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62

作者:陸坡│2016-07-27 03:03:14│贊助:38│人氣:1624
沒睡飽的阿炎一整個早上都在恍神的狀況,早上晨跑三圈,差點就體力不支。在最後引體向上,阿炎頂著黑眼圈上槓,心想拉個幾下就結束了,用力上槓,過下巴一下。再一次,甩動身子,阿炎打算甩上槓,僥倖的第二下。喘著氣準備上第三槓,阿炎感覺頭昏昏,但也不管,繼續要往上再一槓,結果……

「震炎于,過來!」

「嗯?」

吊在槓上的阿炎,聽到皓達輔導長的聲音,轉頭看。輔導長就站在竿槓外頭的樹陰下對他招手。阿炎有些恍惚,掛在那沒下來。小康班長見狀似乎看出阿炎精神狀況,馬上過去旁邊拍阿炎的肩說:「輔仔叫你還不快過去,阿炎,你昨晚有沒有睡?一早精神那麼差。」

「沒、沒事。」阿炎喘吁吁說到。

「少來,體力差沒啥好丟臉。你要真給我暈倒,我真他妹的才出事。過去找輔仔,把水壺的水喝一喝,知不知道?」小康班長對著下槓的阿炎說。阿炎點點頭,喝了口水,小跑步的過去輔仔那頭。

「皓達輔導長,找我?」阿炎說。

「你今天精神狀況怎麼那麼差?昨天在那發生什麼事情,如果是那兩個人半夜不睡覺又鬧事,馬上跟我報告。都丟到邊邊放給他們爛了還不自愛,我就派他們去支援營長。」

「沒有、沒有!我只是昨晚沒睡好而以。」阿炎緊張的回答,現在目前陳柏鋒副連長,和蕭邦倫士官長兩個人關係已經夠緊張了。自己在湊下去熱鬧,可不是什麼好事。阿炎見皓達輔導長露出一臉懷疑的神情,趕緊露個有精神的笑臉,皓達輔仔看了那張臉,停了幾秒,最後才說:「周士官找你,跟我來。」

周士官,是孫營長的學長張翰祥現在於三連用的假身分。張翰祥現在身上穿的軍裝,階級縫的是上士。這套不知道哪來的軍服,上面還繡著姓名條,寫著周裕邦。張翰祥說不管是姓名條、階級都是在青土山營區這邊拿來湊成套。想當然這些軍品,張翰祥拿了不可能跟孫營長報備。但這下張翰祥也硬是成了青土山營區的一份子。

張翰祥長官找我?我做錯了什麼事嗎?

阿炎心裡這樣想,有點擔心,他邊走腦子邊轉,想昨天自己是不是漏了什麼事沒有做仔細。看著前面的皓達輔導長,阿炎想問又不敢問。只得抱著忐忑的心情跟著走。單槓場離輔仔的輔導長室有點距離,輔導長室在三連,現在三連的中山室已經變成各連暫時的軍械室和作業室。

阿炎正在回想自己昨天的狀況,想著想著就想起昨晚那房間的敲門聲和聲音。叩叩叩的敲門聲,還有在自己耳邊的那句:「別走啊。」想起來就讓阿炎寒毛直豎。那到底是什麼?阿炎想。自己的確是有能看到鬼的體質,但是並不是什麼鬼阿炎都可以見到。阿炎感覺自己能見到鬼的狀況就像是得到一場流行感冒一般,有時候被煞到,但有時卻無感。

這時阿炎不僅想到短暫待過三連幾天,那位營長傳令。黃郁佑,當時張梁寬學長消失不見的時候,並且不管找誰說,都沒人知道張良寬這個人。那時候阿炎自己真的嚇得半死。想說這下完蛋了,自己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而當慌張的自己見到黃郁佑時,這傳令不僅不怕,而且還把那脾氣挺大的營長給請來三連。黃郁佑這些舉動,在阿炎的眼裡,顯出有點崇拜。

一個和自己一樣看得見鬼卻不懂得除靈的小兵,卻懂得想方法去解決事情。而不像自己只會愣在原地,什麼也沒辦法做。阿炎想起以前自己求學的時候,總是被朋友說自己總是畏縮,不敢明確做出什麼決定。雖然求學時代的阿炎沒有經歷什麼霸凌或排擠等等誇張的事件。但朋友逐漸不太會詢問他意見,不管是想要或不想要的,阿炎永遠只能跟著朋友的後頭走。

