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小說】高坂穗乃果的消失16

作者:九條寺サイ│2016-05-20 22:33:23│贊助:6│人氣:230

16


 
 
 
海未的好友小鳥要回來了。
 
可是海未卻是一臉奇妙到讓人不禁發笑的詭異表情,這讓人反而有點擔心。
 

「怎麼了,海未?」最後我決定開口詢問。
 

「怎...」海未終於開口了。
 
「怎麼辦,我沒有跟她說穗乃果沒有就讀音乃木坂的事情!」
 

「「「「咦──?」」」」
 

在場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海未,那個萬事都做到最好的海未居然?
 

「不是,那個...因為穗乃果不讀音乃木坂的事情對我打擊太大,所以我就...」
 

海未的表情幾乎要哭出來了,因為這可不得了,至親好友要回國了才知道自己另一個

最要好的朋友居然讀另一間學校,根本不敢想像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啊!
 

「冷,冷靜點,海未,妳趁現在先跟她說吧?」繪里嘴上這麼說,可是她自己也慌張的

結結巴巴的。
 

「大家冷靜點吧。」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正中央,手中拿著塔羅牌。
 
然後希一臉非常認真的模樣看著海未「海未,就讓塔羅牌告訴妳答案吧!」
 

「等一下?」海未驚訝的轉過頭看著希,然後打算衝過去阻止她。
 

「喔喔,審判──哎呀!」
 

希還沒說完就被海未給抓住,一陣混亂之下牌堆四散,兩個人就這樣倒在地上。
 
凜檢到牌之後莫名其妙的做出了希的動作並且開始模仿著希的口吻。
 

「卡片是這麼告訴咱的喵!」
 

「小凜這樣子不好吧,哇啊啊啊啊──」
 

其中一張塔羅牌被風吹到花陽臉上,花陽一個掙扎不小心就跌倒了,還整個人撞在翼的

肚子上,翼發出了悶哼聲之後,抱著肚子貼著花陽的臉就這樣整個人坐倒在地上了。
 
總之就是非常非常的混亂,根本就是雞飛狗跳的狀況,妮可則是忍不住的抓著我把我往前推。
 

「等,等一下,妮可,妳要做什麼?」
 

「妳快點制止她們啊!」
 

「開,開什麼玩笑,真是莫名奇妙!」我雖然想要掙扎,但是妮可的手勁出乎意料的大,

我就這樣漸漸的被推往暴風圈的中心了。
 
然後,突然一個人的聲音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海未在嗎?」
 

大家停止動作,看著門口的那位女性,時間彷彿就這樣停止了下來。
 

「理事長?」繪里先開了口,所有人這個時候才像是大夢初醒般的開始收拾殘局。
 

而被叫到的海未則是僵直的動也不能動的就站在那邊看著理事長。
 

「那個,小鳥她下周就要回來了,妳是不是...」
 

還沒有等理事長說完,海未就做出了誇張的土下座。
 

「對不起,理事長,我忘了跟您女兒說穗乃果的事情!」
 

「那個啊?」理事長,小鳥的母親聽完海未的話之後,並沒有特別吃驚,只是微笑著

再度開口「是這樣的,我打算把小鳥插到妳的班上,這樣子她也會比較放心。」
 

海未聽了理事長說的話之後,迅速抬起頭看著理事長,然後做出必死無疑般的悲壯表情。
 

「放心吧...理事長,小女不才,會全心全意照顧小鳥的。」
 

先不說海未的用詞徹底失態,她的表情根本就不是高興的臉啊。
 

「妳放心吧,穗乃果的事情我剛剛已經在電話裡面跟她說了,她一開始也很吃驚,不過

過了一會之後她也沒那麼在意了。」
 

只見海未聽完這句話之後面色灰敗,有如燃燒殆盡一般的攤坐在地上。
 
理事長說完之後,就又離開了,留下像是剛打了一場戰爭的我們。
 
 
 





「嗚咿嗚咿嗚咿──」
 

海未又抱著頭坐在角落發出奇怪的哭聲,而大家只是坐在坐位上沉默著看著她。
 

「海未,既然小鳥都知道了,妳就還是放寬心去面對她吧。」
 

「可是,可是──嗚咿嗚咿嗚咿──」
 

海未的個性絕對不可能就這樣釋懷的吧,她這麼會鑽牛角尖的人。
 
花陽在這個時候突然站了起來,然後從她的包包裡面拿出了一個精美外觀的盒子。
 

「那,那個,小海,我帶了車站附近的蛋糕,大家一起吃一起幫妳想辦法吧?」
 

花陽雖然很努力的要讓海未打起精神,不過怎麼可能只靠一個蛋糕就──
 

「...我要吃。」
 

海未低著頭默默的站起來,然後坐回位子上。
 
恩,我還能說什麼呢?
 

