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棄稿】迷失的青年與尋求幸福的女孩

作者:貓耳寬│2016-07-16 21:43:22│巴幣:48│人氣:871
註1:此篇為因應出版社寫的商業短篇棄稿。
註2:某名白狐幼女將取代學院蘿莉,於8月FF以截然不同的面貌在實體書中與各位見面。
註3:《勇者大人幫幫忙》出版確定。
註4:別靠北我寫穿越,這麼好用的題材我是不會放手的!

------正文------

炎炎夏日,即使是待在有遮蔽的校舍內,高熱的氣溫依然讓人感到不適,加上讓人無比煩燥的蟲鳴聲,恐怕別說是學生,哪怕是講台上的教師也都無心專注在課堂上了。
 
不過眼下最痛苦的卻不是待在教室裡頭,而是那些在這種天氣依然在操場上進行例行操練的倒楣鬼們。
 
「來啊,更加的熱血一點!」渾身上下就只穿著件兜襠布的光頭男子咆哮著,將自己鍛鍊得猶如鋼鐵的上臂二頭肌展現出來。
 
而站在他一旁的壯碩青年也不服輸,就彷彿為了示威一樣,側著身攔阻在光頭男前方,並擺出逆向位置的側面胸大肌健美姿勢,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來都是毫無死角。
 
以拳頭為武器,健實的肉身為壁壘,這就是比起他人鍛造的武器更加相信自身體內潛能的格鬥系學生的日課……如此超乎現實,光是拍攝下來到外頭撥放就足以對人造成精神傷害的畫面,正華麗的上演著。
 
「……不,我剛才指的並不是他們。」闔上眼皮按摩著雙眼,壯碩的肌肉男們在太陽下揮灑汗水什麼的,哪怕僅是遠觀就覺得讓人悶熱起來。
 
「沒來由的突然說些什麼呢?」
 
說出這番話的是身材嬌小的女孩,與一身襯衫配七分褲打扮的我不同,這名年幼的魔法師在這高溫之下仍然敬業的披著黑色披風,然而值得吐槽的是,那底下穿著的卻是違和感十足的學校泳裝。
 
對,就是在動畫裡頭最為常見,整體色調為深藍,並且還在胸口前繡著名牌的那一種。
 
至於外觀部分,由於只是學院內的中等部學生,她臉上依然殘留著尚未全數褪去的稚氣,加上懸殊的身高差,我與她並排站在一起,給人的感覺整個就是充滿著一股莫名的犯罪氣息。
 
大概是因為發現到被我持續凝視著的關係,混搭穿著黑披風及老式學校泳裝的女孩伸手拉下頭上戴著的寬大巫師帽,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撇過了臉,從旁邊角度看去,似乎還能看見她背頸的雪白肌膚染上了一層淡淡的櫻粉色。
 
儘管從自己嘴裡說出來會給人炫耀的感覺,但從一般的角度來看的話,這肯定是因為對我有意思才會產生的害羞反應吧。
 
當然啦,或許也有人認為這可能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會錯意,畢竟「她喜歡我」與「手機響了」、「我能反殺」共同被列為人生三大錯覺,要是妄自做出判斷,屆時可是會糗得無以復加。
 
若主動踏出去,十有八九會出現自爆情形……抱歉,上述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至少在「這個世界」不會。
 
是的,這個地方並非是熟悉的地球,而是有著不同文化的另一世界。
 
沒有發達的科技,取而代之的是各具特色的魔法。
 
魔物、冒險者,甚至是魔王與勇者都不再只會出現於虛構的故事裡頭,而是貨真價實的存在,並且活躍著。
 
而如今我所在的位置,便是培養未來冒險者的學院。
 
小至十歲的初等生,上至二十五歲,只要論文通過便能申請轉職為準學院教師的研究生,都在學院的招生範圍內,換言之差兩歲滿二十的我與中等部的蘿莉並肩而行,在這裡也並非什麼稀罕的景色。
 
稍微有些離題了,言歸正傳。
 
我的名字叫昱修,如各位所見是名平凡到不行的普通穿越者,回去原來世界的念頭並不是沒有想過,但在眼下這時間點暫時還無法湊齊回歸的條件,於是姑且加入了魔王陣營,拿了個臥底的名頭無所事事的在人類的最高學府混起了時間。
 
