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4 GP

ナツキ・レム

作者:ƸӜƷ│2016-05-12 20:17:16│巴幣:3,220│人氣:5772

web番外 第三章斷章『菜月・雷姆』

第三章斷章 『菜月・雷姆』
——晴朗的天空之下,傾註而來的陽光讓昴瞇起了眼睛。
聽見哭聲。
是女孩子的哭聲。那是已經,竭盡全力將聲音融入氣勢中的哭聲,小小的身體用盡全身的力量全力在哭泣。
看見那樣將自己的感情與靈魂全部表達出來的姿態,小孩子為什麽總是這麽充滿元氣呢昴像個呆子一樣的這麽想著。想到這裡,昴對於自己那個毫無年輕氣息的想法感到愕然。
「雖然以前總有自覺自己好像很老成的樣子,不過意識到那是下意識情況的時候就屈服了。自己明明還處在活蹦亂跳年紀的說」
「什麽活蹦亂跳。能客觀的看一下你自己嗎,餵」
明明就還是現役的,正在觀察著自己空掌的昴迎頭撞上從旁而來的罵聲。再聽慣了的罵聲裡嘆了口氣,昴慢慢地將目光轉向那邊。
在昴橫側的椅子上,坐著的是與昴視線高度處在一樣的位置的少年。昴無言地註視著少年彎曲的嘴唇,「比起那個」少年繼續說道,
「絲碧卡正劈哩劈哩的在哭著阿。我真的沒辦法處理阿」
「我已經不行啦。純潔的心靈被你用一句話給無情的打碎變得破破爛爛的了。他已經回到幼童狀態像絲碧卡一樣在嚎啕大哭了呦。請原諒這麽無能的我」

