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七月份自選故事活動」探索!傳說中的黑色惡魔!

作者:Onikis│2016-07-05 19:10:20│贊助:40│人氣:303
  各位好,這裡是上個禮拜說要玩活動的祀夜。
  原本我自己是有準備點子要來進行創作,很榮幸地受到解憂的點名,給了三個題目。
  本週的題目是「當你來到一個小強的世界,會準備哪三個東西?」。

  那麼,以下就是本文的開始囉!

  喔,因為筆停不下來,這次寫了快一萬字,還請各位斟酌賞閱。



  未知生物(UMA),那是仍未與現代社會有所接觸的無數生物。

  他們並非不存在,只是人們尚未發覺牠們仍舊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事實。

  然而,人類生來均有「知」的權利,探索未知的世界不僅僅是我們的行動,勇於探索尚未被發現的生物,並將真相帶給人們,更是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

※※※

  即便揭露了許多未知生物的習性,然而我們仍在積極探詢各種世界上尚未被現代社會發現的生物,為得就是帶給人們理解這些生物存在。

  今天,我與冒險團隊的隊員們,正在研究下一場冒險該從哪邊開始。

  「隊長,請看這個。」

  一名隊員將他的筆記型電腦轉向我這,看著螢幕上面顯示的一篇報導,頓時挑起了我胸膛之中那顆渴求冒險的心。

  「……億萬年前便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古老生物『XIAO QIANG』嗎?」

  網頁上所顯示的內容並不算完整,無論是XIAO QIANG的外觀、習性等等的內容,幾乎都只有簡單幾個字帶過。

  XIAO QIANG畢竟是傳說中的生物,到底該怎麼接觸,看樣子只有實地勘查才知道了。

  「隊長,怎麼辦?」

  一一對上團員們興奮的目光,與我、與這個團動共事甚久的副隊長兼負起代表的工作,問起了我的想法。

  回想至今經歷過的各場冒險,每一次對我而言都是別具意義的──想必這次也不例外。

  「來吧,各位。就讓我們來跟黑色惡魔『XIAO QIANG』會一會,看牠是不是真的值得配上傳說這兩個字!」



  在嚴密的事前規劃,無數場的會議接連展開之後,冒險團隊總算在搭乘了十數小時的飛機、轉了兩次當地國內線航班,外加一天半的交通車輛之後,這裡是當地最大的城市,同時是我們能夠補充物資的最後一站。

  對於傳說中的生物,我們是一無所知,沒有人知道究竟要準備多少物資,才能有這緣分與黑色惡魔XIAO QIANG有所接觸呢?

  這個答案,想必沒有人知道。

  但根據以往冒險的經驗,團員們還是按照各自職位分工,開始著手進行各類必需品的採購與相關程序的申請。

  「各位辛苦了!」

  用這話作為開端,這是我們抵達這裡之後的第一次會議,我看得出來隊員們臉上都殘留著移動時的疲勞,或許連我自己也是吧。

  但我身為隊長,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讓隊員們看到軟弱的一面,因為這攸關整體士氣,甚至有可能引發不必要的危機。

  任何一絲的隙縫,都有可能讓莫大的水壩瞬間崩壞,我不能讓隊員們在如此情況下走入危險的叢林當中,於是我宣布接下來四十八小時,除了各類物資與冒險道具的準備之外,將會是出發冒險前最後一次的休息,隊員們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放鬆身心,盡早擺脫時差帶來的痛苦。

  「隊長,那我們呢?」

  身為我的副手、整個團隊的第二把交椅,副隊長很清楚他沒有休息的機會。

  我低頭思考著,我們究竟得在這簡短的時間裡,做出多少的準備呢?

  「總之,我們要先找個熟悉當地人文風土的導遊。」

  與UMA的接觸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就是當地各種細微的情報,只要多熟悉牠們生活的環境一點,就能讓我們更接近牠們的存在。

  若是在冒險途中,隊伍裡能夠有一位這樣的人存在,將會是一大助力。



  在與導遊接觸過後,他對我們口中所說的黑色惡魔「XIAO QIANG」的存在,似乎感到相當的訝異。

  因為在當地,XIAO QIANG是只有極為少數的人才知道的存在,其中又只有更少數的人,曾經有幸目睹過XIAO QIANG的身影。

  在我們的請求之下,拜託他替我們引見這位曾經看過XIAO QIANG的人,但這位導遊臉上卻露出了苦思。

  「我認識一個人,他在幾年前曾經看過XIAO QIANG。」

  他說,那個人在看過XIAO QIANG之後,XIAO QIANG名符其實如同惡魔般的詭異外型,已經成為那個目擊者這輩子最大的夢靨。

  導遊還說,雖然他和那位目擊者有過數次的接觸,但那個人似乎不太願意談論關於XIAO QIANG的事情,所以我們的冒然拜訪,很可能只會吃到閉門羹。

  難道我們的冒險,會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就碰上了大難題嗎?

