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3 GP

[達人專欄] 無色牢獄 -1st-Day

作者:席悠│2016-07-23 02:23:00│巴幣:66│人氣:476

楔子

  我們熱衷於幻想未來。那是一個沒有盡頭的地方。任由我們抉擇。

  然而所謂的抉擇,建立在自由的基礎上。

  假如,自由不見了,未來再也無法抉擇。

  或許我們會永遠受困於現在吧。



1st-Day

  醒來時,一切都不同了。

  世界換了模樣。

  白色水泥牆、天花板,看起來像是剛粉刷過。沒有陽光的色調。我發現自己睡在堅硬的地板上。床不見了。這裡甚至不是我的房間。眼前一片雪白。或許只有一間教室大的四方形空間。找不到門窗,近乎完全的封閉。只有日光燈、幾面通風孔。還有一個類似信箱的金屬盒子,掛在其中一面牆上。

  在醒來之前的記憶中——彷彿三秒鐘以前的事——我待在家裡,躺在床上,在睡夢中等待明天的到來。應該是這樣沒錯。然而眼前的事物全都不是我所熟悉的。這是我的房間嗎?不,應該是別的地方。但我怎麼會在這裡?我失去思考。這一刻,腦中沒有任何想法。只能像是在客廳角落矗立不動的盆栽一樣進行基本的呼吸。我甚至開始懷念那座盆栽。

  不曉得過了多久,我終於意識到這裡不只有我。還有另外四個人。他們正躺在角落沉睡。我試著搖醒離我最近的一個男生。對方年紀看起來跟我差不多。不久,他張開眼睛,用訝異的表情看著我。「妳是誰?」

  我沒有心情回應他。因為我也需要一個回應。看著他疑惑的表情,像是鏡子中的自己。接著,他緩緩起身,不安地環顧四周。「妳是誰?這裡是哪裡。」

  「我不知道。」我只能這麼說。「我原本應該睡在自己家裡的。你呢?」

  「我剛才也在自己家……這裡是哪裡?」

  為了解開共有的疑問,我們又叫醒另外三個人——分別是一個男生,兩個女生。大家都有著一張青春期臉孔,可能都是學生吧。可以確定的是,我在學校不曾見過他們。如果是認識的人就好了,至少還能產生一點讓人安心的關係。每個人的反應都相差無幾。我搖醒其中一個女生時,對方甚至嚇得尖叫。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她的聲音充滿慌張。「建偉?建偉呢?」

  「……」另一個女生靜靜坐在地上,揪著自己的睡衣,瞳孔四處游移。

  「這是在搞什麼?現在是怎樣?」第二個男生在牆邊來回走動,不停觸摸壁面,情緒越來越焦躁。

  也許是因為第一個醒來,我感覺到自己正在冷靜。看著他們毫無保留的緊張與疑惑,如果沒錯的話,在場的人都面臨一個相同的處境——從自己所習慣的生活中,被人無預警送來這裡。或許有點類似當兵和坐牢。但不同的是,事前沒有任何通知和徵兆,彷彿神明的自作主張,只花了一晚睡眠,我們已經身在此處。甚至不曉得自己是怎麼被帶來的。

  除了我們幾個受害者,沒有其他人了。即使想要尋求答案,也找不到可以發問的對象。不過至少,在這個完全白色的空間裡,有一樣東西特別顯眼而可疑。它可能是我們最需要的東西。順從直覺,我掀開類似信箱的金屬盒。裡面放了五個三明治、五杯奶茶。另外還有一張對摺的紙條。

  我沒有理會食物,直接打開紙條。上面寫道:

  『從今天開始,你們要在這裡生活。

  三餐會在固定時間送到。

  隨時注意信箱。』

  內容只有三行,簡短得讓人不敢置信,一句像樣的說明也沒有。其他人紛紛湊過來,奪走紙條,渴望從中找到一種解脫的出口。當然,換來的只有失望而已。焦躁的那個男生將紙條揉爛,惱怒地擲在地上。

  剛才那個尖叫的女生忍不住哭了。用淚水和啜泣,連同其他人的份一起出聲宣洩。沉默的空氣流入通風口,連同內心的不安,瀰漫在白色空間裡。我想,每個人腦中肯定正在進行大量的思考,以及猶如鬼打牆的自我對話,就像現在的我一樣。可是面對如此超脫常識的現實,我們無法動嘴說出隻字片語,只能默然困在混亂中。

