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蛻變之聲】荼樺:一(上)、羊的孩子

作者:淚羅│2016-04-09 17:49:37│贊助:16│人氣:98


放羊的孩子
看好你的羊
不要讓它溜走了。

#

        倉促的腳步聲在長廊上響起,沉悶的聲音像是在宣告著雙腳的主人心情有多麼鼓譟、慌張。
       「洛!」
       唰一聲,伴隨著慌張的呼喊,紙門被拉了開來,只見一名男孩正躺在床鋪上,面色蒼白。當他聽見有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張開了眼,扯了一個微笑,虛弱的回應:「黎哥,您回來啦。」試圖起身做起。
      褐髮少年見狀馬上跑到男孩身邊,雙手扶著他的肩要男孩躺下。
       「起來做什麼,快躺下。」他哄著自己的弟弟,然而見到對方一臉不情願的表情認不出用手彈了一下他的額頭。「躺下、信不信我讓父親禁你半年馬技。」
       聽到那兩個字男孩馬上順著哥哥的話乖乖躺回床上,讓季黎忍不住笑了出來。他弟弟還是一樣單純。他伸手摸摸他的頭。
       「黎哥怎麼回來了?課應該還沒結束吧。」少年眨眨眼。
      「因為你這小子呀。」伸手忍不住捏了他下鼻子:「臭小子。」
       「嗚、哥、疼、會疼!」
       聽著弟弟的哀嚎幾聲後他才滿意的鬆手,同時也鬆了一口氣。「自己的弟弟突然昏倒了,身為哥哥的我當然會很擔心呀。」
       「謝謝黎哥。」聽到那句話,季洛揉揉自己被捏紅到鼻子,心頭暖暖的。「不好意思讓您擔心了。」
       「這沒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他溺愛的伸手摸摸他的頭,弟弟柔順的髮絲讓他移不開手:「是說你又做了什麼,怎麼會突然倒下?」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身體一向不好,弟弟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家裡的下僕、長輩都會不時去注意一下這位小少爺,避免他忽然發生什麼事。而本性溫和的季洛也很配合他們這群愛操心的個性,不管是飲食上還是活動上他都很乖的去配合。
       距離上一次季洛昏倒已經有十年之久,所以當他這一次忽然昏倒時,家裡上上下下的人無不慌張,馬上通知了家主和季黎。
       而季黎知道父母們都很忙,無法一時半刻內趕回來,所以一聽到消息他馬上放下手邊的事飛奔回分家,只怕自己的寶貝弟弟有什麼個萬一。
       
       「不知道,剛剛和吉利他們在外面散步,突然就感覺到頭很暈,然後就昏倒了。」
       「是不是太陽曬太多了?」
       「有可能。」嘿嘿地笑了起來,「就這樣跟父親和母親說吧。」
       「好。」嘆了一口氣,但他知道弟弟只是希望父母不要太為他擔心,所以才編織這種謊言。
       「謝謝黎哥!之後我會請哥吃栗果子涼粉的!」看著弟弟的傻笑,他只能無奈的微笑回應,原來在他弟弟的心理他這哥哥用一、兩盤栗果子涼粉就打發了。

#

       「父親、姨娘,孩兒向兩位請安。」
       「平身。」
       「起來吧,季黎。」
        聽見兩位的回應後,他才平了身子,挺起自己的腰桿,將坐姿調整成端正的盤腿。
       一男一女的精靈坐在他的面前。男性面容剛毅,抿著唇面容嚴肅,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沉重,然而身旁的女性散發出的氣質與男性相差甚遠。女性五官端正,朱唇勾起溫柔的弧度,翠綠的雙眼充滿了生氣,整個人散發出慈和的氣息。
       「這是今年第一批春茶,喝喝看吧。」女性溫柔地說著,於是他抬手拿起剛剛下僕送來的瓷杯,淺啜了一口,閉上眼睛,享受著茶獨特的香氣及回甘的甜美。
       「味道很棒對吧?」看到青年露出的表情,女性也舉起杯子頂在鼻下品嚐茶的香氣:「這是在霧未散的黎明時摘採的,香氣十分。」
       他知道眼前的女姓——他的姨娘、他父親的妾,想要說什麼了,畢竟她時常拿他的名字來做詩詞,或是什麼事情都扯到「黎明」上,對於姨娘非常喜歡她的名字這點他知道,所以也無可奈何。
      「我聽吉利說你最近表現很好。」男性低沉到嗓音忽然開口,而他先是沉默,才開口回答:「那是基本的,孩兒沒做什麼。」
      「是嗎。」
      「季黎,你太謙虛了。」女性露出微笑:「你父親非常高興喔,只是他故意很冷漠而已,對吧?仗。」
      「妃!」身旁的丈夫喝止了一聲,但是她只是轉轉眼睛喝茶去,笑容像是隻調皮地小狐狸。
         季黎只是微笑的看著這幕景象,接著垂下眼睛望著杯子,和放在一旁之吃了兩三口的小糕點。
       食而乏味。
       他的視線轉向外頭的天,蔚藍的天空上幾片雲在溜達著,陽光柔和溫煦,或許等等可以帶季洛去採摘點果子?

