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即興短篇」黑噬之劍、永恆之光-Chain Chronicle同人作品

作者:Onikis│鎖鏈戰記 CHAIN CHRONICLE│2016-05-15 03:04:01│贊助:34│人氣:615
  最近練了不少文章的風格,還在摸索金車賽事到底該選擇哪種來應戰。
  至於這篇,只是算副產物而已。
  雖然很久以前就打算寫篇CC的同人小說,但其實我不是很擅長寫同人作品,更不擅長寫戰鬥場景。Orz
  反正都寫了,也是近期練筆當中字數比較多的,就丟上來讓各位見笑了。

  喔,我盡可能寫得比較通俗一點。
  希望就算沒有玩過這款遊戲的朋友,也能夠單純享受本作當中所描繪的劇情與世界觀。
  劇情當中的設定算是個人腦補,如果有任何問題,還請不吝提出討論。



  時間點:二部劇情終章過後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可別忘了……



  戰爭的勝利,是無數的生命所砌疊出來的。

  究竟有多少人犧牲,將鮮血灑落在這片傳說之地,化為空虛的軀骸呢?

  又有多少淚水自臉頰滑落,將希望寄託在身旁之人,就此消逝在無情的塵風當中呢?

  當仰首眺望著海上的黎明晨曦,已經是在大戰結束後的第三天了。

  彷彿像這樣,只要遙望一無所有的海平面,就能忘卻那一層層堆疊在心中的憂煩,在此時此刻靜靜地享受著久違的和平。

  回想起昨天的慶功宴,無論結識的時間長或短,曾經一同歡笑與慟哭,在戰場上比肩而鄰的戰友們,不難窺見糾結在眉間的皺褶,有了些許的鬆動,不分你我與出身,恣意沉浸在片刻的歡愉。

  大家都知道。

  今日的休憩,只是為了迎接下一場戰事的來臨。

  只是沒有人會這麼不知好歹地說出口:就算心中揮之不去的夢靨仍在,下一個邪惡的存在不知何時又會誕生──說不定再過不久,又得過著終日殺伐的生活。

  然而,因長年征戰而疲乏的心,是如此迫切地渴望著這珍貴的一分一秒,貪婪地汲取著陶醉在勝利氣氛當中的活力,轉化為邁向明天的糧食。

  站在甲板上,船身隨著平穩的海相而緩慢地起伏。

  他的雙瞳盼向晨間的第一道曙光,嘴角不經意流洩出一絲笑意。

  「真是的!睡覺就算了,不要把口水流到別人身上好不好!」

  乍然間,耳裡傳來了那位老友的抱怨,打破了他的靜思,使前一刻的悠閒情緒換成了苦笑的表情。

  可說是義勇軍成立以來的第一名成員──「妖精」畢利卡口頭上的連連抱怨,耳裡才光聽這麼一說,腦海裡隨即浮現身體不過巴掌大的他,在昨夜的宴會中,不曉得被義勇軍的哪位當成了玩偶緊擁入懷,雙雙就此陷入了鼾聲接連響起的安眠之中,直至慘劇的發生。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連平常最穩重的那幾位,都跟著一起鬧翻天了呢。」

  語氣中帶著些許的無奈,卻是不難查覺發話者心中的祥和平靜。

  原以為她說不定還會沉浸在悲傷當中,但看來這位義勇軍的老戰友、好夥伴──「神秘少女」菲娜,堅強的程度是遠超乎他的想像。

  「如果不是菲娜妳救我出來,我搞不好就要被迫學會怎麼在口水裡面游泳了吧──唔,光是想像而已,就快要吐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叫昨天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說起來,平常看你不是飛在空中,不然就是坐在誰的肩膀上休息……有那麼一點,想看你游泳的樣子。」

  「哦哦!早上的太陽還真耀眼!看!那裏還有魚跳出水面耶!」

  「唉呀,是真的耶。」

  他總覺得話題似乎被硬生生地轉開了。

  只是像這種愚蠢的對話,老實說……感覺還不賴。

  那是和平的存在,也是人們心中有所餘裕的象徵。

  有別於戰場上,那隨時與死亡和殺戮比鄰,肌膚彷彿暴露在烈日底下般地刺痛;像現在這樣,宛若浸泡在溫度適中的熱水裡,讓人不自覺地就鬆了警覺的氣氛,才是他內心所嚮往的景象。

