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鬼も幸福も

作者:ƸӜƷ│2016-05-14 18:04:03│贊助:238│人氣:3822
web番外 リゼロEX『鬼も幸福も』

“怎,怎麽會.......這樣,騙人的吧!?”
昴抱著頭發出驚訝的聲音。
眼中浮現出動搖,驚慌失措。昴的視線投在商店--市場左右展開的露天商鋪中的一家上,
褐色皮膚的店員被昴誇張的反應嚇得瞪大眼睛。
但是,被驚訝支配的昴沒有註意到店員的態度。
嘴唇在顫抖,額頭濕潤浮現出汗珠也忘記去擦,非常痛苦的咽下一口唾沫。這樣,停下腳步的昴。

“喂,怎麽了突然停下來。不早點回去的話不會被整嗎?”

走在前面帶路的人,嘟著嘴走了回來。
手放在頭後,尖銳的眼神中透漏著不滿。但是,昴知道像是想要殺死對方的銳利的目光,並不是
因為對對方的討厭或惡意,這是與生俱來的。
要問為什麽,昴自身就是體會過由這種眼神引來的無謂的中傷前輩。

“堅強的活下去......”

“怎麽突然自憐起來了!啊,算了!不想聽!知道就算聽了也只會郁悶!別說!不要說啊!”

“被這麽元氣得激勵著,我的心情也會向前看啊。真是的,你是拉動我的好家夥啊。天賦的才能。原來持有著加護啊!”

“真的不需要!老天爺是有分發這種加護的閑暇的話,就給我些更有意義的啊!”

沖昴說話的唾沫橫飛的,三白眼的人——藍色短發的少年仰天嘆息道。昴對少年的過度反應多次點頭,然後
重新轉向了一臉懵逼的露天商人。
然後,

“這個,多少錢?”

“啊?”

對回複的楞住了的聲音,昴滿臉喜悅地笑著。看到那露出牙齒的兇惡的笑容,露天商人的喉嚨一瞬間"嗬咿"得抽搐了一下
看出內心是受了傷,在今天的相遇之前的都是些不值一提的事情。

昴咳嗽了一下,用手指著露天商鋪擺放的“那個”,

“想要這個。給我。姑且,每袋三個”

“哎,啊~!謝謝惠顧!”

“等!等一下!突然間幹什麽......買些多余的東西回去的話,就不只是被怒視,是會被行使武力的吧!”

當理解了昴的要求,露天商人大氣的答複的時候,少年抱緊身體臉色都變了。對拉著昴的衣擺,叫他重新考慮的少年。
昴拿開了他的手,彎下膝蓋迎合他的視線說

“放心吧,買東西用的錢不在財政預算中。用的是我的私房錢,慢慢存起來的零花錢。我對零花錢的使用方法你也是知道的吧”

“啊啊,嗯......不喝酒、不抽煙也不賭博,除此之外的使用方法......都是花到女人身上呢”

“你,故意用招來誤解的說法嗎?想知道,性格惡劣乖張是和誰一樣啊”

“大體上沒錯,是遺傳基因啊。令人悲傷。”

沖像嘆息一樣搖著頭的昴,少年豎起左手中指堂堂的宣言。昴抓住那豎起的中指,"
啊"少年叫道,他的指關節發出了悲鳴。
這樣進行互動的兩個人在面前,孜孜不倦的進行著商品裝袋作業的店員露出營業用親切的笑容。

“關系真好啊,老爺。和那邊的小子是親子嗎?”

“餵餵,在這種條件下才看出來......商人的眼光也真是不行啊!你怎麽看,利格魯(參宿七)”

“看到我的臉做出跟你有血緣關系的判斷才是非常困難的吧!”

