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我們共同的夢中夢 <四>

作者:海犬│2016-04-10 19:52:20│贊助:20│人氣:463


【情報】桃壢會釋出五千萬賞金追殺虛實無夢!

「咦——!」

看見這行字的夏雲悠不下意識地驚呼了出聲。

而這篇文章,回覆已經累積到好幾百頁了。

文章的預覽圖片,是一名擁有一頭銀髮與藍紫色眼眸,嘴上叼著糖果塑膠管的帥氣男性側臉照。

隨後,夏雲悠愣愣地望向吧檯後方,正悠哉地擦試著咖啡杯的銀髮男性。

對方微微側身放置乾淨的杯子時,同樣叼著塑膠管的側臉與照片中一模一樣。

此時,謝予樂露出玩味的笑容問:

「看你的表情,似乎發現了有趣的東西呢。」

「這、這是真的嗎……」

夏雲悠臉色有些蒼白,壓低身子小心翼翼地對著謝予樂問:

「你說過的黑幫桃壢會,正在追殺那個服務生虛實無夢,而且賞金還是驚人的五千萬!」

沒想到謝予樂只是沒什麼大不了地啜了一口咖啡,理所當然地回答:

「這是真的喔。」

「這可不得了啊!」

夏雲悠慌張且不知所措地說:

「隨時都可能會有人來殺他不是嗎?不報警沒關係嗎?這樣他不會很危險嗎!」

謝予樂苦笑了幾聲,攤了攤手說:

「你忘記我和你說過的話了嗎?在這個桃園市裡絕對不能招惹得人,就是那名叫虛實無夢的男人啊!」

隨後,他伸出細長的食指,指著夏雲悠的手機說:

「那個桃壢會的追殺令,我沒記錯的話早在三、四年前就已經釋出了。剛開始確實有好幾名殺手,打算取虛實無夢的性命……」

謝予樂用拇指,指了指吧檯後方的銀髮男性,接著說:

「但你看看他現在的樣子,就能明白那些殺手有沒有成功了。」

夏雲悠望著繼續洗著餐具的銀髮男性,腦中陷入短暫的混亂。

隨後,謝予樂捏著下巴思考著說:

「不久前有位自稱受聘於桃壢會的殺手,在網路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文章的標題就是『千萬別去惹虛實無夢』。

內容提到一段滿有趣的話,那就是——『白手起家賺到五千萬,比殺了虛實無夢還要簡單多了』。

之後就開始有不少關於虛實無夢的傳聞;例如擁有刀槍不入的鋼鐵身軀、無窮無盡的可怕怪力,甚至連擁有超能力的誇張言論都有呢!」

謝予樂拿起湯匙攪拌著杯子中的咖啡,接著說:

「不過儘管網路謠言有多麼的誇大,『別去惹虛實無夢』這句話是絕對的,畢竟有多少人曾想拿到五千萬賞金,最後全都以失敗收場,光從這點就能明白他的實力了。」

夏雲悠仍不解地問:

「可是……為什麼桃壢會想追殺這名,看起來這麼普通的咖啡廳服務生呢?」

「因為據說虛實無夢曾經是桃壢會當中,最強的打手之一。而他似乎是想擺脫黑道的環境,才會遭到桃壢會的追緝。」

謝予樂放鬆地倚在椅背上,雙手枕在腦後說:

「不過現在的情況是,只要是有認知的人,都知道虛實無夢是惹不起的人物。現在會去惹虛實無夢的,大多都是一些自以為是的屁孩混混,和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蠢蛋而已,所以不用擔心啦!」

夏雲悠仍有些擔心地看著,此刻正舔著貓咪造型棒棒糖的銀髮男性。

心想一個人究竟要強大到什麼地步,才能在隨時有人想殺掉自己的情況下,還能悠悠哉哉地當咖啡廳服務生呢?

而且光從對方的模樣,實在看不出他的強大。

似乎是為了找到更明確的答案,夏雲悠在場外休憩區的搜尋欄上,打上了「虛實無夢」四個字,接著點下搜尋鍵。

而出現在最上方的標題,卻讓他有了新的疑問——

【問題】世樹聖葉和虛實無夢誰比較強?

