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毒藥、香水、黑玫瑰】狩獵遊戲(二)

作者:夢墨輓歌│2016-07-10 03:10:12│贊助:2│人氣:41
狩獵遊戲(二)

  在半空中,夜久俯視著整個廢墟,他目前正被不明黑鷹抓著。

  這隻黑鷹似乎是某個組織製造出來的改造生物,忽然從暗處飛出來把夜久從連城懷裡搶走。

  艷蝶成員沒半個追上來,可能是被敵人絆住了,所以夜久現在只能想辦法自救。

  提起麻醉槍,瞄準黑鷹頸子。

  碰!一聲槍響麻醉了黑鷹,只見黑鷹不斷抽搐最後無力墜落。

  夜久趁鷹爪鬆開時把黑鷹當腳踏墊一腳踢開,原本以為自己能像往常那樣落在屋頂。

  沒想到身上的衣服太重又太長,踩到自己的衣襬重心不穩的跌到屋瓦上。

  太過老舊的屋瓦無法承受衝擊整個崩塌,夜久就這樣狼狽地慘遭屋瓦掩埋。

  「嗚……」

  勉強讓頭上半身出屋瓦堆,不過手、下半身被柱子、石塊壓得無法動彈,只能等待隊友救援。

  黑鷹墜落引起很大的騷動,不只有艷蝶注意到墜落地點,其他敵人也查到了,差別只在誰最先趕到那個地方。

  在遠處與女性敵人纏鬥的連城,因為一個隊友擅自脫隊、一個隊友看見女性就龜縮,導致他現在陷入苦戰。

  即使知道夜久可能落在哪裡,但現在自身難保根本沒多餘的力氣去擔心夜久。

  夜久低著頭嘆氣,先是感嘆自己沒摔死,再來感傷沒被屋瓦壓死。

  不知道要被壓在這裡多久才會有敵人來殺他。

  「別露出這麼失落的表情,讓我來陪你玩玩吧!」

  一個沉穩溫柔的聲音從旁邊的窗口傳來,夜久抬頭一看,發現有人趴在窗台上。

  以榭爾瞇起翠綠的眼眸,露出看似和善但卻擅發著惡意的笑容。

  他優雅輕盈的漫步到夜久面前,蹲下身扳起夜久的下顎,笑容更加的邪媚了。

  「啊啊、分數要被夜來香的人拿啦?」夜久像是在發牢騷的說著,完全不怕被眼前的敵人攻擊。

  以榭爾呵呵幾聲,從懷裡拿出一罐青綠色的液體。

  「這附近變異的蛇挺多的,要不要體驗一下這種蛇毒呢?」

  「這樣好嗎?」夜久揚起嘴角一臉期待,但他可沒忘記遊戲規則,「萬一把我毒死了,你們會直接被判出局呢。」

  「放心吧,我用別的東西是毒過了,不會死的。」以榭爾打開瓶蓋,瓶子中的液體接觸到空氣馬上發出滋滋駭人的聲音,「對了,只要鬼還有意識就不算得分,我就慢慢的、慢慢的讓你失去意識怎麼樣?」

