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艦娘小說_史實篇】冬之公主—Верный (下)

作者:歷史謎團│2016-05-20 14:13:36│贊助:2,024│人氣:526
۩۞۩ ۩۞۩ ۩۞۩ 分隔線۩۞۩ ۩۞۩ ۩۞۩

艦娘小說_史實篇
冬之公主—Верный (下)

***

一九五四年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
海參崴 (Vladivostok)


房間裡只有一扇窗戶,緊緊關閉;這扇窗在一年四季中只有夏季才會打開,為的就是抵擋窗北國刺骨的寒氣。窗外是一片漆黑色的景色,就連白茫茫的雪景都見不著。窗戶旁邊座落個高高的老爺鐘,沉重的鐘擺一晃一晃,發出規律的滴答聲。

這個房間很明顯是專門設計用來讓住客放鬆,進入一種暫時的安詳與和諧—畢竟,這是一間旅館,同時也是這座城內唯一一間足夠接待像高階政治人員的旅館。

舉例來說:尼基塔.謝爾蓋耶維奇.赫魯雪夫—蘇聯共產黨的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直白地說,他是蘇聯目前的最高領導人。

此時此刻,這名領導人端起杯熱茶,緩緩啜飲了一口,又滿足地輕嘆一口氣。最後,赫魯雪夫將目光轉到坐在對面沙發上的銀髮女孩臉上,微微一笑,問道:

「要吃點什麼嗎?」

「不—」

咕嚕

銀髮少女Верный才剛一開口,肚子便傳來抗議聲。

赫魯雪夫見狀後一笑,從擺在矮桌上的竹籃中拿出了一根玉米,遞給眼前這位小女士;這副模樣一點都不像剛強的共產黨領導,反而像是一位慈祥的爺爺。

「嗯、嗯……」Верный小心翼翼地接過玉米。接著便像隻小貓般小口小口地啃著玉米,模樣十分可愛,也十分令人心疼。

「這玉米可是美國貨。那些傢伙呀,不得不承認他們種的玉米非常好吃。我希望未來祖國也能夠大量種植玉米,這對糧食或畜牧業發展收益甚大。」

話又說回來,赫魯雪夫說話時總會自顧自加入幾句政治期望或訴求,稍稍曝露出他強悍的人格特質。

等到玉米被啃得差不多後,老人又替銀髮女孩倒了一杯茶。等到對方喝下幾口後,他才終於開口說道:

「所以,妳原本是日本帝國的驅逐艦?」

Верный輕輕點頭,沒有說話。

「我幾乎忘了還有賠償艦一事,祖國海軍待妳如何?」

「普普通通……」她平淡地回應。

「可是,妳說妳即將被拆解—怎麼會說拆就拆呢?海軍可曾有替妳重新武裝過的計畫?」

「有是有,我剛被引渡至蘇聯的初期,祖國確實給予我蘇聯製的火砲和反潛設備。不過1948年的時候,海軍將我從一線撤下,在這之後便成練習艦。艦名也改成「Декабрист」。」

Декабрист—十二月黨人起義人吶。」赫魯雪夫說道。

「是的……雖然比起Декабрист,我更喜歡Верный這個名字……」

最後那句話化為銀髮女孩嘴裡的喃喃自語,但赫魯雪夫的耳朵確實捕捉到了。

他的臉上露出淺淺一笑,說:「我也比較喜歡這個名字,那是可信賴的意思。妳看起來就非常的可靠。」

一時間,Верный似乎不曉得該如何反應,因此她壓低帽沿遮自己的臉龐,接著說道:

「我還記得是去年的時候……海軍認為我過於老舊所以計畫對我進行解體,拖到現在也終於要執行了。」

說出『解體』二字時,女孩的口氣就像在道『早安』一樣稀鬆平常,彷彿一副事不關己的。

「妳……難道不害怕嗎?」

赫魯雪夫坐直身子,滿臉困惑地凝視著這位被稱為艦娘的女孩。

「害怕?」Верный抬起頭,微微傾首,換成她露出不解的神情。

「為什麼我樣感到害怕呢?」

赫魯雪夫一隻手撫著臉頰,試著找出適當的詞彙來表達。他說:「嗚嗯……解體—或許就跟人類的死亡差不多吧?銷聲匿跡、不復存在,妳怎麼能夠心平氣和地面對?身為一艘船艦,妳不想出海航行嗎?」

