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Assassin's Creed:Redemption War(刺客教條:救贖之戰) -第四十六章-別列津納河追擊戰

作者:刺客 加西莫多│2016-07-15 11:34:11│巴幣:2│人氣:209
-第四十六章‧別列津納河追擊戰-



在經歷了博羅金諾戰役那樣的激戰過後,俄軍雖然戰敗並退至莫斯科防守,但法軍的力量已經變得非常脆弱。我們讓法軍佔領莫斯科之前放走了囚犯,一把火焚燒這座城市。法軍處在絕望的境地,終於讓他們決定離開俄羅斯。庫圖佐夫下令組織一支哥薩克騎兵隊,前去襲擊正要撤出俄羅斯的法軍。俄軍佔據了法軍駐守的明斯克與鮑里索夫,雖然鮑里索夫最後被法軍奪回來了,但我們已將法軍逼到別列津納河的河岸上,法軍已經到了隨時都會潰敗的地步了……



-西元1812年11月5日─俄羅斯帝國‧鮑里索夫‧別列津納河附近-

已經入冬的俄羅斯氣候寒冷,四週圍都是白色的積雪,儘管現在變成了晴天,卻仍然感覺得到寒冷。葛拉罕跟隨著俄軍來到了別列津納河附近,準備要與法軍的殘存部隊戰鬥。但是他的心裡明白,要把法軍擊潰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葛拉罕只是拉著手中的韁繩,心中顧忌著什麼似的。

在他身旁的阿道夫就問說:「怎麼了嗎?」

「不,沒事。」葛拉罕回答說:「只是總覺得有種預感,法軍不會在這裡全軍覆沒的樣子…」

「是嗎?」阿道夫似乎不怎麼在意。

「是法軍!」前排的俄軍士兵指著前方,一群穿著藍色軍服的法軍部隊就在不遠處行軍著。

「衝上去!別讓法軍活著離開俄羅斯!」士官舉刀大喊。

俄軍士兵們聽到命令後,跟著軍官衝了出去,葛拉罕與阿道夫兩人也跟著一起衝,如同森林之中的狼群般,無情的向法軍展開突擊。可憐的法軍被迫忍受飢寒交加的逆境,就在這個時候看見後方出現殺氣騰騰的俄軍朝著他們衝了過來,疲憊的表情頓時變得驚恐不已。

儘管如此,兩軍開始交戰之後,法軍也不全然只是被壓著打。此時的拿破崙除了派出達武軍的兵力迎戰之外,還派出了在博羅金諾戰役那時沒有投入戰局的近衛軍。這些訓練有素的部隊與人數比他們多的俄軍士兵們戰鬥,俄軍想在這裡一口氣把法軍一網打盡,不過法軍依然頑強抵抗,最終從俄軍的包圍之下殺出了一條活路。然而他們卻在搶渡第聶伯河的時候因為湍急的河水與碎冰而失去了許多士兵,步上河岸後又繼續前進以脫離俄軍的追殺。

就在法軍已為情況已經不能再更糟糕的時候,鮑里索夫城被俄軍的奇恰戈夫將軍帶隊攻陷了。拿破崙派出了由法軍將領烏迪諾指揮的部隊前去反攻鮑里索夫城,然而更糟的情況還在後頭。那就是鮑里索夫城附近的別列津納河對岸有俄軍虎視眈眈的守在那裡,能過河的木橋已經被俄軍燒毀,天氣回暖讓結冰的河面變成有數塊浮冰的湍急河流,法軍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陛下,敵軍一直都在對岸把守著,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們就會背後頭的俄軍給圍滅的。」在拿破崙身旁的達武這麼說。

「報告!」法軍的斥侯回報:「東布羅夫斯基軍發現了一座能夠過河的木橋,可是已經被俄軍給焚毀了!」

「那其他地方還有橋嗎?」拿破崙追問。

「很遺憾,這副近的橋樑只有那一座而已...」

「這下可不妙了…」拿破崙獨自說著:「現在能夠過河的辦法除了強行渡過這條湍急的冰河之外,就只剩下強行搭建橋樑過河而已了。可是現在的俄軍死守在對岸,根本就找不到機會…」

「報告!」另一位斥侯乘馬奔來說:「科爾比諾將軍在北邊發現了一處淺灘,雖然能夠勉強徒步渡河,但是估計會有不少人會被河水沖走。將軍希望能夠派人來搭建兩座橋樑!」

「陛下,如果是要搭建橋樑的話,可以讓我和我的部下們試試看。」一位法軍將領上前自薦。

「嗯?你是……」

「工兵軍團的指揮官,讓‧巴蒂斯特‧埃布萊。在第一軍團的炮兵師擔任過指揮官。」這位將領繼續說著:「我曾經有過成功搭建浮橋的經驗。陛下,我認為這個任務沒有人比我還要更合適,請允許我前去為所有人搭建救命之橋吧!」

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刻不容緩,拿破崙也沒顧忌太多,便一口答應:「我知道了,那造橋的任務就全權交給你指揮吧!我也允許讓你指揮科爾比諾軍協助造橋作業!」

