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六月份三題故事活動」惡魔

作者:Onikis│2016-06-14 19:21:48│贊助:40│人氣:147
  各位好,這裡是募集了三題故事,寫到今天八點才結束的祀夜。
  本期的募集題材如下:

  喜愛左輪的楚門  題目:小夜曲     要素:驚悚故事
  阿喵 ❖ 協奏曲    題目:夜店撿屍    要素:剛失戀的男法醫
  夜楓狐月     題目:金針菇     要素:幫派間的械鬥

  那麼,這期的三題故事要開始囉!



  「肝臟有輕微硬化的現象,會經常性的喝酒過量嗎?這可不是個好習慣。腸胃的狀況也不好,看樣子是生前飲食習慣不佳導致吧,吃飯可要定時定量啊。」

  視線不時轉移,我一下看著手術檯上剛完成解剖的大體,又盯著手中的統計表喃喃自語,並將各種觀察到的資料一一填在表格的備註欄中。

  可別小看這些資料了。

  光是靠檢驗結果跟數據的分析,我就能精測出祂在生前各種習慣,可說是名符其實地,人生就此赤裸裸地暴露在他人眼前。

  『──日前發生的連續失蹤案件,目前警方表示仍未獲得更進一步的證據,證明受害者已經遭到殺害;警方並保證,會早日將兇手繩之以法,還給社會安寧。受害者家屬們日前已經成立自救會,希望政府官員能夠注重這件事情,立法委員更要求相關單位加緊查緝,以免有更多的人成為隨機綁票的受害者。』