可是他話一說完,就發覺到自己的愚蠢。

「我現在停泊在港口邊,沒油、沒電、沒有船員操作,絕不可能有機會出航的。」對此,Верный只是淡淡地解釋,沒有譏笑對方。

「說的也是……很抱歉。」

「沒有什麼值得抱歉的地方,尼基塔先生。」Верный說:「先不論蘇聯海軍是否曾想過重用我,我本身確實早已老舊過時。因此一個老舊的賠償艦會被忘了,也不會什麼太令人訝異的現象。」

「嗯……」

赫魯雪夫低下頭,不知該說什麼好;長久以來在莫斯科進行殘酷政治鬥爭的他,從來就不擅長以溫柔的字句安慰他人,更別說是個小女孩—甚至是艦娘了。

「況且—」

「況且?」

意料之外的句子,使得他抬起頭來。

「不,沒事。」

Верный伸手撥了撥銀色長髮,輕咬了一下唇,似乎不打算繼續說下去。

「我很想聽聽呢,妳的故事。」

「你有……興趣?」

「嗯,對於妳,還有日本艦娘……我非常想知道。就當作陪陪我這個孤寂老人吧。」赫魯雪夫平靜地回答,但口吻中並無強迫的含意。

Верный聽聞後閉上雙眸,嘴角則扯出了一抹難以猜明的笑意。

然後,她開始道出過去的故事

「我曾經—」

我曾經,被人們稱之為響。

我曾經,被人們稱之為不死鳥。

不死鳥,響……

***

一九四四年五月十四號 凌晨
菲律賓南端
西里伯斯海(CelebesSea)


我有好幾位姐妹

更精確地說,我有三位姐妹。

她們的名字分別是雷、電,以及曉;我們都是吹雪型驅逐艦,同時也是特型驅逐艦。

今晚,我正在和妹妹電進行運輸船團的護衛工作。

電,她—是個善良到不可思的艦娘。盡管艦娘的存在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作戰;然而,電卻是非常愛好和平的。無論敵友,喜歡救死扶傷,深受大家的歡迎。明明身為艦娘,卻非常非常討厭戰爭的。

她總會說:「如果可以的話,不想戰鬥呢。」或者「雖然也想贏得戰爭,但也想救死扶傷,很奇怪嗎?」這種話而遭海軍軍官訓斥。

是啊,妹妹。妳真的很奇怪呢—我是這麼想的。

可是,這樣的她卻一點都不讓人討厭;正是電這股獨特的溫柔,才能夠緩和了肅殺的戰場。
特別是在我們痛失曉和雷兩位姐妹之後……

一想到,我便心如刀割。

是啊,曉和雷已經不在了。

而我,究竟能活著看見終戰嗎?我能活著看艦和平降臨日本嗎?我能活著看到我的船員們平安回家,與家人們團聚嗎?

不清楚、不知道、無解……

我站在甲板旁邊凝望遠方,眼前是一望無記的黑色大海,宛如呈現出我未來的色澤—名為「未知」二字—又或者,那代表著絕望?

「響,現在幾點了?」

說話聲,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

轉過頭,我看見宮川正機關員正站在我身後,臉上帶著熟悉的笑容。

「三點。」我也對他報以一抹微笑,並難得地以打趣的口吻說:「睏了的話請睡吧,我的腿借給你躺哦。」

「唉呀呀,響小姐邀約的枕膝……多麼具有吸引力。」宮川扶著額頭,露出一臉難以抗拒的表情:「請容我拒絕。」

「為什麼?」我問。

「因為要是被其他船員看見的話,我鐵定要被亂棒打死丟到海中餵魚的。」

「呵。」我輕笑一聲,接著轉身背靠欄杆,開口問道:「機械室的情況如何,宮川?」

「一切正常。」他回道:「半個小時前,我們才和電驅逐艦左右交換航行位置。例行工作嘛,沒什麼大不了的。」

「嗯。」我點點頭,望向隱身於黑夜布幕之中,位於艦隊中心的三台運輸艦。它們就是這一回要保護的對象。我絕對不能讓她們失望。

「哼~請容我大膽猜測,妳正在思考著國家大事,對吧?」宮川信誓旦旦地說。

「哪來國家大事?只是一個艦娘在感嘆罷了。」我瞄了他一眼,不知應該擺出怎樣的表情。

「介意說來聽聽嗎?」

……時間不早了,你先去下去睡吧。小心凍著了。」

「光速轉移話題!」

「快去睡覺。」

「怎麼這樣……那至少陪我走到船員居住區吧。」

「你是有多寂寞啊,宮川機官員。」

「夜深人靜,寂寞來襲嘛。」

瞧他一副滿臉期待的模樣,似乎是不會輕易放我一馬。

「好啦、好啦,不過就走走而已。我可不想讓我的船員失望。」我輕嘆一口氣後說道。

然而,正當我們倆邁出步伐的那一瞬間

黑暗,炸裂了。

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從幾百米開外海面響起,位於右舷不遠處的海面上像發生巨大爆炸,高達數米的巨大火柱,迅速從海面噴涌而出,而後,在半空中形成一片漂亮的水花。