  隱約,可以聽見空調系統的震鳴。在這陌生的地方,那恐怕是我們最為熟悉的聲音了。



  昨天是平常的上學日,我像往常一樣去學校,然後回家。吃完晚飯,寫完功課,就上床睡了。我試著搜尋記憶,其中或許有我們被帶來這裡的原因或線索,哪怕是一點微妙的不尋常之處。可惜毫無所獲。跟朋友的互動很普通,講過一些有趣的對話,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被媽媽唸了幾句。爸爸問了我學校的近況。跟妹妹為了一點小事而爭執,不過很快就和好了。昨天一切是那樣的尋常單純。學校依然是學校,家依然是家。那是我所習慣的生活。然而,只不過一個晚上,我的日常生活就這麼消失無蹤,取代而之的是這個白色的水泥空間,以及另外四個徬徨無助的人。最起碼,我不是孤單的。但是當我想起家人和朋友的臉,卻又忍不住感到孤單。

  我揮別過去,讓心思返回此刻。先被我喚醒的男生就坐在旁邊,偶爾發出嘆息。他穿著簡單的家居服,短袖上衣配短褲。長相很斯文。看起來像是功課不錯的類型。雖然只是猜測而已。

  另外一個短髮的男生正盤腿坐在角落,用指尖敲著地板。底下只穿著四角褲。他的手臂和腿相當結實,可能平常有運動的習慣。沉思一陣子之後,他的焦躁已經趨緩,但眉頭依然緊繃。

  哭泣的女生眼眶泛紅,無袖背心沾到了淚水痕漬。染過的長髮有些凌亂地披散在背後。她的身材很纖細。有穿耳洞,但沒有戴耳環。表情像是嬌弱的小動物一般無助,毫不掩飾自身的悲傷惶恐,就這一點來說,她可能是我們之中最誠實的。

  另一個女生始終保持沉默,不停掃視四周並且觀察。那沉著冷靜的樣子,彷彿受困在這裡的人不包括她。我們一度四目相交。她對我點頭微笑,簡單地表示禮貌,儘管在這種情況下,那東西已經並非必要。

  大家的年紀看起來差不多,找不到一個可以依靠的確切對象。於是空氣越來越凝重。我們停滯了。沒有人願意開口說話,各自遊盪在思緒中。我不禁想起每天搭電車上學的情況。這時,我的腹部裡頭忽然緊縮起來。我不確定這個時機是否恰當,無論如何,我肚子餓了。雖然沒什麼胃口,但肚子才不管這個,它只負責霸道地要求食物,除此之外什麼也不在乎。

  我猶豫了一下,再度掀開信箱,拿出所有的三明治和奶茶,放在地板上。我順便檢查信箱內部。另一端也有蓋子,可是推不動,大概被鎖上了。我盤腿坐下,背靠牆,拆開其中一個三明治。他們用一種奇妙的眼光盯著我,讓我有點尷尬。即使如此,三明治我還是吃了。麵包裡的配料跟早餐店賣的差不多。可能是心情的關係,嚐不出什麼味道。正打算配一口奶茶,才發現沒有吸管。只好小心翼翼撕開封膜。

  其他人繼續待在原地看著我吃東西,沒有動作,似乎打算置身度外,免得跟我一樣被當成粗神經的怪人。好吧,或許我真的是粗神經。因為我居然沒有考慮到食物被人摻進藥物的可能,就直接吃下去了。幸好只是普通的三明治。為了給他們一點拿食物的勇氣,並且消弭我的尷尬,我說:「你們不吃嗎?」

  「那個可以吃?」穿四角褲的男生問道。

  我不太確定他的意思,總之還是回答他:「可以。」

  他搔搔頭,然後走過來撿起一個三明治,先聞了幾下,確定安全之後才咬下一口。「突然被帶來這種地方,妳怎麼還吃得下?」

  「肚子餓了。」

  他莞爾苦笑。

  在我們兩人啃食三明治的勸誘下,另外三個人也聚集過來,拿取自己的那一份三明治。不過那個染髮的女生並未動手拆開包裝袋,似乎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或者只是單純吃不下。不知不覺,原本毫無交集的我們,已經坐在地上圍成一圈。

