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向著璀璨的明日 -First Day 01-

作者:【神說要有光】LanTern│2016-07-08 04:26:52│贊助:416│人氣:215
 

First day
 


 
#1
 
    我在早晨的第一聲公雞啼叫前就醒了。
    畢竟今天可是個大日子,開學典禮。
 
    我穿好學校規定的新制服——白色短袖襯衫和黑色長褲,在鏡子前面站了半個小時,盡全力嘗試抹平襯衫上的皺摺。
嘖,褲子的鈕扣有點鬆動,晚上回來得請翡真姊幫我補一補。
 
    「阿曙、阿曙,起床了嗎?」
    房門外傳來翡真姊的呼喊,隨著聲音和腳步聲漸漸明顯,我聽得出來她正在上樓。
    我應了一聲,最後一次檢查我的書包——一個破舊的老郵差包,上面有很多補丁,聽翡真姊說這是我父親的遺物。
 
    「哎呀。」
翡真姊推開門,輕呼一聲,柔柔地笑了。
「很帥哦,阿曙。」
    
    正當我害羞地搔著臉頰,翡真姊的身後露出一條馬尾巴和一張正賊笑著的臉蛋。
    「穿起制服來倒是人模人樣嘛,曙。」
    「妳也是,很好看。」
    我接受她不坦率的讚美,笑著回應她。
    「那、那不是當然的嗎?」
 
    我仔細打量翡實,雖然她比翡真姊稍微矮了幾吋,但卻依然不掩她出色的容貌。
靈活躍動著的黑髮在側邊綁成馬尾,垂落在肩膀上,露出後頸和耳際。恰恰好蓋到她眉毛的瀏海看起來柔軟無比,讓人很難忍得住去撫摸那髮絲的念頭。
並不是我在恭維,白色襯衫和黑長裙的制服穿在她身上真的非常好看,裙擺下露出一截的腳踝如同她的臉龐一樣白皙。
翡實的笑跟翡真姊溫柔婉約的笑容不同,總是狡黠而莫測,大得驚人的雙眼總是靈活地轉動著。
 
    「來,早餐。」
    翡真姊遞給我一只紙袋,我接過後稍微摸了摸,裡頭沉甸甸地裝著兩塊柔軟的東西,大概就是昨天我們一起做的饅頭吧。
    「謝謝。」
我笑嘻嘻地把麵包放進郵差包裡。
    
    「對了,阿曙。」
    我跟在她們兩人身後走下樓梯時,翡真姊沒有回頭地直接叫我。
    「嗯?」
    我盯著她那黑色而被朝陽照射顯得有些泛棕的髮旋。
    「我聽翡實說,今天是第一天上課,萊亞那邊會提早放你們回家,可以麻煩你去幫忙釣一些魚嗎?上次那些已經快吃完了。」
    「當然,包在我身上。」
    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但我還是提一下,我的釣魚功夫可不是蓋的。
 
    「哼哼,我記得上次你也是這麼說,自信得很咧,結果一隻都沒有釣到。」
走在最前面的翡實回過頭來,睥睨地看著我,嘲笑般勾起嘴角。
    「還在外面待到天黑不敢回來,搞得大家得大半夜地出去找你一個人。」
 
    「什麼話,我可不記得有這回事。」
我忍不住吐槽。
「大伙出動那次哪是為了我,明明是因為妳在山裡面迷路,連我也找不到妳,結果阿吉叔他們只好一起上山找我們兩個。」
    翡實原本嘻笑著的眉毛皺了起來,側頭想了半秒。我一直覺得她思考的表情非常可愛。
    「啊,是嗎?原來如此,那是我記錯了。」
    這回她倒是大方承認錯誤,真實值得鼓勵。
 
    「上次那是運氣好,你們這次再走丟,可不會那麼幸運。不要跑出大路,凡是都要小心點。」
    翡真姊溫言責備,我從來不曾見她真的發怒的樣子,總是維持著溫柔婉約的形象。
    突然,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雙手一拍,笑吟吟地開口。
    「哎呀,要不這次你們一起去好了,釣魚。」
    「咦——」
    這個提議馬上招來翡實的抗議,然而儘管她刻意拉長音,倒也不像是真的很反感。
    「釣魚是很無聊的,妳跟阿曙一起去,也好有個伴。我已經先跟阿吉先生借過釣具了,你們下午直接過去就好。」
 