「Oui!(法文:遵命!)必定不會辜負陛下的期望!」說完之後,便帶著工兵們到北邊的造橋地點離開了。

「大家聽好了!」拿破崙對所有人下令:「現在我們只能等待工兵們把橋樑造好,我們不能讓對岸的俄軍發現,為此我們得要往南移動誘騙他們!全軍,跟我一起往南前進!」

「Oui!(法文:遵命!)」


而在法軍後方的俄軍因為先前跟法軍的遭遇戰而花了將近一天的時間在整頓軍隊,庫圖佐夫認為法軍這次是插翅難飛。雖然現在能用所有兵力將法軍一舉殲滅掉,但他還是想等法軍失去戰鬥意志之後再前去攻擊他們,以減少部隊的損失。

就在此時,於前方偵查的斥侯快馬加鞭的趕回來稟報:「報告!法軍在別列津納河岸停下來了!」

負責整頓軍隊的庫圖佐夫問斥侯:「他們為什麼停下來?」

「似乎是因為結凍的河面已經融化成碎冰的樣子,導致他們不願意冒著風險渡河,現在法軍正邊往南方移動邊與奇恰戈夫軍的部隊正在與法軍交火!」

「很好,我們也跟上去吧!」

得知了法軍的動向與位置之後,庫圖佐夫便率領軍隊前去攻擊。然而正當行軍到一半的時候,另一位斥侯也跑過來跟庫圖佐夫說:「將軍,大事不好了!」

「又有什麼事!?」庫圖佐夫急忙拉扯韁繩讓坐騎停下。

「原本應該要負責牽制對岸法軍的奇恰戈夫軍,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被一股強烈的神祕光線擊中後,全部都躺倒在地!」

「!?」葛拉罕一聽到神祕光線後,心中這麼想著:「神秘的光線?難道說拿破崙居然動用了伊甸神器!?」

「強烈的神祕光線!?你是頭眼昏花嗎!?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庫圖佐夫怒斥斥侯謊報消息說:「信不信我以欺瞞上級長官的罪名把你處死!?」

「不敢不敢!屬下說的都是真的!」斥侯連忙解釋:「而且法軍開始轉向往北邊移動中!」

「往北…?難道他們往南撤退只是個幌子!?」正當庫圖佐夫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時,只聽到旁邊傳來了馬匹奔跑的馬蹄聲,原來是葛拉罕自顧自的騎著馬衝了出去。

在葛拉罕身旁的阿道夫連忙大喊著:「葛拉罕,你要去哪裡!?」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葛拉罕心裡越想越著急:「雖然我知道我沒辦法抗衡神器的力量,可是要是讓拿破崙離開俄羅斯的話,他一定會捲土重來的……就算是要我死,我也要在這裡把他拖住!」

「你還愣在這裡做什麼!?」庫圖佐夫對著阿道夫大喊:「還不快點去把他帶回來!」

「是…我知道了!」阿道夫也駕馬衝了上去大喊:「等一下,葛拉罕!你這樣子很危險!」

儘管阿道夫在後頭大喊著,葛拉罕卻沒有意思想停下來。馬匹的馬蹄不斷在雪地中踩踏前進著,在雪地上留下清晰的馬蹄印。騎了一段時間之後,葛拉罕在遠方看見的一群人正往北方前進。

「就在那裡嗎…?」

在河岸邊往北方的架橋點撤退的法軍,看到右方有個人影騎著馬匹朝這裡衝了過來。有位士兵向拿破崙說:「陛下,右方出現了一個人影朝這裡衝過來了!」

「嗯!?」

在右排的法軍士官用望遠鏡看向那裡,發現了正在快馬衝向這裡的葛拉罕,連忙向士兵們命令:「是敵人!排陣射擊預備!」

士兵們排成一排,舉鎗瞄準不遠處的葛拉罕。葛拉罕看見法軍的士兵要朝他開鎗,緩緩的從馬背上站起來。

「Feu! (法文:開火!)」

法軍的士兵們開鎗射擊,數枚子彈直接擊中葛拉罕的馬,可憐的馬在中彈之後失蹄摔落在雪地上,而葛拉罕就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從懷裡掏出兩顆煙霧彈後,直直往法軍那裡衝了過去,然後向前扔出。煙霧彈爆炸後激起一團煙霧,葛拉罕以最快的速度衝進煙霧裡,使用袖劍將數名法軍士兵刺殺掉。

接著葛拉罕就拔起腰際上的細劍,衝出煙霧後開始戰鬥,以相當熟練的戰鬥技巧將他周圍的法軍士兵們一一擊殺。對於經歷過許多戰役的葛拉罕而言,與法軍士兵們交戰已經可以說是熟能生巧了,更何況現在的法軍還是以飢寒狀態跟他戰鬥。

