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第三節『朝向東方』

作者: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2016-08-04 02:05:07│贊助:56│人氣:1053
第三節『朝向東方1/2』

瑪修
「穿過砂塵暴地帶了!」
「沙灘車也是狀態絕佳,很舒適呢前輩!」
「……話說回來,駕駛不會累嗎?」
「要是那樣的話讓我來替代……」

≪這個方向盤絕對不交出去……咧?≫←
≪交棒給瑪修選手哪≫

瑪修
「嘛嘛。別這麼說。嘛嘛。」
「跟後座的達文西醬說說話吧。」
「方向盤就由我,噯噯。」
「就在那個山丘來個華麗的跳躍給你看看!」

達文西
「哦呀,駕駛交棒嗎?」
「嗯嗯,畢竟開了一個小時以上是很危險的呢。」
「要吃東西嗎? 還是要來個馬殺雞?」
「啊啊,冰涼果汁也有先做好了唷?」

≪總覺得也太便利了……≫
≪真是,好管閒事的人呢≫←

「鳳嗚,鳳-嗚!」

達文西
「這是當然的囉,我基本上,就是個好管閒事的人呢。」
「就勤勞地做了菜單了啦。」
「比起這個,就快要穿越砂漠了。」
「面罩也差不多可以拿掉了唷?」
「那個大砂丘的對面跟這裡是不同的魔力濃度。」
「肯定,可以看到這個時代"本來的"風景。」

≪……稍微有點恐怖呢≫
≪達文西醬,很開心的樣子呢≫←

達文西
「是嗎?」
「我看起來是這樣的話那麼我逞強的功力也是相當了不起的。」
「畢竟身為蒙娜麗莎的人,微笑是絕對不可以中斷的呢。」
「不管怎樣的不安都不得不保持笑容。」
「嘛啊不過,我的操心勞神也差不多減輕了。」
「穿過埃及領地之後,」
「跟羅馬尼的通信也變得能夠恢復了呢。」

≪想必醫生也相當擔心≫
≪想必醫生也相當焦慮≫←

達文西
「哈哈,也是呢。」
「不過說真心話來說這也真的是太好了。」
「這樣羅馬尼也稍微能夠休息了吧。」
「羅馬尼這傢伙,從Grand Order開始之後就幾乎是不眠不休了。」

「鳳嗚,鳳嗚。」

≪醫生他,不眠不休……?≫
≪不是只有通信而已?≫←

達文西
「這是當然的唷。」
「因為事故喪失的卡爾堤亞所員有60人以上。」
「這部分的空缺你覺得是怎麼填補的呢?」
「羅馬尼的工作並不只有健康管理而已。」
「還有機材的營運。示巴的維修。」
「卡爾堤亞爐的控管。於作戰方針中靈子轉移的運用。」
「再加上,每天重複工作人員的心理保健。」
「嘛啊,這部分是他的本職就是了。」
「只要沒有從外部而來的補給,」
「裡面的人類就只有想辦法處理了。」
「一個人支撐起這些可是天才的工作。」
「可是羅馬尼既不是天才。也不是英靈。」
「只是普通的人類,凡人。給予那樣的人類天才工作的那時,」
「首先犧牲掉的就是時間和體力。」
「即便犧牲掉這些仍是不足的話接下來就是更加勉強自己。」
「用藥物給予思考精密度,並且掩蓋掉肉體的疲勞囉。」

≪都不知道這種事情……≫
≪隱約地感覺到……≫←

達文西
「這樣就好。」
「這樣羅馬尼的努力也能多少得到回報。」
「還有呢,卡爾堤亞來的通信也不是單純的通信那麼簡單。」
「特異點是有著現實,以及假設的世界。」
「僅僅光是在這裡,你的存在就會變得相當曖昧。」
「畢竟是在十三世紀的時代中不存在的人呢。」
「若以世界的觀點來說,你是一個意義不明的東西。」
「因為如此,為了在卡爾堤亞中讓所謂的你這個一個人類不會『意義消失』,」
「必須時常維持著存在證明。」
「時常證明所謂千秋的這一個人類是實際存在的,」
「證明在靈子轉移目的地中的存在是確確實實的人。」
「畢竟特異點是模糊不定的捏-。就算有著肉體,」
「要是因為某種情況而造成跟本來的你不同數值——」
「本來的你就會有微妙地不同能力,」
「如果的你就會映照擬似地球環境。」
「那樣的話你就無法回到2016的現實。」
「所以,在管制室中必須時常地將你顯現在螢幕上。」
「確認所有的數值,把就算只有一點點」
「只要有快要”偏移”的地方給回到「正常值」。」
「這個是有一點點的誤差,」
「一點點的預兆都不能看漏的作業。」
「包含羅馬尼,卡爾堤亞管制室的工作人員就容同文字上的意思,」
「都是全心全力的在支援你們的旅程。」

