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凌家 III 小強星人也求愛】網遊《爆炸頭不要來》57-1 .愛或不愛?

作者:喵芭渴死姬│2016-06-14 10:06:35│巴幣:22│人氣:179
->>>誰愛誰?誰又愛誰?這複雜的四角習題,他們該如何解決?


By 喵芭渴死姬


57-1 .愛或不愛?


    那一晚,一向恩愛的兩兄弟吵架了。
    
    一個不被信任的憤怒與另一個不被理解的哀傷,瀰漫了拉文德家的每個角落。健身房裡的沙包捶擊聲響了一整晚,敲得人心慌慌,彷彿每一拳都狠狠捶在胸口令人不得安眠,特別是這風波的當事人。
    
    這是泰特斯與貝兒自相戀來第一次真正的大衝突。
    
    躲回自己房間的貝兒揪著枕頭躺在許久未睡的床上,用被單將自己緊緊裹成一團,盡情宣洩憋忍一年的情緒。他聽著遠處傳來的洩憤拳聲,不住想起泰特斯在聽見質問時的神情。
    
    『你不相信我?』
    
    不可置信的湖綠眼眸失去平日溫柔的色彩,被抑止不住的震怒與心碎迅速淹沒,最後在他一句句哽咽的詢問中回歸淒冷的受傷溫度,令貝兒的心頭頓如漲潮般湧上陣陣悔意。
    
    討厭!明明他才是滿腹委屈和疑惑的人啊?為什麼現在卻感覺像作錯了事?不過是想要個解釋嘛!他嗚咽地滾了一圈,陷入抱怨哥哥與責備自己的無限循環中,哭睡又哭醒地直至天亮。
    
    另一廂,身陷迷霧的席倫也將自己鎖進客房,臥在床上重溫他與艾登的所有聊天訊息,從第一天被凹到帳號後的死纏爛打,到剛剛傳來『老婆,來親一個睡覺~』的晚安吻,都一字不漏地細讀著。
    
    愛嗎?不愛嗎?他越想越迷糊了。
    
    想著自己將與這人別離就心痛不已,聞著枕邊殘留的男人氣息便覺更不捨放手,希望見對方欣喜的念頭大過於見到對方傷心……這一切,都與當初愛上盧西恩的感覺一樣。倘若這些都是因為愛,他又為何念念不忘那個已逝的人?又為何當他望見盧西恩幻影的第一個念頭是恨不得自己才是死的那個?
    
    他輕嘆地翻了個身,聽見那拳拳帶著憤怒的聲響,便懊惱地敲著額頭。自己傷心自己的就算了,怎麼還害人家好好的一對兄弟吵架了?為何他總是㑹連累別人的家庭?
    
    兄弟……弟弟對哥哥的感情,會激烈成那樣嗎?
    
    剪不斷,理還亂。各種雜亂的疑惑思緒,攪得他腦袋越來越沈重,令他這一夜驚夢連連。
    
    
    「我擦!這樣不行,我現在連打稿都只能打出整頁的『碰』『碰』『碰』。」
    
    「別再說那個詞了,我整晚都夢到自己被泰哥一拳爆頭。」
    
    「呃,你們……」
    
    隔日早晨,也睡不好的凌小兔睡眼惺忪地下樓,就見一對夫妻面如死灰地癱在沙發上,趴在中間的小妮妮連馬尾都綁歪了,讓他不禁懷疑是否自己起床的方式不對?
    
    「你・來・啦?」
    
    不愧是多年默契的老夫老妻,竟在小兔踏入客廳的一瞬間,兩對死魚眼頓如活屍見生人般迸出陰森綠光直射過來,驚得小兔立馬一把搶過小妮妮往大門衝去,「我、我們去買早餐!」
    
    小小包袱被褓姆帶走了,兩夫妻便像上了發條的機器迅速跳起來,準備來場家務大整修!
    
    凌小琥「喀啦」「喀啦」地扭動脖子和手臂,殺氣萬千地說:「大的交給我,小的交給你。哼!老娘很久沒跟他打架了。」
    
    「你注意安全啊,別打過頭了。」汪一全也活絡著手腕,為可能出擊的鐵掌巴頭做準備,「那中的那隻怎麼辦?」
    
    「打電話叫中二的回來!」
    
    「……」
    
    老婆,你肯定那「中二的」是代稱不是在罵人嗎?
    