  「……也太不安分了吧,這個社會。」

  收音機裡原本還撥放著輕鬆的音樂節目,卻在整點的時候播放起了近期內的重點新聞,讓原本企圖放鬆的工作情緒,一下子就染上了對社會的不滿。

  反正該做的事也告一段落了。

  嘆口氣,把紀錄表收回架上,接下來還做好收拾的工作才行──把該縫的地方縫好,也得把果凍狀的血液凝塊從大體上洗乾淨,最後是裝進保存用的袋子裡。

  在拉起屍袋拉鏈的最後一刻,我看了眼那張蒼白的面孔,不禁又嘆了口氣。

  「……真可憐,還這麼年輕。」



  夜晚,是危險的。

  即使文明帶來了光明,卻還是無法照亮人心黑暗的那一面。

  走在燈紅酒綠的繁華街道,嘴上哼著不明的曲調,試圖安撫心中的不安。

  只是,杯水車薪的行為,仍無法遏止黑暗這頭猛獸的撕咬。

  巷道裡傳來的悲鳴,只是加劇了我的步伐,不足以讓心中產生見義勇為的想法,反倒是在愚勇之下賠上了安全。

  轉進了間正在大肆放送流行音樂的夜店,這裡對我來說,就是心靈的烏托邦,能夠在酒精的陪伴,買下一夜的空虛。

  坐在熟悉的座位,吧檯前的這個位置象徵著孤單,因為那意味著你是孤身前來,不像他人總是呼朋引伴。

  向酒保點了杯酒,我望向舞池中熱情的男男女女,看著他們是成雙成對,以目光進行意識上的交流,以肢體傳達內心的情意。

  心頭,湧上了些許無奈。

  「今天也要嗎?」

  喀咚一聲,插著片檸檬的調酒放到我的前方,這的酒保也算是熟人了,我只是苦笑了下、聳聳肩,並沒有直接回答他。

  灌進喉嚨的酒,帶著些許苦澀。

  示意要酒保再續一杯,當他轉過身開始忙碌,我的目光卻是停在同樣坐在吧檯前的一名女子。

  她的雙頰火紅,額上浮現幾許零星汗水,從那微微急促的喘息,不難猜出這個女孩才剛從舞池退下。

  眼前放著一杯色彩繽紛的調酒,那女孩緊抿雙唇,目光僅僅望著杯中的青梅,卻不見對它有任何的興趣。

  那對雙眼,瞳孔竟是一片的冰冷,讓人不經猜疑坐在吧檯前的動機。

  又是玻璃杯與木質櫃檯的碰撞。

  我用眼神向酒保示意,要他替我向那個女孩送上一杯相同的飲料。

  酒保愣了下,看了眼女孩面前未曾動過一絲一毫的調酒,對我的要求看似泛起了不解之情。

  我催促著他,要他別管那麼多,按職責辦事就好,剩下的都由我來承擔。

  一聲嘆息,也是見怪不怪,酒保自架上取下一只乾淨的酒杯,便是調起了和女孩面前那杯相同的飲品,不久後便送到了她的面前。

  「那位男士請妳的。」

  女孩有些錯愕,看著我的視線中帶有困惑、不安與恐懼,我並未刻意對上她的視線,只是在有些尷尬的短暫交錯後,逕自飲盡杯中物。

  不料,當在曲起的手指還未來得及在桌面敲響,酒保彷彿早已預知了我的舉動,又送上了杯我喝慣的酒。

  「那位女士請你的,還寫了張卡片。」

  回首望去,那女孩和我做了相同的舉動──視線僅在瞬間交錯,接著喝下放在自個眼前的那杯酒。

  我輕笑了下,低頭看著壓在杯子底下的卡片。

  ──「致那位男士 你真無聊」

  差些就扼止不住笑意,我招了招手,向酒保要了張空白的卡片,並在卡片上寫下了幾個字,要酒保辛苦點,再幫我跑上這趟。

  ──「致那位女士 這可是天大的機密,你可得幫我保密」

  那女孩可不像我,才一看到卡片上寫的字,馬上就噗哧的笑了出來。

  見到時機成熟,我端起眼前的兩只酒杯,來到了她身旁,選擇坐在離她兩個座位遠的椅子上。

  這距離象徵著我和她的關係,既不輕易闖入彼此的世界,更代表彼此不需要放下戒心。

  就只是個陌生人的友好交談──她理解到這個訊息,蹙起的眉頭很快的就鬆了開來。

  「那先生,感謝你的酒。」

  她晃著手中空盪盪的酒杯,裡頭的青梅早已經被取出,不知去向。

  我模仿著她的舉動,露出了笑容對著她舉起了兩只酒杯。

  「那小姐,感謝妳的酒,害酒保要多洗一個杯子。」

  她又笑了。

  「你這個人真的很煩。」

  「這又是另外一個祕密了,可別說出口哦。」

  「我說錯了,你這個人超煩。」

  震耳欲聾的音樂並未停歇,我卻覺得吧檯附近的聲音好似停了。

  隨興的聊上幾個毫無關聯的話題,我兩始終以「那先生」與「那小姐」稱呼,彼此沒有更進一步的舉動,只是單調的進行著無謂的交談。

  「哼嗯……所以,你還是個醫生囉?」

  「大概就是這樣。」

  她猜不到,我的工作並不算醫生。

  至少躺在眼前手術台上的並不是活人,所以我不醫「生」。