  不,區區難題難不倒我們!

  無論如何,至少請導遊給我們一個機會,能夠與那位目擊者接觸。

  就算對方不願意多談,但這很可能是獲得關於XIAO QIANG有利情報的機會,因此我們不可以在這裡就輕言放棄!

  導遊苦思甚久,最後是提出了幾項保護當事人的條件,這才願意替我們引見。

  搭乘著當地簡陋的大眾交通工具系統,我們來到了據說有人親眼目睹黑色惡魔XIAO QIANG身影的村莊,當的不乏能見到當地仍保留著許多純樸的景象,隱約間也和已經在地球上存活超過億萬年的神秘生物XIAO QIANG,產生了些許的關聯。

  導遊反覆囑咐著見面時的各種注意事情,我們心中是抱持著戒慎恐懼,不希望這珍貴的情報來源,初次見面當下就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當導遊手中捧著我們準備好的見面禮,走進那間只有土牆、茅草和木板搭築而成的簡陋小屋,我和副隊長兩個人緊抿著唇,只能靜靜等待導遊傳來好休息。

  這次的會面結果,我有預感,將會大幅度影響我們接下來冒險的結果,就算只是一點點,我由衷希望可以得到更多關於XIAO QIANG的情報。

  空乏等待時間的異樣漫長,我們無法預知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縱然有著無數次的冒險經驗,但此時此刻我的心仍然劇烈的跳動,渾身上下充斥著緊張的情緒。

  「喂,進來吧。」

  當導遊如此吆喝,看著副隊長臉上興奮的情緒,我彷彿能夠感覺到XIAO QIANG離我們又更近一步了。

  走進屋內,除了導遊之外,一名膚色黝黑的老人帶著深沉的目光望著我們。

  『你們找XIAO QIANG要做什麼?』

  在導遊的翻譯之下,我們獻上最大程度的敬意,告訴他我們尋找XIAO QIANG的目的。

  老人嘆了一口氣,或許只是數秒鐘的時間,但我仍是緊張地不斷吞嚥著唾沫。

  這時,老人突然皺起了臉,彷彿承受著劇烈的痛苦──老人揭開了塵封在記憶當中已有數十年的封蓋,開始緩緩談起當年他遇見XIAO QIANG的事情。

  『我這輩子從來沒看過這麼可怕的東西,牠……XIAO QIANG是真正的惡魔……!』

  當時的他還只是個普通的年輕人,就和村落裡其他人一樣,將叢林當成天然的食材寶庫,前往尋找餐桌上的佳餚。

  然而,原本以為只是極其普通的一天,卻沒想到會發生足以扭轉一生的驚險場面。

  『就在那條去了好幾次的小溪邊,那天我看到有個奇怪的生物就在水面上划行。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我走近一點,想要看清楚那個到底是什麼……』

  孰料,黑色的生物不僅是用著驚人的速度離開水面,甚至在抵達陸地的瞬間,倏然張開藏在背後的薄型雙翼,瞬間朝著他飛襲而來。

  『我、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恐怖的東西!牠不只是會游泳,還能在陸地行走,甚至可以飛在空中,那對觸鬚、那對翅膀,毛茸茸六隻腳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恐怖,我只能把手裡所有的東西丟下,趕快跑走!』

  數十年的人生,老人本應該是見識過大風大浪,卻因為數十年前的一場遭遇,讓老人臉上浮現出莫大恐懼,就算他早就已經脫離險境了,這時候卻只能像是個嬰孩一樣蜷起身子,想要逃離深存記憶之中的夢靨。

  這時,導遊投給了我們一個視線,看似是在暗示我們,如果繼續談論關於XIAO QIANG的話題下去,老人可能會撐不下去。

  離開了那間房,還有這座村莊,導遊告訴我們,XIAO QIANG在當地是屬於禁止談論的嚴肅話題,這次為了我們,才會破例介紹那位曾經目睹過XIAO QIANG的老人。

