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舉目所見,只有盛開如海洋的繁花──2016蜷川實花展遊記與心得感想

作者:草壁英彥│2016-05-10 13:24:14│贊助:14│人氣:1271

  其實很早就知道蜷川實花有在台灣辦展覽了,但之前對蜷川實花並沒有太多認識,直到日前偶然看到了這個東西:

  

  


  女人味上升~日本必買!!「華歌爾×蜷川實花」艷麗花色的聯名內衣登場

  日本甜美模特兒オードリー亜谷香的內衣好美!原來是蜷川實花與華歌爾PARFAGE聯名第二彈

  原來蜷川實花也有合作設計內衣啊……身為一個內衣控,除了用美不勝收來形容,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述內心的激動,於是斷然決定衝一波了(握拳)

  沒想到一查才發現展覽只到上週末,又剛剛好是母親節,只好跟溫刀老木交涉了一下,表示早上要跟朋友去看展覽(雖然其實我是一個人去的ㄏㄏ),老媽說那晚上再吃飯沒差,於是就一個人單槍匹馬殺到台北當代藝術館來了= =+

  老實講這是我第一次來台北當代藝術館,來之前就有聽朋友說過現場人潮極度洶湧,系上的朋友也說她本來有想來,結果聽說要排兩三個小時就放棄了。

  至於我……本來想著要十點開館之前就來,但我睡醒就十二點了(……),出門前想說打個電話確認一下要排多久好了。

  「您好,請問今天還有展覽嗎?」

  「有喔,目前現場排隊預估要三個小時。」

  「……好的,謝謝妳。」


  就這樣,懷著「我為什麼要賴床啊啊啊啊啊」的崩潰,我還是毅然決然地上了捷運,順利地循路找到了台北當代藝術館,映入眼簾的就是一排長長的人龍,以及……



  下大雨了

  好天氣了一整週,偏偏今天下大雨了,而且還是大雨像用倒的、轟雷聲超級大的那種瘋狂大暴雨,踩出傘外三十秒可以讓你濕得像跳進游泳池的雨勢。

  但嚴格說來,比起在熱死人的大太陽底下站三個小時汗流浹背,其實撐傘在雨中站三個小時……雖然也不好受,但還是比渾身溼答答要來得好多了,至少雨水沒有汗臭。

  於是我就撐著傘,跨步站進了排隊的人龍裡。



  


  同樣是蜷川實花聯名合作的……汽車。

  華麗繽紛到就算開上街一定是整條馬路的焦點、肯定會被拍照甚至PO上YOUTUBE的設計,但我想也絕對沒有人捨得開出去吧……

  排隊時間處心積慮跟時落時停的雨作抗爭、還有跟旁邊排隊的人寒喧、以及偷看排隊的眼鏡正妹(……)、轉珠殺時間的部份省略,其實我應該只排了兩個小時左右,因為下大雨也勸退了不少人。

  當然,排了兩個小時也是很疲倦啦,我平常會排這麼久的隊的場所……大概只有FF或CWT吧。


  


  來張官方的海報鎮樓,說真的我在來之前完全沒有做功課,所以我並不知道主要的形象人物居然會是SHE,所以進博物館的時候看到照片我簡直被美到愣住了Q//////Q

  另外的細節是,我翻了幾篇遊記(主要是想知道有開放攝影但是否允許公開放在網路上),發現現場居然還可以另外花錢買導覽,但現場售票人員不會主動講……我那個怒啊!我想要知道蜷川大神(←請容已經看完展覽的我這樣稱呼)的作品介紹啊!

  還有雙人套票,送的是摺疊紙扇,不過我只有一個人當然買不到。
現在是在80邊緣人囉??????



  


  ……只好搶先介紹一下,這場展覽是蜷川實花大神的全球回顧展的首站,就這樣獻給了台灣,就知道蜷川大神對台灣的厚愛了。

  而門票的設計也是十分精緻巧思,是這個樣子的:

  



  但是依照流程折起來黏合後,會變成這個樣子:









  它可以正反方向摺疊,會像萬花筒一樣從裡/外翻出不同面的圖案,是個非常特別的東西。

  啊不過我坦承我不是自己摺的,我是請旁邊的小姐幫我摺的,而且很機車的是因為介紹區就放在出入口,所以我還沒入場就折起來了,但門票的截角要讓櫃檯人員撕掉,所以要是進場前就組起來了……
  你就不用進場了

  (好啦,其實小姐會請你把它拆開的樣子)