≪………≫
≪……不過醫生・羅曼……讓瑪修……≫←

達文西
「啊啊,靈子轉移之前的話題嗎。」
「也是呢。關於卡爾堤亞的實驗,羅馬尼也是加害者側。」
「對這部分要生氣也行,懷疑也行。」
「我也在被卡爾堤亞召喚的時候,」
「最先遣責了馬里斯比利和羅馬尼了。」
「"為什麼我會激怒,輕蔑呢。用不著說。凡人別學天才的事情!這麼說了呢。"」

≪馬利斯比利……?≫

達文西
「阿勒,不知道嗎?」
「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亞。」
「是奧露嘉瑪莉的父親,卡爾堤亞前所長的名字唷。」(一震)

「鳳嗚!?」

瑪修
「緊急剎車,非常抱歉!」
「但是前方有敵影,召主!」
「就像牆壁一樣阻擋了我們的去路!」
「若不將他們排除就無法越過砂丘!」

≪渾蛋,居然阻擋大跳躍……≫
≪瑪修,盾牌・全開啦!≫←

瑪修
「Yes,召主!」
「為了舒適的兜風,就請你們即刻撤退!」

-戰鬥突入-


第三節『朝向東方2/2』


達文西
「好唷,要穿越砂丘囉!」
「各自做好跳躍後的著地準備!」

瑪修
「全速全開……!」
「要跳了,前輩!」(碰)

瑪修
「——這就是,十三世紀的中東……?」(環繞細看)

達文西
「氣溫48度,相對濕度0%,」
「大氣中的魔力密度0.3mg……」
「…………真是糟糕的光景啊。」
「完全不是人類可以生存的環境。」
「雖然沙漠的砂塵暴也很糟糕,不過這裡也是差不多的情況。」
「……果然成了我預想的情況了哪。」

≪照預想情況……?≫←
≪這是怎麼回事……?≫

達文西
「也就是說,這是魔術王的工作這麼一回事唷。」
「魔術王透過擾亂人理定礎而造成了特異點。」
「根據該結果,人類史變得不安定,」
「魔術王進行了將直到過去度過的一切給燒卻,的這個偉業。」
「反過來說的話就只僅有特異點不會有人理燒卻的餘浪影響,」
「所指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要是將人理定礎給擾亂到這種程度的話,」
「就算是特異點也不會有例外的吧。」
「從結論上來說,這個大地即將被燃燒殆盡。」
「歐茲曼帝亞斯王不使用聖杯的理由也是這個。」
「畢竟就是那樣吧?」
「因為根本用不著使用聖杯,這個大地就會毀滅消失。」

瑪修
「怎麼會……這個時代,到底有甚麼……」
「……!」
「前輩,被包圍了! 那是……」

???
「食物……是食物!」
「也有水啊……看起來好好吃的女人也有哦……」
「嘻嘻……從太陽王的吃人怪獸那裡逃到這來的吧……」
「嘻嘻,嘻嘻嘻嘻!」
「感謝……太感謝了……」
「為了讓我們繼續苟延殘喘實在是太感謝了……!」
「殺了,通通殺了……!」
「肉,是肉,是肉啊———!」

瑪修
「怎麼會……這些人,是人類!」
「既不是從者,也不是幻象……!」

達文西
「……瑪修,千秋。」
「雖然手下留情也是可以,不過那也是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哦。」
「……他們有一半已經屍鬼化了。」
「變成了那樣的話做為人類已經是不行了唷。」
「只能為了憎恨、忌妒、傷害而存活下去。」
「就算活著那也不會長久。」
「這裡就是變成了那麼樣的一個時代。」
「然後我們,就是為了拒絕那樣的時代而來的。」
「既然如此就拿起劍吧,召主。」
「童貞,在此就是捨棄的時候了。」

-戰鬥突入-

???
「好痛……好痛啊……!」
「畜生,畜生———」
「好不容易,找到了上等的肉啊……」
「可惡,可惡的傢伙啊……」
「為什麼不老老實實的去死啊,」
「混帳傢伙啊!」

