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異常 ANOMALLY!!---【敘述B 】

作者:蜉蝣│2016-05-04 21:26:07│贊助:2│人氣:121
早上六點四十分,城市的某一個角落。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已經來不及了!」
「是這樣沒錯。但變數太多了,不只是消息來源,我們連目標都不清楚,更別說我們的準備還不夠充分。也許應該再潛伏一段時間………」
陽光照射不到的陰暗處,一男一女的對話迴響在髒亂的巷弄之間,兩人的語氣形成強烈的對比。隨著對話進行,女人的言詞越來越顯得急促,將她的焦躁表露無遺。
「不用你提醒,整套行動都是我親自設計的。相信我,無論是風險還是代價都在可容許的範圍內。況且,我們不知道具體的期限,也許是一個月、一星期、明天、下一小時或者現在!分秒必爭!」
「分秒必爭,我知道。但如果失敗了,後果是全盤皆輸。」
「我寧願犧牲自己。」
「妳犧牲的不只是自己,還會賠上我們所有人。妳是首領,背負的不只是自己一個人的生命。」
男人以沉著的聲音壓過了對方,彷彿是想藉此冷卻女人的情緒般。
「聽我說,我懂妳的感受,但這也太……躁進了,如果………」
「你不信任我嗎,斥候?」
被喚作斥候的男人皺起眉頭,思考如何說服對方。而他的首領收起咄咄逼人的態度,換上更加穩定的語氣繼續說道。
「為此,我們已經準備夠久了,你以為我們是為了什麼才在這鬼地方浪費時間?依靠我的指揮和你的能力,絕對能把失敗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當然不能說是沒有任何風險,但比起我們的目標,那一點點問題算得了什麼?我們有必須完成的事,不計代價。你也知道吧?」
「這不像妳會說的話。最在意代價與成果的總是妳,別說不知道,關於你的事情我再了解不過了。」
「那你也應該清楚我堅持的理由。」
「那不只是妳的理由,而是我們兩個………我們所有人的理由。」
沉默短暫造訪了這片空間,為聆聽的人們留下喘息的空檔。
「我得到了啟示。」
「用『啟示』這種說法的確很適合。」
「………機會來了,而且只有這麼一次,那就是我們所追求的『異常』。」
女人乾笑了一兩聲。
「要實現願望,可不能光是念祈禱詞而已,必須自己去追求…………」
斥候沒有答覆,他知道自己已經輸了,無論如何都無法令對方回心轉意。
「就在這裡,『灰色森林』,能實現我們願望的萬能之人就在垂手可得之處。難道說,能讓唯一的機會就這麼白白溜走嗎?」
水泥森林的陰影下,腳步聲迴響在巷道之間。頻率與音調皆不相同的聲音彷彿是在演奏著某種異樣的節奏,既雜亂又沉重,但混亂中卻又維持著異樣的秩序。
不久後,另一群「變數」踏入了屬於他們的舞台。
 
 
?????
 
 
歐洲時間六點五十三分,某個男人正用世界上最通俗的語言發表不堪入耳的言論。
「請不要罵髒話。」
「我能不罵髒話嗎?半分鐘前,我還在夏威夷愜意的享受陽光,把握不用跟那混帳糾纏不清的每一分每一秒。說什麼發生緊急事態,連解釋都沒有就把我抓到這種鳥不拉屎的鬼地方。好吧,我習慣了,畢竟這裡是什麼鬼都冒得出來的現實世界,而我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類!」
「抱歉。」
「請長話短說。」
「他回來了。」
於是男人再度咒罵起來。
「請不要罵髒話。」
宛如巨大機器內部的空間中,無數的齒輪不停旋轉著,彼此協調、同步,組合成音樂般的悅耳聲音。光影投射在金屬的表面上,猶如某種現代藝術的傑作。
穿著黑衣的人影透過中間架設的鷹架和平台,如同巢中的工蟲般穿梭於齒輪機械之間。彼此之間沒有任何交談與互動,也沒有半刻的停擺,每一人都專注於他們必須完成的工作。
