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緹亞的異界冒險】第三章 契約

作者:亞可妮絲│2016-05-25 19:49:25│贊助:0│人氣:44
  決定名字後,兩人沒有在墓穴逗留,赫爾便抱著緹亞來到了地面上,一方面是身為人類的赫爾不適合在燃燒油燈的密閉空間中久待,一方面也是因為緹亞被困在棺材裡面太久了,迫不及待地想要呼吸新鮮空氣。
  重新見到夜空,緹亞不禁產生一種浩劫重生的感覺。
  值得一提的是,艾薇兒的墓穴坐落在荒野某處,周圍沒有任何明顯的標的物,並且出口相當隱蔽,要不是赫爾細心加好運也不會發現,無怪乎在少年之前一直沒有人光顧。雖然以艾薇兒的身份居然葬在這種地方多少有些奇怪,但也因此兩人才能夠相遇。
  「眼睛好一點了嗎?」赫爾問道。
  「還是……不太能張開,今晚的月亮太亮了。」緹亞回答。
  從陪葬品和墓穴的損壞情況,以及少年所知道關於肯亞王國的資訊,倆人判斷緹亞被困在地下墓穴中至少超過百年了,即便出於某種尚未明瞭的原因,緹亞的身體並未腐敗,但是各方面的機能卻是退化得厲害,這點主要體現在視覺和肢體動作上。
  緹亞倒不是不能睜開眼睛,而是光線會對她的眼睛造成很大負擔,這點只能花時間慢慢適應,肢體動作也是同理,需要從頭開始復健。
  「慢慢來,總會好的。」赫爾輕拍緹亞的小臉,柔聲安慰。
  「唔嗯。」緹亞揉揉眼睛,緊接著感受到赫爾重新開始行走,沒有詢問少年的目的,她信任他。
  一邊移動,兩人一邊分享彼此的資訊,緹亞對少年的認識幾乎是一片空白,而赫爾對小蘿莉仍有許多不瞭解的地方。
  「赫爾才十三歲?成年了嗎?」緹亞靠在赫爾的胸口上懶洋洋地問道,雖然曾經提議少年改抱為背以減少他的負擔,但是赫爾擔心她四肢乏力可能造成危險,因此回絕了,反正小蘿莉身嬌體柔,抱著也不吃力。
  「快十四,十四就成年了。不過,按照帕德公國這邊的習俗,成年禮是以家庭為單位各自舉辦的,除此之外,成年的概念更像是一種紀念,無論是法律還是工作,成年與否都沒有實質性的影響。」除了回應緹亞的問題,赫爾還會詳細解釋了當地的風俗民情,為小蘿莉惡補常識。「緹亞呢?」
  「享年十歲,成年一半……不,四分之一吧!」身為女性,緹亞卻絲毫不避諱自己的年齡,甚至還開起了玩笑。
  「四分之一?怎麼說?」赫爾聽到享年一詞只覺得好笑,倒是成年居然還有帶分數的,更令他感到好奇。
  「剛剛有說過,肯亞王室曾經和精靈聯姻,因此後代各個都是半精靈。」雖然仍閉著眼睛,緹亞仍將小臉轉向赫爾,解釋道:「因為血統的關係,分別會迎來兩次不同意義的成年,至少肯亞王室是這麼辦的:第一次是在十歲的時候,靈魂已經穩定,可以繼承精靈先祖的力量,會辦儀式和第一次成年禮;第二次成年禮,則是在身體發育完全、停止成長後舉辦,因為每個人的精靈血脈濃度不同,所以迎接第二次成年的年紀也不一樣,平均在二十到三十歲之間。」
  成年兩次的習俗來是依著半精靈的生長速度來的,因為混血的緣故,半精靈的外表成長速度較普通人類要慢一些,這也是緹亞的外表較死亡年齡更年幼一點的原因。
  赫爾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王族秘聞,感到十分新奇,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緹亞生前正好是十歲,而且她說自己只成年了四分之一……
  小蘿莉敏銳地補捉到少年的變化,沒有隱瞞坦言相告:「我被刺殺的當天,正好是十歲生日,也是繼承精靈先祖力量的日子,儀式沒能完成,所以第一次的成年不能算數。」
  「抱歉……」赫爾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所以說不用道歉啦!我完全沒有把那些事放在心上。」相比於少年的耿耿於懷,反倒是緹亞這個當事者要看開的多。
  「對了,剛剛說到一半的,我是初級盜賊,目前沒有隸屬單位。」為了避免繼續剛才的話題,赫爾生生轉變話鋒,繼續向緹亞自我介紹道。
  「初級……盜賊?」不知為何,緹亞變得興緻勃勃:「所以赫爾是冒險者啊?」
  「咦?妳也知道盜賊和冒險者啊?」赫爾稍感意外。
  「拜託,盜賊是基礎軍種,冒險者更是幾千年前就有了,誰不知道啊?」居然鄙視自己的智商,緹亞怒!
