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謎樣巫師:正太圓舞曲》第3章:布拉肯兄弟

作者:白鳥ヒカル│2016-06-20 17:48:51│巴幣:19│人氣:533
這是幾隻天真的正太大膽向好賭的巫師挑戰、對抗追求私慾的大人們的勵志故事...(哪裡勵志啊?!



      「哥哥,快點過來──!」

        在一個風平浪靜、暈染著夕陽餘暉的海邊走著一對兄弟。弟弟穿著一套母親剛買給他的水手服,開心地拖著哥哥想來海邊玩、假裝自己就是水手。

      「喂、喂,天都要暗了還來海邊……這裡又沒大人、很危險耶!」哥哥無奈地看著眼前活蹦亂跳的弟弟,刻意走著緩慢的步伐、想讓弟弟不要衝太快。

      「有啊,哥哥不就是大人嗎?」原本與衝上沙灘的海浪玩踩腳遊戲的弟弟停下腳步、指著哥哥說道。

      「呃、你……」哥哥平常在家總是對家傭們大聲嚷嚷說自己不是小孩、不要把他當小孩,但是其實知道自己也不過十三歲,平常那些孩子氣的話如今被弟弟拿來頂嘴,令他有些尷尬。

      「你……萬一遇到像哥哥一樣、來抓你的壞人怎麼辦──?」有點惱羞成怒的哥哥脫下身上的長版大衣、戲弄地跑了起來、往弟弟追過去。

      「呀啊──!」弟弟看哥哥突然朝他衝了過來,他也嚇得跑起來。然而,才跑沒多久,弟弟步伐一個不穩、跌趴在沙灘上,更不巧的是,剛好一波浪潮湧了上來、把弟弟全身給弄濕了!

      「納維、納維!你沒事吧?有沒有怎樣?」感覺樂極生悲的哥哥著急地衝到弟弟旁邊、雙手掐著他的腋窩將他扶了起來,但是,當弟弟起了身、發現自己的新水手服髒掉後整個人哇哇大哭了起來。

      「哇──,新衣服髒掉了啦──嗚嗚……」「啊啊糟糕了……不、不是叫你…不要用跑的嗎……」哥哥心虛地邊罵著弟弟,邊心疼地幫他脫去上衣與褲子,將衣褲浸在海水表層中,看能不能沖掉大部分的沙子。

      「都是哥哥害的!」仍在氣頭上的弟弟趁哥哥洗衣褲的時候從他的側邊撲了上去、將哥哥撲倒在沙灘上。「喂,你幹麼啦啊啦啊啦啊啦啊……」感到莫名其妙的哥哥在被撲倒後,原本想訓罵弟弟,卻被一波湧上的浪潮撲臉、嘴巴整個進水。

        當浪潮退去,哥哥怕弟弟落跑,雙手緊抱住趴在身上的弟弟、坐起了身,弟弟在哥哥雙手的控制下跪坐在他面前,看哥哥雙手緊抓在他肩上、一臉嚴肅地看著他,感覺哥哥生氣了,因此害怕地不敢亂動、微低著頭,那雙流露歉意的大眼睛向上望著哥哥。

      「哥…哥……」「你……你再調皮啊!」「哇啊!對不起嘛!哥哥不要啦!哈哈哈……」哥哥右手將弟弟勾進懷裡、左手搔癢著弟弟的腰懲罰他,令他哀嚎起來。

      「嗚嗚…哥哥對不起嘛…不要再弄我了……」弟弟哭著投降、雙手盡力從哥哥手臂中掙脫出來、最後緊抱住哥哥,這一直都是他向哥哥投降的動作,且他知道只要緊抱住哥哥,哥哥多少都會讓步。

        最後哥哥果真住手了,之後他一手搔著弟弟的頭、一手輕撫的弟弟的背,弟弟也把頭依偎在哥哥的肩上、將全身的重量寄託在他的懷裡。「算了,回家吧!」「嗯……」兄弟倆最後手牽手地站了起來,結果發現:「啊!衣服呢?」「欸──?」

        沒想到弟弟的水手服在稍早的混亂中被海浪悄悄地偷走了。「唉呀…到頭來,捱罵的一定又會是我……」覺得明明是弟弟先調皮,但是弄丟新衣服,回家後媽媽與二媽一定只罵他,使哥哥感到無奈。

