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永恆紀元故事】《天魔的邊界-凝滯殘酷的溫柔》08

作者:水墨靜│2016-06-12 14:58:33│巴幣:24│人氣:257




秋天,失卻、完滿爾後成殘缺。
秋天,理所當然的背叛,無可避免。
秋天,物是人非,破碎殘骸的孤寂回歸。
秋天、秋天,悲傷回憶的秋天。
那年我卻見到你,在掛著雨幕的家門前。
 
 
雖然上次向葡萄凹到了那隻治癒星,她最常開出來蹓躂的卻還是自己的護法尤希菲娜。
 
這是隻存在於二十組伺服器時代,從第二十服奇多倫合併到庫普林又二次合併到普雷奇翁,外加經歷過伺服器轉移的護法。
 
幾經波折,儘管練功還是一如既往地拖泥帶水,到底也給她拉到了五十七。她相當慶幸當年被挖去天族時,沒有一時衝動砍了它。
 
兩年前第二次合併的時候,天族魔道就是從賓達奇被併來新梅蘭的,所以伺服器移民的時候她順勢把許久未動的護法也移到二服來了。可以說,她的天魔角色會同個伺服器並非巧合,而是出於刻意的安排。
 
她從未拋棄這隻角色,甚至,偶爾也會開上來打打小怪,練練採集,解解任務什麼的。
 
無論宇冬記不記得,她這隻護法其實是見證過他的慷慨的。曾經,他的精靈在三頻宣告商城大放送時,她就在他的附近,為了一時興起想做龍裝想刷龍材卻找不到夥伴而苦命地喊起副本,喊沒兩三下卻又自己撤下招募,就那樣趴在三頻看熱鬧。
 
事發當下,她並沒記住這個人的ID,若不是葡萄的同伴上次碰巧提起這回事,她還真不曉得當時閒閒沒事搞了個商城大放送的怪人就是葡萄。
 
按常理來說,經常在三頻出沒的傢伙至少該在某種程度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但葡萄和他的夥伴們跟在普雷奇翁時一樣低調,幾乎沒人見過他們,他們派駐的分身總是隱藏在各大軍團之中,不為一般玩家所知曉。
 
有很多人不知道,只要在特定的時間裡對著梅斯蘭泰達的魔族三頻用關鍵字向極光旅團六精靈呼救,他們就鐵定會出現支援。只不過向你發送訊息、詢問需要何種幫助的只能是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而不是那些搞不清楚狀況的路人甲。
 
共識軍團──深淵基礎教育和極光旅團,是分屬於天魔兩界、互相對應也互助合作的跨服指導員軍團,又被稱為「深淵眷族」。深淵眷族軍團在半路上收容了很多據說是醫療實驗性質的玩家,有些是跑新手地圖遊蕩時認識,有些是葡萄團隊拉來,共通點是幾乎每個人都和她一樣在現實中有不可言喻的苦衷和黑暗的過去。
 
深淵眷族有求必應、熱心助人,他們的靈魂外交官不受傳統鐵三角觀念束縛,十分樂於挑戰任何看似不可能的組合,將之化為可能。而這個靈魂人物她也認識,就是那個曾在創作區發表角色跨年升級史、小說與電影音樂創作的魔族女生。
 
魔族女生在殺戮軍團的本尊是個弓星,姑且用其中一種音翻稱為「夕紫」吧。葡萄認為她是安靜又多才多藝的邊緣玩家,雖然她是長年計時制導致每十五天只能隨機出現三小時的極度休閒玩家,外交官的能力卻強大無比,總能用無P的絢麗魔族圖文作喚醒老玩家的回憶,使他們忍不住跑回AION看看。
 
但她總是神出鬼沒地上線,被她引回來的玩家見不到幾次面,也就無法延續很久。明明是個連外觀都能等到免費、計時制二十五塊以外不花錢買商城、連PVE都因六十級還在穿落後野外三十金裝導致沒啥戰鬥力的風景黨,卻比任何人都還熱愛、固執地堅信著多樣遊戲的可能性,堅信著NC不會放棄這款遊戲,堅信NC會繼續進化AION。
 
最重要的是,這怪人弓星弱小卻堅定無比的樣子總使她心中發火。一開始,她會嘲諷她愚蠢的反傳統隊伍概念,直到她親眼見證六精靈如弓星所想,真的僅憑六隻精靈互相配合、調度進退及驚人默契就成功打爆德雷和羅帝斯森林、多爾肯宅邸的五十七雙,她才明白這些人不僅現實是菁英,在遊戲裡也絕對夠格被稱為超級玩家。
 