≪………………≫

瑪修
「……,戰鬥結束。」
「雖然盡可能的手下留情了……」

達文西
「大半都因為痛苦逃走了,」
「即使如此襲擊而來的也只有一成,嗎。」
「雖然有著能夠思考的頭腦,阻止自己的方法卻正變成只有『死』了。」
「面對那樣的對手的話,」
「這邊也必須變得冷酷無情——」
「不過真是服了你了,千秋君。」
「結果,也沒有出現半個死傷者。」
「雖然大家都昏了過去就是了呢。」

≪……真抱歉≫
≪……這是結果論≫←

達文西
「沒甚麼,要是有內心有這樣餘裕的話,」
「這也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而不是該責罵的事情。」
「不過,必須得馬上開始移動了呢。」
「畢竟也不能保證沒有別的同伴。」

≪話說回來,把食物給放著也?≫
≪水之類的應該還有多餘的吧?≫←

達文西
「! 千秋是這麼說的,妳覺得呢瑪修醬?」
「我是持反對意見,不過妳呢?」

瑪修
「是的,投贊成一票!」
「這樣就是二對一前輩贏了呢,達文西醬!」

達文西
「好吧,雖然這僅僅只是讓他們暫緩一口氣,」
「不過僅僅只是一口水卻成為人生之光這件事也是有的!」
「就拿去吧,失去內心的諸君!」
「雖然到了明天就會忘記了吧,不過也沒甚麼,」
「僅僅只是半天的蘇生(實現)這麼一回事啦!」

???
「啊……太好啦!」
「水,是水——!」
「滾開,是我的,這是我的……!」
「我才是做最多事的!你們給我排到後面!」

達文西
「好,撤收!」
「趁現在趕快坐上史芬克斯號吧!」

「鳳-嗚!」

???
「………。」
「……………………等等。」
「你們,是要往東嗎。」
「……不會是,聖都?」

達文西
「啊啊。是要去那個聖都啊。」
「有甚麼問題嗎? 是在這裡唯一的都市吧?」

???
「……啊啊,是。聖都是唯一的城市。」
「是甚麼都有的夢幻國度。」
「是打算將世界給燒毀殆盡的十字軍給全部殺光,偉大的獅子王所在的城市啊……」

達文西
「(……果然十字軍已經全滅了嗎……不過,薩拉森人們也全被趕出來了……?)」
「(而且又是獅子王……還以為只是太陽王的妄言不過卻實際存在的樣子……)」
「(不過說到獅子王的話……姆姆嗚,越來越混亂了哦?)」

???
「……小心點哪。」
「那如美麗一般的恐怖……」
「……別靠近牆壁。」
「不想死的話,就回到沙漠去吧!」

瑪修
「是的……!」
「忠告,謝謝了!」

「鳳嗚,鳳——嗚!」

-景轉黃昏-

Dr.羅曼
「太好了,總算連上了!」
「沒事吧大家!?」
「這次也有甚麼預想之外的事故嗎!?」

≪啊-,安心了-≫
≪這邊總算是≫←

Dr.羅曼
「總算……」
「非常冷靜的樣子呢,千秋君……」
「看來只是稍微的事故的話,」
「已經不會讓妳感到驚訝也說不定呢。」
「話說,現在不是悠閒說話的狀況了哪。」
「總之沒事真是太好了。」
「雖然可能隨時確認千秋君的反應,」
「不過從這裡的通信完全沒辦法送到。」
「整整兩天沒辦法支援真的很抱歉。」
「那邊現在是甚麼狀況啊?」

瑪修
「好的。那麼就將到此為止的經過進行報告。」
「在靈子轉移後,我們——」

Dr.羅曼
「……是那樣的啊。」
「十三世紀的中東裡,出現了紀元前的埃及領地。」
「沒辦法照常順利通信是這個原因啊。」
「也沒有再調整的時間了,之後埃及就如同鬼門了呢。」
「不過,歐茲曼帝亞斯王嗎……」
「又是一個麻煩的存在呢。」
「不過,這次應該會成為值得信賴的我方。」
「歐茲曼帝亞斯說了獅子王了吧?」
「那麼毫無疑問那就是理查一世了。」
「要是有獅心王在的話太陽王應該也能有甚麼辦法處理。」
「你們跟十字軍會合,」
「順利地跟理查一世——怎麼了啊,那個臉。」
「為什麼一附在忍笑的樣子啊-」
「千秋君-?」
「我,說了甚麼奇怪的話了-嗎?」