「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變成那種狀態是要我怎麽原諒你啦!?」
少年誇大的仰起身體元氣滿滿的追究著正在孩子氣的鬧著別扭的昴。但、那個舉動讓在昴手中被抱著的小寶寶——被稱為絲碧卡的少女再次吸了吸氣,對兩個男人「啊」的「嗚」的二話不說,感情再次爆炸。
「哇——!!」
「嗚喔!哭了!絲碧卡哭了!餵利格魯,你小子快想辦法解決啊,你是做哥哥的吧!」
「這句話從你嘴中說出來是要鬧哪樣阿這不太恰當吧!!」
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的一個角落中,兩個男人一邊抱著小寶寶焦躁的咕魯咕魯地轉一邊互相推卸責任。
大街上的行人們對於喧鬧的三人投去了發生什麽事的表情,然後觀察了一下吧塔吧塔轉圈的二人的情況只用了一句「什麽嘛這不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嗎」就一臉清爽的快速通過了。
結果,一個哭泣的小女孩與兩個繞圈圈的男人形成的景色就這樣持續了下去。令人欣慰的是,他們在名為騷亂罪的一張令人不愉快的厚紙來臨前就先跑走了。
「明明有一位純潔的女孩子將自己的感情與靈魂用哭聲表達出來,但竟然沒有任何人過來伸出援手……該死,這是什麽見鬼的世界! 人心都已經荒廢到這種地步了嗎!?」
「現在不是你感嘆世界的時候啊!如果就這樣讓絲碧卡一直哭個不停的話,等等回來的時候該怎麽辦啊……」
「誰回來的時候怎麽樣?」
「廢話,當然是……」
利格魯,昴這麽稱呼的少年交叉著手臂,一邊點頭一邊回頭看。然後,他的臉瞬間啞然凝固,呆然的嘴巴發出喀擦喀擦的聲音。順著利格魯的視線,昴將同樣的人物也納入視野「喔」的一下擡起了眉毛,
「買東西,結束了?」
「是的,並沒有被堵住。……親愛的你這邊看起來非常不妙呢」
「是阿,絲碧卡超有精神的。照這個樣子來看當她會走路的時候就能發育成將男性舉在手中揮舞的類型了吧。小惡魔系之類的非常有前途,我就決定這麽做了Da☆Ze!」
在閑聊的昴手中,絲碧卡睜開了哭腫的眼睛,發現站在正面的女性後張開了那像紅葉一樣的小手,並且伸直了手臂。雖然力量還不足但卻努力伸出上半身的姿態,仿佛是在宣判因為被昴抱著的感覺太差所以想要交換似的讓昴的男子心被寂寞給包圍了。
「如果說,無視她的要求又讓她哭了的話就會像木阿彌一樣了。嘿休,交給你了」
「確實收到了」
 雖然語調稍微有些粗暴,但在將小寶寶抱過去的時候昴的動作非常的輕柔。仿佛在對待虛幻的寶物一般用指尖輕輕觸碰,接過去的女性很小小的微笑了片刻。
並且,接過去的她好好地將絲碧卡抱在了胸前,輕輕地搖晃著身體,
「你看,那是沒用的爸爸和哥哥。絲碧卡也要快快長大,不好好地斥責那兩個人可不行呦」
「餵餵,不要趁她還不會說話的時候在她的內心刻上那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啊?」
做出像笨蛋一樣的動作和發言之後,想起想像中她把手夾到腰上怒氣沖沖朝兩人發怒中的自己的樣子。利格魯對於那被責備的光景總結了一句,
「阿勒,好像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麽壞嘛。倒不如過於幸福的未來讓眼淚都揪揪的止不住了阿」
「我才不要呢。如果被妹妹發火的話,做為大哥的威信不就完全崩壞了嘛!」
「與我一起吧塔吧塔轉圈的那個時間點開始威信什麽的早就已經崩壞啦。我能看見,能看見呦……由於太過喜歡而嬌縱妹妹,最後變成妻管嚴的你的未來阿」
「你自己不就是妻管嚴嗎別給我加上奇怪的屬性啊! 我絕對不會變成那樣的啦!」
