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薇恩X布魯托】缺口 之二 (LOL自創子世代延伸作品)

作者:藍兒│2016-06-03 21:35:02│巴幣:10│人氣:262
缺口  之二 遊戲

  揮下斗篷帽並拉下覆面,薇恩面色平淡冰寒地坐到他對面的沙潑上,像隻警戒的刺蝟,自我保護意識十足。
  「晚安,布魯托少爺。聽說你有事找我?」
  聽出對方有禮語調中的警戒,布魯托只是隨意笑笑,將一旁的空酒杯注入紅酒,放在她前方。
  看酒還是最高級的那種,但薇恩沒有喝的打算。
  「是的。是關於幾天前那封信的回覆。」
  從口袋中取出一個小盒子置於桌面,布魯托輕輕將之推到對方面前。
  薇恩猶豫了下,才伸手接過。
  防備地先淺淺開了條縫,一會兒確定大概沒問題後完全打開。
  但看到內容物後,她還是愣住了,掩不住眼中的驚豔訝異。
  「請問,這是……?」
  「我父母將裁決權下交於我。而這是我的回覆。」十指交錯放在交疊的腿上,布魯托從容說道。彷彿他送出的是一塊平凡的石頭,而不是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珍物,「玉血淚。世上僅有兩件。我的標識。」
  薇恩看著在燈光下熠熠生輝的鮮紅寶石沉默了好一會兒。
  布魯托忍不住好奇。
  那雙眼睛很漂亮,有種溫潤晶瑩的光華,從兩人第一次見面起他便記得。不過現在,她的眼睛多了一種異彩。
  是聰慧的星光呢?還是被寶石的反光給迷了眼?
  「……我看我還是放棄吧。」抬起頭,薇恩平靜將盒子闔上,看也不再看一眼推回,「謝謝您的好意,我心領了。」
  布魯托笑意悄悄加深了些。
  該說真不愧是貴族出身的女兒嗎?玉血淚在她眼中除了「通行令外,毫無因它本身的價值而在她眼中產生任何吸引力。
  真的是,對於她的拒絕,他感到非常有趣。
  「喔?為什麼?」
  薇恩直直望進他的眼中,目光沒有一絲雜質,純淨得令人說不出話,也不懷疑她接下來話語的真偽。
  「因為在我看來,您比您的父母更加危險。」
  剛普朗克兇殘,好運姐深沉。雖然皆不好應付,但都還算性格鮮明。只要做足功課,倒不難相處溝通。
  可她卻看不透布魯托究竟是怎麼樣的人。
  他眼中像是藏著一把未出鞘的刀,究竟是什麼樣的鋒芒,尚無從得知。
  「這我就當作是恭維收下了。」布魯托微微一笑,優雅地點了頭。
  拉了拉身上的斗篷起身,薇恩不動聲色撇了一眼布魯托隨手放在大腿側的槍,語氣不帶一絲歉意說道,「真是非常不好意思占用您的時間,我先告辭了。」
  「哎,別太見外呢。這東西,妳大約很需要吧?當作是補送的見面禮吧。」
  薇恩奇怪地看他。
  「您應該知道,要是我濫用這東西、甚至落入他人手中,會造成多大的問題吧?」
  「我不擔心。我看人的眼光很準。」
  她的為人、她的實力,在他心中已有個底了。
  就算真的惹出了什麼也無妨。
  無趣的生活就該來點調劑,而他也有絕對相信能擺平一切。
  最多,不過就是他親手將本屬於他之物收回而已。
  「真有自信?」薇恩挑眉。
  「也許是因為我從小在街頭遊蕩吧。」面對她的質疑,布魯托只微笑抿了口酒。
  薇恩偏了偏頭,端詳起布魯托的表情,想試著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但什麼也沒發現。以前訓練從看表情判斷虛實的能力一遇上他彷彿全部癱瘓。
  就姑且當作是實話吧。
  「再推辭下去好像太不識相,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吧。」
  取過盒子小心收起,薇恩再度看向對方時,才發現對方一直盯著自己看。
  臉微紅了一瞬,面具倒是直接碎了一角。
  「您在看什麼?我知道我臉還可以,但您如此身份地位想必不少美人相伴,我這張臉算不上什麼、上不了什麼台面吧?」
  她語調仍然守禮恭敬,卻有些沒好氣。對於能將兩種情緒同時表逹的如此完美,布魯托都在心中為她拍手了。尤其她眼中完全沒有一絲失落甚至嫉妒。
  「妳大可不用眨低自己的容貌。等級很高了。而且,妳有的是那些女人沒有的東西。」