「既然那個小鳥已經知道的話,那麼還是想想要怎麼跟她說明清楚吧?」
 

繪里終於腦筋回路正常了,不然剛才那狀況我都要做出扶額嘆息的動作了。
 

「咱剛剛抽出的牌──」
 

「謝謝妳,希,我心領了。」希的話還沒說完,海未就迅速的制止她,讓希露出了嘟嘴

的有趣表情。
 

其實這個很麻煩呢,一個至親好友在國外兩年都不知道另一個好友跑去讀另一間學校,

而且還是在回國前一周從自己母親口中得知,還不是從至親好友的口中知道的。
 
是說這樣也比回來之後才知道來的好多了。
 
因為怎麼說,當天大爆炸的炸彈總比前一個禮拜就先炸開的炸彈來的危險啊。
 
而且有了一個禮拜的緩衝時間,海未或是那個小鳥的心情應該也整理好了,反而不會那麼

糟糕。

 
「我覺得這樣子也好,海未,妳就用這一個禮拜的時間整理自己的情緒,等她回來之後

好好的跟她說清楚吧?」
 

海未轉頭看著我,然後思考了一下之後,點了點頭。
 

「恩,也好,就這樣吧,謝謝妳,真姬。」
 

這下子大家都冷靜了下來,接著就繼續討論新的目標與歌曲之類的事情了。
 
不過我有發現希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我。
 
所以我決定社團活動結束之後好好問清楚她到底要做什麼。
 
 
 



「找咱有什麼事嗎?」
 

因為我沒有在學校叫住她,只好跑來她打工的地方。
 
神田神社。
 
她穿著白紅相間的巫女服,手拿著竹掃把正在掃地,別的不說,她明明背對著我吧?
 

「妳今天一直看著我,可是又沒有開口,所以我才想要來問你。」
 

希有的時候就是這樣,一副有話要說卻又不說的表情,最後大家就會放棄。
 
但是我很明確的感覺到了她有話要告訴我,所以我才決定特地繞過來。
 

「妳還習慣現在的生活嗎?」
 

怪問題,這個真的是怪問題。
 

「雖然剛開始有些不適應,但是我覺得現在過的還蠻開心的。」
 

「這樣嗎?這樣就好。」
 

「希,有話就直說吧,妳每次都讓我們猜謎,我們也是會猜不到答案的。」
 

然後,希轉過了頭,仿佛變了個人似的看著我。
 

「西木野真姬,如果有機會的話,妳一定要考慮清楚,千萬不要忘記了。」
 

她這樣講我反而更迷糊了。
 

「考慮什麼?」
 

「比如說晚上吃什麼之類的。」她又露出了奇妙的笑臉,只是看起來有點疲憊。
 

「晚上吃什麼不需要考慮到讓人苦惱的程度吧?」
 

「誰──知道呢?」她再度轉過頭,默默的掃著地。
 

好吧,跑來問她結果得到的答案讓我更搞不懂了。
 

「算了,我要回家了,妳看起來身體不太舒服,還是休息一下再繼續吧?」
 

「咱知道了,謝謝。」她沒有回頭,只是背對著我揮了揮手。
 

真是莫名其妙呢。
 
 
 
====
 
 
 
很快的,一個禮拜就到了,海未這天早上聽說在弓道部出現了罕見的全數脫靶的慘況。
 
可以明白而清楚的了解了她的動搖程度。
 
而我則是在上學途中親眼的看到了那個叫做小鳥的人。
 
之所以一下子就認出她來是因為她就像是理事長年輕至少十歲以上的外表。
 
可是可能是去過外國的關係吧,覺得她變的好成熟。
 
如果她站在同年級的翼跟海未身邊只會覺得她比她們兩個都來的年長。
 
就算站在繪里身邊也應該分不出誰比較成熟吧?
 
