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一些隨筆

作者:黑影王│2016-07-14 23:20:11│巴幣:0│人氣:69
這幾個月開始工作之後,有股熟悉的無力感爬滿全身,每天上班下班,日子開始固定不動,慢慢的身心也固定不動了,所以決定再重新開始寫點東西,算是一種希望能證明「啊,原來我還能思考」的感覺吧 (?







----------
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摸不到,沒有邊界的一大片黑暗。

為什麼我會知道沒有邊界呢?我不知道。
這個疑問又是怎麼產生的呢?我不知道,無法確認。
我為什麼又會對疑問產生疑問呢?我不知道,無法確認,也不想去確認......

像是被一股溫柔的煩躁給包圍一樣,將我困在逃脫與停留之間的猶豫裡。

突然,好像有著什麼東西在啄刺著我,打斷了我的思緒。先是一個小點、然後是我的胸口、肩膀、手臂、雙腳,隨著這個刺激擴大開來,我漸漸感覺到我的身體,彷彿是它決定了我身體的形狀。

但它依舊沒有停止,從我的指尖延伸出去、從我的髮稍漫延開來,那片巨大的黑暗不斷傳來各種東西,有些想要我揮舞手腳、有些想要我蜷起背脊、有些想要我撕裂東西、有些想要我展開雙臂,這些東西在我剛剛形成的渺小身體裡擴散,好像要被撐破了一樣。

突然,我看見就在我的附近有一道光芒,就像那個刺激一樣,我的雙眼彷彿也因此形成。那是光芒聚集成的一個漩渦,那個漩渦持續而緩慢的把黑暗吸進內部,連正在黑暗中掙扎的我也不例外。

腳尖、小腿、大腿,光芒慢慢的吞噬了我;腹部、胸膛、肩膀,我完全沒有辦法抵抗;頸部、雙眼、前額,就像沉沒一樣,我完全的墜入的那個漩渦之中。

「小姐,已經早上了,您起來了嗎?」雪芬熟悉的叫喚聲傳進我的耳中,睜開眼睛,熟悉的天花板映入我的眼中,轉身側臥,熟悉的香味滲入我的呼吸。我在我家、我的房間、我的床上。

「我醒了,請進來吧。」我坐到床邊,整理一下被冷汗浸濕的睡衣,摸了一下微微浮起的臉頰,淚水的痕跡,居然那麼的清楚。胸口依然非常鬱悶,彷彿那些東西還在我體內不安的躁動著,明明已經不是第一次夢到那樣的世界了,但是每次張開眼睛,都有種我其實還身陷其中的感覺。

門打開了,雪芬一邊問安,一邊拿著要換穿衣服走到我身邊。我脫下睡衣,下意識的看了我的胸口一眼,在那劇烈到幾乎要衝破我身體的躁動感覺之上,居然只有呼吸造成的極輕微的起浮,平靜的好不真實。

換完了衣服,整理好頭髮,走下十三階的樓梯,客廳裡那張酒紅色的三人座皮沙發,依舊守在它的老位置,佈滿各種痕跡的方桌、鐵門,以及那張很適合在現在這個季節坐著小睡一下的藤編椅。就在這個跟我記憶中一模一樣的畫面的角落,有一抹我正在慢慢熟悉的黑色。

「早安,小姐。」男人那跟他表情一樣沒有情緒的聲音,打破了這個客廳清晨的寧靜。黑色的高級皮鞋、黑色的西裝長褲、黑色的西裝外套、黑色的排扣襯衫。全身上下一塵不染,配上梳理整齊的金髮及那如人工製成般俊美的臉。就跟小時候在故事裡讀到的惡魔化身一樣。

「早安啊,里爾斯。」里爾斯是這個男人的名字,至少他是這麼跟我說的。「既然來了就坐下嘛,何必站在門口等呢?」我擺出近乎勉強的微笑,我也說不出是什麼原因,但我在這個男人的面前總是會裝出微笑。