被關節技放倒的少年——利格魯不服輸的叫道。聽到的昴也“嘛,也是呢”這樣呆呆的答道。
在這期間,商品裝好了袋子。昴對拿著三個小袋子出來的店員掏出了裝著零花錢的名為錢包的東西,

“那麽,多少萬元”

“雖然不知道萬元是什麽,但每袋是銅幣六十枚”

“那,銀幣三枚足夠了——老哥,找零就不用了,收好。”

“唉~!這也太大度了!老爺,我就感激的收下了”

店員做出演戲般誇張的動作收下了給出的銀幣。對這場生意的氛圍親切的露出情不自禁的笑容的
利格魯、馬上轉動手腕露出怨恨的視線。
知道他關節技和找零都不需要的發言中抱有不滿、

“好了。今天看到了足夠令人懷念的東西。想象成和那感動相稱的東西就好了。太奢侈的話,蜜蜂會教訓你。

“感動啊,懷念啊,在說些什麽?”

站起來後,利格魯繼續不服的追問。
昴粗暴的摸著利格魯的短短的頭發,傳來“哇”的叫聲,

“稍微和老婆有關系,想起了故鄉的風俗了”

昴露出邪惡的笑容說著。
“所以,就買了預訂外的東西嗎?”

出來迎接的藍色頭發的女性,聽了昴的說明後吐出來小小的嘆息。
昴和利格魯一起回到家進入屋子馬上就來迎接的人物。可能由於幹了洗刷的工作,白色的圍裙上
有擦拭過手的痕跡。
圍裙上有昴因為無聊而縫上的貼花刺繡,就算是擦手也要避開那個地方,這讓昴很是害羞。

“真是的,在笑什麽。蕾姆無法理解”

看到昴不禁松開了嘴角的女性——長著藍色長發的蕾姆生氣了。她向昴旁邊的利格魯投去要降下懲罰的視線、

“利格魯也是。爸爸不是經常就做出出奇怪的事情嗎,你不好好去做是鬧哪樣啊”

“是。在反省了......不對,這很奇怪吧。冷靜下來思考一下想來很奇怪吧!?為什麽老爹的奔放,作為兒子的我會被遷怒啊?立場反了不是嗎?”

“等下,利格魯。深吸一口氣,吐出來......對,慢慢的。這樣試著做五次,閉上眼睛。一、二、三......對,怎麽樣。
冷靜下來了嗎?冷靜下來了啊。那麽,再一次向媽媽道歉......”

“慢慢的深呼吸冷靜下來再回來反省我也沒有半點錯啊!!”

與冷靜正相反,滿臉通紅的利格魯怒吼著走進了家。用敏捷的動作從蕾姆的側面通過,
“利格魯!”被蕾姆用憤怒的樣子喊到名字也沒停下腳步。這樣出乎意料的,跑到了走廊的盡頭,

“什麽啊”

說著,停下了腳步,最後還是聽了母親的話估計內心還是好說話的。蕾姆叫住那樣做的
利格魯的原因似乎明白了,用溫和的表情松開嘴角,

“房間里有準備好的零食,洗過手再吃吧。還有,別忘了跟絲碧卡說‘我回來了’喲”

“知道了。我開動了”

昴和蕾姆教育的結果,吃東西之前的“我開動了”是菜月家鐵的規矩。嘔氣也好,反抗也好,
盡管那樣卻遵守著的利格魯的善良,夫婦二人用溫暖的目光目送著。
作為最低限對的反抗,粗暴的關上門,利格魯的身影在走廊下消失了,蕾姆重新轉向昴的方向,

“剛才開始,就有點太過分了吧”

“嗯喵,作為母子間的交流,很好很好。利格魯也是,那個絕對不是真心討厭。那家夥,真的令人吃驚的程度
和我小時候一摸一樣。所以這種是明白的喲”

昴一邊安慰著沮喪的垂頭的蕾姆,一邊把鞋脫在玄關走進家中。
先不管利格魯,和在旁邊的蕾姆一起去往起居室。
購物袋放在桌子上,順便一提露天商人賣得三個袋子像是能看到一樣放著,蕾姆從袋口向里看,

“真是......什麽奇特的東西東沒有,只是普通的豆子呢”

“恩恩,是這樣。什麽啊,以為是什麽羞羞的隱喻嗎?我的老婆老實的在那種的方積極地呢”

“愛情用行動來表示,展示出來是不會躊躇的。而且,是害羞的事的話,就算是昴,也不想輸”

“啊,我做過不知羞恥的模仿害羞又純真之類的事嗎”

用手抵住下巴,露出牙齒的昴,蕾姆一瞬間露出了看得入迷一般呆住的表情。之後她就這樣
臉頰發紅,飛快地從昴那移開了視線,

“結果,說是結婚紀念日買來大量的鮮花,又或是在蕾姆生日的時候和利格魯兩個人裝飾了家
,又或是絲碧卡降生的時候向鎮里的人拜托......昴
太在自己以外的地方花錢了。”

“我為了讓我的老婆、我的家人高興而花錢。這是為了我以外的什麽的意思嗎?為了我幸福的生活
而使用零花錢不是當然的嗎?”

