻有這樣的身手,如果自己也能像他這樣的話也許他和瞳也不會天天被這群人欺負了吧?
「你也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
刃看了黑夜一個人就都處理好了,便走向那已經哭花臉的瞳,搭了瞳的肩膀溫柔地問了問。
「嗯......沒事,只是一些小擦傷。謝謝你們,救了我跟哥哥。」
瞳破涕為笑,他總是只能哭泣的看著哥哥和人起衝突和打架,然後兩兄弟帶著傷回家擦藥相依偎著並互相安慰......
對於瞳那樣笑開的可愛臉兒,刃不禁看得發愣......
好可愛的笑臉......他不禁那麼想著,還有點想把這可愛的人帶回去,當然這只是想想而已。
「不用客氣的,剛好路過就想救助你們......對了,為什麼和那群人打起來了?」
刃回應後,順便問問打起架的原因,同時黑夜也順勢著拉了紅蓮過來這邊了。
而這時的黑夜心裡還想著:雖說女孩子堅強點是很好,但是和男孩子打架總還是會吃虧,這就不妥了......
「眼睛的關係......」
瞳垂著頭回答著。
就只是異人的瞳色而已,但他和哥哥始終不明白這樣赤紅的雙眸到底為什麼會被人討厭甚至覺得奇怪......
「顏色啊?嗯......」
刃湊近瞳的臉盯著瞳的紅色眼眸看,黑夜也盯著紅蓮的眼眸看著。
兩個人被刃和黑夜的舉動嚇得愣住,赤紅的雙眸也只能望著對方的眼眸看,瞳看著的是紫藍色的而紅蓮看著的是冰藍色的。
「不是很漂亮嗎?那些人根本沒眼光吧?你說是吧?黑夜。」
刃遠離瞳的臉邊說。
像寶石一樣光輝,要說是令人害怕的東西實在是太傷人了。
瞳不知道為什麼害羞了起來,臉兒浮起淡淡的紅曇......
「嗯。」
黑夜也遠離了紅蓮的臉,點了點頭回應。
這時紅蓮也臉紅了起來。
第一次被人說眼睛很漂亮,所以他們很開心。而且這雙眼睛是那沒有見過面就身亡的父母所給的,他們一直都很喜歡的。
「我叫做刃,剛剛幫忙打走那群人的那個是黑夜,我的弟弟。」
接著,刃溫柔地向著瞳和紅蓮介紹自己和黑夜。
總還是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吧,畢竟在同一個村子裡,見面相遇的機會也不少的,他是這麼覺得......
「我叫做紅蓮,在刃你旁邊的那個是我弟弟,叫做瞳。還請你們多指教。」
禮尚往來,紅蓮也介紹了自己和瞳。
互相認識也無妨,而且對方救了自己和弟弟,這份人情也是要還回去的。
「等等......弟弟?你們都是男生嗎?」
黑夜就那樣的帶著吃驚的表情望著紅蓮。
他一直以為這兩個人是女孩子來著的......
「怎麼?看起來不像嗎?我和瞳是貨真價實的男孩子啊!」
紅蓮雙手抱拳,有些不滿的回看著黑夜。
雖然說他和瞳的容貌就是秀氣看起來就像個女孩子,但是他們兩個可真的是貨真價實的男孩子啊。
「啊......對不起,誤會了。還有,刃你不要偷笑!!你本來不也是誤會的嘛!?」
有些抱歉地向紅蓮道歉,然後很不開心地瞪著一邊在偷笑的哥哥吼。
刃緩好情緒,然後回答黑夜:「不不,我一開始就知道的,因為我對紅蓮一族有所耳聞,不過是無意間從大人那邊聽到的,只是一直沒有和你說過而已。」
不過一直想不起來是聽誰說過就是了......
「诶?你知道我們?」
紅蓮和瞳愣了愣。
鮮少有年紀相仿的孩子知道他們赤色眼睛的人就是紅蓮一族,多半就是把他們當怪物的存在而已。
「嗯,剛也說只是無意間聽到大人對談知道這件事情的,是誰說的我也想不起來了......啊,先別說這個,你們看你們,好多擦傷,我們家比較近點,來我們家擦藥吧?」
伸出手,邀請著。紅蓮和瞳互看有些猶豫,雖然對方救了他們,但是不熟悉對方的關係,還是有些警戒......
