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60

作者:陸坡│2016-07-13 03:55:13│贊助:34│人氣:1460
《青土山鬼話》的正本已經消失,營長和大夥一致認為,也許《青土山鬼話》存在的目地,真被他們這群烏合之眾給猜出個一二,所以才被收回,以防萬一。先不管那兩位穿紅衣的女鬼或什麼東西,拿走這本《青土山鬼話》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黃郁佑隱約覺得孫營長對自己前期有被這本大兵日記耍過顯然很不爽,而如今兩個女鬼沒料到的大概是,竟然會有人大費周章把整本《青土山鬼話》裡頭的故事全給抄寫出來。

這件事不僅黃郁佑不會想到,而就連馬修先生這類的專家學者,也對於當時會把整本《青土山鬼話》抄寫下這樣的行為,顯得有點吃驚。而沒想到當時只是為了鬼學長而出版被銷毀的《青土山鬼話》,現在的複印本竟派上用場。而且黃郁佑看孫營長臉上掛著,當時誘騙他的笑容,就覺得這人一定又在想什麼會苦惱人的計畫。

果不其然,就如同黃郁佑所想的一樣,隔天孫營長一早就把大家都叫到連集合場集合,竟然連三連的人,除了站哨人員也全員在青土山營區集合場到齊。隨著大隊走向連集合場的時候,黃郁佑心想,集合那麼多人,營長不知道又想耍什麼鬼?對!有鬼,孫營長一開口就拉大嗓門說:「這次突然需要青土山全員集合,主要是有件大事情!」

下面每個官士兵立正,聽著孫營長下一秒準備宣佈的大事。

黃郁佑在部隊後方,眼睛只看得見孫營長的頭,心裡默念希望孫營長不要想到什麼怪事、怪花招,就算想到拜託柯輔導,小珺班、張梁寬學長、或陽光蛙人康比絡排長,誰都好,趕緊阻止他。但是其他人好似也都沒探到風聲,大家只好繃緊神經準備好迎來孫營長的砲擊。

「我們要開戰!」

啊?

在場不只黃郁佑,每個人聽到開戰這句都疑惑起來,雖然還是無聲的立正,但可以看出每個人臉上表情都開始出現不同的變化。黃郁佑也是,一旁的阿江,也茫茫然,他斜眼瞄了一下黃郁佑,像是問:怎麼回事?黃郁佑只能微微的搖頭回覆說:我也不知道。就在大夥對營長的話完全摸不著頭緒之時,孫營長又接著說:

「要開戰,跟青土山的鬼開戰!」孫營長說。

那前面的神經病是在講啥小朋友啦!

當下黃郁佑聽了心裡咒罵。現在是拍哪齣,孫營長把全營區的人召集起來,竟是打算跟鬼開戰?就算小時候,黃郁佑的外公,一直不準他看自己幫別人消災解厄的情況,但黃郁佑也知道這種事情是很隱諱的。就連來自己家請教的客人都不敢明目張膽,而現在眼前這青土山的營長不僅拉起嗓子,直接對著鬼宣戰。

「孫營長,你你你、你人是在說什麼東西,營區有鬼這件事!還沒證實怎麼可以拿來說,還是集合的時候,你到底在說什麼!」

不知怎麼回事,一旁的營輔導長突然激動了起來。孫營長則是一臉奇怪:「營輔導,你平時房間又是佛像又是十字架的,不就是知道青土山有鬼這件事?說出來有什麼不好,如果真有鬼,就說清楚、講明白!只在一旁叵測,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

「孫、孫營長!話不可亂說,你這樣得罪鬼神!青土山就不得安寧!」營輔導說。

「得罪?要馬他們就出來跟我協調,這地方是國家砲兵營!不是旅店!不出來,我就派人一個個找!找來跟我協調。」

「你這……」

「輔導長!輔導長!報、報告營、營長,輔導長昏倒了。」站在一旁的士官長說。

「找人扶營輔導長下去休息。你們現在都聽到了,我,孫營長一開始,不相信有鬼,不管誰說,我就是鐵齒不相信,直到營長我自己親眼見到。我才相信,原來世界上真的鬼,而且還很多!多到營區大家一直傳,傳到故事都可以寫完一整本大兵日記!」