    
ε٩(๑> ₃ <)۶з    Σ>—(〃°ω°〃)♥ →    (╭ ̄3 ̄)╭♥    σ ゚∀ ゚) ゚∀゚)σ     ლ(╹ε╹ლ)
    
    
    「磅!」
    
    突然的巨響嚇得席倫從夢中驚醒。
    
    怎麼回事?
    
    他困惑地打開房門查看,聽見小琥的吆喝中似有拳腳搏擊的撞地聲響,頓時便愣了。不是吧?小琥跟泰?這兩個都是打起來很凶殘的,不會有事吧?
    
    想過去勸架,又想起自己就是害人家吵架的元兇,他便打退堂鼓了,呃……搞不好人家打個架消完氣就沒事了,如果一看到他又火冒三丈的話,他還是別去火上加油得好。
    
    「唉……」無奈地躺回床上發出一聲長嘆,他注視著天花板煩惱不已,最後忍不住低聲自言自語了句:「乾脆提前回去算了。」
    
    不過,在那之前,他還是得收拾好自己留下的爛攤子。於是,他在思慮完畢後,連忙起身快速洗潄,再拿著遊戲盔往貝兒的房間走去。
    
    「是你啊。」
    
    沒想到來應門的竟是汪一全,席倫稍稍往房內探去,便見貝兒兩眼紅腫地盤腿坐在床上,臉上的神情已平靜不少。汪一全沒多說什麼,先將他拉到走廊上關上房門後,才小聲說:「我剛跟他談了,有些他們的私事,你還不知道,難免會有誤會。是這小子太衝動了,腦袋不清就找泰哥質問,果然是不成熟的笨小鬼。」
    
    「是我自己胡思亂想,別人的感情事如何,哪有我置喙的餘地?」席倫無奈道。
    
    「知道自己愛胡思亂想就好。」汪一全沒好氣地撇了嘴,才意識到他剛聽見什麼,「你猜到了?」
    
    席倫自嘲一笑,「都這麼明顯了,還能猜不到嗎?」
    
    「呼,謝天謝地,你猜到就好,記住是你自己猜的啊,我們誰都沒說漏嘴。」汪一全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跟小鬼好好聊吧,他現在需要知心大哥哥,不要我這個囉唆大叔。」
    
    「我們同年吧?」席倫失笑道。
    
    「那小子外貌協會!」汪一全悲憤地抽了把老成臉皮後,語重心長說:「你也是,逃避這麼久,該時候正視自己了。」
    
    「……」
    
    這算是訓話他吧?席倫無語心想。
    
    待汪一全唸叨離去後,面前的房門就突然竄出一顆紫毛頭,賊兮兮地巴眨著仍腫的大眼,「大叔終於囉唆完惹嗎?」
    
    這皮小子!原先的鬱悶被徹底逗開了,席倫哭笑不得地舉起手中的遊戲盔,「一起?」
    
    似是明白他的打算,貝兒揚起了然的微笑,「好啊。」
    
    
    在月聆城外會合後,他們就近在森林裡散心打怪採集,話題從隨口提起的小任務聊到還未認識前的遊戲經驗,再轉到現實裡的事。同在巴黎生活過的兩人,自然也談起彼此在異地的日子,有哪些共同去過的地方、吃過的美食、遊歷過的景點等。
    
    最後,塞倫靜靜聽著喵喵仙貝訴說留學的事,儘管說的人臉上掛著微笑,但他聽得出來,實際情形並不如表面的歡樂。
    
    即使是曾經再怎麼風光過的明星,褪去「拉貝爾」的光環後,也僅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雖有財力富沃的家世背景而無須煩惱生活費,但隻身闖蕩陌生的國度,學習不熟的語言,在一群同樣才華洋溢的團體裡拼命跟上同儕的步伐,讓這個總被哥哥捧著當寶的驕子越發體認自己的不足,進而被激發更強烈的學習欲與自我期許。生活在渴望卓越的壓力下,唯一能慰藉自己的,就是在遊戲裡與哥哥的短暫相處。然而,恩愛甜蜜的背後,另一份不安也漸生了。
    