消極怠工不代表我對返回原世界的念頭不積極,主要這中間涉及了許多難以告人的原因。
 
首先必須要明白,大家平時喊習慣了的穿越在細分之下還是有所差別的。
 
像是古代穿、未來穿、漫畫穿……等等之類的,至於我所碰上的,則是現今較為常見的遊戲穿,也就是穿越到遊戲裡頭,成為了裡頭廣大路人NPC的其中之一。
 
與穿成了有劇情的原作角色相比,自由度高上了許多這點是讓人慶幸的,加上對遊戲劇情的掌握,只需要謹慎的迴避掉可能會導致死亡的危險事件,並瞄準製作組設置,集全就能夠實現任何願望的彩蛋,要想回到原世界的風險遠比想像中要低許多。
 
當然這所謂的許願彩蛋在遊戲中還是有限制的,因為能許下的願望僅限於製作組輸入的程式,了不起頂多就只能要求諸如等級提升、金錢無限、同伴好感提升到最大……等等之類,方便通關的輔助效果。
 
只是現在成了穿越者,製作組設定的許願內容限制早已不復存在,要是有心的話,像是征服世界、長生不老這之類的願望大概都能許下吧。
 
雖然不是說完全不願意待在異世界這裡生活,可是一來家人都還健在,就這麼不說一聲就鬧人間蒸發,想必會造成相當大的麻煩,再加上還有件凡是男性,大概都有的相同困擾───電腦硬碟裡的東西都還沒清呢。
 
《絕叫!十六小時美人妻監禁》、《浸滿汗水,女子校生濕漉漉的過膝襪!》、《將無邪的鄰家女孩徹底變成我的形狀》那些被存在D槽中名為「手動搖桿驅動程式」資料夾裡頭的收藏,不管是哪個被翻了出來,對我而言都等同於另類的社會毀滅啊!
 
無論如何,起碼我已經決定要把這個萬能願望用來收拾遺留在原世界的爛攤子上。
 
不過講了這麼多,就如最初提到的,即使知道彩蛋的存在,在目前這階段仍然沒辦法返回原來世界,其道理也簡單得很,一言以蔽之───遊戲的劇情現在連開始都還沒開始啊!
 
不明白是製作組的惡趣味還是私人興趣什麼的,要想觸發許願彩蛋,首先必須得集齊遊戲中七名能成為同伴的女性角色內褲。
 
咳,我知道這個地方挺惹人吐槽的,但作為遊戲中的收藏要素,該如何在一周目內達成全女角好感制霸,並獲取友誼證明(內褲)可不是簡單的事,還有更重要的,遊戲本身並沒有交代劇情開始前那些可加入的人物到底位於何處,手上又到底在忙些什麼,導致毫無頭緒的我眼前也只能繼續待在學院裡無聊放空。
 
不過這並不代表學院生活沒有意義,就待在這的兩個最大收穫中,其中之一是我掌握了魔法的使用,至於第二個嘛,就要屬認識了此時正待在我一旁的蘿莉法師這點了。
 
在我胡思亂想期間,短暫的沉默消弭了尷尬的氣氛,不過穿著學校泳裝的蘿莉卻也沒把視線重新放到我身上,而是仿效我眺望的動作,觀察起大秀肌肉的格鬥系學生們。
 
莉碧絲,遊戲中女性隊友中唯二的蘿莉屬性角色,不光魔力成長是全人物中首屈一指的存在,同時習得高級法術的門檻也最低,除了法師普遍血少皮薄的特性,也就只有入隊時間太晚,必須要到終盤倒數的前三個城市才能收到這個缺點。
 
沒人特別去思考過為什麼莉碧絲會獨自一人在魔王城周邊遊蕩,因為比起這問題,莉碧絲身上有著其他更惹人關注的設定───這孩子居然已經結婚了?!
 