超現實的光景持續延伸。一座金字塔狀的祭壇坐落於最底層地面中央,由無數的台階堆疊而成,成為蒸氣龐克中一抹突兀的奇幻色彩。
那是一座豎立了無限歲月的紀念牌,見證千萬年來的歷史。時間在此留下了痕跡,儘管沒有什麼可供辨識的痕跡,但無論是誰都能意識到。
無法辨別顏色的光澤佔據了每一寸空間,平坦的表面上沒有任何額外的裝飾或色彩,而是刻印著超過上千、上萬種截然不同的的語言。
英語、拉丁文、梵文、中文、象形文與盧恩文字。而所有的文字同樣代表一個意思。
「科學。」
唯二沒有被工作束縛的兩人,背靠背坐在祭壇的台階上。
「真是,再也沒有比這更麻煩的事情了。」
「工作很麻煩?」
「不,這裡的一切都很麻煩。說實話,要不是因為妳,誰要當什麼秘密組織的老大。好吧,薪水是不錯,待遇也很好,但工作內容本身根本有問題!根本不是人該做的!」
「你是人類。」
「是是是,要是我不是人類的話也不可能出現在妳眼前了。我到底是在對誰說什麼廢話啊?把問題說清楚吧。」
互相依靠的男人與少女,除了那滿溢而出的違和感外沒有任何共同點。在中文與阿拉伯文相接的台階上,男人不合時宜的伸了個懶腰,少女不停滑動手中的螢幕。
「經過兩個月的空窗期,再次捕捉到『小偷』的影像,位在灰色森林,移動中,偵測時間為上午六點四十二分,推測還未接觸其他勢力。」
「灰色森林?對他來說倒是挺適合的,我們也不太可能在人海的正中央搞什麼小動作,真不會看氣氛。好吧,但願這次能把之前被偷走的東西一次討回來,最好是一勞永逸的解決那小鬼,讓他和他的怪物寵物見鬼去吧!」
「請提出具體方案。」
「講話別那麼死板,好歹妳也算是人類吧?」
「請提出具體方案。」
「………聯絡地中海支部,要他們拉起封鎖線,注意附近其他『非人類』的動作,盡可能施壓,別讓他們介入,我不想要在行動中碰上太多麻煩。」
「已在範圍之內的異常……」
「要把全部趕出去太麻煩了。除了我們,盯上那小鬼的人可不少,當然也不可能只有我們掌握到他的行蹤,獨佔這個機會是不可行的。可想而知,一定會引起一場麻煩的大騷動吧,重點是………」
男人移動身體,站立起來。原本靠著他的少女順勢倒下,後腦勺與堅硬的地面發出清脆的敲擊聲。兩人的視線頓時平行,凝望天空的方向。
在金屬圓頂的中央,是一塊透明的天花板,區隔著窗外的天空。
「我們會為這場鬧劇帶來什麼變數呢?」
男人與少女凝視著彼端那顆漂浮在無盡黑暗中的藍色星球。
 
 
?????
 
 
早上七點鐘,場景再度回到地球上的某處。
「啊啊啊啊啊啊!」
「臭小鬼,給我站住!」
在堆滿雜物及垃圾的街巷之中,輕重不一的腳步聲正上演一場急迫的追逐戰。被追逐的男孩腳步不穩的跳過棄置在路中央的垃圾堆,往城市的更深處逃跑。很快的,他破爛的衣角消失在轉角的另一頭。
「混帳!」
「喂……別追了吧,只是一點惡作劇………」
「吵死了,我要讓那傢伙後悔自己長了一雙腿!小鬼,聽得見吧?如果你現在給我停下來還能保住上半身,要不然就等著碎屍萬段吧!」
身後的叫囂聲令男孩瘦弱的身體掀起一陣顫抖,加快了他的步伐。所有的思緒完全聚焦在不停擺動的雙腿上,逃跑是唯一的求生之路。
只要再快一點………很快就到了。
長時間的激烈運動早已令他的呼吸失去節奏,抽痛的腹部也提醒著身體已經接近極限的事實。每一次踏出腳步,雙方的距離又更縮短一點,男孩幾乎可以感覺得到對方奔跑時的振動,時間不站在他這一邊。
然而,最後使他停下的不是麻木的雙腿,也不是追逐者的手,而是眼前那一面起碼有三公尺高的水泥牆,一條死路。
「啊……嗚啊………」
一回過身,迎接他的是一張百分之百不存在半點笑意的笑臉。
「左邊?右邊?或兩邊一起?」
全都是紅色。
站在男孩面前的,是一位穿著全套暗紅色制服的高瘦警衛。不僅如此,警衛帽底下也是一頭略顯黯淡的的紅髮,只有瀏海下還能看到一點黑色。僅從五官來判斷的話,很難分辨出他的人種,但那副怒容與燃燒般的怪異紅眼倒是非常確實地展現出他的脾氣。