  「抱歉抱歉,我以為妳不大有機會和這類人接觸嘛!」赫爾趕忙賠笑,詢問緹亞是從哪裡聽到這些名詞的。
  冒險者,顧名思義,指的是一群依仗武力,從事一些危險工作的傢伙,可能是狩獵魔獸取得材料,也可能是進行末開發地帶的探索委託,甚至一些法律邊的活兒,工作內容五花八門,成員自然也是三教九流。
  相比於冒險者,盜賊職業的背景就更複雜了。
  這個世界最早是諸族混雜,直到後來發生百族戰爭,人類才漸漸掘起,在那個年代還沒有盜賊職業,而是由主打索敵、隱暱、追縱和情報處理一類技能的斥候在戰場上活躍著,直到後來,人類成為大陸霸主,大規模戰爭淡出歷史舞台,斥候體系不再重視情資,相對地增加了輕武器訓練、陷阱和各種適合小規模戰鬥的技能,以另一種風格流傳下來,最終被定名為盜賊。
  在赫爾想來,尊貴嬌嫩的小公主怎麼也不會和這類人產生交集。
  「要那麼說也沒錯啦,但你忘了考慮冒險者公會了吧?」緹亞沒好氣地應道。
  冒險者公會,同樣也是能追溯到種族戰爭時代的古老組織,成立時間僅次於教庭,規模則是毫不遜色,除了接受和發佈委託的基礎功能,由於它的便利性,吸引了大量的冒險者,甚至許多平民也會在裡面註冊,以享受公會提供的服務和福利。
  赫爾同樣是冒險者公會的成員,但他所不知道的是,冒險者公會擁有的大量資訊,對於國家管理有著巨大的幫助,尤其公會的主要服務對象,恰恰是最難以掌握人口流動的冒險者,早在艾薇兒出世的幾百年前,國家機關與冒險者公會的互助合作便已經發展出了成熟體系。
  赫爾所屬的位置,自然是冒險者公會的底層,第一次聽到以國家層度的角度來看待公會,令他感到十分新鮮,同時也沒忘記另一個問題:「好吧,妳知道冒險者的原因我是明白了,那盜賊呢?」
  「那還用說嗎?」緹亞理直氣狀地答道:「沒給盜賊偷過幾條內褲,還算什麼公主啊?」
  赫爾一個趔趄,差點沒跌倒,前輩盜賊們還真是長臉啊!
  「開玩笑的啦,人家從來沒被偷過內褲的。」感受到赫爾的動搖,緹亞連忙笑嘻嘻地澄清道。
  聞言赫爾是哭笑不得,從墓穴裡相處的那會兒他就感覺到了,作為一個前公主,小蘿莉實在是太……不懂得矜持了。
  彷彿是要證實這個推測,緹亞抬起脖子,附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因為啊,人家從來不穿內褲的喔?啾咪~」
  啾咪個頭啦!赫爾終於是忍無可忍,賞了緹亞一記暴栗。
  一路打鬧著,最後緹亞被赫爾帶到一條小溪旁,用精神力一掃,發現雖然已經被掩蓋起來,但是地上曾有過營火的痕跡。隨後赫爾將緹亞放下,從隱蔽處取出毛毯和鍋碗雜物,小蘿莉立刻明白了這裡是少年的據點。
  「還沒對抗全世界,就先準備亡命荒野了?」緹亞笑,沒心沒肺的樣子。
  赫爾也笑了,把皮甲卸下後,再次抱起緹亞步入小溪裡:「我沒有家人,又不習慣人群,乾脆就一個人在外面呆著了。」
  喲~看不出來你還是荒野一匹狼啊?原本緹亞想要這麼調笑赫爾的,話到嘴邊終歸是咽了下去,摩蹭著少年,安慰道:「現在有我了。」