蘿莉人妻不是沒有,但大多都是心智成熟的合法蘿莉,然而莉碧絲在設定書中標註的年齡卻是讓人忍不住想拿起電話報警的數字,同時她也是能成為主角的夥伴中少數將好感度刷滿,也無法開啟專屬結局的人物。
 
講完制式的遊戲官方人物設定,再來談談我與莉碧絲的相遇吧。
 
當時正下著雨,剛結束當日課程的我湊巧注意到忘了帶傘的莉碧絲在走廊上徘迴,於是就順路送她回了宿舍,我倆從此也成了朋友。
 
因為一眼就認出了她是遊戲中的可操作角色,所以與她交往多少抱持了功利心,至於莉碧絲的部分……我不是她本人,要揣摩她的心境如何實在難倒了我,但像是會帶著親手自製的便當出現,偶爾還會跑來我住的宿舍串門,幫忙打掃房間什麼的,諸如這些就像首次交到朋友,導致不懂把握兩者間距離的行徑,多多少少還是讓我感到了不安。
 
得到這般宛若動漫中男主角的待遇,最開始的確是暗爽在心,但話又說回來,我好像從未和莉碧絲提過我的科系班級以及宿舍房間的號碼,還有由於男生住宿生的數量不多,我享受的可是獨居待遇,因為有著一層臥底身分,每次出門前除了內附的門鎖之外還不忘多設一層的防盜結界,可是莉碧絲又是怎麼在我回來之前進房的?
 
一旦開始思索,不由得就感到背脊陣陣發涼,可是這些卻還不是最糟糕的。
 
潛入房間和翻箱倒櫃,做出把藏在隱密處的黃色書籍放到書桌上公開處刑的行為都還在容忍範圍,當時因為擔心對方掌握了我臥底身分,故作視而不見的處置回想起來卻是最糟的應對,因為隨著時間經過,莉碧絲並沒有因此收斂,反倒是變本加厲地竊取起我房間內衣物。
 
先是穿舊,被扔到地上當抹布的衣衫,接著目標對準了洗衣籃的外衣,到最後終於演變成內褲失蹤以及額外觸發的偽福利事件。
 
『哈啊、嗯……一整天下來所累積的味道……嗯啊❤』
 
奶聲奶氣的話語中混雜著與其年齡不符的魅惑語調,稚氣的呻吟聲時而低沉,時而高亢,從外透過門縫進行窺探,只見一如往常闖入我宿舍中的莉碧絲正拿著我昨日換下來的四角褲覆蓋著下半張臉,匍匐於床鋪上,而另一手則像演奏鋼琴般靈活的於衣衫不整的單薄身子上躍動。
 
請原諒膽小的我只敢待在門外,因為很明顯房門並非是疏失忘記帶上,而是莉碧絲試圖讓我目睹這不堪入目的畫面,進而獸性大發而所留下的。
 
說真的,雖然因為年紀的關係長相還有些稚嫩,但莉碧絲無庸置疑是個美人胚子,更何況說我本身也沒那條件去挑三揀四,但每與她相處,我就會再次的認知到這孩子腦袋裡似乎缺了某條弦,而且這樣的失控程度還僅是剛起步的狀態。
 
真的,有蘿莉吃沒有不好,但我相當懷疑以莉碧絲這陣子的表現,在與她結婚之後我真的還有機會收集其他六件內褲,並許下願望嗎?
 
不,肯定是不行的,莉碧絲的失控行為只會升級不會減緩,之前被發現的黃書只是被拿出來放在顯眼處,但最近開始全是呈現著被利器剪成了碎片的慘烈模樣,照這樣下去,遲早身邊的異性也會有突然遭到攻擊的那麼一天吧。
 
「吶,今天也要確認嗎?」
 
正當我走神之際,耳邊卻傳來了蘿莉的話語。
 
轉過頭,看見的卻是幾乎要整個人貼到我身上來的莉碧絲。
 
因為身高差的關係,當我倆身體緊密接觸時,莉碧絲的身高僅僅只能搆到我的胸口,也因此當她以兩手抓著我衣襬,緊貼在身旁時,那抬頭仰望楚楚可憐的模樣足以令任何一名蘿莉控倒臥血泊。
 