黃郁佑的舉動,對於阿炎來說是一個啟發。也是促使他開始學著說不,與自己做決定不隨波逐流的開始。雖然有時候還是會被班長的威嚇就範,但阿炎很努力的練習讓自己能面對突如其來的事情時不慌張,可以冷靜的做出決定。

如果那位叫黃郁佑的傳令遇到昨晚那件事會怎麼做呢?阿炎在心裡想。

那個叩叩叩的敲門聲代表的是……

叩、叩、叩!

「嗚!」

皓達輔導長手很有節奏的敲了輔導室的門,正巧想到敲門聲的阿炎,在著實的嚇了一跳。動作有些誇張,引來輔導長側目。皓達輔導長看了阿炎被嚇的跳起來,一臉擔心的表情,又問了一次阿炎說:「你真的沒事?」

「報、報告!沒事!真的沒事,輔導長。」

阿炎又硬擠出一個很假的笑臉,皓達輔導長看了呼了口氣說:「阿炎,雖然當兵的確是讓你適應團體生活,但相信輔導長,能安安穩穩退伍才是真的。我當那麼久也是為了以後的月退俸。絕對不要勉強自己。被罵被罰都會過去,但是身子搞壞才是最要不得的。」

「報告輔導長!是!」阿炎繼續露出很假的笑容說。

「唉,算了。你進去吧。我現在還得去處理那兩個不對頭北七的問題。大學長應該不會出什麼難題給你這義務役。」說完皓達輔導長就走了,留下阿炎一個人輔導長室的門口。

「不是敲了門,怎麼不進來?」坐在裡頭的張翰祥對著外頭說。

阿炎聽見聲音,趕緊關上門進到裡頭。

「報告。」

一進到房間阿炎喊了聲報告,但眼前出現了讓他不知要怎麼開口的情況,幾條電線和一個如三拐的天線,旁邊有個像是密碼表的東西,這些東西接著台像是電腦小主機的東西,還有一台掌上型電視在床上。阿炎看見張翰祥正戴著耳麥,盯著那台小螢幕看。阿炎也看了眼張翰祥正在關看的那小螢幕,那個地方好似是個倉庫的畫面。鏡頭像是有夜視功能的針孔攝影,很不明顯。

「楚在那幹嘛?坐啊!」張翰祥連頭也沒有回盯著螢幕就要阿炎坐下。

震炎于聽了張翰祥說,慢了幾秒才反應。就慢慢的找了個位子蹲了下來。人剛蹲好,張翰祥就立即說:「我叫你蹲著嗎?回上一動。」

阿炎聽見,蹲著的身子趕緊起身。眼前這位叫張翰祥的大學長似乎有背後長了眼睛,眼睛緊盯著螢幕,但卻可以知道阿炎的一舉一動。待阿炎起身後,張翰祥才又重新說:「坐下。」這一次阿炎乖乖的坐下。

「雖然我不喜歡軍中那套,但是……我記得他們叫你阿炎,對吧?」

「是。」

「我都請你坐下,你偏偏要蹲著。真不知道軍中都教育你什麼,找機會我得好好唸唸你們那孫營長大人。我說坐就坐下,隨便坐,翹腳靠床都可以,軍人這生物「嚴謹」放在戰場和專業上,日常是休息時間。就算是以前戰國英豪,也沒有不用休息的,是吧?」

「是。」阿炎回答,但是張翰祥眼睛還是完全沒有瞧他一眼,直盯著螢幕。而阿炎不知道怎麼開口,剛剛這大學長給的下馬威也讓他有點害怕,只好陪在一旁看電視。阿炎不知道看著小電視的張翰祥長官為什麼會叫他來?兩人就這樣,坐著看了這錄攝好幾分鐘,阿炎看了戴著耳麥的張翰祥,終於下定決心發問。

「張…張翰祥長官,找我來…有…有什…」

「周裕邦。」

「那、那個長官……我…」

「周裕邦,我說過我軍服上頭的名字是什麼就叫那個名字。我現在是周上士,你就叫我周班長,或是周砲。你喊錯名字別人會起疑的。我知道你會緊張,你家那小皓呆輔導長有跟我提醒過,沒關係,慢慢說我不是軍隊的長官,私底下不需要那麼客氣。」張翰祥說。