  「哦?原來你在這裡喔。還想說剛剛起來的時候怎麼沒看到人,原來是在這裡幫大家守夜啊。」

  當畢利卡發現到甲板上第三個人的存在,彷彿宣示他的雙肩就是自己理應所處的位置,一屁股的就坐在了上頭。

  而寡言的他僅點了點頭,一如往常地不以言語來闡述自個的心境,隨即默默看向遠方。

  他沒有說出口,在陽光尚未降臨這片大海之際,就已經夢醒的理由。

  源自記憶當中的深處,來自身上那本年代記的活夢靨──另外一個世界的「自己」。

  曾經劍戟相交過的敵人,於夢中再次的復甦,他才驚覺,原來那人的存在並未消失,而是幾近永久般地寄宿在自己的影子當中。

  說不定,就只要一個契機,他就會再度出現,占據自個的意識、奪走熟悉的景象,取而代之,成為「自己」。

  晃了晃頭,甩開沉積在心頭之上的憂慮。

  這件事,不需要特別對誰說出口,無謂添他人煩惱。

  反正,一切都……只是場夢。

  只是場夢罷了。

  「辛苦了。」

  此時此刻,菲娜的一個微笑,那是百萬金幣都換不來的美景。

  這瞬間他有個想法,說不定這一切的努力與奮戰,就是為了換來此時此刻映入眼簾之物吧──每個加入義勇軍的夥伴,或許都抱持著不同的信念與想法,選擇踏入僅有殘酷與血腥的戰場;但他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心中始終捉摸不出個更加具體的信念。

  和平?──這理由又太過籠統。

  自由?──又不是某個老愛呼喊自由的傢伙。

  真相?──這還是交給其他人吧,像是三賢者之類的。

  說到底,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理由說不定怎麼樣都好。

  至少看著眼前這位少女的平靜笑容,他是這麼想著的。

  「太陽都已經曬屁股了,差不多該叫大家起床了吧?」

  兩人不曾查覺到他心中閃逝而過的思緒,將他的沉默理解為日常行事般的反應,很快地就把話題帶向了其他事物之上。

  「嗯──我是覺得可以再多睡一下啦,畢竟大家真的都累了……」

  這時,菲娜的聲音突顯低竭,在場之人卻是對未說完的部分心照不宣。

  日以繼夜的戰鬥,無法放鬆的神經;戰爭的結束,人們心中所留下的傷痕。

  內心裡曾經質疑著,當下一道黎明的曙光昇起,他們究竟會身處何處,那是沒有人能夠預知道的未來。

  然而,當現在已經成為過去,未來的腳步卻總是在措手不及時走近身旁。

  ──失去摯友的人們,往後還是會在夜半人靜之際,悄然流下淚水。

  ──遠離家鄉的人們,災後復興的工作仍得透過雙手,才能自戰火中重生。

  ──決意復仇的人們,接下來到底該何去何從,還得尋找下一個著棋之處。

  集結起來的諸多意志,這些義勇軍的夥伴們,始終還是得回到他們應該去的地方。

  也是為此。

  這艘同樣地陪同了義勇軍夥伴們許多冒險的船,正溯著他們曾經走過的路徑,引領英靈與生者回到他們「本應所屬之地」──家鄉。

  「不過,我擔心等一下會有人宿醉,所以剛才已經做好了解酒的料理呢。」

  「欸……?」

  菲娜臉上明明帶著溫柔的笑容,方才所說的話,語氣間也是滿滿的慈愛與關懷;但看在他與畢利卡的眼中,這標榜成份百分之百善良的心意,可是與殘忍酷刑相等的存在。

  「如果不介意的話,兩位要不要吃一點,當成早餐呢?」

  「這、這……」

  畢利卡語氣中的遲疑,早已呈現出心中的驚懾,然而菲娜卻是沒有注意到,將這份猶豫誤解成了「因為這是解酒的料理,所以不太適合當早餐吃」這般想法,反倒是更加踴躍的推薦起自己的料理。

  若不是菲娜的料理手藝,在義勇軍當中可是擁有「連龍都能一擊打倒」的名聲,這抉擇倒也不會如此艱辛了。

  「啊──說起來……說起來!我還要幫忙準備航海圖!」

  這話一說完,畢利卡瞬間就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留下了滿臉堆笑的菲娜,以及苦悶著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的他。