  「你們有誰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嗎?」斯文的男生問道。但沒有人可以回答他。

  「我在自己家睡覺,醒來就到這裡了。你們也是吧。」穿四角褲的男生已經吃完三明治。他搓了搓沾到麵包屑的手指。「你們從哪裡來的?」

  我們按照順序一個一個回答。穿四角褲的男生住雲林。我住台南。安靜的女生住高雄。染髮的女生住南投。斯文的男生住台北。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面,沒有任何認識。四角褲的男生接著說:「我剛畢業,今年準備升大學。昨天早上一直待在家裡,下午練習騎車。因為我準備考駕照。反正昨天都很正常。誰知道睡一個覺起來,就莫名其妙跑來這裡。對了,我叫……

  彷彿電腦當機似地,他說到一半突然僵住,表情像是被什麼嚇到。

  「怎麼了?」

  他痛苦地緊閉雙眼,抹過額頭和臉頰。「我忘記自己的名字了。」

  「你在說什……

  這次輪到我楞住了——我也想不起自己的名字。這確實會讓人嚇到。

  在那片記憶的海洋裡,家人、朋友的名字全都清楚地呈現在眼前,唯獨自己的名字不在其中。明明是自己所專屬的、意義極其深重的東西,怎麼可能消失?但事實的確如此。無論怎麼尋找,它就是不在。彷彿早已被水鬼帶進深海,藏到沙子底下。其他人似乎也是如此。他們嘗試在記憶中穿梭尋覓,翻開一塊塊石頭,找遍整片珊瑚群。不過就如同毫無收獲的尋寶者,最後只能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陸地,咀嚼心中滿滿的挫敗。

  「為什麼會這樣?」染髮的女生再度眼眶泛淚。「被人帶來這裡,又忘記自己的名字……為什麼會這樣?到底是要做什麼?我們是不是被綁架了?我想回去,我不想在這裡……

  「妳以為我們也想待在這裡嗎?」穿四角褲的男生不客氣地說。可是他隨即抿起嘴唇,發出一聲乾咳,似乎對自己的態度有些責備。染髮的女生驅起腿,將臉埋進膝蓋之間。也許是顧慮到其他人的感受,她刻意忍耐不哭出聲音,然而還是聽得見虛弱的嗚咽。安靜的女生輕拍她的背,試著給予一點安慰。

  「要不然,我們用綽號互相稱呼好了。」我提議道。「我叫『茶茶』。班上同學取的。你們呢?」

  「綽號我有很多。」穿四角褲的男生考慮了一會兒,隨後有點靦腆地說:「叫我『滿漢』吧。」

  「『滿漢』?」

  「我不喜歡吃學校的午餐,有時候會自己帶泡麵,同學看到我常吃滿漢大餐,就這樣叫我了。」

  「好怪。」

  「妳的綽號還不是很像小狗。」

  「你們可以叫我『副班長』,或是『小副』。」安靜的女生也跟著自我介紹。她的聲音很乾淨,有一種讓人聽不膩的特質。她轉頭用輕柔的語氣問向身旁的染髮女生:「妳呢?妳有綽號嗎?」

  染髮女生擦擦眼淚,小聲回答:「『露絲』。」

  「我沒有綽號。」斯文的男生攤攤雙手。

  「一個也沒有?」

  「嗯。」

  「你有打線上遊戲嗎?」滿漢問道。

  「偶爾會玩。」

  「就用你的遊戲暱稱當作綽號好了。」

  「可是我的遊戲暱稱……」他心虛地說:「叫作『皮卡丘條蝦』。」

  現在可能不是笑的好時機,但我們實在忍不住。即使遮住嘴巴憋著,笑聲還是會在喉嚨深處隱隱作響。就連露絲也破涕而笑了。

  「乾脆就叫你『蝦皮』吧。」我說。雖然有點隨便,不過他點頭同意了。

  乓、乓。

  信箱忽然發出敲打聲。音量不是很大,但仍然讓我們嚇了一跳。滿漢起身過去掀開蓋子,「有人嗎?」他試著喊道。對面沒有回應。他從信箱裡取出五支鉛筆、五塊橡皮擦,還有五張考卷。

  考卷上方用粗體字寫著:『在空白處寫上自己的綽號。作答期間不許說話,不許窺探別人的答案。寫完再放回信箱。全部作答正確的人,才可以使用廁所。』

  我看看四周。這個白色空間儘是水泥,連一個隔間也容不下,哪來的廁所?暫且拋開這個疑問,我面向牆壁坐下,開始作答。題目其實很簡單,約莫小學的程度,有的甚至只有幼稚園。考的大多是基本的生活常識,還有一些算數、語文題。不到三分鐘,我已經寫完所有題目。為了小心起見,我又反覆檢查了幾次。畢竟關乎到自己的腸胃和膀胱。