        雖然無可奈何地抱了捱罵的覺悟,但哥哥不怪弟弟、且因為怕他沒穿衣服著涼,將長版大衣披在弟弟身上、將他抱了起來,往回家路上前去。

        弟弟在被抱起來後發現哥哥滿臉憂愁,自己也開始感到抱歉、在哥哥腰間的雙腳夾得更緊。「哥哥,對不起……」「隨便啦!」

        看哥哥似乎還不接受道歉,弟弟思考了一會,最後他的小臉湊到哥哥右臉頰邊、淘氣地輕輕啄了一下。「喂,你幹麼啦!」「哼哼~!」看哥哥害羞的反應,弟弟笑了出來,繼續說道:「哥哥,那麼我親你一下,你不要生氣嘛!」「呿,你當你的吻是有多值錢啊?」哥哥頭別去一邊反駁道。

        哥哥將懷中的弟弟往上抬了一下、勾在他腰間的左手抱得更緊,弟弟覺得哥哥似乎有些氣消了,開心地雙手繞過哥哥的頸部回抱住他、頭倚靠在肩上閉眼歇息起來。

      「『留下來陪我吧』/有多少話想向你傾訴/耳朵/『真的好喜歡你』不要放手又留我孤獨/給我……」這時,哥哥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首歌的旋律。

        他還沒察覺到異樣,腦中空白一片地向前走、除了懷中傳來的溫度以外毫無任何感覺,那段不知從哪傳來的歌聲也如海風聲一般沒引起他的注意,走著走著,他突然一個回神、眼前景象整個改變了!

      「咦?納維……啊不是,是…芙朗梅?」哥哥發現懷中的弟弟消失、自己原本身在海邊,如今身處場景卻突然變成在一間餐廳內,而舞台上站著的是戴上假髮、穿女裝、以「芙朗梅」名義出道當女童星歌手的弟弟。

        還沒搞清楚狀況,弟弟從台上走了下來,他的腳步不像在海灘上那樣橫衝直撞,反而是受過訓練的輕盈卻穩重的淑女步伐、不疾不徐地朝他走來。「布拉肯先生,很開心你來欣賞我的演出,我可以跟你跳支舞嗎?」

      「咦……呃…可以啊,這、這是我的榮幸……」原本說話童言童語的弟弟如今談吐變得像公關一樣以禮節拉遠彼此的距離,令哥哥有點失落,不過扮演沒親屬關係的弟弟會在公開場合向他邀舞,他也覺得欣慰。

        之後也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哥哥已經與弟弟在舞池中隨著爵士樂的輕盈旋律跳起了華爾滋,儘管現在十指交扣、另一隻手托著弟弟的腰,哥哥仍覺得彼此的距離非常遙遠,跳了幾回,哥哥托在弟弟腰上的右手緩緩地朝背部移動、突然有種想將弟弟攬入懷中的衝動,然而,和諧的爵士樂中,突然發出了突兀的聲響……

      「砰!」忽然一陣槍響,哥哥當下愣住了,此時耳邊音樂愈來愈小聲,而出現在眼前的是緩緩闔上雙眼、往他的懷中倒下去的弟弟,面對這般景象,哥哥想大聲喊叫,眼前的畫面卻愈來愈模糊……

※        ※        ※

      「弱小心靈殘存著你的餘溫/最喜歡卻最傷我的人吶/眷戀餘溫到不願面對自我/你不再牽我的手之後……」史坎多從夢中驚醒,發現他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而房內不斷地播放著芙朗梅的歌曲。

      「唉…是夢啊……」史坎多坐起了身、抓了一下頭,思考著為什麼會夢到兒時的回憶,他永遠忘不了他把弟弟的新衣服弄丟的那一天,因為他覺得那時候的弟弟笑得最開心、最可愛了,但如今似乎很難再回到過去那樣了。

        史坎多與納維是相差五歲、同父異母的兄弟,也是蜂蜜水晶化工集團老闆崔特‧布拉肯的兒子。納維的母親是名媛出身,卻是崔特的外遇對象、使他成了私生子,但是由於納維的母親背景雄厚,相對於平民出身的史坎多的母親在無形的壓力下被迫讓步,使得納維的母親以二房身分帶著納維進入了布拉肯家。