「啊啊,也沒關係的,如果你們對我們有些顧忌的話也......」
刃後來抓了抓頭,覺得有些抱歉,感覺得到兩個人的警戒心。
「不......只是不知所措而已的。」
瞳搖頭解釋著,雖然說真的是警戒,但是對方是救命恩人還是覺得想放寬心,他相信他哥哥也會這麼想的......
「嗯,就像瞳說的那樣子......」
紅蓮也算是同意了瞳的說法了。
「那麼走吧,都弄得灰頭土臉的了......」
黑夜也伸出手邀請紅蓮。
「嗯,謝謝。」
最終他們倆個伸出手放在他們兩個人的手上,算是答應了他們的邀約......


大約走了十分左右,確實刃跟黑夜的家就在附近而已,紅蓮跟瞳隨著他們走了過去......
迎面而來是個有著及腰的黑色長髮,有著灰色眸瞳的一個中年男性,看上去是個武士的模樣,他挑著眉坐在門口像是質問一般的問著刃跟黑夜:「小子們,我讓你們兩個去買個東西,居然順便帶了兩個小妞回來,是怎麼回事?」
「別誤會了,古里先生,路上順便救助的。喏,您要的東西。」
刃跟黑夜將手上的東西交給了古里,邊解釋著。
「古里先生,醫藥箱放哪兒?」
接著黑夜問了古里醫藥箱的位置。
「客廳那左邊數來第三個裡面擺著的。」
幾乎一氣呵成的把話給說完。
「您說話也不停一下也不嫌氣喘啊。還有就是萬分感謝!」
黑夜邊吐槽也邊道謝。
接著在黑夜過去找醫藥箱的時候,古里看著紅蓮跟瞳有些發愣了一下,然後接著開口問了:「你們是......紅蓮一族的女孩?只有兩個人在住嗎?」
真的是......非常像那個兩個人啊。
他看著這兩個孩子這樣想著。
「差不多是這樣的,不過我們是男孩子。」
紅蓮解釋著。
「噢,是我失禮了。容我邀情你們留下吃晚餐可好?」
原來那兩個人所遺留下來的是男孩子啊......
「唔......這、這個我們才剛認識而已,這個邀約不大好意思接受......」
瞳那樣回應著。
不管怎麼樣還是不大好意思的,就算撇開剛認識不講,他們也不怎麼敢在別人家叨擾......
「不用不好意思的,就當作是來朋友家吧?今後我們就是朋友,一起互相作戰,保護彼此吧。」
刃湊了過來向兩個人這麼說。
說起來他很想跟他們做個朋友,至少不要讓他們再被欺負......他心裡是這麼想的。
「刃你又擅自做決定了......算了我也沒有不願意的想法就是了。」
對於哥哥每次都這樣擅自作主的行為,黑夜早就習以為常,反正他也沒有什麼意見,那就聽刃的吧。
紅蓮跟瞳互看了一眼,算是做個眼神交流,後來決定答應了這個邀約。
因為他們認為這兩個人和剛剛那位長輩是可以信任的。
「嗯!謝謝你們。」
伸出手來要握手,當作信任彼此的一個交流。

相遇便是緣分,相守便是知音,他們的際遇便是一個必然的結果,之後的羈絆便更為深厚的......


幾年以後──
「那些孩子現在怎麼樣了?」
綱手站在火影辦公室的窗戶前望著外面,然後問著在身後的暗部隊長。
「您說的是那兩對雙胞胎嗎?目前似乎在做訓練的呢......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歲月不饒人啊,都十五、六歲了呢。」
當年看見他們的時候還是一群小兔崽子,現在可是大了,漸漸地能獨當一面了。火影大人會關心這四個人,無疑是因為一對是紅蓮一族的遺孤,一對是那個武士託付的養子,雖然不知道那對銀髮的雙胞胎為什麼被遺棄,但是能成為木葉的一份子也是好的,畢竟才能都不錯......
「時間確實是一直在流逝著的呢。」
那個要成為火影的傢伙也差不多要回來了啊......