我們做好心理準備,打算在放學後迎接這位小鳥。
 
海未的決定是「要在偶像研究部迎接她。」
 
大概是為了壯膽吧,她想要我們在旁邊替她打氣之類的,而且比起嚴肅的弓道部,保持

著活潑樂趣的社團教室也許會比較適合她們之間的相處才是。
 
不過隨著社團時間的接近,海未的狀況就越來越糟糕,按照翼的說法是她從第一堂課

開始就異常的慌亂,而且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因為小鳥就坐在她的前面那個位置。
 
最後社團時間,在海未幾乎變成雕像的情況下,由翼帶著小鳥與海未來到了社團教室。
 


「這裡就是偶像研究部嗎?」
 

小鳥一進來就好奇的看著四周圍的書與資料,她的聲音依舊有如新鶯出谷般的可愛。
 

...嗯?
 

我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這時候海未終於回過神了,立刻對著小鳥下跪。
 

「對不起!」
 

「咦?小海,妳怎麼了?」
 

「那個,我沒有把穗乃果的事情跟妳說,我忘記了!」
 

小鳥睜大著眼睛看著海未,然後溫柔的笑了,蹲下來把海未給扶了起來。
 

「那個,小鳥?」
 

「小鳥都知道了喔,小海妳一個人很努力了。」
 

「其實小鳥也有不對的地方,小鳥應該要主動跟小果說清楚的...」
 

畢竟是至親的好友,兩個人之間果然是那麼的心有靈犀,小鳥很明白海未的辛苦與難受吧。
 

「小鳥跟小海一起去跟小果道歉吧?好不好?」
 

「小鳥...」
 

海未的表情幾乎都要哭了,然後露出開心的表情,對著小鳥點了點頭。
 

繪里也笑了,看著小鳥與海未的她若有所思的說出口「互相信賴,互相原諒的朋友果然

是很重要的呢。」
 

「不過穗乃果沒有在這讀書還是鐵錚錚血淋淋的事實啊。」我說著,並擔心的看著她們。
 

「恩,至少她們可以一起去向那個穗乃果道歉了,想必最後一定會和好如初的。」
 

翼則是這麼說著,然後笑笑的看著我。
 
妳也知道自己最應該道歉啊。
 
我看著翼苦笑,然後又別過頭不想理她,還是別讓這個人得寸進尺的比較好。
 
然後這個時候,花陽一臉驚慌的衝了進來,後面跟著凜。
 

「不...不好了!」
 

「怎麼了?花陽,難道是LOVELIVE!大會又要舉辦了?」妮可又激動的站了起來。
 

而凜則是接過花陽要說的話,替花陽開了口。
 

「那個,A-RISE的車子在校門口喵!」
 

我們所有人連忙跑到窗邊,看到白色的加長型禮車就這樣停在校門口。

遠遠的可以聽見車子的喇叭放著A-RISE的歌曲,可以說是氣派十足到一個最高境界了。
 
從車上下來了一個人。
 
橘色的及肩長髮,然後穿著白色的UTX制服,她帶著笑容的站在校門口。
 
是穗乃果。

 
 
 

好像是有人替她指路似的,她很快的就來到了偶像研究部,站在門戶大開的社團教室門口。
 
所有人幾乎都看著她。
 
但是她的眼睛只看著兩個人。
 
小鳥與海未。
 

「小果...?」小鳥疑惑的開口。
 

「小鳥...」穗乃果叫了小鳥的名字,然後突然跑進來抱住了她。
 

「小果,小果!」
 

「小鳥,對不起!」穗乃果這麼說著,然後看著海未,也抱住了海未。
 

「對不起,小鳥,對不起,小海,事情我都聽小鳥的媽媽說過了!」
 

這下我們終於知道為什麼明明在UTX的穗乃果會知道小鳥回來了,不禁深深的佩服起

理事長的處事態度。
 
三個人一邊相擁,一邊哭著對話,這情景真是令人感動不已。
 
不知道過了多久,三個人終於冷靜了下來,這才看著我們在場的所有人。
 
穗乃果以最快的速度回復正常,然後露出有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看著我們大家。
 

「之前在十六強賽沒有好好跟大家問候,大家好,我是A-RISE的高坂穗乃果,大家一起

FIGHT吧!」
 

「啊,呃,妳好,我是μ's的領隊絢瀨繪里,很高興認識妳...」
 

「謝謝妳們照顧小海,我實在是很對不起她──」
 

穗乃果這麼說著,然後又抱住了海未。
 

「小海...妳可以原諒我嗎?」
 

海未露出了尷尬卻又高興的表情,然後點了點頭。
 

「小海──!」穗乃果高興的又把小鳥跟海未抱住,看起來這三個人真的是感情很好呢。
 
 
 



「喀嘰」
 
 
 