  只是這話說出口,並沒有意義──因為在這裡,我就只是個不知過何種經歷,僅僅是個被她稱為「那先生」的無聊男子。

  「因為這樣,才會跟女朋友分手就是了。」

  「為什麼?醫生不是會有很多人追嗎?賺這麼多錢,應該有不少人想要當醫師婆吧。」

  「被一個女孩子這麼說,感覺怪怪的。」

  我撓著臉頰,並觀察著她的反應,但她似乎不對我這話產生興趣,卻也沒有轉換其他的話題,說不定是等我繼續說下去吧。

  「怎麼說呢,走醫學這方面的工作嘛,時間要給患者,心力要給報告,人要留給上面的罵,還沒結婚,錢也不會給別人……」

  女孩的臉上閃逝而過一絲苦痛,卻又很快地擺出若無其事的表情。

  我注意到了,卻裝作沒有注意到。

  「就因為太忙,幫我取『金針菇』這個綽號的女友,才會說跟我分手啊。」

  她微微一怔,不解地問了:「為什麼是金針菇?」

  「這個嘛……嘿嘿,就任憑想像囉。」

  「你真的很煩耶!」

  刻意裝出淫邪的表情笑了下,她才一理解我那副表情的意義,笑著反手拍了下我的肩。

  我沒漏聽她說完這句話後的嘆氣,卻沒做任何表示,只是給了酒保一個眼神,要他再幫我們兩個續杯。

  這時,我們不約而同保持了段沉默,也是讓彼此不至於陶醉在氣氛之中。

  人,可以醉;但,心可不能醉。

  「我覺得,我來這裡……大概也是因為無聊吧?」

  良久,她說出了這句話。

  說不定是個關鍵,但我並沒有藉機乘勝追擊。

  「放心,我會幫妳保守這個祕密的。」

  「夠了哦……」

  她又拍了我一下,我聳著肩,是一臉無奈的表情。

  她選擇了沉默,這次倒是只維持了幾秒鐘的時間。

  「好煩,工作除了賺錢,到底有什麼用啊?」

  「至少可以讓那小姐跟那先生在這裡喝酒,不需要煩惱等一下會不會被酒保從後門丟出去啊。」

  「這麼愛喝酒,你為什麼不去敲請客鐘?」

  「請妳喝一杯還可以,要我敲那個鐘,到下次領薪水為止的晚餐內容就不會答應我幹這種蠢事了。」

  當酒保把斟滿的酒杯放到我們眼前,我舉起酒杯向著她輕晃了下,她微微一愣,便跟隨著我的邀請,舉起了酒杯輕碰了下。

  「感謝酒保,辛苦他等一下要多洗這幾個杯子了。」

  她是這麼說的。

  還在收拾眼前那幾只空杯的酒保臉上浮現錯愕,我卻已經是笑得差些從椅子上跌了下來,杯裡的酒還不小心灑了些出來,這可又讓她逮到個機會調侃著我了。

  「那先生,請你別再增加酒保工作了,好嗎?」

  「沒關係。接下來我會點一條抹布,然後自己擦乾淨的。」

  「可以加點一根拖把給你,算我的。」

  看她喝光了杯裡的酒,來來去去近十杯的分量,眼神漸現迷茫,就算我乖乖地拿起抹布收拾好自己造的孽,卻沒見到她說出剛才那種話來。

  是時候了。

  丟了個眼神給酒保,他識趣的退進後台,留給我倆一些空間。

  我反手拍了下她的肩,她愣了下,投過來的眼神帶著困惑與一絲責備。

  「要一起去吹吹風嗎?明天還要上班,我不太想帶著宿醉走進辦公室。」

  她一怔,目光之中乍現戒備之心,但我只是喝下最後這杯酒,還以的眼色中是催促,她並未開口拒絕,只是喝光了眼前那杯酒。



  「妳知道嗎,其實我會去那間店,是為了自殺哦。」

  「會有人用這種方式自殺的嗎?」

  「因為酒喝多了會傷身啊,我又怕痛,只好用這種方式慢性自殺,賭賭看幾十年後會不會得到肝硬化囉。」

  「你是白癡嗎?」

  離開了那間店,我們乘著夜風,仍是漫無目的聊著毫無意義的話題。

  當話題告了個段落,她一個踉蹌,我沒有走上前去攀扶她,仍留下一段距離,只以目光望著她莫名的苦笑。

  「唉……」

  嘆息。

  我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麼,或許今日的買醉,是想忘卻讓人心煩的事。

  但我並未踏出那一步,至始至終仍是保留在「那先生」的身分。

  或許到了下次的天明,我還是會過著相同的生活,但這對她來說,並不具有任何的意義可言。

  兩人份的腳步聲,持續響徹在夜晚的街道。

  沒由來的,我唱起了一段時下流行歌曲,歌詞說著男女間私密的愛戀,現實之中卻是難尋真正痛徹心扉的戀情。

  她的表情愈發寂寞,只是當個無聲的聽眾,毫無交集的影子不曾匯集,只是繼續走在通往終點不知何在的前方。

  就在這時。

  一陣莫名喧嘩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力,我看著她,她看著我,不明眼前究竟發生何事。

