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非關英雄】最終章 初遇龍

作者:留善影│2016-04-23 10:58:00│巴幣:4│人氣:466
最終章 初遇龍


***如有錯字、錯誤或需要改善的地方,請留言!
***如喜歡某善的作品,可以按個喜歡。如想知道某善最新動態,可以按個訂閱。可以的話請大家給一下評語。或者去留倩影(http://blog.qooza.hk/tp021c1421),裡面有更多的文章和生活趣事!你們的留言和支持是某善繼續寫下去的原動力!感謝你們!

( ^∀^)ノ我是分隔線(❛◡❛✿)

  聽取阿夜的提議,大家轉移了陣地,扛著大批攝影器材上了頂樓。這頂樓十分少人上去,連鐵門都生鏽得差點打不開,季洛初要用改造的左手臂才能把門打開。
  進去一看,季洛初和阿大到處看了看,不禁露出厭惡的表情。
  「看來清掃大樓的人有些偷懶,居然堆了這麼多雜物。」季洛初橫掃一眼頂樓,「連壞掉的沙發都有!還全都是灰塵,也不找清潔隊來運走。阿夜,你會不會介意……呃?」
  季洛初轉頭一看,他愣住了。阿夜趴下來,在滿是灰塵的地上滾了好幾。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他又爬起身來,可是,他已經渾身沾滿了灰塵,連臉上都沾著一塊黑。阿夜毫不在意身上的灰塵,反而笑著說︰「這樣應該更像是劫後餘生的樣子吧?」
  兩人呆呆地點了點頭,阿大看一看周圍,眼神愈來愈亮,嘴中唸唸有詞︰「劫後餘生、劫後餘生……這地方正好啊!阿初,快來幫我把這些家具搬過來!這些都用得上!比用電腦做特效更好!」
  季洛初一愣,也看向那堆破舊的家具,開始明白阿大的意思,神色亦開始興奮起來。他轉頭大力拍了阿夜的肩膀一下,說︰「阿夜,你真的非常適合模特兒!」
  阿夜不解地偏了偏頭,而季洛初一個人忙上忙下地搬運東西,大多都是用左手臂出力,右手臂只是輔助。朝索說了句「我來幫您的忙」,然後走上前幫助他一同搬運沙發。阿夜本來也高喊︰「我也幫忙!」
  阿大卻拉住阿夜,悶笑地說︰「你不用啦!你再髒下去,就要變成一團灰了。」
  忙了好一陣子,把雜物堆得更加混亂,這個頂樓終於看起來更像一個廢墟。季洛初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望向大樓邊緣的欄杆,雖然欄杆已經有點鬆脫破爛,但是他總覺得有點不夠。
  「你說如果我們把欄杆稍微拉裂掉,會不會太過分了點?那好像犯了公共危險罪,或者是破壞公物之類的……」
  話還未說完,朝索走了過來,一腳踹歪了欄杆,在季洛初錯愕之際,他轉頭對後者說︰「我不是人類,你不能期待一隻吸血鬼遵守人類的法律吧?」
  聞言,季洛初大笑出聲,心想這個吸血鬼管家真是有趣。然後他故作恭敬的說︰「那就麻煩您再多踹幾腳了,吸血鬼先生。」
  「如您所願。」朝索也恭敬地回應,之後轉身開始破壞鐵欄杆。
  當周圍環境破壞得像是世界末日的場景後,季洛初迫不及待地架好了機械後就說︰「好了,開拍吧!阿夜,你先隨便走走,培養一下情緒,也順便讓我試拍一下。」