「這些都是主人的東西,在沒有得到主人的同意之前,身為下人的我不好隨意碰觸。」還是聽不出有任何的情緒,回話的時候甚至也沒有看我一眼,雖然用的是下對上的謙卑措辭,但感覺卻像是我被他命令了一樣。

我走向門口,他用戴著黑色布質手套的右手,小心翼翼的旋開門把,側過身體讓開通道,像是在指示我通過一樣。

深呼吸,我邁開腳步,這時候,一道陽光劃破了晚秋的雲層,剛好投射在門口,投射在我的身上,讓我產生像是又被那個漩渦吸進去了一樣的錯覺。還好,陽光溫暖的感覺立刻提醒了我,這裡跟那個世界,還是有些不同的。

「今天應該會是個好天氣。」我脫口說出這句話,『嗯,應該是吧。』一個微弱的聲音回答了我,一個令我感到熟悉的、就像太陽一樣遙不可及,卻非常溫暖的聲音。我回頭,卻只看到冷如雕像一般的里爾斯,以及被我這突然的反應嚇到,滿臉疑惑的雪芬。

「沒什麼,大概是我多心了吧。」我搖頭,想要甩掉那感覺,因為對現在的我來說,那種溫暖太過奢侈。只能告訴我自己,那些終究是只屬於過去的,美好的往日時光。

坐進那台黑色禮車的後座,就跟在展場看到的新車一樣,乾淨到看不出有人使用過。里爾斯坐上駕駛座,扣上安全帶,檢查儀表板、方向盤跟後照鏡的角度,像是將軍在校正散漫的士兵一樣,偶爾從後照鏡射來的銳利目光,將我直挺挺的釘在座位上,一動也不敢動。終於,他發動了引擎,坐在車內的我也被載著前進。

我抓到他看著路況的時間,抬頭再次尋找那束陽光的身影,卻只看到灰色的雲又將我們隔絕了開來。我拉緊了外套的領子,對著那個記憶中的身影輕輕的問:「今天應該會是個好天氣......吧?」但這次,沒有任何聲音回答我。

----------

位在市中心的商業辦公大樓十一樓的位置,包下了一整層做為辦公室,有如此的規模,應該算是一間不小的公司,但實際上卻不像是起來那麼亮麗。

電梯門打開又關上,我一邊整理了一下領帶,一邊往前走。貼著公司商標的玻璃自動門打開又關上,我走進公司,準備迎接今天將要面臨的一切。

「早安,波斯坦執行長。」櫃檯的接待小姐鞠躬向我問安,話雖如此,但她的語氣平淡而冰冷,雪一般白皙的臉上也是面無表情,「如果豪神他來了的話,叫人到我的辦公室通知我。」我下達了指令後,便直接往我的辦公室走過去。

中間我經過了那一個個,用塑膠板隔起來的辦公區。現在那些隔間裡面,坐著四、五個跟櫃台小姐一樣,如同模特兒塑像一般,美麗卻毫無生氣的女子。敲擊按鍵的聲音此起彼落,螢幕的光照在她們臉上,但她們卻沒有一刻停止動作、甚至沒有花任何時間眨眼。

我嘆了一口氣,別過頭,試著忽略這些我不願再多看一眼的一切。『這間公司,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啊......』執行長辦公室的門打開又關上,我坐在我的辦公桌前,看著空無一物的桌面,希望今天一天平安無事。

「丹尼,你來當我公司的執行長吧。」那天,在那間推滿各種古董的咖啡店裡,張他突然這樣對我說,嚇的我差點弄掉了我手中的甜甜圈。「你開玩笑吧?」我希望他是開玩笑的,雖然我現在金盆洗手了,但我以前總是混過幫派,如果給他的公司招來什麼負面的名聲就不好了。