  回到城市當中,看著文明科技的繁華,我實在沒有辦法想像,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恐怖的生物,能夠讓一個好好的人露出那種絕望的恐懼表情。

  我原本還對XIAO QIANG這太古時期便存活至今的生物感到興趣,如今在與老人會面過後,讓這場冒險引發了更深一層的意義──唯有未知,才會成為被恐懼的對象;因為不知,所以人們才會對其感到恐懼。

  所以我有絕對的必要,把關於XIAO QIANG的事情,告訴讓全世界的人們。

  這不只是為了讓人們理解XIAO QIANG,更是為了那位老人,以及有過那位老人那般經驗的人們!

  「XIAO QIANG……等著我吧!」

※※※

  冒險第一天,我們正式深入叢林內部。

  自從聽完了關於那位老人的故事之後,獲得充分休息的隊員們已不見那舟車勞頓的苦,如今個個是目光炯炯,大夥都希望能夠早日見到XIAO QIANG,行走在這遍佈危險的叢林地帶。

  四處都是足以遮蔽天空的巨木,腕大的藤蔓糾纏在枝幹與根部,我口中時時刻刻叮嚀隊員們要小心步伐,並且不時揮舞著手中的開山刀,我們朝著導遊指示著前進的方向,冒險團隊向著我們的目的地──XIAO QIANG所在的地方緩慢推進。

  在如此險惡的地區冒險,握在手中的這把刀可是相當值得信賴的夥伴,也是這場冒險活動當中我所選擇的第一項必要道具。

  披荊斬棘,在沒有人煙的地方破開一條又一條道路,推行的速度遠比想像中的緩慢,多一分的謹慎,永遠都是必要的。

  輕忽任何一個環節的重要性,接踵而來的可能就是天大的災難。

  接連數個小時,我們捱著叢林地帶特有的暑氣,所有人早已是汗流浹背,卻沒有隊員發出軟弱的哀號,因為我們肩負著使命感,必須要帶給人們真相,這也是全體隊員的榮耀。

  倏然!

  「唔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響起,所有人頓時一場混亂,身為隊長的我,馬上喝止所有人停下不必要的行動,連忙趕向發出慘叫聲的隊員身邊。

  「有人被蛇攻擊了。」

  在隊伍後方擔綱殿後之職的副隊長看到我來,迅速地報告現在的情況。

  我看著被攻擊的隊員,小腿正潺潺流下殷紅的鮮血,除了指示隊伍中的醫療人員進行緊急包紮,我問著副隊長,有沒有看到是哪條蛇攻擊我們的人──如果是毒蛇的話,就有必要立即進行後送,送到醫院裡施打蛇毒血清。

  「在那裏。」

  順著副隊長所指的方向,那有一條龜甲紋狀的蛇正盤起身子,吞吐的蛇信意味著牠也正在戒備著我們。

  「……還好,那是一條沒有毒的蛇。」

  慶幸著隊員的生命並沒有安危,但只要那條蛇沒有離去,危險依然存在。

  對付蛇,最好的情況就是手中有把蛇叉,能夠從蛇所無法攻擊到的範圍進行壓制──但我們並沒有特地為了蛇準備多餘的工具,畢竟多帶一項工具,就是一份額外重量,有可能會造成行動上負擔。

  「蛇是很聰明的動物。今天是我們闖入了牠的勢力範圍,只要我們保持警戒,維持安全距離,慢慢退開之後,牠就會離開了。」

  向隊員做出指示,我來到受傷隊員的身邊,確認他的情況。

  「你沒事吧?」

  「隊長……我還可以!請讓我繼續參加這場冒險!」

  有受傷的人,就必須要撥出多餘人手來照顧,很遺憾的是這場冒險我們沒有如此餘裕。

  所幸,我們才剛出發沒多久,現在還有可以回頭的機會,就算這麼做可能會招來不滿,但我身為隊長,所有隊員的安危都必須列入考量,絕不能憑著一己之情來行事,否則後果可能造成相當龐大的損失。