  阿夜在頂樓隨便走動,他走到大樓邊緣,那個被朝索喘出了一個大洞的欄杆,他就那個大洞往下看。
  「阿夜!」季洛初從攝影機後方抬頭,緊張地說︰「這、這樣有點危險,你別站得太靠近邊緣……」
  然而,阿夜只是笑了一笑,轉頭高喊︰「洛初哥,你也跟阿大一樣,忘了我是誰嗎?」
  季洛初愣住了,恍然大悟的「喔、喔」了幾聲。此時,朝索說︰「少爺,頂樓也許有監視器……」
  「我早就關掉了啦!」
  說完,阿夜跳上歪掉的欄杆,這讓欄杆一陣大力晃動,甚至發出「吱吱」的刺耳聲,看起來十分驚險。他卻毫不畏懼,轉過身來,帶著燦爛的微笑。今天的月光充足,映照在阿夜身上,好像整個人都在發光似的,特別是他的銀髮,銀絲飛舞,承風而動。然後,阿夜帶著笑容,大張雙手
  季洛初睜大了雙眼,眼前的場景很美麗,亦很可怕。眼前的情景與腦內的某個情景重疊。腦內閃來的場景是一位沉金色長髮女人,她站在用水泥造的欄柵上,冷風將她的沉金色長髮吹得左右搖擺,在黑色的夜裡飛舞。
  那時,阿夜掏出那把銀色的裝飾槍,瞄準了攝影機的方向,露出純潔如天使的笑容。
  砰!
  槍聲響起,阿夜整個人往後傾,大張雙手,整個人呈現十字架的姿態,然後直直地摔了下去。
  沒錯,跟那時候是一樣的場景。
  『謝謝你救了我。你和洛倫要好好生活下去。再見了。』
  沉金色長髮女人的身子往後一傾,然後她的身姿在眼前消失了。
  此時,阿夜笑嘻嘻地爬上來,好奇地問︰「嚇倒你們了嗎?」
  阿大緩慢地轉頭去看季洛初,問︰「剛才攝影機有在拍嗎?」
  季洛初呆呆地回答︰「如果沒在拍,我第一個宰了我自己。」
  阿大點了點頭,卻又緩緩搖頭說︰「我跟你打賭,一定沒人相信這完全沒有用電腦做過特效,一定沒有!我可以拿命來跟你賭!」
  直到這時,季洛初才真正回過神來,他誇張地大叫︰「拜託,你的命又不值錢,你要我拿什麼當賭資?一百塊?」
  「去你的……」
  此時,季洛初才發現自己的手心滿是汗水,在這種情況下依然能夠進行拍攝,連他也不禁佩服自己了,這可以算是職業病吧?
  (真是的,都過了那麼久了,還是克服不了。)
  見季洛初突然默不作聲,阿大疑惑地問︰「怎麼了?阿初。」
  季洛初隨便將手汗抹在褲子上,微笑的搖頭,說︰「沒什麼。」
  「是嗎?但是你臉色不太好。」
  「沒有!沒有!真的沒事啦!」季洛初向不遠處的阿夜揮手,表示要繼續拍攝。
  本來正在跟朝索聊天的阿夜回頭望一望他,然後轉頭跟他的管家說了幾句,管家點頭後,便從頂樓上跳下去。季洛初好奇地問阿夜︰「朝索他去哪裡?」
  「他有些要事要辦。」
  「是嗎?那麼繼續開拍吧!」
  接著,拍攝的過程十分順利,『最後的天使』的相片都十分完美,季洛初和阿大對此十分滿意。阿夜果然是一個極棒的模特兒。季洛初是這樣心想。
  「好,先休息十五分鐘吧!」
  「嗯!那我去找朝索!」
  「出去的時候要小心喔!」
  「知道了!」
  說完,阿夜便急步跑走了。
  阿大笑說︰「這兩人感情真的太好了吧。」
  季洛初同意的點頭,「根本不像管家和主人的關係。啊,對了,剛剛的案子……」接著,他跟阿大討論關於案子的問題。

