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進化之心 第七章 狩獵(四)

作者:停屍房│2016-06-08 00:25:53│贊助:4│人氣:129
  雖然早有預感,但感覺還是很幹。

  沿路走過一排火柴盒般的廢棄倉庫,霍爾表情臭得要死。

  沒錯,他現在又受迫加入了優菈的某個陰謀,擔任她的免費打手。

  穿著防彈衣,斜掛胸前的武裝帶插滿彈匣,配有彈鼓的半自動散彈抓在手裡,左腰插了一把左輪和短匕,右腰掛著三顆筒狀手榴彈,背後再追加一把型號不詳的步槍,當真是武裝到了牙齒。

  但霍爾可興不起半點趁機反抗的念頭,因為他知道身邊的傢伙們通通都是怪物,貨真價實、不怕子彈的怪物。

  格斯昂首闊步的走在前方,魁武誇張的體型老遠就將一些盤據此地的遊民混混嚇跑,牠肩上的優菈滿意地看著那些逃跑的背影,不時貼近牠耳邊竊笑低語。

  身旁那個叫拉格的傢伙單手拋接著染血的消防斧,被兜帽掩住的腦袋隨著翻旋的斧頭上下點動,一副調兒啷噹的模樣。

  後頭另一個叫沙格的就相對穩重,老老實實地雙手抓著將鐵箱繫在身後的鏈條,藏在影子下的臉龐直直面對前方。

  那箱子裡八成也是武器吧?霍爾猜測到,另外一箱的東西已經全掛到他身上了。

  嗅著空氣中的濕潤鹹味,他望向昏暗的天際,遠處塔型起重機的陰影佔據了夜幕一角,撈向高空後歪折的鋼架彷彿某種節肢動物的爪子,靜待著攫獲不知情的獵物。

  這裡是諾爾港,外表看來沒落的商業港口,然而霍爾卻從中嗅出了倍感熟悉的味道,犯罪、墮落,還有風中飄逸的非人氣息。

  是的,除了格斯一夥人以外的非人氣息。

  一道黑影自斜前方的倉庫屋頂躍下,於空中輕盈地翻滾,悄無聲息地落在格斯面前。

  「哈囉,好久不見了小妹妹,妳這次帶的打手群還真是中看呀。」蹲伏在地的黑影抬頭,碧綠的鏡頭目鏡旋轉收縮,怪異的語調立刻就讓霍爾聽出來者何人。

  「咦?那兩位的眼睛?哦哦……

  穿心釘急忙後躍,格斯的巨拳雷霆萬鈞地砸裂他原先所待的地面,碎石四濺。

  「哇靠!妳想殺了我嘛!?」穿心釘驚魂未定的怪叫,看著柏油路面的恐怖拳印,假如他沒來的及閃避,現在肯定成了一灘模糊的血肉。

  「下次再敢說我家孩子中看不中用,你就準備變成他們的飼料。」格斯抖落拳頭的塵土,牠肩上的優菈雙眼圓睜瞪著穿心釘,微笑用拇指在自己喉嚨一劃,渾身散發出驚人的惡意。

  穿心釘別過頭,尷尬地乾咳,饒是殺人不眨眼的他,氣勢上的恐怖程度也不及優菈的百分之一。

  探頭看見事情經過的霍爾抿抿嘴,他大概推測出優菈的地雷在哪了,而格斯身後的兩個孩子則疑惑的瞇起紅眼睛,牠們無法理解,母親出手一向是雷厲風行,不把獵物殺掉誓不罷休,怎麼現在只出一拳就停止了,還讓獵物在自己面前該該叫。

  思考過後的結論,拉格握緊消防斧,沙格緩緩從懷中掏出衝鋒槍。

  「拉格、沙格,不可以動手呦,那個人也是來幫我們的。」優菈輕聲制止了牠們,簡潔的單方介紹後,她切入主題:「目標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哦哦!牠們好像全都聚在一間屋子內呢!」難得被這優菈允許有發言權,穿心釘裂嘴怪笑:「不過阿!其中一隻……

