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第二艾芙與輓歌(25) - 大叔與姐姐

作者:Asterio│2016-04-23 22:42:39│贊助:14│人氣:203


「鈦璐,我進去囉?」我打開門,看見鈦璐跪倒地面,她淚面回頭,我的胸口揪了一下。我蹲下,替她擦去淚水:「鈦璐,怎麼了?」

「大叔……博士……他……!哇啊啊啊啊啊!」她哭得像個孩子,失去至親的孩子。

我抱住她,心裡一陣亂:「對不起鈦璐,我很抱歉……有什麼是我能為妳做的嗎?」

「嗚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啊啊啊啊啊!!」

憤怒、恐懼、不安、失落、無助再次襲向她瘦小的身體,就算我抱住她,也無法阻止這些情緒失控。身為她的朋友,我暗咒自己無能為力,只能看著她受盡折磨。博士死亡那天,一切來得太突然,她失去自我。而現在,再次直視事實,她知道一切都是真的,腦袋逐漸接受無法改變的現實,再次墮入悲痛,更深更暗的幽谷。

她抬頭,哭皺的臉龐令人心生憐憫:「大叔……可以……殺了我嗎?」

「……」

「好痛……我想關掉電源,不想再痛了……!大叔,幫幫我……!」

「……」我拿出一把槍,放在桌上:「我不會殺妳,也不會阻止妳自殺。鈦璐,我了解失去親人的感受……也明白妳為何求死……我是你的朋友,只要能讓妳快樂,什麼都做得到。但是我要妳想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沒有活下去的意義,然後決定。無論妳最後做出何種抉擇,我都尊重妳。如果妳願意活下來,我會以朋友的身分,陪妳忍耐。」我緊緊摟住她,深吸一口她的味道,然後放手。

「大叔……謝謝你……謝謝你!」

「鈦璐,雖然我不希望道別,可是我必須做好準備,所以……再見了朋友,我很喜歡妳。」

離開房間,我一步步走向長廊,期望聽見的不是槍聲,而是鈦璐重新站起來,跑出房間大喊大叔,告訴我願意活下去,告訴我,要我當她的朋友,陪她繼續走下去。

砰!槍聲大作,到處迴盪,四處宣告鈦璐的抉擇。

我失去力量,雙腳一攤,倒在牆邊。沒事,不用難過……至少鈦璐她不再悲傷……要開心,身為朋友要替她開心!擦掉眼角流出的液體,我起身,卻連續跌倒好幾次,振作點!你是鈦璐的朋友吧?那就別像個廢物,現在她不再痛苦,高興點……

大叔……大叔……

我緩緩起身,就連現在她的聲音依然迴盪,我知道有太多類似案例,失去至親的人常常聽見或看見幻覺,原因很簡單——對逝去者的思念或悲傷太過強烈,腦袋必須啟動防衛機制阻止當事者陷入更難熬的悲傷漩渦。

我搖搖頭,鈦璐,我並不恨妳自私,但我自責自己不是個夠格的朋友,沒辦法替妳分擔痛楚。我很抱歉,對不起。

「大叔……!子彈卡在頭上啦!」

我回頭,鈦璐?

ψ

鈦璐乖乖坐在床上,我拿出軍刀,在她太陽穴附近摳啊摳,弄出擠壓變形的子彈。為什麼連自殺都能失敗?博士把鈦璐頭骨做得太厚嗎?

