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六章 錯位的鎮魂歌④

作者:橘みかん│2016-06-13 00:48:43│贊助:14│人氣:259
 
  這是柳丹晴及露莎淋德等人仍被困在城中的時候,被新月堡壘抓補的沈冀悠,在「某人」的建言下得以與顏承夜兩人繼續安然留在堡壘。

  從牢中被放出時,已是高燒不退的沈冀悠,在堡壘的醫務士及顏承夜徹夜照顧之下才逐漸恢復。

  「你是想瞎了啊!隱形眼鏡是戴了幾天了?衣服濕成這樣是去游泳喔!快點換起來啦!」

  莉娜塔端了一盆水站在房間門口看著顏承夜邊叨念、邊照顧,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輕輕揚起嘴角。

  「……哇!莉莉!妳想嚇人啊!一聲不響的站在那邊幹什麼啦!」

  「嘿嘿……沒有啦!人家只是覺得你們像兄弟一樣感情真好,我以前生病的時候,姊姊也是像這樣一邊擔心、一邊照顧人家。」

  「誰……在擔心他啦!我這是……對啦!鹽呢?」

  這麼說著,顏承夜對她伸出了手。

  莉娜塔把水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小包鹽。

  「你也要等我把水放下才能拿給你吧?要鹽幹嘛?」

  「哎唷!反正妳把水和鹽放那邊,快點出去啦!」

  顏承夜撇過頭,發紅的耳根卻瞞不住。莉娜塔雖然把東西放了下來,卻遲遲不肯離開。

  「有什麼關係嘛!人家可以幫你一起照顧他呀!」

  「……我要幫他換衣服,這妳也要看?」

  正值青春年華的莉娜塔聽到這句話,則是嘟起了小嘴,說:「哼!你就只會找理由趕人家走!」

  「……堡主那邊還沒通知呢!妳就去跟堡主說一下,我朋友身體不舒服,現在無法去見他。」

  聽了顏承夜這麼說,莉娜塔只好不甘願地答應。

  「唔……好吧!」接著又說:「不過你自己要小心看好他喔!菲力隨時都可能會來報復。」

  「哈哈,這倒提醒我,那個小氣的傢伙……」

  「你自己不也是半斤八兩……」

  雖然她只是小聲地說,卻也被顏承夜聽見,在被丟過來的毛巾命中之前逃出了房門,又開門對著裡面吐了吐舌頭後說:「才不理你!你自己去跟堡主說!」然後想要快速關上房門。

  這個時候,沈冀悠稍微偏過了頭,眼睛半開地笑著對她說:「謝謝……妳……」

  莉娜塔覺得自己並沒有幫上多大的忙,最多也只是端了盆水過來,但這聲感謝卻讓她心裡很踏實,便害羞地對他回以微笑,輕輕關上門,還能聽見顏承夜接連不斷地嘮叨聲。
 

  莉娜塔在他們的門口停駐一下,伸個懶腰之後才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但她卻沒有進房,而是直接走向堡主房,並且有禮地敲了門才進去。

  「進來!……莉莉!哈哈哈!沒想到會是妳呀!」

  「堡主您怎麼這樣說人家嘛!這次又沒有要偷聽。」

  「哈哈哈!堡主的意思是希望妳每次都能這麼有禮貌吧!我們莉莉終於長大了啊!」艾爾這麼說著,還裝出一臉感動的樣子。

  「啊?艾爾哥,難道偷聽時也要敲門告訴人說『你好,我要偷聽了喔』?」

  「我又不是這個意思……」

  艾爾一臉哭笑不得,他都快不知道要說莉娜塔傻還是天真好了。

  「比起這個……」溫德爾接著問:「結果如何?那個入侵者?」

  「嗯,的確是小夜的朋友喔!已經帶到他房裡照顧了。」

  莉娜塔邊說,也邊到桌邊坐下。

  「不過剛才啊!我被小夜趕離開房間的時候,他有跟我說『謝謝』喔!」

  「呵呵,確定是跟妳說的嗎?人家是承夜的朋友,或許是跟承夜說呀!」

  「艾爾哥你怎麼這麼喜歡跟人家唱反調啦!」莉娜塔嘟起小嘴表示抗議,但又雙手撐住臉頰,若有所思地繼續說:「他好像真的病得很嚴重耶!連眼睛都變紅色了,也難怪小夜會這麼擔心啦……」

  「喔?赤色瞳嗎?」艾爾這麼說著,還拿起茶來喝了一口。

  「哎唷!艾爾哥你有沒有認真聽人家說話啦!我是說他眼球都是紅紅的血絲!小夜好像說看不見的眼鏡什麼的……」

  「喔?那他瞳孔的顏色是?」

  「我沒注意耶!好像跟小夜的差不多吧!後來我就被小夜趕出來啦!」

  「怎麼了?艾爾,有什麼在意的事嗎?」

  對於艾爾這樣追根究底的刨問,連溫德爾也覺得奇怪。但對於他的問題,艾爾只是笑了笑,隨意回答:「啊……沒什麼,只是在推敲各種可能性。」
 

  「……哼!少裝傻了!你是在想城裡的事吧!」

  一個老人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雖說是老人,卻也是中氣十足,語畢,他便擅自開門入內,對於眾人的眼光也豪不避諱。

