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七夕。

作者:麗姿荔枝奶雞│2016-06-07 19:18:17│贊助:6│人氣:229
七夕。
— 欺、與戲。
                                                 
                                    
                               
                         
                         
                    
,是一種信仰。
……眾所信仰的你、能夠理解嗎?
                       
                              
                          
四色的葉片應著風吹,轉動而完滿了繽紛的圓。
乞巧的彩絲從每戶深閨閣樓繾綣而出,婉婉如少女的輕舞。
                           
手上握著奶娘剛才給買的風車,幼小的身影坐在家門口的石墩子上,眼珠子轉啊轉的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
                              
有許多男孩子爬到桂樹上折下花簇枝椏。
                              
也有許多女孩子,髮上簪著乞巧花飾,總是在桂樹附近徘徊。
                                    
「娘,」我撐著頤,「為什麼乞巧節要折花送給別人?」
                          
在前院曬戲衫的娘親聽了,一笑:「因為要討媳婦兒啊……」
                                     
我們家是戲班子的,從小還算機靈,我就學了好多雜活兒,唱小調子、走走身段,娘親曾說以後讓我是當家大花旦呢。
                             
唱戲很有意思,雖然練著累了些,不過看著鄰里大家都對著自己笑,那種打心底兒的笑、隨著汗水漸漸融進了小小的心靈裡,成了一種暖暖的感覺。
                   
「那,為什麼七夕要叫做乞巧節?」甩著小辮子,眨眨眼,「那、我也是乞巧麼?」
「……妳是七夕,」娘擦了擦汗,「就只是七夕……」
              
                                 
瞪著眼睛,我茫然的望著娘親。
我百里七夕,當然就只是七夕,要不然還能是除夕麼?
                     
當時的我當然沒法理解娘親的話。
                             
娘說,行千重山、方知山無千重。
而我,也許就要走個那麼幾重,才能夠理解。
                     
             
「……七夕,你來了。」
你的笑容,始終如年幼時那般清澈。
而我……
                  
                   
                               
云: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我只是就那麼不走運的生在了合久將分的時代。
                         
過程,不外乎就是戰爭、烽火、家破人亡。
                                 
我只是就那麼走運的活了下來,那麼走運的聽了虞將軍的話,喊了聲爹爹。
然後,又那麼不走運的認識了你。
                         
                    
其實,開始她真的只是個天真爛漫,愛唱戲兒的女孩子。
                   
其實,開始這世間真的沒有那麼多難懂的事兒。
                          
其實,開始人心真的是溫暖的,會單純的著想到其他人……
                      
                              
                   
其實,開始他真的只是個呆頭書生。在他最純真的年歲,成天繞著她,左一句虞二姐,右一句夕兒妹妹。
                        
園裡,艷桃似霞帔,披了一樹的豔麗,宛若于歸之時,那百媚生姿的新嫁娘。
「我說,」終於耐不住性子,她給他煩得開口,「你可不可以別老跟著我?」
「當然可以。」她沒有正眼看去也知道他的笑是多呆,他道:「只要妳看我一眼就成。」
                             
一眼就成?那成什麼問題。
                               
「行。」她說,回身正面瞧著他,賭著氣的小嘴嘟得老高,「我正看著你了。快別跟著我,讀你的呆書去吧!」
                         
誰會知道他竟敢就這麼湊過來,膽大包天的在她脣上偷香。
她可是人人稱道的虞二姐,再怎麼也不能吃悶虧;何況這不是悶虧,是悶豆腐……
於是她一抬手,就卸了他的胳膊肘。   
                               
痛得他一地打滾,壓爛遍地殘花卻不忘大喊:「虞七夕!從今起、妳歸我了!」
                             
如墨青絲因風而起,如面紗般,恰好遮住了她滾燙的面龐。
                        
「痴人說夢。」她丟下一語,壓住心中紛亂的思緒,急步離去。
                
                         
那是個凋零的世代。
但天真爛漫的桃花,仍傲然地在這帝都綻放。
                
                          
玉面星眸,珠脣解頤。一目十行,能歌善舞。
                        
人人都知道,虞家有個郡主小七夕,人稱「虞姬再世」,冰雪聰穎,面子裡子樣樣好,唯一的缺點只有兇了些。
再加上懂醫能武,偶爾一個不愉快就把人家關節給拆了,沒有哪家的小子敢輕易追求,又偷偷稱她「虞二姐」。
               