跟常人相較之下,眼前的紅色男人相當高瘦,身體比例也很奇怪,就像是強行把小孩子拉長後的產物。很難想像那雙竹竿般的手能使出多大的力量,但當警衛的細長手指發出喀啦嘎拉的聲音時,男孩還是忍不住到抽了一口氣。
無論是言行還是舉止都和警衛相去甚遠的男人一步步將男孩逼入死巷,如同一堵散發著殺氣的牆,完全阻絕了活路。
「嗚……嗚………」
「沒意見?那代表我可以隨便來囉?好———」
「等一下,別這樣對小孩子嘛,只是一點惡作劇而已,用不著這樣吧?」
男孩望向替他說話的中性少年。和紅髮男相比,他的同伴看起來和善太多了, 簡直難以置信這樣的兩人能夠站在一起。
少年金黃色的目光裡藏著真切的擔憂,不停地在自己的同伴與男孩之間交替。他是真的在替自己擔心,意識到這一點,令男孩的心底湧上些許的罪惡感。不過少年那頭璀璨的金髮很快就打消了這點念頭。
那種顏色的頭髮,假髮店會用很高的價錢收購。
「幾顆石頭而已,沒必要生氣成這樣。總之請冷靜下來,把額頭的青筋收回去,不然會嚇壞小孩子的。來吧,吸氣———吐氣———吸氣———吐氣———感覺好點了?」
「雖然知道你不是在開玩笑但這種態度讓我很火大啊蠢貨!很好,折衷吧,我先把你的腳扯下來,然後再把那小鬼的腳骨捏碎,怎麼樣?」
「當然不行。不過如果答應不傷害他的話,可以把我的手也折下來。」
「別一臉平淡的說這種鬼話,信不信我馬上付諸實踐給你看?」
警衛臉上的青筋更多了,被他抓著衣領的少年淡然的說著奇怪的話。兩人自顧自的爭論起來,忽視男孩的存在,直到他主動開口為止。
「你們………」
「嗯?」「幹嘛?」
「………後面。」
 
「啪滋———」
下一瞬間,一個古怪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用個奇怪的比喻,就像是把裡面裝著膠狀物的玻璃罐打破一樣。
隨後,幫男孩說情的少年腳步不穩的向前踏了幾步,面朝下的倒在男孩面前。使他倒下的元兇,就是鑲在他後腦勺上的紅色消防斧。
乳白與紅混合的液體飛濺到男孩的褲管上,一陣噁心感從胃中湧出,男孩好不容易才將直逼喉頭的物體壓回去。
「嗚———」
血腥味,死亡的氣味開始蔓延。
以此為信號,十幾個衣衫襤褸的暴徒蜂擁而入,踐踏過地面上的暗紅色液體,手持著鐵桿、金屬球棒或匕首等粗糙的武器,不懷好意的包圍獨身一人的紅色警衛。
「混帳,怎麼回事………」
小小的死巷裡突然擁擠了起來,惡意與緊繃的氣氛強佔了僅存的空間。
警衛回過頭,發現男孩的身影早已從原本的位置上消失。趁著剛才的混亂,被逼入死角的男孩偷偷爬過紅髮男人的腳邊,躲到剛從少年的腦袋上拔下消防斧的高大暴徒身後。
「哎呀呀,真糟糕,糟糕透頂!沒想到會在灰色森林邊緣的偏僻小巷裡碰到犯罪事件,這附近的治安果然很差。更仔細一看,喔呀,這不是我最親愛的兒子嗎?世界上存在著各種巧合呢。不行啊,這可不行,我應該要怎麼辦呢?」
男人隨手甩掉斧頭上的血滴,故作困擾的拿著斧柄敲了敲腦袋。
「………目的是把我們引到沒人的地方來嗎?」
男孩下意識地躲避對方的視線,轉而看向那具還在抽動的屍體。金色的頭髮已經染上了血絲,沒那麼耀眼了。
儘管已經習以為常,男孩仍然克服不了這股噁心的感覺。要讓一個剛才還在說話活人變成散發腐臭的肉塊,不怎麼困難,也不用太久的時間。心裡上能否能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話是這麼說,但我們可是很歡迎像你們這樣親切的好人。多虧你們無私奉獻,錢可以拿去給那群窮小鬼、躺在醫院的那些傢伙都搶著要身體裡的東西、然後我可以享受肢解的過程!太棒了,要是沒有你們這些失蹤人口真不知道日子怎麼過呢。」
手斧男隨意拉扯著屍體,用消防斧敲敲還在抽動的部分。與男孩相反,他的父親似乎異常興奮,眼中的狂熱遠遠超越在場任何人。
瘋子。
即使是自己的父親,男孩也找不到更適合他的形容詞了。
「啊啊,少廢話了。」
「………廢話?」