  布魯托自在地回道,倒也沒多不好意思。他甚至沒解釋自己對女人其實很挑,反正他確定這女人遲早會去把自己的身家資料給挖光。
  「哼。我就不謝了。」
  「就說實話吧。其實我只是在看妳有沒有穿耳洞。」
  「奇怪的人。很重要?」
  「也還好。」
  薇恩點頭,從容起身。
  布魯托並沒有理會她,只是品著酒。
  「另外,妳要走可能得晚點。」
  「怎?」手已放上門把的薇恩回頭看他。
  布魯托低頭看了一下錶,臉上透出一抺深沉的笑意。
  「我的屬下在下面搞點狂歡派對。就算妳離開這間房間,也出不去的。」
  薇恩大概了解下面發生了什麼事。
  咬了咬下唇,節奏被打亂的她有些拿捏不定自己該做什麼。
  身後傳來布魯托輕鬆的語調。
  「不如留著陪我聊下天?或許我們有時間玩點遊戲。」
  像是雄鷹發現了兔子,正愉悅著……
  但兔子被逼急了也是會反咬一口的,何況薇恩根本不可能是隻溫馴的兔子。
  「……也行。」
  薇恩表現倒也一派輕鬆,試著抓回自己的步調,直接走回布魯托面前重新坐下。
  她像是看開了。要是布魯托突然拿槍射殺她,大概也只是理所當然的遺憾吧。
  一時間想了許多,沒想到布魯托像是要表示友善似的,將擺在一旁的槍收回槍套中。
  薇恩只覺得自己像是被讀了心一樣。因為她不可能有太多餘的表情在臉上。
  真是,討厭。
  「禮尚往來。」
  示威性的,薇恩露出了始終藏在斗篷下的左臂。
  臂弩上架著銀箭對著他,閃現出銳利的鋒芒。
  「竟然不是右撇子嗎?」布魯托笑笑,「那繩子我看過,八成是用藏在右手的刀片割斷的。沒錯吧?」
  薇恩一臉不置可否,沒承認也不否認。
  而這時,她才真正有心情好好打量這整個房間。
  先不論挑高天花板上那華麗的水晶吊燈好了,地上整片花紋繁複的大地毯竟然還是手工的?牆上鑲金的鏡子不知道是幾百年前的古鏡,雕工精細的木製家具還暗暗飄散著清淡的檀香味。再看看眼前色澤溫潤的白玉餐具……她甚至能隠約看到不遠處那一面漆黑的雲母屏風上,嵌著的各式寶石,細碎地排列出大片星空。
  總體來說,散著一種古典低調卻奢華的味道。
  「這不是單純的會客室吧?」
  雖然是疑問句,語氣卻是肯定的。
  薇恩確信,就是其他房間全數相加也沒這一間豪華。尤其這個空間相當個人化,像是排滿了的書櫃和酒櫥。
  「嗯。」他很大方承認,「這是我其中一個據點,屏風後是臥室。在外有事的話,有時我也會選在這裡過夜。」
  「要是放把火,大概能燒掉很多錢吧。」
  「怎麼,喜歡這裡嗎?」
  薇恩搖頭,將話題轉回。
  「好了。特地將我扣留,有什麼事嗎?」
  「扣留?沒這麼誇張啦。只是想找妳聊聊。」他笑笑,半舉雙手,「如妳所見,我並無惡意。」
  「但我們之間似乎沒什麼好聊的。」薇恩拒絕。
  「也不盡然。例如,我對妳近乎一無所知。看在玉血淚的份上,可否花幾分鐘陪我玩個小遊戲呢?」
  「……遊戲?」
  「其實也只是個無聊的小遊戲而已。」布魯托笑道,取出兩副全新的撲克牌在她面前拆開,手一抺使其牌面向上。完美的兩個扇形,「妳看過沒問題就來幫忙洗牌吧。」
  薇恩秀眉微蹙,但也只是確認連同鬼牌一張不缺後,將兩副牌分別收了,洗過疊好放回桌上。
  「隨便選一副吧。」
  在她指了指右邊那一副後,他再次動手將牌劃開。
  只不過,在他面前的牌成弧形,薇恩面前的卻是直線。
  「就原諒我不會逆向畫弧了。」
  但看那直線,牌跟牌間的間距倒也相同。
  「很厲害了。」薇恩點頭,語調平淡,「遊戲規則?」
  「撲克牌的基礎打法。黑鬼牌最大,三最小。十局,每局牌五張自行抽取。了解?」
  薇恩再度點頭。
  「贏一局可問對方一個問題,而我會如實回答。若妳連贏十局,我再無條件再答應妳一件事,可以嗎?」
  「可以,開始吧。」
  語句尚未結束,她已隨意摸出五張牌在手上。一雙毫無感情的眼眸直直望向他。
  看得出來她沒有想久留的意思。
  而布魯托倒是慢條斯理的選了五張。
  「先決定第一個問題吧。妳的名字是什麼?全名。」
  牌開出來……竟是同花順?!
  薇恩盯著他的牌,臉色在瞬間蒼白了一下,眉頭先是揪緊,又舒開。
  牌是新的,洗牌的人是她,先選牌的也是她......
  「我叫薇恩,薇恩汎。」她低聲回道,「剩下九個問題,隨您問吧。但問完後請讓我離開。」
 