翡真姊摸摸她的頭,她們這樣的互動從小就有了,只要翡實開始耍小性子的時候翡真姊就會這樣撫摸她的頭。自從翡實的身高長高之後,這樣的畫面看起來就特別有趣。
 
「釣具就在老地方,用完不要忘了放回去哦。」
翡真姊轉過頭來對我說。
「瞭解,我的女士。」
這樣的應答惹得她咯咯笑起來。
 
我和翡實在門廊穿上我們唯一的鞋子,走出屋外。
「就算收穫很慘也沒關係,天黑前就趕快回來,沒事不要去其他地方亂晃,聽到沒有?」
喂,不用這樣繞彎損我吧……
「相信我的釣魚技術啦。」
聽見我的抱怨,翡真姊笑了一下。
 
穿好鞋子的翡實站起來,敲了敲腳根,確認鞋子不會鬆落。
「好了,走吧。姊姊,掰掰。」
「我們走囉,期待我們豐碩的戰果吧!」
翡真姊露出苦笑,舉起手向我們道別。
 
 
#2
 
儘管時間還很早,但是路邊的茶田裡已經有很多人開始進行農務了,和煦的晨光將他們彎腰的身體染上一層金色,和茶樹的綠映照著,透過晨曦和還未散去的薄霧,非常漂亮。
我和翡實沿著山丘一路往下走,朝著這座山谷唯一的「學校」前進。
 
    這個村子是圍繞著一條河流形成的聚落,河流兩邊都是山,所以形成一個中間低矮而兩邊漸高的谷地。
    村落範圍不大、人數不多,村民以捕魚、採茶維生,偶爾也會到山上抓一些野味。
    這條河流以前一定有某個名字吧,旁邊這兩座山也是,但是到了現在都被遺忘了。
村子的居民管這裡叫做「水晶溪谷」。
    
    幾十年前的大戰影響了全世界,世界上人口總數不到大戰前的一成。
 
    「第三次世界大戰」。
怎麼樣,很聳動的名字吧。
   
    但是這場戰爭對於現在生處在溪谷裡的我們卻相當遙遠而虛幻。
    我們幾乎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辦法獲得什麼實際的情報。但是我們猜想,他們大概也像這座村子一樣,盤據著某處水源,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吧。
    失去了大半的文明後,我們只能用最簡單的方法生活,這幾十年來一直是如此。日出而做、日落而息,電池和汽油是非常珍貴的資產,非到必要之時不會去使用。
    我們並非沒有想過要到外面去尋找其他同伴和其他村落,但是整個村落只有一輛汽車,經過了幾十年,很多零件都已經不敷使用,村子裡又沒有熟諳這些機械的技師,再加上大多數的村民害怕失去那些舊時代殘存下來的珍貴資產,所以一直遲遲沒有動身。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地流逝,現在的我們覺得就這樣生活下去也挺好的——至少我這麼覺得。
 
「幹嘛不說話?」
我回過神來,發現走在一邊的翡實歪著頭盯著我,看她的樣子搞不好已經看了很久了。
一想到這裡我不禁覺得有點尷尬。
 
「沒什麼。」
我別過臉。
「我在想大戰的事。」
我想不到其他理由,只好把一直盤據在腦海裡的第一件事情說出來。
「噢。」
聽到我這麼說,她的臉色也黯淡了下來。
 
「不、不是傷心的事啦……雖然我爸媽他們是因為戰爭才死的,但是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把我帶來這裡,也才有機會認識妳們。應該說有點慶幸吧,能夠來這裡……啊,當然我也非常不希望發生戰爭啦哈哈哈。」
我搔搔頭,乾笑起來。
 
我和翡實、翡真姊,全都沒有血緣關係。
我們是因為戰爭而聚在一起的關係。
 
聽說我還在襁褓中的時候就被身為醫生的父母託付給翡真姊的爸爸照顧,而他們自己則離開溪谷到戰場去行醫,多年來都不之去向,只有現在我背在身上的郵差包被當時四處征戰的士兵送回水晶溪谷,這也是我將它當成父親遺物的理由。
雖然翡真姊總是對我說他們一定還在世界的某處救人,但是我心裡卻也明白這只是安慰我的話罷了,要在慘烈的戰爭中生還的機會少之又少。
 