        史坎多的母親為了不給孩子們壓力,不但包容了納維,更與納維的母親保持表面上的友好關係,然而,就在兩年前,崔特得了病情不樂觀的重病後,家庭氣氛跟著兩房的遺產鬥爭浮上檯面中驟變,甚至納維的母親發現史坎多的母親有暗自派人暗殺納維的打算,不出現這些變化,兄弟倆都不知道家裡的複雜關係。

      「……啊對了,今天納維會來蘿蔔鎮演出!」史坎多猛然回想起他今天的重要行程:到梅德花飯店看芙朗梅的演唱會,他馬上從床上跳了起來,匆匆忙忙地整理東西、換好西裝,最後慌張地出門。

        晚間六點,西裝筆挺的史坎多在飯店包廂內的一個座位上等待節目演出,而不久,旁邊座位坐來了兩個人。「欸?你不是上次巫師那邊……?」旁邊坐來了54879與阿煙。

      「啊,幸會幸會!真巧,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布拉肯先生……」54879發現自己坐在史坎多旁邊連忙招呼道。

      「唉呀,叫我史坎多就好了……嗯?他是……?」史坎多注意到54879身邊的阿煙。

      「喔喔,他就是我家少爺布布‧煙‧厄辛巴拉……?」話才剛說完便察覺到了史坎多全身散發出來的火藥味。「就是你說想要像芙朗梅那樣的妹妹是吧?」阿煙面無表情地轉頭望了一下咬牙切齒的史坎多,不久又不發一語地轉了回去。

      「你、你這什麼態度!」「哎呀哎呀,史坎多哥哥別生氣了,我少爺只是不太會說話而已,並沒有惡意,別跟他計較了……呵呵……」54879連忙安撫史坎多的不滿情緒。「哼,就看在你家僕人的份上,懶得跟厄辛巴拉家的大少爺計較了!」

        54879一臉尷尬地夾在兩人中間,完全沒想到兩人相見會不愉快,而就在這時,又有個麻煩接近了這三人。

        一名記者走向三人,向史坎多說道:「你好,我是都拿萊報的記者柚梅比尼坎,哇、哇、哇,難得同時看見肥皂之王崔特的兒子與魔藥大亨嘟嘟的兒子呢!請問你們都認識嗎?」

        三人感到莫名其妙地看著記者柚梅,接著史坎多回答:「呃……因為我們都是芙朗梅的歌迷,所以湊巧都在這裡來看演唱會,其實我們並不熟……」

      「喔?這~樣啊……啊對了,史坎多先生,我個人常常跟著敝報社的八卦小組追蹤芙朗梅的行程,發現幾乎所有公開演出你都在場呢!」記者柚梅無視不斷散發著火藥味的史坎多逼問著。「呃…你也知道我們富家子弟生活其實也很忙碌嘛!為了不讓爸媽失望,想努力表現自己、一直都很忙的!所以追星變成了我現在唯一的休閒娛樂了……」「這~樣~啊……」

        一旁的54879見記者柚梅的目光轉移到阿煙那裡,他連忙說道:「我、我少爺他也是歌迷,難得芙朗梅來到我們蘿蔔鎮,當然要來捧場囉!」「喔~?」

        與記者柚梅「對峙」了一會,終於擺脫了他,而不久,史坎多見記者柚梅走遠、立刻湊到54879耳邊小聲說道:「54879,剛好,我有件事想要拜託你……」

※        ※        ※

        演唱會曲終人散,芙朗梅開心地邊哼著歌、邊欣賞著歌迷們送的花束與禮物,另一邊配合著化妝師幫他卸妝。

        化妝師見他滿面春風好奇問道:「怎麼了,小布丁?這麼開心……」

      「呵呵,沒事啦!只是又收到焦糖布丁很開心而已。」芙朗梅開心地抱著一盒焦糖布丁禮盒、手裡握著一張小卡片。「唷!妳還真的很愛吃焦糖布丁呢!難怪妳叫芙朗(Flan)。」「呵呵……」

      「哈哈,咱們的小布丁會這麼開心還不都是因為今天可以見他哥哥!」「阿魯巴先生!」這時芙朗梅的經紀人阿魯巴走進了後台,摸著芙朗梅的臉蛋補充道。

      「喔~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這麼開心。」「哼哼~……」芙朗梅既興奮又害羞地笑容以對、咬著小茶匙發出同意的笑聲。