  薇恩汎。今年十七歲。為了替死去的母親報仇,她接下了母親的遺願成了新的『汎』,新的暗夜獵人。自小定居在瓦羅然大陸,蒂瑪西城邦的貴族──羅倫特家,一直到十六歲才出來闖蕩。家主菲歐拉和她的丈夫對她視如己出,另外有個近似兄長的青梅竹馬,也是羅倫特家的長子。平時著母親和祖父母的人脈在外走動,這是第一次離開瓦羅然大陸到海外。曾接受完美的教育,三年後等她年滿二十,便要回國繼承汎家家主的位置。
 
  「第八個問題,說說看妳的生存法則?」
  「要靠自己站起來,命才會是自己的。」
  薇恩的回答沒有一絲猶豫。她不會求救,也不喜歡自己妥協低頭。
  布魯托輕笑,「倔強的女人。好,第九個問題。對於妳所獵殺的那些人、自己手上染的那些血腥,妳有什麼想法?」
  「……很難說有什麼想法,只是覺得厭惡吧。在我眼中他們就只是兇手而已,讓黑暗在這個世界橫生。我全家因那些人而亡了,而我也因此陷落一生……」她低頭沉思了好一會兒,才又開口,「也許這樣的說法很牽強吧。我沒有母親那種保護他人的高貴情操,就只是想報仇而已。對於我手上這些黑暗血腥,我引以為傲,也引以為榮。」
  攏了攏斗篷,薇恩站起身,刀鋒般銳利的目光像是在下戰帖,高傲地看著坐在椅上的他。
  身為貴族的氣勢流露出來,令她顯得如此耀眼,與眾不同。
  「剩下最後一個問題了。你應該知道『信用』兩個字怎麼寫吧。」
  看來她心中挺不悅的呢。瞧,連敬語都省了。
  不過這也讓兩人的距離看似拉近了些。
  笑笑輕鬆無視掉她的眼刀,布魯托跟著站起。
  「當然。最後一個問題。照妳這樣看,我身高大約幾公分呢?」
  薇恩聽了明顯愣住。
  取出裝有玉血淚的盒子,她在他眼前揮了揮。
  「我以為你會問我跟你要這的理由。」
  布魯托聳肩。
  「我覺得沒必要。」
  也不知道是太相信她,還是對自己太有自信。
  很認真的重新打量一遍比自己高將近一個頭的他,薇恩肯定的回覆。
  「大概一八三。」
  完全正確!
  他已經不覺得訝異了。
  「好的。」微笑,布魯托走到門邊替她開了門,「我會下指示下去。到時只要敲三下,門就會開了。」
  「謝謝。」
  薇恩點頭。
  在走出門的前一瞬,人卻突然被拉住。
  斗篷被撥開一角,布魯托執起她的手,有禮地在唇邊輕輕一吻。
  「我會期待接下來的遊戲。今晚很高興見到妳,薇恩小姐。」
  抽回手,薇恩冷冷回道,「那就最好別派人偷偷跟著我。免得提前壞了你的興致。」
  望著薇恩快步離去的背影,布魯托輕語。
  「身高一六五,體重四十八到五十二左右。我和妳,根本是同一種人啊。」
  他低笑。
  只不過相較之下她似乎還稚嫩了點。
  走回房間,那杯倒給她的酒仍原封不動地擺在桌上,她一口也沒喝過。
  不自覺地勾起唇角,他隨手拎過那酒杯踱到一旁的鏡前,才發現自己在笑。
  真是,有意思呢。
  「好好修練,下次再陪我玩一局吧。」
  舉杯,對著鏡中的自己……或是離去的她致敬後,一飲而盡。
 