翡實晚了我幾個月,在山裡面被前去打獵的村人找到,帶回來由翡真姊的爸爸養育。
「既然都多一個了,那多兩個也沒什麼差別。」
據說翡真姊的爸爸當時這麼說。
對比牙齒還沒長齊的我,那時候的翡實其實已經活蹦亂跳了,所以嚴格說起來翡實的年紀應該比我還要大上一歲左右。
 
「我也很慶幸能夠來到這裡。」
出乎我意料的,翡實柔柔地笑了。在晨光中非常美麗。
「啊,我是指遇到姊姊,因為她的照顧我才能夠長得這麼健康。你嘛……就可有可無了啦。」
喂。就算知道妳只是害羞,聽到這種話我還是會難過耶。
 
「咦,翡實、曙!」
遠遠的一道人影向我們招手,穿越茶田飛奔而來,一路上怪叫著。
「嘖。」
翡實忍不住咂嘴,稍稍把身體偏了半邊,躲到我身後。
 
「這麼巧!」
未大呼小叫朝著我們跑來。
    「早安,未。」
    「早,兄弟。」
 
    我的老友兼我們的鄰居露出爽朗的笑容,整齊潔白的牙齒在太陽光中甚至還會反光。
    雖說是鄰居,但其實兩家間也隔了六塊田,只是就廣義上而言他們家確實是離我們最近的屋子。
    我和未自小就玩在一塊,但是翡實似乎對他沒什麼好感,只要他在身邊就會一反常態地沈默不語。
 
    「早安,翡實小姐。」
    他露出燦爛的笑容,標準地對著我身後看向別處的翡實鞠躬。
    「……早安,未。」
    翡實平鋪直敘地說,看也沒看他一眼。
 
    我的老友似乎聽到這句話就心滿意足了,笑嘻嘻轉向我。
    「也是要去學校,沒錯吧?」
    「是啊。」
    我笑著點點頭,跟他並肩同行。
 
    「哎呀,隔了這麼久現在才說要開始對現在的年輕一輩進行義務教育,還要我們去什麼學校,真是自討苦吃。」
    「話也不是這麼說,你也知道書庫的整理終於告一段落了。現在開始有系統的學習知識正好。早一步開始、也能早一步達成目標,也許我們也能夠複製出燈泡、汽車這些東西,搞不好未來某天甚至能到村子外面去,找找其他人、看看其他地方。」
    「是沒錯啦,不過連什麼開學典禮也要複製一次,難道你不覺得太無聊了嗎?」
    「有的時候來點這樣的老派作風也不賴啊,你不會很想試試看嗎?開學典禮。」
    未扮了個鬼臉。
    「完全不想。」
 
    聽見這句話,翡實臉色鐵青。
    「喂,你……」
    眼看她就要大聲罵出口,我連忙伸手阻止。
    「好了,翡實。未他只是怕麻煩嘛,說實在這個開學典禮我也覺得沒什麼意義,不過偶爾試試看也不壞啊。」
    我急著打圓場,除了要安撫這個陰晴不定的姊妹外,最重要的是我不希望我同齡間最親密的兩個人是這種關係。
 
    翡實生氣地看著未,呼吸都因此而急促了起來,然後反過來瞪了我一眼,頭一扭,看著別處,將身體繼續躲回我身後。
 
    未嘴角微微一牽,似乎笑了一下。與其說是因為翡實的反應而覺得好笑,看著他眼裡流露出的落寞,倒不如說是苦笑更貼切一點吧。
 
    「說起來,翡真姊姊她還好吧?」
他問。
    「啊?很好啊。」
    「那就好。我媽她身體最近又犯腰痛,你也知道,老毛病了,可以請你拜託翡真姊姊幫忙一下我們家的針線活嗎?」
 
    「那有什麼問題。」
    我一口答應。
    「翡真姊她本來就是負責針線活,你這樣說太客氣了。對吧,翡實?」
    「……嗯。」
    她小聲地應了一聲。
 