  總之終於買到了門票,也成功將它組合起來,也順利地進場了。



  不過先跟各位自首,老實說我很少逛展覽(嚴格來說是幾乎沒有),這天逛展覽的時候我也一直在想我上次逛的那個博物館展覽。

  我上次看的那個展覽,是……










  


  (出處:Pixiv id=27527061 「イヴギャリメア。」

  你就知道我到底有多不常看展覽了。

(順帶一提遊戲還不是我玩的,因為我怕鬼。遊戲是我弟玩的,我負責在後面一邊看一邊聽搖滾樂,把音樂越開越大聲還被我弟罵(ry
(不過主題都是花,嚴格說來也沒有離題吧(X



  展覽分為蜷川實花的幾個系列作品,我沒有一一記下來所以恕我無法鉅細靡遺地介紹(不過其他遊記倒是有,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找),只能簡單地用我殘破的記憶力去記住。

  還好蜷川大神的作品衝擊力十足,光是那個從視網膜撞進腦神經的震撼與魄力,就足夠讓我印象深刻了。

  以下就依序放我拍的照片了。




  大門口的第一張介紹,SHE美翻天啊啊啊啊啊!(〃∀〃)
















  作品大致依系列分成數個展間這樣。

  美得不像拍出來的,明明是展出來又被攝影下來的畫面,卻仍能讓人有彷彿置身於繁花海洋之中的錯覺,蜷川實花大神……我只能雙膝一軟跪在這片無邊無際的花叢裡了。






  連館內的玻璃上都有了繁花的圖案。

  


  這一系列是蜷川實花拍攝「金魚」的主題。

  在展覽的最後有蜷川實花的訪談,她有概略提到了這幾系列作品的創作緣起,其中,「金魚」這系列很有意思,蜷川實花認為(以下並非逐字稿,可能含有個人在記憶上的錯誤與摻入了個人的詮釋,請不要全盤接受為蜷川實花本人的看法

  金魚是承載著人類的觀賞慾望、而被創造出來的生命。正是這種值得玩味的特性,使得蜷川實花對金魚格外有興致,這也反映在她其他系列作品、甚至她一整個的攝影與藝術觀上,我後面再依序解釋個人的看法。

  這系列拍得非常美,但因為我對金魚沒有特別的感受,所以我只拍了這麼一張而已。




  然後,再來,是一間美得不可思議的──


  


  這是官方的圖片,以現場的盛況,我簡直懷疑這是整場展覽中最熱門的展區。

  就是這樣,除了天花板以外,覆蓋整片牆壁與地板的櫻花,燦爛到像是一堵朝著你的面撞上來的花牆,像一堵硬生生遮住你視線的簾。

  舉目所見,就只有滿滿的、滿滿的──櫻花雨。











  也因為現場有開放攝影的緣故,場內其實很多四處拍照的同伴、情侶,自拍的女孩子也少不了,這點也有為人詬病,但我自己倒不以為忤,同樣後面講。

  這個場景絕對堪稱是整場展覽中最美不勝收的地方,因此現場拍照的人多得天花亂墜,拍獨照的、拍坐下的、拍情侶照的、自拍的……甚至還有直接穿浴衣來現場的,我都懷疑你到底是來看展還是來外拍的了。
尤其那些男人帶著穿浴衣的妹子來的,看了真想使出爆裂魔法讓他們都爆炸去(X


  雖然這場景要是開放成外拍我想應該不少人會衝來預約,蜷川實花大大不考慮一下出個合作攝影棚嗎還是哪個攝影棚不考慮來個類似的設計嗎!?

  這畫面,實在讓我忍不住想推薦這首歌:

  



  (歌詞/宇多田ヒカル - SAKURAドロップス(櫻花翩翩)(※自動播放注意)






  櫻花之間是一樓最後一個展區,再來是二樓的樓梯間,進入以人像攝影為主的區域,首先放在樓梯口鎮樓的就是──






  ……那個反光真的避不開,不能怪我。





  但蜷川大神鏡頭捕捉的SHE真的美到讓人目瞪口呆,也難怪有SHE的粉專程來就是為了看蜷川實花拍攝下的SHE,講真的,光是看到這幾張照片就絕對值回票價和排隊時間了,何況票價也才50元……(這也是人滿為患的原因?但我想也是蜷川大神刻意選擇的理由吧)

  接著就是滿滿的人像攝影,好像都是明星,但我幾乎都不認得,就交給專業的來認了→




















  好啦,台灣的藝人我比較有印象,例如:

  



  常常有人搞混的信&阿信。

  雖然單就這兩幅來說就比較沒有蜷川實花那爆炸性濃艷亮麗的繁花設計感,這點是我覺得稍微可惜的,這種繁花絢爛的景致為什麼只侷限在女孩子身上呢?同樣的繁花感,我認為也能試著與男裝做結合啊!