  感受著髮絲在胸前輕撓,少年不知該如何回應。
  短暫的沉默過後,赫爾摸摸緹亞的頭,抱著她坐入水中,除去衣物,開始為小蘿莉清洗身體,兩人在地下墓穴中待了一陣,身上都髒得很,而緹亞四肢乏力、生活不能自理,只好由他代勞了。
  感受著赫爾的體溫,緹亞扭動著身體,整個人蹭入赫爾懷中,撒嬌的更用力了,她當然猜的出,少年把自己生活不能自理那番話給當真了,不過卻沒有半分解釋的意思,而是放鬆肢體,將全身交給了少年,享受--被他撫摸的感覺。
  不帶顏色,也沒有更進一步的打算,緹亞就是單單純純地享受著被他觸碰,這讓她確實感受到自己活在這個世界、這個時代,活在這裡。
  心裡回蕩著小小的感動與感謝之情,緹亞抓起赫爾的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聽,在跳喲?」
  ………………
  簡單的清洗過後,赫爾沒有穿上皮甲,直接打著赤膊升起營火,裝了一鍋水架在火堆旁加熱,又從行囊中取出半塊麵包、一條肉乾和些許調味料,這才坐到了一臉期待的緹亞身旁,撿了兩根樹枝,用小刀將上頭的分岔削去。
  「你會做飯啊?」緹亞看著赫爾忙東忙西,很感興趣的樣子。
  「畢竟一個人生活,什麼都要會一點嘛!」赫爾隨口答道,視線卻不敢往緹亞的方向亂瞟,因為小蘿莉現在還是一絲不掛的。
  原本那件衣服,在兩人清理身體的時候也順便清洗了,還在晾著、未乾,沒有可以代替的衣物,緹亞也不願意穿著皮甲,索性就坦蕩蕩了。
  赫爾對緹亞的認識還不全面,不過有一點倒是挺正確的,跟一般女性相比,小蘿莉幾乎沒啥羞恥心……因為她的根源是無數靈魂的集合體,在那當中無智的動植物甚至非生命佔了絕大多數,構成緹亞人格的基礎價值觀也深受影響--猴子沒穿衣服,被猩猩給看到了,猴子會感到害羞嗎?差不多的道理了,在赫爾面前,緹亞根本不會興起遮掩身體的意圖,反倒是受世俗觀念影響的少年,單方面地在意個沒完。
  好在緹亞的外表只是個小孩子,身材前平後扁沒有半點可取之處,赫爾才能坐懷不亂。
  削好樹枝後,赫爾將麵包串在上頭,利用營火將表面烤到微焦,把肉片盡可能地撕成小塊,丟入滾開的水中,待到肉香飄出,加點麵粉勾芡,再灑上些許胡椒鹽巴調味,最後將麵包切丁裝點,一鍋香噴噴的肉湯就完成了。
  雖然可以做出更有飽足感的食物,但赫爾多多少少懂得一些粗淺的醫理,曉得久未進食的人不能一口氣吃得太多太飽,所以才做了這碗肉湯,他要慢慢地幫緹亞調理身體。
  進食依舊是由少年給小蘿莉代勞,畢竟緹亞四肢乏力的症狀確實存在,而肉湯滾燙,萬一打翻了後果不堪設想,不過,就在赫爾用湯匙舀了一口湯,吹涼、遞到緹亞嘴邊,她正要一口含住時,少年卻又將湯匙抽了回來。
  雖然小蘿莉還閉著眼,但是赫爾完全可以想像得出眼皮子底下那幽怨的目光,不禁有些尷尬,解釋道:「不、不是啦,我剛剛想到,妳可以進食了嗎?」
  這是赫爾忽然發現的問題,長期間的幽閉,帶給緹亞的不會只有視覺和肢體方面的問題,雖然肉湯已經盡可能做得清淡了,但是緹亞的胃能負荷嗎?