然而只有七夕自己知道,就有某個猴崽子,胳膊肩頭都給她拆上癮了。
                        
                     
「夕兒妹妹!」朝陽輝映在他的眸中,黑瞳明亮閃耀,青帶冠髮,白衣颯然。
                
那傻乎的笑意,當真比陽光更……
刺眼。
                                 
「樓君臨!誰是你夕兒妹妹!你算老幾?別再來找我。」她幾乎都要冒煙,若沒遇到,她還真不信竟有臉皮這樣厚的人,恨不得請他吃拳頭。
                      
「我說小七夕,妳怎麼能這樣說呢?」換上揶揄的笑容,「那天,桃花為鑒、妳已經是我的人了……」
「做夢!」
            
杏眸圓睜,她如往常般,巧手如影探去,正盤算著卸了他雙手,怎料這回卻撲了空。
還沒有反應過來,卻見對方青衣一揚,一下子自己就給他單掌擒著雙手,另一手令人髮指的將她的纖腰摟過。
                        
「你……?」七夕當真是又羞又憤,紅雲飛上了她白皙的頰。
                         
「果真是老虎不發威,給妳當傻貓兒了?」他笑,如此的近,也才看見那眼中的壞意。「讓著妳而已,還真當我樓君臨是文弱書生麼?」
「你放手!」
「我偏不。」
                      
「若我放了,妳就跑了。」
               
近午的陽光漸轉炙熱,灼灼的燒在他的眼中。
興許早在那時,她的心,就被他單手擒住,自此再拿不回來。
                        
                         

樓君臨,朝廷右丞樓萬君之子。
世人都知道當今聖上幼時與樓丞相、虞將軍虞柳是八拜之交,這兩人可謂是皇帝的左右手,站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
而樓君臨更是一出世即受封王爺,樓家在皇帝心中的地位,當然不言而喻。
                      
起初七夕還覺得好笑,怎麼堂堂一個樓小王爺竟是連武功都不會,之後知道了他的深藏不露,只能說啞口無言。
                        
                             
歲月飛逝,動盪不安的國世終是崩潰,距帝都遙遠的小郡小城紛紛陷入戰火,刀劍無眼,觸目所及盡是一片狼藉,百姓泣不成聲。
                       
又到七夕,天星相會,人間卻是妻離子散。
                       
「你真要去,我也攔不住你。」
                        
湖面映入天頂閃爍的銀漢鵲橋,細風輕掠,暈開千年神話的結尾。
                         
七夕,纖指捻桂,輕輕擱置在他寬大的掌,「只盼你平安,七夕足矣。」
                         
他笑了,從那清澈的眼裡,她只看見自己。
彷彿、說著眼裡只有她。
                        
「夕兒,我樓君臨以天頂銀漢為約,若一切平定,我回來……」樓君臨抬起手,將掌心那簇乞巧花別上她的耳鬢,「……親手扶妳上花轎、可好?」
                           
百里七夕。
我是七夕,就只是七夕。
我始終沒忘當時娘親說過的話。
……
                   
                     
不怕人走,只怕人回首。
              
她從不主動打聽戰事。好的、壞的,都不。
                  
不是不在乎,而是怕自己太在乎。
她不想聽到任何消息,只想等他,踏著憨傻的步子到她面前、衝著她傻笑。
再聽他溫潤的聲音唸著她的名。
                       
                         
                     
國勢未定,皇帝驟然駕崩,虞樓二人立刻扶植太子登基,以防民心變卦。
                
於是春了,但彷彿知道時局似的,捲著濃烈的哀傷。
桃花依舊怒放,只是在風過後,宛若泣血的落下一地殘紅。
                            
她僅僅是佇立在漫天的花雨之中,紅脣輕抿,一語不發,晶潤雙眸中積攢著,傲然不願流下的寂寞。
                  
「……我想,妳是七夕郡主?」
                          
隨風而來的嗓音不是他。她撫開遮擋視線的千縷青絲,眸中秋水波光流轉,就這麼與那人對視。
                       
那身服飾給予其無比崇高的身分象徵,她知道當然他是誰。
          
他一笑,她眉頭上的憂愁,就這麼落到心頭。
              
              
                             