    「原以為我的遊戲經驗多,而他是第一次玩遊戲,所以應該是我來教他怎麼玩,我幫他解決遊戲裡的問題,甚至保護他。誰知道,他光看系統說明就理解了,不管是任務還是打怪都比我厲害,連PVP也不用我解釋,一次就上手……」喵喵仙貝喚出一大片火球雨後失落地垮下肩膀,手中的柺杖糖法杖發出憂鬱的深藍光芒,「他有沒有我根本都沒差。」
    
    「太過完美了啊。」席倫忽然呢喃道。
    
    「嗯,除了才藝表演外,我真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可以……」
    
    聽他支支吾吾地不知如何措辭,塞倫便接了下去,「配得上他,成為值得他驕傲的伴侶。」
    
    「對!欸?」喵喵仙貝驚呆地張大嘴巴,緊張得結巴了,「倫哥知、知道惹?大叔說的?」
    
    「我真的有遲鈍到會感覺不出來嗎?」塞倫無奈瞄了他一眼。
    
    「唔,有一點。」喵喵仙貝委屈地點點頭,「窩很努力暗示你很多次的說。」
    
    「……」塞倫還真辯駁不了,之前他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肯定是被那豬的笨細胞傳染了!
    
    「反正就是這樣啦。」喵喵仙貝噓了口氣,總算不用再瞞著席倫,便心情一鬆,說話也流暢了不少,「我哥太厲害,而我什麼都不會,我會的對他也沒用,連艾登都比我還幫得上忙。」
    
    望著那張難得自卑喪氣的小臉,塞倫覺得自己終於理解了什麼。
    
    『這想法每天折磨著我,明明受傷的是你,卻仍那麼堅強溫柔,這讓我更痛恨自己……』
    
    『他讓我覺得輕鬆……』
    
    他讓他愛的人痛苦,是因為自己太過堅強,好似有沒有對方在身邊都能走過所有難關……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若當初不是為了盧西恩,他又怎能堅強得起來?所有的表現完美,都是為了讓所愛的人快樂、讓對方更愛自己啊!豈知,卻是反效果嗎?
    
    所以,真是自己逼盧西恩走上絕路嗎?
    
    塞倫自嘲地微勾嘴角,捏了捏小貓妖耳朵,「去問你哥幹嘛把自己弄得這麼完美迷人吧。」
    
    「嗄?槓、槓、槓麻突然要、要問這、個?」恥點低的喵喵仙貝臉紅了,這麼害羞的問題他哪問得出口啊?而且哥哥本來就超完美迷人嘛!當然,最後那句心聲他是絕不會說出口的。
    
    「趁你們誰都還沒步上歧途,一切都還來得及。」塞倫失笑地揉著他的頭低聲勸道。
    
    喵喵仙貝沈默了幾秒,便點了點頭,算是領會他的意思了,接著又抬頭問:「那倫哥呢?」
    
    這下換塞倫沈默了。
    
    其實,他也不清楚自己該如何,也有太多的事不理解,艾登真的心裡再沒其他人了嗎?包括泰特斯?他們之間真不會有什麼藕斷絲連?但這個假設還牽涉了貝兒的感情,一步錯,傷到的將不會是只有自己。何況……
    
    『對你而言,艾登只是盧西恩的替代品罷了。』
    
    『你不愛他,只是需要他。』
    
    「我不知道。」糾結了一晚仍無結論,塞倫心灰意冷地撥弄掌中的史萊姆水晶球,對於未來,他感到相當茫然無措,「對我來說,艾登到底是什麼?」
    
    喵喵仙貝偏頭注視著他半晌,才將轉為淡藍光芒的魔法杖收回背後,「倫哥再說一次那個捨摸考驗任務的內容吧。」
    
    塞倫不解地將任務調出來解說了遍。喵喵仙貝仔細讀了又讀後,就仰起一張笑得狡黠的小臉,「嘿嘿,窩們也來去做吧!」
    
    啊?他們兩個作情侶任務,不會被泰宰了嗎?塞倫徹底迷糊了。
    
    
ε٩(๑> ₃ <)۶з    Σ>—(〃°ω°〃)♥ →    (╭ ̄3 ̄)╭♥    σ ゚∀ ゚) ゚∀゚)σ     ლ(╹ε╹ლ)