突如其來的火焰將夜晚的海面照得燈火通明似的。某些火球落到海面上,甚至逐一發生爆炸。 震耳欲聾的轟鳴則聲不斷接連響起。

我瞪大雙眼

那個方向是

「ㄉㄧ……電!!!!!!!!!!」

幾乎與我的高喊同時響起,船上尖銳刺耳的警報音劃破了原本寧靜的夜空,齊聲警告敵人存在。

「敵潛艇接近,所有人準備對潛作戰!電被擊中了!我重複,電被擊中了!」

整艘驅逐艦像是再度活起來似的,船員們一個個衝向自身負責的位置,作好戰鬥準備;他們終究是我最自豪的船員們。

「那些偷偷摸摸的混蛋—」

我跟著衝上艦橋,並向一旁的船員詢問最新消息。「確認敵方潛艇的位置了嗎?」

「確認無誤。」

「本艦以22節速度前近,幹掉它!」我喊道,發覺自己失去了平時的餘裕。

一聲令下,當我們駛入敵潛艇位置附近的瞬間,艦上的爆雷立刻便被投射出去,落入黑茫茫一片的大海,也不曉得是否擊中敵人了。

「現在立刻轉向,我們要抓緊時間援助電驅逐艦上的成員。」我命令道,卻發現船員們已發愣的表情看著我。

「我說,快去電的身邊!」我再一次重複那道命令。

但他們依然沒有動作;只見其中一名船員走上前,苦口婆心地對我說道:「響,在還沒有確認潛艇摧毀之前,貿然停下船艦只會成為魚雷不動的標靶。」

「你的意思是,我們只能束手無策地待在原地,等待重油緩緩浮上來?」

我簡直快氣炸了;電正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下沉啊,我怎麼能坐以待斃!

「冷靜一點,響。假如那一台潛艇仍活著的話,接下來很可能是我們遭遇危險—」

「沒有時間了!!!!!」

我幾乎是尖叫著說出這句話,隨之而來的是一陣令人尷尬的沉默。 我的呼吸急促,極力想穩住聲音卻又怎麼也辦不到。

「照響說得做。」

說出這番話的,是福島中佐—同時也是我的艦長。

「現在立即展開對電的救助行動,再晚就遲了。還有請妳冷靜一點,響。我知道她是妳的姐妹艦。」

「是……是的……」

接著,我們趕到了電的身旁。

從一開始的向右傾斜近乎45度,而她已經連船尾部分都折斷成兩節,船體迅速下沉當中。我甚至看得出她的船身中央和後段各被兩發魚雷的慘狀。

不可能拖回港口

沒有救了

當這兩個念頭心底浮起之際,我的背脊竄上一陣涼意。我不願這個臆測會成為事實,但擺在面前的景象卻又重擊著我腦袋中控制理智的部分。

「快—快把落海的船員都撈起來,快一點!」

不用我下達命令,響號上的水手們早已開始對落水的同伴展開救援。甲板上沒過多久便擠滿了全身濕漉漉,身子直發抖的電船員們。

……電呢,她在哪裡?」

我再度衝回甲板上,眺望著正逐漸下沉的電驅逐艦。我叫探照燈打上去,也不管這麼做究竟會不會吸引美軍潛艇的注意。

緊接著,在集中光束的照耀下,電嬌小的身影自傾斜的船頭前現形。她,膝蓋上躺著一名高階軍官—那是,常盤貞蔵少佐吧?電的艦長。似乎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安詳地躺在電的懷中。

短短兩分半鐘的時間,電整艘船幾乎就快沉沒了。本該是自己被魚雷擊中並沉沒的,卻因為半個小時之前換了位置而逃過一劫。

沉沒

這個詞,像在我的心頭上狠狠打了個洞。

「電、電!!!!!!!!!」我對著妹妹那一頭嘶吼著。

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聽見了,抑或只是巧合—電轉過頭看向我,水汪大眼裏透露著一片哀傷之色。但,她的嘴角又像在微笑,彷彿叫我不要擔心。她的臉色白得像紙,盈盈的雙瞳微笑地瞇成一直線,間隙中透漏出的光芒,刺傷了我心。

「下次出生的時候……是和平的世界就好了……」

電曾經說過的這句話她聲音,在我的心中化作無比的悲傷及悲痛。

我們

究竟是為什麼而誕生的?