達文西
「哈哈哈。」
「那麼從這裡開始就由我達文西醬來。」
「羅曼,你想聽預想外的事故呢。」
「那麼就開心吧。十字軍早就已經敗退了!」

Dr.羅曼
「妳說甚麼———!?」
「好,再說一次哦。」
「妳說甚麼———!?」

≪需要到這麼驚訝的事情?≫
≪理查一世是?≫←

瑪修
「英國王理查一世。」
「是在第三次十字軍中勇名遠馳的獅心王。」
「因為那份勇猛而被稱為獅心王(Lion heart),」
「從敵將那裡也被讚美為"最棒的騎士"的一位人物……」

Dr.羅曼
「啊啊真是的,」
「總之從卡爾堤亞這的資料送過去!」
「就是所謂的百聞不如一見!」
「一看這個特異點的地圖就明白了!」
「知道了嗎? 這個特異點中有一個巨大的都市!」
「毫無疑問的就是十字軍所占領的都市!」
「只要有這個,」
「聖地就是透過騎士們所陷落的!」
「雖然不是正確的歷史,」
「但是現在正朝著那樣演變著!」
「明明是這樣,你們卻說十字軍已經毀滅了嗎!?」
「那麼,那裡到底是誰——」
「——等等,在那之前有生體反應!」
「五百公尺處有強力的從者反應!」(剎車聲)

瑪修
「……!了解,史芬克斯號,即將停止。」
「該怎麼做,召主?」

≪……躲起來先看看情況吧≫
≪……悄悄地……悄悄地……≫←

煙醉的哈桑
「……到此為止嗎。」
「帶著這樣的同胞逃避是不可能了……。」
「……失策,且遺憾啊。」
「萬事,在此休矣。」

???
「……悲傷。」
「我很悲傷,山之翁啊。」
「你一個人的話要從這個困境脫身實在是容易。」
「……不過,你接受了命運。」
「在你背後膽怯的聖地眾人。」
「你是為了守護他們難民,而續留至此的呢……」
「要是不守護無價值之物,有價值之物便會失去……」
「……對我來說,這很悲傷……」

瑪修
「那個是……Assassin的從者以及,」
「Archer的從者,是嗎……?」
「兩者正在敵對的樣子。」
「Assassin的後面有約40人的一般人。」
「相對的,Archer是單騎。」
「……。那個,召主。」
「我,一看到那個Archer就一直沒辦法停止顫抖……」
「胸口,非常的疼痛——」

≪好,先退下吧≫
≪去幫助Assassin吧≫←

達文西
「————不行。」
「一步也不能動。會被發覺的。」
「要是被發現的話,那就完了。」
「我們會被那個Archer給殺掉。」
「……那個,是祝福。」

煙醉的哈桑
「……有價值。」
「因為他們,我有價值,這麼說了哪?」

???
「是的。」
「就算用我的弓,捉住你的是骨氣吧。」

煙醉的哈桑
「………………做個交易吧。」
「倘若你真有那個叫騎士道甚麼東西的話——」
「我將我的性命,在此交出。」
「做為那個代價希望能放過人民們。」

???
「何等高潔的人啊。」
「……不過,就算說放過具體來說是?」
「我是不被允許撤退的。」
「……很抱歉……」
「直到將你們逮捕為止,」
「是不能從這個地方離去的……」

煙醉的哈桑
「……那麼,就右腕和腳。」
「以我的首級做為代價,那個右腕和腳就收下了。」
「接下來一整天,那腳都不得動彈,」
「還有右腕也被封印哦。」
「雖是可恥的我等首級,」
「做為那個代價的話還合算吧。」

???
「這……這是何等地。」
「不行,那樣一來,你……」

煙醉的哈桑
「做為承諾收下了。」
「——那麼,抱歉!」(噗哧)

煙醉的哈桑
「快跑吧,同胞們啊……!」
「若是東之咒腕的話,會接受你們的吧!」

難民們
「啊啊……!」
「非常感謝,非常感謝!」

???
「……居然將自己斬首……」
「這麼一來,我也只能守約定了。」
「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不過。」(Do)

難民們
「哎……?」
「為什麼我,倒下了,呢?」
「騙人……自然地,頭,就——」
「不要,不要啊———!?」(Re)