對於手指做著複雜怪異動作而且故意吹著氣的昴,完全氣得青筋暴露的利格魯激動地反駁。不過對於利格魯那激烈的怒聲而皺起眉頭的並不是昴。
本來是微笑看著兩人間互動,藍色頭發的女性。她用平靜可是去非常清楚的聲音叫著少年的名字「利格魯」,
「從剛才開始就在外面不斷逞口舌之利你以為這里是什麽地方?真是令人看不下去」
「嗚,可是阿……」
「媽媽討厭找借口的孩子呦。而且,你剛才說錯了一句話」
毫不留情地責備利格魯,然後她微笑著將視線轉向了在懷抱中一直安靜待著的絲碧卡,
「媽媽才沒有對爸爸妻管嚴什麽的呢。因為爸爸無論什麽時候,都是媽媽心目中的第一」
桃紅色渲染了臉頰,說出了讓整個大街上的人聽到了都會害羞到哭的發言。
在堂堂地說出那個的母親面前,利格魯這次真正的舉起雙手清楚的做出投降的動作。
昴一邊感受內心癢癢似的感覺一邊笑著,看起來幸福地註視著家族情況的她悄悄地壓住頭發。
雷姆如同天空一樣美麗的青藍色頭發,被微風輕撫柔軟地搖曳著。
名為卡拉拉利的地方城市的一個角落中——那是一個連是否能被稱為公園都有疑問的廣場,昴坐在被設置好的長椅上發著呆。
眼前的是將青藍色的頭發向後梳的利格魯,與作為朋友的壞小子們組隊一起向右向左的來回跳著。對父親逞口舌之利的習慣雖然沒有改過來,,不過這點也是他可愛的地方…..什麽的才沒這麽想過。
「還有那個看起來一副要把別人殺掉的兇惡眼神到底要怎麽辦阿」
「不行的呢。因為有了那個兇惡的眼神他才是利格魯。他看起來那麽的快樂,無論怎麽樣都令人感到喜悅,不認識的人第一次看見他會以為他很不高興一臉陰沈的正在設計別人的樣子。因為是利格魯呢」
「我聽得見啊!媽媽後面的補充讓我非常的受傷喲!?」
正沈迷於昴所傳授的遊戲『冰鬼』之中,被鬼抓到變成冰鎮狀態的利格魯好像在吶喊些什麽。昴向他適當的揮揮手,雷姆也小心的在不影響到懷抱中睡著的絲碧卡的情況下向他揮了揮手。
撅起嘴巴,利格魯因為不滿而使得他的三白眼變的銳利。那個樣子與殘留在相冊之中自己年幼時的模樣相似的不得了。
「這麽說來,那個家夥的未來會變成像我這樣子已經是確定事項了阿。換作是我的話都會覺得不寒而栗阿……如果我被說二十年後會變成這樣」
「做菜神手家務萬能。變成勤快而盡責的男子漢大丈夫,也能夠得到理想中的美麗媳婦……是不是這樣的意義呢?」
「那是什麽現充阿!爆炸吧混蛋東西。啊,好像是我!」
對把手放在頭上吐著舌頭的昴雷姆噗赤一聲的笑了出來
雷姆一邊用手捂住嘴巴使笑聲在喉嚨中不斷的鳴響著,一邊斜視著昴的臉頰,
「完全否定不了的捧殺吧,雷姆現在有些得意忘形了喲?」
「捧殺什麽的,是現在的流行嗎?是沒有否定自賣自誇的話的意思嗎? 嘛,雖然雷姆的話中沒有能夠否定的要素全部都是事實就是了」
倒不如說,對於雷姆所說的事昴口中完全沒有害羞或客氣的意思,更多的贊美交錯亂飛的話也會成為嚴重的事情。白天的公園是小孩子們爭霸的場所,和家族同伴或鄰居一起來的身姿也很多。一旦開始說起我們的戀愛故事的話,就會被刨根問底並且獨占明天太太們在井邊閑聊時的話題吧。
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壞事阿,雖然是這麽想不過周遭的人已經被荼毒的相當厲害,昴有意識地無視那件事情,溫馨的時光逐漸浸染了昴的意識。
如果把眼睛閉起來將把身體托付給陽光的話,溫暖的陽光會使身體產生好像快要浮起來的錯覺。連續熬夜所帶來的身體疲憊使得睡意將意識給沖走了,頭變得非常沈重的在搖搖晃晃著。
「那個」
「如果覺得困了,請使用雷姆的肩膀吧。因為手臂現在正被絲碧卡獨占中」
如果試著張開一只眼睛,就會發現不知道什麽時候靠近的雷姆正用身體支撐著昴。二人間稍微存在一些坐高差。如果昴斜著頭的話,就會變成頭完全靠在她肩膀上的狀態。