“————!”

歪著頭昴的回複使蕾姆白色的臉頰因為羞澀而染得通紅。過多的感情使眼中湧出淚水,擡起頭的蕾姆
突然抓住昴的袖子。
突然間的行為使昴發出"哇"的悲鳴體勢崩壞。在昴的正面,就像等在那一樣蕾姆踮起腳尖,

“————”

“......突然,怎麽了?”

一瞬間,彼此的嘴唇相互重合,甜蜜的舌尖纏繞在一起而後分開。
對於蕾姆突然地愛的表現,昴心跳不止,表面上裝作平靜的樣子。用舌頭舔著說話的昴的嘴唇,
總覺得露出妖艷的表情的蕾姆說“不是”,

“昴......好壞。那種事,突然說出來”

“那種事是,我說了什麽”

“昴要更加好好打認識到,自己說的話和一舉一動都給予蕾姆莫大的影響的事實、平常來說
應該注意到的。——在家裡再怎麽說話去掉主要內容都沒關系,如果在外面被這樣說了不會很困擾嗎?”

看著滿臉通紅說著可憐人的話的蕾姆,表面上保持平靜的昴的那邊理性像是被切斷了那樣。
扭扭捏捏地用手指頂著手指,側開目光。吐息在慢慢的變熱,應該不是因為昴的偏心吧。
但是,那兩個人之間的羞羞的氛圍——

“————哇,哇,哇~”

“呀!!絲碧卡哭了!誰!誰來!幫幫我!!”

從家的深處傳來的,愛子與愛女兩人的聲音立刻破壞了氛圍。
昴和蕾姆互相看了看對方的臉,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然後兩個人,什麽都沒說,互相牽著手
,走向騷動著的孩子們那邊,

“這麽說來,最後,為什麽買了哪些豆子?昴的故鄉的風俗是......”

“啊,沒有說來著”

因挽著胳膊,靠在身上的蕾姆的體重感到高興,昴一副沒什麽的樣子,對妻子笑著說,

“——在我的故鄉啊,有用豆子丟向惡鬼來驅鬼的風俗”

——說完之後,昴看到蕾姆的笑容像凍結了一樣。
“不就是這樣的!真的完全!沒有那個意思!”

“真過分呢~,絲碧卡。爸爸真是,一定是討厭媽媽了。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麽買來驅鬼習俗用的豆子......一定,在拐彎抹角的說。蕾姆的事,蕾姆的事”

“並不是那樣的啊!我!在被問到蕾姆和利格魯那邊最重要的時候,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回答"蕾姆"的!”

“你這個,狗*爸爸!!”

家族四人的喧囂吵鬧地圍著這個房間咕嚕咕嚕地轉著圈。
在最前面作者圓周運動,怒氣沖沖的蕾姆還在沖著還是嬰兒的絲碧卡發著牢騷,昴追著她一邊道歉,
大體離開那個場所但是不薄情的利格魯,現在正對著昴豎著眉毛發怒跟在最後面。

“我知道了,稍等一下!確實剛剛是我的說話方式不對。被問到蕾姆和利格魯那邊最重要的話,
會好好地煩惱一會再選蕾姆的!”

“不是因為做出決斷所用的時間而發怒!我被卷入夫婦吵架了啊!”

“利格魯,爸爸什麽的是用嘴說就好使得人嗎。而且滿臉怒氣的生氣的話,絲碧卡會哭的。
請安靜”

“不想被現在,這個屋里比誰都怒氣沖沖的媽媽說!”