  原本熱鬧的酒吧一如預期地成為一片煉獄般的場景,鮮血四濺像是不用錢的蕃茄醬亂灑,地上不時能看到無從分辨的碎肉和稍具形體的屍塊。腥味濃重得連薇恩這種見慣血腥的人都有些作噁,整個鼻腔都被那鐵鏽似的味道灌滿。
  這到底是多大仇?!
  她只能更加拉緊覆面,稍微加快腳步盡量挑沒有屍塊的地方走。
  見那酒保仍能面不改色地笑著送她離開,她實在感到有些佩服。
  一切令人感到如此不真實,每個人都像是演員,剛演完一齣血腥的劇碼。
  想到主事者還一身乾淨,安然的在舞台後方品著名酒,薇恩就忍不住感到背後微微發寒。
  布魯托……也許比自己想像中更危險。無論是外在還是內在。
  她忍不住慶幸自己從小看慣的青梅竹馬長相著實不差,不然怕是要給那妖孽當場收了。
  殘惡碼頭今晚安靜異常,連唯一出現的兩三個人表情看起來也是小心翼翼。
  走到碼頭邊,薇恩拉下覆面,讓海邊帶點海澡和魚腥味的風吹淡鼻尖的血腥氣息。
  很多人都告誡過,在比爾吉沃特這個紛亂之地,在海邊不要隨便背對街頭。天知道有多少人就是這樣被仇家悄悄接近在脖子劃一刀後直接推入海中,隔天被發現時已沒選擇地成為一具屍體了。
  看什麼海裝什麼文青,在外人來看還比較像傻逼。
  遠處商家提供了微弱的光線,心念一動,她從暗袋中取出玉血淚細看。
  在來比爾吉沃特之前,她不是沒調查過相關訊息和政治近況,而玉血淚的資訊正屬其中一條。
 
  玉血淚。比爾吉沃特的寶物之一,長年在比爾吉沃特轉手流浪。大多時候有身份地位的象徵,不少權貴都想弄到手,也因此持有者往往無法長時間擁有。絕大多數人都在三個月內失去,甚至陪上性命
 
  奇怪的是,根劇資料推測,這件寶物從未落入現任兩大龍頭──好運姐與剛普朗克──手中。或說,這兩人完全沒有表逹出任何一絲對玉血淚的興趣。最後是兩人的兒子、也就是布魯托出手,成為至今玉血淚最長時間持有的記錄保持者。從他十六歲刀刃仇家奪得起到現在十八歲整整兩年多,可謂一方傳奇。
  但這除了可能的運氣成份外,也顯示了他的能力是多麼的變態。
  她可不認為剛普朗克和好運姐會特地用自己的勢力、實力去保護一個沒有能力的孩子……儘管那是自己的親骨肉。比爾吉沃特這個地方,絕對容不下一個坐吃山空的富二代。
  思即於此,薇恩看著玉血淚的眼神多了幾分凝重。
  他很大手筆啊,這的確是難得的珍品。雖然不到極品的程度,但幾百萬應該是跑不掉。要是迷路沒錢說不定還能拿去當,就是平民也成富翁了。
  不過這也大大限制了她。在全比爾吉沃特緊盯關注的情況下,她絕對無法任性的輕舉妄動。
  沒事想了一大圈,最後也只是在確定這是一個耳飾後,用盒內的細銀鏈串起戴上頸子,收入衣內貼身而藏。
  真的弄成耳環未免太過招搖,看來他也挺細心的,能幫著自己又防著自己到這種程度。
  既然東西已經到手……
  她開始思考今夜完成任務的可能。
  在這塊陌生的土地待了太久,她已經有些懷念起瓦羅然的空氣了。
  即使再怎麼潛藏著黑暗,都不像這裡每分每秒都能呼吸到罪惡的氣息。
  「不過,不行吶……還缺一個機會……」
  薇恩自語。
  不成功,便成仁?
  她不許。
  還不到可以死的時候,任務必須完美完成,她沒有失敗的選項。
  將目光投向漆黑海面的另一端,先是閃過一抺眷戀,又迅速填滿仇恨的情緒。
  倘若此行能活著回去……也許就是她復仇的時候了。
  指節抵著下巴,她漾起一抺深沉的笑。
 