       注意到自己的兒子分了心,仗拿出懷中的扇子敲敲茶杯,發出清脆的聲響引回季黎的注意力。「再過不久就是你的成年禮了,注意點。」
       「是,孩兒知曉。」
       「還有最近洛兒的身體狀況怎麼樣?」
       洛兒。
       那是姨娘原先對季洛使用的小名,現在連父親居然都開始用了,他感到有些新奇,畢竟這個人從來沒叫過他黎兒或其其他親暱的稱呼。
      「尚且安好。」
      「我聽說他又昏倒了。」
       「太陽曬太久,頭有點昏了。」有點心不在焉。
       「你們沒討論過要換一個藉口嗎,裡昏倒的哪來的太陽?」
      「……非常抱歉,父親。」他咬了自己的舌尖幾下,看來等等出去採果子的事情沒望了。「洛兒只是不想讓兩位擔心而已。」這話倒是真的。
       房內沉默了一陣子,最後是由溫柔的女聲打破了三人間的凝重。
       「黎兒,對不起。」妃放下不知道喝過第幾杯茶的茶杯,「關於洛兒的事,我希望他能過來跟我們一起住。」
       聽到這句話,他瞪大眼睛望著她,金眸中充滿著不可置性。
       「但是、洛他……」他開始慌張,說話語無倫次,心中只有這樣的念頭:回本家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對不起,黎兒。」女性垂下了頭,美麗的紫色眸子帶著無法訴說的歉意:「我知道你很喜歡洛兒,畢竟他是你從小照顧到大的,但是我很擔心他的身體狀況……」原本溫柔的聲音漸漸變成不安的抖音,越變越小,像是微弱的低喃。
       他聽見了,也看見了。
       父親摟著牽起她的手,在她耳邊低喃了什麼。
       他壓抑了暈眩還有想吐的衝勁,只是緩緩起身,俊俏的面容面無表情,眼神中隱約帶著疲倦和不安,開口吐出那些制式化的句子——
      「孩兒知曉,勞煩兩位。」

       他拉上了紙門的那一瞬間,他的心像是沉到谷底的石頭,臉色陰鬱,讓下僕們無法想像現在主子離開的心情有多糟,就連站在一旁的吉利都想趕快離開現場,不過他也不懂,小少爺只是要回本家修養身子,為什麼大少爺的臉色差的像是天要塌下來一樣?
      「……少爺?」他緩緩開口,疑惑著接下來要自己的主子要做什麼。季黎沒有馬上回應,微低著頭像是再思考什麼,而吉利也只是耐心的在一旁等待。
       最後他深吸了口氣,接著重重地吐出。
      「吉利你去打理二少爺的行李,然後請摩西準備好馬車及傭人,二少爺過兩天要離開分家。」
      「是,這就去辦。」
      「啊,還有。」叫住原本要離去的管家:「幫我準備點栗果子涼粉和清酒,我去庭園一下。」
      「……是的。」

#

       季黎將信紙對折放到一旁,啜飲了一口清酒,眼神有些疲倦。他現在心情憂愁——愁到他真想直接叫吉利給他一杯毒酒然後一飲而盡,然後再也醒不來。
       熱鬧的喧嘩聲從不遠處傳來,樂器的交響聲、歡呼聲還有下僕不停進進出出的拉門聲及腳步聲——好不熱鬧,只可惜他現在沒那心思去享受這份晚宴,即使這是他的二宴。不過二宴也沒什麼,就只是成年禮後的二次小小歡慶,主要是給本家恨分家的下僕們歡慶的宴席,除了讓他們同歡主人的成年也同時感謝他們平日的辛勞。
       「少爺。」
       啊,被發現了。
       「雖然說二宴不比主宴還來的重要,不過您還是不能逃掉。」
       「呵呵。」他乾笑兩聲,轉過頭只見這位比他大了一些的管家臉上寫著「呵屁」這兩個字,讓季黎心情好了些。
        他就是喜歡這人這點,心裡的話都會呈現在臉上十分有趣,讓他不會感覺到主人與侍從的隔閡感,也會忍不住去逗他一下,所以當時來到分家時才會雇用吉利來當他的管家——即使他那時只是來幫忙送東西剛好路過而已。
       「少爺,等等會有舞技表演,到時還請您過去。」
       「我盡量。」應了聲,仰天喝了口酒,「還有吉利,你知道洛兒的事情了嗎?」
       聽到這句話心頭一顫,還要那溫和至異常的語氣,讓他忍不住低下頭來,心頭泛起了恐懼。

