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心情雜記】被情感折磨的理性者

作者:我太爛教教我│2016-07-27 03:27:37│巴幣:49│人氣:540



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我想還是按照發生順序好了,是這樣的,昨天我把我的「黑暗靈魂:原罪哲人」的遊戲片和盒子毀掉了



這不是一時一地的衝動引發的結果,倒不如說,我大概從玩了一百三十個小時以後,就開始有這樣的預訂了:

全破一定要折片和把盒子摧毀

我大概是在上禮拜二的時候,就已經把這遊戲全破了,共計用了185個鐘頭打完了主線與額外內容的所有關卡


然而當下,我並沒有馬上把片子折了遊戲毀了,而是等到朋友來我家玩的昨天,選一塊裝碎片的塑膠片,穿上襪子,準備好運動鞋,悠閒地錄影,講解完關於我要折片的緣由之後,才好好地穿上運動鞋,在準備好的墊子上,一腳狠狠的把盒子踩爛,隨後再補上三腳,確認沒辦法踩得更爛


其實我,好像沒有特別生氣

我自己再看影片的時候也有發現這件事情

我也有一個疑問,當人氣在當頭的時候,會摔桌子會揍牆壁,當人悲傷無法自拔時,會流淚會抽涕,那麼為甚麼當別人氣在當頭會做的事情,比如燒書比如折片,我卻是悠悠哉哉地鋪好塑膠墊,穿上襪子與運動鞋,麻煩別人錄影,仔仔細細的解釋完才做?


我昨天晚上碰巧有點空閒,就把暗殺教室全部看完,當中有某一幕劇中很多人都在哭,我大概是也受到感動,稍稍發抖著,我久違的被那些所謂直率又溫暖的東西包覆著,當時我想著:「我會哭嗎?會哭嗎?我會在這個時候哭嗎?」既不是期待卻也絕非抗拒,可能只是單純的好奇

那個時候,我的心理其實迸出了另一道小小的聲音「這個時候的我,是不會哭的吧」

大概時間沒有超過三十秒

我竟然笑了出來

「果然不會哭呢」



我有一位要好的室友,他的阿姨是心理師,他提到他的事情的時候,偶爾會出現他的阿姨,他阿姨對他來說是除了同齡好友以外另一個心事相談對象。某次他的阿姨到我們大學所在的縣市出診,順便拿老家要給他的東西,因為某些機緣,我把握這機會,我跟他去見他的阿姨

老實說,我對我的狀態一直抱持著某種不安。並不是不穩定,能夠氣定神閒地把討厭的遊戲片毀掉的人,怎麼可能會為不穩定而不安,我的不安來源,是因為太穩定了

那天碰巧他阿姨還沒吃飯,我們三人就一起吃了晚餐,我先試著跟著和他阿姨聊起他到底是多麼特別或說氣場有多怪異,隨後慢慢切進關於我的事。記得我室友事後有說,他其實也有幾分意思是打算讓我跟他阿姨聊聊看的,所以當時才是我坐在他們倆中間。

我告訴他阿姨,我這個人就算感到生氣,或者感到難過或緊張,也會先思考「現在難過有用嗎?」、「現在緊張有用嗎?」,在某些人生重要的時刻,大家或許會被一些所謂人生上的前輩教導這種想法,然而我是「有能力可以完全認知並且接受現實」的程度,換言之,當擁有這樣的思緒,我是真正可以把情緒根除的,生氣也好難過也好緊張也好。

對方聽了先是說,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是令人羨慕的能力,然而情緒若持續得不到回應,會漸漸悶出病來,因為它並沒有消失,不只心理,對身體也並不健康

記得我曾有聽過一種有趣的說法來形容我們的教育

「在我們的教育中,小孩子是不可以生氣的,你肯定會聽過『你再生氣的話,我就要生氣囉』,大人居然會用自己的生氣,去壓小孩子的生氣,久而久之,小孩子漸漸長大也知道不能生氣,那麼現在,當時那個生氣的孩子,跑到哪裡去了?」

聽說說這話的人的主張,是該面對自己的情緒,絕不該「不要生氣」

之所以會讓我想去見室友的阿姨的導火線,無非是我阿公去年九月的去世

我還記得他去世那晚,救護車開到阿公家門前,我們不分南北,除了移民日本的姑姑一家,家族所有人到齊,在裡面等,然後進去以後,將生命延續的機器停止運作,在那時,阿公死了

阿公去世之後,整個家族的人們開始進行傳統的儀式,某一段記得是由道長負責唸我們這些家族的人,對於父親或阿公或公公的思念

除了阿嬤以外的女性成員當時都哭了,那個時刻,我不大明白,到底是自己想哭,還是被附近的巨大的憂傷感染,我哭了,哭得很慘,應該是哭得最慘的形式,那個時刻我是清楚的,所謂關乎感情一類的東西我是還在的

我下一次哭,是在出殯的時候,那時我磕頭每下撞向地板,義無反顧重複同樣讓我額頭痛的儀式,直到最後一次,要向阿公告別時,我終於狠狠地哭了,不只是自他去世以後,還包含一切的一切,通通哭盡了

問題來了

在那中間的十幾個日子,我肯定是難過的,在那之後直到現在為止想必也是如此,那為甚麼我沒有哭過?