 
  事務一度繁忙,偏偏剛普朗克和好運姐再度「告假」出遊。
  極其無奈之下,布魯托硬是扛下了所有工作。
  他的部下們連續三天跟著沒好睡,每個人熬出了濃濃的黑眼圈。
  「我根本就不相信他們兩個平常都在處理這個……什麼二度蜜月,沒結婚的人跟我談什麼蜜月?真的是……」
  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喃喃抱怨,布魯托疲憊地揉了揉眼睛扔開筆,將手中的最後一張報表折起,丟到桌前的文件堆最上方。
  「少爺,您叫我們去搶劫殺人放火綁票什麼的都行,甚至玩自殺炸彈小的們也是奉陪到底。但……」從另一堆文件中抬起頭,其中一位屬下哭喪著臉,「小的們真的不擅長什麼公文啊。」
  看著那張因黑眼圈而倍顯哀怨效果滿分的面孔,布魯托無奈地比了比自己面前的文件堆,又指了指他眼前那份。
  「我可沒自己偷懶啊。你自己看一下我們的工作量和效率……」
  眾人哀號。
  事實上,當初收工作集中起來後,就大致依重要程度平分成兩個部份。
  事有輕重,正常。
  一定想說先集中處理比較要緊的那一半吧?
  不,你錯了!
  布魯托取了絕對比較難搞的那一半,大致確認沒有問題後就把剩下的那一半讓他的幾個較聰明的得力屬下攤下去做了!
  結果就是現在這個局面。
  「員工」每個人累得連想女人的力氣都沒了。
  嘆了口氣,布魯托從下屬們未完成的文件中各挑了幾封出來,重新執起筆。
  「把進口商品列表全部找出來。先不用管內容了,反正這裡有什麼都不奇怪,直接蓋章送出去。處理完後,剩下的明天再弄吧。」
  雖然知道此舉欠缺考量,但完全沒人想去追究了。
  「真的非常感謝您啊,少爺!您真是一位好老闆!」如果可以不要再叫他們像這樣越級加班就更好了。
  當然……不可能。
  「囉唆!快把事做一做!」
  「是!少爺!」
  結果一直到第四天深夜,事情才大致告一段落。
  望著才剛被準假兩天就當場在辦公室倒成一片的下屬們,布魯托只是扭了扭脖子舒展一下僵硬的肩膀筋骨,起身走向自己休息室的同時一邊低聲抱怨。
  「那兩個傢伙平時果然沒在處理公務。都累積大半個月了,是想叫誰做啊?身為一方龍頭這樣可以嗎?根本混蛋!」
  簡直是要逼他對世界改觀。
  「看來有空得再抽時間去找人才發展智囊團了。」布魯托有些頭痛地撫額。
 
  當那份急件被送到他眼前時,是兩天後的臨夜時。
  在心中呻吟,布魯托放棄了窗外半濛在水霧中、漸轉深藍的美麗天空,有些自暴自棄地拆開。
  文件分兩份。
  第一份是事件的照片和詳述。
  先跳過文字部份仔細看過所有圖片,不外乎是一片人為的腥風血雨。屍體斷肢滿地亂丟,整個畫面盡是一片腥紅。
  但說真的,這種事在比爾吉沃特有太多了。別說幾天前他搞的那票,血腥程度是遠遠超過。
  「報告一下。」
  頭也不抬,他試著從圖片中找到值得引起他注意的地方。
  攻擊的武器很多又很雜,從切口來看都相當精良,只是現場一把也沒留下,很直接斷了追查的線索……
  「這是一個地下教團,成員在最後一次聚會被盡數滅殺,兇手推測三到四名,不知所縱。此外,此教團死亡者皆被砍去了頭顱,到現在仍未尋獲,估計是被從窗扔入海中了。這次死去的成員有許多各方勢力的重要人物,怕是會造成一陣子的權力動盪。」
  往下翻,在找到死者名單後,布魯托皺起眉頭。
  「最後,在教團據點最內部,有發現奇怪的祭壇和一些據說是可以召喚惡魔的黑鼎、香。已查出是近期進口。」
  「……」
  拿起另一份文件,是前天下屬交出去的進口確認列表,下面清楚地蓋著核準的章。
  其中被圈起來了幾條……布魯托算是學到了教訓有些事不能隨便馬虎,別下次跑進了什麼牛鬼蛇神搞出了什麼無法捥救的局面。
  進口申請人欄位處只有一個字母:V
  好極了。快速在腦中濾了一遍比爾吉沃特勢力重點成員的名單,卻怎麼也沒印象有這號人物,或是可疑的目標。
  「啊!對了,容我補充一點。在案發現場有使用過黑魔法的痕跡。」
  「……黑魔法?」布魯托幾乎懷疑自己聽錯。
  「是的。」對方肯定回道。
  媽的,他知道是誰幹的了。想想,她的姓名不都是「V」開頭的嗎?
  「竟然連比爾吉沃特都開始從內部腐敗了嗎……」他喃喃。
  果真有精彩到,也許自己還變相地成了幫兇。
  要在平常他大概還挺滿意這個新遊戲的,而無論遊戲結局如何於他都有利無害。
  但天知道他現在有多不想和工作扯上邊……
  布魯托表面不動聲色,在心中嘆了口氣。
  「行了。資料帶著現在跟我走一趟。」
  「是。」
 