「……贏了。」樓君臨回頭對著幾千萬軍隊呼喊。「我們贏了!——」
                         
一呼萬應,但他卻似乎沒有聽見熱烈歡呼的士兵,如炬目光兀自飄遠,遠至看不見的,帝都的方向。
                         
那是、有她的所在。
                     
「夕兒,我贏了。」
                         
                     
雖說在外便有所耳聞,可當回帝都後親眼目睹,仍不覺憤慨。
                  
滿街盡是結綵張燈。
                   
初登基的皇帝將要大婚,並趕吉時、於隔日冊后。
                        
                  
樓君臨率一眾將士凱旋,步行至朝廷,整齊劃一地向新帝行跪拜禮,以示忠誠。
那身著紫金龍袍的新帝,便是和樓君臨幼時同席念書的前太子,姬僥。
                           
姬僥向他走近,將他攙起。「久別多日,臨兄平安凱旋,朕、甚感欣慰。」
                      
「謝陛下。」知道待會兒必是一些功勛俸祿的賞賜,他心不在此,索性直接道:「不瞞陛下,臣此番生還而歸,唯有一事相求。」
                      
可否、將那虞家七夕,賜婚予我……
                  
「恰好,朕也有事要告訴你。」僥示意他等等,並露出笑容。
                            
樓君臨看著這昔日的兄弟,一時間竟無法看透他的笑意。
                  
幾分不安鼓動著,「敢問陛下,是何事?」
                     
「你理當是知道朕要冊后了,」姬僥向前走,看著底下所有他的士兵臣民。「朕,要你做大禮官,接手替朕打點明日大婚。」
                     
「……謝、謝主隆恩!」樓君臨慌忙的行禮,姬僥卻讓他平身。他想了想,又問:「敢問皇上,準后為何人……?」
                          
姬僥微微瞇起眼,「她是……」
                      
                        
                          
鳳冠霞帔,終是輪到她了,穿著一身的艷紅,之子于歸。
              
「吉時到,郡主請入轎。」
                      
小司禮高聲喊著。
             
「姥姥,讓我來吧。」那溫潤的聲音響起,姥姥應聲離開。
                      
紅綢掩面的七夕看不見四周,只得站在原地。
如同和煦的風,那雙熟悉的掌輕輕扶住她。
              
「夕兒,上花轎了。」樓君臨的壓低聲音,有些顫抖。
                    
七夕默然的坐入轎中。
沒有人看見,幾滴雨珠滾著胭脂粉,自她的頰,無聲滑落。
                      
「禮官上馬,領轎回宮。」
                   
                       
夢裡輾轉過千百回的畫面。
每每清醒,總是感到心如刀割。
                          
實現的如今,卻比夢醒的剎那,更痛。
                     
                          
「她是……」姬剿微瞇起和先帝神似的鳳眸,「將軍虞柳的千金,百姓口裡的再世虞姬。」
                      
……
                                 
                       
那夜,他在湖畔醉倒。
                         
躺臥的望著天空,牽牛織女遙遙的相望。
                
為什麼……
誓約實現了、然後呢?
                        
即使千壺杜康,也麻醉不了的痛。
                            
                     
                              
隔日,七夕站上高臺,受封為
                         
冊位禮未完,天色突轉昏暗,暴雨讓視線變得模湖,打濕了鳳裳。
                         
打濕了她面無血色的臉龐,慘白得如同泣訴——
                                    
並未心碎,她早已無心
                   
                             
「朕的虞姬,」姬僥卻在這時親自上臺,將金冊金寶交到她手中。「……朕的皇后。」
                  
多想趁著此刻大雨,將那無義的后位象徵物扔下,轉身離開。
可她不能。
              
她看著高臺下沉默的樓君臨。
                     
                         
七夕,美目闔扇,雙膝一跪,緩緩匐身磕頭。
三跪九叩,完成冊位禮。
                       
                   
他在臺下,遠遠的觀禮。
                         
那瞬間的雨讓他幾乎要衝上臺將她緊擁入懷。
可他沒有。
                      
在她向自己看過來時,他多想就這樣將他帶走。
可他沒有。
                              
他看著他的夕兒下跪,在姬僥面前。
                 
連他自己沒有注意到,臉上的雨水,竟是從眼中湧出。
                 
                          
                        
此時,都沒有人知道——
數年後,她會為他,將刀鋒推入姬僥的心口。
                         
                               
                           
                                 
× × × × × ×  未完
,下篇待續
                           
                  
                         
後記

啊啊啊啊啊啊——(你叫什麼叫

對不起我是第一次發文的新手小渣渣文筆和文章架構也都還相當拙劣,如果有任何的冒犯還真的在此九十度鞠躬行禮加磕頭謝罪了……
我不知道這種投稿能不能分上下集,所以要是做錯了還請告訴我啊
                 
                       
……不過……我倒是覺得不會有太多人點進來看……該說慶幸嗎
……我覺得是有一點落寞……
嗚嗚嗚馬麻(/QAQ)/

……無論如何,對於看到這裡的你,我由衷感謝
如果你願意可以留給我一點鼓勵,這些鼓勵的話都是支持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謝謝您


祈  筆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146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oly01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CH4場後心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lueviolet00大家
小屋有我畫的貞德!希望大家能來看看!也希望能認識喜歡創作的同好!除了畫圖以外我也有在寫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