  無論是嬌艷柔媚的偽娘風還是有型到炸的花美男風,難道憑阿信跟信這樣的素材再加上蜷川大神的實力,會拍不出同樣華美的照片嗎?真心覺得有點可惜,希望往後有機會看到蜷川大神往這方面考量,偽娘是時代的潮流啊!(握拳(何

  另外,二樓有一間展間,是整場展覽唯一一間不允許拍照的的展間,主題是「男性人像攝影」。

  裡頭有什麼呢?嗯……裸體的男人露腹肌的男人濕身的男人穿著襯衫的男人玩著領帶的男人用領帶蒙著眼睛的男人……還有男人男人男人男人帥到讓腐女子宮爆炸腐男睪丸爆炸超美型男人們。

  我看到目瞪口呆不說,旁邊就有兩個太太在竊竊私語「你看那個男的好攻好帥喔」「這個男的好受喔哈嘶哈嘶」,我都不忍說了……心聲都被妳們說完了我還說個毛!這只能親眼見證的美好,恕我無法用文字描繪了,看不到的同學請搥胸頓足跪求蜷川大神下次來展覽的時候還有擺這系列吧!




  牆上的黑白照片。蜷川大神後來的訪談有說到,蜷川大神以前其實是拍攝黑白照片起家的。

  接下來這組照片有點特別。











  這一間同樣是暗色系的房間,畫面上的繁花開落在無人的建築物上,那茂盛絢麗到像泉水傾洩而下的花瓣,或者倒映著繁花景致的水幕,雖然是亮著光的,但在這樣黑暗的房間裡,反而有種油然而生的黯淡,讓人不自覺跟著渲染到一股哀傷。

  訪談中,蜷川實花有說到──這是她在離婚當天拍的。

  那種沉重的憂傷,無須言說都能想像,卻也怎麼樣也不可能想像得淋漓盡致,因為那種沉重絕對是沒有經歷過的人永遠無法體會和理解的;而蜷川實花自己也說,她自己也是在那時候深深意識到,自己的心情確實會影響拍攝出來的作品。

  明明拍攝的仍是平時最擅長捕捉的繁花之景,這一刻被她的快門所停滯下來的鏡頭,卻全都蒙上一層自然而然的憂傷。

  在這邊,也說一下上面那一整組櫻花照片的背景。

  那組櫻花的照片,是她在日本三一一大地震過後拍的。

  當年那個嚴重襲擊日本的災難,是無數人心目中的痛,也是一輩子難以抹平的巨大傷口。在那個即將迎來對日本人來說意義非凡的賞櫻季節前,這樣一場突然發生的悲劇,使得那年春天,無論櫻花開得多艷麗、多燦爛,都沒有人有賞花的心情了。


  



  在那舉國哀悼的悲慟中,作為一個攝影師、一個藝術家,一個用鏡頭述說故事、用景致寄託思念、用設計謳歌祈禱的人,蜷川實花不禁自省:自己可以做什麼?

  在這樣淹沒無數希望的汙濁悲傷之中,我們,在命運之輪的面前渺小如芥子的我們,區區的人類,能夠做什麼?

  對蜷川實花來說,對一個藝術家來說,她能做的,就只有創作了。

  於是蜷川實花還是拿起了相機,拍攝下一張又一張的櫻花。

  一路看下來,蜷川實花最擅長、也最喜歡拍攝的,無庸置疑地正是「花」。

  「我的名字裡有一個『花』的漢字,所以非常喜歡以各種如花般瑰麗絢爛的事物作為創作的主題。我更認為創作的呈現方式不應該被侷限於框架中,應該突破形式、超越想像。所以這一次我把想像變成可能,讓美麗的花朵在車子上綻放。」

  這是展於館前的那台全球絕無僅有的、LEXUS彩繪車的設計理念,從這裡可以看見蜷川實花藝術觀的中樞,就是花的豔麗,飽滿的色彩、絢爛的柔光、既美到讓人不知道該從哪裡看起、又讓人美到捨不得有一分一毫沒有看見,佔據滿整個空間的繁花盛筵。

  而拉回到這個在濃厚的悲傷裡兀自綻放的櫻花,我想,在蜷川實花忍受著悲傷、堅決地舉起相機拍攝的背後,那鏡頭下,也許還沉澱著很多對生命的祭弔,以及,獻給死者與生者的祈禱與祝福。