  還來不及反應,卻看到眼前的轉角突然竄出數名男子,個個表情兇狠,手中所持的或是安全帽,或是金屬棍,彼此激烈交鬪,渾然不知這場突然上演的鬥毆戲碼,竟然會落入我們眼中。

  「操,這邊還有!」

  就在他們打得正火熱,而我們震懾得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是好,這時候,那夥鬥毆的人們一看到我,也不知是搞錯了什麼,氣勢磅礡地衝了過來。

  「等、等等!」

  我平舉雙手,想要制止他那對殺紅的雙眼繼續瞪著我們,卻是沒預料到這舉動反而造成了對方的誤會,更加挑起他胸膛之中那顆逞凶鬥狠之心,高高揚起了手中的安全帽,就這麼朝著我的腦袋瓜落下。

  我無意介入他們搶地盤,或是因為某種爛理由而引發的鬥毆事件,但在無理取鬧的人面前,說或做什麼,看似都毫無意義。

  反正,我的意識在墮入黑暗之前,唯一記得的就是她那張蒼白的臉孔上,酒意盡失,僅有無盡的驚恐。






  ──原來,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






※※※


  『人在做,天在看。

  警方在調查一起街頭鬥毆案件時,意外查獲案外案。

  前天晚上在鬧區發生了一起幫派鬥毆案件。平日好勇鬥狠,在臉書上自稱是○○幫堂主的李姓男子因酒後醉性大發,無故毆打路過的張姓男子;已有多件傷害前科的張姓男子心生不滿,呼朋引伴前來尋仇,兩夥人就在街上大打出手。警方接獲報案後,立刻出動快打部隊,並在現場押回二十幾名青少年。

  警方調查現場後還發現,有一名男子頭破血流倒臥在地,初步研判是無辜捲入這場幫派鬥毆的路人,因頭骨碎裂大量出血,當場死亡;但卻在調查這名無辜男子的背景資料時,意外查獲該名男子家中竟有大量已遭到肢解的屍體。警察循線調查這些受害者的資料,發現這些屍體竟然就是前陣子連續失蹤案件的被害人。

  根據調查,該名在幫派鬥毆中喪生的男子,曾為知名醫院的外科醫師,曾因私下與患者簽下器官交換手術契約,違反院方規定,早已被該醫院開除。該男子離職後仍繼續進行非法器官買賣的交易,為方便進行非法器官買賣,不定時出入夜店,以撿屍之名夥同數家夜店酒保,誘騙年輕男女到家中,將其殺害後摘出新鮮器官,提供客戶穩定貨源。

  受害者家屬自救會得知後表示──』



Fin.



  天氣變來變去,頭痛死了。

  各位好,這裡是祀夜。
  本期在寫作手法上面,通篇是採用了<人魔>的設計,中段則是仿<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的對話進行撰寫。(天啊,這世代的孩子們真的看過這部神作嗎?)