細長的睫毛以及光看就覺得味道應當相當美味的粉嫩唇瓣,當四目相交的剎那間,彷彿誤會了似的,莉碧絲竟維持著抬頭的姿勢閉上眼睛,而左腳些微勾起,就宛如做好了吻戲前置準備的女主角。
 
……冷靜下來,要是在這裡被誘惑的話就輸了。
 
「不,雖然是例行公事,但以妳這服裝根本無法進行確認啊。」出手將莉碧絲推開,我帶著少許困擾的撓了撓臉頰:「的確我是有請妳幫忙尋找草莓圖樣的內褲,但現在妳穿的是底下沒有底褲存在的泳裝吧?」
 
遊戲彩蛋要七件女性同伴的內褲才能觸發,可是卻不是她們隨便一件內褲都行,經過與莉碧絲索取貼身內褲的測試結果,得證了必須要與遊戲中好感度達到最高時對方所贈送的內褲相同款式才符合彩蛋條件。
 
然而與劇情中固定會入手的造型款式不同,在現實世界裡頭人總不可能永遠穿著同一條內褲,考慮到貼身衣物每半年一換,在劇情尚未開始的現在,恐怕那些彩蛋內褲都還沒被製造出來呢。
 
作為目前身邊唯一接觸得到的遊戲內可操作人物,莉碧絲的友情證明是草莓圖樣,且帶著荷葉邊的粉色款,但在與她做過確認後,卻得知了莉碧絲的收藏中並沒有如此花樣的內褲,故而漫長的抗戰在這個地方揭開了序幕。
 
那時的莉碧絲的病徵還沒有那麼明顯,結果就掉以輕心藉著抽鬼牌的懲罰遊戲,趁機提出了想要她草莓內褲這樣換在現代地球肯定會被抓去關的要求。
 
就結果而言,莉碧絲倒是配合得很,但固然她跑去收集一堆草莓造型內褲不假,最為關鍵的彩蛋內褲卻始終不見蹤影,結果等回過神來時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月時間,並且在這段期間裡還每天像個變態似的檢查人家穿什麼內褲……也就是說會和莉碧絲發展成眼下這樣的關係,我也逃不了責任。
 
「那麼,我在更衣室等你。」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莉碧絲缺乏波動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靦腆,邀請意味十足的以指尖夾住黑斗篷,徐徐撩起,露出底下赤裸的生足與大腿:「現在是上課時間,沒人的。」
 
好成熟!居然還懂得魅惑大人!
 
在楞神之際,幾乎是出於直覺反應的點了頭,直到目送莉碧絲滿意離開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我才意識到剛才答應了什麼恐怖的事。
 
不管怎麼樣,我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和魔王城那邊的人討論下我的臥底時間長度問題。
 
────────
 
靜謐的夜色中,一名身著校服的青年正在廣大的校園間邁足狂奔著。
 
他的身周漂浮著七種不同顏色的卡牌,雖然看起來似乎是在躲避著什麼,但臉上神情卻談不上驚慌,逃跑的路線也並不雜亂,或該說他相當明白該怎麼樣利用自身的體型優勢,藉著對學院內建築物的了解,用各式辦法穿越地形。
 
校舍的內部是不能走的,在深夜的時間點,除了教師還有少部分的身分特殊者,其餘學生若是闖入教學樓裡面便會觸發警報,到那時候追著青年跑的恐怕就不再僅限於如今的一人,而是夜巡的保安和駐校的教師。
 