( ^∀^)ノ我是分隔線(❛◡❛✿)

  然而,在大約半小時後,阿夜回到了頂樓。
  「哦,阿夜,回來……」季洛初從攝影機畫面上抬頭,見到眼前的人之時,他錯愕了。
  阿夜正在流淚。
  不只是季洛初,連阿大都愕然了,他驚訝得張大嘴巴,幾乎可以塞下一顆雞蛋。
  「阿、阿夜,怎麼了?」季洛初擔憂地說,同時心想︰(他剛才是去見朝索對吧?為什麼這副樣子回來?)
  「洛初哥。」阿夜帶著嗚咽的聲音叫他。
  「什麼?」
  「我要拍『淚珠』。」
  「吓?不、不過……」
  本來季洛初是想拒絕的,可是阿夜卻突然激動地抓住他的手臂,哭著大喊︰「我要拍!我要拍『淚珠』!」
  「呃、阿、阿夜,你……」
  「我要拍!」
  不管季洛初怎樣說,阿夜都堅持要拍『淚珠』。他無可奈何之下,只好答應了。阿夜跪坐在地上,雙手做出了捧東西的姿態,並低頭看著掌心,淚水不斷滴在他的手心。這個畫面是很美沒錯,可是同時亦相當尷尬。季洛初努力將目光放在拍攝上,而在旁邊的阿大則不知所措,不知道應該把目光放在哪裡。
  拍攝了不久,朝索跳到頂樓的欄柵上,他微笑的說︰「請別在意我,繼續拍攝就好了。我敢保證,你們拍的影片中絕對不會有我。」
  (我也知道這個影片不會有你,我只想拜託你可以跟我解釋一下阿夜的事嗎?)
  季洛初將這句話吞回肚子,朝索見他們的反應十分奇怪,便走上前一看,他顯然也嚇了一跳。接著,他立刻滑到攝影機前遮住鏡頭,對季洛初和阿大怒吼︰「難道你們看不出少爺很不對勁嗎?還是你們故意繼續拍攝呢?拍攝有那麼重要嗎?」
  季洛初慌張地說︰「阿夜他、他……我不知道,他突然衝回來,抓著我說要拍『淚珠』,我沒法拒絕……他哭著說要拍啊!你要我怎麼拒絕!」
  朝索似乎意會自己怪錯人了,他點一點頭,出言請求︰「現在請停止拍攝吧!」
  季洛初總算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快要被逼瘋了,回答︰「好!」
  然而,阿夜顯然不想放過他,他大喊︰「不要!我要拍!不准停,我要拍淚珠……」朝索轉頭看向他,他依然堅持地喊︰「我要拍!」
  朝索總算了解季洛初的難處,可是他也沒辦法,然後他輕聲請求︰「但請讓站在您身旁好嗎?攝影機不會拍到我的。」
  (我可以拒絕嗎?)
  雖然很想這樣說,可是見到朝索認真的樣子和哭泣的阿夜,季洛初還是將話語吞下去了。接下來的過程是季洛初一生中最難熬的日子,大概比當英雄更加難熬。阿夜一直在無聲的哭泣,朝索一臉凝重的站在旁邊,而且因為是攝影,所以連快門的聲音都沒有,現場陷入近乎死寂的狀況。
  這場快要令人發瘋的拍攝一直持續,直至一雙高跟鞋清脆的「叩叩叩」聲打破這讓人難受的安靜。進來頂樓的人是樂音,她走到阿夜的右後方。阿夜並沒有回頭,只是哭著說︰「樂音,樂音,你不要殺伊娜姐他們好不好?」
  (伊娜姐他們?)
  樂音跪下來,撫摸阿夜的頭髮,溫柔地說︰「好的,少爺,不殺他們。」
  「那你回家來好不好?我好想你。」
  「好。」樂音環抱著阿夜,像是在哄小孩子似的說︰「你說什麼都好,我的小少爺。」
  阿夜抓住樂音的手,啜泣著說︰「你和朝索都在家裡陪我,還有天茶叔、小谷、五月和荊棘,我不要別人了,不用再多別人了!」
  「好、好。」樂音抱緊著懷中的人,「什麼都好,只要少爺你開心就好。」
  就這樣,難熬的拍攝總算完結了。可是,接下來的三天,阿夜一口氣把它給拍完了,而且連同之前說好不拍的案子都拍完,只是沒有照著原本的案子內容去拍,而是將它改成為季洛初和阿大都滿意的主題。廣告商他們滿意就滿意,不滿意就不滿意,反正當然都不打算拍的。
  然後,季洛初和阿大都忙於廣告的事情,一天24小時都不夠用,於是阿夜除了東區之外,連同西區一同巡邏。
  某次的拍攝中,見進度十分理想的季洛初對阿夜說先休息一下,阿夜點一點頭,然後來到了窗邊發呆。阿大一邊打呵欠,一邊走到季洛初身邊,說︰「唉,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爆肝的。」
  季洛初無奈地搖搖頭,苦笑的說︰「誰叫我們都無法拒絕他的要求呢。」
  (為什麼每次一見他哭就無法拒絕呢?)
  季洛初對於自己的心軟實在無可奈何。
  (要是知道誰弄哭阿夜,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季洛初心裡這樣想著,這些難熬的經歷只要一次就夠了。

( ^∀^)ノ我是分隔線(❛◡❛✿)