  緹亞原本上肩前傾、兩手撐地,一副隨時都要撲上來的樣子,聽到少年的提問也是一愣,歪著頭,像是想要說些什麼,朱唇微顫--接著身體猛然前探,敏捷得像貓咪撲擊老鼠似的,一口將湯匙咬在嘴裡,動作之快,以赫爾的速度都沒能反應過來。
  居然是假動作嘛--看來小蘿莉是非吃這個肉湯不可。
  湯匙都被咬住了,赫爾也沒辦法,只得小心翼翼地拉高握柄,將肉湯留在緹亞嘴裡,再緩緩抽出湯匙以免磕著緹亞,沒想到她吐著小粉舌,像小貓一樣把湯匙上的湯汁舔乾淨,這才意猶未盡地回應道:「進食沒有問題了喲~」
  說著身體沒問題,小蘿莉臉上的表情卻是東西很好吃,赫爾都不知道該說點啥……
  就在這個時候,緹亞的肚子忽然傳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真的沒有問題嗎?」赫爾仍免不了擔心。
  「完全沒有問題唷?」緹亞低下頭,兩手壓著小肚皮,答道:「當初在棺材裡,初步能控制身體的時候,我就想辦法讓消化系統暫停運作了,現在只是重新啟動而已喲?」
  「欸?半精靈可以做到那種事的嗎?」赫爾訝然,不過手上的動作不停,繼續舀湯、吹涼,給緹亞餵食。
  「啊~呣!」緹亞開開心心地咽下肉湯,這才解釋道:「跟半精靈沒有關係,這個能力是死亡以後才獲得的喲?」
  「是、是嗎?亡靈真是一種奇特的生物呢……」
  「也不能算作是生物吧?」
  「呃,也是啦,不過還好獲得了這個能力,不然就麻煩了呢……」赫爾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有些感慨。
  「麻煩?為什……喔,你是說那個呀?」一開始,緹亞還有此不明所以,但是在通譯的作用之下,很快便捕捉到了少年的弦外之音。同樣的問題,受困棺材時她也曾一度思考過:三急,在這一點上,亡靈體質的確幫了大忙,不過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同樣不容忽視。
  「剛剛有說過,我是在成年禮上死掉的……成年禮併著繼承儀式舉行,按照傳統需要齋戒和淨身,以此放空身心:儀式前的一個禮拜只能喝水、不能進食,以免接受先祖力量的過程中產生意外。」緹亞平靜地說道。
  將近一個禮拜的絕食,聽上去很不可思議,但是半精靈的耐飢能力要比普通人類強些,而實際執行的過程中,另有王族代代相傳秘法守護,因此並沒有那麼危險,按照艾薇兒的記憶,還未有人因為這項傳統發生危險。
  雖然遭到刺殺、繼承儀式被迫中止,小公主白白絕食了,但也托了這項傳統的福,緹亞乾淨清爽地渡過了棺材中的日子,否則現在可能要多壞一個鼻子了。
  講述過往的時候,緹亞總是平平淡淡地,可是赫爾不行,他完全無法想像,小蘿莉究竟是如何渡過那又黑又窄又冷又餓的幾十幾百年而不發瘋的,一想到這裡,他的心都快要皺了,情不自禁地將緹亞攬入懷裡。
  感受到溫熱的液體滴落在身上,居然在為自己流淚嗎?緹亞心裡暖暖的,柔聲說道:「沒事的喔,我是亡靈,我不會死,我很堅強的喲!」
  赫爾不說話,連湯鍋都放下了,兩手緊緊抱住緹亞,或許她不需要憐憫,但少年就是止不住地心疼,他已經暗暗下定決心,以後就由自己來填飽緹亞肚子、帶給緹亞溫暖,成為她的臂膀、讓她能夠依靠--
  「再這樣下去的話?湯就要涼掉了喔?」
  這話說的,多破壞氣份啊!少年差點沒被嗆著了,可是當他稍稍鬆手後,卻發現懷中的緹亞臉蛋紅紅的,感受到他的視線後,更是撇過了頭……赫爾訝然,緹亞居然也會感到害羞嗎?