  壓抑的喘息悄悄在一片黑暗中迴盪。
  輕搖了搖水壺,聲音和重量顯示水己所剩不多了。
  「……還真該死。」
  用僅存的力氣翻出幾片藥片和水吞下試圖擺脫那種異樣的昏沉感,卻只能無力地撐著身子倚在牆邊。
  「只要撐過去,就行了。」
  最後只剩下彷彿要說服自己似的低低呢喃融入空氣中。
 
  「少爺,您來了。」
  「進度如何?」
  「已經做好初步調查了。除了那些教徒外,只有一人的血跡反應。」
  「只有一人?這些翹掉的傢伙是癈物嗎?」布魯托挑眉。
  調查的屬下露出困擾似的表情,「也許有可能有同夥沒錯,但目前找到不符的血跡部份,只有祭壇附近一處而已。」
  能坐上高位都不是普通人,而教團成員有一半以上都身懷絕技……
  他對薇恩的實力算是多了一層體認。
  「嗯。先把屍體身份一個個確認出來打包送回去。有其他消息隨時通知我。」
  「是。少爺。」
  「去忙你的吧,我想自己看看。」
  「好的。那小的先告退了。」在記事板上寫了些句子,下屬隨即轉身離開,不多做打擾。
  一個人在教團據點閒晃,可以看出這教團還挺有資金的,場面一個奢華豪闊。
  雖然被血染得亂七八糟,一時半刻整理不好。
  對於各方勢力的損失,他只感到莫名的、淡淡的愉悅。
  一直走到最內部、設有一座黑色祭壇的房間後,布魯托這才皺了一下眉頭。
  也許是通風不良的原故,這裡的血腥味更為濃重。
  香爐翻覆,爐內的香粉混著發黑的血灑了一地,透出一股令人不舒服的味道。
  第一個竄入腦海中的形容詞是:邪惡。
  他不禁想起下屬的報告。
  ……祭壇附近的大片血跡嗎?
  能被那些笨蛋下屬查到,那是真的出血量很高了。
  單槍匹馬殺進來,要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
  那女人……不會是死了吧?
  想到那雙一副彷彿在強調「我不可能會死」的漂亮眼睛……
  布魯托搖頭。
  『有看到是誰送東西來嗎?』
  『是一個全身被斗篷覆蓋的神秘人,不會說話,都是用筆談。』
  『沒看到臉?』
  『是……是的。』
  用衣物遮去身型外貌,再裝啞避免聲音透露性別……是挺聰明的。想必她還戴著手套,一吋皮膚也不露,一枚指紋也不留下。
  半是漫不經心地掃視現場,布魯托卻突然不由自主地頓了一下。
  「……嗯?」
  他花了幾秒才找到那個令自己感到不對勁的東西。
  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塞著一團深色的布料。
  從成色、質料來看,並不是原來就屬於這裡的東西。
  他走上前拎起,上面佈滿大塊的污痕,全是有些發黑的血跡。
  「斗篷?!」
  莫名的焦躁感從心底湧起,心念一動,他拔出腰間的槍枝就往祭壇後面的牆開了一槍。
  碰!
  槍聲在大而近乎密閉的空間迴盪,他閉眼傾聽。
  而外部的走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只是虛掩的門被外頭衝入的屬下撞開。
  「少……少爺!發生什麼事了?!」屬下們略帶緊張的詢問緊接而來。
  猛地回頭,布魯托毫不掩示臉上驟現的兇殘殺意,冷冰冰看著對方。
  「什麼事也沒有。全部都給我滾出去不准進來!」
  「啊……啊……是!」
  面對拎著槍,明顯心情正差的主子,眾人心中更感驚慌。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見主子好端端的沒事,也就趕緊退出去以免掃到颱風尾,順便將門帶上。
  煩躁地抓了抓頭,他大步走向東面的牆,用槍柄輕敲。
  「……有了!這女人到底想怎樣,情報可真是做足了。連我都不知道這裡有密道。」
  抓了個提燈,他沒有一點猶豫便走入牆後的一片黑暗之中。
 