  「最近真的平靜得讓人不安。」
  某次,在季洛初正在看電視新聞之時,他這樣說道。正在忙於廣告設計的阿大卻不以為然的說︰「是這樣嗎?」
  「總覺得有不祥的預感。」
  「是你太多心了。」
  「唔……」
  雖然季洛初也想說服自己這是錯覺,是他多心了。可是,幾天後發生的事情讓他覺得自己的預感真夠準確。
  城市裡的非人,已經按捺不住了。

( ^∀^)ノ我是分隔線(❛◡❛✿)

  夕陽那微弱的光芒給大地披上了蟬翼般的光彩。雲朵亦染上了金色的光芒飄在天邊,裝飾著紅藍色的天空。一如以往看起來十分平和的風景,今天卻有點兒不同。
  那時,季洛初依然在忙於指定讓阿夜當模特兒的案子,他一邊指示阿夜在佈景擺出不同的姿態,一邊拍攝。不一會,季洛初總算從攝影機後抬起頭來,說︰「阿夜,接下來……」當他準備叫阿夜擺出其他的姿勢之時。
  咻—!
  「唔?」
  窗外突然閃來一抹陰影,季洛初望向窗外,外面卻什麼都沒有。
  (看錯了嗎?)
  下一秒,又有幾個黑影飛快地掠過,今次阿夜也跟上來,季洛初連忙打開窗戶往外一看,他看到天空上有一隻巨大的生物,他有著鷹一般的頭部,卻有著龍的身體,兩扇巨大的翅膀就像是放大無數倍的蝙蝠翅膀。
  「這、這是什麼?」
  跟慌張的阿大相反,阿夜表現卻十分冷靜,說︰「石像鬼。」
  「石像鬼?」
  「石像鬼一般是在黑夜出現,白天的時候就像一座石像,而且十分脆弱。」
  「原來如此。」季洛初一方面佩服阿夜的知識,一方面十分疑惑的心想︰(原來斜陽市有這樣非人存在的。)
  然後,阿夜突然沉默不語,他看著漸漸在眼中飛走的石像鬼,十分認真的樣子說︰「廣場那邊有大件事。」
  季洛初和阿大都愕然了。最先回過神來的是季洛初,他立刻對阿大說︰「去看監視畫面。」
  接著,季洛初和阿夜同樣換上英雄裝。
  夕陽西沉,最後一絲曙光消失了,屬於非人的時刻到了。
  非人,開始反擊了。

( ^∀^)ノ我是分隔線(❛◡❛✿)