  「說起來……」

  當菲娜開口的瞬間,他不禁身子一顫,還以為在這沒有援軍的情況下,得要靠毅力跟勇氣來解決菲娜的料理。

  「好、好久,沒有像這樣……兩個人獨處了……」

  望著臉頰在晨曦的反光中,浮現起緋紅之色的少女,他內心裡是沒由來地放鬆,慶幸著菲娜自己先帶開了話題。

  如果一個拯救了世界的英雄,才過沒幾天就因為急性食物中毒倒地不起,真不曉得吟遊詩人們到底要怎麼改編這段故事──倒不如說,如果真的要選擇自己的末路,他絕對會把菲娜的料理放到順位的最後。

  「真的……一起旅行……好久了呢……」

  菲娜的語氣漸顯吞吐,緩慢的口吻帶起了這些時日以來的回憶,浮現在腦海中的是數不清的戰鬥,以及與眾多夥伴們邂逅的故事。

  回想當初僅有寥寥數人的義勇軍,如今論實力,甚至不亞於一支精銳騎士團,或是小國的主力戰鬥部隊。

  有痛苦,也有著歡笑。

  他領悟到了,並不是只靠一個人,才能夠做到這些即便歸類在奇蹟,也是絲毫不為過的豐功偉業。

  正因為身邊這些,無論是仰慕著義勇軍名聲而來的人,或是因為某些理由而無處可去的人,他才能夠在一場場的戰鬥中,跨過無數苦難,來到今天的這一步。

  望向海面上飛躍的魚影,闔上的雙眼與微微揚起的嘴角,在他心中,是充滿了欣慰,以及對夥伴們無限的感謝。

  就在這時!

  「呀────!」

  淒厲的悲鳴撕裂了平靜的氣氛,他下意識的反應,就是伸手握住了腰側的劍柄,揚起眉稍不住四處探望。

  「那個是!」

  順著菲娜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不是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海面飛躍而起的魚影嗎?

  就在他尖起眼睛仔細一看,海面上反射著陽光的背鰭底下,竟然有著一雙的蹼爪與尖銳的大牙──那並不是普通的魚,而是一種會用兩腳站立的魚人種魔物!

  「有、有魔物啊!」

  剛才發出尖叫的畢利卡迅速地飛回兩人身邊,同時指著船的後方甲板不住大喊,看樣子是有部分的魔物已經攀上船來,恰巧碰到了正準備避難的畢利卡。

  噠的一聲,他解開了劍鞘上的扣環,在刺耳金屬的摩擦聲中,於他手中高高揚起的單手劍反射起清晨的陽光,那是示意著戰鬥開始的信號。

  啪唰、啪唰的聲音接連響起,潛伏於海中的魔物高高躍起,落在了他們的周圍。

  幽碧色澤的鱗片、佈滿倒鉤的利牙,甚至是魚人手中可謂兇殘化身的三叉戟,每每都不住挑動著人類心中對於異形的恐懼。

  大戰過後的鬆懈,那是人之常情,但戒備的工作乏了,此刻招致的局面也是自找的。

  但,義勇軍成立至今,如此的危機已不是一隻手能算得出來了。

  他屏氣,右手如鞭似地一甩,揮舞出去的劍刃前端,架開了魚人直挺挺刺來的三叉戟,緊接著又一個側身,躲開了來自左側的偷襲。

  只是魚人的數量實在太多,就算打倒了一批,後面又有更多的魚人跳上船來。

  緊繃的神經,耳中聽見了自船尾傳來的刀劍相交之音,在那多半有其他夥伴正在交戰當中,雖不知是何人,至少是暫且不用擔憂被魔物們前後包夾的局面。

  倏然,視線一角有道白光閃逝而過,他猛然咬牙,讓上身硬生生轉了九十度,然後突刺,令雪白劍刃破開了那隻魚人的鱗片,劍身直沒入三分。

  然而,一次的呼吸尚未結束,又有其他魚人補上了空缺,繼續將手中的三叉戟刺向他們所在的方位。

  就算偷著個空隙,讓畢利卡能夠逃離當場,藉機找來更多的同伴支援,但數量上的差距,卻是迫使他跟菲娜不住後退,直到兩人僅能背靠著船桅進行作戰。

  綠色光環接連籠罩著他,讓被劃破的肌膚才乍現血紅,頓時就被菲娜的治療法術將傷口堵塞,不至於讓傷勢持續加重。

  這僅是解一時之渴,情勢幾乎不見好轉的跡象。

  敵人絲毫不見衰竭之勢,反倒是接二連三的創傷,開始影響起手中揮舞的劍,使起先流利的劍影漸顯沉頓。

  往外推開的三叉戟,竟在毫髮間掠過了手臂的肌膚,一絲的纓紅象徵著心有餘而力不足,意味著危機開始頻繁的降臨。

  喘息變得粗重,手中的劍彷彿沉了許多,體力正在被敵人的車輪戰不住耗損。

  戰鬥開始之際,還能攻七防三的比例來應對,如今光是想要招架,就已經費盡全部的心力了。

  他甚至能感受到,身後的少女正在微微地顫抖。

  那是對親愛之人即將面臨死亡的恐懼,同時也是對自身的弱小而感到無力的悔恨。

  到底這場戰鬥,已經持續了多久,又還需要多久才會結束呢?