 
小隊頻道裡,正午時刻徵組沙雷的一等兵劍星,在連續招募十五分鐘毫無進展之後,終於噴了行藍字。
 
「沒人@@」
 
「大概看到裡面有個57不敢進來XD」她立刻自婊。隊裡劍槍殺護四人,就她一個沒滿等。
 
她接著說:「不然先申請入場?」
 
在深淵眷族的核心認知中,副本是無論幾個人或什麼職業組合都值得挑戰的,沙德夏德雷得奇安更不用說,早就沒了什麼非鐵三角不可的成規;自四十六級德雷到現在龍母都出了幾百年,攻略步驟玩家們早就滾瓜爛熟了。
 
「還缺補坦啊!」殺星是這麼回答的。
 
劍星和槍星都不作聲,她也不敢再作聲。殺星、劍星加上她,三人洗頻式地喊呀喊的,又瞎耗了十多分鐘,她終於受不了地棄權了。
 
「各位,我有門禁時間,這次不能打了,真的很抱歉,我先退組了。」
 
「部隊門禁喔?瞭解瞭解,哈哈!」
 
「顆顆,當兵的悲哀。」
 
「不是,我只要放學後沒在規定時間內回家,我爸就會扣內鎖。」她瞪著螢幕,一時間感到悲憤莫名。
 
護法很早便利用移民時系統贈送的變更券改了新ID「璐兒」,她不確定「璐兒」是否同月神名字一樣優雅,她的本名中就有這個字。取一個和自己同名的ID,只是為了讓她有種「角色就是我,我就是角色」的認同感,玩起來才會珍惜。
 
但是用她名字的角色居然被當人妖,她心裡不平衡的地雷立刻炸翻了天。氣呼呼地打字秒退,她火速衝出網咖。
 
看天空似乎就快下雨了,偏偏非常不巧的,她正好沒把上次新買的綠色小折傘帶來。
 
經過鋪石磚的商業廣場,眼角雷達像是偵測到什麼,她下意識地瞥了路邊一眼,一個站在販賣機前的男生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他穿著毛料雙排釦的短大衣,脖子上圍了條紅圍巾,正對著一個穿著國中制服的小女孩蹲下身來,似乎正將某樣東西交還給她。
 
一輛小巴駛過,遮住了那個身材修長、有著優美輪廓側臉的男生,她本想再追看下去,卻不由得怔了怔,忽然意識到剛剛駛過去的正是她原要等乘的巴士!顧不得再看什麼帥哥了,她三步併作兩步直奔公車站牌前的人群,搶在隊伍成形前插隊到最前面。
 
她知道一旦自己落到後方會有什麼下場──小巴士很快會滿,她會被擠在後方,而要上車的她,連一句「不好意思,借過一下」都吭不了一聲。開什麼玩笑?中午交通車班次少得嚇人,這班要是沒趕上,下班車可是要一小時過後才有吶!
 
每次太晚回去就得看她爸的臉色,她可不想倒這個冤啊!
 
在搭車這一點上,別無選擇的她只能當個惡霸,誰教她既沒Motorbike又不會騎車呢?
 
 
陰沉的空中飄著細細雨絲,整條街道都被浸淫在雨幕之中。她一個人淋著雨,一隻手在紅色小肩背裡看了又翻,翻了又看,就是遲遲不見那柄該死的銅色小鑰匙。
 
「天殺的鑰匙,你到底死哪去了?」
 
找不到鑰匙,意味著等下要按門鈴,按門鈴意味著逼老爸前來開門,敢叫她家老爸開門,他一定劈頭就來一句「每天在外面鬼混,東西掉到哪去都不知道」想到就煩!
 
她像個瘋子一樣,站在路邊憤世嫉俗地跺腳搥牆。
 
「馬的不管了,先到家再說!」
 
氣急敗壞地邁開步伐,她神經質地加緊腳步,匆匆忙忙往她家那棟樓走去。令她意外的是,居然有一臺十分醒目的藍色重機停在家門口,一個提著灰色小行李箱的訪客正在按電鈴。
 
那是個黑大衣灰毛衣、個子高高的男生,他戴著日系知青常見的黑色鴨舌帽,頸上繞著紅色圍巾。這個人,不正是方才在市區時,蹲在路邊那個引人注目的帥哥嗎?
 