  「正在旁邊偷聽呢!」他手一揚,一道寒光自他無機質的指尖射出,咻地劃破空氣,瞬間消失在黑暗之中。

  穿心釘右側十幾公尺處的柏油路上,傳來軟物摔倒的聲音,優菈一行人看往聲音來向,一個撲街的人型陰影逐漸浮現於路面。

  什麼時候?霍爾暗暗吃驚,自己腦袋就算再茫,身處的環境再吵雜,也不曾讓人悄無聲息地摸到這麼近的地方還沒發現。

  「嘎咯?」好事的拉格持斧上前,抓住人形陰影的脖子,將它拎到眾人面前。

  「嘿嘿嘿……手感不錯。」穿心釘站起,得意的怪笑。

  「霍爾大叔,幫忙看一下吧~」優菈忽略穿心釘,側頭看向霍爾。

  「是是是。」不等優菈要求,霍爾早已走進拉格,定神觀察那東西。

  那是一頭瘦小的人形蜥蜴,嫩紅的舌頭掛在嘴邊,外凸分層的雙目眼神空虛的垂向兩側,牠太陽穴的位置被開了個大小可以插進鉛筆的血洞,新鮮的血液正從中汩汩外流。

  「小心了,這東西是亞人。」粗略看了看,然後檢查頸掌等幾處部位的骨骼,霍爾皺起眉頭,語氣變的嚴肅。

  所謂的亞人,就是透過基因工程將異種生物的基因植入人類受精卵所培育出的混種生物,同時具有人類智慧與優異的身體機能,而且視轉植的基因還會有各式各樣的特殊能力,每次任務遇上總會讓貝武夫嘗到不少苦頭,好在幾十場任務裡只會出現一兩隻,否則部隊的人員替換率又要提升好幾個百分點。

  「哇!太好了!格斯,看來這次也會很輕鬆呢~」聽過霍爾的解說,優菈倒是喜出望外,開心地摟著格斯的腦袋笑道。

  當初收到情報時,她本以為會是多難纏的獵物,沒想到穿心釘竟然隨手就解決了一隻,那麼看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格斯兩眼微瞇,面罩下的鼻子噴氣。

  「喂!別亂摸!這裝備很貴的!」穿心釘一掌拍開拉格因好奇而伸向他義眼的手指,渾然不覺自己正被人瞧不起。

  詳細詢問了一些細節後,優菈更加確信勝利唾手可得,因為今天裝進屍袋裡的傢伙裡就有好幾隻是那種東西,都是拉格和沙格輕輕鬆鬆就能宰掉的等級,現在格斯親自出馬,那些東西就算再多也有被屠殺的份。

  此時腰包內傳來震動,優菈拿出黑盒檢閱,發信者是邦尼。

  「拉格、沙格,快把屍體打包!我們動作得快一點!」優菈臉色驟變,焦急大喊。

  「怎麼了?」霍爾和穿心釘異口同聲。

  「目標們要逃走了啦!」


  「喂喂喂!!凱莉小姐!你有看到我妹嗎!我房子裡到處都找不到她?」

  一個穿著無袖背心的金髮少年慌亂地撞開門,朝房間內學者打扮的年輕女子大聲問道。

  「唉?沒看到耶,她不是和你住同一間房間!」名叫凱莉的女子推推眼鏡,吃力地答道,她正將一個頭髮和皮膚都異常蒼白的少年從床上扶起,那少上身赤裸,身體表面佈滿密密麻麻的縫線,背脊中央乃至整條右手皆不自然的腫脹,。