「………人,到齊了……傢伙,有了………不會被干擾的地方,準備好了………嘴巴念個不停的礙事笨蛋,躺地板了…………稍微,只是稍微的話……」
警衛突然喃喃自語起來。
「………話先說清楚,我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脾氣,可能的話,你們最好早點離開。簡單來說,快滾,否則………」
「你自己廢話不也挺多的嗎?」
說完最後一個字的瞬間,沾染著血跡的消防斧脫離了暴徒的手,用任何人都來不及反應的速度飛至目標的眼前。
男孩只來得及闔上雙眼,不敢直視下一秒的血腥場面。他看過太多次相同的畫面,血液飛濺,一個人所有的瞬間。很快,他們曾經存在的證明只會剩下地板上的暗紅色而已,就和之前的其他人一樣。
但是,下一瞬間所發生的「事實」,卻狠狠破壞了這個「預定」。
旋轉的飛斧劃破空氣,擊中紅髮男的眉間———
———然後,裂成碎片。
就像是將玻璃往水泥牆上擊打一樣,輕易的碎裂。伴隨著不像是金屬會有的清脆聲響,斧刃的裂片往四周飛散,令幾名不幸的暴徒發出哀號。
「不對吧!?」
「嗚啊啊啊啊!!」
「那、那是金屬吧?怎麼可能———」
 
有些事情大人們或許看不出來,但小孩子的眼睛能看得更清楚。
真正令人恐懼的不只是表面上的異象,而是在更深處。他看見了,人類的外皮也無法完全掩蓋、真實存在於現實世界的「異常」。
以此為起點,遠遠超乎想像之外的瘋狂景象開始蔓延。
「我說————」
位在中心點的男人踏出一步,在鞋底與地面接觸的瞬間,一陣難以形容的古怪聲響重擊在場所有人的耳膜。
「———你們————」
危險、危險、危險!
「———不需要遺言了吧混帳!」
下一秒,完好無缺的柏油路面出現了龜裂,裂痕以接觸點為中心繼續擴散,如同被某種詭異的植物所覆蓋一樣,所有表面在瞬間佈滿了蜘蛛網狀的紅色裂隙,然後輕易地碎裂。
一場小型的地震在巷道內誕生,劇烈的晃動奪走了巷道內所有「人類」的平衡。而這場迷你災變的源頭,滿臉怒容的凹折自己的手指。
利用恐懼,炫目的紅色正逐一奪去任何視線所及範圍內的理智。
如同看見雞蛋敲碎岩石般,不可能發生的事在眼前上演,現實的不合理與腦袋中的常理互相衝擊,令所謂的常識與斧頭一起輕易地化為碎片。
「愣在那裏幹嘛?等死嗎?快退後,把受傷的人拉回來!」
作為首領,男孩的父親大聲下令,強迫那些失去思考能力的手下們動起來。不幸的是,沒有太多人保有足以聽進指揮的理智。
幾個人順從本能,半跑半爬的逃出死巷,剩下的大多都只不過是沒有勇氣踏出腳步,或是跪倒在地上哀號。也有人拚死揮出武器,但無論是鈍器或銳物,在接觸到警衛的同時全都遭到碎裂的下場。
僅僅不到數秒,情勢被毫無理由的反常所扭曲,強硬的反轉過來。
「喂喂喂,小紅帽,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怪物?改造人?真糟糕,糟糕透頂!應該要把你歸類為人類嗎,我還沒砍過人類以外的東西?不行啊,這可不————」
父親一邊用斧柄擋下飛來的碎片,一邊維持他一貫的挑釁語氣。
沒有多餘的答覆,位在中心點的「異常」揮出了拳頭。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總覺得最好別碰到這拳頭啊啊啊!」
暴徒首領將男孩抱在懷裡,低身閃避。錯身而過的瞬間,他的右手又晃出另一柄消防斧,斧刃精準的瞄準了對方的氣管揮下。
碎片再度飛散。
位置對調的雙方重新踏穩腳步,互相打量的眼神交錯而過。男孩看見紅髮警衛挑了挑眉頭,似乎很訝異竟然還有人膽敢與他正面對峙。
「搞什麼,砍不了………怪物,你以為我們為什麼要搶劫啊?斧頭又不是免錢的,我才不要慢慢試哪裡可以砍哪裡不能,直接告訴我,快點。」
「誰會說啊,瘋子。你就不能像其他人一樣乖乖跪在地上嗎?」
男孩從紅髮男人的眼中察覺到些許的困惑,彷彿不太習慣有人與他針鋒相對。也從父親的手中感覺到一絲顫抖,他不清楚那究竟是恐懼……還是興奮?