「根本意有所指。」柯輔導一旁竊聲的說。

「所以營長我有個想法,既然我們不能搬!他們不走!那就兩邊來協調要怎麼才能雙贏!一開始不說,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現在那些傢伙都動到我頭上來,我這青土山營區的營長,不表示點什麼,我他媽的就過不去!我孫震最不爽的就是,被人看扁,今天你們營長我被人看扁,就是你們這些青土山的兵被人看扁。怕鬼?怕被壓?怕被嚇,憑什麼!只有鬼能搞這些,人也行,我就一群人找你這鬼談,看你那時候出來面對!」

「黃郁佑,你聽到了嗎?他媽的,你家老闆帥翻了。」阿江聽到孫營長的激情演說,竟然馬上就被收的服貼,而且還不止他一個人,好幾個都馬上眼睛看著營長發亮,跟阿江學長同的德性。

什麼帥翻了,有沒有人快阻止前面那瘋子!黃郁佑心裡對孫營長這個舉動猛流冷汗。看來這次營長真的硬起來玩大的,自己早在營長同意馬修先生組裝那那台什麼怪機器時候就該看透真相。不同於阿江學長,和其他被孫營長的話收得服服貼貼的軍人,學弟邱啟民擔心的說:「學長,營長剛剛說去找鬼。指的是我們嗎?」

「呃,不一定。」

黃郁佑沒把話說肯定。但這種問題有腳想也知道,一定有他們倆的份。然後還有其他人,像是張梁寬學長。嗯?對了!張梁寬學長!黃郁佑突然想到,也許張梁寬學長會私下阻止營長今天爆走的行徑。

但當部隊帶回連上時,張梁寬對黃郁佑說的話,卻跟黃郁佑想的成反比。

「我並不覺得不妥。」張梁寬說:「其實人多一點知道真相,反而對我們有點利處。那些鬼怪其實很不願被一群人打擾,尤其是人多陽氣重。是讓他們無從應對的一種方法。例如一大群三十多人夜遊、發生怪事的機率,往往比落單的兩、三人要來的少上許多。」

「話不能這樣說,張梁寬學長。你知道營長他現在…現在把名字都寫在那本真正的《青土山鬼話》上,還是連名帶姓,那女鬼不知什麼時候會出現,營長的生命可是隨時會有危險。」黃郁祐說。

「所以說,這是個好方法。」

「什麼意思?」一旁的邱啟民問。

「現在所有營區裡的人都知道青土山有鬼,也就是有鬼這件事已經完完全全的在青土山營區被承認。一個被上百位官士兵承認有鬼的地方。等於營長對那女鬼說,我現在全營的人都知道你們的存在。對她們來說,也無法像過去一樣輕易動彈。」

「青土山可以感應到這類事情的人不少,雖然都只是些能力不足以說上來的人。」柯輔導走過來聽到,黃郁佑在談論關於營區士兵們關於鬼的事情就多嘴了幾句。

「比起公佈青土山有鬼這點,我比較在意的反而是地基主的那幾個字。」

「這點我也一樣。」張梁寬附和柯輔導的話。

你們在找的東西不是鬼。這是地基主留下來給他們眾人的話。不是鬼,那會是什麼?黃郁佑也的確對這句話感到疑惑,疑惑的不只有那段話,還有自己接觸到紅衣小女孩時,感覺到的心悸和刺青開始變的混濁。都讓他覺得這一串的自己身上變化的種種跟整件事情始末絕對脫不了關係。

「柯輔導,你們連的簽到表可不可以拿回去?別以為在上下樓層而已,每次都要我們一連順手幫你拿回來。」從樓下上樓的小珺班一邊抱怨著,一邊把簽到表塞到柯輔導手上。

「你們在說甚麼?」

「那個,苗班長,學長他們在說地基主留下來的那句話。」邱啟民回答。

「喔,那件事啊。其實我昨晚也在想,也想不透那意思。」聽到話,苗筱珺說。

「也許我們可以更從台灣文化的方面去探討這個問題。畢竟《青土山鬼話》是一本完全由台灣人寫出,關於台灣鄉野奇談的鬼話故事。如果不是鬼,那理因有個類似的產物,像是魔法少女、外星人或是宇宙怪物等等。」