感覺到有點害羞,昴看著在她的手臂中健康地睡著的絲碧卡。遺傳自父親的黑發,遺傳自母親的可愛容貌。對於這個世界還什麽都不知道,純潔地度過每一天的可愛生命。
「姆姆,絲碧卡這小鬼。雖說是我的愛女,但卻是占領我聖域的壞孩子啊。過一會要對她做口修口修的處罰才行」
「要獨占雷姆的胸口的話請等到夜晚的時候呢」
「現、現在因為還是白天的公園所以要小心一下發言啊!?」
對雷姆的大膽發言昴有些激動的回轉上半身。如果看見她的側臉的話,就能看到說出這句話的本人頰通紅的樣子。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說呢,
「我的老婆,超可愛」
「因為每天,都被愛所包圍著呢」
雷姆也以愛的話語回應昴愛的話語,二人相視一笑。雷姆是咪咪笑,昴則是帶有擬聲詞的那種微笑。
對於那樣互相凝視感覺到有些害羞,昴用手指撓了撓臉頰重新振作起來,說「那麽,承蒙您的話」重新把頭放上雷姆的肩膀。
莎拉莎拉,被在風中搖曳的青藍色柔發碰觸臉頰異常地令人心情舒暢。昴就那樣抽動著鼻子嗅起發絲的香味,一邊將臉頰往雷姆的肩膀摩擦。
「這樣子好癢喔,親愛的」
「啊,抱歉。不知道為什麽這樣用心情就會變得很好。看來我要和絲碧卡學習怎麽冷靜才行。慌張激動什麽的就交給利格魯吧。嗚哇,希望利格魯能自制一下—」
「我聽得見啊笨蛋父親! 別擅自替我聯想啊!」
「利格魯。因為妹妹在睡覺,請你在多註意一下」
「這樣的我不能接受啊!」
結冰的利格魯大叫著不講道理啊,不過家族中誰都沒有理會他的呼喊。附帶一提沒有任何人想來救助被凍住的利格魯。最後,他只能可憐的與鬼交換位置換他當鬼了。
性格和言行,在行動模式上利格魯與自己相當相似,從周圍的孩子們沒有對他擺架子的這一點上來看是受了自己的恩惠嗎昴這麽想著。不過,將孩童時代的自己帶入那個小團體來看的話,利格魯的未來越想越令人覺得灰暗。
「我一定要確保絲碧卡不會變成那樣才行。雖然利格魯是那麽的殘念,不過,長得像媽媽的你未來是光明的。然後就只能祈禱以後你不會被像我這麽沒用的男人給捕獲了」
「能代替你的人哪里都不存在。雷姆的愛人在世界上只有你一個人」
可愛的妻子微微笑的說出了可靠的保證,然後沈默暫時降臨到二人之間。
一陣柔軟的風吹過了手臂,昴透過肌膚感受著雷姆的體溫整個人都快進入了無心的世界。
每天辛勤的勞動使得疲勞累積在了身體里。所以偶爾的家族福利時間,就是要謳歌幸福的日常。沐浴著晴朗的陽光,一邊遠遠的看著兒子被朋友們玩弄,一邊靠著抱住可愛女兒的妻子打盹。
——就是這樣,這是多麽甜蜜的幸福時間啊。
「昴君——」
不經意間,被叫了名字的昴張開了閉上的眼睛。
將視線移向發出聲音的位置,雷姆的頭微微的傾向了昴。她淡青色透明的瞳孔里照映出昴的身影,嘴唇微震仿佛有什麽事要說一般。
「……那個叫法」
「————」
「真是久違了阿。最近一直被稱作『親愛的』或是『父親』呢」
張開了一只眼睛,昴放松嘴角,替代嘴唇打結的雷姆繼續說了下去。
她的那個態度讓昴回想起了數年前,『剛剛逃跑的時候』她時常會變成這個樣子。雖然她很盡力的不想讓昴註意到吧,不過,在她想像之上昴也時常註意著她。
把眼睛閉起來,感受風的存在。
今天,提出想要像這樣全家一起出來購物的是雷姆。對於她的意圖昴多少有些察覺到。說到原因的話,
「從那天開始,到今天為止已經過了八年」
「你註意到了呢……」
「那是,對於我……不,是對於我們的人生最大的轉折點吧?與其說註意到,根本就是一直記著沒有忘記阿。——根本不可能忘的了」
向命運屈服的日子。將一切全部拋棄,逃走的日子。
雖然想要將過去的一切全部都拋棄,不過就只有這一天怎麽樣都遺忘不了。
那天的決斷和,雷姆的愛——因為有了那個,昴才能像現在這樣被他人所需要。
「昴……」