「大叔,聽我說,我並不是想要自殺。」

「明明子彈都卡在頭殼了。」我拿出維修間裡的緊急噴霧,修補頭上的凹洞。

「真的不是!我承認一開始的確想死……可是我想過大叔的話,想要釐清思緒,才會拿槍指著頭,希望近距離面臨死亡可以確認自己究竟是不是還有未了心願。」

「那怎麼會開槍?」

「想出活下去意義的瞬間,猛然驚醒,手一震就……唔唔……好沒面子!」

「還好妳是機械少女,不是人類,也還好博士做妳做得夠堅固,不然……妳……唉……算了!」

「大叔,對不起……不要生氣好嗎?」她滿臉內疚,我根本氣不起來。

「沒生氣啦,不如說很高興妳選擇活下來,可以告訴我理由嗎?」

「嗯,謝謝你。我想要替博士完成未完的心願,用我這雙眼替他見證人類與機械少女邁入和平的一刻。」

「這樣啊,多虧博士,他真是個影響力深遠的好人呢。」

「還有,我想到大叔。」

「喔?」

「一想到平常很照顧我,又願意把我當成朋友的大叔會傷心難過,就怎麼樣也無法自殺。現在想想,喚醒第二艾芙時的那種憤恨情緒,全被你沖淡……原來朋友,是這麼溫暖。」

我搓搓她肩膀:「是啊……朋友是很溫暖的……」

「那個,大叔……我想我還沒辦法完全走出傷痛,可能會常常哭……到時候可以請你陪在我身邊,跟我一起度過那些時刻嗎?」

「不然妳以為我一天24小時戴手環做什麼?」

「大叔,謝謝你,謝謝願意陪我……可惡,怎麼又哭了……!」

我替她擦去淚珠:「大叔雖然討厭愛哭鬼,卻不討厭正直坦率的怪傢伙。」

她臉紅:「不、不要一臉正經說那種令人害羞的話!」

「妳也知道要害羞喔?」

「哼~!啊,對了,現在想想,我對大叔的事情一知半解,可以告訴我你的故事嗎?像是……姐姐的事情?」

「原來我沒告訴妳……對喔,我一直都沒對人說過自己的事。好吧,讓我想想從哪裡開始好呢……」

我從小跟姐姐相依為命,從有記憶以來,父母就不在。姐姐到處打工,一個人半工半讀養活我,供我們兩人吃住與讀書,生活很苦,卻很幸福。只要有姐姐,我什麼都能不要。當時我很努力讀書,希望能成為政府官員,這樣就不須上戰場也能保障與姐姐的生活。我每天苦讀,連續跳級,16歲那年,我和姐姐一同完成大學學業,心想接下來就是不斷工作,讓姐姐過得輕鬆一些。

畢業典禮結束的下午,姐姐先離開到附近買晚餐的菜,說好晚點來接我,卻遲遲沒有現身。我很擔心,所以焦急跑到附近尋找,最後在一個昏暗小巷內發現她。但她不是獨自一人,身邊有好幾個男人,眼前的一幕永遠抹滅不去——她赤裸下身,只剩撕破的上衣掛在脖子邊緣,男人們圍著她,正對她做著令人作噁的行為,她表情痛苦,身上到處都是傷,毫無反抗之力。

我眼前一片空白,再次回神的時候,到處都是屍體,不完整的屍塊,我的手上握著一把藍波刀。我很害怕,嚇得跌坐地上,丟出刀子,抱起倒地的姐姐。她很虛弱,下半身都是血,好痛!姐姐一定很痛!救護車,我得叫救護車!

「乖弟弟,姐姐不能陪你了……現在開始你必須獨立,知道嗎?」

我搖頭,不願意放開她逐漸失溫的身體。她摸摸我的臉頰:「替姐姐完成最後的心願好嗎?我好痛……讓我解脫好嗎?」

我搖頭,不願意接受她無法活下來的事實。她卻笑了,邊哭邊笑:「笨弟弟……你怎麼這麼傻?我流了這麼多血,已經活不了……對不起……可是姐姐……沒辦法陪你了……所以至少,讓我死在你懷裡好嗎……我最愛的弟弟?」

於是我撿起地上的槍,顫抖的手拿也拿不穩,對著她,泣不成聲。她只是看著我,笑得安詳:「來吧,我最愛的弟弟……我愛你,不要忘記,我很愛很愛你……」

轟!我看著姐姐解放,心一沉,雙膝跪地,大哭大喊了好久好久,最後舉槍對準自己的腦袋——一雙黑手抓住我,到處都是醫護人員,他們把我架上擔架,也帶走姐姐。

之後的事我不太記得,只知道打了很多場官司,知道自己殺人犯罪必須處以死刑,知道有個奇妙的男人替我辯護。我不記得那個男人的模樣,只知道他的聲音很沉,像是……對,重力。最後我雖然免去死刑,卻必須永久監禁,或者成為軍人,上戰場為國捐軀。

男人替我做了決定,把我送上戰場,只說了一句:「接下來是你的自由,殺人或被殺,由你決定。但我希望你能活下去,不要擔心你姐姐,放心,不會有事。」

經過幾個月的訓練,我成為一名狙擊手,不,只是急就章,硬被推上戰場的民兵,這樣說比較恰當。一開始,我只是到處洩憤,四處殘殺敵軍,沒有特別目的,只是把憤恨加諸別人身上,一心一意想看別人受傷,痛苦,在地上打滾哀號。久了,自己也麻痺,逐漸對殺人一事沒有恐懼,扣下扳機,敵人濺血倒地,如此罷了。

直到某天,我遇見一些士兵,他們對我不甚了解,卻願意為我出生入死,我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直到最後,才發現,原來這是朋友。在戰場上,我依然習慣獨自作戰,卻也不討厭支援隊友,漸漸的,我發現自己不再麻木。見過戰場上各種事件,各種不平等待遇,不公平的情況,我才領悟所有人都一樣深受折磨,這個世代唯一免於悲劇的,只有貴族與政府官員,那些活在溫室裡的花卉,優遊自在觀看我們互相殘殺,只需要動動口,就能左右我們的命運。