  「這是在干什麼?」季洛初……不是,在頂樓的初風皺起眉頭看著樓下的夕日大廣場,平日已經十分熱鬧的廣場,今天顯然更加熱鬧嘈雜,而且十分混亂。
  簡單來說,就是人類與非人的戰鬥。與非人戰鬥的人類並不是普通平民百姓,而是教會的人,他們正拿著一個個巨大武器對付非人。其次是警察和一般市民,他們正在慌張逃離現場。而非人除了有石像鬼、狼人、吸血鬼、精怪之外,有許多初風叫不住名字的非人。
  廣場已成為一個戰場,槍聲和轟炸聲不斷,其中還混合著尖叫聲和哀號聲。天上還有玻璃窗和石頭掉下。
  而在現場他看到有四人熟悉的身影,朝索、樂音、DSII還有……龍安。
  (失蹤了那麼久,總算願意出來了。)廣場上的龍安,初風不知為何感覺鬆了一口氣。
  此時,孤蝶亦趕到了現場。
  「喲,初風。」孤蝶有點意外的看著初風,「最近都不常見到你,難道遇上中年危機了嗎?」
  初風苦笑,「謝謝關心,可是我還未到這個危機。」
  「孤蝶。」本來在觀看現場的玄日用低沉的聲音說︰「你負責在遠處追擊。」
  突然被命令的孤蝶錯愕了,「吓?」
  玄日拿起腳邊的袋子掉給她,說︰「強力麻醉彈,對非人也很有效。」
  孤蝶低聲咕噥︰「憑什麼我要被你命令。」話是這樣說,不過她還是瀟灑的轉身,到另一座頂樓去了。
  「初風。」
  孤蝶的背影消失後,玄日給了初風一支拐子掉。
  「用這個干嘛?」初風疑惑地問道。
  「打斷他們的關節,讓他們不能再戰鬥。」
  初風想了想,能量鞭的傷害性極高,可以用來對付非人。可是現場還有不少市民在,用能量鞭的話,有可能會傷害無辜。可是也不至於用這個吧?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還是聽話的帶上了。
  「那你呢?」初風並不見玄日平日拿著的鐮刀,在他的腳邊亦只是剩下一支火箭筒。
  「我可以徒手卸掉人的關節,所以不需要武器。」好像看穿初風接下來想要問的問題,他補上一句︰「只要大戰一完,我會幫他們將關節接回去。」
  「那這個火箭筒呢?」
  「裡面裝的是催淚瓦斯。」
  「催淚瓦斯?」
  「用來對付教會的,我們來對付非人,總之先打趴雙方再說吧。」
  (原來如此。)
  催淚瓦斯對於非人是沒用,可是對於人類是十分有用。只要讓人類失去戰鬥力,那剩下的工作就輕鬆多了。
  玄日將一個防毒面罩掉給初風,說︰「在我未放催淚瓦斯之前,都不要到廣場。」接著,玄日再度面向混亂的夕日大廣場,銀髮被月光照得閃閃發亮。他深呼吸一下,然後怒吼︰「都住手!」
  他的聲音十分巨大,甚至蓋過槍聲和轟炸聲。廣場上的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停止動作,抬頭往上望。
  那時,有一個男人大吼︰「你們看吧!那個男孩和天使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就是玄日!」
  之後,又有另一個男人對他怒吼︰「胡說八道!」站在那個男人身邊的是DSII,他帶著淚水跟著男人跑到朝索身邊,好像在聊著什麼話題。
  「龍安!」玄日朝底下一喊︰「打倒非人!」
  龍安向玄日和初風大吼一聲回應,然後開始攻擊最接近的非人。再者,玄日拿起腳邊的火箭筒,瞄準下方混亂的廣場。
  那時,一個巨大的陰影覆蓋了他們,初風轉頭一看,是石像鬼。初風愕然了,再這樣下去會被殺掉的。然而,玄日只是微微轉過頭去,同時伸手一把推開了初風,自己卻被石像鬼從樓上撞了下來。
  被推倒在地的初風連忙爬起來,朝底下一看,玄日摔到廣場裡,石像鬼卻不肯放過他,再次飛過去,重重地下墜,想要用雙腳踏死他,幸好玄日一個翻滾閃過了這一踏,但他的處境並沒有因此變好,因為石像鬼不斷嘗試踩踏他。
  「人的英雄,我不允許你傷害非人!滾吧!你和這場戰爭無關。」
  玄日不停接二連三的攻擊,卻不肯放棄手上的火箭筒。他抓到一個空檔,一個躍起後,緊接著竟用了一個大滑步,從石像鬼腳邊滑開了一段距離,然後轉身看著他。
  石像鬼明顯被嚇呆了,問︰「你是吸血鬼?」
  「我是人還是非人都不重要。」玄日冷冷的說︰「我只想停止這場愚蠢的大戰。」
  石像鬼張大了鷹嘴,尖銳的大叫︰「是教會先挑起戰爭,他們踏上我們的地盤,還攻擊非人!」
  「是的。」玄日扛起了大砲,沒有瞄準什麼地方,隨意地朝腳邊和遠處開砲,可是,子彈並沒有爆炸,而是噴發大量的白煙。
  「所以他們要為此付出代價,但他們罪不致死,所以代價也不能是死亡。」