※        ※       ※

        到了夜間,史坎多在飯店的房間內的書桌前邊看著書、邊等著芙朗梅的到來。

      「哥哥,我回來了。」終於等到熟悉的聲音,史坎多猛然轉頭望向門口,看到的是卸下假髮、穿著女性絲質睡衣的納維開門走了進來,史坎多見人立刻放下手邊書本,快步走向前去、將納維緊擁入懷。

      「還是留西瓜頭比較像你,你戴假髮笑死人了……」「哥哥在說什麼啊……」史坎多邊摸著納維的頭邊開著玩笑。

      「是說……你為什麼穿女生的睡衣啊?」「阿魯巴先生叫我穿的…說我既然以女童星身分出道,就要學習女生的生活方式……雖然一開始很不習慣……」

      「沒差啦,你在這裡可以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嘿嘿,謝謝哥哥,現在真的只有在哥哥面前才可以很輕鬆呢……」聽到納維的話,史坎多手抱得更緊。

      「抱歉哥哥,因為後臺處理到很晚,讓哥哥等那麼久……說好要跟哥哥下棋的,現在都要睡覺了……」「哈哈,沒關係,那你就陪我睡覺吧!」史坎多將納維一把抱起、將他輕輕放在床上,之後收拾一下房內東西,最後關了燈、躺到納維旁邊。

        當史坎多躺下來沒多久,就發現納維悄悄地將身子往他靠去,他見狀笑了一下,轉了身、直接將納維攬進懷裡。

      「想撒嬌就直接說嘛!害羞什麼?」「哪、哪有……只是…」「啾!」不讓納維解釋,史坎多直接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頓時讓納維害羞地說不出話來,史坎多接著邊將納維的左腿拉起、勾在自己腿上,一邊說道:「唉呀,我知道啦,好啦,你快睡吧!晚安。」「嗯……哥哥晚安……」

        納維縮著雙手、頭靠在史坎多胸口上,最後安穩地進入夢鄉,此時的史坎多雖然感覺很幸福,但是卻備感遺憾,稍早回到十三歲的夢境就像昨夜星辰一般。

        那時他跟納維朝夕相處的時光是多麼美好,想不到如今兩兄弟必須偷偷摸摸地過著相見歡、離情依依的生活,讓他無奈這種日子到底要持續多久,也很後悔當初沒把握好家庭仍和樂的那段時光。

      「對了,納維,我今天有找人來當你的保鑣喔!他年紀比你大一點點而已,你應該比較不會無聊……納維?」突然想起晚餐時間與54879他們會面的事,卻發現納維已經睡著了,史坎多無奈地笑了一下,之後溫柔地掀起納維的西瓜皮瀏海、輕輕地吻了上去,最後緊擁著他跟著睡去。

【待續】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作者碎碎念】

        本章節中提到的芙朗梅演唱的歌曲是小生另外炸腦(?)擠出來的歌詞〈幼苗輓歌〉,故事的設定是在架空的世界中爵士樂盛行的19世紀末期,歌詞內容主要描述納維身為小三之子、面對家庭關係破裂後的心境,不過在小說中這首歌的定位「純粹是芙朗梅唱的歌」,而不是他心裡有感、請人幫他寫的,此外歌詞寫得很頹廢、中二病是為了凸顯單純的他身在複雜的大人世界的反差感,就想像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唱著那種唱得死去活來的芭樂歌的那個感覺吧!(咦?!

〈幼苗輓歌〉

請別再以眼睛安慰我了    我很堅強    或許吧
疑惑著    女孩的善良竟包覆著淒涼    算了吧
吶    你還憐惜被摧殘殆盡的幼苗嗎

每一夜我祈禱、我等待幸福歸來    不解
只盼得一雙冷漠、一抹回憶殘骸    唉
「只要有心」根本是在強迫自己妥協

好狡猾呢   命運的女神啊   對我的信心欲擒故縱
真惱人呢   就任你擺布吧   如今的我也無所適從
我那希望種子在此   隨你把玩品嚐吧

「留下來陪我吧」  有多少話想向你傾訴    耳朵
「真的好喜歡你」  不要放手又留我孤獨    給我
唉    一切都喚不回      如今只好自言自語    結果

