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刀劍亂舞】復仇之鬼(一期一振x女審神)(一)

作者:玦晴│2016-04-15 19:44:35│巴幣:18│人氣:808
  彷彿順應著無聲的呼喚,本該冷冰冰的軀體,卻奇妙地擁有了溫度。
 
  被溫暖得令人眷戀的光芒所包覆,他在光芒中緩緩睜眼,起初模糊的視線也逐漸聚焦,映入眼簾的,是一名與他散發著類似氣息、踩著高筒長靴的瘦弱男子,以及一名身著白底滾著紅邊巫女服飾的黑髮少女。
 
  一股說不上來的直覺,從黑暗中被喚醒的他,一眼便認定了這名黑髮少女便是他的新主──
 
  宛如貴族般優雅的舉手投足,他朝著少女投以親切的微笑欠身:「我是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所鑄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都是我的弟弟們,往後請多指教了,主人。」
 
  兩人卻無視於他的存在,手拉著手開心地跳步轉圈,少女滿心的喜悅全寫在臉上:「小──清──光──你超棒的!愛死你了!」
 
  「我也愛妳喲──主人!」
 
  「……」
 
  在一旁的一期一振看著兩人笑得純真宛如稚子般,讓他想起了他的弟弟們,便覺一股暖流盤旋在心頭而露出衷心的笑容。
 
  ──……要是能與弟弟們相聚就好了呢。
 
  兩人總算停了下來,這才驚覺方才無視人家存在的舉動有多失禮,少女稍顯驚慌地低下頭向他鞠躬道:「你、你好,我是這座本丸的審神者,請多指教!」
 
  「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請多指教,一期一振。」
 
  「請多指教。」
 
  自我介紹結束後,清光微噘起嘴、以手搧風說:「快點出去吧,主人,這裡熱死了,要是出了汗身體黏答答的多不舒服。」
 
  「也是,那出去吧。」
 
  清光領在前頭率先拉開鍛造屋的門走了出去,少女在離開前彎下腰,拉起刀匠的雙手誠摯地道:「謝謝你,刀匠先生,辛苦了!」
 
  如妖精般身形短小的刀匠用力向審神者頷首,審神者便也跟隨著清光的腳步離開鍛造屋,基於自身的修養與禮儀,一期一振則留在最後離開,也在臨行前向刀匠點頭行禮致意。
 
  一踏出鍛造屋,屋外已有五名刀男迎接等候──全是粟田口一系的藤四郎兄弟。
 
  「一、一期哥──!」
 
  藤四郎兄弟們感動得一擁而上,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與弟弟們相聚的一期一振在溫柔的笑顏底下難掩滿懷的感動,他微彎著腰、張開雙臂努力將這些弟弟們抱個滿懷:「五虎退、秋田、亂、前田……對不起,哥哥來遲了,能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
 
  「一期哥、一期哥……!嗚啊啊──!」
 
  短刀們與身為大哥的一期一振重逢而感動得哭成一片,站在一旁的藥研藤四郎則向審神者笑道:「妳沒騙我們呢,大將,謝謝妳真的把一期哥帶給我們了。」
 
  「功臣是小清光和刀匠先生,我只是站在旁邊看著而已,總之,你們兄弟能團圓那是再好不過了,看著短刀弟弟們思念兄弟們的樣子我也於心不忍呢,是說,大哥回來了,身為小哥哥的你也能輕鬆一點了吧?」
 
  「呵,那倒是,為了慶祝一期哥到本丸,我去捉條大魚回來給大夥加菜吧。」
 
  「嗯,麻煩你了,對了、順道轉答歌仙和光忠,今晚要煮一頓豐盛的大餐給一期接風哦!」
 
  「了解,那、我去去就回。」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一期一振,對自己這名新主的印象──
 
  還不壞。
 
 
 
 
  初次見面時,原以為他的新主是個天真爛漫、沒有太多煩惱的開朗女孩,總是對著他們露出笑容,所以,即便本丸相當熱鬧,卻沒有人發現他們的主人瘦弱的雙肩扛著多麼沉重的壓力。
 