在某處森林深處,只見兩個紫墨髮色,有著赤瞳的少年們穿梭在樹林之間,
「準備好。」
然後兩個人各自散開不同的方向後用無線電交談。
「瞳,計畫照舊,黑夜由我負責,刃那邊就拜託你了!」
左邊方向的少年壓著耳朵掛著無線電這麼對另外一頭的少年這麼說。
「哥哥那邊一切小心,黑夜雖然不聰明,但是速度上可是快的很可怕的。」
跟他們不能比速度,只能比腦子了。
「嗯,我明白。行動開始吧!」
於是兩個人各自往自己的目的地前進......

接著畫面來到一個稍微空曠點的地方,其中一個喚作瞳的少年刻意露出很大的縫隙佇立在那邊似乎在找尋著什麼......
而躲在不遠處的某個白衣銀髮,有著紫黑色眸瞳的少年小心地在掩護下對瞳做觀察......
要不要出手呢?
但是他很清楚這個是陷阱,露出那麼大的縫隙太可疑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原本佇立的人突然就消失不見了!少年開始有些緊張地環顧四周,既沒有感覺到氣息也沒有一絲的風吹草動,然而就在他想再轉回身去看的時候,胸口被重擊......
「火遁,天牢!」
「唔!!」
接著感覺得到有什麼從胸口那邊蔓延了開來,甚至到了脖子上......然後少年便跌坐在地上了。
「嘿!我抓到刃啦!」
只見瞳得意又可愛的笑著說。
上次做的訓練還算可行,能用在實戰上對付刃真是太好了。
「瞳你也太狠了吧?居然對我用天牢......」
很明顯的,刃的脖子那邊有花紋向下延伸,那是天牢,這下子他要用忍術是不行的了,因為一用就會被灼燒......
「你和黑夜兩個人自己說要使出全力的嘛。」
他些許彎下腰,帶有調皮地笑著回應,然後開啟無線電告訴另一端的紅蓮:「哥哥,我抓到刃了喔,你那邊如何?」
可是紅蓮似乎無法回應的樣子,瞳再想可能是還在跟黑夜纏鬥吧?然後將注意力轉回刃這裡的同時,卻發現刃狡詐的笑......
「你當真確定抓到我了?」
刃這個一說之後,瞳就愣了愣,結果下一秒原本應該被他天牢所困住的刃”砰”的一聲消失了,留下的是做替身的樹幹。
這下子瞳開始緊張了,警戒的環顧四周,甚至右邊的赤色瞳都冒出了火焰,那是他們紅蓮一族的證明──紅蓮之瞳。發動之後能夠觀察得出周遭細微的變化,也能使出幻術,只是幻術還練得不成熟的他對付不了刃,再說刃有一招可以對幻術做免疫,除非比刃出招的更快,否則他一點勝算都沒有......
自知速度不比刃快的瞳決定逃跑,因為一次沒抓住人的話,那麼第二次被抓住的就會是自己了!總之,他要想辦法跟刃拉開距離,然而這個舉動並沒有什麼用處,在瞳邊飛跳邊警戒之際,刃瞬身到了瞳的前方,然後再瞳把視線轉過正面的時候便這麼撞上了刃的胸膛,只聽見瞳驚叫一聲準備要跌下去的同時,刃先行一步將人撈抱了起來,就那樣橫抱著瞳跳在樹林間落地,而瞳在慌亂之中緊緊環抱住了刃的脖頸。
「別害怕了,瞳。已經著地嘍!然後你輸了。」
這下換刃得意的笑著對把自己環緊緊又還在害怕緊閉著雙眼的瞳說著。
不得不說自己很享受現在的景況,最近瞳不知道在搞什麼,老是躲著自己。而今天要做訓練反而躍躍欲試,這讓自己有些摸不著頭緒......
「诶?啊啊啊啊!刃你把我放下來啦!!」
小心的睜開雙眼,瞳才意識到自己被刃抱著,有些慌亂的開始掙扎亂動,差點沒讓刃鬆了手,摔著了他。
「瞳你冷靜點啊!會摔下去的!」
刃邊安撫邊穩穩的抱緊對方,這不是不讓瞳下去,而是這樣很容易把瞳摔傷的。
「所以了......你們又輸了喔。」
那是個沒有什麼高低起伏的聲調,這聲音讓瞳停下了掙扎,而刃也將注意力向著那和自己有著相似面貌和同樣是銀髮的少年上,同樣是雙胞胎,他和弟弟黑夜不同之處就是瞳孔的顏色了......他是紫藍色,而黑夜則是那樣冷調的冰藍色......