  「笨、笨蛋!」藉由靈魂寶珠力量發動的通譯,是了不起的魔法,即便赫爾沒有將想法化作語言,緹亞也能透過少年強烈的情感明白他的意思,他是真真切切地想要守護自己……
  魚的體溫很低,如果被人的手直接觸碰,很容易就會因為溫差而燙傷--緹亞不是魚,但是被這個不怎麼厚實卻那麼溫暖的臂膀環抱著,她仍覺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
  「赫爾,我有話要說。」分食完肉湯後,緹亞的情緒也平覆了許多,不再依偎在赫爾懷裡,而是正坐在少年對面,小身板挺得筆直,罕見地露出認真的表情。
  「是,請說。」受到緹亞感染,赫爾不知不覺地用上了敬語。
  「在你決定對我負責的時候,我曾經提出兩項阻力,你還記得吧?」緹亞一邊說著,一邊舉起左手比了個二。
  『決定對我負責……』即便明知不合時宜,從緹亞口中聽到自己曾說過的帥話,讓赫爾感到有些害羞,不過他仍點了點頭:「瘟疫,教庭。」
  當時赫爾順著氣氛告訴緹亞總有辦法解決,但是具體如何著手,他也實在是沒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其實,那只是我在試探你而已,那兩個問題--其實都不成問題。」
  「真的嗎!?」
  說到不成問題時,緹亞本想維持著雲淡風輕,奈何一看到赫爾瞪大眼睛的樣子,她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笑就裝不住了,腰軟了手彎了眼神也酥了,身體前傾拉過赫爾的手,覆蓋在自己的大腿上,問道:「你覺得人家的身體怎麼樣?」
  這個,好像不管怎麼回答都是自堀墳墓啊?小蘿莉可還光著身子呢!赫爾眼觀鼻鼻觀心:「咱們還是來說正事吧!」
  「就是在說正事啊?」緹亞不依不饒,抓著赫爾的手一路移動,從腿部摸到了肚皮。
  「這是哪門子的正事啊……」赫爾抽回手,做出暴栗的手勢,示意緹亞別玩了,但沒真的敲下去。
  沒想到,緹亞居然噘起嘴巴,語氣帶著些許數落:「人家的意思是,人家的身體跟你認知的亡靈比起來怎麼樣單?」
  原來是那個意思嗎!?赫爾盯著緹亞看了一會兒,片刻後篤定了,剛才的問題根本就是故意挖的坑……因此他也不客氣,雙手貼上小蘿莉的臉蛋,捏:「很軟、很嫩、很Q。」
  在墓穴那會兒赫爾就感覺到了,小蘿莉的臉蛋冰涼光滑富有彈性,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唔,連他都開始不正經了,一定是緹亞害的。
  緹亞瞇起了眼睛,輕蹭了兩下赫爾的手,反正她也不期望得到什麼正經答案:「一~點都不像亡靈對吧?」
  「啊……」赫爾聞言一愣,隱隱約約把握到了什麼。
  「亡靈……嚴格來說不是一個種族,而是一種泛稱,幽靈、骷髏、僵屍通通都能算作是亡靈;即便外觀雷同的亡靈,因為成因的差異,生態也不一樣。」緹亞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如果成因是生前殘留怨念,成形後的亡靈通常富有攻擊性;因為瘟疫死亡的屍體,很容易成為新的病源體;至於魔法催生的亡靈,更是會因為施法者的能力和目的,產生各種不同的變化……」
  緹亞還沒說完,赫爾便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兩項阻力中的瘟疫,雖然常常出現在亡靈身上,卻並非必然。
  瘟疫的成因不外兩類,一是魔法和詛咒,二是細菌和病毒,前者需依個案論處,後者則是肉體腐敗引發的副作用,再結合緹亞的情況……赫爾可是給她洗過澡的,他可以打包票,至少外觀上找不到半點腐爛的地方,水嫩清透漂亮得很呢!
  「也就是說,妳不會產生瘟疫囉?」赫爾吁了口氣,如此一來,確實就像緹亞說的根本不成問題,不過他同時也產生了新的疑問:「讓妳變成亡靈的原因是什麼啊?」
  「可能是某個寶物造成的,不過那東西在我生前就損毀了,所以我知道的也不多。」緹亞實話實說,靈魂寶珠來歷莫名,從沒有持有者能夠破解它的秘密,她只能猜測自己的現狀與寶珠有關,細節就無從理解了……