馬修先生突然從苗筱珺身後樓梯冒出來,讓苗筱珺嚇一跳,怒罵說:「不要嚇人好不好,什麼魔法少女!正經一點好嗎。話說回來,馬修先生你的房間不是被安排在營部連嗎?請了解,你不是這裡的士兵也不是長官,外人在營區內逗留已經是大忌了,請不要任意出房間走動。」

「對於地基主的事情我倒是有眉目。」

「什麼眉目?」苗筱珺一聽見馬修先生說完,就追問。

「怪物。」馬修先生說。

「怪物?」大夥疑惑的複誦。

「對,怪物。我記得台灣好像有這類型的專有名詞。專屬於台灣的怪物。」馬修先生搔搔頭,歪著頭想,左想右想,但就是想不起來稱呼。

「魔神仔。」黃郁佑脫口說。

「對,沒錯!就是這個!沒身材!」馬修先生聽了附和到。

「是「魔神仔」。馬修先生,魔神仔只是在台灣一般民間流傳。是不是真有這個東西在台灣,還沒幾個人見過。雖然說的確大家都聽過紅衣小女孩,但是紅衣小女孩是不是魔神仔,魔神仔跟鬼又有何不同。都很難去考究。」黃郁佑說。

「喔,感覺你對魔神仔有點興趣。黃郁佑?」馬修先生說。

「才沒有,是我外公以前是幫人處理事情的。所以才會聽過魔神仔。以前我光鬼就怕都怕死了,根本一點都不想了解那方面可怕的東西。」

黃郁佑話剛說完,在場的每個人都看著他。除了一旁不知道狀況的小菜鳥邱啟民,跟著黃郁佑一起傻傻的看著大家。苗筱珺看了黃郁佑,露出很驚訝的表情說:「黃郁佑你是不是分出清楚「鬼靈」跟「精怪」的差別?」

「呃……」

「看上去是不知道。」張梁寬說。

「魔神仔算是精怪,也就是俗稱的怪物。黃郁佑,處理鬼和處理怪物是一種不同的概念。鬼靈是一種生物死去,靈體脫身的概念,怪物行程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一種基因突變。少數的生物基因突變,而形成鮮少人知的生物,人因少見,而感到未知,未知而形成的害怕,就稱為怪。這兩者有很大的差異。所以紅衣小女孩如果是魔神仔,那就表示她可能是一頭活生生突變基因的怪物。」

馬修先生說,黃郁佑聽了點點頭,但突然柯輔導卻回覆說:「我可不那麼認為。」

「喔?那輔導長認為是……」馬修先生聽到有人不同意他的言論,沒有反駁,反而興致勃勃的想聽與自己不同想法和意見。

「紅衣小女孩,的確是以基因突變的論點來說。但我想馬修先生應該也知道,基因突變最大的應該就是外型上的變化,或是內部功能的失常。但你我所知的資料,或看見的並非是那樣子。紅衣女子就是紅衣女子;小女孩還是小女孩。兩人就如同人類一般並未有兩樣。這點只有是人類的靈,才能有可能辦到。如果不是靈。也可能是,鬼。由靈體修練而成因怨念幻化而成的惡鬼。」

「但是柯輔導,地基主說過,我們找的東西,並不是鬼。」黃郁佑說。

「不是鬼,也有可能是靈。」小珺班說,說完後轉身下樓。

「雖然知道了《青土山鬼話》的目的。但上頭絕大多數寫下的故事是鬼故事、靈異事件或魔神仔,都還無從得知。在這邊討論也只是大夥瞎猜測罷了。」張梁寬學長也說,說完大家就各自解散。只留下黃郁佑和邱啟民兩人還在原地。

「郁佑學長。」邱啟民說。

「嗯,什麼事?」

「我問你,像我能短暫回到過去。這樣到底算是人?還是妖怪?」

「你看上去應該還是個人吧?」

「話這麼說,但是如果這樣總有一天,我會不會慢慢的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是一個人?至少已經不是普通人。」

「我不知道。先集合吧。不然小鋼砲又要靠腰。」

自己是人,還是怪物?