「知、知道了!」阿炎點點頭。

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說:「周班長找一兵震炎于,有什麼事情要做嗎?」

「看電視。」張翰祥說。

「嗯?」阿炎出聲傻了一下,轉念想到可能是自己剛剛沒說清楚問題,又說一次:「周班長找一兵震炎于,有什麼事情要做嗎?」

「說過了,看電視。」張翰祥呵氣笑了一下,終於轉頭看了震炎于。

「你這樣子讓我想起一個人。」張翰祥說.

「想起…一個人?」

「你們營長他那傳令。」張翰祥笑著說:「你們兩個的個性還挺像的。」

「不、不,不像!我沒有,沒有那麼厲害。也沒有那麼積極…也沒有那麼有膽子去解決事情和問題…」一聽到張翰祥說自己跟黃郁佑像,阿炎急忙否認。感覺自己怎麼可能像黃郁佑那般厲害,話越說就越小聲,感覺自己的確還是一樣,一點進步也沒有。

「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誇獎他。真意外。」張翰祥說。

「嗯?張…周、周班長你是說…?」

「那不重要,聽聽就好。我這真的有事拜託你。我聽很多三連的班長和兵說,你能看得見鬼對吧?」

一聽到鬼,阿炎身子震了一下,怎麼眼前的張翰祥長官那壺不開提那壺,突然提到自己能見鬼這事情?震炎于頓了一下看了看張翰祥,又看了看那台小電視,突然了解了什麼,吞了口水回答:「周班長是要我從電視裡找鬼?」

「答對了。其實來說因為我並不是能看得見鬼的人。雖然從青土山營區外頭一台車上幹來的這些設備,還有這小台機器。」張翰祥舉著一台不知怎麼來到他手上的「超自然電子異象儀」。

「因為我不可能全天候盯著這台電視,震炎于。所以我需要一個比我有靈感的人幫我盯住畫面,以防止我那潛入的同伴有麻煩。」

「潛入?」震炎于不懂。

張翰祥對著耳麥說了些話,拿下耳機遞給震炎于。阿炎ㄧ戴上耳麥,張翰祥就要他說些話,震炎于對著麥克風說了句:「喂?」立刻有人回應到說:「嘿,聽得見嗎!你好,我是現在青土山營部連的排長,康比絡,叫我康排就行。我聽學長說你叫阿炎對吧?聽說你可以看得見鬼是吧?好酷喔!還請多指教。」

「請、請多指教。」阿炎邊說邊對著耳麥點頭。

「這樣你理解了吧,我需要人跟我輪班。了解康排長在青土山的狀況。基本上那傢伙是為了你們營長來的,我也一樣。但有些事情,我還是無法釐清,那蛙人也動手筆動腦快,你知道目前青土山的狀況?」

阿炎點點頭,嚴肅的說:「營長說要跟鬼開戰。」

「跟鬼開戰?那傢伙對大家說要跟鬼開戰?哈哈哈哈!」張翰祥聽到哈哈大笑。

「這、這不好笑!跟鬼開戰是很嚴重的事情。」阿炎ㄧ時口快對著張翰祥說。

「我知道、我知道。我笑是笑說,這真有你們營長的風格。好,回到正題,我等等還有事情要幹,所以這上午拜託你盯著電視,下午我會跟你換班,這段時間你要睡覺休息都可以我不管。等晚上在跟我換班,ㄧ直到就寢時我會在跟你輪班。這樣了解嗎?」

阿炎聽了點點頭。張翰祥說:「你的工作就士幫我注意到康排的安全。他跟我一樣看不到鬼,但是那鼻子很靈,聞得到ㄧ些他自己都看不見的東西。記得有時候提醒他聞到了什麼味道,情況ㄧ不對,就趕緊叫他逃。這樣清楚嗎?」

阿炎又點了頭。張漢祥拍拍他的肩膀。

這天阿炎打起精神喝著一旁張翰祥提供的提神飲品,看著小電視的鏡頭。耳麥另一頭吵雜。可以聽到許多人說話的聲音。阿炎透過螢幕可以知道除了康排外,還有另外兩個人跟他一起,似乎還有一位是女性。其中可以聽到康排故意自言自語,告訴阿炎現在他那邊的狀況。