  ……是光嗎?
  呵……這裡怎麼可能會有光呢?
  好像有人在叫我名字……回到家了?
  媽……菲歐拉大人,爸……易先生……薇恩是真的敬愛你們。
  玄穹……其實我真的當你是親哥哥呢。總是對我這麼愛護照顧。
  可惜啊……
  十四歲左右就知道,我大概會嫁你為妻了。
  多麼希望,我們真的是親兄妹。
  『薇恩,妳長大後一定跟母親大人一樣會是個很漂亮的女人的。那時啊,來求娶的人會有花園到大門那~麼多喔!』
  坐在花園的鞦韆上,是九歲的玄穹和七歲的她,在那段最純真而回不去的歲月。
  可惜,她不會像媽……菲歐拉大人,因為自己身上不存在羅倫特家的血緣。
  但此刻她仍強烈地懷念起,那些許久不見的家人。
  「玄……穹。」
 
  「薇恩˙汎,給我搞清楚現實。妳以為妳在叫誰的名字啊?!薇恩!」
  有些氣極敗壞地搖著近乎失去意識的她,布魯托除了感到擔心外,滿滿都是莫名的不爽,平時的優雅全消失無蹤。
  「玄穹……」
  柔軟的唇微顫,吐出的呢喃仍然是那個陌生男人的名字。
  「妳是不是腦袋撞壞啊?我是布魯托!」
  「……」
  薇恩眼神茫然的對著他,聚焦明顯不在他身上,像種透過他注視著某個他無法企及的時空。
  她眼中的星光已經熄滅,彷彿連她的生命之火都逐漸微弱。
  「……媽的。」
  懶得花時間癈話了,他直接捏過那沾染了些許血珠的小巧下巴就直接狠狠吻下去。
  要小狗認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牠記住那個人的感覺和味道。
  撬開她的牙關探入,她的口唇都很乾,體溫卻高出了常態。
  這真的有點不太妙。
  從口袋中翻出一片藥綻,在確定她水囊的水實在是一滴不剩,布魯托直接放入口中咬碎,再次覆上她的唇餵下,用舌引導她吞嚥。
  兩人的鼻息漸漸交融,要不是那苦中帶澀的藥味,他甚至有些享受。
  分開,布魯托不介意她身上的污穢便輕輕將人攬入懷中,試著將自己的溫度傳逹。
  「我最後問一次,我是誰?」
  微微喘著氣,布魯托近乎溫柔地撫著她的面頰,將她些許散亂的髮絲帶到耳後。
  一陣沉默後,微弱的聲音才再次傳來。
 
  「布魯托。」
 





藍兒碎碎念:
這篇終於搞定了
接近一萬的字數,整個想去撞牆
兩人開始有了利益以外的交集......又如何?
人心永遠都不是能預測的(?

節奏感覺有點過快,我會用點方法往下拉
希望大家喜歡這次的作品OWO


ps.
我的文章是手稿請人家代打字的
結果對方常不按稿子打,喜歡多加或更改標點符號還有自行段落結合啥的,甚至奇怪的錯字
有時會造成語句意境感覺不同和性格角色些微偏差((真得很煩欸......
我到現在重審四五遍了竟然還找的到一堆錯誤= =
但她好心幫忙我又不好意思說什麼......

只能再這邊先跟支持者們說聲sor了
不好意思
之後我會盡量把問題全部修正完畢
謝謝喜歡這篇作品的讀者們

相關作品:

薇恩到比爾吉沃特之前--【LOL】朋友
關於到比爾吉沃特之前的皮爾托福邊境--【LOL】母親節賀文
薇恩的身世與回到瓦羅然之後--【LOL】繼承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107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league of legends||好運姐|剛普朗克|布魯托|薇恩|比爾吉沃特

留言共 4 篇留言

Keymind
這篇……很精彩。

我通常不說比較普遍的部分、例如最後那一段讓人看了心癢癢的地方XD因為一定會有人為此歡呼~我就不用加入了~

節奏上我覺得還可以,當然有些地方我有重複看了幾次確認我得知的情報是一樣的。

整個設定都超乎預料的讚,我看的有些入迷。布魯托那狂野放縱與冷靜睿智讓人非常喜愛,完整又有畫面!一萬字也是最猛的了~加油、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了!