那個令人懷念的叫法,在兩人逃到了卡拉拉利後就暫時沒再使用了,她下意識地不使用那個稱呼。也許是有想向周圍的人表示我們是夫妻的意思,或是某一部份想要和過去有所區別而這樣考慮的吧。
到了今天這種日子,那些話並不一定要說出口,雷姆也不需要再對昴敘說那個理由。
用在那無法擺脫的過去里天天使用的稱呼來呼喚昴,雷姆的眼中泛起了複雜的感情旋渦,
「你會、後悔嗎?」
「後悔?」
「是的。逃跑了的事情。死心了的事情。拋棄了一切的事情。雷姆……」
「那是什麽假設的選項阿,聽了讓人超生氣的。帶著利格魯和絲碧卡一起回去吧! 啊,果然利格魯還是算了。丟在那邊好了」
已經能看見對面的利格魯兇惡的表情了,不過,昴以「現在,在說重要的事情」為由將兒子推落千尋之谷假裝沒有看到他的臉。重新轉過身來面向雷姆,「那個阿」將話題繼續了下去,
「事到如今已經過去了八年,這樣的話已經說了好幾次幾十次幾百次所以不知道還有沒有效果」
「嗯」
「在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是我。我的妻子只能是你,你的男人也只能是我。你就是屬於我這樣的男人,你可不是那種因為我的妥協就能到的便宜女人啊」
昴站了起來,用指尖很輕輕地彈了雷姆的額頭。把手貼到額頭上,昴的臉靠近了有些驚訝的雷姆,
「就如同那天的誓約所說的一樣,我的身心全部都是屬於你的東西。我會為你竭盡心力,為你獻上所有,為了你努力生存在這個世上。——現在,也為了我們兩人所生下的孩子們」
把嘴唇靠近她的鼻尖,奪去了眼角泛淚的她的嘴唇。
緊緊是雙唇輕微碰觸的輕吻,兩人的呼吸及為靠近,即使昴的年齡增長了他的笑容依舊沒有變化如同喜愛惡作劇的小僧一般
「那麽,這樣能夠安心了嗎?」
「……對不起。雷姆一直都、非常的不安。可是,卻變得越來越喜歡昴了。再也沒有比這更幸福的時間了,更多更多的幸福向雷姆聚集了過來。太幸福了,太喜歡了,所以我很不安」
雙眸泛起了淚花,說完了幸福宣言的雷姆微微的搖了搖頭。搖了搖頭,使自己的額頭和昴的額頭貼合在一起,互相交換彼此的余溫,
「能像這樣觸碰親愛的,好害怕不知道哪一天會失去你」
「放心吧。我不會離開你的,再也不會了。我會一直愛著你直到你不再愛我為止,到時候我就會盡量離你遠遠的」
「雷姆不再愛昴什麽的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麽,永遠在一起吧。我愛你,雷姆」
對於難以處理自己心中感情的雷姆,昴再次吻上她的雙唇。
雙唇緊密的貼合在一起,固定了驚訝的雷姆之後昴吻得更加深入。彼此間柔軟的器官互相交合纏繞,舌尖上能感覺到兩人炙熱的唾液。
吻到了一個段落後兩人分開雙唇。輕輕地喘息著的雷姆,稍稍的深呼吸了一下。昴對於那樣的她立起手指說「從一開始」,
「妥協啦什麽愚蠢事情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說啦。那樣說的話,你把他們當成什麽啦? 利格魯和絲碧卡不是因為愛情而是在同情之下出生的孩子?絲碧卡是我和你充滿計劃性所誕生出的愛的結晶,利格魯則是因為年輕時燃燒的愛情暴走所誕生的結果」
「……利格魯出生的時候真的是非常不得了呢」
做出把手貼到腰上的姿勢說教的昴,雷姆以雙唇微微笑的方式回應他。
回憶奔馳而出,她以充滿愛的模樣用指尖描繪出了過去的記憶
「我們轉移到卡拉拉力之後終於找到了住的地方和工作,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才將生活的基礎慢慢地打理好呢」
「哦呀你看嘛,那是因為太年輕了所以耐力不足嘛」
「昴明明工作回來時應該會很累的,在睡覺之前卻變得非常精神呢」