  確定所有人都作答完畢,我收齊考卷並放入信箱。但我沒有關上蓋子。我打算等對方伸手進來,再趁機發問。幸運的話,對方也許會回答一兩個問題。我不甘心對現況一無所知。我只想知道我們為什麼會被帶來這裡,對方又有什麼目的。然而,燈突然滅了。露絲——或者小副,我不確定是誰——發出一聲尖叫。大約過了五秒鐘,燈重新亮起。我望向信箱內部,考卷已經消失了。看來狡猾的不只是我。

  滿漢重重嘆了一口氣。「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幹嘛。」

  「我們可能真的被綁架了。」小副隨手在橡皮擦上面塗鴉。

  「有什麼好綁的。我家又沒錢。」

  「綁架也不一定是為了贖金,也有可能是人口販子,準備把我們賣到國外。」蝦皮在旁補充說明。雖然這個說明不太討喜。

  「人口販子應該不會隨便闖進家裡把人帶走吧。」我說。「而且為什麼……

  伴隨著低沉的聲響,小副和露絲背後的那一面牆壁開始躁動,話題因此中斷。大約門框大小的水泥牆彷彿有了生命,我們眼睜睜看著它自動往內縮,然後緩緩移入壁面裡。簡直就像是探險電影常出現的遺跡機關。接著,一扇木板門出現在我們眼前,上面的標示牌寫著「Toilet」。

  我們面面相覷,一時無法從超乎常理事物的驚訝中恢復過來。我推開門。廁所就在裡面。不鏽鋼坐式馬桶,不鏽鋼洗手臺。角落的置物平台放著捲筒衛生紙。旁邊牆上嵌著一個斗狀的垃圾投擲口。或許是生物本能,我很快就注意到陽光的存在。原來,馬桶正上方有一扇小窗子。帶著一絲期待,我踩上馬桶水箱,盡可能墊高腳尖,探頭窺視可能的自由。

  起初,我看見天空。接著是海。一望無際的海。沒有陸地。玻璃非常厚,聽不見外頭的聲音。儘管是如此單調的一片藍,我卻看得出神。其他人紛紛擠進廁所。我跳下來讓出一個空間。每個人輪流看了一遍。在眺望海洋的過程中,我們始終沉默。可能想不到該說什麼。又或者,思緒飄出了窗外,像個玩得正起勁的孩子,捨不得回來。

  不只是自由,外面還有我們的曾經。然而我們失去它了。被迫待在這裡,甚至得不到一個解釋。我想念家人,想念朋友,想念習以為常的生活。但我最想念的還是自己——那個擁有名字的自己。

  當名字離我而去,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是這樣的獨一無二。即便在世界眼中,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以普通的方式活著,以普通的頻率呼吸。如果沒有我,世界也不會太困擾。但無庸置疑,「我」是唯一的、無法複製的。浩瀚的宇宙也找不到第二個我。進而,我的意識就宛如一個宇宙。因為如此,我擁有名字。那是一種無可取代的顏色。

  而現在,遺失名字的我們,是不是也會漸漸失去顏色,然後消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640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阿煉何棄療
沙發!!!感覺這篇要是做成RPG遊戲會很好玩w辛苦了///

07-23 02:31

席悠
我覺得galgame那種形式比較好(?07-23 07:36
天才的怨念
開三個坑辛苦了,要努力填好哦

07-23 02:53

席悠
雖然更新會變慢(?07-23 07:38
珍珠奶茶不加茶
寶藏被我挖走了

07-23 07:08

席悠
可惡小偷(?07-23 08:00
樟樹
看到建偉笑了(堂弟叫建偉…菜其阿ㄇㄧㄚˊ)

07-23 07:52

席悠
還有什麼建志建仁建宏(?07-23 08:02
爨鑿釁鑒
席悠0.0

07-23 10:39

席悠
幹嘛(?07-23 10:52
ATK
9小時9人9道門? 接下來要各種%%指令了 豪興奮

07-23 13:54

白髮控-戮劍心
WWW 快髒髒

07-23 16:21

秋鳴楓落
我來自台南~(≧∇≦)

07-23 22:32

席悠
台南最高~(?07-24 02:32
小羅ですわ<3
男男女女被關在一起 要繁殖後代嗎?XD

07-24 16: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3喜歡★shiyo3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鼠繪】那些傢伙,該不會... 後一篇:【短漫】關於寫小說的方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