  就算是經驗豐富的獵人,若是有一絲的鬆懈,就有可能反過來成為獵物的盤中飧。

  「隊長。」

  「隊長!」

  在其他隊員們連番的呼聲中,當我一看到受傷的隊員眼中充滿了不服輸的意志,思索片刻,這才同意了他的請求。

  「如果有哪邊不舒服的話,馬上就說出來,千萬不能逞強。知道嗎!」

  因此我在最後加上了一條但書,這場冒險才得以繼續下去。



  對於早已安逸於現代社會的人來說,步入叢林是件相當危險的事情,但我們仍堅信著體內那數千年來人類遠祖透過不斷的傳承,深深刻劃在基因深處的冒險犯難精神,能夠帶領我們走向XIAO QIANG所在的地方。

  我能夠深深感覺到周圍的環境散發著抗拒我們繼續深入的壓力,這裡是地球最為原始的樣貌,並不屬於人類能輕率入侵的世界。

  當冒險來到了第三天,就連原本應該相當熟悉叢林環境的導遊,臉上都浮現出了疲勞的模樣。

  「……等等。」

  倏然,走在隊伍前頭的我發現眼前的草叢有異,舉手制止了後方對員的前進,位在隊伍中斷的導遊跟副隊長隨即走近我的身邊。

  「你們看。」

  順著我手所指的方向,那有處奇妙的景物,與周遭天然的環境相較之下,是如此地格格不入,令這場冒險的氣氛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

  一個草結。

  「我看,這個應該是當地土著用來警告外地人,不要入侵他們勢力範圍的象徵。」

  熟悉當地風情的導遊很快地讀出了那個草結的意義,但在下一刻,我才發現這一切都為時已晚。

  「……大家,不要動。」

  尚且不明現在情況的隊員們,原先還打算藉這機會休息一下,卻在我第二次下達命令後,所有人頓時繃起了神經。

  因為就在我們眼前,出現了名皮膚黝黑,身上塗抹著某種白色粉末,手持石矛與木盾的奇異人士。

  『你好,我們抱持著善意而來。』

  隨隊的導遊似乎能與對方交談,只見他高舉雙手、向前站了一步,開始用當地的話語跟對方交談起來。

  「……這裡是他們的勢力範圍,他要我們馬上改道,不然就會將我們判定成入侵領地的敵人,族裡的戰士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威脅族群的生物。」

  經由導遊的轉達,看樣子我們早就已經被這些原住民們盯上的模樣,直到此刻才現身在我們的眼前,下達了最後通牒。

  距離XIAO QIANG已經不遠,如果在這時候選擇變更前進方向的話,我們身上攜帶的物資很可能會在這多餘的行程當中耗盡,最後不得不面對折返的命運。

  我們根本沒有理由在這叢林深處當中,與這些原住民進行一場毫無意義的戰鬥,然而,對方是如此的堅決,彷彿當我們再往前踏出一步,藏身於樹叢當中的獵人就會展開攻擊。

  「幫我告訴他們,我們是來找XIAO QIANG的。我們對他們沒有惡意,可以的話,希望他們可以告訴我們一些關於XIAO QIANG的事情。」

  從導遊臉上頓時浮現的難礙表情,我知道這個請求相當困難,但這是為了那位老人,也是為了無數人,所以我必須得這麼做。

  『我們是有目的而來!他們要找到XIAO QIANG,這些人是為了XIAO QIANG來的!』

  『……!』

  導遊所說的話,我只能聽懂XIAO QIANG這個詞,但看來這個震撼彈,毫無疑問地震懾了那位原住民的心。

  對方似乎和導遊說了什麼,導遊臉上也是浮現出了難解的神情,這時我想起背包中的「那個東西」,便請導遊替我轉達。

  『鹽!我們帶了鹽來!』

  『……!』

  鹽巴,對於生活在內陸,生活在叢林當中的人們而言,那是相當珍貴的營養來源。

  就我在這麼多場的冒險經驗當中,鹽巴甚至對於某些地區的人們來說,那是可比黃金般貴重的物資。

  就在我從背包裡拿出了這場冒險中第二項的必備道具,那位原住民點點頭後,手中捧著我們送上的兩包鹽巴,瞬間便消失在人高的草叢當中,又很快地,他再次出現在我們眼前──不同的是,這次他手中並沒有拿著武器,而是帶來了一名胸前掛著骨頭飾品的老者。