  停頓一下,緹亞忽然對少年說道:「謝謝你。」
  緹亞不會產生瘟疫,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事情,在公開這項資訊前,對赫爾來說存在被感染的風險,即便如此他仍願意給出承諾……這就是緹亞感道謝的原因了。
  小蘿莉的道謝突兀且不明不白,但是因為通譯的關係,赫爾能夠約略明白她的想法,不禁感到不好意思,其實他根本沒想過這件事……
  道過謝後,緹亞掙脫了赫爾的手,表情再次變得認真:「第二項阻力,要麻煩一點。」
  緹亞正色,赫爾也不禁肅容,確實,即便帶源瘟疫,也不是沒有解決方法,封印、淨化、隔離……了不的就是找個偏僻地方隱居,沒人會特地來找麻煩,但是萬一亡靈的身份被別人知道了,可就沒辦法指望那些狂信者會善罷甘休了。
  「赫爾是教庭的成員嗎?應該不是吧?」緹亞問道。
  「我是孤兒,小時候受過地方教會的接濟,也曾經受洗,算是半個教會的成員,不過我主要信仰的是風神,但那是因為盜賊的關係,風神是盜賊的守護神。」說到這裡,赫爾頓了一頓,又道:「只是我連風神的教義都背不熟,更不要說教會那邊了……妳呢?」
  「我是亡靈,信什麼神啊?」不論有無信仰,構成緹亞的靈魂超過九成九都在其他世界,小蘿莉自然不會是這個世界神祇的信徒,因此她隨意找了個藉口敷衍過去:「六神當中,只有教庭是真正要對付亡靈的……現在還有六神信仰的說法嗎?」
  「有,不過有的人說是五神,也有列入自然女神、慾望女神等的七神八神的說法。」和緹亞的對話,總是時不時跑題,不過赫爾知道,那是她在確認生前和現今因年代不同而產生的常識差異,不過在核對這些常識的過程中,他也能聽到許多秘聞,倒也是挺有趣的。
  所謂六神,指的是被最多人信仰的六位神祇,分別是對應四大元素的風水火地四神、召喚師信仰的獸神,以及教庭所信仰的光明神。其中,四神除了代表四大元素,還分別擁有其他的職能,比如說火神象徵著靈性、熱情和戰鬥,因此是戰士的守護神,同時也掌管戰爭和愛情,其他三神也是如此,在人類社會中處處可以見到四神的影子;相比之下,獸神要單純的多,只與召喚師有關,偶爾依據情況還會被省略,這才產生了五神的說法。
  風水火地四神和獸神之所以被重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祂們代表了各行各業的守護神,教義鬆散,也幾乎沒有什麼宗教活動;相比之下,教庭信奉的光明神就是真正的信仰了,教義具體、經典繁多,信徒遍佈大陸,超過五成人類信仰,九成城鎮設有教會,甚至還有亞人舉族信仰光明神,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光明教庭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勢力,完全不是其他五神的規模可以比擬。
  單以信徒數量而言,光明神一家就可以比擬其他五神的總和……不過這個數據本身並沒有什麼意義,因為六神皆非一神論派,並不禁止信徒信奉其他神祇,便如赫爾,雖然信仰風神,但是在教會那邊也是有名份的,對待他神的信徒或無神論者,教庭的態度一向十分寬鬆。
  然而,教庭的宗教裁判所和光明騎士團可不是擺設,信仰的寬鬆只是對一般人而言,教庭也有絕不放過的異端、無可赦免的神敵,比如惡魔,比如德魯伊,再比如……亡靈。
  以教庭的勢力和實力,赫爾還願意『包庇』緹亞,已經不是勇氣可嘉能形容的了,少年的心裡實在沒底,也不知道緹亞究竟憑什麼把和教庭敵對當作小麻煩的……
  緹亞是真不把教庭放在心上,語氣輕鬆依舊:「你知道為什麼其他五神都不理會亡靈,唯獨教庭抓著不放嗎?」
  「嗯?」赫爾從沒想過這個問題,憑直覺回答道:「因為五神的信徒沒有教庭那樣的人力?」
  「不對,與那無關……這麼說好了,你認為教庭是基於什麼理由緝捕亡靈的呢?」緹亞搖了搖頭。