這件事情不用邱啟民煩惱,黃郁佑也是滿頭疑問。那麼自己體內的那個「東西」到底算是鬼、或靈?還是一隻潛藏的怪物。黃郁佑摸了摸自己右手臂上的刺青,刺上這經文的媽祖娘娘曾經說過,這個並非封印而是安撫黃郁佑體內的東西。而且那東西,不自於會傷害自己。對於這些說詞,黃郁佑總是猜測這東西是否是小時候就跟著自己,還是像是被鬼附身一樣,某天突然間就在自己體內。

就跟自己小時候在公園內突然就見鬼一樣。黃郁佑這樣想就覺得,如果以馬修先生的言論來說。不管是能看見鬼怪的他,還是穿越過去的邱啟民,或是巫女的小珺班,和弄符的柯輔導與驅魔的張梁寬也許都是怪物的存在。如果只是因為天生與眾人不同,都算是怪物的話。那是否一切少數份子都是存在於世界的怪物?這樣子的世界難道是絕對的嗎?

這天營長集合時告知青土山營區有鬼這事,並且揚言開戰之事。原先一些士官兵大夥還抱著玩笑的心情當笑話看。結果一整天下來,先是連長發佈營長命令,再來開始許多編制作戰小隊的計畫與預計會議,原本輕鬆的連上,頓時大夥慢慢開始感覺不對勁……幹!這營長是玩真的!大夥你看我,我看你,都明顯感覺出大事不妙。一下子整個營區風向逆轉,大家對都開始擔心孫營長公開要跟鬼作對這事。不過還是有某些人似乎早已習慣,營長這種衝勁步調。

這天晚上,黃郁佑在警衛排換好迷彩服,收拾好黃埔綠背包,跟著張梁寬學長與邱啟民學弟,走上青土山營區的斜坡石板路,到孫營長指定的營部連中山室,做作戰小隊集合。

抗戰真的不是說說。

「因為孫營長下的行政命令,現在青土山營區全面要跟營區的鬼怪對抗。但是孫營長沒有強迫歸定。這次的作戰採志願制,當然以安全起見,孫營長會找幾個人考查你是否合適這次的作戰。二連連長梅仁屏懶洋洋的說。

一聽到要跟鬼對抗青土山營區一群都吃過虧的學長們當然沒人願意。原先氣勢高昂的阿江也有點怯步。而連長看了半天沒人舉手,就說:「快,搞什麼!沒人舉手,舉手舉完我好統計,不要拖,只是陪陪營長玩抓鬼遊戲而以!還有榮譽假!在不舉就用點的!」

那連長你自己為啥不去!下面兵士們心裡抱怨。如果對抗的是人,好歹也知道自己怎麼死的。對抗鬼,自己可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當兵就是要平平安安退伍,一堆兩、三月後就要退伍的學長們,人說老兵八字輕,他們可不拿自己退伍前開完笑。

眼看過了許久沒人回應,幾個班長也都不發以語,小鋼砲更是一臉深怕點到他一樣,變成啞巴。梅仁屏看這下去不妙,就把登記表丟給旁邊的柯輔導說:「柯輔,這怪力亂神的事情你最懂。就由你去選。」

就這樣,二連的結果完全沒有超出黃郁佑的意外。柯輔導和張梁寬學長就不用說,一定在名單內。而自己這位營長的傳令自己是逃不掉。而另一個也逃不掉的自然就是混血兒學弟邱啟民。

「抱歉,黃郁佑。我快退伍了,雖然孫營長講的樣子很帥。但是我還是想好好退伍。」還有幾天就退伍的阿江,最後選擇放棄。這次營長為了大家的安全,決定把不參與作戰的人全退到三連彈藥庫去。三連連長什麼都沒說,想一想就答應了,說起來三連雖然是獨立連隊,但是能用的空間可還是多的,光是連上多餘空間,就不知有多少間可以利用。

「沒差,我是傳令所以逃不掉。大概也沒幾個人瘋了會想做跟鬼作對的事情。」

黃郁佑苦笑的說,阿江眨眨眼睛,看了看黃郁佑,就說「喔,還滿意外的。」

「什麼?」

「我還滿意外的,黃郁佑我還記得你剛來的時候很怕鬼不是?現在竟然還可以自嘲跟鬼作對的事情。看來跟在那煞氣營長旁邊果然有差。」

「什麼煞氣營長,阿江學長別幫營長亂取綽號。」聽到這說法,黃郁佑不免笑了。

「總之看你這樣,妥當啦!等你退伍後在找你喝酒!」

阿江跟二連的大夥退去三連了,黃郁佑幾個人走進了營部連中山室。青土山營區除了待命班負責輪替大門衛哨以外,其它全部撤哨。一連臃腫肥胖,滿頭大汗的肥宅連長,正在說營長撤哨的原因:「反正那也只是站著好看,沒任何實質效用,作戰期間就別做秀,以人員安全為主。總之就是如此,所以只剩待命班隊要留下,剩下留下的人……我們一連只有……呃……中士苗筱珺。」