  時間,似乎變得緩慢。

  明知只是錯覺,但夥伴的吆喝聲、金鐵激撞的火花、頰旁滑落的汗水,世界的一切突然變得像陷入泥沼似地。

  當精神緊繃到極限,使專注力大幅度上升,屬於劍技高超者在生命垂危,方能體會到的奇妙境界,之後倒還可算是逸事一件。

  但,他確確實實的感覺到了──



  整個世界,完全陷入了靜止。



  『……這就是你的傲慢,所導致的結局。』

  熟悉的聲音於耳際響起。

  完全靜止的世界,卻不自然地響起話語聲,若不是這名發話者對他而言異常的熟悉,那想必為是個突兀至極的場景。

  『難道,這是你所想要的未來嗎?』

  昨夜的夢境,這聲音迫使他從睡夢中驚醒。

  其聲之主,曾化身為黑騎士阻撓他們旅行的存在。

  在意志與意志的激烈衝突,最終仍能立於大地之上的,是在戰鬥過後艱辛取勝的他。

  但「他」,還是出現了。

  就在完全靜止的空間之中,一道虛幻的身影,幽幽然地出現在他面前。

  ──與自己面容一模一樣的,另一個世界的「自己」。

  『回答我!這就是你想要的未來嗎!連所愛之人都無法守護,只能在這種無名之地化為空虛的骸骨,這就是你口出大言之後,真正想要創造的未來嗎!』

  那是本體早已逝去的幽靈,如今浮現在眼前的,僅是意識的缺片,寄宿在年代記當中的殘渣──什麼也不是的存在。

  這是某種奇蹟嗎?

  還是來自地獄的厲鬼?

  無論是何者。

  『……原來如此。你,渴望著力量嗎?』

  回想起當初與「他」在異空間的一戰,彼此的記憶、心思流向對方,也因此得知了對方所選擇的道路,僅存背道而馳的結局。

  他決定扛下一切,不願再次失去所愛的事物。

  「他」選擇了捨棄所有,讓曾經發生過的慘劇不再重演。

  徹底的覺悟,迎來了最為艱辛,也是最為精彩的一場戰鬥。

  說不定那是因為彼此所共有的靈魂,在衝突當中互相共鳴,才會發生的「僅有一次」。

  當時的奇蹟,如今是否能夠再度重演,他不敢確信。

  只是。

  為了繼續守護所愛之人,所以他需要力量。

  更多的力量。

  能夠打倒所有敵人,沒有任何存在可以撼動的強大力量!

  『哼,甚好。我倒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夠駕馭這股力量!』

  語畢。

  聲音,再次回到了世界當中。

  只是唯有一點,是與方才有所不同的──

  「這……是?」

  背後的菲娜,最先發現到了在他身上的異狀。

  「唔……唔噁……唔嗚喔喔、嗚哦哦哦哦哦哦────!」

  揮劍,隨即斬開。

  眼前的魚人就像是一枚薄紙,手中的劍刃絲毫感受不到任何的阻力,連同手中那柄三叉戟於眨眼間被一刀兩斷。

  瞬時!

  隨劍斬飛射而出黑色氣刃,以雄鷹之勢掠過眼前圍聚而來的魚人,令牠們頓時一個踉蹌,迫使包圍網出現了斗大的空隙!

  「呀──!」

  藉此之機,他將菲娜往外一推,送往了信任的夥伴身邊。

  接下來。

  就是無盡殺戮的時間了!