『外界的客人啊,還請到我們的部落來,接受我們的歡迎。』

  雖然我不懂那位多半是部落中具有崇高身分的人究竟說了什麼,但從對方臉上的笑容來看,至少我知道前一刻緊張的氣氛已經不再。



  『你們是來找XIAO QIANG的嗎……』

  在他們的帶領之下,我們來到了一間樹屋當中。

  經由導遊的翻譯,胸前掛著骨製飾品的老者──族群中的長老似乎對XIAO QIANG的存在略有所知,但與我們當初訪問的那位老人一樣,臉上同樣露出了些許的恐懼。

  『那是天上派下來的惡魔,就算是族裡最勇敢的戰士,沒有人能夠和XIAO QIANG在戰鬥中生還……』

  根據長老所說,XIAO QIANG堅硬的甲殼可以抵禦他們戰士的長槍,就算是眾人群起圍攻落單的XIAO QIANG,就算觸鬚折斷了、能把木盾如同薄紙般撕裂的腳也少了一半,還是能夠持續與族裡的戰士們搏鬥。

  甚至,長老還說,即使用石頭砸破了XIAO QIANG的頭,XIAO QIANG還是可以生存很長一段時間,直到逃離族裡最為精湛的獵人們的追捕。

  聽見了這令人驚愕的事實,我能看見隊員們臉上頓時散發出絕望的情緒,畢竟就算是驍勇善戰的原住民戰士,面對這近乎無法殺死的存在,仍宛若嬰孩般的無力。

  XIAO QIANG的確不負傳聞中惡魔之名,所到之處能夠收集到的情報,幾乎都是宛如夢靨化為現實般,挑弄著人們心中名為恐懼的那條琴弦。

  「就算是這樣……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要去,尋找傳說中的『XIAO QIANG』!」

  就算語言無法成為我倆溝通的平台,但長老見到了我的決心,他似乎也訝異於外界人當中,竟會擁有如此的勇氣,膽敢面對XIAO QIANG。

  『勇敢的外界人啊,我們尊敬你的勇氣!』

  長老說完這話便走上前,用手心拍著我的胸口,並在我的額前劃了兩次的圓圈──之後導遊才向我解釋,那是他們對於他人的認可,同時也是對於戰士致上的最高敬意。

  當夜,我們在部落裡休息了一晚,並接受了他們贈與戰士的歡迎禮。

  各種從未見過的食物一一擺放在我們面前,他們以歌舞對我們進行了熱情的歡迎,望著中央熊熊燃燒的篝火,我們徹底消解了彼此間的隔閡,而最後由部落裡的戰士們所跳起的戰舞,更是為了我們即將要前往的地方,獻上了他們的祝福。

  隔日一早,長老派了一位據說是熟知當地的戰士,他將會為我們指引前往XIAO QIANG所在的地方,而我為了感謝長老的恩情,便要隊員們在允許的範圍內,把各種包含鹽巴在內物資留下。



  半天的路程過後,那位嚮導帶領著我們停留在一處山壁面前。

  『就是這裡,來自外界的戰士們。』

  順著那位原住民嚮導所指的方向,我們個個是瞠目結舌,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是好。

  他所帶領我們前往的地方,竟然是一處深不見底的洞窟,就算是拿手電筒向裡頭探照,所見範圍是無數的石柱,以及更加深沉的黑暗。

  「走進這個洞窟裡面,要見到XIAO QIANG,大概要多久的時間?」

  『進去洞窟,中途一個大水池可以休息,到XIAO QIANG在的地方,要半天。』

  自從我們步入叢林進行冒險,已經是第四天了。

  為了這個行程所準備的物資,剩下來的食糧就算省吃儉用,頂多支撐整個冒險團隊三天的消耗,在此之上的節約可能就會減損整個團隊的戰力。

  我知道現在身為隊長的我,必須做下一個艱難的決定:看是要在這個時候打道回府,重新擬定冒險計畫,並且籌備各種物資,方能確保行程的安全性;或是,在這個時候勇敢進取,走進這深不見底的洞窟當中。