他的父親不僅僅是統帥一群暴徒的搶匪,更是一位惡名遠播的變態殺人魔。從有記憶開始,就看著自己的的父親一次次擦傷斧頭上的暗紅色痕跡,目睹鮮血淋漓的瞬間。拜此所賜,男孩對人體組成有超乎同齡人應有的瞭解。
論殺人,男孩可以很自豪地說,在殺人方面,他的父親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天才,無論是幫派老大還是格鬥專家都曾經命喪在那柄斧頭底下。不過,當對方不是人類的時候,殺「人」魔又能派上什麼用場呢?
必須逃跑。
剛才的追逐戰中,那個不是人類的傢伙沒有使用什麼特殊的能力追上來,腳程也不算太快。如果能閃過那個怪物,說不定能在暗巷中甩掉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男孩絞盡腦汁想辦法保住小命時,一道尖叫聲劃破空氣。在愣住的殺人狂搶匪與怪物警衛之間,尖叫聲的主人撐著地板,搖搖晃晃的站起。
「頭、頭好痛,感覺就像頭蓋骨被開了個洞一樣,我又死了嗎?呃,這白白的東西……腦漿?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死寂般的沉默中,成為全場焦點的少年呆然環顧四周,想找到解答。那頭璀璨的金髮即使是在暗巷中也依舊顯眼。
但除此之外,他的模樣糟糕透頂,人體內的液體不停從後腦勺流下,在他的衣物與附近的地面上混合,簡直就是貨真價實的恐怖片活死人。要是在靠近一點,說不定男孩真的會吐出來。
非常不幸的是,他的視線最後落到了男孩身上。
「啊,沒事吧?那個警衛有沒有對你怎麼樣?腳骨還沒有碎掉吧?幸好………要小心喔,以後不要在路上亂扔石頭了,小孩子別到處亂跑比較好。」
他完全放棄思考能力,茫然的點了點頭。少年拍拍他的腦袋,在頭頂上留下一點點紅色液體,接著轉向身上還賤著血液的暴徒。
「這位是你的父親嗎?真是,怎麼可以放任小孩自己行動呢?走丟了怎麼辦?最近的治安很糟糕,老是出問題,記得下次要注意點。」
對此,他的回應是:
「………好久沒有做過這麼糟糕的惡夢了………」
死人復活了。
此時,男孩的腦中只閃過一件事。一下是砍不了的人,一下是砍死了還會復活的人,他那位殺人魔父親一定會非常非常沮喪。
「為什麼他們都嚇成這樣?果然動手了吧?警衛先生,就算心情再怎麼不好,也別隨隨便便把怒氣發洩在其他人身上,太危險了,鬧出人命怎麼辦?」
「人命?你以為你腦袋上的是蕃茄醬加美乃滋嗎?那小鬼是誘餌,他老爸是搶匪,你的腦袋被剖成兩半了,給我面對現實,大聖人!還有,要是你不知道的話,稍微提醒一下,普通人類絕對不可能在頭蓋骨被劈開後還會爬起來說廢話的,懂嗎?你覺得他們是被誰嚇到的?」
「可是你的確出手了吧?地板碎掉了。」
「不然呢?難道我要拿出聖經禱告,看看他們會不會痛哭流涕的跪倒在地嗎?」
在一大夥目瞪口呆的流氓地痞的注視下,紅髮警衛與滿臉都是血的少年旁若無人的爭執起來。
兩頭野獸互鬥的時候,最好別介入他們比較好。而兩個正體不明的詭異生物?可能連呼吸都很危險。
正當包括男孩在內的普通人類們非常合理的萌生了這個想法時,卻有人不識相的開了口。
「喂,你們兩個,到底是甚麼鬼東西啊?」
無視那雙死命捏著他手背的小手還有化身為搖頭娃娃的小弟們,殺人魔以挑釁的語調向互相責備的兩人搭話,手中又多了一柄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來的消防斧。
「怪物就應該滾回怪物待的地方,別沒事在這種地方亂晃。」
「你是還想繼續打————」
「嗯……超能力者與不死人?」
「幹嘛回答啊!」
「把事情說清楚比較好吧?如果能靠溝通就解決的話………啊,對了。」
少年像是突然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似的輕輕捶了一下掌心,打斷警衛的回覆。接著提高音量,好讓所有人都聽得見他說話。
「………我們店裡的吉祥物逃跑了。嗯,根據調查,牠正在這裡………暗巷區徘徊,如果撞見他的話,請趕快逃跑並且聯絡我們。因為牠是一隻極具威脅性的食人怪物,而且已經有兩個月沒有餵食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805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en135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異常 ANOMALLY!...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kima55這麼夯的遊戲超課的
FB粉絲團緣定三生 (4/18 【模型少女AWAKE】)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