  「滾啦!別堵在這裡!還不把握時間整理行李!」有個身披斗篷的紅髮少女一把推開金髮少年,衝到凱莉身邊幫忙扶住蒼白少年:「小電我來扶,莉莉也快去打包行李吧。」

  「咳咳——外面……發生……什麼事?」被稱為小電的蒼白少年虛弱地咳嗽,右肩與背上的瘤狀物隨著他的呼吸詭異地收縮。

  「我們被莫比斯發現了,但沒關係,解放者的人要我們先撤離。」紅髮少女安撫道,小心扛起小電的右臂。

  「啊啊啊啊!!!妮娜!妳到底在哪裡呀!」

  金髮少年抱頭鬼叫,眼看又要跑去別處找人,騰出手的凱莉這才想到一個可能。

  「啊!喵姐!妮娜說不定是和喵姐出去買藥了!」

  「哦!喵姐……诶!那現在不就在外頭!」

  聽到喵姐這名子,金髮少年表情稍稍放鬆,不過隨後會意到自己妹妹根本不再此地時又焦急地跑離門口

  「啊!等……」凱莉伸手想叫住金髮少年,但話還沒出口,她便不由自主的禁聲。

  不只是她,在場的所有人停下動作,連躁動的金髮少年不知不覺止住腳步。

  突如其來,一種大難臨頭的氛圍瀰漫在房間內,壓迫著眾人的神經。

  咚……房子外響起一聲悶雷,如此遙遠、如此微弱,卻彷彿一根針頭扎進指尖,使所有人莫名的心悸。

  然而還來不及細嘗這種感覺,那聲悶雷竟像爆裂的果莢,在第一聲落地後,炸出打樁般的連綿震動,急速逼近眾人所在的位置!

  不用頂樓站哨的人警告,整棟房子內的人都知道危險已朝他們直衝而來。

  「莉莉!不要打包東西了!快跑!」首個回神並清楚現在該做什麼的是紅髮少女,她叫醒嚇呆的凱莉,奮力扶著昏沉的小電往外走。

  自動武器的射擊聲在外頭爆開,但為時已晚,當紅髮少女把小電扶到房間門口時,隆隆雷響化為了衝擊體感的巨震。

  今晚是個喧囂的夜,諾爾港過半的居民都被一聲巨響喚醒了。

  諾爾港西區一棟大型廠房,其東北一角宛若遭受砲擊,泥磚崩落,鋼樑扭曲。

  格斯矗立在金屬結構咿呀哀嚎的破口內,毫不費力地捏爆一個男子的腦袋,然後隨手拔起一條粗大的工字樑甩出,砸倒另一個朝他開火的男人。

  將腦袋碎爛的屍體扔置身後,格斯踢開腳下成堆的廢鐵,目光掃向內部。

  廠房內荒廢已久,地面積滿了灰塵與垃圾,不過也僅限於一樓,二樓走道的平台被人以鐵板與鋼樑延伸加蓋,並用粉刷過的木板製造隔間,看上去顯然成了某些人的安樂窩。

  很快的,格斯敏銳的感官又鎖定了兩個獵物。

  「天啊……塔克……梅斯。」在牠頭頂,穿著格子襯衫的貓臉怪人透過網狀鋼板看見同伴死狀,他兩腿顫抖,幾乎抓不穩手裡的小槍。

  「該死!莫比斯這次派來了什麼怪物!?」一樓唯一還站著的傢伙是個顎骨異常突出、朝上突出兩根巨牙的光頭男子,他齜牙裂嘴,表情凶狠的用散彈槍直瞪格斯,不過眼裡卻盡是懼色。

  格斯蹲低巨大的身體,歪頭望著巨牙男,雙掌緩緩抓握,腿部肌肉蓄力。

  「沃夫!小心!」一眼看出格斯準備撲向巨牙男,貓臉怪人大聲警告,儘管心裡害怕,但關心同伴的那份心意仍勝過恐懼。

  下一秒,格斯肌肉爆發,目標卻不是前方的巨牙男,牠砲彈般躍起,撞掀頭上的鋼板,巨掌抓住了貓臉怪人的小腿。

  「喔喵──」貓臉怪人尖叫,弓起身子不顧一切地朝格斯胡亂開槍,沒意識到腦袋正離地面越來越近……

  嚗啪!像條吸滿水的毛巾,貓臉怪人被格斯重重砸在地上,腦漿炸出頭殼,血水內臟在離心力的作用下一蹋糊塗的爆開,死狀甚慘。

  「王八蛋!」巨牙男失去理智,一步衝向格斯,散彈槍同時開轟。
無感上百鉛丸的轟擊,格斯也拔腿衝向巨牙男,途中牠戲謔的瞇起眼睛,這種無腦近身的獵物宰起來最輕鬆了。

  眨眼間便進入肉搏距離,格斯拳頭毫不客氣地掄向巨牙男,打算一拳讓他倒地不起。

  沒想到巨牙男竟先一步勾住格斯的拳頭,靈巧地利用雙方的衝勁欺入格斯懷中,散彈槍槍口抵住格斯下顎,轟出致命一擊!