  「傑爺爺……」

  莉娜塔原本想撲上去撒嬌,但一看老人的臉色不好,又乖乖地坐在原位。

  「您怎麼會這麼想呢?傑歐叔叔。」

  艾爾站了起來,似乎有意要讓位給這名為傑歐的老人,但他不領情,只是站在桌前,繼續說道:「難道不是嗎?你這個王國將軍的長子,之前也在城裡擔任要職,關心城裡的事也很正常吧?」

  「您要這麼說,傑歐叔叔您之前不也是我父親麾下大將嗎?」

  「艾爾文.維因!少把我拿來跟你相提並論!我本來就是森林出身,從你們奪走森林起,就是我的敵人了!──堡主,所以我一直說不要太信任他,這廝絕對是……」

  看著傑歐及艾爾文如此針鋒相對,堡主也插不上一句話,只好在傑歐將說話對象轉為自己時,趕緊轉移話題。

  「好了!好了!傑歐,別跟年輕人生氣呀!──艾爾你也少說兩句!」

  聽了堡主的話,艾爾文只是攤手表示無奈。

  「不會的!傑歐叔叔。」溫德爾也站了起來,將傑歐扶到自己的位子上讓他坐下,試圖說服他:「艾爾他不是為了證明立場,甘冒風險到城裡打聽情報嗎?那些情報不也都很正確嗎?況且『她』也沒多說什麼呀!」

  「哼!少主你太天真了!誰又知道他說的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而且,『她』總是在真正危急時才會說點什麼,那個時候就來不及了!」

  傑歐雖然坐下,卻雙手抱胸準備繼續說些什麼,此時卻是有一個奇怪的聲音打斷他……

  「喵呣呣……」

  原本乖乖坐在桌前的莉娜塔,不知何時對這充滿火藥味的對話感到無聊,竟趴在桌上便進入夢鄉。

  「哈哈哈!」看了這景象艾爾文也忍不住笑出聲來,然後說:「真不愧是莉莉啊!這種情況她也能睡。」

  「看來是今天跟承夜出去跑了一天,也累了吧!」溫德爾這麼說著,上前搖了搖她:「莉莉!莉莉!別在這兒睡呀!要睡回自己房間去!莉莉──」

  但是莉娜塔只是皺了個眉頭,換個姿勢繼續睡。

  正當溫德爾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艾爾文把莉娜塔抱了起來。

  「我抱她回房睡吧!反正這裡的氣氛也不歡迎我呀!」

  無視傑歐對他的怒視,艾爾文只是往門口走去。

  「呃……我去幫他開門!」

  溫德爾像是逮到了機會,跟著艾爾文逃離堡主的房間。
 

  兩個大男人將莉娜塔送回隔壁房安置好,蓋上了溫暖的棉被,一旁的小白貓發現主人回來了,也跳上床到她臉龐邊去磨蹭撒嬌,而莉娜塔只是在睡夢中笑著呢喃:「嘻嘻!好癢喔……」然後將牠抱起,一起入睡。

  看了這樣溫馨的畫面,艾爾文及溫德爾也不禁莞爾。

  相較於這個房間的靜寂,從隔壁房間傳來堡主和傑歐的爭論聲相對吵雜,主要內容依舊是針對艾爾文的來歷。

  對此,艾爾文也稍稍露出了一些黯淡地表情。

  身為摯友,溫德爾怎會看不出來?他示意艾爾文到一旁的桌子坐下,因為他父親房裡正在「熱鬧」,而隔壁顏承夜和沈冀悠所在房間又需要「安靜」,堡壘的其他地方隨時會有人來,雖然莉娜塔正熟睡著,但只要他們輕聲細語就不至於吵醒她。

  只有這個房間最適合討論他想問的事了吧!溫德爾這麼想。

  「說真的,你也很擔心你父親吧?」

  對於溫德爾突如其來的提問,艾爾文雖然吃驚,但不過一剎那,他又苦笑著回答:「呵……多少都會啦!怎麼這麼問?」

  「我老爸最近也身體不好,身為人子會擔心父親是正常的吧?而且我聽說將軍重傷之後身體大不如前,而你又跟他鬧翻了……」

  「啊……這個啊……」艾爾文單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樣子,雖然只是看向牆壁,心思卻放在牆的另一邊。

  「『不是普通的父子吵架』……大概是這樣吧?再說了,我家老爸身邊總會有人照顧的,我每次回城也都有順道去看他一下。」

  聽了艾爾文的回答,溫德爾沈默了一下,稍皺眉頭問道:「我一開始也問過你,『為什麼選擇站在我們這一邊?』你跟傑歐叔叔不一樣,從出生起,就跟王室有深刻的關聯;莉娜塔他們兩姊妹只是低階貴族,形同棄子,才會投靠我們。」