  很快地揮出一劍,緊接著又刺出一劍。

  勢如破竹般,眼前的魚人毫無反抗可言,仿若秋收之際的麥穀,一一被他收割了生命。

  「那、那是……隊長?」

  不可置信的目光,不約而同投向了那張熟悉的面容。

  只是,如今雙眼布滿血絲,彷彿為了殺戮正感到愉悅的興奮表情,那可是以往朴訥的他不曾浮現過的模樣。

  同時之間。

  在他身旁纏繞著的黑色氣息,正不斷地累積,愈發濃稠地開始見不到底下的衣裝,直到完全被黑色氣息吞沒,化身為一黑色半球體。

  最後在被黑色氣息吞沒的那一刻,不只是否為錯覺,只見他似乎回首,望了眼這些一同奮戰許久的夥伴們。

  魚人們似乎對眼前的異相,感到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並未貿然上前。

  於一絲猶豫的片刻之間,黑色半球體卻是率先破裂開來,伴隨一股強烈的鬥氣迸發而出,使眾人不禁下意識伸手遮住眼鼻。

  直到,放下的手,致使視野恢復之際──

  在他們眼前的那名男子,他──或者,該說是「他」,躍然立於該處。

  渾身殘繞的黑色氣息彷彿有著意識,逐漸化為身體的一部分,成了套滿是兇殘暴戾的黑色鐵甲,頭部完全被包覆在看不見底下的黑兜。

  手上曾拯救過世界多次的武器,更甚成了有著血紅色劍刃的大劍。

  如今立於眼前的,已經不是熟悉的義勇軍隊長,而是曾經劍刃相交多次的宿敵──黑騎士。

  「不、不會吧?難道……難道隊長被……」

  「這、這不是真的吧……」

  「隊、隊長,隊長被年代記吞噬了嗎?」

  沒有人相信。

  或是該說,沒有人願意相信。

  那是早已經打倒的強大的人,如今卻又傲然站立在當場,仿若夢靨化為現實一般,眾人是瞠目結舌,卻又難以理解眼前的事實。

  只是,唯獨一人──菲娜眼中所看見的,似乎與其他人並不相同。

  「我……會相信他。」

  緊握在胸前的手,似乎違背了主人的話語,隱約流露而出擔憂之情。

  但,這並非是因為深愛的他,看似被力量強大的年代記吞噬,成為毀滅的象徵。

  那是因為,那個男人永遠都會帶領自己走出黑暗,迎向希望的光芒──

  「因為,我相信,我會相信的!直到永遠!」

  彷彿為了應和菲娜的決心,以及透過話語傳達而來的信任。

  那名寡言的男人,他,高高揚起了手中的劍,鮮紅的劍刃如今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我……要守護大家!」

  然後,在那看不見面容的黑兜底下,彷彿無法遮掩他的決心與意志,約莫雙眼之處乍然迸發出璀璨的白光!

  手中的劍,指向了前方──有著敵人所在的地方。

  「抓住……希望之光──!」

  隱藏在手中之劍、兩人份的意志,以及年代記當中的強大力量,就在這時候完全解放開來,超必殺技「時光破壞者.永劫深淵」頓時炸裂,將眼前所有傷害所愛之人的存在──魚人,化為完全的虛無,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然而,這股強大力量卻不僅是完全的破壞,眾人所乘的船隻絲毫未損,眼前大海僅受氣流影響而掀起陣陣波瀾,並未因此傷害到任何無辜的生命。

  下一刻,彷彿力量隨著超必殺技的解放,將力量全副囑託在這一擊過後,黑色鐵甲乍然崩裂,黑兜也在無聲的崩裂中化為黑色碎片,隨即如雲煙般消失在空氣之中。

  在陽光的襯托下,他靜靜站在原地。

  其他人不得而知的,是一個只有他跟「他」才能知道的誓言,於此時此刻所許下的約束。



  『……大家,就交給你了。』



※※※



  「呱啊啊啊──!」

  畢利卡淒厲的慘叫聲,今天也是在平靜的海上生活中,增添了些許的變化。

  「是誰把菲娜做的餅乾,混到了今天的點心裡面啦!」

  「這、這根本就是賭命吧……」

  稀疏談話聲中,所有夥伴的額上不禁都流下了冷汗,不曉得該不該把眼前那看似可口的餅乾,送到早已是飢腸轆轆的肚子裡。

  「餅乾還有很多哦!今天跟大家一塊做了不少,所以不要客氣,盡量吃吧。」

  在菲娜可掬的笑容當中,除了畢利卡不信邪地率先吃了一口,隨即就遭到了貪吃的報應,率先成為犧牲品一號過後,至今還沒有人膽敢挑戰如同俄羅斯輪盤般的美味點心。

  隊、隊長,這種時候就交給你了!──彷彿所有人投射過來的視線,都蘊含著相似的訊息。

  他看著眼前那幾塊正散發出奇妙的色澤,擺明著就是菲娜額外為他做的特製餅乾,不禁吞嚥了口唾沫。

  就算想趁他人無法察覺的時候,跟年代記裡的「他」商量一番,看看是否可以交換一下意識──但「他」好歹也是受過另一個菲娜不少次手中料理洗禮的男人,頓時就給予了否定的答覆。

  看樣子,今天是找不到理由跟方法逃避了。

  將止不住顫抖的手,伸向了餅乾。

  就在張開大口,把餅乾放進嘴巴裡之前,他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這次旅行結束之後,就要……」


The End.