  扣除掉真正代表日本皇室的菊花,日本總是與櫻花的意象相連結,那種花開艷麗終散落的哀愁中醞釀出正因終將凋亡更須絢爛盛放的驕傲,那種花開花落的人生觀,神風式奮勇向前的奔騰,那,或許正是生命的可歌可泣之處。

  攝影,以蜷川實花自己的說法,是「捕捉事物消逝前的瞬間」。是將永恆凝滯於剎那之中、將美好保留成永遠之刻的作為──又或者凡歸屬於藝術創作之疇的,無論寫作、繪畫、或任何展演甚至是生命每一刻或許都適用吧──

  正因清楚繁花終將凋落的宿命,而更該活在當下,盡力不留下遺憾,把每一個瞬間都活成自己的花季,生如夏花已經不夠,我們生如春櫻、秋草、冬梅──為自己存在的每一刻沾沾自喜,為品嘗到的每一道光而感激生命。

  或許,這個「活著」的過程,就是美麗的。即便僅是在生存與死亡之間掙扎著,也足以激盪中生命的光輝。

  所以說,所謂「認真的人最帥氣(最美麗)」,或許是因為在那一刻,集中精力、全神貫注的人啊,總是將自己的一切都投入在了那個瞬間,使人的靈魂綻放出正因珍惜生命而享受生命、把握生命所以揮霍生命的火花。

  生命如櫻花美麗,卻也如櫻花脆弱;生命如櫻花飽滿著生命力,卻也如櫻花隨時都有可能隨風凋零。

  縱然如此,我們還是頭也不回地,尋覓自己的花季。

  而這一刻,蜷川實花所捕捉的「花」,這些「花」、這些「美」的背後,是否正意味著這些一去不復返的美麗,這些「只在這一秒裡活著的燦爛」,這種無法追回的絢爛,令美麗中帶有感傷;也就是由於這種必然的惆悵,才使得人對生命產生眷戀與珍惜呢?

  
  【PV】宇多田 / 真夏の通り雨(盛夏的陣雨) (中文字幕)


  「氣喘吁吁也打不贏的戰爭,為了妳飽受煎熬的日子…
   如果忘記的話,就不像我自己了…
   請告訴我,該怎麼道永別──

   在對妳的思念奔湧時,我該把手伸向誰?
   現在、有好多想要問妳的事
   滿溢而出、滿溢而出…」

  「從睡夢中甦醒、
   即使重新閉上雙眼也回不去了…

   直到剛才還有妳在的未來
   該如何 面對明天呢…」



  不自覺地想到了這首歌,MV裡也有花與煙火的景致,歌曲則是獻給逝去之人的哀傷與悲慟過後的堅強;也令我想起UVERworld的《白日夢》,ONE OK ROCK的《Be The Light》;當然,還是忍不住要推上面貼過的,宇多田光的,《桜流し》的MV。

  [VIDEO] 宇多田ヒカル Utada Hikaru - 桜流し (Sakura Nagashi)

  在仿若海洋連綿著盛開到彼岸的繁花間,脆弱的生命經歷著綻放與凋零、盛開與枯萎、以及落葉歸根後再度萌芽昭示的新生──孕育我們的人將會逝去,而我們在逝去前又將孕育新的生命,就這樣生生不息地輪迴、在繁花開落的季節裡流轉──

  僅僅是看著蜷川實花的作品,聽著蜷川實花的創作觀念,欣賞著眼前那幾乎淹沒人的思考的花景,歌聲彷彿就在耳邊響徹,重擊著靈魂。

  連心房都宛如被花海充塞著。

  在絢爛盛放的繁花裡,在翩翩飛舞的繁花裡,在如雨飄落的繁花裡。

  聽見了獻給消逝生命的嘆息,看見了獻給生命綻放的吟詠。



  所謂的「櫻花紛飛」,是日本自古以來用以表現櫻花隨著無情的雨飄落,櫻花被雨打落隨波逐流的形容詞。
  當收到來自庵野秀明導演「新世紀福音戰士新劇場版:Q」的主題曲邀約時,對於導演的一番話「若不是身為表演工作者,肯定無法完成這部自從地震過後就一直迴避的作品」深有同感,進而著手開始譜寫,我雖然是以「死,生,喪失」與「罪惡感」作為主體來開始寫歌,但等到回過神時卻唱出了「愛,面對的勇氣」以及「傳達的重要性」。
  「愛」並非理想或幻想等遙不可及閃閃發亮的東西,而是非常貼近現實如同日常生活般的存在,唯一能夠填補心靈空虛的或許就只有「Reality(愛)」吧。
  沒有任何一件事是理所當然的,所有一切的存在或許皆可稱之為奇蹟。
  河瀨直美導演特別注意到以「如果在一切的盡頭」作為結尾的歌詞裡「初生嬰兒的哭聲」這句話,拍攝出讓我們回想起「一切的開始」「日常生活的重要」的影像畫面。