事實上,每每想哭的時候,都有一種聲音,或者一種念頭,告訴我,現在不是你哭的時候,然後我就可以吞掉那種感情了,於是我感到懷疑,莫非那兩次對我來說,只不過是所謂「該哭的時候」,就跟「該折片的時候」是一樣的,不過是心裡一種預演與上演?

我終於察覺到一件事,我的行為跟我的情感的分割程度,竟然是近乎完全由理性駕馭的,我還記得,有的時候是社團的學長在跟我談關於決策,有時是我爸爸在跟我談他以前的某些經驗,不只一次,他們對我說了一樣的話「我不像你,可以完全把私人情感跟辦事切割」

我不只聊過一次,關於Monster的角色葛利馬,我說過,我深深受到他的故事吸引,如今我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葛利馬以前在東德一間專門培養共產社會菁英的實驗性孤兒院長大,那是個充滿洗腦的地方,對於那裡他是沒有記憶的,那裡甚至奪走了他的喜怒哀樂,青少年期,他被送往某個家庭,那裡有他假的爸爸與媽媽,教導他間諜的技巧,與一切間蝶所需



他說,為了間諜不容易被懷疑,進入一家報社做為記者,一個女同事跟他告白,為了間諜不容易被懷疑,跟女同事結婚,為了間諜不容易被懷疑,生下一個兒子,有天他老婆出去買東西,等他察覺到的時候,他的兒子趴在床上臉朝下,已經窒息了

他當時把能做的都做完了,還是救不回兒子,他的妻子哭得很慘,指責若無其事的他,問他怎麼可以這麼冷血,為何連哭都不哭




想起這個角色,我才意識到,所謂的情緒,不如說所謂人類一切內在的東西,都是學習而來的,那我的悲傷,難道也不是真的嗎?

我在折片的過程,全程感受到憤怒的,其實就只有當腳踩下去的瞬間而已,不過我真的很憤怒,那是對於這個遊戲裡百般折磨我的內容而聚集的,最大量的憤怒,不得不讓我已對我而言最侮辱的方式對待這款遊戲的憤怒

可是直到現在為止,或者在那之前,除了在遊戲中卡BOSS關卡上六七個鐘頭的憤怒當下之外,是沒有過憤怒的

所以我迷惘了,我的感情,是可以以理性調節的東西嗎?

對,迷惘,我發現唯一對我來說比較可能出現的非正向情緒,大概只有迷惘,因為我總是知道該做甚麼,該怎麼做,高興應該是好的,那高興,緊張是不好的,那不要緊張,唯獨迷惘,我不知道該做甚麼

我有時候在想,會不會是我國一到國二上被霸凌,才會使我漸漸轉變成這樣面對情緒

女生我不確定,不過從交際上的經驗而言,不論是怎麼樣的人(男生範本比較多),怎麼樣的感到憤怒,只需要時間,只要時間沉澱了以後,他們就會忘記,不論多少氣化都變成屁話

至於我呢,我是就連小約定,都無法理解為甚麼別人可以不遵從的人,記得我之前高三下問化學老師,可不可以那學期不要選修化學,我以後"絕對"不會學化學相關,我對物理化學生物這些已經不想再碰,那時老師還說,很多人說絕對不碰,結果後來還不是繼續碰

那時我摯友的幫腔讓我真的覺得他恐怕是世上前三了解我的人

「老師,他的"絕對不會"我覺得是真的"絕對不會"喔」


對,我不一樣,我不只不會忘記,甚至還會越來越憤怒。

起因是這樣的,國二下的我,曾聽導師說過,要是被記到三大過,就會領不到畢業證書,於是那年,13歲的我,開始策畫整整一年的報復計畫

當年我做的很多,各種打小報告,惹怒對方揍我好讓對方被記過等等,當衛生股長就檢查他的掃區特別嚴格讓他更討厭我,最高紀錄是我一天合法合理記了他兩隻小過,因為他吐飲料跟倒粉筆灰在我桌上