    溪谷裡大多數的家庭都是負責茶田的農務,但是我們家男丁只有我一個,年紀也還不夠,沒辦法獨自負責一塊田,所以只好讓翡真姊幫忙其他家庭的針線活來賺點錢。
 
    「那我就先謝謝你們啦。啊,對了,曙,你上次去萊亞哥那裡幫忙的時候有聽他說嗎?他好像會來當我們的老師哦。」
    「我去萊亞哥那裡幫忙?」
    我皺眉。
    「我有聽說當老師這件事,可是這是翡真姊告訴我的。去萊亞哥那裡幫忙的……是翡實吧?」
    我轉頭看向我身後的少女。
    翡實似乎被我突然跟她說話嚇了一跳,皺著眉呆楞地看著我。
    「唷呼?」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呃……曙?」
 
「喂,翡實,妳在打瞌睡嗎?我們聊到妳去萊亞哥那裡幫忙整理書庫的事情啦,未這小子還以為是我去的。」
    我好笑地看著未,卻注意到一邊的翡實好像還沒會過意來。
 
    「呃,喔、喔……對啊,是我去的。」翡實連忙點頭。
    「啊——是嗎是嗎,對對對,萊亞哥那邊是翡實去幫忙的,我有聽他說過……」
    未抬頭喃喃自語,還扳起手指計算天數,似乎在回想。
 
    「妳怎麼了?」
我停下腳步,看著翡實。
    「嗯?什麼?沒什麼啊。」
    她看著我,表情充滿詫異。
 
    「胡說,妳明明在發呆。」
    我板起臉佯裝責備她,她則不耐煩地別開視線。
    「生病了嗎?哪裡不舒服?」
    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額頭,順便享受一下她瀏海的觸感。溫度似乎沒有太大的異常。
 
    她慌張地撥開我的手。
    「沒、沒有啦,你管很多耶。」
    「妳今天很明顯怪怪的,如果不舒服我可以先送妳回去。別擔心,萊亞哥會理解的,女孩子嘛,每個月不方便什麼的也都是家常便噗喔!」
 
    我話還沒說完,翡實就用力打了我的肚子,用拳頭。
    「我沒事啦!」
她滿臉通紅地說。
「講、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你死定了,我要回去跟姊姊告狀。」
「……我是擔心妳……好吧,至少這個力道看來是沒問題了……」
我差點喘不過氣,真的很痛。
 
未在一邊哈哈大笑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兄弟,你不會看場合講話這點還真是過了多久都沒變啊。唉,至少能為無聊的生活增添點色彩,這倒也不錯。」
    翡實惡狠狠地盯著他,帶頭邁開大步往前走。
 
    「喂……等等我、妳剛揍了我一拳就這麼走了?喂!」
 
    拜完全不停下腳步的翡實所賜,我們比預期還要早就到了上課的校舍。
    說是校舍,其實也只是一間比較大的屋子而已,聽翡真姊說是拿村子的廢棄舊倉庫改建的,如果算上桌椅,大約能容納二十人左右。
說穿了,村裡要上學的孩子數量也不多。雖然口頭上是說義務教育,但是在這個時代,如果父母不願意讓孩子來學校,其他人也無計可施。
    況且適齡的孩子本來就不多,只不過十來個人,我、翡實和未已經是年齡最大的一批了。
    
    「耶,是萊亞哥。喂,萊亞哥!」
    未舉起手揮舞,充滿幹勁地朝在倉庫大門前的階梯上坐著的青年跑過去。
 
    正當我準備一起跟過去的時候,卻發現襯衫下擺被拉住。
    翡實用兩根手指拉著我的衣角,眼神游移,嘴上吞吞吐吐的。
    「怎麼啦?」
    我回頭靠近翡實,傾身湊近她嬌小的臉。
    
    「曙,我做個假設。」
她悄聲開口,聲音細若蚊蚋,我不仔細聽根本聽不清楚她說什麼。
    「如果我希望你,嗯……不要跟未太過靠近的話,你願意嗎?」
 
    我還以為她要說什麼,原來是這種事。
    「什麼啊,真是的,妳不是那樣小家子氣的女人吧。」
    我笑著說。
 
    「我很認真在跟你說。」
    「好吧,那我也認真回答妳。」
    我收起笑容。
 
    「翡實,我並不知道妳和未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相信妳一定是和他有什麼過節才會對他反感。我不會逼妳和他好好相處,那是你們兩個要處理的事,但是對我而言,他是非常重要的朋友。」
    我看著她,堅定地說。
    「我全新全意地信賴他,就像對妳、或是對翡真姊一樣,你們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不能答應妳的要求。」
    