  ──宇多田光

  (出自:「一切的尽头 爱就在那里」←內有歌詞翻譯)
  (另一版本的歌詞翻譯:桜流し/櫻流し(櫻花雨) 歌詞+翻譯@自走鐘




  在這之後還有一個展間,主題是「暗黑系列」。

  雖說是「暗黑」,但拍攝得都非常精妙,令我不禁好奇莫非日本人的「暗黑」美學就是這麼異於常人?歐美的暗黑好像是那種殺得滿地血腥、充滿懸疑與瘋狂的屠戮;日本的暗黑,我認知到的卻是如乙一、朱川湊人之流。

  在平淡雅致的細膩風格裡,自然流露出迥異於日常的突兀,卻又讓你在感受到違和的同時,又不由自主地被那種異常的迷幻所吸引。

  蜷川實花的這套作品,以暗黑為名,卻讓我感受不到暗黑,雖有幾分詭譎,詭譎之中又蘊含著溫馨與力量。











  其中那幾張拍攝著人牆們將手高舉的畫面,自然便是在拍攝演唱會的景致,在蜷川實花的訪談中,她簡單地提到了對於「藝人」的想法,說到,她自己或許是在用「否定事實」的手法來「呈現事實」,因為她既不喜歡這種似是在消費演員的環境,卻又無可奈何地也在這個過程裡,似乎成為也成為了消費者的一員。

  她說道,藝人背負著不同時代的人們集體的觀賞慾望,人們注意他們的外貌與表演,卻對他們的本質興致缺缺。

  這令我不禁想到迷妹們會為自己喜歡的男偶像結婚或交女朋友而心碎,我每每見到都覺得不可思議,就算男偶像不結婚或交女朋友,他們也不會看上妳們這些小粉絲啊!喜歡一個人,所以希望他獲得幸福;喜歡這個偶像,所以希望這個偶像可以得到幸福,即便那份幸福不是我給予的──追星不是應該是這種感覺嗎?

  不過,或許每個人追星的方法與心情不一樣吧,只是我自己是這麼認為的……至少,看到自己喜歡的人是幸福的,自己的心情多多少少也會沾染到一點快樂吧。應該。

  畢竟,藝人也是人,無論螢光幕前的他們表現得多敬業、把自己包裝得多完美,都掩蓋不住他們在螢幕後仍然只是一個凡人的事實,他們以自己的生命在世界的舞台上演出,這一演,或許就得演上一輩子,坐收名利的背後,有多少人是真的快樂的呢?

  雖說有錢好像可以買到不少快樂,但肯定也有用錢填不滿的空虛吧,我想。

  而在這些演唱會的照片裡,蜷川實花提到,她覺得這種眾人一起向一個對象高舉雙手的動作,就像是一種祈禱或釋放──或許,正因為現實社會太過苛刻,人們不得不尋求一個寄託,有的人皈依宗教,有的人沉迷興趣,自然也有人追逐著明星,即便這些藝人也僅是被包裝出來的「表演者」。

  正是這種吸引目光、傳達理念的表演,哪怕理念再不清晰,也確實成為了喜歡他們的人的心靈支柱,為這些對現實社會感到疲乏的人們提供一個依託的目標;而演唱會,這樣一個集體解放的「祭典」,則可以說是一個大型的「儀式」,這些人聚集到這個被規劃出來的場域,盡情地釋放平日壓抑在社會底下的激情,隨著藝人的表演瘋狂地躁動、狂暴、高舉起手,渴求著藝人的一道目光、一個手勢、甚至渴求得到藝人的垂憐,哪怕只是一個握手也好,都足以令粉絲開心到三天不洗手。