「其實啊,」大概是看出我在猶豫,張又接著說了:「是我要結婚了啦。」他拿起面前的咖啡杯,看著這次真的把甜甜圈弄掉了的我。「結婚?」我驚訝的看著他,但立刻有一個女子的身影出現在我腦中,擺在張的身邊剛好非常合適。「她爸爸終於同意了嗎?」

他沒有回答,只是喝了一口咖啡,同時用『我們不愧是老朋友』的眼神看著我。看來就是我想的那個人了,就在這個時候,店門口傳來一響鈴聲,代表有人進來了,「歡迎光臨,瑪莉亞小姐,他們已經在裡面了。」像是要證明我的猜測,老闆那溫和而低沉的聲音叫出了那個熟悉的名字。

瑪莉亞.迪諾,迪諾財閥的獨生女,有著一頭金色的捲髮,海藍色、散發著叡智光芒的美麗雙眼,塗著亮紅色唇膏的豐腴嘴唇,以及可媲美世界名模的姣好身材,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曾經幻想過與她同床共枕,當然,我也是其中一個。

「嗨,丹尼。」她充滿朝氣的聲音,像是在暗巷裡面看到的日出一樣,雖然貴為大財閥的小姐,個性卻相當平易近人。「恭喜你們啊。」聽到我這麼說,讓她突然愣了一下,但隨即又意會過來。「你告訴他啦?」他轉頭問張,「我只跟他說了結婚的事情而已。」張露出了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小孩的笑容。

「你還有什麼沒告訴我嗎?」我也問,張沒有回答,反而是瑪莉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著跟我說:「其實,我懷孕了。」她微笑,一片淡淡的粉紅色浮現在她臉上,那美麗的樣子,我始終沒辦法忘記。

「丹尼爾,丹尼爾。」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但是眼前的張跟瑪莉亞明明都沒有開口。「丹尼爾,丹尼爾叔叔。」那聲音又叫了一次,是個年輕女孩子的聲音,而且還叫我叔叔。

「丹尼爾叔叔,你沒事吧?」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在辦公桌上睡著了,一個有著一頭黑色長髮,髮尾還帶著一點自然捲的女孩站在我旁邊,女孩還有稚氣未脫卻藏著一分與年齡不和的成熟的臉上,美麗而讓人感到熟悉的海藍色眼睛露出擔憂。「太好了,你醒過來了。」女孩的眼角泛著淚光,她那纖細左手按在自己胸前,像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我沒事,對不起讓妳擔心了,艾蜜莉。」我靠到椅背上,她在多確認了一眼我沒事之後,她才戰戰兢兢的在辦公桌對面的椅子坐下,「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她裝出微笑,但是聲音卻在發抖,看得出來努力在忍耐不讓眼淚滑下來。

我想過去安慰她,幫她擦掉眼淚,但那個站在她背後的黑色身影卻突然射來銳利的目光,夾雜著憤怒、鄙夷,甚至是殺意的眼神,就連以前我在地下世界打滾時,也沒見識過幾次。「把眼淚擦掉吧。」我打消了上前幫她擦眼淚的念頭,遞了一條手帕給她,那個男的這才收起了他的殺意,繼續待在他本來的位置上。

里爾斯,兩年前,這傢伙突然冒出來

「說起來,也已經五年了。」我看著桌上的照片,照片裡那對男女的笑容是那麼的燦爛,實在不願相信一場意外就這樣奪走了兩個好人的性命,但很不幸的,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對了,妳今天怎麼會來?」我試著轉移話題,但她卻低下頭不說話,皺著眉,兩手不斷搓揉著手帕。雖然依然在微笑,但在我的記憶中,只有在碰到不得不去做非常不情願的事情時,她才會這樣。

「難道今天晚上,又要去宴會嗎?」我換了一個問題,她默默的點點頭,我沒有再說話,整個辦公室陷入一沉默。就在此時,對講機傳來了櫃台小姐冰冷的聲音:「波斯坦執行長,豪神先生到了。」