  響亮的破火聲迴盪在廠房內,鐵板鋼樑嗡嗡共鳴。

  破碎的布塊飄落,隨槍口噴溢的氣流如蝶紛飛,格斯腦袋緩緩後仰……

  然後猛力重擊巨牙男的臉!

  巨牙男鼻血狂飆,散彈槍脫手落地,意識進入短暫空白,接著他便感到胸口一窒,格斯鐵柱般的粗壯雙臂狠狠箍住了他的腰,將他整個人舉離地面。

  格斯低頭盯著巨牙男,遮臉的面罩被槍轟爛,露出底下的猙獰面容,與鑲滿鉛丸的下顎甲殼。

  「什、麼!」巨牙男一臉是血地瞪視這隻怪物,在他的戰鬥經驗中,不管是什麼樣的怪物,從沒有人頭部挨了這種近距離射擊還不倒下的,光是子彈夾帶的力量就應該震碎牠的大腦呀!

  格斯裂嘴惡笑,牠能從人類眼中讀出最細微的情感,這種半人半獸的東西也不例外,儘管無法如血肉般刺激味蕾,但每次見到這些獵物眼中洋溢的種種情緒倏然轉成錯愕,都讓牠感到莫名的好笑。

  雙臂緩緩收緊,巨牙男兩眼暴凸,腰椎發出酸楚的悲鳴,格斯想要就這麼活活絞死他。

  巨牙男拼命掙扎,但格斯臂力壓倒性的遠勝於他,就如被巨蟒纏住的小鹿,只能徒勞無功迎向緩慢而痛苦的死亡。

  很快,巨牙男兩眼充血,掙扎的力道愈來愈虛弱,進入死前最後的迴光返照。

  再一下再一下,格斯看著巨牙男的瞳孔逐漸放大,默默倒數他的死期。
這時,格斯忽然覺得腦門一沉,一塊水泥磚在牠頭上崩碎,緊接著有東西抓住牠的後腦兩側……

  「給我放開!你這個王八蛋!」金髮少年咆嘯,扎扎實實往格斯正臉賞了一記膝擊。

  照理來說,能用下巴近距離挨了一發散彈還沒事,那麼區區一個膝擊也應當不痛不癢,畢竟人類的肉體破壞力是永遠無法觸及槍砲的境界。

  但格斯鬆手了,巨牙男從牠懷中摔落,爛泥似的癱軟在地,不知是死是活。

  摸著發疼的鼻樑,高大的身軀崴峨後退,格斯訝然看著金髮少年擋在自己與巨牙男中間。

  上一次受到如此夠力的攻擊,是來自一顆幫派混混扔進衣領的手榴彈,然這次讓自己品味到同等級痛感的,竟是一個瘦弱人類的膝蓋?