    翡實稍稍地用鼻息嘆了口氣,幾乎不著痕跡。
    「好吧,畢竟你就是這樣的人。」
    她露出略顯難堪的微笑,看著她的笑,我不禁也笑了起來。
 
    「等等,我修正一下。雖然我剛剛說我不會逼妳和他和好,但是我真的很希望你們兩個能夠好好相處。他絕對是個好人,相信我,翡實。怎麼樣,試試和他正常聊聊天吧?當作賣哥哥一個面子?」
 
    翡實噗哧一笑,捶了我的肩膀一下。
    「什麼哥哥,少臭美啦,你是我弟弟好嗎。」
    我哈哈大笑,轉身朝萊亞和未那邊走去。
    
    「曙。」
    「嗯?」
我回過頭,回應翡實的呼喚。
    「我會試著和他好好相處,嗯,盡量吧。」
 
    我裂嘴而笑。
 
 
#3
 
    「嗯,好,大家好。」
    高瘦的萊雅哥站上搬來充當講台的木箱,對著我們這些隨意坐在倉庫前面空地上的孩子講話,雖然他幾乎算是整個水晶溪谷知識最淵博的人,但他看起來還是顯得有些緊張。
    「呃,那個,我應該算是你們的……老師?導師?呃,總之就是教導你們知識的人,嗯,對。」
    我錯了,他非常緊張,結巴完全停不下來。
 
    「總而言之,今天是開學典禮,那麼呃……你們也大老遠從溪谷各地過來這裡上課,還有人要渡河……」
    他打了一個哆嗦,似乎想到住在河川另一邊的的人還要划船過來就不寒而慄。
「總之,真是辛苦大家了。」
    他吞了吞口水。
 
    「那麼……嗯,我們現在要進行呃……什麼來著……升旗,對對,升旗。那麼請大家站起來,我這邊有準備一面旗子,那我等一下會負責把它升……升上去,嗯,我剛剛研究了很久。」
    萊亞哥舔了舔嘴唇,偷瞄後面的旗竿和那面繪製潦草的旗幟,一臉不敢保證會順利進行一樣。
 
「那其他人……也就是你們,要負責唱……唱歌。但是我們沒有專門適合這種場合的歌,所以我就想了一個折衷的辦法,對……那個誰來著,武碩,你負責帶大家唱歌好嗎?就是你上次編的那首?」
    他慢調斯理地講完,緊張地看看武碩。
    等到他們兩人取得短暫的共識後,他雀躍地跑到旗竿邊,把姑且算是水晶溪谷的旗幟綁上去。
    「我數到三就開始唱,三、二、一……啊,數到三?抱歉抱歉,重來,一、二、三!」
 
    霎時間,我們大家有志一同地唱起武碩編的那首亂七八糟的歌。
    雖然我不太清楚以往的升旗是怎麼進行的,但我相信絕對不會唱這種歌。
 
    等到唱完歌以後,萊亞哥的旗幟也剛好升上去了。
    接著他又用那顫抖又結巴的口吻開始宣讀他記在小抄上的宣言,我看見坐在前面的未毫不避諱地拼命打哈欠。
 
    「哈,萊亞哥興致高昂哪。」
    「他總是這樣。」
    翡實揉了揉太陽穴,受不了地說。
 
    「要不要吃點饅頭?」
    我問,打開翡真姊準備的早餐。
    「我不要饅頭……」
    「噢,好吧……咦?不對,不是饅頭,是白麵包。」
    「白麵包?那給我一小半吧。」
    我將其中一塊麵包扒成兩半,遞給翡實。
 
    怪了,應該是饅頭才對啊?
 
    等到萊亞哥的世紀大演說結束時,我們的麵包早就吃完了,連紙袋都被翡實拿去折成一只漂亮的紙鶴。
但是萊亞哥彷佛一點也不倦怠一樣,依然興致高昂地帶著因為他的演說攻擊而疲倦萬分的我們去認識環境。
    雖然說是認識環境,其實所謂的環境也只有校舍主體——也就是倉庫內部、在旁邊搭建的廁所、以及倉庫前充當體育場的空地而已。
    