  各位好,這裡是祀夜。
  歷經兩個多月賽事的奮鬥,小屋差不多是該開始活動的時候了。
  講是這樣講,金車到現在還是有許多難關留待突破。(倒地



  那麼,差不多該來說說小屋接下來的各種預定了。
  本來想在月報來談這些事情的,但想想還是覺得把月報留給賽事,雜七雜八的閒談就放在這來談吧。

  首先是小說的部分。
  原本是每週二或三,以及週五都會進行的固定更新。
  目前我個人打算把宛若重新編寫,現在的進度將會停止更新。
  換言之,禮拜二或三的固定更新,也就會完全停止。
  而,每週五的戀繪還是會繼續更新,這部分還請舊雨新知不吝給予小弟支持。
  每月之星的部分則是會完全停止,巴哈徵文則是會改為不定期更新,也就是有想寫的才會去寫。

  目前還會繼續更新的日記部分,則是會在近期內更新一篇關於賽事的感想(徵文之路),預定上會聊聊這陣子籌備賽事的一些感想。
  賽事月報依舊會在每月十五號固定更新,不定時還會追加增刊號以因應期限較短的賽事,或是需要花點篇幅大書特書的賽事。

  另外,目前有幾項創作企劃正在籌備當中,相關消息也會在近期內發布。
  到時候相關作品也請各位不吝指教與關注。

  現在想到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倘若有缺漏的,會找其他地方繼續說明。
  那麼,我是又開始晚上不睡覺的祀夜。
  感謝各位朋友這段時間以來的等候,並請今後仍能不斷給予支持與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907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鎖鏈戰記 CHAIN CHRONICLE

留言共 11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精彩[e35]

05-15 03:25

Onikis
感謝。05-15 12:41
夏鳶
4YA 4ni(#
跟我一樣不會寫戰鬥場景R(拍肩

05-15 13:26

Onikis
是我XD
怎麼說呢,我不太擅長寫出那種緊張的情緒吧?
所以我的作品裡面很少會看到這種場景XD05-15 18:58
珀伽索斯(Ama)
內容讓我感覺就像是深入其境,很豐富精彩呢!
另外最近這2個月半真的是辛苦你了,也很期待你的新活動喔!

05-15 15:17

Onikis
說辛苦也不至於,畢竟是自找的結果XD
有想要做到的事情,有時候總是得不顧一切的往前衝,僅是如此而已。05-15 18:59
夏鳶
我的話是有時寫動作時就會忘記情緒的描寫,少了兩者的互相烘托,我覺得寫出來的感覺有點少了甚麼的尷尬,而且也很難去改掉[e3]

05-15 19:03

Onikis
就看創作者自己怎麼選擇吧。
並不一定要有刺激的場面,才能寫出一本小說。
我的選擇就是盡可能避開這些內容,發揮自己比較擅長的部分。05-15 19:06
夏鳶
不愧4飯糰先生[e2]
不過我想要正視我的不足,所以正在努力途中,可是看來還有好長一段路R[e21]

05-15 19:15

Onikis
路是人走的,也只能一步一腳印走下去囉。
然後,為啥是飯糰XD05-15 19:17
夏鳶
你還記得上次「魔鬼」的稱呼嗎?

05-15 19:18

Onikis
那是因為我的ID是ONI開頭,跟日本的鬼同音吧?
等等,你別跟我說因為這樣,就取「おにぎり」的開頭音喔XD05-15 19:20
夏鳶
せいかい.[e24]

05-15 19:34

Onikis
呃,期待下次的新稱呼?05-15 19:36
夏鳶
各式各樣的[e5]

05-15 19:43

Onikis
オニビ好像不錯(?05-15 19:46
夏鳶
「鬼」父之類的也不錯[e29]

05-15 19:49

Onikis
那你帶個愛莉來給我XD05-15 19:51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5-16 12:09

樂海鳴
自己否定自己ww

05-16 19:59

Onikis
一種自M的概念。XD05-16 20: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goliyo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即興短篇」Chaos ... 後一篇:「文學賽事月報」16年5...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試玩開放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