----------
太陽每天從東邊升起,又從西邊落下。海潮每天緩爬上海岸,又再退回原位。人們每天在世界各地出生,然後回歸虛無。就像是有著什麼東西在控制這一切一樣。

「難道你都沒想過要弄清楚那是什麼嗎?」每次我們好不容易偷個閒,一起溜到學校的屋頂上看雲的時候,她總會問我類似的問題。「沒有,完全沒想過。」我也總是這樣回她,與其去追尋那些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東西,我寧願去尋找可以掌握的東西。

我們坐在地上,眼神沒有交會

突然,鐘聲重重敲碎了我們好不容易得手的空閒,人們的腳步聲、談笑聲開始充斥在我們四周,她轉過身來面對著我說:「能夠這樣一起聊天的時間,好像也剩下不多了呢。」她臉上的微笑,像是算命師手中的水晶球一般,美麗、神秘而若有所指。「別想太多了,只要還活著,隨時都可以見面啊。」我也站起來,走到她旁邊。

「你真的很現實呢。」她嘴裡雖然說著責備的話,但臉上的微笑卻沒有改變。

『叮鈴鈴鈴──』我桌上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我的午後的小睡。潮濕悶熱的夏日午後,只是一個不注意就敗給了睡意,一旁的電視正播放著最近又有某個官員被爆出收受賄絡。
『叮鈴鈴鈴──』電話又響了一聲,我這才一邊轉小電視的聲音,一邊拿起了話筒。「請問是夏鴻宇先生嗎?」有點生澀的男子的聲音,不像是一般打來委託的顧客。反倒是像是第一次打電話到友人的家中,卻是對方父母接聽時的那種緊張語調。

「我是,請問你是哪位?」我回問,「啊,好久不見了鴻宇,不認得我的聲音了嗎?」對方的語調瞬間放鬆了下來,這讓我也大概猜出來了說話的人是誰了,但我還是決定小心一點。

「先生,如果沒甚麼事的話,我要掛電話了。」我進一步測試,「等一下啦,是我啦,青雲。」果然是我預期中的反應,雖然善良,但是不夠精明,因此也吃過不少虧。

「貴姓?」「劉。」非常誠實的回答,「高中二年級的時候被學妹以弟弟交到了壞朋友為理由,騙走了三萬元的劉青雲?」我使出最後一擊,對方陷入了沉默,記憶裡那張塞滿了無奈的臉立刻浮現在我眼前。

「你還記得那件事喔...」苦笑了一聲,他才又說。「想忘掉還蠻難的,不說這個了,你怎麼會打電話給我?」我決定把話題拉回主題,畢竟我們高中時期雖然交情不錯,但是高中畢業之後也就沒有連絡過了。

「其實......是有一件事想委託你幫忙。」他的語調又轉為嚴肅,「我有一些東西想拿給你看,可以出來見個面嗎?」這下換我陷入了沉默,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是那種即使自己已經陷入了困境,也不會輕易麻煩別人的人。加上高中畢業之後就去念了警察專校,現在應該在本市的警局裡擔任一些職務。

所以,如果不他本人真的遇到什麼無法解決的大難題,就是有其他的理由要讓他來委託我這個沒什麼名氣的小偵探,「那就先見個面吧,不過這並不代表我一定會接受。」我決定一探究竟。

他一邊道謝,一邊跟我敲定了見面的時間地點之後,就以還有其他事情正在忙為由,匆匆的掛了電話。「真的正在忙就不會打這種電話給我了吧。」我看著掛上的電話開始整理思緒。

本市的警局本來就是標準的認錢不認罪,對幾個暴力集團的行為幾乎都是視而不見,當初,青雲這種正義感強烈的人會加入警局本來就很讓我驚訝,現在又突然有事要找我這個跟警界無關的局外人幫忙,實在很難不想太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547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arkking20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無關生死 (暫定)...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事事順心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