繞著校舍的外緣奔跑,轉彎後眼前出現的是足有三公尺高的牆壁,不過這本來就是刻意選擇的路線,所以無需驚慌。
 
深吸口氣,趁著奔跑的衝勁未消,青年一鼓作氣的衝向牆壁,並且在即將撞上前將腳踏上壁面,藉由蹬牆製造推力,然後像要將手伸向天空似的高舉,以此攀住牆頂。
 
噠噠、噠噠噠。
 
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象徵著追蹤者已然近在咫尺。
 
黑髮的青年登上牆頂,維持著蹲姿轉頭看向轉角處,正好與從後頭追趕而來的嬌小身影視線交會。
 
身上穿著兔子造型連身睡衣的追蹤者真面目乃是手持法杖,缺乏臉部表情的金髮女孩,只是與其漠然的面容不同,其雙眸間正閃爍著名為憤怒的情緒。
 
會以這樣不合時宜的打扮出現,並非代表說這件散發著可愛氣息的睡衣就是女孩的正裝,僅僅是因為沒有更換衣服的餘韻罷了。
 
「站住。」將法杖舉起,以杖的前端對準青年,即便自身的服裝導致氣勢大減,金髮的女孩仍試圖製造威嚴感。
 
青年朝女孩笑了下,雙指一翻,將原先纏繞在身周的撲克牌抄在手上,將其中帶著紅光的牌飛向女孩。
 
飛牌速度不慢,但也稱不上快,對於早有防備的人來說很難造成威脅,因此在牌脫手後,青年也不看結果便搶先從牆的頂端跳下。
 
果不起然,雙足才剛落地,身後就傳來了因碰撞產生的爆炸聲,只是與預想中的不同,還沒等青年跑動起來,原先用來當作障礙物的牆面就出現了龜裂,接著徹底崩塌。
 
而用以崩毀牆壁的卻是無形的狂風,猛烈的風勢不光是切裂牆壁,還連帶著將碎裂的土塊化為飛行武器,直將毫無防備的青年砸了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
 
勉強保持住身形,卻見以雙手持杖的睡衣女孩從後方激起的塵煙中衝出,並將自身當作砲彈直接撞上青年的背,其力道之猛讓兩人在地上滾做了一團,在連續翻滾許多圈後才將衝擊力道徹底消弭。
 
「可真是製造了不少的無謂麻煩呢。」
 
捨身突擊的結果極其幸運,穿著兔子造型睡衣的女孩在糾纏的最後成功佔據了上方位置,雖然說像這樣的逆騎乘姿勢某方面而言實在有礙觀瞻,但眼下可沒有閒情逸致在乎這些。
 
頭部遭受撞擊確實會對記憶造成短暫的衝擊,可是哪怕視線被奪走,從臉上回饋的柔軟觸感,無疑告知著青年自己似乎正處於個要是被旁人撞見,立馬會被移送的危險處境。
 
事實上像是福利漫畫裡頭主角因為與女角跌成一團,因顏面騎乘而搞不清楚現況的情形在現實之中是不太可能發生的。
 
就算觸感部分得以蒙混,但氣味卻騙不了人,別被那些十八禁的漫畫與動畫給騙了,這無關於性別,凡只要是某部位的味道就肯定與好聞八竿子打不著。
 
然後比這更糟糕的是,這完全緊密貼合的銜接點之間並不存在著所謂三角形的柔軟布料……
 
青年咕咚的嚥下口水,這屬於無須驗證就能知曉的答案,因為原先女孩穿著的那件神秘布料如今就正躺在他褲子右側的口袋裡頭。
 
試想趁著年幼的女孩熟睡之際,偷偷潛入房間並脫下她的底褲逃逸,案發後會被追殺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縱使說本來就做好了會驚醒對方的心理準備,只不過人家會就這麼光著下身追出來,而不是選擇先換一件新內褲卻是始料未及的。
 
「在夜晚入侵比自己年紀小上許多的女性房間,還趁著她熟睡之際做出遠超過普通性騷擾等級的行為,如果被抓到了就算被判死刑也毫不為過。」對此刻不雅的姿勢毫不在意,面無表情的女孩只是逕自的自言自語:「騙走宿舍的管理員、將潛入用的裝備刻意打散交給其他人給予收集的機會,再利用畢業晚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喝下了大量酒精飲料假裝醉倒,為了避免起疑,甚至設局讓室友在假期前提早離校……做了這麼多,你進了我房間間除了把我身上的內褲取走之外,卻連一丁點多餘的毛手毛腳動作都沒有,這究竟該讓我誇讚你紳士,還是有色心沒色膽,在關鍵時候臨陣退縮的沒種傢伙呢?」
 
青年沉默以對,或該說以他現在整張臉被某不能描述部位壓制,就算是呼吸也有困難的狀態也不方便說話就是了。
 
「從既往的觀察來看,你對我並非全無好感,在男性的機能上也沒有缺憾,加上從明日開始便是學院的暑假,考慮到你早已準備好的脫離計畫,像這樣無需負責,幾乎是送上門的福利也不願下嘴,其原因到底是什麼?」
 