還在怒喊,被昴和蕾姆兩個人同時做出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噓”地告誡的利格魯脫離了圓周運動。
剩下的兩人,昴和蕾姆仿佛在相互追逐著背影一樣,在中間坐的利格魯周圍轉來轉去,

“驅鬼是比喻的表現手法。我老家就是這樣......或者是所有的壞東西,疾病啊,貧困啊
等不受歡迎的東西的總和叫做‘鬼’。播撒豆子是驅逐哪些的儀式,並不是真的敵視鬼”

“好過分,真過分啊。昴,明明以前說過鬼什麽的,非常喜歡鬼什麽的說服了蕾姆......
已經忘了那個時候的心情了吧”

“沒有那回事!”

說完,昴停了下來回頭看。沒有想到圓周運動停了下來快步走著的蕾姆,一臉驚訝的撞進了昴的懷里。
昴用雙手,像不想讓她逃跑一樣,抱住臉貼在胸膛上,呼吸急促的蕾姆。

“我忘記你的心情什麽的,這種事情不可能有的吧。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你了。你才是
把這點忘了吧?”

“昴”

在熱情的目光的註視下,昴看到面前蕾姆的眼睛濕潤了。
距第一次相遇已經過去九年了,這期間成為母親的蕾姆的身姿,也由嬌弱孩子氣升華
成了一名女性的強大。
盡管如此,只有在昴的懷抱中的時候,會變回可愛,拼命的尋求昴的蕾姆。

蕾姆為那樣的自己感到害羞而垂下了目光,因為甜蜜的感情而嘴唇顫抖,

“昴......啊,利格魯。先照看一下絲碧卡”

“哎,啊,哦”

“——昴”

吧在自己與昴之間狹窄空隙中的絲碧卡交給利格魯看管,蕾姆把空下來的雙手
和臉頰依偎在昴的胸前,

“在昴的懷中,現在蕾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嗎?”

“當然。我的一半是由蕾姆的愛,另一半是由蕾姆的思戀組成的,這樣說也不過分哦”

“真是的,又把我當笨蛋......”

昴和蕾姆相互擁抱,彼此交換著愛慕。
看到那樣的雙親和好的光景,利格魯機智的捂上了腕中絲碧卡的耳朵,

“哪門子的喜劇啊~!!”

這樣,用盡全力吐槽道。
“說起來,節分嗎......沒聽說過的風俗呢”

“嗯,這里是這樣呢。原來的地方,用這邊的日期來說不好表述,通常是二月三月左右......”

真確的日期是二月三日。
然而,這邊的世界只有像是四季,一年大致三百六十天前後這幾點是共通的,而叫法不同,
生活了超過九年也沒推敲出來。
模糊地認為,季節寒冷的現在是一月到三月的哪天當成是這樣。

“因為只個原因,就想著過一下節分吧!不是為了驅鬼,而是想驅散被稱作鬼的壞東西的總和,延續家族的幸福!”

“所以,就在四人中三人是鬼的家庭中說了......”

蕾姆苦笑著,突然伸出額頭白色的角,開始鬼化。
就如蕾姆所說,鬼和人混血的利格魯和絲碧卡同樣繼承了鬼的血,這兩個人也好好地
長著角。利格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顯現,絲碧卡哭的時候短短的角會伸長。

房間中,圍坐在一起開會的四人。果然,鬼們一副不起勁的樣子,昴則是不滿的表情。
打破這暫時的沈悶的是,

“話說”

“啊”

昴向正坐著的蕾姆伸出手,用指尖觸碰白色的角。
角有著硬質的觸感,其表面隱約感到溫暖,觸感光滑。而且,角本身也有感覺的樣子,
昴的手指移動的時候,

“啊,不......要,不可以,昴......孩子們,在看著......”

“舒服的樣子沒什麽說服力啊......”

比起色色的樣子,蕾姆展現出像是可愛的小動物的樣子,身體靠了過來。撫摸著要確實
軟下來,坐在膝蓋上的蕾姆的角,昴看向利格魯,

“利格魯怎麽看?”