  那就像是祈禱終於得到了回報,粉絲比宗教的信徒更幸福,因為宗教祈禱的神通常不會現世,而粉絲們追逐的神,卻是貨真價實、有血有肉、可以觸碰的現人神。

  對高舉起雙手、跟著藝人們發出熱情吶喊的粉絲們來說,這就是救贖。

  哪怕所有的表演都是包裝出來的虛偽,只要你篤信它是真實,這就可以是一場不醒過來的美好幻夢。

  哪怕演唱會結束了,曲終人散了,餘韻也會悠長地留在人的心弦之上,伴隨著粉絲們直到下一場演唱會來臨。

  我想,蜷川實花所拍攝的,正是這種「就是因為知道終將散場,所以更要把握散場前的時光HIGH到爆炸」的狂熱。

  而我,置身於這個繁花盛開的展場裡,也確確實實地有了相同的想法。

  哪怕長達三個月的展期,我直到最後一天才走進這裡;哪怕我冒著暴雨足足等了兩個多小時,才終於踏入這片花海之中;哪怕我,現在才開始接觸到蜷川實花。

  但這一刻,為她的作品癡迷、陶醉,為她的理念傾慕、憧憬的我。

  也是確確實實地,正在成為「花痴」吧。


















  最後一個展間,是最特別的一個展間,主要是展出蜷川實花除了攝影作品以外的其他聯合設計作品,包括衣服、飛機、包包、內衣、MV、攝影集等等,另外還有開放給民眾互動(當然是拿來拍照啦)的場景,設計得宛如一個劇場,非常漂亮,有種魔幻的魅力。







  牆上也有蜷川實花出道以來經歷過的各種事件,也陳列了蜷川實花的各種攝影集和書籍。









  


  



  展覽結束後,穿越最後一個通道,在下樓前的樓梯間則有蜷川實花的訪談投影片,侃侃而談關於這次展覽的每個展區、每個系列的拍攝理念。

  上面幾乎都講完了,所以只在這裡簡單筆記,蜷川實花被問到關於「花」系列,問起她對於花的偏執,她很坦然地說,「其實就是單純的喜歡」

  彷彿是本能,是基因裡與生俱來的渴求、血液裡自然湧動的瘋狂,對花就是喜歡到無法自拔,看到美麗的花,若是不拍下來,就會渾身不舒服。

  大概是這種樣子,極其純粹,純粹而美麗;無須妝點,便斐然成章,心花怒放。

  算是一個衍生的想法,說到「金魚」這樣的人造生命,令我想起「金魚腦」這個形容記憶力極其短暫的用詞。

  被創造物的短暫生命,短暫到無法記得自己曾經留下足跡的記憶;是否也正因如此,他們連自己是「被創造物」也忘記,並不在乎(也無法在乎)自己的生命有什麼價值,更不(無法)介意自己是否留下了足跡。

  就只是純粹地活著。甚至連「享受活著」、「珍惜生命」、「把握當下」這些概念也沒有,就只是在自己還有呼吸、身體還能游動的每一刻,奮力地徜徉、用力地換氣、拼命地覓食。

  是否正因這種因為一無所知、所以義無反顧的純粹,使得金魚看在旁人的眼裡,顯得極致的美麗。

  即便金魚一點也不在意這些事,甚至,他們也不會在乎別人的眼光,因為他們只是「活著」,因為不懂得享受生命,才活得最享受生命;因為對活著不抱貪婪,才活出了對貪婪著每一口呼吸的姿態。

  多麼神秘啊,生命。

  哪怕人類彷彿是只有犧牲才能謳歌生命的禽獸(By金閃閃),但這種「生是為了證明愛存在的痕跡/殺是為了歌頌破滅前的壯麗」(殺破狼的歌詞)的模樣,反而格外讓人別不開眼睛。


  再說起前面提到的,以「否定現象」來呈現現象,說來很矛盾,但透過這樣美好的作品來展演這些作品背後的不美好,就是這種諷刺的荒誕,才顯得世人所窺見的「美好」、藝人所呈現的「美好」,在虛偽中展演著真實,在荒謬中表露出艷麗,在瑕疵中綻放出完美。

  在凋零中張揚著新生。

  這種衝突的、徘徊於曖昧界線之上的掙扎,莫非是每個藝術家必然走上的道路嗎?


  世間萬物不停流轉,正因如此更想留下片刻。

  正因每刻韶光都在呼吸的縫隙間荏苒,正因我們的指縫中攫取不住時光的流水;所以,我們書寫,我們描繪,我們扮裝,我們展演,我們謳歌,我們攝影,我們用盡一切方法,燃燒著自身的偏執與愛,活出自己真實的樣貌。

  把每個目光都綻放成煙火,每個日子都是末日與重生。

  最終──我們必將穿越生命的花海,抵達流光映耀的彼岸吧。



  ……不知為何,突然好奇蜷川實花要是跟宇多田光合作,會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XD

  會有「光之花」這種概念的作品嗎(?)



  最後想針對一篇文章作評論。

  當「看展」只剩下拍照打卡上傳,我們還剩下什麼?