但臨時架的天線似乎不穩定,聲音跟畫面斷斷續續。

「康排!康、康排長!你在不在!康排!」

「我…炎…剛剛…訊訊…穩…發…事…」

在這天最後跟張翰祥倫完班時,阿炎檢單的交待今天黑畫面的時候,在晚上某段時間耳機裡的雜陰和電視的雜訊非常猛烈。似乎完全無法跟康排連絡上,好在最後阿炎才又跟康排取得聯繫。

「沒事,別擔心。只是偵查中出了點小狀況。」耳麥中的康排說。

聽到康排的聲音,阿炎這才鬆了口氣。

「果真還是太勉強了。別擔心我想辦法解決。」張翰祥對著康比絡說。

張翰祥認真的看著機器,阿炎穿好迷彩服準備回那偏僻的小屋。這時他又想到那小屋裡的怪異現象。怎麼辦?今天晚上凌晨是否又會聽見那敲門聲?阿炎想起那聲音腿有點抖。到底有什麼在那小屋內,而找上他又是怎麼一回事?

阿炎心裡滿腹疑問跟恐懼,自己怕鬼但想想不管是孫營長或是三連的連長;或視現在的張翰祥長官或是黃郁佑。一定都會想辦法找到事情真相,並解決它。

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如此?

震炎于思考著,突然他看見不遠處被張翰祥丟在一旁的那個儀器。「超自然電子異象儀」。如果像是張翰祥長官說的那麼神,那是不是自己也可以透過那台機器知道那個房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震炎于趁張翰祥一不注意將超自然電子異象儀,塞進自己的口袋裡,出了房間,走出戶外後,打開這儀器開關。

正愁自己可能不會用,阿炎卻看到上頭螢幕標示著:「你要起動教學模式嗎?」

現在也許是自己該真正去努力正視ㄧ些事情的時候。

阿炎想著,摸走這台機器走回自己暫住的小屋。晚上十點,過就寢時間,阿炎以為裡頭大夥早就睡了。結果門一開,幾個人圍在一起不知道在幹嘛?阿炎覺得奇怪走向前去,發現大夥聚在一起,不睡覺竟然在打撲克牌。

阿江拿著自己手上的牌竊笑,自信滿滿的放話說:「各位觀眾!四張K!」

說完阿江信誓旦旦的亮出他的底牌,一看阿江亮出底牌,旁邊的破風副連就罵了好幾聲髒話,牌一丟,破風副連的牌運沒有很好,只有兩張七,似乎場場都沒贏。徐寶什麼都沒有,也在一旁抱怨。最後令人意外的蕭邦倫士官長也在牌局上,運氣差了點是三條。哼的扔了手上的牌。

「收錢收錢!說好的一百底,每局十塊。現在連三拉三。老子運勢好到擋不住!」

阿江笑嘻嘻的收錢,其他人心不甘情不願的掏錢。雙胞胎在一旁起鬨,你一句我一句鬧著徐寶說,老兵八字輕,下一局鐵定也輸得慘兮兮。徐寶聽了不悅:「你們兩個哪一邊的啊!我們營部連要團結點。」

「你明天…」 「過了以後…」 「就是…」 「死…」 「死老百姓!」
「死老百姓!」 「才不是…」 「我們的人!」 「老兵退伍輸!」
「輸光錢!」 「窮光蛋!」 「死好!」 「最好!」

「幹!下一局就是老子翻盤!」破風副連說,看來是輸太多已經殺紅眼。

「哼!一局都沒贏過的喪家犬在吠。」蕭邦倫士官長冷冷的諷刺。

「你說誰是狗!你這假原住民還不是沒贏過半局。」

「破風的!你那狗嘴欠揍是不是!」蕭邦倫士官長聽了握緊拳頭。

「有種就打過來啊!我看你要-多-久-?」陳柏鋒副連長嘲諷技能也滿點。

「看來下一局贏的果然還是老子。」阿江說完,笑容滿面的發好牌,這勝利發言惹來三個人不悅,立刻瞪著阿江罵。四人又開啟了下一局的牌局。

一群人專注著牌局,完全沒有把剛進門的阿炎放在眼裡。看到這狀況阿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默默的走過賭博的牌桌。後頭不遠處,還有唯一位沒有加入牌局的退伍弟兄。那是和阿炎有著幾次交集的一連政戰兼參一的文書兵,齊瑋。齊瑋對於打牌好似沒太大的興趣,既沒有下場玩,也無再一旁瞻望戰局。反而是拿了一本軍營外頭的書籍,在一旁看書。