  「隊長。」

  「隊長!」

  隊員們個個引首期盼,想要知道我會做出什麼決定,就在這時候,副隊長向我提出了一個建議。

  「隊長,我建議我們可以在這邊,把非緊急的物資放下。如此一來就可以減輕大部分的重量,就能節省來回的時間。」

  「哼嗯,這個提議不錯。」

  如果在這邊把隊員們身上的重量減輕,的確可以在深入洞窟冒險的時候,增加機動性,避免身上行李的重擔成為大夥的負擔。

  所以,我命令隊員們把沉重的器材留在洞門口,要所有人只留下必要的隨身物資。

  部落的嚮導似乎不會隨我們走入山洞,我從物資裡拿出了一部分作為感謝的贈禮,他則是在祝福我們的冒險順利後,便消失在草叢當中。

  如今的我們,就只剩下前進這個選擇。

  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我們還會遇見什麼問題,但可以確信的是,這場冒險的終點──XIAO QIANG就離我們不遠了。



  當架設好攀爬用的強化尼龍繩,進行過輕量化的隊員們沿著陡峭的岩壁緩緩移動。

  與潮濕的叢林地帶相較之下,岩洞當中散發著寒冷的空氣,隊員們似乎對這氣溫驟變略感不適,所有人體力消耗的速度有加劇的現象。

  然而,我們還是只能前進,攀著岩壁、跨過石筍,走在幾乎沒有人行走的天然道路上,就為了一睹XIAO QIANG的風采。

  「看到了!」

  這時,走在最前方的隊員口中難掩興奮的情緒,看樣子他是發現到了那位原住民嚮導所說的水池了吧。

  在那處清澈見底的地下水池旁,我們各自席地就座,恢復在凹凸不平的岩地形走所消耗的體力。

  據導遊所說,那處泉水似乎是原住民們的「聖泉」,只要喝上一口,就能得到神的祝福,因此部落裡的勇士們即使知道這裡可能會有XIAO QIANG出沒,還是前仆後繼地願意證明自己的勇氣,來到這飲上一口冰涼透澈的泉水。

  確保了水源之後,我們決定在這裡紮起一個小型的營地,留下一部份的人架設和操作各類攜帶型設施,剩下的人便繼續向前,去尋找XIAO QIANG的蹤跡。

  洞窟當中沒有任何的發光源,我們能夠依靠的就只有手中的手電筒,狹隘的視線範圍幾乎只能確保我們前進的落足點,卻無法得知更遠的地方究竟有什麼在等待著我們。

  這時,我的耳中突然傳來異音。

「這是……地下河?」

  潺潺的溪流聲異常地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大夥眼中都浮現起了不解的神色,直到我們持續前行,伴隨著越來越明顯的溪流聲,就在一個轉角過後,我們眼前竟是豁然開朗,來到了一處異常開闊的半球型空洞。

  「看樣子,這裡曾經是地下水脈經過的地方吧。」

  仰頭望去,上方糾結的樹根隱約透入一絲陽光,為我們照亮了眼前的空洞。

  與前一刻光滑的岩壁差距甚大,這裡生長著多數的蕨類植物,甚至有少數的藤蔓順著岩壁攀爬至頂。

  周圍的景象彷彿我們回到了億萬年前,一切都還只是生物們競相殘殺的史前世界,沒有人類的貪婪掠奪,就只是原始的生存競爭。

  同樣自億萬年前就已經生存至今的XIAO QIANG,多半對牠們來說,時間看似停留在億萬年前的此處,正是令他們足以生存至今的理由。

  至於我們聽到的溪流聲,便是在這處岩洞當中貫穿而過的地下水脈,或許在我們無法得知道的地方,還連結到了紮營處的清泉吧。

  然而,這裡是死路。

  雖然看得出來有生物存在的痕跡,但此時此刻放眼望去,除了植物和我們之外,完全看不到有任何像是XIAO QIANG的生物。

  「怎麼辦,隊長。」

  和我同屬於探險組的副隊長看來相當沮喪,畢竟沒有人能夠預期到竟會是這般結果。

  難道說我們的冒險,將要在這種情況下結束了嗎?

  我沉思片刻,隊員們擔憂地望著我。

  這時候,我指示著隊員,要他們把之前準備好的道具拿出來。

  「在我們來的入口、地下河旁邊,還有那處岩縫架設夜視攝影機,今天晚上我們在這裡留宿一晚,等到明天早上確認過攝影機,如果還是沒有XIAO QIANG的蹤影,我們就準備離開。」

  人的眼睛不如生物,一到夜晚就成了無用之物,因此能夠在微光底下也能清楚拍攝任何一舉一動的夜視攝影機,便是在這場冒險中能成為助力的第三項道具。

  下達指示之後,我們暫且退回水池邊的駐紮地。

  我不知道攝影機是不是真的能夠拍到XIAO QIANG的身影,現在的我們,只能夠祈禱文明科技帶來的便利,可以讓我們更進一部理解XIAO QIANG的習性,讓恐懼於XIAO QIANG可以盡早擺脫他們心中的陰影。



  隔日一早,隊員們進行過充分的休息後,今天就是決定我們這場冒險的關鍵之日。

  究竟架設好的夜視攝影機能不能成功拍攝到XIAO QIANG的身影呢?