  這一點,原本一期一振也是毫不知情的,直至他這日作為審神者的近侍隨侍在側時,作為時空政府代表的魂之助來到審神者面前給予警告:「政府又來函警告了,作為審神者的妳再這麼下去會被判定保護歷史不力而遭撤職的,這已經是第三次了,要是妳不再趕緊下令進行下一個時空的突破守衛……」
 
  審神者臉色凝重地俯首領命:「是,請再給我一點時間,我絕不辜負政府所託,定會完成自己的使命,所以……」
 
  「唉……我知道了,我去覆命了,妳可得趕緊拿出成績來才行。」
 
  聞言,女孩抬起頭笑道:「是,今晚我會吩咐光忠準備油豆腐的,辛苦了。」
 
  送走了魂之助,審神者似是鬆了口氣般垂下雙肩,一期一振便將方才已沏好卻還來不及端上的茶輕推至審神者眼前,回以一抹笑顏,審神者端起茶杯,茶葉的清香撲鼻沁心,閉上雙眸,她靜心品嚐茶湯芬芳。
 
  端坐在一旁的一期一振獨自猶豫了許久,不清楚是否該開口,此時,審神者已瞇起笑眼直視著他主動開口:「雖然在名義上我是你們的主人,但是我個人傾向與你們建立平等的友誼關係呢,而我認為過多的疑惑與猜忌會是阻礙交情的存在,所以如果有什麼事有話直說是再好不過的,那麼……一期,你所追求與我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樣的形式呢?」
 
  換言之──只要一期一振坦率表達自己的疑問,兩人能進一步以友相稱,反之,審神者也會選擇尊重他的決定,只以主上的姿態與他相處。
 
  一期一振自然明白這席話背後的意義,兩人往後之間的關係全憑他此刻的應答定論。
 
  他在心底再三思量,一把大火燒失他許多珍貴的記憶,作為再刃而重生的他不是沒想過,也許自己除了弟弟們以外的事,他早就不在意了。
 
  或許,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去在意了,燒失的記憶是他曾經烙在身心的傷,他又何嘗不怕重蹈覆轍、害怕又一次被迫遺忘了珍貴的回憶呢?
 
  正如他的前主豐臣秀吉殿所言,人的一生似如朝露,轉瞬即逝。
 
  如今作為付喪神,擁有人類軀體的他似乎更能體會前主之言的涵意,過去作為只能任人擺佈的冰冷刀劍,尚可以自己不過一介兵器為主而舞,即便心中隱約是介意的,但是他仍能告訴自己這一切無可奈何,毋須多想。
 
  但是現在不同了,他擁有了身體,在某些方面來說更多了自主性,也在這段時日了解到人類軀體其實脆弱,受了傷會疼痛、病了會難受,就連……
 
  此刻看著他的新主獨自承受著政府方的壓力,他的心都莫名覺得沉重。
 
  看著她平日的笑顏便想多了解她一分,望著她凝重的神色便想是否能為她分憂。
 
  這些感受對一期一振而言是奇妙的,原以為自己可以除了弟弟們以外什麼都不去在意的,但是……
 
  他似乎出乎意料地在意著這個女孩。
 
  現在,這個女孩就將選擇權交到他的手中──
 
  是要像過去一般只作不問對錯、只為主而舞的刀劍。
 
  或是要試著以新的姿態,即便知曉彼此間結下更深厚的緣,亦可能如朝露消逝而感傷,卻能帶給他宛如朝露洗滌綠葉般,洗滌他的心靈、擁有煥然一新的思考與生活方式。
 
  半覆眼眸思忖著,最後,一期一振淡淡吸了口氣直視著他如今所侍之主開了口:「那麼,我就冒昧請教主人了……為什麼不加快進攻壓制其他時空的歷史修正主義者勢力呢?我曾聽長谷部殿提及,其餘時空早有時間溯行軍出沒的報告傳出,只是主人您為何遲遲不派人出陣壓制,卻只往已大抵壓制的時空派人掃餘殘黨?」
 