「別讓這刺客接近陛下!」軍官拔刀之後,上前往葛拉罕身上揮下一刀。葛拉罕即時用細劍擋下之後,往側邊揮出一劍並用左手的袖劍刺傷軍官的背,最後一劍從他正後方貫穿胸膛。而在這個時候,他看到拿破崙就在不遠處看著。他立刻往他的身邊衝了上去,一邊擊殺擋在他面前的法軍士兵,以其他士兵當作踩踏點一路踩踏過去,然後往拿破崙的位置奮力一跳,作勢舉劍要劈下去。

「只要在這裡了結一切,就能為戰爭畫上句點了!」葛拉罕的心裡這麼想。

拿破崙看到葛拉罕準備用劍殺死他的時候,他用手伸進他的大衣裡面,拿出了他身上的伊甸禁果,打算用神器的力量將葛拉罕擊退。然而以當時的速度來看,即便拿破崙拿出神器並打算使用,葛拉罕還是會用他的細劍把在他眼前的拿破崙殺死。

就在當大家以為拿破崙難逃一死的時候,一陣鎗響劃破了這一刻的寧靜。

「嗯!?」

葛拉罕感覺到左肩傳來一陣痛覺,斜眼一看才知道自己已經中鎗了。原來是在拿破崙附近的達武用手中的手鎗朝葛拉罕射擊。這一鎗為拿破崙創造了機會,連忙用右手緊握的伊甸禁果使出神力。神器的力量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在拿破崙的左手心凝聚起來,等到凝聚成一定程度之後,拿破崙將左手的力量朝葛拉罕釋放。葛拉罕被這股力量擊飛了將近一百多公尺遠,倒在雪地上。兩名法軍士兵衝上前,用刺鎗上的刺刀刺進葛拉罕的腹部,還各自補上一發子彈。

「呃啊!」

葛拉罕的腹部開始淌流著鮮血,隨後便失去了意識。

正當某位士官走上前要對葛拉罕的頭部補一鎗的時候,拿破崙就說:「別管他了!現在俄軍馬上就要來了,所有人準備過橋!所有騎兵跟有坐騎的將領將馬匹交給炮兵使用!身上有不必要的東西通通扔掉!」

「Oui!(法文:遵命!)」

拿破崙帶著僅存的部隊離開了,只留下重傷昏迷的葛拉罕一個人在雪地上等死。而追趕著葛拉罕的阿道夫抵達河岸之後,連忙下馬趕到葛拉罕的身邊。

「葛拉罕!這下可糟了,傷勢居然這麼嚴重…」

將重傷的葛拉罕抬到馬背上,阿道夫便回頭往俄軍的方向疾行而去。

「撐著點,朋友!我是不會讓你就這樣喪命的…」


「嗯……」

葛拉罕緩緩張開了眼睛,然後慢慢的起身,發現他在一個四周都很耀眼的空間裡。

「這裡是……」葛拉罕摸了摸腹部,然後單膝跪地打算起身。

「你終於醒了嗎?」一個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

「嗯?」

他回頭一看,這個人身穿刺客的衣袍,腰上綁著一條腰布帶,雙腕配掛著只有刺客才有的袖劍護腕,腰上佩掛一把長劍。

「你是…?我記得我有見過你……」

「我的名字叫做希里爾‧馬哈路斯,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時候見過我的,不過我們在這裡相遇只代表了一件事情:神器的力量帶我們來到這裡…」這個刺客這麼說。

「神器的力量…」葛拉罕摸著頭說:「我記得我被拿破崙的神器攻擊…」

看著葛拉罕表情失落,希里爾就問他:「看來你好像身負什麼使命或是煩惱一樣,方便說出來嗎?」

「我想讓法國遠離戰亂。」葛拉罕回答:「有位我曾經當做朋友的人,他現在讓法國深陷戰爭的泥沼,把歐洲的其他國家捲進這場戰爭之中。我想要阻止這樣的悲劇,可是我的力量敵不過神器…」

「……」希里爾聽完葛拉罕的回答之後接著問:「我說,你有要拯救法蘭西的覺悟嗎?」

「什麼?當然有!」

「不論付出多少的犧牲?」

「沒錯,法國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葛拉罕意志堅定。

「那好,就讓我來會會你的決心吧!」希里爾拔起腰上的長劍說:「拔劍吧,然後試著把我擊倒!」

「你說什麼!?」



暑假一開始就被拖到學校去打掃

最近還發生一堆鳥事

導致沒什麼時間把進度放上來

不知道今年能否把這系列做個結束?

下一章節就要去找聖女貞德的聖劍了!

再接下來就是萊比錫戰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552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ssassins Creed|AC|刺客教條|自創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黑風痕
葛拉罕要開始特訓啦!!
乾 看到某段還以為他真的要領便當了..
被刺外加兩槍啊!![e28]

07-15 14:02

刺客 加西莫多
其實在異空間跟希里爾較量是試煉
希里爾要見證葛拉罕的決心而已
還有他真的領便當的話
哈洛就變成空氣惹[e20]07-15 14: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x831028zx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關於近日的情況-7... 後一篇:Assassi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大家
123456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