「果然打個牌,每個人就原形畢露,全都變成了賭鬼。你如果有興趣也去玩,他們可是有賭錢,很歡迎新的挑戰者亂入。」齊瑋一邊看著他手中的書,對眼前的阿炎說。

「我…不太會…打…」阿炎說。

齊瑋聽了眼神離開說看著阿炎說:「真可惜,不然就可以救你家副連。從晚餐後就開始打,你們副連大概輸了快兩千多,你會打牌可能還有可以拯救他的機會。」

「對、對不起。」

「不用道歉吧?他們自找的。話說,阿炎我有話想跟你……你手上那是…什麼?」齊瑋闔上書,眼睛看向阿炎,原本想開口跟阿炎說些什麼,但突然就看見阿炎手上那台「超自然電子異象儀」。臉色就突然變了。阿炎一時間還不知發生什麼事,等到發現時,才驚覺自己竟然就這樣無防備的把儀器隨手拿在手上。趕緊塞回口袋。惶恐的看著齊瑋。

「你怎麼會有這個?」齊瑋問。

「我……」

阿炎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整個人不知所措。想說要如何混過去,說是輔導長給的?還是周上士給自己的?等等!如果齊瑋接著問下去,那自己得要怎麼圓謊。就在阿炎驚慌失措的同時,身子不自覺的就往後退,但身子還沒退,齊瑋就一把抓住阿炎手上拿有儀器的手。

「那個!我……」阿炎驚嚇的看著齊瑋結結巴巴,話說不完整。但齊瑋並沒多問什麼,吃驚的表情轉成笑臉,對著阿炎說:「太好了!有這個就省事了。」

「咦?」

過了一回,外頭賭局還在。齊瑋和阿炎進了房間,兩人沒開燈。齊瑋拿起他藏的智慧型手機,這裡比青土山營區稍微好些,有時候有點訊號,但基本上攜帶電話在這裡是無用之物。齊瑋把他當手電光來用。他們摸黑走進房間內,齊瑋問手上有儀器的阿炎說:「有反應嗎?」

「目前還沒有。」阿炎說。

原來昨晚,不止阿炎發生怪事,齊瑋也遇到一件讓他不能理解的事。昨晚換了床鋪,齊瑋的床就是阿炎原先有不好預感那張床位。齊瑋說他也是半夜兩、三點時無緣無故醒來,想說再繼續倒回去睡,但這時他聽到房間內有很奇怪的聲音在四周環繞。

那聲音說來並不特別,但是有些詭異。像是有人踏著腳步在房間裡緩慢的疑動,像是在找什麼東西。並不太想看到什麼讓自己受到刺激事情的齊瑋,打算裝死的瞇起眼睛,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繼續睡覺。但是那聲音仍就是繼續在房間中徘徊,且除了腳步聲外,不斷的連續敲打牆面的叩叩聲。

齊瑋的敘述跟阿炎聽見的聲音一模一樣。不規律的敲門聲,聽起來像是著急的在找尋出入。最後齊瑋聽見了門被打開的聲音,走路聲和敲打聲瞬間都沒了。原以為結束的齊瑋,才剛放鬆心情。想說可以安穩的睡一較時,就聽到一句小聲的。

別 走 啊 ~

幽幽蘭的聲響,讓人分不輕男女的嗓音。齊瑋雖然嚇的身子抽一下,但還是很裝模作樣的,擺出一臉睡著的模樣。雖然是快退伍的老兵,但畢竟也還有幾天的時間。要退伍的老兵,士官不管;軍官不理。齊瑋打算想弄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點倒是跟阿炎不謀而合,故,兩人才會趁著大夥還在賭局之時,進來房間裡探個究竟。