???
「啊啊,我真悲傷……」
「明明就說了,那樣不行。」
「從那裡一步也別動,之類的話,」
「是何等的傲慢啊。」
「於我等妖弦痛哭幻奏中箭可不合適。」
「這是僅需邊緣一彈便能將敵人切斷的音之刃。」
「即便一步也不動,不架起弓——」
「切斷無能之人這種程度,只需一口氣便能輕而易舉吧。」

難民們
「啊——不要……!」
「救我,救救我啊——!」(Me)

???
「愚蠢的山之翁啊。你應該要這麼說才對。」
「"敬請,一根手指也不准動"這樣啊。」

瑪修
「………!」

≪將毫無抵抗的人們給……!≫

達文西
「忍耐下來。現在出去的話我們也會被殺的。」
「一點也不誇張,那個Archer比起直到現在遇到的任何一個從者都要強。」
「直到他離開為止都只有躲起來。」
「……你們也,不會認為那個是我方吧?」

瑪修
「………是的。」
「就像妳說的,肯定……」

瑪修
「……生存者,無法發現。」
「大家……都確實地,被斬首……」

Dr.羅曼
「……這邊也把狀況給弄明白了唷。」
「那個Archer……毫不留情也該有個限度。」
「雖然是敵對勢力,」
「不過那樣把一般民眾給單方面地……」
「是有甚麼樣的理由嗎?」
「還是說,只是單純的殺人鬼嗎?」

瑪修
「………………。」

達文西
「要憶測等會吧。」
「千秋君,至少該做的事來了唷。」

???
「……可惡……可惡……」
「這份怨恨,即便死了也無法斷絕……!」
「是何等的不成熟啊——」
「居然錯看了敵人的無情……!」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這份遺憾,究竟,要找誰雪清——」

瑪修
「從Assassin的身體,這是——」
「怨靈嗎!?」

Dr.羅曼
「不,這是影子從者!」
「因為跟這片土地有親合性吧,」
「那強烈的怨念給原原本本地做為殘渣殘留下來了!」
「這樣的話會變成無差別席擊人類的怪物哦!」
「千秋君,在那之前!」

≪……了解。要上了,瑪修!≫
≪……解放他吧≫←

瑪修
「……好的。」
「做為騎士,讓這份靈魂給予安息……!」

-戰鬥突入-

瑪修
「……靈機核,破壞。」
「這樣,就……」

???
「喔喔……………喔喔喔喔喔……」
「居然到最後,都顯露這樣的慘樣……」
「…………介錯,萬分感激。」
「不知名的,從者啊。」
「……如果,閣下們仍有溫情的話……」
「敬請,將我同胞們的祭祀……」
「……果然,只有戰鬥了哪……」
「嘲笑我的不成熟吧,咒腕的——」

瑪修
「狀況,結束。」
「……召主,那個。」

≪……啊啊。稍微繞點路吧≫
≪……告訴我這個國家的弔祀方法吧≫←

瑪修
「……好的。雖然我們沒辦法很拿手,」
「就算這樣,我也覺得是有意義的。」

難民的女性
「啊啊,謝謝。」
「多虧妳們得救了。」
「不僅幫我們趕走強盜,」
「還幫我們做護衛……」

瑪修
「不,不值得道謝。」
「這邊才是,能夠告訴我們路真的是幫了大忙。」
「大家都是注在這個土地的人們呢。」
「這樣的大人口,是要往哪?」

難民的女性
「問去哪的話,我們要去聖都……?」
「因為只有那邊是如今仍是安全的。」
「侵略者到來,土地燃燒,」
「聖地被搶奪……」
「不過,獅子王大人將無情的十字軍給打垮,」
「對我們將聖地也同樣敞開了。」
「雖然不知當是哪裡來的騎士大人,」
「不過光是將十字軍給殺光這一點不就很值得感激了嗎。」
「不過那個,不知恥的在聖地上建造都市,」
「這樣嘆息的人也有就是了……」
「神的教誨是不變的。無論都市成了甚麼樣子」
「我們的祈禱是不會變的。」

達文西
「(……十字軍被獅子王給毀滅了。這樣一來,越來越不是理查一世了哪……)」
「那們,妳們是前往聖都的難民,這樣嗎?」
「異民族也是能夠進入聖都的嗎?」

難民的女性
「噯噯,當然。」
「聽說獅子王大人不會拒絕任何人。」
「聖都市一個月一次,有會進行接受難民的名為聖拔儀式的日子。」
「在那一天前抵達聖都的話,」
「接下來就甚麼也不需要擔心了。」
「雖然我們也很迷惘,」
「不過因為村子已經被燒毀的關係……」