因為我的終極目標是在一年後,我們學校有消過班,大約在三年級五月以後才不能銷過,於是我被霸凌的事情我就暫時不跟校方說,打算在不能消過以後給他一波大的。

這期間我必須蒐證拉關西裝可憐思考屆時怎麼應對,這些事情我需要支撐,支撐我的是憤怒,於是我必須讓憤怒保持熱度,甚至溫度不增反減才行,我每天放學,都想著以前的事情,他勒索我的事,他拿鐵絲刮我的手的事,他拿裝滿水的寶特瓶狠狠的打我的頭的事,邊回憶邊憤怒邊想著怎麼對付他


現在回想起來,是不是打從那個時候開始,所謂的情緒就被我當成工具了呢?可是這樣可悲嗎?我自己卻沒有感到甚麼不好的,簡直跟我爸的手最近骨折時,我跟他說的一樣「爸,對你而言,斷了一隻手,也就只是斷了一隻手而已對吧?」就只是接受事實

理性是很奸詐的。世上絕大多數的人,都認同理性是正確的,可是作為理性的人,我的理性告訴我,理性明明就不是完全確的,只是因為無法以"理"辯駁,於是我們這些很狡猾的理性者可以得到多那麼一點的優勢,而這樣的結果,是不是老天給過分追求理性的我的懲罰呢?



不過我換了方向想了想,我會為我為阿公的難過可能不是真的難過而感到難過,這樣可以反推我是真的難過嗎?我不曉得,不過這樣想,似乎好受了點,這樣想,那我只是比較冷感的人而已嗎?

算了吧,堅持用理性來歸結情感,或許還是自大了點,至少想完之後,忽然沒有那麼難過了。

葛利馬到最後,也終於找回了他的情緒了,知道什麼是愛,知道甚麼是悲傷,不需要思考,真情流露的,像個人那樣,希望我也能像個人一樣。





解說


我前面有提到,我那個要好的室友是非常之怪異的人,對這我做點說明,他可以說是完全是我的剋星,我是以鑽研規則、使用規則與一切身外的,比如威脅利誘,或者上述以差別待遇激怒人,好讓對方主動攻擊我而吃虧等等,我是用規則作為手段的,但他那個人眼裡雖然有規則,卻是實質上的可以無視規則的人

比如說交友,或說社交或交際好了,大家可能腦內會會浮現一些東西,我所鑽研與使用的"規則"便是那類的,我會試著用理性來試著使那些可以變得可歸納,我也可以根據那些,來在該在的地方做該做的事情,我幾次實驗證明我的社交能力是沒問題的,然而他眼中根本沒有那些的存在,非常率真直率地與人交往到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步。

我與室友的阿姨有提到一點,我的疑心病重,大概是到一切的思考基準是建立在懷疑自己被懷疑的程度,然而若是我跟我的室友因事情道歉,他接受道歉以後,他是「唯一一個」我肯相信他真的不在意了的人,不會讓我懷疑,這一點不論是我摯友、父母、甚至是我自己都無法做到的,不知道這樣說能不能解釋得讓人懂呢?

儘管貌似是太晚的晚安曲,不過還是貼一下作結,寫這篇文的時候我總共聽了十四次,這篇大概寫了兩個鐘頭吧,不那麼費力,畢竟算是單純雜想而已,偶爾無病呻吟一下,大家大概不會太厭惡吧?大概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685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轟之舞
您辛苦了

07-27 03:44

我太爛教教我
倒也不因此感到特別辛苦過,或者說這樣對我來說可能還比較輕鬆,不過謝謝你了07-28 03:22
疼痛擅長人種狐良
全部看完了(文章)。

你有你的世界,你的方式,雖然不知道你是不是這麼認同,
但是我認為你已經充分發洩完了。

用理性來歸結情感,實在是太自大了,
你只是用你自己的方式,抒發你的感性。
別人是哭,而你是如此。

07-27 05:24

我太爛教教我
對我來說只需要形式上達成,就已經結束了,畢竟是無法量化的東西,我則是寫文章嗎?即便我清楚,甚至有意不讓這篇熱門,可是似乎也是有某種意圖在,我也不大明白是什麼,搞不好是抒發也說不定07-28 03:23
oL~不連續存在~
185個小時夠我打3-4個galgame了 會生氣也不意外
只是到130個小時你就有預感了 卻還是執意要玩完
那到底是你在玩遊戲 還是被遊戲玩ㄏㄏㄏ
沒看影片 那部分就不吐槽ㄌ[e16]

07-27 07:32

我太爛教教我
與其說是預感,不如說是預定計畫,我ㄊㄇ花了當年大概三個月才可以用的錢在這遊戲上,也就堅持玩完了,影片可以看R,根本關於折片的實驗07-28 03:33
紫月靈
怪物讚!沒想到在現實中,也能找到類似的感觸呢...
也恭喜樓主已經從那些狀況中走出來了!