「哎呀,黑夜,我不是說你要對紅蓮溫柔一點的嗎?」
看著弟弟黑夜像押犯人似的,用單手把紅蓮的手反手牽制再紅蓮的背後,推著紅蓮往自己和瞳這邊走來那樣訓著。
「像你這樣對瞳嗎?我沒辦法......」
要他這樣抱著紅蓮,下一秒鳳仙火可是會朝著自己燒過來的!
「好啦,我和瞳認輸了。於是說吧,你們想要求的三件事情是什麼?還有,黑夜你可以鬆手了嗎?我已經不會跑掉了啊。」
紅蓮沒好氣的認輸,然後不滿地看著黑夜要黑夜放開自己。
黑夜的力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總之,只要被抓住,他也很難掙脫的。
說起要求的三件事情,這是他們開始訓練之前打的賭,像平常那樣的訓練實在太沒勁了,於是他們便下了這樣的賭注......
輸的那一方要答應贏的那一方三件事情!
「只是覺得你的手很細很好抓著而已......」
語畢之後才將紅蓮放了開來。
他單手就能抓住紅蓮的雙腕他也覺得不可思議,這個人到底是多纖細的身材呢?
「囉唆!」
論身形以及高度都比黑夜和刃都嬌小的紅蓮跟瞳真的輸了對方一截,這也是他們不滿的地方......因為黑夜和刃還比他們小了一歲,身高比他們高,身形比他們壯......雖然他們兩個有在做額外的訓練,但似乎沒什麼用決定放棄,然後往自己擅長的方向走了。
「刃你也快放我下來啦!!」
反正紅連認輸了,他也沒有理由繼續將瞳抱著,依依不捨的且乖乖地將瞳放下......
那樣可愛的人想要多抱一會兒啊......雖說這麼想很奇怪,但他確實是想那樣做,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對瞳的喜愛遠超乎自己的想像......
而瞳在被刃放下之後,像逃難似的逃到了紅蓮的身後去......
距離越是靠近,瞳越覺得內心緊張慌亂而不知所措......他早就知道自己喜歡上了刃,可是這些年的相處,他觀察到刃對女孩子都特別溫柔,甚至有耐性地和女孩子對談,就算困擾也不會說......所以他覺得刃不太可能會有喜歡他的可能吧?畢竟他不是女孩子。刃的話一定是很喜歡女性,只是還找不到合適的而已,所以自己大概只能默默祝福了吧?雖然在這之前他還可以跟刃這樣的相處在一起他就該謝天謝地了......再來,他為了不讓自己變成因為和刃太過於親近而導致自己無法放開刃的結果,才想採取保持距離的行動。然,刃好像在自己越是這麼做的時候就越是想湊近的感覺......
「所以快說吧,要做什麼?」
紅蓮雙手抱胸望著贏了的兄弟兩。
「你唱歌給我聽吧。我想聽你上次唱的歌......和瞳一起唱也沒關係。」
「瞳的話,明天陪我一整天吧。我想跟你說說話......」
刃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可以問瞳為什麼最近要那樣子躲著自己?這個舉動令自己很受傷......就像自己走一步向前,瞳就後退一步,彷彿不讓他靠近一般地逃開。
這樣你就會乖乖地告訴我了吧?告訴我你對我是怎麼樣的一個想法的?為什麼會想躲開我呢?
「唔......我知道了。」
迫於無奈,他沒有料到的狀況,那個時候單純覺得有挑戰所以打了那個賭......結果來說是輸了呢,而且這個還不能拒絕。
果然還是無法逃避嗎?
瞳看上去有些困擾,紅蓮用餘光撇了瞳一眼,他那樣看著就明白了瞳的心思,只是該來的總會來,躲不掉也閃不開的。
「還有嗎?」
紅蓮想起來有兩項要求,便問了。
「先暫時這樣吧?後面兩件我和刃暫時沒想到要要求你們什麼......」
「好吧,那就讓你們先欠著。啊,你們先回去吧,我跟瞳再說一下話就回去。」
紅蓮把那兩個人趕回家後,轉身將雙手搭在瞳的肩膀上......