誰來告訴我   笑容和生氣面孔   無情地不斷來回交錯
渴望你那雙忽冷忽熱的手    拜託不要再拒絕受傷的我
弱小心靈殘存著你的餘溫    最喜歡卻最傷我的人吶
眷戀餘溫到不願面對自我    你不再牽我的手之後
倘若期待只是催眠自己   乾脆讓我執迷不醒

枯苗望雨   到頭來還是一人孤寂


        至於這首歌該怎麼唱,我是以林原惠所演唱動畫《昭和元祿落語心中》的片頭曲〈薄ら氷心中(薄冰殉情)〉的曲作範本寫詞,因為當初想找歐美的Jazz-Pop來當歌曲旋律,不過後來發現歐美的Jazz-Pop與日本澀谷系的Jazz-Pop在風格上差蠻多的,而日本澀谷系的Jazz-Pop的風格相對歐美的Jazz-Pop的歡樂活潑還來的比較有個性,所以最後就採用了旋律給人性感中帶有悠然自得的感覺、歌詞意境同樣也很厭世的〈薄ら氷心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282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正太|正太控|少年愛|兄弟|BL|輕小說|偽娘

留言共 5 篇留言


曲詞不錯呢~這回兄弟的故事的確也令人心痛。充滿污穢的坑和純潔的心,這個衝擊定心使兄弟一方扭曲吧。另外,我寫了些東西,打算私下寄你看看,不知你願意否..?( ;∀;)

06-20 20:12

白鳥ヒカル
嗯...兄弟未來何去何從就敬請期待囉~A_A(被毆
嗯嗯,可以寄嘎ww06-20 22:30
塵灝
海灘那邊明明是很正常的兄弟互動 為什麼在我眼裡看起來如此...(羈押)

06-20 21:43

白鳥ヒカル
唉呀,那一段我也是愈寫愈開心嘎[e16]啊不對,咳咳,我是說...那一段只是哥哥把弟弟衣服脫掉後對他搔癢然後抱回家而已(你在說什麼啊!!),塵灝你想太多了[e5](喂!!06-20 22:34
薄暮
女裝正太大好owo
水手服也好(鼻血((喂喂,是警察嗎
不過兩人的身世好複雜,明明單純點會更幸福的( ´•̥̥̥ω•̥̥̥` )

06-20 22:40

白鳥ヒカル
嘿嘿,女裝正太可男可女,可以...[e5](可以被警察逮捕啦!!
正太穿過有正太味(?)的水手服連大海也想要[e32](已被槍決
都是上一代大人的問題害的...而且兩位媽媽總是以為自己做的安排對兒子最有利,卻造成了兒子們更大的傷害(故事後面會再敘述),使得史坎多不得不去找巫師賭了06-20 23:06

事實上是小弟對白鳥桑這些作品有很多感想。於是寫了很多私人小故事ww

06-20 23:04

白鳥ヒカル
原來www可以嘎www06-20 23:08
♥ショタのㄚ哲OwO~
大大寫歌辛苦了O∀Ob~

然後納維不要再偷親你哥哥了!!!!
史坎多也是((眼神警告(?)

感覺當了歌手的正太感覺懂事許多
正太的天然屬性都減少了呢~
除了布丁那段還是很可愛的ww

06-20 23:13

白鳥ヒカル
哈哈謝謝www

納維表示:「不親哥哥他會生氣嘛」(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史坎多表示:「請問丫哲你哪位?想對我弟弟幹麼?![e14]」(緊抱住納維以宣示主權((哥哥不要趁機吃弟弟豆腐!!

嗯,因為了解自己的處境了,處事上會比較小心一點
天然屬性的話還是存在,但只會在自己信任的人(譬如史坎多)面前展現出來,其他場合一方面怕真實身分畢露、一方面作為"女"童星形象上有所被約束,與其說懂事,不如說會比較壓抑自己的情緒,以防招惹麻煩
布丁那段那段其實是因為收到哥哥送的焦糖布丁與卡片所以太開心了ww小孩子感情表現上還是比較直率ww
06-20 23: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Quack1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謎樣巫師... 後一篇:【真♂女♂主正太系列(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in881205大家
Reddit翻譯–「曾經的好友成了瘋癲的殺人犯」上線囉,一起來看看苦主的慘痛經歷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