她踏上階梯的腳步聲驚動了他,他回頭看到她,率先舉起手來打了聲招呼。
 
「嗨,妳好。」
 
這麼近的距離,正好讓她看清了他的臉:溫柔的聲音、疏離而彬彬有禮的語調,充滿男子氣概的東方面龐,令人心跳加速的熟悉眼神……只那麼一瞬間,她整個人都獃住了。這個人、這個人、這個人分明就是深秋宇冬啊!
 
「宇冬?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她驚訝而無聲的氣音脫口而出。
 
宇冬看到她說話的樣子也是微微一愣,卻不像她這般驚訝,不知道是心裡早就有了底,還是他真的很善於隱藏。
 
他還沒來得及再說些什麼,鐵門就從他身後打開,她詫異看到一向不修邊幅的爸,這回竟在他的T-Shirt外頭加了件還算體面的外套,雖然跟他的褲子搭起來有點不倫不類,但這顯然是他能做到的極限了。
 
「丫頭,這是妳舅父的兒子,妳表兄,還不趕快打聲招呼,愣在那幹嘛?」
 
她不能說話是要怎樣打聲招呼?
 
有時候真懷疑她家老爸到底是精神還是記性出了問題,他該不會以為她不能說話是裝出來的吧?不然這些年來他為什麼老要逼她說話,完全無視強迫發聲對她造成的傷害?
 
「抱歉,抱歉,我家的孩子沒禮貌,讓您見笑了。」
 
只見老爸熱情地招呼宇冬進去,熱心得有些過頭了;他不是在歡迎年輕的姻親,反而像是在迎接立委還是什麼大人物。他一面粗手粗腳地想幫宇冬提行李箱,一面又想去給他斟茶,宇冬很客氣,一直一直拒絕,沿途所經之處的東西都給他們撞得東倒西歪,當真是越幫越忙。
 
聽著宇冬那輕聲細語的說話聲,她一手還撐在門邊,有些失神地呆立原地,腦袋瓜裡一個勁地瘋轉著,混亂而痛苦地試圖理清思緒。
 
宇冬出現在這裡,宇冬帶著行李箱,那個據說要來借宿的親戚,而父親對他的態度又是那樣恭敬……他,深秋宇冬,在永恆紀元裡她所暗戀的人,那個聰明又帥氣無比的精靈星,可譽為天才的日本警視廳警官──
 
竟然和她有血緣關係。
 
她的腦海中亂糟糟的,強烈的失落海洋幾乎將她淹沒。
 
天哪、天哪,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到底是什麼巧合讓他們相遇,又為什麼要讓她知道真相,告訴她一切沒了可能?老天為什麼要開這種殘酷的玩笑,天殺的可惡的玩笑──
 
現實有時真他馬的比小說還扯。
 
他看起來太過鎮定,她懷疑他早就知道他們是親戚。只是,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呢,是她接近他的時候?他看到她照片的時候?他對她的態度始終很一致,她根本無從判定他是從何時起又是如何發現的。
 
事實證明她又一次的,自作多情了。
 
「丫頭,妳還不去弄房間,杵在那裡做什麼!」
 
啊!啊!她連連點頭,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的她,失魂落魄地帶上鐵門,失魂落魄地穿越走廊,失魂落魄地從他們身邊擠了過去,再失魂落魄地打開媽的舊房門。她狼狽逃回自己的房間,栓上門。
 
「喂,妳這樣開了門就走?這小孩,什麼態度!我們家怎會出個沒用的廢物,爛人,成天只會擺爛。」隔著門,老爸在對面房間咒罵,字字句句傷人入心,她索性打開主機塞上耳機,把電腦裡的Music開到最大聲。
 
刺耳的Hip-hop節奏恣意入侵,震得她耳膜發疼。

<<上一章>    <下一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197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AION 永恆紀元|AION|AION永恆紀元|角色扮演|線上角色扮演|網路小說|天族|魔族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天狗
請問這篇應該還有後續...?

08-08 09:23

水墨靜
大概是衝擊太大,後來她日記就只到這裡,接下來是深淵眷族其他人的部分。不過會從接下來她把我騙出去「網聚」的部分講起。08-09 12: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367765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永恆紀元故事】《天魔的... 後一篇:AION-始於七七的誓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lement571各位巴友
各位安安!! 有興趣的人都歡迎來我實況台聊天+追隨喔!! 詳細資訊都在小屋這,感謝各位支持勒~~OW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