「你知道晚上睡覺,那兩個雙胞胎連說夢話都會一搭一唱。」齊瑋說,似乎是想緩和拿著儀器但手卻抖的厲害阿炎的情緒。

「你若是真的怕,我們其實也沒必要搞清楚。說穿了只是想殺時間而已。」齊瑋說,阿炎聽了那口氣,的確,齊瑋是真的沒有把這怪事情當一回事。

大概是想說要退伍了吧?阿炎心想。

儀器上頭沒有反應,剛剛阿炎在回到這邊的路上,靠著親切的教學模式,現在大致上知道這台超自然電子異象儀的使用方法。影幕有著夜視鏡頭,但房間內始終沒有任何的狀況,儀器中的數值也一直是在品穩的狀況。沒想到會毫無反應的兩個人,這下越來越搞不清楚究竟是機器的問題,還是昨晚的狀況只是一個特例。

「如果這儀器是壞的,我記得你不也看得到嗎?」齊瑋問阿炎。

阿炎不知道該怎麼跟齊瑋解釋自己的狀況。他能看到鬼通常都是在自己比較虛落的時候。而當時廁所鬧鬼的時候,碰巧就是阿炎運氣衰到最高點之時。自己能全身而退,也真是拖大家的服。阿炎想了想,還是開口說:「不是…也不、不是每一次都看得到。」

「看到鬼是什麼感受?」齊瑋問。

「那個、那個我……很可怕。」阿炎緊張的回答。

「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看見就是了。儀器還是沒反應嗎?」

「嗯。」阿炎點頭。

「真是太怪了。算了現在至少知道房間沒問題。你要不要也查查你的房間?」

齊瑋這樣提議,阿炎非常同意。畢竟他今天晚上不想再聽到敲門聲了。兩人準備離開左邊的房間到右邊的通鋪,才剛回頭,房間的燈突然就亮了。兩人吃了一驚,看向門口,原來是阿江走進來。

「喔,原來你們在這裡。幹嘛不開燈?想說剛剛好像看到阿炎回來,只是,嘿嘿!老子正在努力掙錢,沒辦法分心打招呼。」阿江笑笑的說,心情很好,看來又贏了好幾場。

「賭博算什麼賺錢。營區聚賭被營長抓到,我們可是會被關緊閉的。我可不想已經要脫離苦勞,還得到另外一間苦勞去。他們不打牌了?」

「沒,還在打。只是換成雙胞胎兄弟接我位子。說我那個位子現在正旺。誰知真的假的。你跟阿炎在幹嘛?玩探險遊戲?」

「你看阿炎手上那個,是不是那天那來軍中的怪人介紹的機器。」

齊瑋說,阿江轉頭往阿炎的方向看,看到阿炎手上那台超自然電子異象儀,又驚又喜,就問:「幹,你怎麼弄到的?好帥喔!」

「我…我是…」阿炎結結巴巴的說不出個句子。

「結果怎麼樣?有反應嗎?」阿江又問。

「沒、沒有。」阿炎回答。

「總之這地方很乾淨,我們打算換到隔壁寢查看看。」

碰!

齊瑋正說完要走出門口時,大門突然自己碰的關起來。讓還沒碰喇叭鎖的齊瑋傻在原地。阿炎和阿江也看到了,自己關起來的門。也傻在那邊。正當回過神來時,發現下一秒,整個房間的電突然跳掉了。四周頓時變的一片漆黑。

「這怎麼回事?」阿江說,齊瑋搖搖發亮的手機表示不清楚。

阿江朝門上的喇叭鎖轉,但卻怎麼使勁轉也轉不開。這時阿炎看見自己的那台超自然電子異象儀,螢幕旁的粒子指數正在不斷提高,氣溫也越來越冷。阿炎立刻拿給阿江和齊瑋看。升高的不止粒子,顯示危險的顏色指數,裡頭的指邊緩緩的不斷上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685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軍人|軍旅生活|軍中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休閒玩的小麥提督
GG [e1]

07-27 05:28

黑い影
人倒楣就是RY

07-27 06:51

小尉鄰居
好奇圖片都哪抓的,真養眼

07-27 12:17

夢魘傑洛
老兵帶衰 www

07-27 19:14


遭遇戰阿!!且看三個小人物如何完成首殺!!

PS:...那張圖片的腳真是礙眼!!

07-27 23: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KeivnMoleaf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書籍】《... 後一篇:[達人專欄] 【電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tes7in(・∀・)♪
今天的早餐,十五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