    
    砸重金去拍賣行買了一整組《超好疵的雪花糕》後,塞倫帶著喵喵仙貝重回《月老越風殿》。
    
    「《婚前真愛大考驗》確實可以個別進行考驗,無須情侶同時在場。」紅兜小娃《月老二代》朝塞倫點了點紫髮包包頭,又咬著滿嘴雪花糕看向喵喵仙貝,「不過,你已經是已婚的人惹,就算通過考驗也不會有獎勵唷。」
    
    「無所謂,窩只是好奇啦,而且膩都已經疵掉我的雪花糕惹。」喵喵仙貝堅持道。
    
    塞倫好奇問:「你進去也只會看到他吧,何不直接下線去找他?」
    
    喵喵仙貝撇過微紅的臉,「我有我的目的。」
    
    塞倫見狀,便沒再多問,明白對方想說時自會告訴他,現在還不如先擔心自己的事。他望著已近在眼前的小橋盡頭,遲疑地問:「這樣真的行嗎?」
    
    「哪裡跌倒就要哪裡站起來,越是不敢面對的越要用力瞪,才能把它打跑。」喵喵仙貝說得頭頭是道,也不覺自己亂改造了什麼句子,「況且,還能比你最慘的時候更糟嗎?」
    
    呵,還真無法反駁啊。
    
    這時,塞倫的眼前跳出詢問面板:『請問您是否接受玩家肉盾阿弗羅的《愛的呼喚》傳送?』他猶豫了會後,伸指按下《否》。在弄清楚心意前,他暫時無法面對那傻笑喊自己老婆的人。
    
    於是,一條密語便傳給了喵喵仙貝。
    
    『【私密】偏向唬爛行對您悄悄說:組!』
    
    喵喵仙貝不疑有他地將人加進隊伍後,唬爛腐味四溢的嗓音就在隊伍頻道響起,「喂!你們兩隻小受窩在哪裡幹啥?怎麼位置都顯示問號?老娘跟你們警告啊!受受相親是建立在其中一個可攻可受的先決條件上,你們兩都是底層受,在一起是不會有好結果的,懂嗎?」
    
    「……」
    
    塞倫無語了,喵喵仙貝立刻炸毛脫口爆出:「窩們只是在做考驗任務啦!臭小琥姊!」
    
    「喔,考驗任務啊。」半晌後,唬爛才又說:「好啦,那先不吵你們了。」
    
    「哼哼哼!」喵喵仙貝哼哼唧唧著,塞倫則滿腹愁思,誰也沒意識到自己被套出了所在地。
    
    「到啦,走進樹下就開始任務嚕。」月老二代小娃說道。
    
    聽聞指示後,兩人深吸一口氣,紛紛走進姻緣樹的幻境裡,開始各自的考驗。
    
    
    時間回到稍早前,今天的蒙達菲家也很不平靜。
    
    經過一整天的宿醉煎熬後,艾登終於完全清醒了。正當他要回拉文德家找親親老婆時,就被爺爺抓去打太極培養祖孫默契,打完太極又被爺爺揪去一起溜狗增進祖孫情誼,溜完狗清完狗屎,接著被爺爺要求留下共進早午餐,直到艾登的媽媽——蒙達菲家的女王——看不下去,拍桌使出咆哮功:「你個頭殼裝屎的老頭別害我兒子又被甩!」
    
    「被甩?」艾登愣地望向爺爺高深莫測的腹黑臉,才驚覺大事不妙,喔不!小倫老婆!
    
    於是,在全家一陣雞飛狗跳後,深怕席倫因此誤會自己而跑掉的艾登火急跳牆之下,竟真的直・接・跳・牆・了。滿腦子只想著快跟小倫解釋清楚,他連手機都忘了帶,家裡有司機都忘了叫,竟用兩腿火速往拉文德家狂奔。好在兩家距離不算太遠,跑個四十幾分鐘就到,外加中途喘氣五分鐘。
    
    誰知道,當他氣喘吁吁、兩腿發軟地踏進拉文德家大門時,就驚見怒火中燒的黑面泰魔神迎門殺來,嚇得他差點跪地哭吼:「大哥不要,上帝在看!」
    
    泰特斯不由分說地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將爆滿十字筋的俊臉湊過去,夾帶風雨欲來的殺氣低吼:「說!你現在對我是什麼感覺?」
    