  這篇說的,我不能認同。

  以這篇來說:

  https://www.facebook.com/MOCATaipei.39/posts/10154171933938408
  (這是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官方粉專發文)

  「我要讓人們在其生活周遭都能輕易地取得『真正的藝術品』」。

  蜷川自藝術創作開始便積極地將作品商品化。即便遭受評論家的批評,並有因被過度消費而造成她自身與作品的快速凋零之風險,她仍選擇置身其中。她早有覺悟這世界就是由人類眾多欲望所交織而成,因而不避諱地讓其作品進入普羅大眾市場。

  她認為昂貴的藝術品市場建構於少數高端消費者和特定人士的評價,對她而言,小自設計一枝原子筆,大至裝飾一架飛機,只要能以作品接觸消費者,藉此瞭解廣大群眾的欲望,她都會設法讓自己融入其中,從而獲至肯定。基於如此的信念,無怪乎她會說:「我的夢想是征服世界」


  既然蜷川大神都這麼說了,還在質疑這場展覽變質實在是很無聊。

  在這種互動性展覽的過程讓人認識,認識勾引人的好奇心,好奇心促使人產生興趣,興趣讓人有了去接觸的動力,這也是一種藝術的吸引力吧?我認為,這也是蜷川大神開放攝影、也特地設計了幾個互動性展區的緣故。

  確實我也見到不少看起來的確只是跟風來拍照打卡的人,但講真的,他們也沒有違反這次展覽的規則啊!(也可能單純我沒有看到?)

  要說喧嘩嘛,也許是太吵;要說拍照嘛,也許真的很擋路,不過我想可能蜷川大神就是喜歡這種熱鬧的繁華吧,感覺上,蜷川大神並不打算把藝術束之高閣,反而希望將藝術推展到世人面前,哪怕真能品味箇中奧妙的人並不多,但每個人用自己的味蕾、自己的感官、自己的藝術細胞(無論是否受過專業訓練)去品嚐與感知自己認可的「美」,從他人的作品中尋求認同與共鳴,難道就因為他們並非藝術相關科系出身、沒有足夠藝術知識,就能一概否定他們心目中的藝術嗎?

  也可能我選的時間太良好,第一,我來的是展覽最後一天;第二,今天下大雨勸退一部份的人,以致我不曉得真正熱鬧時的盛況是否更誇張、更擁擠,是否現場水洩不通到有心看展的人都無法專心看展的程度……如果真是這樣,那就當我在大放厥詞吧,畢竟我今天是有足夠空間去欣賞作品(雖然也常常要等別人拍完照,不管是妹子自拍照、妹子幫妹子拍照、還是男朋友幫妹子……冏)

  不過,純就探討藝術涵養而言,在這裡容我引述張嘉佳的話:

  「看到小清新不要說矯情。看到蠢段子不要說腦殘。看到文青不要說假掰。看到詩歌不要說無病呻吟。看到意識流不要說傻逼。
   每個人有自己的表達方式,如果你不接受,只能說明不是為你準備的。
   你可以不接受,這是一種自由。但不屑和抨擊,翻到另外一個世界觀,只能說明你的無知和武斷。大家都要尊重別人對各自「精采生命」的表達。
   當然以上內容,在一種情況下,我是做不到的,就是確實寫得太差。」
  ──出自張嘉佳〈無法說出我愛你〉


  雖說最後留了一句為特殊情況解套的句子(笑,張嘉佳也真是會說話);但我覺得這段話充分道盡人與人之間注定的價值觀矛盾與衝突,以及這之中必然需要的,權充潤滑的尊重、包容、友善與理解。

  差不差,我不下評論,因為這見仁見智,就像一道菜難不難吃,只有你的胃口最知道;一部電影難不難看,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也許吧,也許我不懂電影的拍攝手法有多精妙,所以我不能說出一部電影怎麼拍才好看;我不懂骨架、不懂構圖、不懂色彩學,所以我說不上來什麼樣的圖是好看的;我不懂光影,無法解釋什麼樣的照片能讓我覺得美不勝收;甚至,我不懂文學,反正我嫌他不好看的小說就是不好看。

  我自己覺得,觀賞藝術是這麼回事的,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這背後是有很多深沉的技巧與美學沒錯,但我覺得,擁有這種高度的人,該做的應該不是批評、去質疑沒有這種高度的人沒有欣賞藝術的資格;相反地,有這種機運,在某些領域上具有天賦、有受到教育和訓練的機會、有受到薰陶的幸運的人,更應該試著讓人去接觸這個領域,而非閉門造車,終至乏人問津,產業衰微,再來責怪世俗平民不能理解藝術之高深。

  我現在拿著傳統戲曲去怪人都不懂欣賞中國戲曲之美,拿著聲韻學去怪人不懂語言音樂之奧妙,拿著詩經去怪人不懂文學之高深,我被說文學素養好的機率高呢,還是我被人罵神經病的機率高呢?