  「因為亡靈會攻擊人類?」明知不可能是這麼單純的原因,但赫爾暫時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因為教義,」緹亞不再賣關子,直接給出了答案:「光明神信仰中,一切生靈死亡後,都必須進入永眠,直到世界末日的到來……亡靈的存在違反了這條教義,因此必須遭到清肅。」
  「這算什麼理由!」赫爾下意識地提高了音量:「這也太沒道理了吧?」
  「信仰這種東西有時候就是這麼沒道理,不過教庭也有苦衷……嗯,這個比較複雜,以後有機會再說。」緹亞總算沒有再次跑題,先安撫赫爾冷靜下來,接著說道:「如果發現亡靈,一律肅清--這是六百年前的規矩。」
  「六百年前?所以現在做法不同囉?」
  「你聽過羅肯大主教嗎?」
  赫爾搖頭,別說什麼大主教了,他連當今教皇姓字名誰都不曉得。
  緹亞並不意外,少不得又是一番科普,羅肯是六百年前的人物了,有著《光明神使》的稱號,追封紅衣大主教,教庭主戰職業聖靈使者的祖師爺,教庭成立以來最重要的改革者,還有人類使上最偉大的……亡靈法師。
  「亡靈法師!?」赫爾懷疑自己聽錯了。
  「就是亡靈法師。」緹亞帶笑,點頭、重複。
  亡靈魔法的本義,並非召喚亡靈而是通靈,是用來和死者對話的魔法。出於一次偶然,羅肯大主教接觸到了亡靈魔法,而大主教又是一個喜歡嘗試和創新的老人,這類人大多敢於冒險,羅肯偷偷研究起了亡靈魔法,並且藉其與亡靈溝通,漸漸地,他對當時教庭的做法產生了懷疑。
  八百年前的教庭,對於亡靈一向是暴力淨化,除了教義,也有亡靈具有攻擊性的原因在內,但並非所有的亡靈都是如此,有些亡靈單純善良,無法安息的理由僅僅是一件芝麻綠豆小事:欠某人一句道歉、一本書的結局、又或者是一封沒能寄出的信……
  羅肯以為,協助這些亡靈完成生前遺願,讓它們獲得安息,才是真正符合光明神教義的做法,敢於冒險的人通常也大膽,羅肯找到自認為正確的路,便動手做了……偷偷摸摸地做,傾聽亡靈的聲音,完成它們的遺願,讓死者能夠真正安息……
  奈何,亡靈魔法的事情最終還是敗露了,大主教被綁上了火刑柱,就在動刑的前一刻,忽然湧出數以千計的亡靈,將刑場團團包圍,它過都是過去受到大主教幫助的亡靈,回歸是為報恩、也是為引導,就在它們唱頌的聖歌中,大天使降臨到羅肯身前,親口承認他對光明神的虔誠,教他引導進了天堂……
  赫爾聽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編的?」
  緹亞噘嘴:「真的。」
  赫爾還有些不踏實,羅肯的確是不得了的人物,但在今天之前,他卻從未聽說過大主教的名頭。
  「我可以確信,這是實際發生過的事。」緹亞信誓旦旦:「至於你沒聽說過……這是我的推測,畢竟那個年代的亡靈法師聲名狼歲,而且就算羅肯的行為受到大天使認可,當時的教庭也無法立刻公開真相,因為那是對他們過往做法的否定,會直接影響到基層信眾的穩定,所以就隱瞞了事實……再說,不對外公開的,只是羅肯的事跡,他的傳承還是有好好的保存下來,發揚光大。」
  說到這裡,緹亞露出一絲笑意:「不要告訴我,你沒聽說過聖靈使團?」
  「啊?那個是羅肯的傳承?」赫爾訝然,隨即想起,剛才緹亞介紹羅肯的時候,確實說過大主教是聖靈使者的祖師爺。
  聖靈使團頂頂大名,赫爾當然聽說過,那可是規模堪比光明騎士團的武裝勢力,據說聖靈使者精通降靈術,可以召喚聖靈附體,戰力相比騎士團成員也毫不遜色……「難道說,降靈術就是亡靈魔法?聖靈使者其實是亡靈法師?」
  緹亞笑吟吟地,點頭。
  連大天使都下凡肯定羅肯的所作所為,教庭也不得不重新審視對待亡靈的方針,不再強制性地消滅,並且指派專人負責,這就是聖靈使者的前身。
  赫爾總算是恍然大悟,教庭本身就會對亡靈網開一面,難怪緹亞一點也不擔心,不過少年還有些許疑問:「那麼,聖靈使者又是怎麼對待亡靈的呢?」
  「按照羅肯的路子唄!」緹亞回答:「有遺願的亡靈,就幫它們完成遺願、讓它們安息;各別特殊的亡靈,比如說擅長戰鬥的、擁有特殊技藝的,也可能會被『招安』成為聖靈;兩者都做不到的話,才會考慮淨化的手段。」
  「也就是說,要為妳找一個聖靈使者囉?」赫爾的語氣有些落默,原來緹亞並不需要他?