「是。」苗筱珺班長說。身上穿的不是平常的草綠服,而是族裡的巫女服。俐落的頭髮,巫女的裙擺,還有軍綠色的後背包中的瓶瓶罐罐。誰都看得出來,苗筱珺班長這次可是真的拿出真本事。但一連肥宅連長相信更多的人跟他一樣,其實只是在看換上巫女服後,苗筱珺胸前那若隱若現的乳溝。

「連長……」

「啊!是、是!」肥宅連長突然回神。

「你和一些人在偷瞄我胸部一眼,別怕我把你們眼睛挖出來。」苗筱珺狠狠的瞪著一連所有人。每個人都立刻將目光從苗筱珺班長身上移開。只有齊瑋完全沒有管這件事情,只是一旁唉聲嘆氣,用小小聲的聲音抱怨說:「唉,還是貧乳的好。」

「太慢了。」苗筱珺看見進到營部連的黃郁佑他們說。

「小珺班!你怎麼穿成這樣!」黃郁佑看見苗筱珺班長的巫女服說,眼睛也很不由自主的看向胸部的乳溝,被苗筱珺狠狠扒了頭,怒說:「你們這些當兵的男人,就算軍中女人少,可不可以改掉這種看女人胸部的惡習!」

「痛!小珺班,我們幾個是在大門警衛排,要走一段上坡路。」黃郁佑說。

「看來二連,果然還是你們這幾個。」苗筱珺說。

「除了我們幾個也沒別人了吧。」邱啟民說,苗筱珺搖搖頭指了指那方向,黃郁佑和其它二連的人往那邊看去,黃郁佑和張梁寬一看就知道是三連的人,因為三連的那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高長雄,黑熊士官長;與三連連長,曹忠義。苗筱珺看了看三連,嘆氣說:「別的連隊,連長都親自來。我們一連的連長竟然說人家怕怕,就躲去三連,真是丟臉。」

「我倒是覺得驅使三連連長來,是別種事情……」張梁寬皺眉頭低語。

「這不是黃佑佑嘛!」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黃郁佑還沒反應過來,就將黃郁佑整個人抬起又放下。黃郁佑回頭一看,果然是營部連,那位新來的原海龍蛙兵的排長,康比絡。可是康排怎麼會在這裡?黃郁佑記得康排長應該跟鬼怪扯不上關係才是。

「康排?你也要留下?」

「當然啊!作戰耶!身為一個海龍怎麼可以逃避跟敵軍交戰!而且還是跟孫營長一起作戰,這點可是難得!我還沒跟孫營長一起開過作戰會議,無論如何,蛙人對於長官的要求,都是無限度服從!無限度忍耐!」

「你們有人可以去告訴康排,我們是跟什麼開戰嗎?」苗筱珺無言的說。

「呃……至少發生事情康排跑得很快。」黃郁佑說。

「康排,你們營部連只有你一個人來?」邱啟民問。

「嗯,原本其他人都很踴躍,但因為連長太感動,說他會以自己身驅保護大家的貞操安全,原本的人數立刻歸零。果然長官的關懷還是有安定士兵的作用。」

「絕對不是這樣!康排。」黃郁佑很肯定的表示。

「喔,人數還行!本來以為肯定只有小貓兩三隻。」

人沒到,聲音就先到。孫營長邊說著走進來,扛著一盒紙箱。後頭跟著的是依舊穿著不合身的迷彩服的馬修先生。

就這樣,孫營長的這支奇妙的青土山營區對抗鬼的隊伍到齊了。一連的巫女苗筱珺班長。二連會道法的柯輔導長、驅魔師張梁寬下士,與不知為何可以穿越過去的二兵邱啟民。三連的高長雄士官長;與三連連長曹忠義。營部連,原海龍蛙兵康排。對於紅衣小女孩和《青土山鬼話》感興趣的研究博士馬修。最後當然不可少的是孫營長的傳令,一兵黃郁佑。