  關於XIAO QIANG的事情,是否只能繼續埋沒在無數的傳聞之中呢?

  我的心情忐忑不安,隊員們心中是抱持著一半的期待,另一半則是對於傳聞中XIAO QIANG的形象而感到恐懼。

  所有人戰戰兢兢地,不敢有一刻鬆懈,就怕XIAO QIANG突然從暗處竄出,屆時我們將不再是探尋XIAO QIANG的人,而是成了XIAO QIANG的獵物。

  「隊長,已經到了。」

  副隊長指著昨天看到的空洞,我隨即下令隊員們保持警戒不可鬆懈,開始著手進行攝影機的回收作業。

  「一號攝影機回收完成。」

  「三號攝影機回收好了!」

  架設在洞口跟水邊的攝影機,已經由隊員們回收完畢,目前正在確認影像當中有沒有錄到關於XIAO QIANG的影像。

  然而,遲遲未聽到前去回收三號攝影機,也就是那台架設在地下河流旁的攝影機的隊員們有任何動靜。

  「隊長!請你過來看一下!」

  「怎麼了?」

  聽到隊員的驚呼,我們趕過去之後,原本應該架設著攝影機的腳架已經被某種東西推倒,攝影機很不巧地落入水中,看來是沒有辦法使用了。

  「哼嗯,這附近有生物行走的足跡,看起來很挺新的。該不會是我們架設攝影機的地方,剛好是他們經由水路移動到其他地方的必經路徑嗎?」

  難道我們真的不適合來到這個地方嗎?──我的腦袋思考著這個問題。

  彷彿回到太古時代所支配的這處空洞,這裡並不是人類僅有數千年歷史所能理解的世界,更是人類不能輕易侵犯的場所,說不定這台攝影機,是XIAO QIANG刻意留給我們的警告訊息吧。

  在大自然真正的力量面前,我們人類實在太過無力。

  「XIAO QIANG……這就是你要告訴我們的事情嗎?」

  這次的冒險雖然沒有看到XIAO QIANG,但在我心中對於大自然的崇敬之心,又更深一層了。

※※※

  當我們胸膛之中因為沒有親眼見到XIAO QIANG,抱持些許的遺念回到國內後,某天負責整理設備的隊員突然把我找了過去。

  「隊長,你看這個!」

  隊員解釋說,這是那台掉到水中的夜視攝影機。

  雖然攝影機本身已經因為泡水而損壞了,但攝影機內的記憶卡卻是沒有跟著遭到破壞,他把手中的筆記型電腦推向了我,我望著隊員臉上些許的恐懼神情,看來那台攝影機是成功拍攝到某些畫面了吧。

  「唔!這是!」

  就在遭到破壞的幾秒鐘前,攝影機成功拍攝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這應該就是XIAO QIANG了吧!

  那位老人與原住民長老所言無誤,XIAO QIANG有著細長的觸鬚、毛茸茸的六隻腳,還有一副堅硬的甲殼,那對藏在甲殼底下的薄翼想必就是牠能夠攻擊在腳架上攝影機的理由吧,這副模樣的確是所見之人都會為此而感到恐懼。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的真面目嗎……XIAO QIANG!」

  雖然這一次的冒險當中,我們並沒有機會親眼見識到XIAO QIANG的模樣,但如今我們還是成功地透過現代文明的力量,成功紀錄下XIAO QIANG在這個世界上活動的蹤影。

  究竟牠們是怎麼在這億萬年歲月中,歷經無數次的物種演變而存活至今的,到現在仍然是個不解的難題。

  但我相信,這短短數秒鐘的影像,已經能夠證明XIAO QIANG就生活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

  未來還會有什麼樣的UMA等待著我們去探索牠們的身影呢,我的心中已經開始期待下一場的冒險了。



Fin.