  玄日丟掉了手上的火箭筒,開始徒手攻擊非人,而且還不斷使用滑步移動。這時,教會的人開始大聲咳嗽,淚水流個不停,幾乎失去戰鬥能力。
  (差不多時間了。)
  初風戴上防毒面罩後,便往下一躍,跳進猶如戰場的夕日大廣場。剛跳進廣場裡他不小心踩到一名狼人的背部,雖然感到不好意思,但是這名狼人剛好可以當作他的踏腳石。狼人昏過去之後,其他非人都開始對初風展開攻擊。雖然手上換了傷害性低的拐子,不能對非人造成非常大的傷害,可是至少可以打昏他們。
  剛解決了幾隻狼人後,一隻石像鬼張開他那龐大的翅膀飛向初風,想要用雙腳踏死他。初風來不及閃避,當他以為自己死定了之時。
  「鳴嗷嗷嗷—!」
  一聲巨大的怒吼傳起,然後「磅」的一聲,石像鬼從初風的眼前消失了,他被打飛到不遠處的牆上,牆壁開了一個大洞。救初風的人正是龍安。
  「呼,謝啦。」初風鬆一口氣,然後有禮地向龍安道謝。
  龍安沒有回應他。
  「你那麼久沒有出現,我還在擔心你是不是真的不當英雄了。」
  初風一邊說,一邊閃躲過非人的攻擊,然後用拐子打中非人的頭部,龍安亦用一拳解決了幾個狼人。
  「要是少了你一個人,你知道我的工作量會有多大嗎?」
  「……對不起。」
  對於對方坦誠的道歉,初風無奈地苦笑,「不不不,這不是在怪你。」然後又打昏了一個非人,「我只是想說,我們斜陽市的四大英雄,一個都不能少的。」
  龍安瞥了初風一眼,之後繼續向周圍的非人攻擊。初風走到朝索和樂音身邊,讓他們跟著自己,免得他們也被孤蝶打趴。(而且他還被樂音要求拿簽名。)
  不一會,一隻石像鬼對空鳴叫,然後展翅飛了起來。此時,玄日、初風和龍安把廣場上的非人逐一打倒,廣場上的非人大半已倒在地上,不時也有非人無緣無故就倒下了,那是孤蝶的傑作。
  過了一陣子,不管是人類還是非人全都倒在地上,當他們倒滿了整個廣場,幾乎沒有人站得起來的時候,警察和市民都漸漸靠近。朝索和樂音都裝作普通百姓,半跪在地上,咳嗽不停。
  (總算結束了。)初風脫下防毒面罩。
  之後,一位警察在朝索耳邊說了幾句後,他轉頭大叫︰「包圍起來,通通都包圍起來。」
  聞言,警察們在廣場周圍起了包圍圈,手上的武器全都對準了廣場內的人以非人。
  「他們不是人!」有一個教會的人邊咳邊大吼︰「這很明顯了吧?你們該殺的是他們!不是我們!」
  警察沒有動作,而是全都看向站在廣場中央的玄日、初風和龍安。玄日連看都不看那位教會的人,只是對滿地的非人說︰「保證不再動手的就可以離開這裡。」
  非人們都錯愕了,不敢相信自己可以活著離開。落敗等於死亡,這幾乎是非人們對於失敗的定義。
  「你要幫助非人?」那位教會的人幾乎氣得跳起來,大吼︰「你果然也不是人類!警察,你們該不會聽他的吧?」
  警察們都露出猶豫的神色。那時,玄日用低沉的聲音說︰「斜陽市是我的城市,我幫助同屬這座城市的所有事物。
  「我也肯定你們不是斜陽市的一部分。你們帶了大量武器進斜陽市,不但挑釁非人,也挑釁人!我給你們的條件和非人一樣,保證不再動手,然後回到屬於你們的地方去。然後你們就可以離開。」
  「不離開的話,你想怎麼樣?」那個人冷笑著說︰「殺人嗎?你算什麼東西?殺人可是犯法的!還是這座城市已經腐敗到殺人也不算什麼了!」
  英雄們都沉默不語,但是這時,全部的警察舉起了武器瞄準了……教會的人。
  不只這樣,連市民都拿起武器對準教會的人,他們的眼神明顯露出氣憤且厭惡的神色,開始大聲罵起來︰
  「就是你們上次攻擊玄日,他可是我們的英雄!」
  「現在還敢威脅我們的英雄!媽的!明明是你們先動手!」
  「天使也被你們弄哭了!」
  「還罵我們的斜陽市!」
  「什麼東西呀!開了二十幾輛黑車來就了不起啊!」
  初風望向龍安那邊,龍安似乎也愕然了,那鮮紅色的眼睛微微睜大了。
  人類居然會站在非人的一方,而不是同為人類的教會那方。
  那個人顯然慌張起來,他緊張地大喊︰「伊娜、伊娜!告訴他們,你被抓的時候,那些吸血鬼是怎麼虐待你!」
  教會的人們紛紛望向那個叫做伊娜的女人並且退開來,可是那個女人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反而不斷偷瞄樂音,神色一點也沒有什麼怨恨。
  那個人的臉色黑得不能黑了,這時,一台機車開了過去玄日那邊,上頭載著他的死神鐮刀,他組裝完武器,舉起鐮刀。
  「滾或死!你們選擇。」
  這並不是太難的選擇題吧。