  說著,溫德爾看向正睡得香甜的莉娜塔,不用暱稱,而是本名稱呼她,正代表他是在認真的提問。「而你只是『父子吵架』?艾爾,跟你相處也快五年了,我希望你能對我說真話。」

  看著溫德爾認真的神情,艾爾文嘆了一口氣,莫可奈何地說:「我啊……見不到王子。」

  「什麼?」

  「那一天,王子獨自走向敵陣,換得了剩餘人民的平安。我老弟是王子的貼身護衛,被我打昏醒來之後第一件事是衝回橋邊,但是當我們帶人追去時,敵軍已經全滅了。」

  就像在說故事一樣,溫德爾只是靜靜地聽著。

  艾爾文看著他的表情,繼續訴說:「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們馬上展開搜索尋找王子。幾天之後,克里斯……夫多帶了身受重傷的王子回來,眼睛似乎受傷了,從此以後只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除了克里斯夫多誰也不見。」

  他停頓了一下,像是在觀察溫德爾的表情變化,又說:「我家跟奧利弗家不一樣,美其名是國王身邊的文、武大將,但奧利弗家掌握的又更多了一些。啊……並不是在忌妒什麼的,只是覺得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大家就應該要開誠佈公一起面對困難才是啊!但是……克里斯夫多不知道跟我老爸說了什麼,不但協助他架設結界,把你們的森林改造成森林都市。我幾次想求見王子,但都被他給擋下來了。我幾次試著從我老爸那裡想套出些情報來,但總是失敗呀!」

  聽完艾爾文所言,溫德爾只是搓揉著眉頭,似乎在消化剛才那段話。

  「嗯……我說,艾爾。」溫德爾經過一陣沈思,這麼說著:「並不是『連我都不相信你』,而是傑歐叔叔的懷疑也不無道理。你說王室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動作,是因為王子受傷且年幼,但是已經經過這麼多年,國仇家恨,難道王子就這樣安於現狀,不去做點什麼嗎?」

  艾爾文雖然看起來正認真聽他說話,臉上的微笑卻是越來越僵硬。

  ──果然在隱瞞著什麼嗎?溫德爾不得不這麼想。

  「這一次因為菲力克斯不聽指示而產生了混亂,但這一次我們也在『她』的指示下讓承夜及他朋友加入,雖然還不知道用意為何?……艾爾,我想拜託你,回城裡去,讓城裡的人及你父親知道,我們並沒有惡意,只是想讓一切回到正軌。」

  說完,溫德爾盯著他,艾爾文也像在認真思考的樣子。

  一會兒,艾爾文才勉為其難地回答他:「我知道了,讓我準備一下,明天我就出發!」

  他揮了揮手,離開莉娜塔的房間,然後輕輕關上門。

  「不要……讓我失望啊……」

  艾爾文並聽不見溫德爾在房裡小聲地呢喃,他只是站在門前大嘆了一口氣,道:「真是的……還真是出了個難題給我啊!」



  大家好,意外取得達人資格之後的第一篇文章這麼沈悶真是對不起
  在重寫這篇時我把現況及人物關係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後發現……有bug!
  再加上前幾天下定決心(?)請嗜風者幫我評文,又再重新思考了故事內的角色衝突,也再把一些原本刪掉的片段加回去,至少不要有「事情發生得這麼莫名其妙」的感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205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6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橘みかん寫的好,辛苦了(^o^)。[e35]

06-13 01:23

橘みかん
謝謝齊格菲[e24]06-13 01:26
吳旻( °∀°)
辛苦了~ (因為期末考在當天的我只能給予這樣的話語...QWQ

06-13 08:53

橘みかん
別這麼說(๑・v・๑)
期末考加油(^__^)06-13 09:02
珀伽索斯(Ama)
沒關係啦!這算是我第一次看這系列,雖然還沒有看懂,不過還不錯!辛苦了[e34]

06-13 16:57

橘みかん
(嚇)沒看懂嗎(囧?
我會再繼續思考劇情合理化的Q_Q06-13 17:17
珀伽索斯(Ama)
終於繞回這裡了,也已經終於明白前後的故事,不過中間看起的我還記得多少,就要翻一下了,只是現在克里斯夫多那裡的王子不是真的,因為真正的王子是沈冀悠,他才是賽比恩斯王子。

11-14 23:39

橘みかん
一周目完成!(誤11-14 23:46
大漠蒼鼠
沈冀悠獨自阻擋大軍,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而被傳送到表世界,變成失憶的孤兒、然後遇到一隻倉鼠(?

04-07 20:16

橘みかん
並沒有失憶啊!(巴飛蒼鼠!!04-07 20:32
吳旻( °∀°)
自製生理食鹽水WW (我看過耶 哈哈 還有有找到錯字唷 (大概拉 諫言跟建言不知道對不對 也就草草看過 還望姑姑見諒WW

04-08 12: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申請小說達人成功!... 後一篇:想藍-如果主角是日本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過去的回憶就好,現在的要珍惜守護,未來的請努力追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