    「好,那麼接下來,我們就進教室裡去吧!」
    萊亞哥亢奮地說,走在我們的前面,用鑰匙打開舊倉庫的大鐵門,領著我們走進倉庫裡。
    
    舊倉庫雖然不大,倒也足夠容納我們所有人。
牆壁上貼著地圖、字母版、乘法表、元素表、人體圖之類的教材,角落堆著一些巨型三角形,看起來像是測量角度用的工具。
倉庫中間整齊地排列著十餘套桌椅,前方是一個顯得有些破舊的黑板,一塵不染的倉庫裡,只有黑板上沾滿粉筆灰。
 
   「咦……」
 
    突然之間,天旋地轉。
 
    莫大的暈眩感襲來得非常突然,讓我反胃得不得了,而且完全沒辦法抑止。
    我靠著抓住隔壁的翡實纖細的肩膀才勉強站著。
 
    我原本在朦朧的意識中以為是地震,但是耳邊依稀聽見翡實的聲音,才知道只有我出現這種狀況。
 
    「……事吧?曙、曙?聽得到我講話嗎?」
    我唯一的意識就是死命壓制剛才吃下去的麵包,不讓它們有機會衝出我的喉嚨。
不知道過了多久,暈眩才漸漸消去,我勉強站直身子,奮力地喘著氣,逐漸恢復的知覺告訴我渾身都是冷汗。
我就這麼靜靜地站著,等待失去的視覺和聽覺恢復,一面以小幅度快速搖動我的頭,告訴翡實我沒事。
 
    「曙?」
    翡實擔憂的臉在我下面,我現在才發現我幾乎是半垂掛在翡實的身上,我的胸膛和她的肩膀完全貼合在一起,腳步虛浮。
    「抱歉……」
    我發現我沒辦法靈活控制我的舌頭,使得我的聲音又虛弱又古怪。
    除了翡實以外,我也漸漸聽到萊亞哥結巴地像大家介紹的聲音,看來他並沒有注意到我的狀況,這說明我的暈眩大概只持續幾秒的時間。
 
    「這是怎麼回事?」
    翡實的聲音在顫抖,幾乎快哭出來,在我的印象當中從來沒見過她露出這種表情。
    「沒事。」我虛弱地說。
    「你這叫沒事?你知道你剛才幾乎整個人倒下去嗎?」
她壓低聲音,激動地說。她臉色慘白,看起來真的被嚇到了。
 
    我稍微瞥了一下四周,未在前方專心聆聽萊亞哥說話,我身邊除了幾個人用眼角餘光看了我幾眼,似乎沒引起什麼太大的騷動。
 
    我微微笑,親暱地攬了攬翡實。
    「抱歉啦,害妳那麼擔心。」
    「我才不擔心你……」
她露出厭惡的臉,囁嚅著說,小力扭了扭。
    「沒有妳想的那麼嚴重啦,我想大概是類似那種剛站起來一時血壓上不來的暈眩吧。」
我輕輕一笑。
    「血壓上不來?我聽你在鬼扯,我們剛剛明明都站著……」
    「呃,大概是因為站太久的緣故吧?一定是這樣。」
    我打個哈哈,想就這麼帶過這件事。
  
    她的神色依然憂心忡忡。
    「如果再發生,拜託一定要跟我說。」
    「一定。」
    我撒謊,輕輕拍拍她的頭,又趁機偷摸她的瀏海。
 
    我一點也不想再看到她那個表情了。
    一點也不想。
 
#4
 
    「好,那麼,嗯,我們現在應該沒什麼事了?」
    解說完了整個教室每個教材的用途以後,萊亞哥看著大家,眼神有點茫然。
 
    「萊亞哥,座位、座位!」
    站在最前面的未用氣音提醒,話雖著麼說,但卻連站在最後一排的我都聽得到。
    「啊,對對對。沒錯,我們現在要來抽籤,抽座位。」
    他對我們挑眉。
 
    「我已經做好籤筒了,我找找……好的,沒錯,就在這裡。」
    萊亞哥拿起放在前方講桌上的一個小竹筒,輕輕搖晃了幾下ㄑ。
「說起這個抽位子啊,可是有一段淵遠流長的歷史的,相傳當年的國高中生,大概就是你們這個年紀的階段吧?總是為了坐在自己喜歡的人的隔壁而無所不用其極,祈禱、燒香、拜佛這種基本盤就不用說了,花錢買通、等價交換、裝作視力差換位子到前面,這種手段比比皆是。如果今天抽到班花隔壁,嘿嘿,你就有福啦,把你的籤拿出來讓大家競標,趁這一波很削一筆,一整個月不愁沒有點心吃……」
    為什麼萊亞哥講起這種八卦消息就不會結巴啊……
 