  拋出問句意味著一期一振作出了決定,確實收到答案的女孩瞇起笑眼,以最真實的答案回應他的決心。
 
  「……我不想讓你們輕易犯險,所以,才會決定放慢步伐、選擇穩紮穩打的進攻方式。」
 
  「……就因為這點,您獨自承受著政府給予的壓力,就算被撤職也在所不惜嗎?」
 
  對一期一振而言,他們是刀,是必須為主捨身犯險的利刃,如今他的新主竟然為了降低他們應承受的風險,讓他們在相對安全的戰場上熟習戰鬥技巧,這才大幅落後了政府所制定的壓制攻略時程。
 
  ……不行,無法理解。
 
  聞言,審神者蹙起眉、鄭重其事地向他說道:「你們將自己的一切託付給我了,我又怎能不謹慎行事呢?況且,方才我也說過了,我期許和你們建立的是平等的友誼關係……看著朋友受傷甚至有性命之虞,這該是何等悲傷的事呢?」
 
  「……」
 
  看著審神者神色黯然不少,一期一振沒有立刻作出回應,她又逕自接著說:「我知道,也許我並不適合當審神者,不過既然現在我在這裡了……我選擇,在沒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只派你們到對你們而言十足安全的戰場,沒有問題了,再試著到未知的戰場去。」
 
  半覆眼眸,一期一振的長睫毛輕覆,優雅大方的氣質之中還挾帶著毫不容情的態度,維持著恭敬的用詞,語氣卻顯得銳利:「接下來我要向您說些僭越失禮的話,先向您致歉,請恕我直言──主人,我想您也已經過了可以盡情撒嬌的年紀了,請正視現實問題好嗎?我們這些刀劍如今能以付喪神的姿態留存於現世,不正是憑藉著主人您身為審神者的力量嗎?倘若您遭到政府撤職,我們都將因此不復存在,那麼……您究竟保護了什麼呢?終究只是保護您自己不被罪惡感所纏身嗎?」
 
  「……」
 
  審神者垂首緊抓著衣襬一語不發……這些事,她又何嘗沒有想過呢?
 
  但是……身為作出決策的指揮官是相當可怕的,要是因為自己的錯誤決策而讓他們斷了刀身消逝於現世……
 
  望著審神者喝了一半的茶杯,一期一振又開了口:「請您相信我們吧,如果覺得一個人背負這麼多生命太過沉重,請您毋須多慮,儘管找我們商量便是,最後,您總能尋找出您所信任、足以擔當道標之職的人,只要是主人與您的道標所指的方向,我們會毫不猶豫邁步前往、奮戰追隨……言盡於此,茶涼了,我再去為您添一杯新茶,暫且告退。」
 
  端著茶杯離開審神者居室的一期一振,拉開門轉頭便見壓切長谷部抱著書類文件站在外頭,待一期一振關上門,長谷部面露無奈的微笑而壓低了聲量:「你這都跟主上說了些什麼……你也清楚主上只是為了我們著想才會總是停滯不前吧。」
 
  回以微笑,一期一振微攲著腦袋反詰:「可是,我說錯了什麼嗎?」
 
  「你還真是嚴厲呢,你對弟弟們以外的人都是這樣嗎?不過……這些話確實一語中的,只是我沒有勇氣能這麼直白向主上提起,我願意為了主上而死,卻不願意見她受委屈的樣子呢。」
 
  「這些事,我想主人都明白的,她只是欠缺一個人鞭策、帶領她前進而已,要是我們一直順著她的逃避心態行事,就算我們積極有幹勁也是不行的,畢竟,要前往戰場也需要審神者的力量,所以當務之急,我認為必須趕緊找到足以成為『道標』的那個人才行,順帶一提,我想長谷部殿您不適合成為道標的,只因為不捨見她受委屈就心軟進而退讓的人,是不行的。」
 