身為艦娘,我們的使命究竟是什麼?

是的,我們可以航行各處見到大千世界,而且還有機會在國家陷入危機時挺身而戰……我們可能在自己人眼中是英雄,在敵人眼中則是惡棍,或者兩者都是。

但這一切到最後有什麼意義?

除了經歷死亡、痛苦以及失去妳關心的人們之外,以及所有親密的姐妹艦們,是什麼讓我成為艦娘的?才剛剛誕生於這個世界上,對於身處的這個世界有些許嚮往與憧憬,卻馬上被戰爭的殘酷與無情扼殺。理想和信念很快被殺戮和死亡的現實全部摧毀。

艦娘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為什麼

電非沉不可呢?

為什麼

我們偏偏是艦娘呢?

***

一九五四年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
海參崴 (Vladivostok)


沉寂,降臨於寬敞的飯店房間之中。

耳邊剩下的,只有爐火燃燒柴木發出的霹啪聲響。

赫魯雪夫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臉上的表情是沉重的;他是個打過仗的人—不,不是那種待在後方對著士兵大呼小叫的廢物。他確實親眼見過、親身體驗過戰爭的無情。赫魯雪夫的兒子就是在衛國戰爭中死去的。

至少,一部分的他是這麼相信著的。

所以他對於老兵總是懷著敬意,尤其又是那些戰後被史達林肅清的國民英雄。有些時候,他還真覺得納粹德國某些軍官要比史達林可敬多了。

這時候,Верный輕嘆一口氣,如貓般的雙瞳之中再度閃現光芒,似乎代表她的意識終於從過去回到了當下。

「不只是電……幾乎所有曾和我並肩作戰的姐妹們,全部都早我一部沉沒,或者遭受戰後解體的命運。而我和雪風—另一台倖存的驅逐艦—兩人雙雙以戰後賠償艦的身分送往他國。」

「原來如此……妳認為自己已經活得夠久了,因此才會講出就算被解體也無所謂的話—是嗎?」

「呵,我早該沉了……不,當時沉沒的應當是我才對。要不是最後三十分鐘我和電交換了位置……」

「以羅曼帝克的方式來講,那是命中注定;以現實的角度來看,那是純粹幸運。」

「或許吧。」Верный聳肩道:「不死鳥的秘密,就在於修理的時機。說穿了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銀髮女孩姣好的面容上,沒有絲毫表情變化。

淚水,早已流乾。

鮮血,早已乾涸。

傷口,早已結疤。

留下的,只有無盡的遺憾

赫魯雪夫感受得到一顆悲傷無比的心,正在女孩平靜的表面下翻騰。戰爭的殘酷,讓好幾個世代飽經風霜,讓年輕的靈魂失去了本該有的活力與希望、讓一切美好的東西崩塌。

戰死沙場的自是被毀滅了,而躲過砲彈的,仍然被戰爭的創傷毀滅了—是的,戰爭把一切都摧毀了,沒有任何人能從中生還。

而且,那分毀滅並不止步於人類;就連身為兵器本身的船艦,都是身負傷痛的一分子。

在這一刻,戰爭沒有什麼巨大感人的抱負、沒有政客或政治理念說嘴洗腦、沒有敵我之分—人性的尊嚴與堅韌,生命的卑微與軟弱,面對戰爭這個巨大的絞肉機前顯如此脆弱與渺小。

在這之中,還有剩下什麼事物嗎?

「有的。」

「唉?」

赫魯雪夫沒有摸摸對方的頭,更不可能抱緊對方—這裡畢竟是蘇聯,不是美國—但,這並不代表他無法體會Верный的痛苦;特別是當他在戰後的政界打滾數年,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不知多少次。可是, Верный短短的自白忽然讓他覺得自己爭求的私利有多麼愚蠢。

奪權、奪權奪權之後,又是為了什麼?