  「真不溫柔。」夜久希望的是直接被毒死,被玩的半死不活一點也不開心。

  以榭爾笑了笑舉起瓶子,傾斜到出裡頭的液體,毒液倒在夜久背後冒出詭異的白煙。

  嘶嘶--

  「嗚!」

  毒液如同鹽酸迅速侵蝕融化,很快的夜久雪白的背部便曝露出來。

  灼燒刺麻的疼痛在背部擴散,夜久皺起眉小小的呻吟著。

  以榭爾俯視著夜久統苦的表情,雖然毒液因為接觸到空氣弱化了,但還是有達到讓人痛苦的效果。

  「現在大概是二度燙傷吧。」以榭爾看著夜久背部發紅,伸手過去搔弄幾下。

  「嗚、啊!」夜久輕輕顫抖著,背部現在非常脆弱,那怕是一點風都能讓他感到發疼。

  「聲音很好聽喔!果然還是不能讓你太快昏過去。」

  以榭爾把夜久身上衣些瓦片清開,讓夜久的腰部也露出來。

  直接把和服往下撕開,然後又拿出一罐裝滿奇怪毛蟲的罐子。

  在這個充滿陷阱的遊戲場中,對以榭爾來說根本是天堂,不管是毒藥還是殺不死人的蟲子都能讓他開心。

  罐子裡的黑毛蟲有小指那樣短小,米字樣的嘴裡還有尖尖小小的牙齒,身上的絨毛如同細針那樣堅硬,牠們很有朝氣的在罐子裡掙扎著。

  夜久燙傷的背部下方是雪白完好的肌膚,以榭爾在那一處把所有毛蟲倒下去。

  毛蟲落到夜久身上,開始用力蠕動尋找能窩的地方,有幾隻還太緊張張口啃咬著夜久。

  「啊啊啊--」夜久忍不住的尖叫。

  那些蟲的毛就像是尖刺一樣,在夜久背部劃出一道道血痕,血腥引起毛蟲的食慾,毛蟲開始往傷口貼去啃食著夜久。

  以榭爾欣賞著夜久痛苦掙扎的表情,不自覺的舔舔嘴角,已經很久沒過這麼可憐的人。

  看夜久快昏去的模樣,以榭爾悠哉地拿出一包鹽撒在夜久背部。

  夜久一聲尖叫,原本朦朧的意識被劇痛刺激到清醒,而背後的毛蟲碰到鹽變得僵硬萎縮,最後縮成一球像石頭樣不動了。

  「不知道哪個觀眾丟的鹽巴,沒想到毛蟲會怕這個呀!」以榭爾讚的說著。

  就在以榭爾拿出一堆怪東西繼續折騰夜久時,賽德亞斯正好路過,發覺這裡有人趕緊退到牆後。

  稍微探出半張臉看著夜久狼狽的模樣,賽德亞斯只是冷笑然後離開。

  對他來說夜久死了也無所謂,來參加這個遊戲本來就不是為了取的勝利。

  賽德亞斯方才解決了改造人的鬼,他一個人就把那團人給滅了,赤手空拳仍游刃有餘。

  目前艷蝶的分數應該是最高的,所以夜久被敵人抓住也沒差。

  小心翼翼走在巷子中,賽德亞斯仍在尋找使用白玫瑰的殺手,其中一個目標正在跟連城對峙。

  是不是要等打完再過去呢?

  賽德亞斯踹開地上的捕獸夾,在猶豫要不要掉頭去看看連城的戰鬥。

  凱莎。

  思考著那名女性的零碎資訊,她究竟是不是目標呢?

  賽德亞斯還是覺得夜來香的可能性比較高,畢竟殺手跟傭兵的風格是有差的。

  走到一處鐘塔下,仰望著鐘塔上的老人,還有趴在旁邊懶洋洋的青年。

  是他們其中一個嗎?

  就在賽德亞斯要前往鐘塔時,一個巨大的石頭忽然飛來,還好賽德亞斯反應很快的閃開開了。

  「哇!終於找到一個敵人啦!」椹鶴露出燦爛的笑容,搬起一顆石頭。

  「嘖。」

  看著如此不低調的殺手少女,賽德亞斯在心中把椹鶴的名字畫個大叉叉。

  這麼粗暴的殺人方式,絕對不會在任務中留下白玫瑰,應該直接把目標和目標四周的東西通通破壞。

  嗯?說到殺人方式,剛剛以榭爾那樣變態的虐待手法,感覺跟那個商人的死法很像。

  雖然說艷蝶的人,不過艷蝶裡面說不定有個性比較不一樣的殺手。

  就像夜來香的暴力少女一樣。

  碰!

  找不到武器椹鶴,看身邊有什麼丟什麼。

  由於遊戲場地是個廢墟,不少房子都是早期的石頭建築,年久失修也有誇掉的屋舍。

  屋舍的渣渣就成了椹鶴的武器。

  不太想跟椹鶴在這邊耗,賽德亞斯轉身往以榭爾、夜久所在的地方跑。

  想去確認一下以榭爾是不是他要找的目標。

  「別跑呀!」椹鶴在後面哇哇大叫,不斷丟木塊、石頭攻擊賽德亞斯。

  區區野蠻的攻擊方式自然是打不到賽德亞斯,敏捷地避開攻擊,賽德亞斯跑進巷子裡想說這樣能甩開椹鶴。

  椹鶴看巷子裡沒東西能丟,不開心的搬起旁邊的木桶,隨便朝一個房子丟去,想說砸房子製造能丟的東西。

  轟隆!

  木桶落到某間屋舍突然大爆炸,強風把椹鶴掃開,火焰吞噬著四周。

  賽德亞斯在巷子裡也能感受到熱氣襲來,看著爆炸的那間房子,他無奈地嘆氣搖頭。

  那間,正好是以榭爾和夜久待的屋子呢。

  --

  廢叭:嗚哇哇!超緩慢的更新!而且好短(緩慢累積而成的文)

  現在的環境不方便寫太久QuQ

  這篇嘛、夜久跟以榭爾被炸飛了呢(咦?

  反正他們不會死啦w所以椹鶴可能會為夜來香獲得高分唷!恭喜炸昏一隻鬼(X

  想說椹鶴的武器都很重了(巨錘),所以搬東西亂丟應該是能辦到的吧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493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哈德
不會死www

07-10 03:12

夢墨輓歌
欸!!這麼晚還沒睡(迷:你沒資格說07-10 03:15
哈德
正在開導我同學xd

07-10 03:23

夢墨輓歌
開導什麼呀w07-10 03:31
哈德
該怎麼講呢www

就很簡單的就是我同學打LOL 前面在那邊秀專精加嘲笑聲 對面就不爽了就開始大殺特殺我同學

結束後就在頻道打啊不是很會秀專精嘲笑

兩邊就在互相往來

然後對面就全部離開了

我同學就跑來跟我討拍www

07-10 03:52

哈德
我只是覺得我同學不要手賤去按專精或笑就不會有後面這段了==

07-10 03: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xicase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戰謠歌】培育世界... 後一篇:【芙之狂想曲】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ustahuman54喜歡聽故事的人
凡生經歷過的恐怖經驗【短篇故事】石頭的詛咒(上)昨日已發表於小屋,歡迎來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