“現充夫婦爆炸吧以外的?不,雖然不清楚......老爸那個,為什麽這麽厲害。不知怎麽就
變成這麽好的臉色了”

一邊抱著絲碧卡,利格魯一臉不悅的睥睨著昴。從兒子那得到答複的昴"嗯"地大幅度點頭、

“單純來說,鬼作為主角的風俗出來這個就想不到其他的了。而且剛剛說明不足,這個風俗
還有後續哦。驅逐壞東西的象征、鬼的時候,也有作為代替把幸福招入家中的一面哦。總之,
就是從家里驅散壞東西,祈禱家庭平安的儀式”

拍著蜷在膝蓋上的蕾姆的背,昴豎起空著的手指,

“對我來說沒有比家人更重要的。並不會因為和鬼有關就無視緣分......再說了,就算是鬼
也不全是壞家夥”

“……是嗎?”

“正確的做法是,‘鬼啊~,外面去~!福啊~,來我家~!’一邊這樣說,一邊不停地灑豆子,
最近,鬼啊福啊都到我家來的做法流行起來了”

“本末倒置了吧!區分好東西和壞東西的機會去哪了!”

“思考問題的方式變了吧。嗯,我不認為這是壞東西”

聽了利格魯的話昴苦笑著,用手指溫柔的梳理著蕾姆的長發。背後微微傳來震動的蕾姆,
令人戀愛的樣子,是笑容升華了,

“因為是鬼就趕走,這太粗暴了。說不定,即使是鬼也能友好相處。和鬼工口的事情,
結婚,組成家庭也能做到”

“......”

“總覺得,世界也能像這樣改變就好了,這樣想。我,越來越喜歡鬼了,現在老婆是鬼
是最大的幸福。或許,人生是伴隨著好事和壞事的這個教訓的意義改變了。”

善與惡隨著社會的變遷而改變,節分、對鬼的態度也改變了。
鬼是萌角色的出版物等,只不過是剛剛開始的國情,昴卻也充分繼承了那個民族性。而且,
完全不想抵抗,因為——老婆好可愛。

“鬼啊~,來我家~!福也~,來我家~!”

“什麽啊?”

“鬼在,福也在。哪個都想要的呼喚方式。我不管哪個,幸福也好鬼也好,都是幸福的象征。貪婪的兩個都想要......,怎麽樣”

縮起肩膀看向昴,利格魯想說什麽似得嘴巴一張一合,結果什麽也沒說松開肩膀放棄了。
看到兒子的反應,昴笑了。一直在膝蓋上任昴擺布的蕾姆也"呋呋呋"地微笑著,

“昴的那種思考方式,蕾姆最喜歡了。——來做吧,節分”

“噢,很有幹勁嘛。那麽,再沒返回前我們開始吧。節分也,作為遊戲知識推廣吧。”

抱起擡起頭的蕾姆,站起來的昴,只跟蕾姆交換了下視線。昴點點頭,

“餵,冰鬼推廣的時候也是這樣,總覺得阿拉拉奇好像令人熟悉,
有這樣的感覺。時常和我家鄉的印象重合”

“時常說起呢。有那種感覺嗎?”

“雖然以前開玩笑一樣說過,尊重民意投票決定總理大臣......是最近的事。愚人節
和聖誕節也有類似的活動”

“舉辦的各種祭典也是,因為商業繁盛的關系得以舉辦......之類的”

“也有這些的關系,但感覺不只是這樣......嘛,現在就算了”

確實是不錯的居住國。跟蕾姆兩人移居過來已經九年了。
卡拉拉奇沒有,廣闊的胸襟和人情味濃郁的國風的話,這些也很難流行起來吧。至今
仍為習慣關西弁和卡拉拉奇弁。

“餵,豆子拿來了。要開始就趕快吧”

“哦,很有眼色嘛,我的兒子。雖然因為立場原因想否定,但我內心也難以掩飾的
砰砰跳起來了。利格魯小朋友~!”

“妻子比起兒子更擔心以下老爸的品行不是強多了嗎?”

從起居室拿來豆子的利格魯,粗暴地分給昴和蕾姆一人一袋,自己也留下了一袋。
昴向面面相覷,用眼神詢問該怎麽辦才好的兩人點了下頭,把手插進袋子並抓起一把豆子。

“簡單。就像剛才喊得那樣,‘鬼啊~,外面去!福啊~,來我家~’這樣就行。不,用鬼和福
都留下的版本。去那邊”

“嗯,豆子......鬼碰上了沒事嗎?”