維持著壓制,缺乏表情的女孩翻轉過身,解除了顏面的騎乘,而是坐在黑髮青年的腹部,並將手裡的法杖橫著架到脖頸上,以避免青年掙脫逃跑。
 
「不管是頭髮還是瞳孔的顏色都不對勁,像這樣純粹的黑色,縱然翻遍了圖書館的資料,也沒有符合條件的物種,但詭異的是在此之前卻沒有任何人察覺到其中的不對勁,就像是被施加了強烈的暗示魔法一樣……不,就連名字都很奇怪啊,將姓氏放在前面什麼的,吶,昱修,你到底是什麼人?」
 
端詳著女孩未熟,卻隱隱有著幾分俏麗的面容,沉默半倘的青年───我,終於是長出口氣:「被抓到的話也沒辦法了,只能說慾望真的是魔鬼啊,畢竟是除了正攻之外唯一可以入手的機會,所以明知可能是陷阱,卻還是出手了……算了,如果說出真相的話,妳就會放我離開嗎?」
 
「我無法保證,但至少能夠確保相當程度的人身自由。」從莉碧絲嘴裡說出的是讓人全然笑不出來的威脅:「要是知道魔王勢力的臥底出現在了學院裡頭,相關機構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明白了,我投降。」我將雙手舉起作投降狀,開口拋出震撼性的話語:「我沒有在名字的部分作隱瞞,昱修就是本名沒有錯,至於要說為什麼從妳那偷走內褲,要想從頭解釋的話得耗費太多口舌,索性我就總結成一句話問了───妳相信這個世界其實是被人創造出來的嗎?」
 
「……」
 
不理會陷入思索貌的莉碧絲,我也不顧這番話語會對日後的劇情造成什麼影響,反正在我決定收集彩蛋的時候,就已經有原作崩毀的可能性。
 
簡單地把這個世界是個遊戲,以及內褲彩蛋的存在告訴莉碧絲,在這述說的過程之中,這名女孩全程緘默不語。
 
「我並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但要想回到原本生活的地方,就必須得收集特定七個人所持有的內褲才行,而且就如過去的每日檢查那樣,只是相似造型的內褲是不符合標準的。」
 
騎在我的身上,莉碧絲忽然開口道:「也就是說,昱修想要回到原本的世界,還得再收集其他六件內褲嗎?」
 
「對。」我點了點頭,其實要不是莉碧絲的狂氣指數近日越發高漲,也不用採取這麼充滿風險的逃脫計畫,甚至我懷疑今天莉碧絲會穿著這件草莓內褲睡覺,為的就是逼迫我出手行竊。
 
回頭想想,在最初我就曾拿紙筆畫出了我所尋找的內褲圖案,但接連幾個月時間過去了,以莉碧絲購買草莓內褲的頻率,城市凡只要是與草莓圖案沾邊的貼身三角布料早該被她買遍了,但既定的每日檢查始終不見的目標蹤影,卻偏偏在今夜現身,冷靜思考過後,這很有可能就是莉碧絲知道那件內褲對我的重要性,然後特地設局等我自投羅網。
 
試著想像下,身著單薄卡通造型睡衣的女孩熟睡正酣,但卻沒有任何的防備,明明該穿著睡褲的地方空無一物,且床鋪還正對房門,只要進到裡頭第一眼就能目睹少女位於私密處的柔軟布料。
 
加之在褪下那三角布料之際,你的手還將無可避免的觸碰到女孩有如綢緞滑順的大腿,並直視因為被取走了最後防線,導致再無一絲遮掩,女孩那未經人事的緊閉花瓣。
 
……在這裡不得不佩服我的強大自制力,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看著眼前有著一盤色香味俱全的菜,卻能克制著不下手的。
 