「你決定怎麼樣?反正躲不掉的,他肯定會問你為什麼要躲著,你想明天怎麼回答他呢?」
發現瞳喜歡上刃的時候,紅蓮一點也不覺得震驚,看瞳的表現就知道了,刃靠近的時候,瞳的臉頰都會泛起紅曇,而且交談的時候還能看見可愛的笑容羞澀的模樣......
然後最近紅蓮也發現瞳在躲著刃,他大概猜得出原因,誰讓他們是兄弟又是雙胞胎呢?
「哥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好喜歡刃,但是,刃好像比較喜歡女孩子,而我不是女孩子......我......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感情要怎麼辦?」
他好慌......他不知道如果刃問起了自己為什麼要躲開的事情的話要怎麼回應?是要誠實的告訴刃說因為自己喜歡他嗎?不行,他做不到......他害怕被刃討厭,也害怕被刃遠離......而正因如此才遠離才躲開刃。
撫摸瞳的頭,像在安撫......
他清楚瞳的顧忌,但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的......
「我覺得你就說了吧。如果刃討厭你了遠離你了,還有我陪你不是嗎?別忘了還有我這個哥哥會陪在你的身邊啊。」
倘若回答要說謊話的話,之後難過的是瞳,然而說真話以後的結果雖然不一定,但是要是結果難過地也是瞳的話,那麼他這個做哥哥的就也只能當他唯一的依靠了吧!就算真的要被迫離開也會陪在瞳的身邊,瞳是他唯一的親人了。
「嗯......謝謝哥哥。」
有哥哥的允諾,他確實沒有這麼慌了,但是他還是會害怕明天的到來......可是他很清楚只有這麼做了,不管結果怎麼樣,他會勇敢面對的,因為他還有哥哥陪著他。


而在回家的路上的刃和黑夜......
「所以說......你打算怎麼跟瞳開口?」
黑夜和刃肩並肩的走往家的路上,而黑夜突然就這麼開口問了刃。
那不是他要說,刃對瞳的感情太明顯了,明顯到他不想知道也得發現了!他是不反對,只是刃嘛,太婆婆媽媽的了,又不趕緊下決定!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但首要先問的是他為什麼想躲著我!而告白的話,我真的很怕嚇著瞳......」
刃捏著自己的鼻樑,有些苦惱。
機會是有了,而他首要目標是先問瞳為什麼想躲著自己的原因......再來,他覺得他無法藏住對瞳的感情,因為越是親近了,他就越想更進一步的超過朋友間會做的事情......所以他對瞳說出自己的感情!
「呵......還以為你對感情的事情很在行呢。平常不是很喜歡和女孩子交流周旋來著的嗎?」
輕笑,那樣調侃著自己的兄長。
說起來黑夜和刃的不同處也還有一個,刃比較親近人,而他便是一副冰冷的模樣,因為他不想要麻煩,這副樣子是最適合他的了......
然後刃,那不是黑夜要說,總喜歡窩在女孩子堆裡聊天,雖然知道是兄長不想太過冷酷的拒絕女孩子才那樣子的,但是他一直覺得那應該是瞳躲著刃的真正原因。
「啊啊,那不一樣啊!那些女孩子都是把他們當妹妹一樣對待的,瞳才是特別的!」
和瞳不一樣,刃沒有想要和女孩子成為戀人般關係的想法......
「直接了當說了如何?然後這是我的建議,你應該要收斂一些,因為我覺得瞳躲著你的原因有一半是因為你老愛跟女孩子交流造成的。」
沒有什麼根據,但他就是這樣覺得。
「說得簡單啊,要是被討厭怎麼辦?」
「總比你後悔來得好吧?再糾結猶豫下去我就揍你了!」
再不做個抉擇,黑夜都想對著刃的臉揍上去,看看刃會不會變得比較乾脆一點?
「喂喂,我可是你哥哥啊,你還真的想揍我啊?黑夜。」
「這是你現在要解決的問題嗎?先給我擔心明天的事情吧!」
於是兄弟兩個邊吵鬧著邊回家......

而隔天一早,紅蓮和黑夜就一起出門了,因為他們有任務在身......
紅蓮無法陪在自己身邊,瞳是有些不安的,但是,就算紅蓮沒有任務也不可能陪著他,因為刃的要求是自己要陪著他一整天的......
瞳換穿好平常穿著的短T和短褲坐在化妝檯前梳著自己散落的長髮,平常不將頭髮夾起來的話看起來特別長,至少超過了鎖骨吧?