“以兒子的立場我看到那邊媽媽的眼神有點恐怖!”

“嘛,雖然這樣,不能來真的啊。擺出魔鬼的姿勢,輕輕地”

確認完所有流程,現在起節分——開始了。
相互面對面,手裡拿著豆子,

“餵!鬼啊~,來我家~!福也~,來我家~!”

“嗯......,鬼啊~,來我家~!福也~,來我家~!”

“鬼啊~,啊,絲碧卡哭起來了!在哭了!啊,等下,豆子等一下再扔!”

咕嚕咕嚕地,同剛才一樣圍著屋子轉著圈,開始播撒豆子。
昴元氣地,剛開始害羞的蕾姆漸漸忘記了羞澀一邊笑著,而利格魯則不知為什麽抱著絲碧卡
這個不利條件自己拼著命。

“餵!鬼啊~,來我家~!福也~,來我家~!”

鬼是親人,幸福在家中,這就是菜月家的節分情形。
得到身為鬼的老婆,彼此間得到有鬼的血的孩子,就這樣享受著節分的新形式。——
這是,多麽幸福的事啊。

豆子在屋里,走廊里,家的各處飛散。
只有考慮到之後的掃除破壞了氣氛——一邊想著掃除的事,現在這個瞬間不享受快樂
才是奇怪的呢。

笑著,笑著,一邊笑著,一邊拋灑豆子。
和可愛的鬼們一起,幸福感填滿了胸膛,播撒豆子吧。

鬼和幸福,全部收入,盛大的歡笑著,相愛著。

“昴”

忽然,蕾姆的笑容出現在昴的旁邊。
視線落在昴的身上靠在一起,蕾姆露出羞紅臉發燙的笑容看向昴,

“今天,今後也能幸福的抱著蕾姆,一直在一起嗎?”

這樣說著,一邊把飛入懷中的蕾姆被昴抱住,

“——說過了吧。和鬼一起創在未來,是我一直一直長久以來的夢想。”

現在這個瞬間的幸福,從現在開始一直不斷的幸福,確實在這胸中感受到了,
昴將無限的愛擁入懷里,輕聲細語。
“......真是的,隨便使喚人”

“啊——”

“想吃嗎?但是,不行喲。說是豆子要到一歲以後才能吃。絲碧卡才零歲,也沒有牙
沒法吃的。我就代替你吃掉吧”

“嗚——”

“相當不滿的表情啊......你那個表情跟媽媽向爸爸撒嬌的表情一樣呢。
這個,當絲碧卡能來回走的時候考慮一下家里的金字塔,簡直不堪設想”

“啊嗚,吧——?”

“里邊?說什麽傻話,現在還沒有回來喲。吧節分、撒豆什麽的作為借口,一定還在
里面嘿嘿嘿呢。鬼去外面,啥的。真的啊,那不就是把我趕出來,和媽媽幹些見不得人的事情嗎”

“啊嗚! 啊——,啊嗯——!”

“怎麽了,你也想給老爸撐腰嗎!無論是媽媽還是絲碧卡,老爸又發出讓鬼喜歡的費洛蒙嗎?
真是難以置信”

“啊~?啊嗯,啊嗚。嗚——”

“哈?為什麽像是安慰我一樣摸我的臉?不是的,我才不喜歡老爸呢。我是鬼里例外中的例外。
就算全世界的鬼都被老爸迷住,我也能繼續斷言,我是反老爸派!”

“啊——吧——”

“啊——,可惡!在做什麽啊!好了,走了,絲碧卡。稍微到附近溜達溜達,就算是那兩個人
也該親熱完了吧。先說好了,才不是因為想得周到讓那兩個人......才不是在辯解呢!”

“阿哦!阿哦!”

“啊——,可惡”

“——今天也是,好天氣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901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兔兔醬
感謝//

06-05 19: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hunter75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ナツキ・レム... 後一篇:王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rps40225大家
小屋更新新插畫~歡迎大家來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