  私以為,一個作品的價值,不是作者說了算,而是觀眾說了算。

  羅蘭巴特的所謂「文本誕生,作者已死」之說,放諸任何藝術創作,我認為都是適用的。無論創作者懷揣什麼心情使一個創作誕生,哪怕一幅圖、一篇文、一張照片、一首歌,在它被發表、被閱聽的那一刻,每個人就會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讀,把自己的情感填充進文本中的空缺裡,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詮釋、感受作品。

  有的人,在作品中得到了共鳴與啟發,於是成了創作者的支持者。

  有的人,在作品中什麼感動也沒有,只好質疑這些支持者都是跟風盲從、人云亦云。

  的確,有的作品可能就客觀的邏輯來說是不好的,也許劇情不精良、拍攝不細緻、作工不精美……但對讀不出這些瑕疵的人來說,在他們的心目中是完美的,就誰也沒有權利是剝奪他人眼中的完美。

  你有不喜歡的自由,但絕對沒有剝奪別人喜歡的資格。

  一個藝術創作,創作者覺得它有價值,觀眾看了覺得這簡直是一坨屎,那麼它到底是有價值還是沒價值?

  價值的定義是什麼?有市場才叫有價值,還是有人欣賞就算有價值了?

  以我自己為例子,我超喜歡寫心理戲,大概是為了掩蓋我並不擅長構思複雜劇情的短板(噓),我常常懊惱自己心理戲刻劃太多,偏偏讀者就是會跟我說,「我就是最喜歡看你寫心理戲」、「這就是草壁你的風格啊!」

  我覺得自己寫出來的沒價值,但讀者們就愛這一味,我能怎麼辦?

  就像我覺得自己是個沒價值的人,但我身邊就是有親人、有朋友、有粉絲就是沒有女朋友,會在我低潮的時候告訴我,他們就是喜歡這樣的我。

  那我到底是有價值還是沒價值勒?

  個人覺得藝術……或者人生,就是這麼回事。

  有沒有價值,真的不是你說了算。

  就算大家喜歡把你覺得是糞作的東西捧成神作,你也沒立場指著別人的鼻子罵大家都是群眾效應下盲從的白痴……說真的,就算是炒作,人家能炒出這樣的目光,那也是人家的本事。

  當然,你要是正面反擊,還能成功戰垮一票人、讓人跟著覺得他也是糞作,那當然也是你的本事。雖然我想這最後的結果,應該就是你拉攏到一群跟你同樣都認為他是糞作的人,然後跟覺得他是神作的人打他個烏煙瘴氣。

  打到最後,其實還是你走你的獨木橋,他走他的陽關道,你吃太陽餅,他吃綠豆糕,一句話,「你開心就好」。在不妨礙、不傷害任何人的前提上,任何喜好,哪怕不被認同,也是該被尊重的。

  既然選擇了與主流背道而馳,就沒道理來質疑別人譁眾取寵,說得好像譁眾取寵不需要觀察市場流向、創作就不需要技巧與實力一樣。

  就算是賣肉,你也要有那個本事能賣啊!你有本事畫個火柴人的十八禁本然後賣到變大手,那也是算你屌,難道別人有資格對你指指點點?

  這就是我的藝術觀(文學觀)。

  也有可能,我並沒有打算成為一個藝術家(作家),所以才能大言不慚地這樣說吧。

  不過管他的,我就是這樣。

  以前如此,現在這樣,以後沒意外的話,應該也是吧。

  只是以後會多了一份元素、一份痴狂而已。




  ──對於蜷川實花的痴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860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蜷川實花|宇多田光|AKB48|櫻花紛飛|櫻花翩翩|SHE|台北當代藝術館

留言共 2 篇留言

流星
看完後眼睛有點痛XD不過還是謝謝分享這麼棒的經驗和展品;)

05-10 14:48

草壁英彥
[e12]05-10 19:00
Little Chucky
華麗美~
還記得很多年前蜷川實花跟shu uemura合作過,
那一系列化妝品到現在我還是當收藏品收藏著

05-10 19:33

草壁英彥
真的,美到令人目不暇給QQ05-11 00: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fish8212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故事翻譯】新角Tali... 後一篇:[達人專欄] 【《同級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qstory讀者
(輕小說)❤雙萌力出擊!金髮小蘿莉 雙子姊妹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