「呀,因為年輕所以體力很多嘛」
「明明就能申請變成正式員工的,卻因為懷孕所以大部分時間都一直在一起。那時候雷姆的臉色真的是鐵青到發白呢」
「真的很不想承認,自己以年輕為理由所犯下的錯誤……」
面對雷姆怒濤般的進攻方法,昴一邊感慨地遠目一邊自言自語。面對自己過錯的昴看向對面一臉苦澀想要說些什麽的利格魯,從讀取他周遭的氣氛來看他終於學會自制了。真是相當能幹的兒子阿。
對於兒子的成長昴點了點頭。在旁邊的雷姆也做出了一樣的動作,看著一臉苦澀被凍在那里的兒子,「但是」雷姆小小的吸口氣繼續說了下去,
「雷姆在懷了利格魯的時候,真的是非常的高興」
「那個阿,我也是非常的高興阿。最初聽到時我直接噴出了鼻涕來還稍微漏了一點點尿,那時還想確定是不是夢而要求雷姆把我打到流血哪」
或許是雷姆也相當慌張的關系,結果她用了能將臨時住處打到傾斜的威力將他打飛了出去撞到墻上。如果不是當下立刻做出了受身的動作,搞不好就死了也不奇怪。
那些回憶暫且不說,想起當時雷姆一臉認真的向昴報告說她懷孕了的景象。那個時候,自己全身都被胸口湧出來的溫暖給包圍了。
可是,雷姆對於昴的回答搖了搖頭。不明白那個反應的意義昴疑惑的歪了歪頭,她的微笑逐漸蒙上了一些陰影,
「雷姆高興的理由,一定與昴那個純粹的理由不一樣。雷姆之所以高興……是因為,這樣子就不會失去昴而感到喜悅」
「…………」
「利格魯呢,是為了確保雷姆與昴之間的形式而出生的紐帶。雖然這個說法非常的壞,不過由於小寶寶的關系使得雷姆與昴之間,產生了絕對不會被切斷的聯系。……那個令雷姆感到非常的開心」
每天都感受到的不安,一直做為重壓懸掛在她的身上。
將至今為止的人生中積累的東西全部舍棄,只有自己和昴兩個人一起逃進了新天地里。在除了對方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夠依靠的每一天中,雷姆難以忍受不知道什麽時候會再次失去昴的恐怖。
她非常沒有自信,覺得自己身上並沒有能拿出來與昴相提並論的東西。
對於太過低估自己的雷姆來說,與昴在一起生活所帶來的極限的幸福時間和極限的恐怖時間相等持續抵銷。
在那樣的時間上打上了終止符的,是出現在二人之間的新生命。
「無法相信我嗎?」
「不是的。雷姆在這個世界上比誰都還要相信昴」
「不對啊。所以不是無法相信我……而是,無法相信自己嗎?」
對昴否定的言詞,雷姆很小地吸了口氣,然後點了點頭頭。
在她的心中昴的存在被不合適的放大。而與之對峙的自身的身影,她總是覺得格外嬌小所以才感到不安吧。
——一直都在思考相同的問題,昴也抱持著和她同樣的想法這件事她似乎一點都沒註意到的樣子。雷姆總是認為自己是多余的存在,昴一直都覺得這個女孩子實在是想太多了。
不自覺笑了起來。昴的嘴角松動露出了潔白的牙齒,雷姆沒想到會被當成笨蛋所以臉頰不斷的鼓了起來,
「嗚呣——。雷姆很笨。被笑了也沒辦法……」
「不是不是。我只是再次覺得。我和你在毅力這部分簡直一模一樣,果然我的老婆是世界上最可愛的」
對昴突然襲擊而來的言詞雷姆一瞬間感到吃驚凝固了以後,突然間臉變得異常通紅。觀察著那個反應,擁有了果然自己非常的愛她這樣的實感。
世界第一,最喜歡雷姆這件事。愛著她。昴能大聲的將它給喊出來。不如說,能做到這種事的人事實上相當稀少。他們在這附近也是相當有名的親熱夫婦。
「——利格魯,絲碧卡」
「嗯?」
偶然間,雷姆以充滿了愛的語氣呼喚著自己孩子們的名子。對著歪著頭的昴雷姆說「不是呢」,並使眼珠朝上凝視著昴,
「不管哪一個,都是星辰的名字呢。在昴之前所住的地方,習慣用星辰來稱呼對方呢」
「雖然衣冠楚楚的。但我的父親是腦子里基本都裝了些很奇怪的寫作常識讀做殘念知識的人類,不過,我覺得他將我的名字取作昴實在是非常好的判斷。我非常的喜歡呦,這個名字。昴也是,星辰的名字」