07-27 08:58

我太爛教教我
怪物老實我是暨喜歡又不能理解,我居然會想把那東西看第三次......

說像我說的,我與其說是從中走出來,不如說是控制自己抹除掉了,對於能這樣抹除是不是正確的才讓我疑惑07-28 03:36
Link《零與流星》
身為一個收藏?宅(應該說萌豚吧),我是不會做出燒或丟,或任何毀損家中收藏的行為。

當年有一款遊戲叫Blood of Bahamut 依本人全成就的奴性打到最後才發現某些成就是連機N場,當時已經退流行了,幾乎找不到人打一樣憤怒,其他什麼全武器狗血都通過了。現在另外一款Lord of Vermilion也是難打(這款到不會比Blood of Bahamut難,MH風格)兩款玩得很開心但很想摔機。

07-27 10:04

我太爛教教我
我要是看黑暗靈魂各種怪物設定可以感到任何一點美的話或許我就不會這樣做了

玩遊戲因為達不到目的想摔機於我還挺常見的,只要卡關就好,我來說是頻率問題,難打是成就難達成?07-28 04:07
likwueron
假的(被拖走)

07-27 10:10

我太爛教教我
我在寫文就有在想回有這個回覆了http://i.imgur.com/CUUmBvh.jpg07-28 04:08
沒有人
要我說,你大概接近守序中立,你室友大概是偏混亂中立吧。

07-27 12:35

我太爛教教我
混亂中立是怎麼個感覺啊.......07-28 04:08
黑色情人節
依照情人節對教教的認識。
教教給情人節的感覺,與其說是以理性控制憤怒。
倒不如說是個情緒化的孩子。
因為你的所作所為,都是以感情優先。
換句話說,其實就是用感情來控制理性來行動。

上面這些話感覺有點僭越了...
如果冒犯到教教,情人節先說聲抱歉。

07-27 19:50

我太爛教教我
是阿,情人節的看法我昨天就有想到了,我這篇的主題既不是我是沒感情的人,也不是說我可以以理性的屏除所有情感,而是為了某種情緒,比如說憤怒,於是以理性控制自己的情緒,當別人在暴怒揍人的時候,我心裡想的是記住這份憤怒好算計該怎麼報復;情人節看的很準阿,能被這麼了解,倒是令我有點高興,說起來,那不情緒化該是什麼樣子呢?07-28 04:12
沒有人
混亂中立,簡單來說,就是無視規則,隨意做事,可善可惡。可參考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8%B5%E8%90%A5_(%E9%BE%99%E4%B8%8E%E5%9C%B0%E4%B8%8B%E5%9F%8E)

07-28 14:46

霧島悠樹
玩了一百三十個小時以後,就開始有這樣的預訂了...

並不是"衝動" 而是"早就計畫好",也可以說是"突發事件" 和 "必定會發生的事件" 兩者之差這樣吧
光就這點也不是特別奇怪,相信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吧
過度的期望久了,就成了必需要達成的目標

像是...想要殺人的恨意是一時的,但久了,就會開始計畫,這時就成了"不管怎樣都要殺掉對方"的想法 吧?
大概是這種想法?

我倒覺得不用把什麼理性或是感性分得太清楚,只要有自己的『想法』『意念』以及各種『欲望』
不就是個確確實實的『人』了?
剩下的...差異 大概就是性格之差吧

(我是這麼認為的


07-28 15:19

黑色情人節
不情緒化喔...
一般而言,人多多少少都會又情緒。
那種不情緒的人,基本上都是指喜怒不言於色的人。

不過情人節自己的認知,則是認為不情緒化指的是能控制情緒的人。
就像教教所說,我知道我很憤怒,但是我會壓抑自己的憤怒,直到適當時機。
可教教所表現的,比較像是君子報仇三年不晚的感覺。

而情人節這邊的差一點則是,雖然我很生氣了,但我不會因這情緒去左右我往後的行動。
而是以利人利己的出發點,選擇最有效益的行動。
以最簡單的例子來說,這款遊戲情人節會選擇賣掉。
因為賣掉會有收入,且得到的報酬比砸碎來的高。

其實不管是什麼行為,都只是人個性上的表現罷了。
沒有高低優劣、好與不好,差別只在於因時間地點的不同,所衍生出的不同結果而已。

嘛~~無聊竟然碎碎念了一堆...教教隨便看看就好,不必多想。

07-28 18:27

沒有人
我發現照維基的解釋,你室友可能比較接近絕對中立才對......混亂中立是我自己想的,因為他好像偏向於無視規則,所以我才說是混亂。

07-28 20: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r748074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以前大河內寫的劇情我難過... 後一篇:[達人專欄] 關於小丑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ummer14980喔喔喔喔喔喔喔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尬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