「這個叫『世樹聖葉』的又是什麼樣的人呢?」

看見這個標題的夏雲悠,好奇地問道:

「可以和虛實無夢互相比較,一定也是非常不得了的人吧?」

「那當然!」

提到這個人,謝予樂的雙眼,露出了小男孩看見超級英雄般的崇拜眼神。

他將身子往前一傾,異常興奮地說:

「如果說現實中最不能招惹的人是虛實無夢的話,那麼在網路上最不能招惹的人就是『世樹聖葉』了!」

「——才沒多久就聊到世樹聖葉了呀?」

此時,月月兔手拿著放有料理的托盤,回到兩人面前說:

「你們的話題進展還真快呢——來,你們的蛋包飯和義大利麵。」

夏雲悠一看見遞到面前的蛋包飯,臉頰頓時紅得像顆番茄。

蛋包飯上,用番茄醬畫出了兩顆愛心,下方還寫有「最愛雲悠大人了」,而句尾又畫上一顆小愛心。

「妳、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怎麼寫呢……」

「你忘記自己正穿著制服嗎,名繡上就有囉!」

謝予樂看見自己的麵反而沒有任何文字與圖案,彆扭地說:

「噯!怎麼是寫給夏雲悠,這是我提出的要求吧!」

「我當時是問他,你卻插話進來,我索性就畫給夏雲悠囉,況且要我說喜歡你我辦不到!」

謝予樂嘟著嘴說:

「這是對待朋友的方式嗎?說喜歡我辦不到,卻能夠輕易對剛認識的人說喜歡。」

「你還有臉說呢,也不想想剛才是怎麼說我的,而且害羞的雲悠比你可愛多了!」

發現話題往奇怪的方向進展的夏雲悠,趕緊提出一個問題:

「月、月月兔也認識世樹聖葉嗎?」

「那當然,對台灣守匿者有些瞭解的人,多少都聽過這號人物。」

「原來他和守匿者有關係啊?」

「關係可不小呢,畢竟世樹聖葉可是TDA的創始人兼領導者喔!」

月月兔單手抱著托盤,另一隻手食指抵著下巴一側,思考著說:

「世樹聖葉擁有『絕對的隱匿者』這個稱號,因為關於他的情報實在太少,可是卻在網路世界中非常活躍且赫赫有名。

所以有傳言TDA實際上根本沒有領導者,世樹聖葉也只是TDA的幹部們虛構出來的人物,然而世樹聖葉的任何言論,全都是那些幹部們共同發表的。」

謝予樂將口中的麵條嚼碎後吞下後,替月月兔補充:

「可是網路上有不少人宣稱曾見過世樹聖葉,但有人說是女性、也有人說是男性,各種描述更是聚訟紛紜,情報沒有一項是一致的,這也讓『世樹聖葉』成為了類似網路傳說的存在。」

月月兔聳了聳肩說:

「不過把『世樹聖葉』這個名詞,當成是TDA的幹部群來解釋較為保險,至少知道惹到世樹聖葉,就等同於和整個台灣守匿者對立了。」

謝予樂搖晃著守中的鐵叉說:

「沒錯、沒錯!與台灣最大的網路組織作對,可是最不明智的行為呢!」

隨後,他將目光轉到夏雲悠身上,接著問:

「我想你應該多少有聽過『飲欣四董文明抹消事件』吧?」

「飲欣……是幾年前爆出黑心假油案的那個食品集團嗎?」

「一點也沒錯,看來只要是台灣人都記得那可惡的飲欣集團呢——當時的假油案在媒體將事件炒到最高點時,政府本來對飲欣集團開罰數億元,且要求飲欣停止食品產業,才讓事件稍微平息下來。」

謝予樂邊用叉子捲起麵條,邊說:

「不料最後,飲欣集團的三大董座都被判無罪,這種官商勾結、毒害百姓的無恥行為觸怒了台灣守匿者。接下來的事對新竹以南的人來說,比較沒什麼印象吧,不過那時新聞也報導過——」

他舉著纏有麵條的鐵叉說:

「當時守匿者駭入了幾家電視台,並在新竹以北的地區播放了一部短片。片中的內容是對飲欣集團的警告,表明如果飲欣不停止食品產業,並捐出三十億元以此謝罪,守匿者將會對飲欣四董座進行『文明抹消』。」

夏雲悠愣愣地問:

「文明……抹消?」

「簡單來說,就是從身分、戶籍、健保、包括網路任何使用中的帳號、一路至銀行帳戶等一切,關於那個人的所有資料全數刪除,抹消對方的文明地位,讓對方頓時成為出生在荒野、默默無名的人。」

謝予樂將麵條含入口中,邊咀嚼著邊說:

「由於沒有任何身分資料,因此基本上完全沒有任何文明權利;無法正常就業、出境,連就醫都可能會有困難。」

月月兔表情一沉,道:

「你給我吞下去再說啊……」

謝予樂努力地嚥下口中的食物,才又接著說;

「可是當時飲欣四董座無全不把此事放在眼裡,而政府也只是將這件事以駭客事件,由網路警察進行處理。

看見飲欣四董座毫無悔意,守匿者便開始駭入政府、銀行業、電信業、房仲業等資料庫,刪除關於飲欣四董座的所有資料。

而不管再怎麼重建檔案、再怎麼防駭,至今仍沒有人能敵得過守匿者的追蹤與駭入能力。

不僅如此,就連保存在現實各處的紙本資料,也都不著痕跡地遭人摧毀。」

他睜著單隻眼睛,半舉沾有醬汁的鐵叉說:

「飲欣四董座就這麼失去文明權利好幾年,直到至今仍持續著,此事就成為有名的『飲欣四董文明抹消事件』。而也因為這樣,讓台灣守匿者成為網路上耳熟能詳的組織。」

夏雲悠皺著眉頭,若有所思地說:

「原來發生過這種事情,黑心假油案當時印象深刻,但對最後的結果判決卻沒什麼記憶呢……」

月月兔攤了攤手道:

「那是因為政府想要隱瞞這件事吧,畢竟想刻意保護的飲欣集團,卻被網路組織給瓦解,惡劣的袒護行為也被公諸於世,當然會想辦法減少新聞版面。不過現在是網路的時代,就算電視上看不到,網路論壇可是正熱烈地討論著呢……」

此時,咖啡廳門口的鈴鐺響打斷了月月兔的話。

隨後,她與其他的服務生異口同聲地輕喊:

「歡迎回來,主人。」

從門外走進的人,是一名身材纖瘦的紅髮男性。

對方戴著一條金鍊,身上的皮衣外套與深黑色皮褲,給人有錢的第一印象,不過長相卻稱不上帥氣。

然而曾記錄過無數人情報的謝予樂,馬上就察覺對方並不是個善類。

深邃的黑眼圈,以及過度凹陷的雙頰,都透露出頻繁使用毒品的跡象。

但他即使知道那樣的人來到這裡,並非尋常的事情,卻仍悠然地享用著桌上的餐點。

而櫃台女僕服務生,就算對方的長相有點可怕,還是對著他露出可愛的笑容說:

「歡迎來到心靈香料,請問需要開網路包廂,還是進行用餐呢?若有訂位,還請主人說出您的姓名唷!」

不料那名男性卻沒好氣地撞開瘦小的女僕服務生,毫不在意周圍的人對他投射的眼光,自顧自地走到中央的座位,拉開椅子坐下後,還無理地將雙腳交叉放在桌面上。

月月兔見狀,剛開始表情雖然有些生氣,但隨後仍持著微笑對著那名男性說:

「不好意思,這名主人,您這樣會影響其他主人的食慾喔。」

男性惡瞪了月月兔一眼,非常不耐煩地說:

「還在那邊說什麼五四三,快來服務我啊!」

月月兔稍微露出了一些不願意的模樣,不過還是走上前打算替她點餐。

周圍的服務生都因為她的勇氣,而在心底發出了讚許。

但男性卻又發出不賞面子的吼聲:

「我不是叫妳!這裡不是有一個叫虛實無夢的人嗎?聽說他在這裡挺紅的啊?我倒是想看一看,給我叫他過來!」

由於他的吼聲大到足以傳遍整間咖啡廳,讓原本正清洗著餐具的銀髮男性停下手邊的工作,抽了一張廚房紙巾將手給擦乾之後,從吧檯後方走了出來。

夏雲悠首次正面看見這名堪稱「絕對不能招惹得男人」,雖然無法以外貌判斷他到底有多強大,而纖瘦骨感的身材也難以相信他會有多大的力量。

但至少明白為何他的存在,會讓這間咖啡廳迅速竄紅了——

那是連男性都會將視線多停留在他臉上的美貌,紫藍色的眼眸彷彿寶石一般散發出清澈的光澤。

再加上流利、有如銀鎔勒出的銀髮,簡直就像是偶像劇中才會出現的男主角,亦或說比偶像劇的男主角還要帥氣也不誇張。

「想要更換或指定服務生,只需要提出要求就好了。」

虛實無夢嘴上咬著棒棒糖的塑膠管,來到那名皮衣男身旁,發出平靜且具有磁性的聲音接著道:

「用不著這麼大聲嚷嚷。」

「你就是那個虛實無夢啊?」

皮衣男望著對方胸前的名牌後,挑了挑眉露出嘲諷的笑容說:

「名字還真的這麼怪裡怪氣的!」

「您不是第一次這麼說的人了。這是我們的菜單……」

虛實無夢才剛遞出手中的菜單,卻被皮衣男一掌打掉。

「我今天不是來點餐的!」

後者接著怒吼:

「你可知道,我中意的女人整天都在虛實無夢、虛實無夢的,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你要怎麼向我負責!」

「我想這不是我的問題。」

「不是你的問題?這間咖啡廳本身就大有問題!」

皮衣男指了一圈咖啡廳裡的所有服務生,接著說:

「你們這群女人穿這什麼衣服?咖啡廳就咖啡廳,女人穿成這樣,男人也穿得像要娶新娘似的,我呸!」

虛實無夢微微嘆了口氣,捏著嘴上的塑膠管說:

「請您尊重多元文化。」

「文化?以你這副德性要跟我談文化?」

皮衣男大小眼瞪著前方的銀髮男性,吼道:

「哪個有文化素養的人,會吃著棒棒糖在服務客人的啊?」

看到這裡的夏雲悠,終於忍不住那個皮衣男如此不尊重人的行為,而做出了準備上前的打算。

但早有預警的謝予樂,察覺夏雲悠臉部表情的變化,在他起身之前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以免與中午相同的情況再次發生。

夏雲悠望向謝予樂的同時,後者對他豎起食指接著左右搖擺了幾下,並且小聲地說:

「那傢伙大概是吸了什麼東西腦袋不清楚了,那種狀態下的人可是非常危險的,還是算了吧。」

「可是……」

夏雲悠才說到一半,月月兔忽然將一隻手放在他的頭上揉了幾下,拋了個媚眼說:

「放心吧,這種情況我們服務業見多了。」

這個舉動讓夏雲悠感到羞澀,而打消上前的念頭,不過卻又喃喃地說了一句:

「但至少請警察來處理吧……」

謝予樂雙手枕在腦後,輕鬆地笑著說:

「用不著,一百名警察或許還比不上一個虛實無夢呢!」

由於這句話並沒有刻意壓低音量,而被皮衣男給聽見,對方暴怒地對著謝予樂大吼:

「給我安靜吃你的飯!」

後者攤手並聳了聳肩說:

「是是!」

皮衣男隨後指著虛實無夢低吼:

「我向來想要得到什麼,從來沒有什麼得不到的,只有這次因為你的關!我警告你,別再靠近我的女人!」

對方仍面不改色地說:

「先不論我無從得知你所說的人是誰,但我無法限制客人來不來我們的店,更別說挑客人來決定服不服務,譬如像你這種人我們也得低聲下氣地服務才行。」

皮衣男大力地拍了下桌面吼道:

「像你這種替人上餐點的服務生,竟然還在工作中吃糖,這樣算什麼服務?」

聽見這句話的月月兔,非常想忍住自己的聲音地咬著手帕,喃喃:

「帥哥舔棒棒糖是超級萌點啊!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

「造成您的不悅實在非常抱歉。」

虛實無夢說完後,伸手打算拿下口中的棒棒糖。

熟料,就在他一手拿出手帕準備包住還沒吃完的糖果、另一另手則捏著塑膠管的時候,皮衣男露出了彷彿抓到時間似的狡猾眼神。

接著,皮衣男將手伸進皮衣後方,並抽出一把閃著銀色光澤的手槍,槍口迅速對準前方銀髮男性的額頭——

一看見槍的光澤,周圍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然而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一陣巨大的槍響便在下一個瞬間爆出!

火光乍現,槍聲響徹整個咖啡廳,煙硝也瀰漫了起來,周圍更是陷入騷動,女性的尖叫聲也在此時傳出,所有人都怕被槍擊而躲入桌子底下。

然而看見虛實無夢被槍直轟腦袋的夏雲悠,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感頓時竄出,令他全身顫抖、雙腳發軟。

思緒也不斷反覆「怎麼會這樣」、「怎麼變成會這樣」這兩句話,陷入不知所措的狀態。

開槍的皮衣男爆出扭曲的大笑:

「哈!殺了這種人也能拿到五千萬?被我那臭老爸斷絕的零用錢又有著落啦!」

時間彷彿慢了下來,看見虛實無夢的身體往後傾、即將倒下的時候,夏雲悠深信自己目睹了槍殺現場。

但是此刻出現在眼前的景象,令他更加難以置信——

身體往後倒的虛實無夢,忽然往後退了一步並站穩了身子,接著一隻手撫住被子彈擊中的額頭。

虛實無夢發出短暫的低鳴後,撫著額頭的手一放下,一顆幾乎壓縮成圓餅狀的金屬物體出現在掌心中。

他不僅沒有流出半滴血液,被子彈擊中的地方還只有輕微的瘀青而已。

原本表情笑著的皮衣男頓時瞪大了眼。

看見這個景象的謝予樂,猛然站起身子,臉上盡是興奮的表情說:

「那把可是點四四口徑的雷明登麥格農手槍耶!能夠拿來獵熊的武器直轟頭部,竟然還能一滴血也不流,他的身體到底是用什麼作的呀!」

月月兔也摀著嘴巴,難以置信地喃喃:

「我曾經看過無夢一人打贏十人,但這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刀槍不入……是真的!」

虛實無夢瞥了手中的餅狀金屬一眼,接著將它放落至桌面上。

物體撞擊批著一層布料的木桌,發出既沉悶又堅實的聲響。

那原本該是橢圓形的彈頭,卻在擊中他的額頭時,彷彿撞上了堅硬無比的物體而變形成這副模樣。

明白這一切的皮衣男,臉色頓時陷入慘白。

「如果不是我,人早就死了。」

虛實無夢怒視著皮衣男,冷冷地說:

「你是想……殺人嗎?」

與他四目對上的皮衣男,頓時從心底深處傳來一陣強烈的恐懼,恐懼感令他驚慌地再次舉起手槍——

但在他扣下板機之前,虛實無夢一把抓住槍身,整把槍向內被捏塌陷成廢鐵。

而當他手放開後,坍陷的部分還清楚地呈現出手指與手掌的形狀,彷彿對虛實無夢來說,這把槍是用黏土製成般脆弱。

「你、你這個……」

看見這一切的皮衣男嚇得雙腿癱軟,往後跌坐至地上,牙齒不斷互相敲擊,斷斷續續地說:

「怪、怪物!」

然而當皮衣男跌坐在地上時,讓虛實無夢正好看見位於後方,夏雲悠此刻的表情。

夏雲悠因為目睹槍擊而全身縮著顫抖,臉色也蒼白地非常難看。

看見這個情況的虛實無夢愣了愣,掄緊雙拳對著地上的皮衣男低喃:

「你嚇到我的客人了……」

接著他一把揪住皮衣男的衣領,單手將對方騰空抓起,額頭上爆出青筋,猙獰地露出森白的牙齒爆出狂吼:

「你、嚇、到、我、的、客、人、了——!」

怒吼讓整個空間短暫地刮起狂風,差點走光的月月兔趕緊雙手壓住裙子。

一連串完全不像人類能夠辦到的事,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你、你知道我爸是誰嗎?」

被虛實無夢單手騰空的皮衣男冷汗直冒,慌張地說:

「等、等我說出來,你、你還敢對我怎麼樣嗎!」

「那麼你知道嗎?惹火我的人……」

虛實無夢將他拉到自己身旁,並在他耳邊低語:

「沒有一個能在半年內走出加護病房。」

聽見這句話的皮衣男,冷汗如下雨般不斷從下巴淌至地面。

——位於心靈香料外,人來人往、天色逐漸黯淡的街道上,原本一如往常地平靜。

忽然一震巨響,一扇落地窗頓時爆裂,從中飛出了數張扭曲的桌椅,而在桌椅堆中還夾帶著一個人影。

原本在街道上的人們發出驚呼聲,趕緊遠離爆碎的窗戶,隨後在遠處觀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一堆桌椅和玻璃碎片,就像被高速行駛的車輛給撞飛一般,從心靈香料內飛了出來,還一路滾至對面街道的牆面才停止。

一名皮衣男渾身是傷地以大字型的姿勢,由背部撞上牆面,隨後滑坐下來落在凌亂的碎片與雜物中,表情茫然地喃喃自語:

「我……我爸可是……是……」

在他的視線裡,站在開出一個大洞的落地窗框後方,穿著黑色執事服、嘴上咬著塑膠管的銀髮男性外型開始逐漸模糊失焦。

這個景像,將讓他一輩子也無法忘懷。

下個瞬間,他的意識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To be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564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海犬

留言共 2 篇留言

~~御劫~~

06-18 20:25

巨像x古城x大鷲の核蛋
後續呢.....

01-18 09: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來發一篇笑話... 後一篇:一篇心情廢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vin00843DD們
DD們喜歡的漫畫我都翻譯好放在那邊了,快來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