瑪修
「是這樣的嗎……那還真是可憐。」
「那麼是村子全員?」

難民的女性
「不,是半數。……在村子,也有厭惡停留在聖都的騎士大人們的人在的關係……」
「拒絕聖都的人朝向山岳地帶了。」
「因為那邊有山之民的村落。」
「不過……山岳地帶是相當的不毛之地。」
「要是希望在這樣的地方生存的話,」
「就只有聖都了呢……」

Dr.羅曼
「情報收集,辛苦了。」
「首先是朝向難民的樣子呢。」

達文西
「啊啊。」
「因為我們在一起的話是有點顯眼呢。」
「畢竟還沒辦法掌握狀況,」
「暫時悄悄地行動會比較好啦。」

≪沙灘車也是三人乘坐就是極限了呢≫
≪畢竟遇到從者的話就變得複雜了呢≫←

瑪修
「……就是呢。」
「到底哪方是敵人哪方是自己人,還無法判別的狀況呢。」
「埃及領地的歐茲曼帝亞斯王。」
「被稱為聖都的城市,還有在那裡的獅子王。」
「還有遇到了兩次骷髏面的從者呢。」
「他們都是Assassin的樣子……」

Dr.羅曼
「這個時代,在這個土地要說到骷髏面暗殺者的話,」
「那就是”山之翁”,Assassin教團了吧。」
「這裡是他們的所在地。畢竟,暗殺者這個單字就是從他們而來的。」

瑪修
「太陽王,獅子王,還有Assassin教團……」
「三者互相牽制,成了這個局面嗎?」

≪太陽弱於獅子,獅子弱於Assassin……≫
≪不,我覺得這不對≫←

達文西
「沒-有錯!因為妮托克莉絲與路奇烏斯說了奇怪的事情呢!」
「雖然只是憶測,不過應該不會錯。」
「太陽王與獅子王締結了不可侵略條約。」
「”聖都騎士沒有抓妮托克莉絲的理由”路奇烏斯君不是這麼說了嗎。」
「恐怕,統治這個土地的是獅子王。」
「畢竟埃及領地是獨立的領域呢。」
「從以上的事情來看,獅子王與太陽王可以看做是締結了不可侵略條約。」
「即使敵對也不會戰爭……」
「也就是所謂的冷戰狀態吧。」
「看不下這一點而進行反抗活動的就是山之民,Assassin教團吧。」

Dr.羅曼
「……原來如此。」
「狀況大致能了解了。」
「首先跟難民們一起,朝向聖都吧。」
「毀滅十字軍的騎士們究竟是甚麼人。」
「聖都如今是甚麼狀況。」
「都是不得不確認的呢。」

瑪修
「是的。」
「歐茲曼帝亞斯王說了聖都就是特異點的原因。」
「就去確認一下那份真偽吧!」



--------

又...   又天亮啦幹!!

翻完1/2還以為這一節很短,
結果是通通塞在2/2啊佛剋唷!

然而還是抽不到達文西,
積福祭品甚麼的都是業障( ´・ω)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76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Grand Order|Fate/Grand Order|Fate/Grand Order

留言共 4 篇留言

グダダゲサズ‧ゲゲジ
如果羅曼教授是一般人,那還沒過勞死還真是奇蹟耶。

08-07 05:50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肯定是狂喝阿比吧[e29] 08-07 05:55
尼爾
我真的是越來越敬佩羅曼教授了!

08-07 09:16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卡爾堤亞爆肝王08-08 04:04
十六夜
醫生確實是個很努力的幫助我們的溫柔青年但同時也曾是當年實驗的加害者側 這樣一想突然很心疼他(´;ω;`)
還有從推薦那裡點進去時 看到的縮圖是小貝的特殊立繪 那是怎麼用的?

08-07 12:24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用截圖,加點工08-08 04:04
道化師
翻譯在碰到屍鬼化的人那段,「童貞,在此就是捨棄的時後了」是怎樣啦www

09-07 23:58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原文就是童貞XD 但是文西的含意應該明顯看得出是天真啦w09-08 00: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x74796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 後一篇:【翻訳】小小茨木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lpss05050who
有人要來我的小屋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