加上自己,個性各異的十人,不僅讓黃郁佑感覺,這真的沒問題嗎?但是看孫營長好似完全不擔心的樣子。黃郁佑不僅想說,會不會從今早孫營長宣布跟鬼全面開戰的說詞與舉動,都是孫營長早早計劃好的手段。黃郁佑偶然的在那次上了孫營長的車跟著孫營長回家,見到孫營長的爺爺。

雖然黃郁佑對於那老人家沒有好感,但當那老人家說起當年的計畫時的表情,其實跟孫營長深思時的神情有些相似。只能說孫營長的確是他爺爺的孫子,總使黃郁佑覺得孫營長不會承認這種事情。但孫營長心裡那不正派的因子,是受到孫營長軍校的學長張翰祥的影響,還是張翰祥學長其實只是個引子,把孫營長心中那不正派的風格給引了出來。

孫營長將自己扛的紙箱的東西倒出來,是一本本裝訂的影印紙。黃郁佑和眾人都拿起了一本看,竟然都是泯偉叔寫的《青土山鬼話》的影印本。孫營長自己也撿起一本,對著在場的大家說:「這本是《青土山鬼話》,詳細我不再多說,畢竟你們之中有些人知道這東西代表著什麼,甚至比我知道的多。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整頓青土山營區。」

「就如同我早上所說的,跟鬼開戰。當然我會盡量希望每個人都以說服敵軍為主。當然有些經驗告訴我們,有時候拳頭比廢話還要更有用處。現在開始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

「工作分配!」孫營長說。

經過大夥討論,在場的十個人分成三組人馬:第一組搜查組,由苗筱珺、柯輔導和康排長三人組成,檢測《青土山鬼話》中所描述的鬼故事的真實性,苗筱珺、柯輔導可以透過自己的能力感應,康排則是以馬修先生那台「超自然電子異象儀」來測試該地的危險程度來做紀錄。

第二組支援組,由黑熊士官長、張梁寬與邱啟民學弟組成。雖然大多的兵都已經撤到三連的彈藥庫獨立連隊,但還是有大門哨的兵留在青土山營區內。支援組除了確保營區其他弟兄的安全,還負責其他事物的支援。

最後也就是孫營長、黃郁佑、馬修先生與三連連長曹忠義四人組成的,計畫小組。這裡主要是對於搜查組給予的資料,整理並且擬訂需要的作戰模式,與鬼故事的真偽判斷。

就這樣不等天亮,這一天晚上,青土山驅鬼小隊以經就開始實行他們第一項的檢測工作,也就是最一開始,黃郁佑所待的二連大寢與一連的輔導長室。再次見到曹忠義的黃郁佑,很意外曹忠義連長會放著三連自己跑來。問為什麼,曹忠義連長只是平靜的摸著下巴說:「現在國軍也很少有實戰經驗,難得的經驗,又是對於鬼怪。我覺得應該有可學習的價值。」

「可是,曹連長,全部營區的人擠到三連,這樣三連沒問題嗎?」黃郁佑邊看著康排用儀器拍攝傳回的畫面,一邊問著曹忠義連長。

「我的下屬可是很優秀的。」曹忠義回。

「啊……」三連的陳柏鋒副連看著眼前的人,不雙的啊了一聲。

「哼……」二連的蕭邦倫士官長看到眼前的人,也不爽的哼了一聲。

天啊!不要又來了!

正在安排床位與各連使用空間的三連輔導長,皓達看到眼前這對仇人又湊在一塊,不免頭又疼了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527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軍人|軍旅生活|軍中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黑い影
結果連支足球隊都湊不齊

07-13 05:23

小潘兒
照片越選越好

07-13 11:14

東方廚正妹
被縮圖騙進來!!

07-13 17:05


10人副本開團!!
PS:...本篇是過渡文章...

07-13 23:54

仙遊者
科科科科

07-21 13: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KeivnMoleaf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動畫】《... 後一篇:[達人專欄] 【電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ss891101迷納桑
歡迎來看看繪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