如果說奪權只是為了在人吃人的莫斯科生存下去,那麼達成這目的地後的他又能夠做些什麼?
「也許,妳的倖存另有目的。Верный」赫魯雪夫說。

「另有目的?」

「那就是代替自己的姐妹們,親眼觀看戰後世代的未來。」

「未來—」

Верный重複著這個詞彙,細細玩味其中的含意。

沒錯,赫魯雪夫掌握著未來。

衛國戰爭是一個複雜而血腥的巨大衝突。當這個衝突已然過去後,我們的會對新的一個世紀產生美好憧憬。儘管未來並非一定是玫瑰色的,但也不是黑色或灰色的。透過改變而生存下去,總比依循原則而沒落毀滅好多了。

人類會從歷史中學到教訓……新的時代到來,我們會從過去學到教訓嗎?

不知道

赫魯雪夫當然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不過,正是他這種人才有辦法證明人類並非如此愚蠢的生物。無論是他所代表的共產主義,或者是西歐與美國代表的資本主義。雙方都必須證明自身在經歷過二次大戰之後,能夠獻上一個更美好的未來,給與曾在過去衝突中受傷的人們,還有艦娘……

「活下去吧,Верный縱使這裡並非妳誕生的國度,但我希望妳能夠看見一個更美好的社會。沒有戰爭、戰鬥,完美公平的世界。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天,妳會想著:能來到這個地方並壞呢—的想法。

Верный低頭思考了一下,柴火的火苗在她的瞳中躍動著。

……是嗎?」

這句回答是肯定,或者否定呢?

「妳好好想一想。」赫魯雪夫露出微笑,接著站起身往房門處走去。「妳今晚就先睡在這吧,明天回去也不遲—真名為響的蘇聯孩子。」

赫魯雪夫離開後,Верный只是靜靜地坐在沙發上。

她沉思著

她沉靜著

不知不覺,意識慢慢擴散開於溫暖安詳的氣氛之中

她的人生就是一場爭鬥。她不停地對抗命運;或者說是傷害它,與它抗爭,最後奇蹟似地活到終戰。然而。這份倖存的代價卻是任憑冷酷的絕望逐漸佔滿心頭,使得內心跟著結成寒冰。

她也沒有想到,自己竟也閱歷了祖國—日本帝國的興亡,並被送到了遙遠的北國凍土。雖然戰時曾像是搭乘著浴缸,在狂爆的浪濤中苦苦行進。但那些事情卻彷彿成了小小水花潑濺,隨及平息於記憶的汪洋中。

的確,有一些什麼—連她本人也不明白—在支持著這不知能耐限度的靈魂。就像一名不停掙扎的溺水者,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放棄希望。

如今,她似乎找到了答案。

過了許久後,Верный輕輕闔上雙眼,一道晶瑩的淚水滑落紅潤的臉頰龐。

「這樣子就可以了嗎?不只是為了日本、海軍、或者戰爭而活,而是為了看著我們所塑造出的未來……吶,可以嗎?雷、電、曉……」

少女語帶啜泣的呢喃,並沒有任何人聽見。

……

…………

這是發生於1954年某月某日的海參威,不為人知的小小故事。

***

這算是後話了—

在這一天過後,Верный的解體計畫唐突地終止了;據小道消息透露,好像是來自克林姆林宮某勢力的施壓,甚至有匿名人士定期撥款整修這艘老舊又開不出港口的驅逐艦。不過那人的身分究竟是誰、目的為何,下面的人可不願意追根究柢。

自此,海參崴的街道上,時常會出現一名銀髮小女孩身影;她見證了本地居民在此地長大、戀愛、結婚。辛勤工作不讓加人挨餓,並認真將孩子養育成人。

這名女孩融入其中,平凡得與這些曾被稱之為敵人的人民並沒有什麼不同。即使是在東西方最動盪不安、核子戰爭隨時都可能降臨的時期,與他們依舊常識過著平凡且普通的生活。

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

直得一提的是,當第一書記赫魯雪夫於1971年去世之後,Верный也相繼作為海軍航空隊的靶艦進行沉沒處分,長眠于海參崴的卡拉姆吉納島。

至於這兩者發生的時間點之間有無任何關係,或者單純只是個巧合,就不得而知了……






The end

۩۞۩ ۩۞۩ ۩۞۩ ۩۞۩分隔線۩۞۩ ۩۞۩ ۩۞۩

寫完這篇文之後第二度產生一個想法:
















哈拉咻!









阿不對不對,所以說--這是個死胖子高官包養冷豔美蘿莉的故事!?告訴我們快去賺錢養幾隻蘿莉吧唉唉唉唉!!!?(被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959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哈拉修~~~~~~!!!!!