記得是小學的時候吧,好像有個確認自己的名子來歷什麽的課題,昴就是在那時知道自己名字的來由。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來是夜空中閃爍的星辰時,與平常不同高興的蹦蹦跳跳。
從那以後,雖然愛好並不是什麽擁有持續性質的東西,只有觀看星辰突見這件事情持續了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然後變成習慣了。星星的名字大概都知道的話,在取名字的機會來臨時就當然的會有很多可供選擇的方案,
「名字取自星辰。網絡的昵稱也是星星的名字,報假名的時候大概也是會取和星辰有關的名子。也有這種意義阿,取個亮閃閃地名字!?」
「雖然不太清楚這是什麽意思,不過我覺得用星辰的名子來取名是件非常美妙的事情。我們第三個孩子出生的時候,一定也要那樣做」
「現在就開始討論第三個孩子會不會太性急了點啊?絲碧卡,現在還是嬰兒喲?」
「餵奶以外的時間我想如果托付給利格魯應該是沒問題的。要說為什麽的話,利格魯已經長大到會註意即將誕生的孩子了我是這麽想的呢?」
「雖然在我的背後看起來有些不顯眼,不過雷姆對利格魯也是鏘鏘的去啊!?」
用平時處理兒子的方法苦笑,昴站起來拍拍屁股。在仰視的雷姆面前昴把脊背向後仰,轉了轉腰部
「差不多啦,也想把買的東西放好我們回家吧。在外面眾人的目光之下,也不能夠盡情的打情罵俏」
「說的也是呢。現在雷姆,也很久沒有這種想要全力全開來調情的感覺的說」
「唉,在與鬼拼體力的場合上用現在的我的性欲能夠支撐的住嗎……」
提心吊膽地都膿,然後昴走到長椅前對坐在椅子上的雷姆伸出手。雷姆靠著那雙手,慢慢的被拉了起來,在手臂中抱著的她發出了「哇」的一聲。
她緊抱著絲碧卡,確實地充分享用那個溫暖之後,
「好啦,回去吧。回到我們的家吧」
「是,親愛的」
一只手拿著購物袋,用另一只手緊握著雷姆伸出的手。走在前面的昴放緩了半步,形成與雷姆牽著手貼近在一起行走的樣子。
就這樣到了廣場的正中心,走到了到現在為止還是結冰狀態的兒子身旁,
「餵,處在劄幌雪祭中的兒子呦。因為看你玩一點進展都沒有的冰鬼實在是太過無聊了,所以我和媽媽帶著女兒回家了。你就住在朋友家吧」
「這麽露骨地把我趕出家門!? 話說回來,父母親大白天的在公園正中央堂堂地接吻調情這件事是要鬧哪樣啊!?」
「嘖嘖,嫉妒啦。但抱歉阿,利格魯。這個雷姆,是我專用的」
「煩死啦!!」
昴鼻子膨脹的放聲大笑,利格魯的三白眼變得尖銳朝他大聲怒吼。但越是那麽做昴就會笑得越高興,利格魯一邊大口的深呼吸一邊搖頭,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阿,我。別被父親的步調給拖著走。冷靜下來,冷靜—。好,冷靜下來了。是說,你剛剛和媽媽在說什麽?」
「啊?是在說你的名字是來自星辰的名字這種氣氛的話題。你最初的名字候選其實是維迦,不過……」
「聽起來超強的感覺!為什麽最後不用了?」
「呀,聽起來超強的對吧? 因為很強所以會成長的很快,感覺叛逆期來的時候會很不好對付所以還是算了。總有一天你也會明白的,那種不想輸給兒子的父親的心情然後像我這樣喃喃自語」
「對於才剛出生沒幾天的嬰兒你就想到那麽久遠的未來去了!?」
對於昴冷澈的俏皮話,利格魯氣得跳了起來。但、
「啊ー,利格魯動了呀! 不能隨便破壞冰鬼的規則啦!」
「啊!」
迄今為止都被認為刻意忽略利格魯的鬼,在關鍵時刻彈核了動了的利格魯。面對喉嚨堵塞再次凝固的利格魯。昴拍拍他的肩膀,
「打破冰鬼規則的家夥是要受到逞罰的。在你笑到哭不出來之前鬼是不會停止對你撓癢癢的喔。——加油吧!」