    「我、我、我、我現在對泰只有想說殺人會坐牢的感覺。」艾登真心差點魂飛了。
    
    於是,黑面魔神的臉更黑了,滿頭大汗的汪一全立馬派出女漢紙攔住他的拳頭後,好心地幫忙解釋:「泰哥是問你還有沒有在喜歡他,單戀暗戀那些什麼的。」
    
    豈知,艾登一聽,竟虎軀一震,如遭雷擊地吼了聲「什麼?」後,驚呆了半秒,才激動地哭喊:「泰啊!我現在已經有小倫了,只愛他一個啊,你不能喜歡我啊!我們只能是好哥兒們而已了啊,泰!對不起,你好不容易喜歡上人了,我卻必須拒絕你讓你失戀,嗚嗚嗚,太可憐了,天啊!泰的命好苦啊!為何泰的感情路這麼崎嶇啊?嗚嗚嗚,上帝啊!」
    
    「……」
    
    現場頓時一片沈默,除了某豬頭的哭嚎外。
    
    泰特斯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既為確定這混蛋沒再對自己抱有妄想而感到放心,卻又為這白癡的誤會而想一掌捏爆那顆蠢頭,以致於整個人就有如NPC小黑遇到喵喵仙貝般——當機了。
    
    凌小琥率先鬆開泰特斯的手,眼神已死地說:「消滅他吧,老娘再幫倫哥找個聰明點的。」
    
    「殺人要坐牢。」換汪一全只想說這句話了,我擦!這頭豬到底是怎麼追到阿倫的?
    
    過了好半天,當機的人終於重啟恢復運作,搞不清楚狀況的豬頭也終於接對腦神經,兩人便要去把自家老婆找來,開一場四人小會談,好好澄清「兩攻相遇未必有一受,但一定有豬會被宰殺剝皮分解」的真理。
    
    結果,他們卻在貝兒的房門上看到一張殺無赦令——『謝絕拜訪,不然咬死你!O皿O#』
    
    看來「要想追老婆,就上奧普斯」這話絕不止是官方的廣告詞了!
    
    
    「考驗任務,知道是哪嗎?」
    
    一聽到唬爛套出來的線索,肉盾立即就明白了,還順道解釋了遍考驗內容,「……就是這樣,對了,小倫去做我能理解,小貝兒幹嘛也去做呀?」
    
    泰迪熊沒有回應問題,只丟下一句話就抓起肉盾的後領,跳上仙雲趕往《月老越風殿》,也不管有沒勒著人家,「有件事要告訴你。」
    
    「什、什麼……事……呃啊啊啊?」被勒得翻白眼的肉盾趕忙調整好位子。此時沒其他人在,兩人說的自然是母語英文。
    
    「我愛貝兒。」
    
    「誰不知道你這弟控最愛小貝兒啦?哈哈哈!」
    
    「……我跟貝兒在一起了。」
    
    「喔,你們一放假就天天黏在一起,這我也知道啊。」
    
    「……我跟貝兒在義大利結婚了。」
    
    「對呀,我知道你跟小貝兒在義大利玩得很開心啊!(註:結婚與開心的英文發音相似)」
    
    「……」
    
    泰迪熊徹底敗了,到底自己是怎麼跟這蠢死的豬做多年朋友的?
    
    到了月宮,依舊是《月老二代》小娃來招待。只見他笑咪咪地伸出兩隻小短手,「雪花糕。」
    
    「啊,我們是來找人,沒有要做任務啦。」肉盾立刻解釋道。
    
    「進姻緣林也是要繳費。」月老二代小娃將手又往前伸,笑得嬌憨可愛,「《超好疵的雪花糕》。」
    
    肉盾為難地抓抓爆炸頭,「這樣啊,那我們先去買再……」
    
    「不必。」泰迪熊直接掏出一把奧客幣放在小娃手上,冷聲道:「自己去買,別浪費時間。」
    
    月老二代小娃愣地盯著泰迪熊的臉半晌,「好吧,看在你很帥的份上。」
    
    「……」
    
    「……」
    
    還可以這樣?這遊戲的NPC懂不懂什麼叫原則啊?
    