  或許會有人看不懂結局的轉變,下面會對本篇內容進行說明。
  若是已經看懂的朋友,可以直接跳過這段。

  男主角打從一開始,就把夜店當成便利商店一樣,在那熱舞飲酒的人們就像展示架上的商品,任他挑選。
  因此,他不會對「商品」付諸感情,才會有「人可醉,心不可醉」等等的描述。
  後半提到「女孩跌倒,但他沒伸出援手」、「他的明天會如何,跟她沒關係」等內容,便是強調男主角對女孩並沒有任何感覺。
  因為在男主角心中,女孩早就已經跟死了沒兩樣。
  酒保只是倒楣的共犯。
  


  本期出乎意料讓我感到困擾的,是阿喵追加的「刺激的夜晚」這項內容。
  思考甚久,我想起從兵的同袍曾說過,他看<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會有性幻想,這就成了本篇中段那些對話的由來。
  至於會不會看了讓人有種心兒蹦蹦跳的感覺嘛……這就得看各位客官的定奪了。

  那麼,本期的三題故事就告一段落了。
  我是已經想好七月份該玩什麼的祀夜。
  感謝各位的閱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220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Onikis寫的好,辛苦了(^o^)。[e35]

06-14 19:36

Onikis
謝謝。06-14 19:46
橘みかん
有一種東京食屍鬼開場的味道[e35]

06-14 20:00

Onikis
不說還好,一說我也開始覺得的確有點那種味道XD06-14 20:19
桂(*°ω°*ฅ)*
所以女角差點就要被帶回去肢解了 0.0

06-14 20:11

Onikis
對啊。
所以說看起來是好人的,心底打什麼算盤沒人知道,因此這篇標題才會叫做「惡魔」。06-14 20:17
銅鑼燒巫師
最後的轉折很精彩哦

06-14 20:28

Onikis
謝謝XD
猜到主角不是啥好東西,這個應該不難,主要是心理層面上的一些描述可能比較難理解,才會想說在後記來解釋一下這個部分。06-14 20:48
吳旻( °∀°)
真可怕...

06-14 21:45

Onikis
<人魔>這部作品看完之後,真的會陷入沒辦法相信別人的症狀XD06-14 21:52
阿喵 ❖ 協奏曲
超乎我的預期,不效果不錯,只是前、後段的刺激不一樣(≧∇≦)b
話說你是的大作我還真沒看過,太孤陋寡聞了,有空再來補,不過大概要好久之後了吧.....

06-14 22:03

Onikis
謝謝阿喵的喜歡XD
前者是蔡智恆(痞子蔡)寫的作品,網路上就可以找到。
後者我是看影集版的,當初是在AXN頻道上看的,該做對人性的衝擊蠻大的。XD06-14 22:12
夜楓狐月
辛苦了
金針菇每次看每次嘴角失守ww

06-14 22:16

Onikis
還不是你出的。XD 06-14 22:19
約瑟夫布萊森
可怕的惡魔 有時不是來自地獄

06-14 23:04

Onikis
本篇的核心就在這囉。06-14 23:23
珀伽索斯(Ama)
看到後面我才想起女主角該不會被肢解了吧!
結果看了提示,再回去看時,發現沒有真是太好了,呼!
不然就太可怕也太可憐了。[e23]

06-15 18:13

Onikis
這次在設想「刺激」這個要素上,並不打算發揮在血腥面,而是人心詭測這部分,所以就沒有安排比較血腥的畫面了。
只能說,人心中總會出現空缺的部分,若是被有意者鑽進了這個漏洞,後果真的不堪設想。06-15 19:13
解憂
OMG 他是壞人!!!
看了前面題目 我第一個想法就是他是法醫!!!
他是壞人!!!

06-17 13:09

Onikis
男主角是壞蛋這個很容易看出來啊,從第一次新聞那段就可以看出來了。
再來就是前往酒店的路上,還有跟酒保的交談,這些都是很明顯的線索。
比較難猜的只有男主角的心理面。06-17 13:14
解憂
嗚嗚 我傻了

06-17 13:20

Onikis
嗯?
怎麼說?06-17 13:22
解憂
因為看到最後一段才知道他是壞人@@

06-17 13:27

Onikis
解憂,那是因為你純真得太可愛了(摸頭06-17 13: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goliyo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男性向戀彩長篇」戀。繪... 後一篇:「文學賽事月報」16年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接管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