  格斯歪歪腦袋,饒富興味地盯著金髮少年,眼神像在欣賞一道從未見過的料理。

  「瑞克?你來這裡做什麼?你應該要待在凱莉小姐身邊的。」險些被勒斃的巨牙男竟還有餘力從地上爬起,僥倖不死的他睜著充血的雙眼瞪視金髮少年。

  「這可不行。」瑞克看著格斯身後那些死去的同伴,憤怒的捏起拳頭:「不能再讓妹妹的朋友死掉了。」

  「別做傻事,那傢伙和之前的追兵不是同一個等級!」巨牙男吃力說道,他的肋骨被擠斷了好幾根,每次呼吸都是痛苦的折磨。

  「沃夫先生。請您快走吧,這次的敵人由我來解決。」瑞克根本沒在聽巨牙男說話,他大步向前,毫無畏懼地走近格斯。

  「瘋子。」巨牙男咒罵,轉身按住肋骨,拖著不穩的步伐一拐一拐地離去。

  他心知肚明,待會的場面絕無他插手的餘地,再待下去也只會是個累贅。

  另一邊,格斯倒挺訝異地看著金髮少年踏入一拳可及的範圍,抬頭與高自己至少六顆頭的牠視線相交。

  這是格斯頭一次見到獵物主動上前受死,不過最令牠訝異的原因是……牠看不見少年眼中的恐懼

  自己宰過許許多多的活物,人形的、非人形的,無論展開搏殺前牠們如何威嚇、叫囂,牠都能一眼看穿牠們掩飾在那些行為後頭的事物。

  恐懼,對於牠的恐懼。

  眼前這金髮少年顯然與之前殺掉的那些東西不一樣。

  「莫比斯的混蛋們!你們應該聽得見吧!」瑞克咬牙切齒的低吼,語氣卻不像在和格斯說話。

  格斯露出納悶的眼神,牠掀去兜帽,緩緩低下腦袋,直至幾乎要貼上金髮少年的臉。

  「就這麼想把東西搶回去是吧?告訴你們!那傢伙早就不在我們手上了!你們的永遠也別想得到牠!」瑞克仍然無畏牠的動作,自顧自地對著格斯吼道,彷彿在朝某群不存在的人示威。

  這金毛小鬼到底在跟誰說話呀?往瑞克臉上噴了一鼻子氣,格斯挺直身子,心中感到一陣莫名奇妙。

  虧自己還特別聽聽他想說什麼,看來這個能打痛自己的傢伙可以提供給牠的驚喜也就這麼一點了。

  殺掉吧。

  格斯隨興地一掌甩出,抓向瑞克的頭顱

  「!」牠很驚訝的發現瑞克瞬間在面前消失,接著有股巨力擊中牠的後膝窩,迫使牠單膝跪下。

  一道影子在牠眼前閃過,格斯感到下顎正被人往右側扳去,嵌入甲殼的鉛丸飛散至空中。

  然後,牠的後腦遭受重重一擊,力道之大,將牠上半身往前帶出,魁武的身軀重心頓失,整個人不可思議的撲倒在地,捲起滿地灰塵。

  腦袋捶裂了石質地板,格斯若有所思地審視蜘蛛網般散開的裂縫,此時此刻牠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瑞克微喘站在倒地的格斯後方,架在身前的拳頭滴淌著血,眼神堅毅如鷹。

  「咯咯……」格斯背甲聳動,發出令人不安的低沉笑聲。

  「笑什麼!給我站起來!」瑞克吼道,心裡卻感到不妙,受傷的掌指關節給了他某種危險的警訊。

  一手撐地,格斯將上半身抬離地面,緩慢卻流暢的動作顯示牠根本沒受針對頭部的連擊所影響,反而身手敏捷的瑞克剛用來擊打格斯的拳頭、膝蓋及腳跟等部位現在全都隱隱生疼。

  格斯轉過身,眼中閃爍著前所未有的喜悅,如飢餓之人望見滿桌的美食。

  受本能驅使,牠渴求異種生物的血肉,後來啟蒙智慧,牠更這些生物中的一些個體視為珍饈。那就是強者,群體之中優秀基因的持有者。

  這個少年,很強。

  迅影逼至,格斯的腦袋再度遭受重擊,但牠毫不防禦,逕直朝瑞克的殘影揮出拳頭。

  虛影破散,牠的頑強理所當然得到瑞克更猛烈的回應,喉頭、下顎、人中、鼻樑、眼眶、太陽穴、後腦杓、頸椎,無論格斯身體構造與人類有無差異,一連串的弱點攻擊瑞克全往牠的頭部招呼。

  他很清楚,想在這種體型懸殊的戰鬥中獲勝,就得全力攻擊對手的頭部,一直到讓這笨重的大塊頭倒地不起為止。

  更快,更猛烈,更強勁的攻擊!