      「鄙人知曉。」
       語落,瓷牙碎裂的聲音隨即響起,吉利猛然抬頭,望見那豔紅的血滴正一點一滴的落下,而手的主人只是面無表情,動作停留在仰天喝酒的姿勢啊,而那平時溫柔的雙眸在這時變得令人疏遠和冷漠。
       「這樣啊……」
       吉利一愣,馬上踏開步伐走向前去,想要為主人療傷,未料自己卻被叫住。
      「我沒事。」
       他起身,轉過頭向他微笑。

       他半個身子匿於陰影,而另一半卻被月光照的白潔,咖啡色的髮絲被照的變成有些淺的褐色,俊秀的五官還有垂下眼的睫毛都散著點點螢光,嘴唇翹起的小小弧度讓人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微笑還是抿著唇,而如潔淨如水晶的金眸有著令人無法接近的溫柔——吉利被這畫面震懾住,他知道他的主子長得很帥沒錯,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真正的精靈一樣。

       然後精靈開口了,手指尖留下的血液一滴一滴的落下。
      「吉利,我沒事。」

        ——我沒事。

       ——你去吃屎吧你。
       他看見原本呆愣的臉聽到他那句話,瞬間轉成鄙視的表情正在表示這句話,讓他那麼一瞬間倍感溫馨,瞬間笑出聲來。從原的輕笑穿變成捧腹大笑,笑得眼淚都掉出來讓一旁的男孩整個傻住。

       他想,如果他是放羊的孩子,那麼吉利絕對是那被騙過而醒悟的村民。
       至於狼——

———————————
後記

天呀我終於打完了(ry
從去年十二月打到現在,不停的修稿子、改稿子、打掉重練,關於荼樺的故事我反反覆覆重寫了三遍(躺

然後第一章分為上下兩回是因為私心還有私心和私心(?
這次是藉由《放羊的孩子》去述說荼樺以前的壞習慣——說謊,不管是為了弟弟還是為了自己,因為他必須屈服對現實不滿的一切所以他很愛說謊騙別人同時欺騙自己,他想用謊言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總之我就是想塑造這種可悲的角色啦(聳肩

至於下一篇是比較切入正題,就是他的能力得來、以及現在荼樺」這個名字的出現,啊忘記說,他真名叫做季黎
接下來是要打貓小妹的文,老實說頭緒不太多,只能說貓小妹另類來說是個愛抱怨的小屁孩吧(搔頭


以上,感謝欣賞。
其實我明天有一個大考要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548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Eléry_Apïum
鞥案而了C鞥能
這是(
大考加油!

04-09 17:54

淚羅
對不起我看不懂第一句是甚麼意思求解(#
還有謝謝xd04-09 17:56
Eléry_Apïum
那是、在妳文章看到的#
「……非常抱歉,父親。」鞥案而了C
鞥能。等等出去採果子的事情沒望了。「洛兒只是不想讓兩位擔心而已。」這話倒是真的。

04-09 17:59

淚羅
幹謝謝(淚奔04-09 18:00
阿衡(゚∀。)
制式化特橘子 好像很豪ㄘ (#

04-09 18:12

淚羅
為甚麼會變這樣(((((((((04-09 18:42
P.兔平方-(緋雨carefree.)
考試加油(拎去書桌(?

04-09 21:43

淚羅
嗚嗯(小雞被拎到書桌前04-09 23:08
不透光
文章順暢度進步好多!繼續加油欸!

04-10 10:06

淚羅
謝謝光光qqqqqqqqq
原來我有在進步嗎qqqqqqqqqqqq
光光考試也加油喔喔喔喔喔!!!!!!!!!!!04-10 12:18
火焰
期待妹妹的文!(#

04-10 10:16

淚羅
我難產(ㄍ
好我會努力得、謝謝火焰xd04-10 12: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my6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雙人繪卷(有tag)、雜... 後一篇:【雜著】很多很多的雜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26250099巴哈的鄉親父老們
來來來來 小說更新 看過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