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Seeds of Stars】星之種 ── 諸神之戰

作者:芙夜│2016-07-03 22:08:18│贊助:4│人氣:167



【諸神之戰】舞台劇

  久遠以前有兩座城,一座凡人居住的俗世之城,以及和俗世之城以天空為鏡像的諸神之城。
兩座城市之間以天空為紐帶,彼此照應,諸神之城裡的神魔可以看到俗世之城裡的人的動靜,俗世之城裡的凡人卻不知道諸神之城的存在。

  神王有一情人,倆人背著神后展開一段畸戀,卻被神后的眼線窺見,神后不甘使了心機讓神王的情人香消玉殞。

  神王不甘情人消逝,捉住了詛咒之花揚向了伸展著白色羽翼的神后,詛咒之花伸展變形,成為了一把利劍,劍頭上飛出了一片片花瓣,形成一個黑色牢籠,把她困在了當中。

  因為這場神的戰爭,諸神之城和凡人之城間有了永恆的通道,無盡的雷霆從神山之上傾瀉。
  
  神后被永久鎮壓,她的神力被抽出,為凡人之城提供保護。

  神王帶著無盡的惆悵重新坐回到了寶座之上。

合作模式報酬
演技▲20、魅力▲20、口才▲15、人氣▲100 薪資 20萬


討論串
合作:希文




  諸神之戰。

  離那場戰爭已經過去百餘年,被鎖在牢籠之中的神后,像是牲畜一般的被剝奪著屬於自己的力量,自己過去的愛人卻是造成這一切的原兇。

  愛人?

  還能這樣稱呼嗎?



  那被鎖在籠子裡的女人,雙手手腕被綑上鐵鍊,她的脖子上帶著一個刻印著妖艷符文的項圈,美麗的金色長髮就算長久沒被保養也還是閃耀的讓人著迷,身上的服飾是簡單的白色長裙,她所在的籠子,能活動的區域僅能讓她坐在中央,一動也不動。

  並非她不想靠著籠子,而是那些咒文,在籠子的四周,甚至是籠子裡,也遍佈了滿滿的,以防她逃跑的防護措施。

  幾乎連好好睡眠都是一場奢望。

  張開那雙異色的瞳孔,安靜坐在籠子內唯一家具之上的女人望著外頭銀髮金眼的男人,閃耀著冷漠。

  「為什麼?」

  幾乎一樣的問題,次次他都在尋問。


  為什麼殺了他的情人?

  為什麼選擇引發戰爭?

  為什麼做了那些事情?