  這年代的孩子認識川口浩跟藤岡弘嗎?
  祀夜以前可是很迷這系列呢!
  雖然裡面有超多不合理的地方,像是拿鹽巴就能跟當地土著變成好朋友,還是說明明就快發現什麼的時候,就宣布要撤退了。
  可是,充滿的冒險過程,還是每次都讓祀夜看得欲罷不能啊!

  本來這篇差點寫不完,祀夜預計上要拿另外一篇來填補今天的空缺,所幸還是完稿了。
  不過,各位別擔心。
  那篇被我拿來惡搞的內容明天就會公開。
  題目是「當你被女體化的時候,你要選擇哪三種東西?」哦!
  內容算是惡搞向作品,某種程度上是恐怖故事哦!

  而,下週的題目是「你是個畜牧業,今天你會想養人面豬,還是豬面人呢?」。
  目前祀夜想到的劇情蠻獵奇的,倘若不喜歡獵奇向作品的朋友,還請斟酌賞閱。

  那麼,我是正在替朋友祈禱能早日康復的祀夜,感謝各位的閱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444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約瑟夫布萊森
火星異種!
最近在看部又是這題目就馬上腦海中浮現

07-05 19:30

Onikis
我不曉得幾百年沒追番了(攤手07-05 19:36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辛苦[e34]

07-05 20:57

Onikis
謝謝。07-05 21:10
小匹馬
我還以為要滅團了(汗

07-05 22:29

Onikis
這個探險隊系列就是這樣啊。
一定要搞得很驚險,明明就沒啥,老是讓你覺得「哇靠,沒事吧?這樣還能撐得下去?」07-05 23:21
吳旻( °∀°)
辛苦祀夜了ˊˇˋ (休息中...

07-05 22:43

Onikis
不會,這篇我寫得很愉快XD
累的話就好好休息吧,養精蓄銳也是社會人的基本技能!07-05 23:22
解憂
能為祀夜哥哥出題目 也是我的榮幸(鞠躬)
還希望不會造成困擾就好~
前面正正經經的 一看到小強的拼音我就噴笑了
Zhang Lang 想必也是行得通w
鹽巴用處多多 調味撲殺水蛭蛞蝓降低水的冰點之外 竟然還可以進行國際交流!
這篇我幾乎看每一段都在笑 為什麼講的好像蟑螂超神聖一樣啦!
竟然還那麼努力想追尋小強orz
我覺得 其實我看到小強的反應大概和那些目擊者一樣驚恐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後 我也想活在蟑螂幾乎絕跡的世界啦~~~
這篇就收藏處理了!

07-05 22:45

Onikis
今天這篇就笑成這樣,明天那篇豈不是腹筋崩壞了。(茶
探險隊系列那個節目的特色就是這樣啦,好像煞有其事,其實現在回去看也沒啥。
總之就是很戲劇化,然後搞得很神秘、很熱血,讓你覺得這些人真的歷經千辛萬苦,才接觸到大自然的一面這樣。07-05 23:24
吳旻( °∀°)
謝謝ˊˇˋ

07-06 08:24

Onikis
http://img2.myhsw.cn/2015-09-22/6k1134d4.jpg07-06 12:53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7-06 11:19

解憂
恭喜精選喔
惡作劇出的題目 祀夜哥哥能寫得高興真是太好了

07-06 12:50

Onikis
謝謝。
惡搞類的題目我還算蠻得心應手的啦,大家看得開心就好XD07-06 12:52
幻泠(夜戀泠)
咦咦OAO

所以說最後還是沒親眼看到它??

07-06 13:40

Onikis
對啊,一些神秘生物還是別去打擾會比較好,就讓真相繼續流於傳說。
然後,我不想親眼看到XIAO QIANG!Orz07-06 13:44
torasuke
啊~好兇惡的xiao qiang~
趕緊去辜狗川口浩跟藤岡弘但仍不知道是何許人也

07-06 22:00

Onikis
初代目隊長川口浩大概四十年前,二代目藤岡弘大概是十年前,他們曾經拍過一系列的冒險節目,探險對象包含傳說中的南美小綠人、亞馬遜半人魚、澳洲野人傳說等等的。
當時期還蠻有名的,現在根本沒人聽過吧。XD07-06 22: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goliyo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文學賽事月報」16年7... 後一篇:「七月份自選故事活動」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860428大家
各位好~本人小屋有四格漫畫,單格漫畫以及彩圖繪畫等,如果有興趣的話就來看一下吧~(´・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