結束這事後大概會被我拿來當配菜用的回憶,我再次望向莉碧絲。
 
換是個正常人,聽到我方才說這個世界只是虛構出來的,肯定都不會相信才對,所以我也早做好會被嗤之以鼻的心理準備。
 
「我相信你。」
 
「對,對……诶?妳相信?!」
 
莉碧絲向我輕輕頷首:「因為是昱修說的。」
 
被這樣持續盯著,感到幾分不自在的我撇開了臉:「但現在知道真相後妳打算怎麼做?先講好,妳的那件內褲我是不會還給妳的。」
 
「如果返回原本世界是昱修的願望,我會幫忙。」莉碧絲鄭重說道:「要是一切發展就像昱修所說,那麼只要我加入勇者的隊伍,就有機會從其他隊友手上獲得她們的內褲,因為是同性的緣故,由我出言索取的成功率肯定大過昱修本人親自動手。」
 
莉碧絲平時的話不多,加上過去沒有說謊的前例,瞧她認真神情,想來說要協助我收集彩蛋內褲並不是謊言,而正如她所講的,莉碧絲身為劇情人物,要想打入主角的隊伍圈子肯定比我這路人甲要容易許多,對我來說難以獲得的彩蛋,很可能在她眼裡不過就是伸個手的事。
 
但令人費解的是,為什麼她會願意協助我呢?
 
從近日的表現不難看出,實際上我一直在刻意的迴避莉碧絲,像是返回原世界這類很有可能一去不復返的願望,莉碧絲沒可能不考慮到。
 
「但是作為報酬,昱修必須在這張紙上簽名。」
 
果不其然,讓莉碧絲協助是得支付代價的,關於這部分我也早做好了心理準備,但饒是如此,當看見莉碧絲從睡衣的內襯中取出貼身放著的文件時,我還是不由得流下了冷汗。
 
這是魔法契約書,還是最高級的那種,一旦有人違反契約立刻就會被奪走靈魂,先不管她為什麼會隨身攜帶著這玩意兒,但看著最上方的結婚申請書幾個大字,我忽然覺得自己其實不是這麼執著,非得回去銷毀硬碟還有和家人道別什麼的。
 
另外不是我要講,明明不過是雨天個傘什麼的,妳就對我執著到這種程度,攻略難度低得太離譜了,某方面來說這簡直比病嬌還要更讓人覺得可怕啊!
 
「只要簽了,我就替你拿到想要的東西。」
 
莉碧絲凝視著我的眸子就猶如潛藏著莫可名狀的狂氣,那好似漩渦的黏稠情感,讓我打從心底想要立刻逃跑。
 
啊,不過物理上的辦不到呢,畢竟現在我還處於被壓制的狀態。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莉碧絲卻主動收起了法杖,難道是為了讓我能動手簽名?
 
還不等我詢問,取代法杖成為了壓制物的卻變成了風屬性的拘束魔法,將我四肢牢牢的鎖在了地面上,並且整個人還呈現為大字型的羞恥姿勢。
 
「莉碧絲小姐,請問這個是?」浮現出了不祥的預感,我戰戰兢兢的問道。
 
「就算簽了婚約書,仍然有逃跑的可能,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趁著夜黑風高的時候,製造既成事實。」嘴裡邊解釋著,莉碧絲兩手交叉著拉住了連身睡衣的裙底,然後豪爽的一舉拉起。
 
在月光之下,那雪白的肌膚以及粉色的蓓蕾是那般的搶眼,若非是金髮而不是銀髮,這副姿態就猶如月下的妖精,令人生不出褻瀆的心情。
 
然而與視覺上不符合之處在於這隻神聖的妖精眼下正打算要侵犯我!
 
「可以呼救沒關係,只是趕來的人看到這副場景,腦中會編造出什麼樣的想像我就無法保證了。」將透明的水晶球放置在一旁的地面上,並注入魔力啟動攝相功能,莉碧絲返回到我身前,將白嫩的大腿作為固定裝置夾緊,並在騎乘上來時特別側過身,好讓腦袋方便枕於我肩上,於耳邊調情的吹氣,細語道:「我已經等不及收集齊內褲,然後去見伯父伯母好獲得他們的祝福。」
 
「也就是說妳之所以願意協助我,打著的原來是這樣的算盤?!」我大驚。
 
「不然呢?」身子微微前傾著,莉碧絲不解的偏過頭,但馬上便又開心地浮現出微笑:「吶,還有一個額外的好消息唷。」
 
「什麼消息?」
 
「我上個月來初潮了。」
 
……救命!!!
 