    
ε٩(๑> ₃ <)۶з    Σ>—(〃°ω°〃)♥ →    (╭ ̄3 ̄)╭♥    σ ゚∀ ゚) ゚∀゚)σ     ლ(╹ε╹ლ)


後記:

    
    說好的催淚虐心呢?艾登一出場就歪氣氛是腫磨肥事?(抹臉
    這腦袋只有一根腸子通肛門的傢伙實在好難走什麼深度風啊……OTZ
    
    
    P.S.才不說月老二代小娃的真身是誰AWA(##
    
    
    【下篇預告】《放開我老婆!》:小倫再次挑戰考驗。字數約三、四千,禮拜五早上發。    
    
    
    由於時差關係,發文時間較早,所以台灣時間晚上可能視情況再刷一次通知,還請見諒(艸
       


    

    ★【凌家動物園系列】

    1.花心豹吃兔計畫 — 付墨X凌小兔  (作品名:小兔不吃回頭草
    2.大貓小貓相親記 — 泰特斯X拉貝爾 (作品名:恃寵而傲嬌
    3.小強星人也求愛 — 艾登X席倫  (作品名:爆炸頭不要來

    
    歡迎追蹤噗浪和FB粉絲頁>////<
    
    FB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6.14.2016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217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喵芭渴死姬|BL|拉貝爾|SC|泰特斯|艾登|席倫|爆炸頭不要來|網遊|凌家動物園

留言共 8 篇留言

桂(*°ω°*ฅ)*
看到喵喵仙貝就看下去了 沒、沒想到現在變三對了rr (窩的記憶還停留在泰哥跟拉貝 還有某小兔 (艸

06-14 13:01

喵芭渴死姬
已經三對惹~XDD 快去補看前面AWA(欸####06-14 20:42
幽春
我還以為會超虐的,結果,哈哈哈竟然是這樣收場啊~
越老越瘋癲,剛剛發現那個月老殿的名字真好玩啊,月老二代就是拉貝仔的~恩,好像不能說是前世呢~

06-14 13:19

喵芭渴死姬
窩也以為會超虐,誰知道艾登總是破壞氣氛~(欸喂#
讓幽春發現取名由來惹XDDDD
元神貝貝小仙童~XDDD不過不能在這部提就是惹不然就還要解釋奧普斯由來然後會變玄幻文(#06-14 20:40
幽春
啊!底層受是指總受嗎?發完才想起來

06-14 13:21

喵芭渴死姬
是喔~XDDD06-14 20:34

艾登一出現整個氣氛就……在圖書館憋笑好痛苦啊XDDDDDD

06-14 16:29

喵芭渴死姬
有些人注定就是深沈不了(ry(###06-14 20:34
諸葛
ˊ這會不會太沒原則...?!

06-14 17:12

喵芭渴死姬
泰勾帥到讓人沒原則~awa(#06-14 20:33
白樺木
這個氣氛www

原本難過的心情整個都被豬頭登打亂啦XDDDD
趕快說清楚吧!

06-14 20:51

喵芭渴死姬
氣氛全被豬頭登這深度文殺手破壞光啦(ry06-19 10:21
阿淨
果然是豬頭登,傻人有傻福吧~XD

06-15 00:58

喵芭渴死姬
的確,傻人都有傻福的~XD06-19 10:11
✿姥啾✿
哈哈哈 因為泰泰長得像某人,才這麼沒原則吧OWO//
拉貝貝好成熟~瞬間點破小倫的迷思~~~但還在鑽來鑽去怎麼回事啦(看得人好急好急!!!
泰泰能跟艾登做朋友~絕大部分是因為~不變的定律!!
天才旁邊一定會有個傻憨朋友,這樣才顯得他不完美!!(欸########

06-15 21:00

喵芭渴死姬
嘿嘿嘿嘿,啾啾超級真相惹AWA
貝貝真的是吼,有時候很成熟,但有時候又會不小心鑽到天外去,幸好他還是會飛回來的~XD
泰泰像誰勒?像誰勒?AWA(少裝###06-19 10: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meowbark06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凌家 I... 後一篇:[達人專欄] 【凌家 I...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小說連載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86.那些名字可不能輕易說出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