06-04 04:22

藍兒
真的@@
超鬆一口氣的欸@W@

我會努力把文寫好的,希望不會崩掉((握拳
另外,您好像有從故事中情蒐猜測的嗜好((歪頭

我也喜歡布魯托((笑06-04 18:59
Keymind
情蒐嗎?XD 畢竟我當初寫斯溫與勒布朗的時候,我時常寫政治操作以及戰略思考還有感情矛盾,我很習慣邊看邊思考,像你的文章我看了快兩小時才看完,我看文章是非常非常細嚼慢嚥的~

當然,是因為這本身我就覺得挺精采的

06-04 19:36

藍兒
您.....您還真是有時間阿((汗
((後退三步
小的真是超榮幸的

政治操作以及戰略思考什麼的,缺根筋的我真的要弄很久
能寫出斯溫與勒布朗那樣我是真的超佩服的@W@


所以......名字咧((伸手
((被拍回去06-04 19:45
藍兒
我的文章是手稿請人家代打字的
結果對方常不按稿子打,喜歡多加或更改標點符號還有自行段落結合啥的
有時會造成語句意境感覺不同和性格角色些微偏差((真得很煩欸......
我到現在重審四五遍了竟然還找的到一堆錯誤= =
但她好心幫忙我又不好意思說什麼......

只能再這邊先跟你這支持者說聲sor了
不好意思06-05 04:32
赤足夜遊者
我有點看不是很懂,前半為什麼恩薇玩完牌出去之後外面被布魯托的部下弄死一堆人。有什麼理由嗎?還是我漏了什麼?

02-28 17:43

藍兒
算是布魯托策劃的,一方面清理仇敵,一方面要留下薇恩陪他玩遊戲。03-01 01:57
赤足夜遊者
是外面剛好有仇敵嗎?

03-02 23:40

藍兒
一起被找來的,打了時間差。03-03 07: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levia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打LOL日記(無聊閒談歡... 後一篇:【LOL】端午節快樂 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禁。止。盜。文。 (2)

《給我遇到的那個 最好的你》 (10)

憶夢錄 (19)

《萊維亞與藍》 (8)

天空塚 同人 (2)

特傳同人 (9)
亂點特傳鴛鴦譜(玥瀾系列) (9)

【LOL】美圖分享 (2)

超時空要塞Δ (6)

【神座星系系列】(原創) (5)
世界觀設定 (6)
角色設定 (12)
《神元紀年:相繫永生》 (5)
  └《幻想曲Fantasia》 (21)
  └《宣敘調Recitative》 (0)
  └《終樂章Finale》 (0)
《臣凰》(連載中) (3)
《雙生契》 (1)
《渾沌散記》 (10)
《火炎散記》 (3)
《風凝散記》 (1)
《黑暗散記》 (1)
《水澤散記》 (1)

【黑暗系】《罪論邪說》 (4)

《思念無際愛透心扉》 (11)

《被妖魔寵眷的孩子》 (2)

【類黑暗系】《幽界錄》 (9)

《全職高手》 (11)
【翔非】這個殺手不太冷 (9)
【翔非】紅心A(ABO) (3)

《獵人》 (4)

League of Legends (13)
【LOL繪圖、作品】 (20)
打LOL日記 (58)
打LOL回憶錄(含 我那些隊友) (33)
LOL同人 (23)
多CP同人 (53)
多CP極短篇 (6)
【汎】無題 (6)
【塔隆x伊瑞莉雅】七日情人 (完) (9)
汎與菲歐拉(GL) (3)
【弗雷爾卓德】凜冬系列 (3)
【菲歐拉】關於重做 (7)
【劫X阿卡莉】 (4)
【克黎思妲】(完) (4)
When My Time Stop (9)
【赫克林X克黎思妲】紅塵前後 (3)
IG戰寵 (3)

LOL子世代時空 (13)
子世代系列 (37)
【弗洛兒】我的伊卡西亞公主(連載中) (6)
【布魯托X薇恩】 (1)
  └第一季.缺口(完結) (8)
  └第二季.那一年的哈洛威(完結) (12)
《銀美人》 (41)

【LOL】故事、資料庫(備份) (10)

LOFTER相關 (3)

【我家魚塘】 (2)

《歡迎光臨魔王城》 (3)

《一個遺憾》 (3)

未分類 (127)

nick60412大家
新手電繪!想找交流的夥伴!也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