( ^∀^)ノ我是分隔線(❛◡❛✿)

  明鏡般的月亮懸掛在天空,把銀光的光輝照射到大地上。在頂樓的初風正看著斜陽市的夜景發呆。不一會,一個巨大的黑影籠罩了初風,他微微轉頭一看,不意外的看見南區的英雄,龍安。
  「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初風開玩笑的說道。
  龍安一如以往的沉默,然後走到初風的旁邊,眼睛一同看著眼前的景色。初風也不逗他玩了,安靜地觀看前方,微風將他額前的長髮和披風吹起。
  自從上次的人類與非人大戰之後,近日的斜陽市都偏向平靜,可以這樣平靜地看風景真是一件難得的事。
  本來以為這場戰爭會延續一段時間,不過意外地教會那邊很快就離開斜陽市。
  此時,龍安突然開口說︰「人類和非人真的可以共存?」
  初風望了一眼龍安,後者緊皺著眉頭,一副認真的樣子。他揚起了笑容,說︰「我相信是可以的。」他停頓了一下,然後說︰「我們英雄之間不就是一個好例子嗎?」
  雖然仍然得不到回應,不過他見到龍安緊皺的眉頭稍稍放鬆了。
  總有一天,人類和非人的界線將不再存在。
  當然,這就是後話。

( ^∀^)ノ我是分隔線(❛◡❛✿)

  211XXO日。
  叮噹噹……叮噹噹……
  手機的鈴聲猛然響起,季洛初沒有睜開眼睛,只是從被窩裡伸出手,在旁邊的桌子上亂摸一通,最終拿到手機。
  「喂?」
  電話裡頭傳來熟悉的聲音,是阿大,他說︰「喂,阿初,你現在來工作室。」
  「現在?」季洛初努力睜大沉重的眼皮,看一看手機上的時間,現在是早上八點三十分。他疲倦地說︰「讓我睡多一會……」
  「阿夜和朝索在等你,十分鐘內給我下去。」
  然後「咔嚓」一聲掛線了。
  季洛初將手機放回桌子上,之後慢慢吞吞地爬起來,呆滯地望向窗外,耀眼的陽光進入眼內。然後他臉朝向下,臉埋進枕頭裡,自言自語︰「好睏啊……」

( ^∀^)ノ我是分隔線(❛◡❛✿)