────────
 
光著下身倒臥在校園的草地上,我雙目茫然地凝視著閃爍的星空。
 
明明是自己的身體,在方才的過程中卻沒能動彈一絲一毫,只能任由暴徒恣意妄為。
 
而在這賢者模式之下,我也終於湊齊了所有的線索,得出了一個可怕的結論。
 
在正常的狀態下,隨著羈絆提升,主角身邊的角色除了會獲得新的連繫技能,當回到旅館或是營地時,也將會解鎖新的對話,但是在記憶之中,莉碧絲的羈絆對話確出現過這樣的內容。
 
『討伐魔王的原因?應該是他總讓我的丈夫加班……不,我剛才什麼都沒有說。』
 
『你相信在我們住的地方之外還有其他世界的存在嗎?』
 
然而比起這些更加重要的,當羈絆提升到最高的時候,莉碧絲她在提起自己過去的話題時這麼說道。
 
『想聽我的愛情故事嗎?一切的開端大概要追朔到學生時期的某個雨天……不,我並沒有畢業唷,因為懷孕所以退學了。』
 
原來打從開始,我所做的都不過是按照著既定的路線前進罷了。
 
一旦明白過來,不由得湧現出強烈的頹廢感。
 
目視著沐浴在月光下,扣著衣扣的嬌小女孩,我冷不防的問道:「妳現在幸福嗎?」
 
大概是沒想到我會這麼提問,轉過頭來的莉碧絲先是一愣,但隨即那未熟的臉蛋上綻放出了大大的笑容。
 
『是的,我很幸福。』
 
那張笑顏美艷如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569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3 篇留言

ㄇㄔ
路過提醒手機版看會是完整的圖片,建議裁一下,免的受害qq

07-16 21:49

貓耳寬
居然!!!07-16 21:52
菲雅莉
加油喔

07-16 21:52

貓耳寬
喔~GP呢!07-16 22:43
提醬汁◕◞౪◟◉
ヾ(́◕◞౪◟◉)ノ 恭喜娘娘 賀喜娘娘出版ヾ(́◕◞౪◟◉)ノ

07-16 22:26

貓耳寬
去買!07-16 22:43
柳葉飄
哦哦,這個結尾倒是挺有趣的(?
诶诶手機板--(跑去看)

07-16 22:36

貓耳寬
會嗎?07-16 22:43
菲雅莉
你忘記我沒有手機認證了喔..呵呵..

07-16 22:46

俯瞰風景
意外的一口氣看完了

07-16 23:40

貓耳寬
為什麼意外07-17 00:28
如月 瞬
FF啊………不知道找不找的到人代購……

07-17 00:02

貓耳寬
因為是企業攤,說不定會開放網購?07-17 00:31
奇幻戰神
女孩那未經人士的緊閉花瓣

這裡有錯字的感覺 可是剛好這句話太羞人了 讓我猶豫到底要不要抓下來

07-17 13:15

貓耳寬
修了~07-17 21:27
維爾斯特
手機版沒有看到圖片阿?

07-17 14:22

貓耳寬
因為我沒放07-17 21:27
維爾斯特
回頭看了一下..
金手指的好感無限有鳥用啊
你都要把七個女主角好感刷滿了.....

07-17 23:36

貓耳寬
回頭= =07-17 23:46
純喫茶
哇 寫的還不錯 令人意外的是我以為作者是男的!!!?

07-18 17:36

純喫茶
哇還有下一篇嗎?

07-18 17:38

孤船笨蛋
樓上上上說的應該是許願的選項 同伴好感提升到最大
能許願代表不是已經蒐集到全部同伴好感度最大才會送的內褲
所以這個選項沒有什麼鳥用

07-28 04: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15】勇者大人幫幫忙... 後一篇:【RPG公會】角色卡-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illiam81006所有人
日劇「最愛」主題曲、宇多田光的新歌『君に夢中』上架囉~歡迎大家來小屋聽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