接著長長嘆了口氣,將頭髮撥弄散在後方,起身走到了房門前,伸出想轉動門把的手卻停在半空中不動......
為什麼呢?因為他很緊張也很害怕......而也因為一出房間門就會看見刃的。畢竟他們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天天見面無可避免,在他和紅蓮回到家時,刃冷不防在他一個人的時候出現在他面前說了明天邀約的事情......
『明天我會在你們房門前等你的。』
他還能覺得那個聲音在自己耳邊徘徊,令自己心跳不已......彷彿要約會一般,但是之後他就冷靜下來了......那是決定他們兩個人今後的關係的一個邀約,他那時候依舊帶著害怕的心情回到房間睡去,直到今天的到來......深呼吸一口氣,想著不管了,不論結果怎麼樣他都要面對的!於是將手握住門把轉開......
「刃、刃!?」
雖然刃昨天就告知了瞳會在房門前等,但瞳還是嚇了一跳,門一往內開後,卻見刃站在門口......
「嗯?沒事吧?被我嚇到了?」
看見瞳那樣驚嚇到不知所措的模樣有些擔心的問著。
雖說嚇人家不好,但是看見瞳這樣的表情他卻覺得有些可愛呢......
「沒、沒事的啦!我只是一時之間不知所措而已......」
望著刃那一身好看的休閒裝扮,瞳的眼神有些飄移......實在是緊張得不敢正面直視這樣英俊挺拔的人啊。
「呵,沒想到瞳這麼膽小呢。」
輕笑,那麼調侃著。
「才不是因為膽小呢!是刃你那樣完全不出聲的站在門前的緣故!」
瞳有些不滿地反駁著對方。
「好好好,是我的錯。別生氣,我向你道歉!走吧,上街順便買今天要用的食材吧?」
啊啊......生氣的樣子也是那樣可愛。可以的話他真的好想把這個人抱在懷裡啊......嗯,不對,首先要緊的是要問這個人為什麼要躲著自己的原因才對!
「嗯。」

然而一路上他們卻只有商討到要買什麼還有需要什麼,所以刃想問的事情還沒問出口,但這樣也挺好的......彷彿沒有隔閡一樣的交談,這才是刃想要的相處方式......
「啊,你要不要吃章魚丸子?我記得你和紅蓮都愛吃,我去買吧。然後算是剛剛嚇到你的賠罪吧。」
突然看到不遠處的一家丸子店,刃這樣說著,沒等瞳回應,刃就跑去了店家那邊去買了......
「诶?刃,等等!」
來不及阻止對方,瞳只能抱著東西站在原地......
「哎呀!那不是刃嗎?我們快過去!」
是女孩子們的聲音,瞳不禁往聲音來源看去,至少三、四個女孩子吧?長相甜美,聲音如鈴......接著瞳就看見女孩子們圍繞在刃的身邊,而刃雖然一臉困擾卻很耐性的跟女孩子聊起天......
『什麼嘛......又是那樣受歡迎。明明是你約我出來的,為什麼現在那麼溫柔地和女孩子聊天呢?』
這幅景象看在瞳的眼裡,心裡難受著,緊抱著東西轉身離開,不想再看見這個景象......
而當刃終於買好東西從女孩子們中脫身時,卻不見瞳的身影......:「瞳!?」
他開始有些慌張,四處張望著,在附近也沒看到瞳的身影。抱著買來的東西開始在街上搜尋,然而卻一無所獲......
你到底去哪裡了?瞳。
這個時候刃便想起了早上黑夜出去前還囑咐著自己的話......
『跟瞳出去如果遇上女孩子的話就不要搭理了,這是為你好。』
真是糟糕,如果有記得弟弟的話就好了,也許瞳就不會不見......然後現在該上哪兒去找人呢?冷靜點,想想瞳會去的地方吧......

村子的偏遠處,那是小時候紅蓮跟瞳第一次碰到刃跟黑夜的地方,瞳抱著東西有些茫然地走著,然後又喃喃自語......
「真是難看......」
瞳自嘲著。
他明明跟刃只是關係很好的朋友而已,其他什麼也不是......然而這樣的自己卻有著像戀人一樣的忌妒心。不希望刃跟女孩子太好,也不喜歡刃將溫柔隨便分給別人.....