  季洛初用十分鐘時間完成梳洗換衣,然後一副還未睡飽的樣子到工作室。工作室內有阿大、阿夜、朝索和……一位叫不出名字的男生,不過季洛初沒有興致去問那個人的名字了,他滿腦子都只是在想著他想睡覺。
  當朝索去泡咖啡的時候,阿夜跟阿大和季洛初說了今天到來的原因。
  是他的出遊計劃。
  「你要出去旅行?」
  阿夜點頭,說︰「不知道會去多久,不過開學前一定會回來。」
  季洛初呆呆地回答,「喔,這樣啊?旅行好像很不錯……」自從當英雄之後他都好像沒有出去旅行過了。
  接著,他被阿大的尖叫聲嚇了一大跳,「你要出去旅行?你知道廣告量有多少嗎?就是把充電的時間省下來也拍不完啊!」
  阿大自己一個人叫囂了好一陣子,直至朝索把咖啡遞給季洛初,他喝了好幾口後,這才如夢初醒,跟著阿大一起跳起來大叫︰「你要出去旅行?」
  阿夜似乎被兩人的反應嚇倒了,呆呆地看著兩人,朝索連忙幫忙解釋︰「最近拍了很多廣告,也該休息一下了。」
  「廣告還不是問題啊!讓那些廣告主去慢慢等也無所謂!但是,你出去旅行,東區怎麼辦啊?」季洛初激動的說︰「龍安白天又不出現,你該不是要我在白天的時候看著東西南三區吧?阿大最近忙著把之前拍的照片作成平面廣告,根本沒有時間幫我看監視器,我一個人怎麼顧我來四分之三個斜陽市?二分之一也很勉強!」
  「你說什麼?」
  這時,那個不知什麼名字的男生突然出聲,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引到他身上,阿夜有點愕然地「啊」了一聲。
  此時,季洛初警戒起來,問︰「你是誰?」問完,他又轉過頭去看阿夜,問︰「阿夜?這是你帶來的人嗎?」
  阿夜同時被季洛初和男生盯著看,顯然不知所措,只好無助地看向朝索,然後所有人的目光被帶過去了。朝索笑了一笑,左手朝男生一擺,說︰「這位是亞恆,少爺的大學同學,同時也是你們所知道的『狂獸龍安』。」
  季洛初和阿大驚訝我張大了嘴巴。
  他在說什麼?這個男生……是龍安?
  然後,朝索伸出右手,朝季洛初一擺,對亞恆說︰「這位是季洛初,少爺的攝影師,也就是你知道的『貴公子初風』。」
  這次連亞恆也瞪大了眼睛。
  朝索看一看呆滯的雙方,笑說︰「現在這個工作只差孤蝶,就湊齊了四大英雄。」
  季洛初打量著眼前的男生,頭髮是茶褐色的,髮型和時下年輕人差不多,身材有些瘦小,整體來說就是一個普通男生。實在難以想像這樣的男生會是龍安,光是體型就差太遠了。
  天啊,找個人跟我說這是夢吧。
  「對不起,我忘記你們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了。」
  見到阿夜難過的樣子,季洛初連忙安慰︰「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也很想知道龍安是誰,我們互相合作有一段時間了,卻一直不知道對方是誰,讓我非常好奇,所以阿夜真的解了我一個好大的疑惑呢!」
  眼前的男生筆直地看著季洛初,說︰「你真的是初風?」看來他也不敢相信面前的人竟是合作已久的英雄。
  「是。」季洛初很乾脆承認了,再次好奇的打量亞恆,說︰「我沒想到龍安居然這麼年輕,原本還以為你應該跟我差不多大,因為你做事很理智,不像年輕那麼莽撞。」
  「謝謝。」
  亞恆突然對季洛初道謝,後者愣了一愣,然後笑說︰「我可不是誇獎你,只是說實話而已。」
  「不,真的非常感謝你。」
  「你真是太有禮貌了,哈哈……」
  這個人到底是做什麼?
  接著,亞恆非常認真的道謝︰「謝謝你救了我。」

THE END
2016423

善影的話︰

  嘟嘟嚕!大家好!我是善影!
  YA!!我‧終‧於‧打‧完‧了!!ダーィヽ(*´∀*) スキッ★(此人已瘋)
  沒想到我真的可以把坑給填補了。
  序章是在2014723日開始,到第二章的時候停止更新了。然後在2015614日復出,直至今天2016423日終於完結了。
  其實打這篇文章的時候有許許多多掙扎,畢竟某善的想像力有限,所以看起來龍安與初風的互動不太多,有很多的地方可以再改進。可是整體來說某善是非常滿足的,特別是在季洛初的各種經歷,創作了不少某善理想中的場景。
  還有,在寫到四大英雄被人們討厭之時,某善也是心感悲傷,明明他們已經努力過了,即被大家厭惡起來。
  最近看了「蝙蝠俠對超人 正義曙光」的電影,雖然大家都說這個電影很爛,不過某善卻覺得裡面有一個有意思的話題就是,當英雄去拯救別人的同時,一定會有英雄來不及去拯救的人。
  就是說,裡面的老超人(就是超人的老爸吧?)說過一個事件,在他小時候,曾經有一次洪水,他用圍牆拯救了自己村莊的人(好像是這樣),大家都說他是英雄,並且請他吃蛋糕。可是在他吃蛋糕的同時,另一個村莊因此洪水埋葬了。(可能有細節會記錯)
  簡單來說,凡事沒有完美。
  英雄並不是神,只是一個見義勇為的普通人而已。不過很多時候我們會把自己的期望強加在他們身上,一旦他們達不到期望,希望便會轉為憤怒,憤怒便會發洩在英雄身上。
  英雄最終都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咳咳,不知不覺說了那麼多了。雖然不太捨得,但是這個長篇系列是時候完結了。
  感謝正在看文章的你,要是沒有你,善影是不能夠撐到現在的。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吧!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689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非關英雄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tp021c14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告】6,7月的台灣之... 後一篇:【留善影圖書茶室】雨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HSN00003q89大家
有人有steam/麥塊/還是特戰OWO都可以跟我一起玩喔(但我很爛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