  她說不出口。


  她曾是神后,萬人之上,一人之下。

  她曾是這個天界共享最多權利的人。

  可是在這些之前,她是個女人,一個最平凡的女人。


  「不為什麼。」

  曾經悅耳親暱的聲音吐露著寒冷,闔上的眼眸在代表著她不願看到他。


  沉默彌漫在這美麗的庭院內。

  這座庭院曾是她的最愛,她花費心力、神力,移植人界的花朵、樹木,又用天界的其他植物點綴著這裡。

  她曾經不愛護自己的雙手,不在乎自己的身分,只為了照顧這些花草搶了下人的工作。

  她曾經是那麼愛笑,那樣拉著對方的手,笑的甜蜜。

  他們兩人曾經不管私下、明面,都是最好的夫妻。

  除了沒有孩子之外,她從沒有做了什麼錯誤。


  「告訴我。」

  「我說了,不為什麼。」


  重新張開的異色瞳孔裡,清晰的倒映著男人的身姿,卻少了那些情緒。


  「你為什麼要殺了她!」


  隨著吼聲一起落下的是砸在那防護咒語之外的撞擊聲。

  扭曲的面容夾雜著他的哀傷,那慢慢滑落的拳頭,就像他心裡的疑惑一樣,隨著時肩,開始催促著自己相信那些『事實』。

  銀色的眼睛已經闔上,異色的瞳孔卻扭曲的像是有水霧遍佈在上頭。

  沒有滑落的眼淚在離開眼睛之前就被她抹掉,除了原本殘留在手背上的一點水痕,被風吹過了一瞬,什麼也不剩。


  他離開了。

  又一次帶著對她的失望。

  很快的,他就會相信那些『事實』吧。


  其實全部的開頭,並不是像所有人認為的那樣。

  神王真的很愛神后,幾乎是愛的連生命都甘願給彼此,如同他們當初結婚時,自己所寫下的,給予對方的誓言一樣……


「以神力發誓,我的生命、感情、餘生,將會獻給你,這個誓言絕不虛假,絕非戲言,也絕非年輕的衝動。

你願意娶我為你唯一的妻子嗎?」


  她本是天界的貴族之女,愛上了高高在上的神王本已為那是不可能的願望,以為自己的婚姻只能淪落成連結其他貴族的武器,卻沒想到那個夢想真的成真。

  可是她,無法生育。

  可悲但現實的狀況。

  當知道這點時,就算神王說的在愛她,其他人依舊在對著他們施壓。

  然後…………神王找了一個缺錢的人,跟她簽下契約。

  簡直就像在販賣嬰兒一樣。


  她不是不能理解神王對她的愛護,可她無法接受。

  她也深愛孩子,可她不能去愛那樣的孩子。

  所以她選擇親手挑起所有人敏感的神經。

  帶領信任她的子民,打一場不可能勝利的戰役。

  可以說,她僅僅只為了謀殺一個女人跟一個還沒出世的孩子,挑起了那場打破天與人之間隔閡的戰爭。

  非常愚蠢的理由。

  可她無法接受,她甚至不希望誰去知道這件事。

  所以她去做了,她一肩扛起所有人的怨恨,將跟隨她的子民們的罪狀努力壓縮到,只是被趕出天界,而非失去生命,就算被她人怨恨,她也認了。


  「…………神后。」

  異色的瞳孔張開,看著不知道從哪裡趕來的,身上披著斗篷的人,她揉合了表情,微笑著。

  「大家都離開了嗎?」

  「……是的,所有的,當初跟隨您的人,除了我之外,都已經到達人界。」

  「太好了,那你也…………」

  「不,我絕對不走。」

  「……」

  「神后,是您救了當時被眾人拋棄的我,我不奢求其他,只請求您,讓我追隨您,不管前方是何處。」

  「……那麼,就走吧。」

  她半闔著眼,微笑的樣子像是當初她站在神王身側的模樣。

  藏了幾乎半輩子的力量,沒有一點猶豫的從她的手掌中流逝著,在被吸收之前,幻化成了一把沒有把手的利刃。

  「只剩下這些嗎……」

  神后望著在外頭,不知何時出現的人,他壓制了他的部下,卻來不及制止那埋入胸口的物體。

  結界破碎,牢籠也就成了紙糊的柵欄。

  神王揮開那些礙事的物體,卻只抱住了那慢慢變的冰冷的身軀。

  沒有了神力,她又拒絕著一切,只剩下死亡,會成為她的歸屬。

  來不及自殺的人,只是落下眼淚。


  事情終結了。

  教科書上記載著,第二十二任神王終身只娶一妻,亡妻是引起諸神之戰的罪魁禍首,最終雖然是神王獲勝,天界卻與人界與了聯繫而神后她被鎖在自己建造的牢籠之內,最終迎來死亡。

  神王膝下無子,最終立了親王之子為下一任神王,而後將自己前往人界,再無消息。



開拍後

  「好,卡!」

  「辛苦了。」

  身上沾著人造血漿的雪姬被希文溫柔的扶起,他們剛拍完神后自殺,接下來是某些片段。

  「不會喔,希文也是,辛苦你了。」

  雪姬笑了笑,拍了拍沾了灰塵的長裙,身子有些僵硬的活動著。

  她幾乎坐了大半天的戲份阿。

  「咳,是說雪姬
…」

  「恩?」

  雪姬轉過頭,看著臉有些紅的人,一頭霧水的歪著腦袋。

  「你快點去換衣服!!!」

  幾乎是吼著的希文脹紅著臉說。

  衣服
…?

  因為剛剛自殺的戲碼,雪姬胸口的衣服有些被劃破,自然也就看到了一些肌膚,但是大概是因為站起身的關係吧,剛剛被抱著時反而不明顯。

  「…沒關係喔希文。」

  雪姬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而後笑了起來。

  「?」

  「我是男的阿。」

  「什麼?!」










後記:
   完工拉,好我的工作都做完了,接下來要幹嘛(想

   然後希文這小笨蛋沒認出來是火焰親娘同意的www
   先休息一陣子,最近熱死了,完全不想起床(窩冷氣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425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35609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eeds of St... 後一篇:0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大家
歡迎光臨小屋閱讀我的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