  瑞克的身影於格斯周圍呼嘯閃動,宛如暴雨的攻擊不斷撼動牠神木般的粗壯身軀。

  格斯灰色的頭顱被砸過來又踢回去,換作是人類或許頸椎早就碎成糨糊,但格斯肉體的強韌度可說是地表最強,甚至還有餘裕試圖咬住掃過嘴邊的快腿。

  「作夢!」瑞克怒吼,一記提膝強制格斯闔嘴。

  口中的兩排牙齒猛地互撞,帶給格斯微微的暈眩感,可完全不影響牠的動作,強壯的頸部肌肉收縮,讓他硬生以下巴壓下瑞克的膝蓋,使他的身形在空中稍稍一滯,露出致命的破綻。

  抓住這個機會,格斯砂鍋大的拳頭狠狠砸中瑞克的腰側。

  一聲悶哼,瑞克像隻給卡車正面撞上的山羊斜斜飛出,將一根支撐用的鋼樑砸成ㄑ字形。

  「咖咯,喀喀……」一擊得手,格斯得意地雙拳互擊,一口氣逆轉情勢的滋味就是痛快。

  被打飛的那方,瑞克倚著歪掉的梁柱,憤恨地望著的格斯,白花花的掌指關節都已透出他的拳頭,自己的攻擊竟仍起不了作用。

  他痛苦的嘔出一大灘血,體型差距所帶來的劣勢在此刻體現,儘管受力時已縮起大腿與手肘來進行防禦,可是眼前這頭怪物和砲彈沒兩樣的拳頭根本不是血肉之軀所能抵擋,左邊的肋骨肯定斷了好幾根,說不定還刺破了肺臟。

  格斯從容不迫地走向他,瑞克掙扎著想站起,但內臟似乎受創,稍微一動便是一陣翻攪的劇痛,而且剛才不間段的快速攻擊給肌肉累積了不小的疲勞,手腳都呈現明顯的脫力狀態,兩個因素綜合相加,迫使他虛弱地坐回原位。

  「可惡!可惡!」瑞克不甘地捶打地面,咒罵自己的弱小。

  格斯的陰影壟罩住瑞克,大手無情扼住他的脖子,高高舉至空中。

  「放、放開啊!混蛋!」他歇斯底里的吼叫,拚盡全力想掙脫,可惜格斯的手掌宛若鐵鉗,他的力氣再大三倍恐怕也無法如願。

  我玩得很開心哦──假如能說人類的語言,格斯會這麼開口。

  不過是時候結束遊戲了,牠知道這棟建築物內還有其他獵物,如果因一時貪玩而讓他們趁機逃走可就虧大了。

  這時二樓傳來幾聲玻璃破裂的脆響,然後便是不同深淺重量的踏地聲。

  「哈!好醜的傢伙!暴牙男!嚐嚐這個!」穿心釘的聲音自上方透下,緊接著離他七八公尺處便聽到有東西倒下。

  「嘎!咯囉!」「別失望嗎!哈哈~上面還有三個傢伙,來來來!比賽誰最先殺了他們!」「洽嘎!」「咯。」

  格斯眼珠向上繞了繞,看來自己是不用出手了。

  然而二樓的對話與倒地聲聽在瑞克耳中,無疑是最絕望的消息。」

  「不可以……混帳!咳咳!放開……」儘管雙手仍在試著扳開格斯的手指,但因頸部流向大腦的血液受制,瑞克已使不出什麼力氣,瞳孔中的神采正逐漸淡去。

  讓一切都結束吧。格斯懶洋洋的瞇起眼睛,決定給予這可敬的獵物爽快的死亡。

  手掌收緊。

  一股強大的力量在牠掌中爆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150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n1260147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進化之心 第七章 狩獵(... 後一篇:進化之心 第七章 狩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ukaShinnk940155
飛鳥大戰霜夜第三回已經完成了,歡迎你來我的小屋看看我是如何暴打你的!( • 8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