  「怎麼可能呢?」緹亞兩手平舉,食指伸出指著少年:「當然是由你來當我的聖靈使者啦!」
  「我?」赫爾不可思議地看著緹亞白嫩的手指,彷彿上面能變出一躲花來:「可是,我不是聖靈使者啊?」
  「笨,你不是,可以當嘛!」四肢乏力,緹亞的手沒舉一會兒就放下來了,不過她依然笑得開心:「你知道,為什麼光明騎士團歷史悠久,旗下成員有天賦有背景,聖靈使團卻能在短短六百年間發展到能夠和騎士團分庭抗禮嗎?」
  是問,但是緹亞也不用赫爾回答:「因為聖靈使者這個職業,除了使役聖靈,最重要的特色就是,體系下的所有技能統統不看天賦,完全依靠外力掌握,哪怕智商只有九,也能成為優秀的聖靈使者!」
  赫爾聽得一愣一愣的,問道:「所以,我先去做聖靈使者的修煉?」
  「沒必要,你不用真的去當聖靈使者。」緹亞一揮手,空氣中浮現點點螢光,在兩人之間組成了數行文字。
  赫爾不認得這種字體,但是也不用他認得,看到文字的瞬間他便理解了其中蘊含的意思,語氣中難掩訝異:「這是……契約?召喚契約?」
  契約,是獸神賜與人類的魔法,也是祂所掌管的唯一權能,由於是神賜魔法,不容任何欺瞞與反悔,因此被廣泛使用在各種領域;而此時緹亞擬出的,則是召喚師用來與魔獸簽訂、藉此使役魔獸的特化契約。
  「沒有錯,這就是聖靈使者管理聖靈的方法,剛剛說過了,聖靈使者並不要求天賦,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訂下契約,讓我成為你的聖靈,再去教會登記報備就可以了。」解釋完畢,緹亞忽然變得嬉皮笑臉:「來喲!少年,和我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啊呸,成為聖靈使者吧!」
  一時間得知道許多訊息,赫爾只覺得腦袋有些發脹,先做了一個深呼吸,隨後也不急著確認契約,而是望住了緹亞,小蘿莉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在火光的照耀下一閃一閃的,滿臉希翼,猶豫了一會兒,他還是問道:「妳知道得太多了吧?」
  倒不是不相信緹亞,如果是為了騙他簽下契約,根本用不著編出這麼複雜又容易拆穿的謊言,更何況神賜魔法也不是說笑的,作為提出契約的一方,緹亞如果有任何隱瞞,立刻就會遭到反噬……只是以小蘿莉的出身背景,赫爾想不明白為何她會瞭解得這麼多?這麼詳細?
  「呣,單純只是因為對聖靈使者有興趣而已啦!」不知為何,緹亞的眼神開始遊移了起來。
  明明身負精靈先祖的傳承,卻想要成為聖靈使者?還是有其他原因?赫爾不知道,但是他對自己的眼光還是有自信的,緹亞對他不存惡意,更重要的是,雖然有些自私,但這是能夠將她留在身邊的唯一方法,他沒有拒絕的選項。
  「好吧。」得到赫爾的答覆,緹亞忍不住地歡呼,令少年不禁莞爾:「不過,這裡是不是要改一改?」
  他已經粗略地掃過契約了,大致上沒有什麼問題,不過這最後一條……「乙方(緹亞)必須稱呼甲方(赫爾)為歐尼醬……只有這個還是請饒了我吧?」
  緹亞眨眨眼:「那……把拔?」
  「不,這個更糟吧?」
  「親愛的?相公?夫君?」
  「會被抹殺的,我的社會價值會被抹殺的!」
  「所以……主人大人?今天要先吃飯?先洗澡?還是要先、吃、我呢?」
  「明明就吃過飯也洗過澡了……等等妳只是想說那句話而已吧!?」
  一番扯皮過後,最後稱呼的方式還是從契約上被刪除了,隨便緹亞怎麼稱呼,小蘿莉無所謂的,其實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條件只有那麼一條。
  最終兩人各自從指尖擠出一滴血,抹在半空中的魔法文字上,成功訂下了契約,完成後的契約,化作一枚半透明的符文,分別印在了緹亞與赫爾的眉心。
  「赫爾,契約、要絕對遵守喔?」
  「好、好~」
  「那,第一條是~」
  「第一條是……」
  「大聲說出來!」
  「嗯,乙方……」
  「不要甲方乙方的,直接說名字~」
  「好嘛,緹亞歸屬……」

  緹亞歸屬赫爾所有,不得轉讓,直到永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014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vitreosit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緹亞的異界冒險】第二章... 後一篇:【緹亞的異界冒險】第四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vinlei613大家
七爺八爺在人間的日常插畫【小七八】系列持續更新,歡迎各位GP追蹤關注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