「這可不是一臉真的嗎的表情就能帶過的事啊……餵,你們幹什麽啊!你們!給我等一下!別把這個男人的話當真啊! 等,哇啊啊啊啊啊— —!!」
利格魯被一個接著一個出現的孩子們到處追趕。利格魯逃了出去。可是,轉眼間就被包圍了。就那樣被抓住四肢壓上在地面上,空虛的抵抗也阻擋不了那一雙雙白色的手指向他的身體襲擊而來,
「再見了兒子呦。你是個非常好的兒子,不過。你的父親是個壞人啊」
「利格魯。因為爸爸和媽媽有重要的事情要協商,所以你今天就住在朋友的家吧。還有,禁止使用角。衣服也不能弄破」
「喔,給我記著,你們這對薄情父母——!!」
被如同高山般的魔掌玩弄著身體,笑聲以利格魯為中心強制炸裂了開來。絲碧卡半睜著的眼睛看見哥哥的那樣的醜態,昴和雷姆聽見了她那快樂的笑聲。
將來相當有前途啊,昴這麽感性地想著。一定,她的躍進會改變利格魯在菜月家的立場並使它堅若磐石吧。
昴是如此的愛著他的愛子們,雖然他愛的表現方式稍微有點歪掉。就這樣昴拉著雷姆的手不斷的開始向前走。
向與最最重要的家人們一起生活,充滿安樂幸福地我的家。
「昴」
「嗯?」
被拉了拉手所以停住腳步,昴回頭看了過去。
這個時候,一陣強烈的風刮過二人之間。讓人不由自主地閉上雙眼,直到風的聲音停止之後才又慢慢地張開眼睛。
雷姆青藍色的長發被強風吹拂飛揚,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美麗的光輝。
留起了長發的雷姆。好像在與誰抗衡似的,現在的昴總覺得自己能夠明白。而當聯想到長頭發的少女時,最先浮現在腦海里的,已經是在眼前的這個世界中對於自己最重要的女性。
青藍色的秀發安靜地飄動,手臂中抱著愛女的雷姆對昴輕輕的微笑。
那是什麽都無法比擬的,最能喚醒昴心中名為可愛的感情的摯愛的微笑。
「雷姆現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882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3 篇留言

今天雷姆醒了嗎?
GP支持,期待能翻譯這番外的第二章><

06-01 21:47

兔兔醬
哦哦喔喔喔喔

06-05 14:18

兔兔醬
超感謝的辣啊啊啊

06-05 14:18

闇魅之影
我的眼睛啊!!!!

06-07 11:00

天空
天啊,好甜喔

06-17 13:44

夢の空虚
好喜歡這個結局!

06-24 15:51

洛洛教右護法偽君子
[e16]

07-07 18:53

未散
非常感謝翻譯T_T!

07-17 03:24

レムちー
這才是true end啊QAQ
被閃得好開心

07-18 01:22

泰洛卡
我已經是雷姆得形狀了!!!!!

08-01 16:58

Tsukasa
雷姆窩ㄉ

08-08 14:41

花生猫
身為雷姆教教徒覺得果然用這個結局就好了……
雷姆健康幸福最重要啊QHQ

08-27 00:08

粉紅蓬蓬爆炸頭
窩喔喔喔喔,嘴巴吐砂糖出來了

09-18 17: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4喜歡★hunter75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D鋼彈Online》... 後一篇:鬼も幸福も...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800880842大家
FAF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