啊啊,不行啊!自己怎麼會有這樣自私的想法呢?他又不是刃的誰,再說,剛剛自己一聲不吭的離開原地,刃應該會擔心吧?唔......會擔心自己嗎?
甩了甩頭,重新整理思緒,還是決定要回去找刃!但正當自己要轉身的時候,碰見了一個人......
「你是瞳嗎?」
很陌生的嗓音,但是面容看上去有些熟悉,但瞳想不到有在哪裡見過對方,可是又覺得跟以前欺負自己跟哥哥的人很像......
「你是......?」
傾著一邊的頭有些困惑的問。
是以前欺負哥哥和我的人嗎?唔......如果是的話,如今的他想找我幹嘛呢?
「也許你不記得了,那個......我是小時候欺負你和紅蓮的人。那個時候真的很抱歉......」
對方不知道為什麼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回答,也順便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道歉......
「......都過去的事情了,沒關係。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要先走了。」
雖然不太明白對方為什麼此時才想對他道歉,但是他不打算追究,因為首先要緊的是回去找刃!
不能在這邊耗了,得趕快去找刃才行......
「啊,等等!瞳別走!」
對方一心急抓住了瞳的手腕,不讓瞳離開。
「痛,你要幹嘛?」
瞳想要收回自己的手,怎奈對方抓得死緊,讓自己有些吃痛,有些不高興地問對方要做什麼。
覺得這個樣子有點討厭,但是他又掙脫不開......
「我喜歡你!」
對方邊說邊將瞳摟抱住......
瞳愣了一下,然後隨即感到厭惡還有害怕的掙扎著:「放開我啊混帳!」
赤色的眸子閃爍著不穩定的光澤,可以看得出恐懼......
他不想要被自己不熟識的人這樣抱著,感覺很噁心......
唔......刃......
內心想著的是刃的名字,只是當瞳在後悔不該一聲不吭的離開刃的時候,對方捏住了他的下巴,作勢要親吻,這下子紅瞳閃爍的更厲害了......
「小子,你在對瞳做什麼?」
低沉又冰冷的嗓音,瞬間將氣氛降到零點......
而千鈞一髮之際,瞳的嘴巴被人用手心遮住,而對方親上的只是第三者的手背......
當對方看到瞳身後的人之後,嚇得把瞳放開,後退了好幾步,彷彿看到了什麼讓人害怕的東西......
「黑、黑夜!?」
那雙冰冷的眸眼他還記得,是小時候揍自己的人眸眼......
「我是刃......你下次再讓我看到你接近瞳的話,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下場的。」
冷冷地糾正對方,然後把瞳的面轉向到自己,讓瞳窩在自己肩窩不讓瞳看見自己嚇人的表情,然後空著的手圍繞著雷屬性的查克拉滋滋作響,彷彿在威脅對方。
那不還好他搜索人的技能還算可以,跑到這邊總算找到了瞳,就見瞳被對方抱著要被強吻的時候他的心臟都快要停了......隨即趕緊用了他最自豪的速度阻擋了對方的侵襲,放下心的同時也充滿著想殺了對方的衝動。
「還不快滾!」
刃的面目猙獰的吼著對方。
語畢的同時,對方逃難似的跑了......望著對方走遠離開不再自己的視線之後,表情變為柔和的看著瞳的頭顱然後伸手摸摸還在自己懷中瑟瑟發抖的瞳的秀髮......
「瞳,已經沒事了喔。乖,不要害怕了。」
刃這樣安撫著。
溫柔的嗓音跟剛剛的冰冷相差極大,瞳一語不發的將雙手環抱住刃的腰身,彷彿這樣才能撫平剛剛的驚嚇......

終於瞳緩和了些,刃便帶著瞳回家......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瞳只是默默又若有所思地跟在刃的身後,而刃則是在想著遇到這樣的事情也不好開口質問瞳為什麼躲著他了,只能先把瞳安撫好,之後......之後再說吧。
回到家中,刃讓瞳坐在客廳等著他泡一壺甘菊茶過來,因為甘菊茶有讓人舒緩不安的作用.....
刃倒了一杯遞給了瞳......
「喏,把它喝了吧,這是甘菊茶,能夠舒緩情緒的。」
瞳說了聲謝謝後接過杯子,邊喝邊看著刃,若有所思......