Q.Q

05-20 14:23

歷史謎團
[e26]05-23 13:24
點子-庫洛米庫洛米
正當梨花開遍了天涯,河上飄著柔美的輕紗

05-20 14:33

歷史謎團
好美的詩05-23 13:24
Sword
海鮮部隊給我出來,我要好好教育一下驅逐艦不能打,小學生要留著扶養(轟)

05-20 16:33

歷史謎團
小學生要留著扶養;或者包養;然後好好疼愛~~~(被打05-23 13:25
紫色徘徊的執念
以一個兵器或者武人,究竟是戰死才是歸宿,或者抱著硝煙走入和平才是歸宿?

或者從戰火走出再入戰爭而死、或者再入戰爭而繼續存活?

我想這不會有答案的...

敬過往的亡靈們

05-20 20:20

歷史謎團
謝謝閱讀(有空我也去讀你的;但實在找不到時間

難以得出個答案啊~~~~~

只能敬過往的亡靈們~~~~05-23 13:25
山梗菜
非常棒的故事呢,史實考證也做得很完美。

05-20 21:24

歷史謎團
謝謝喜歡~好久不見了05-23 13:26
熾冰
人終究是要接受現實,所以我來看下篇了... ... 好歹也來個上中下嘛 (欸

劇情以第一書記視察開始,說明角色背景與表現個性同時加入謎式幽默,讓應該枯燥的段落變得有趣生動;這完全是你的招牌技能,舉例來說就是水箭龜一定要有高壓幫浦噴火龍一定要會噴射火焰一樣 (說神馬!?
話說真心覺得司機又倒楣又幸運;倒楣是倒楣在老闆面前撞到人自砸飯碗,幸運是撞到的是比人要堅韌N倍的存在w

是的是的,當然要說說主角的響了~ 說實話六驅太受歡迎,各家同人不論名氣高低都有以之作主角創作,阿謎這篇作品該是為她們原本就居高不下的名氣又添上好幾分
從和第一書記的互動之中表現出響的個性,對現在生活的想法以及即將面臨的解體處分;透過訴說回憶和第一書記的字句,理解倖存者該背負的除了罪業還有為同袍見證和平世界的責任

雖是老調重彈到弦都沾滿表皮油脂的題材,但阿謎不愧是阿謎,就算是多到打呵欠的題材一樣處理得很棒;至少我在看這篇時沒打呵欠0.<

結尾一樣來個電影式的旁白交代作結,真的覺得你很喜歡這種寫法,就連比叡篇也是這樣收尾的~ 該說這也是謎式風格吧w

總~ 之咧,創作辛苦啦!

題外話,看你這麼大方一次貼兩篇,就覺得一次只貼一篇的我好小家子氣... ... 這是霸凌! (啥

05-20 22:18

歷史謎團
不要說接受現實咩~~~開心一點拉www~至於上中下的部分,因為詞窮無力,所以只分上下篇。怕自己搞太多又寫不完(炸

視察方面寫得很開心,而且是真有其事。謎式幽默的部分,我倒覺得沒有什麼幽默的地方耶XDDD該不會你的幽默點和一般人不同(?!!!!(大退
你乾脆說皮卡丘沒有腮紅吧~~~

''幸運是撞到的是比人要堅韌N倍的存在''這個堅韌不只是內心堅強,''物理''上也很猛啊XDDDDD。不過這也說到一個我難以抉擇的點。我的設定中,艦娘的物體強度跟正常人一樣,或者比正常人強呢?如果是前者的話,應該是有儀裝存在的前提下吧~

抱歉囉嗦了w

六驅真的很受歡迎;特別喜歡具有大人魅力的響(魔性之響!!?)添上好幾分難說,只要不崩壞就好了。

至於之後的主題嘛~確實是有點老調重彈拉www仰望未來啥的,但戰爭結束後基本上就是多以這些圍主軸啊~~~也想不到其他東西了(或者該說,你的留言存在太多藍色窗簾......你知道得太多了(喀嚓(上膛

電影式的旁白交代--感覺這系列以後都會變成這樣作為結尾。不曉得為何特別喜歡醬的結束方式。希望不會濫用才好www

總之,這邊也是感謝閱讀了<(= =)>




05-24 05:08
點子-庫洛米庫洛米
戰國的猛將,人稱鬼柴田

05-23 14:02

歷史謎團
了解~05-23 14:06
永遠二十九日
2樓的那是!!喀秋莎!!!

06-13 20: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艦娘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艦娘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61)

Bullshit區 (161)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福爾摩沙系列 (16)

未分類 (295)

nlpss05050大家
小屋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