我突然聽見了奇怪的聲音。
 
然後所有的人都像是靜止般的動也不動。
 
我正訝異於這奇怪的異像之時──
 
 
 



「喀嘰」
 
 
 



聲音再度傳來,就在──
 
社團教室中間的桌子上。
 
一個金色的沙漏正放在那。
 
我突然像是被很硬的重物砸到腦袋一般的,痛的跪在地上。
 
許多本來不屬於我的記憶不斷的進入我的腦海。
 
不對,那也是我的記憶。
 
是我原本的記憶。
 
我夢中的那個真姬的記憶。
 

「到了妳該決定的時候了。」
 

我聽見了人的說話聲,虛弱的抬起頭來。
 
看著東條希。
 
她的表情有如雕像,沒有任何的情緒。
 

「西木野真姬,作出決定吧。」
 

「...什麼決定?」
 

「為了讓妳不要崩潰,做出了決定,讓妳原本的意識待在屬於原本世界的夢中。」
 

什麼意思?
 

「妳似乎還不懂。」
 

「現在我解釋清楚給妳聽吧,西木野真姬。」
 

「妳因為碰觸了這個東西」希比著沙漏說著。
 
「所以誤入了不屬於妳的世界,為了讓妳不要在達成目標之前就徹底崩潰,所以把妳原本

世界的記憶給封鎖在妳的潛意識裡面。」
 
「現在,目標已經達成了,作出決定吧。」
 

「...什麼決定?」
 

「現在的妳是那個世界的真姬,也是這個世界的真姬。」
 
「妳可以作出兩個決定,一個是看著沙漏漏完,那個世界的妳會回去,這個世界的妳會留

下來,妳們之間的記憶將會徹底斷絕。」
 
「另一個決定就是,把這個沙漏翻轉,然後打碎它,它會把那個世界的真姬留在這裡。」
 

那...這個世界的我呢?
 

「翻轉之後,妳將會代替那個真姬,到她那裡的世界,一樣,妳們的記憶會徹底斷絕。」
 

我不懂。
 

「這樣有什麼意義?」
 

「本質上沒有差別,但是靈魂深處對某件事物的差異是有的。」
 
「那個世界的真姬愛上了這個世界的妮可,妳可以決定翻轉沙漏,砸碎它,跟她交換自己

的靈魂,好讓她與妮可在一起。」
 
「或者是看著沙漏漏完,妳將會留下來,留在這個原本屬於妳的,妳所喜歡的世界。」
 

我懂了。
 
那個世界的真姬根本沒有回去。
 
她在我的潛意識中沉睡著。
 
所以那個時候我才會哭出來。
 
所以我才會適應的如此迅速。
 
現在,我必須做出決定。
 
她留下,或是我留下。
 

「...太困難了吧。」
 

我哭了出來,看著東條希。
 

「妳這是要我當壞人!」
 

「好奇心總是要付出一點代價的。」
 
「妳可以讓她付出代價,也可以替她承受那個代價,妳們之間的記憶不會因為這樣子

互相干擾的。」
 
「因為妳是她,她也是妳,只是本質靈魂上的不同而已。」
 

東條希面無表情的看著我,然後比著沙漏。
 
那個沙漏,快要漏完了。
 
不知道還有多久時間,總之不會超過一分鐘。
 

「需要咱幫妳解惑嗎?」
 

我看著東條希,她突然笑了,拿著塔羅牌看著我。
 
我二話不說的從她手中抽出了一張卡。
 
那是一張叫做魔術師的卡,是正位。
 
希看著那張卡,作出了苦惱的表情。
 

「哎呀哎呀,這下子咱也幫不了妳了,小真姬,用妳的靈魂最深處去想清楚吧。」
 
「想清楚妳內心真正要的事情。」
 

我看著手中的魔術師,然後看著所剩時間越來越少的沙漏。
 
夢中的那個我啊,我到底該做什麼決定呢?
 
我閉上眼,不斷的發抖著。
 
 
 
 
 





『妳想怎麼做就怎麼作吧。』
 
 
 
 
 




我聽見了我的聲音。
 
我已經做出了決定了。
 
我張開眼,看著眼前的沙漏,沙中的沙已經幾乎要漏完了。
 
然後我看著希,開口。
 
 

「我的決定是───」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964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veLive!

留言共 1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閱了[e35]

05-20 22: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ai0077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高坂穗乃果的消失... 後一篇:【小說】高坂穗乃果的消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rk0409大家
Q板頭像300NTD委託開放中~ 沒人委託還是要宣傳一下..T wT~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