「怎麼了嗎?」
刃溫柔的笑著問。
總覺得瞳好像要說些什麼,但又不敢開口的模樣......
瞳沒有回答,放下了水杯,然後深呼吸一口氣,彷彿在做準備,然後突然就扯著刃的衣領,狠狠的吻上了刃的唇瓣......
「我喜歡刃......」
在刃還沒反應過來之前離開了刃的唇後,瞳告白了......
他在路上想了很久,也猶豫了很久......他想著為什麼以前欺負自己的人會這麼有勇氣向自己告白?自己如果有他那般勇氣該有多好?於是最後他決定了,向刃告白......
可是這麼做之後,瞳後悔了......:「抱歉,還是當我沒說過吧!」
說完,瞳就想逃離現場,因為他害怕看到刃的反應,所以在這之前,他想逃跑......
只是當他要逃的時候,刃抓住了瞳的手腕,將瞳拉了回來,用另外一隻手捧著瞳的臉蛋,讓瞳直視著自己後,認真的問:「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刃幾乎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瞬間,他被瞳親吻之後的告白,他要確認自己有沒有聽錯!
「啊......嗯。」
瞳被那雙紫黑色的眸眼盯得心怦怦亂跳著,紅起了臉頰點了點頭,然後眼神飄移的不敢直視對方。
下一秒,瞳被緊緊的抱在懷中......他的臉被埋在刃溫暖的胸懷,就跟那時候刃保護他一樣溫暖......
「刃、刃!?」
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喊著刃的名字。
「我也喜歡你喔,瞳。」
刃邊說邊吻著瞳的頭頂。
啊啊,他覺得他的內心充滿著幸福感......原來瞳是喜歡著他的!
「诶!?」
瞳呆愣了幾秒,然後才反應過來刃說了什麼......:「那......是真的嗎?」
他從刃的懷裡抬起了頭,傾著一邊怯怯地問著。
「當然。」
刃笑得開心,然後啄吻了瞳的唇以證明自己的話。
「唔......」
瞳紅著臉,不好意思地將臉埋在刃的懷裡,雙手緊緊地回抱著刃。
怎麼辦呢?他好開心......
「害羞了嗎?真是可愛。」
看著瞳的反應,刃覺得這個人真是可愛。
「才沒有!而且可愛這個詞又不適合用在男孩子身上!」
不想承認自己害羞而反駁著。
「好吧,這個先不說。我要問你一件事情......」
這時候刃突然想到了,他還有一件事情要問問瞳呢。
瞳將臉抬起來,看著刃:「什麼事情?」
「為什麼最近都躲著我?嗯?」
刃這麼一問,瞳倒是想起來了,他就是怕刃問這個......
「那是......因為......因為你總是跟女孩子很好,我忌妒......」
吞吞吐吐地才將實情說出。
這讓瞳都想找洞鑽了,感覺上真的很丟臉啊......
「啊啊,你真是可愛啊,瞳。」
忍不住又說了瞳可愛又是親吻著瞳的臉頰,彷彿溺愛著什麼......
「才不可愛!」
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哪個地方可愛,忌妒明明是很醜陋的情緒,為什麼刃會覺得這樣的自己可愛呢?
「你又來了......吶,瞳,我是真心覺得你可愛的,因為你是我喜歡的人,所以我才會覺得你可愛喔。而且除了這個詞形容你以外我找不到別的詞可以代替。」
刃彷彿看穿了瞳的心思,便這樣解釋著。
「那是什麼道理嘛......」
那麼令人甜滋滋的話到底是怎麼樣說出來的啊?啊,他覺得好害羞......可是又覺得好開心,因為刃喜歡他......
「就是我喜歡你的道理嘍!」
刃將額頭貼著瞳的額頭,然後鼻頭也碰上了,溺愛的蹭了蹭瞳:「讓我再說一次,我喜歡你,瞳。」
刃彷彿要瞳烙印在心底深處一般的再次告白著......

後記:嗯改到我有點起笑,如果有什麼問題在提出來跟我說吧O<<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836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火影OL|雷火|黑夜紅蓮|刃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eutain080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試筆/文/納世/屬於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orliwh喜歡硬奇幻的你
黑暗奇幻史詩《自由之靈》邁入最終章,晚上九點準時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