  正因為一期一振清楚長谷部對審神者的忠心與狂熱近乎無可救藥的地步,所以他才刻意帶著笑容直言,讓對方打消念頭。
 
  略為不快地顫了顫眼皮,長谷部皺緊眉頭:「你這人真是……」
 
  「還有,我也不適任,失去部分記憶的我很難拿捏現實與人情世故之間的取捨與分寸,過與不及都不是好事,我不認為自己堪當這一大任。」
 
  長吁一歎,長谷部瞇起眼眸,那是已經認可一期一振這一席話的眼神:「罷了,總之,在主上找到道標以前,你願意與我一起輔佐主上嗎?」
 
  右掌平擺於心口,一期一振微微躬身:「樂意至極。」




     (待續…)


=============================

先放上縮圖圖源,是沙汰大人的一期哥!



原推


這篇文章我家的一期哥大概就是這種狀態吧❤

各位安,這裡是一期哥廚的晴//

關於這一篇,其實我只是單純想要寫一幕,真的只是一幕,結果就生出了一大篇文章,第一回更新近四千字還沒有寫完,但是我會注意不要說短篇結果變中長篇的!

嗯…這篇文章的一期哥我選擇採取「因為曾經受過創傷,所以乾脆讓自己除了弟弟以外都盡可能不去在乎」,受過的創傷指的就是燒毀再刃這件事,畢竟從一期哥的台詞來看他應該多少對於自己是再刃這件事有些自卑的。

如果記憶注定必須遺失、相聚又必須別離,不如一開始就別建立過深厚的情誼,也許感傷還能少了幾分。

就是這樣的狀態www

等到這篇刀劍同人完成以後,就會乖乖寫羅蘭迪亞戰記了,我自己本身實在很喜歡這個作品XDDDD

一看著沙汰大人的一期哥,我覺得我需要更多更多一期哥……(捂心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613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異能殺手》(原殺手十三) (0)
【公告區】 (17)
人物設定 (28)
未公開人物設定圖 (2)
Mission 1‧十三之名 (3)
Mission 2‧巨星殺手 (6)
M3‧Dream & Fantasy (8)
Mission 4‧戮芒 (4)
Mission 5‧自由的真諦 (10)
Mission 6‧靈魂歸屬 (15)
Mission 7‧被遺忘的時光 (20)
Mission 8‧星火燎原 (13)
Mission 9‧魔王的童話 (0)
前傳‧夢迴前塵 (13)
奧德瓦前傳1‧年少不輕狂 (25)
奧德瓦前傳2‧人不輕狂枉少年 (24)
奧德瓦前傳3‧少年已識愁滋味 (22)
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25)
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17)
節日賀文區 (10)
親友贈圖區 (4)
紙娃娃專區 (2)

《朔月綺麗譚》2014新版 (0)
卷一‧天照大神的侍族 (30)
卷二‧神無月 (10)

《朔月綺麗譚》停更 (0)
人物設定 (6)
卷一‧勇者與英雄王 (24)

《羅蘭迪亞戰記》停更 (0)
人物設定 (0)
卷一‧魔王陛下,不歸 (18)

《失序世界事典》(原羅蘭迪亞戰記) (0)
卷一‧夙仇的大陰陽師 (26)

《虛偽同居戀人》 (0)
短篇集 (41)
第一集‧虛偽戀人,同居中 (19)

◆同人創作◆ (3)
【仙劍奇俠傳四】執子之手 (1)
《古劍奇譚》 (1)
Chain Chronicle (6)
刀劍亂舞 (30)
夢色キャスト (56)
NieR:Automata 尼爾 (33)
安琪莉可​Luminarise (19)

◆短篇小說◆ (9)

◆補腦區◆ (4)

◆ACG◆ (26)

◆隨筆記情◆ (50)

《人造機械之翼~某少女的飛行記事》 (4)

未分類 (2)

tyu15826大家
蓋婭薔薇—亞獸之戰已更新,經歷了苦戰,貝歐與凱西順利戰勝856。在那之後他們究竟會遇到什麼事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