一次機遇下,我來到沙漠地帶,無意間闖入古代遺跡,接下來的事,艾芙都說過了吧?戰爭的尾聲逐漸靠近,最後我活過戰爭,加入退伍軍官行列,兩年前搬到副都,成為現在的自己。八年過去,我還是無法忘記姐姐,所以我明白失去親人的痛苦。期間有數度想自殺,但思考過後,認定必須付出代價的不是我,是世界。抱著這種中二的想法,我活到今天。現在雖然有所成長,不會主動復仇,但殺人不受良心譴責這點看來,我也還是個小屁孩罷了。

我拿出皮革袋內的小盒子,打開,裡面有一束頭髮:「這是姐姐的頭髮,我隨身帶在身上,聽起來病態又變態,我了解,但她是我唯一的親人,帶著頭髮就像她陪在身邊一樣,隨時看著我。」

一轉頭,鈦璐淚流滿面:「嗚嗚嗚嗚……!」

「妳怎麼哭成這樣?」

「你還不是一樣!」她伸手擦擦我的臉,真的,濕濕的。

「原來我哭了……抱歉呢,自己很久沒哭,不知道自己流淚了。嘛,一提到姐姐就容易這樣,別在意。不過妳怎麼哭得這麼慘?」

「我一直都不知道……大叔有這樣的過去……!很難過,可是也很高興你願意告訴我……!難怪……當時你會說出『希望人類滅亡』這種話……現在我都了解了!」

「說出那種話,我好中二啊……」

「大叔……現在起,我也會陪你度過難過時刻,好嗎!」

「先把妳的臉擦乾淨啦~」

她抹抹臉:「我很認真!」

「我知道啦,光是有這份心,大叔就夠高興了。」

嗶、嗶、嗶、嗶、嗶!!突然之間警鈴大作,失火了嗎?船內的廣播系統:「警告!船艦遭到入侵,各戰鬥人員進入第一線戰鬥狀態,排除所有敵人!重複,排除所有敵人!」

我和鈦璐離開房間,數個黑影擋在走道兩旁,他們身穿黑色緊身束縛裝,到處都是皮帶,連臉部都緊緊包在黑皮革裡,口中發出低沉鳴叫:「喀啊啊啊啊啊……」這些傢伙——弔唁!

左右遭到包夾,他們衝上來,揮舞手上的軍刀。鈦璐一把推開我,四架游離器射出強烈光束,精準貫穿敵人胸口、頭部,瞬間擊倒對手。

「真有一套……」

鈦璐扶起我:「大叔現在受了傷,不用戰鬥,我會打理,好嗎?」

「好可靠啊……帥爆了!」

「大叔別亂跑,待在房間裡,我現在馬上去做掉那些混帳!」她一溜煙就跑掉,留下我跟弔唁屍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695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菲雅莉
大叔還沒有掛阿>?呵呵...

04-23 22:49

Asterio
快了快了WW04-26 20:15
止火
會說自己中二是代表明白將自身的悲慟無限放大是不正確的嗎?

04-23 23:16

Asterio
會說自己中二是因為說了中二台詞WWW04-26 20:15
冰o守護
真是好女孩啊!(遭踹)話說,我覺得那句話很棒啊。

04-24 00:16

Asterio
哪句話???04-26 20:16
Sword
受過傷害,去傷害別人,心被破壞,跨過滿地屍體,回頭ㄧ看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守護好",所以現在每ㄧ個認識的人都要守護,因為不想再嚐到失去的那個痛

04-24 10:32

Asterio
大大比大叔還要帥啊04-26 20:17
月神夜
悲傷是個強大的催化劑同時也是穿腸毒藥 有部動畫的臺詞:無謂的悲傷是沒有用的 看你是要辜負死去的人自私死去 還是要一起帶著她的遺願和意志代表你是她活著的證明

04-24 18:00

Asterio
我們家的大叔要是說出這種台詞,就表示作者超級中二WWWW04-26 20:18
D大
帥爆了!鈦璐

04-24 21:33

Asterio
鋼板帥慘了!!04-26 20:17
maybe—殘王月
看到第一句 我髒了

04-25 02:15

Asterio
鈦璐表示:大叔你進來了嗎?04-26 20:16
約瑟夫布萊森
只是把憤恨加諸別人身上,一心一意想看別人受傷,痛苦,在地上打滾哀號。久了,自己也麻痺
靠!根本就是以前的我阿!

04-25 20:42

Asterio
所以說大大是狙擊手!?04-26 20:19
止火
我覺得受盡傷痛的人有樓上各位的想法並不適合以中二等等的消遣字眼來形容喔

04-26 20:28

Asterio
大叔是在形容自己嘛05-01 15:41
約瑟夫布萊森
只是有類似經歷而已....怎樣產生的我就不多說了

04-26 20:45

Asterio
原來如此,大大也真辛苦05-01 15: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steri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二艾芙與輓歌(24) ... 後一篇:第二艾芙與輓歌(26)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w444近戰魔女
就在西恩打算先下手為強時,劉雲踏出右腳——聲音大到西恩以為是地震——一發直拳打在驅魔師隊長的腹部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