    「所以為了忠實還原當年的場景,如果各位要私底下來些陰招,換到喜歡的女生或男生身邊也是完全沒問題的唷,我會當做沒看見的。」
    他朝我們眨眨眼。
    「我們總共有十九人,所以有十九個座位,一排四個,以此類推。最後一排三個,總共五排,第一排就做一到四號、最後一排是十六到十九號,沒問題吧?大家看準再交換唷。現在依序排隊上來抽籤,從前面先來吧,未老弟,打個頭陣怎麼樣?」
 
    雖然萊亞哥顯得非常熱衷這件事情,但很遺憾的是,其他人似乎興趣缺缺。
    大家魚貫地走上前,隨便從籤筒裡摸出一張小紙片,看了一眼就回到隊伍裡了,甚至有人連看都沒看,幾乎沒有人有想交換的意思。
 
    「翡實,妳抽到幾號?」
    我打趣地問在我後一位抽的翡實。
    「十五。」
    「咦,真的?我抽到十六耶,就在隔壁,請多多指教啊。」
 
    「嘖,想不到連來學校也沒辦法擺脫你。」
    翡實好像不怎麼驚訝,淡然地說。她雙手抱著胸,有點無聊地看著自己的指甲。
 
    哇,好冷淡,剛剛我那暈眩有給她那麼大的衝擊嗎?
 
    當每個人都姑且走到自己抽到的座位旁邊後,萊亞哥輕快地走到講台上。
    「原來從這裡看出去是種風景啊……」
    他露出呆傻的笑容,看上去真的很開心。
 
    「好,那麼我們以後就照這個座位坐,大家要記住唷。」
    說著,他低頭看看錶。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看我們今天……就先解散吧?啊,雖然今天比較早,不過以後我們每一周的前三天都會用到下午的時間來上課,請記得先跟家人說一聲。好啦,解散!」
    
    萊亞哥話聲剛落,許多人就開始站起來朝倉庫門口走,彼此之間沒有多餘的交談。
    「大家怎麼都走得那麼快?」
    我詫異地看著魚貫走出門口的學生們,從還沒坐熱的凳子上站起來,把郵差包甩到肩上。
 
    「我們也走吧,翡實?別忘了我們還得去釣魚,啊啊,希望今天能早點收工……」
    我看著外頭略為燦爛的太陽,嘆了口氣。
 
    「曙,你先過去吧。」
    「啊……啊?那妳要去哪裡?」
    我不明究理地看著翡實,糊塗地問。
 
    「拿了漁具到河邊等我,我馬上就過去。」
    她完全沒打算回答我的問題,就這麼逕自往倉庫另一邊走。
 
    「欸、等……妳要去哪裡啊?」
    她沒好氣地看著我。
    「我要去上廁所,你要跟我來嗎?」
 
    「呃、不……」
    「先去拿漁具,然後到河邊等我。」
    她重複了一次,說完就朝廁所的方向走去,看樣子不打算再跟我廢話。
 
    「有這麼急?好吧……」
    我拖著步伐,往大路走去。
 
    「曙!拿了漁具直接去河邊,不要亂跑,聽到沒有?」
    身後傳來翡實大聲叫喊。
  
    我翻了翻白眼,自故自跑開又要我老實聽她的指示,有時候真搞不懂她怎麼會這麼任性。
    「知道啦!」
 
 


To be continued.









- 稍微提一下,這裡提到的「水晶溪谷」這個詞,如果覺得很眼熟,不要懷疑,我是抄來的
  因為我很喜歡這個詞,所以就把它放進來用


- 明天原本找了一份一天的臨時工,結果颱風.... 我的劍心資金....







感謝閱讀拙作,可以從這裡連結到其他章節

-First  Day 01



還望不吝分享心得,懇請賜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471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帽子君
看完餓了 有推薦的早餐嗎[e5]

07-08 06:20

【神說要有光】LanTern
泡麵07-08 16:09
雞縛靈
標題好煞氣 我喜歡

07-08 10:44

【神說要有光】LanTern
我也很喜歡07-08 16:09
Sedum
[e17]

07-08 20: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It's al... 後一篇:向著璀璨的明日 -Fir...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49778224
願意來看看我的小說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