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達人專欄] 校園魔王的指令 -14

作者:席悠│2016-04-03 02:16:50│贊助:56│人氣:650

  14

  雖然正值冬季,但天氣晴朗,陽光舒適地灑落下來,位於商業區的某家女僕咖啡廳也被這和煦的氛圍包裹在其中,從裡頭傳出朝氣十足的女聲。女僕們露出像太陽一般開朗的笑容,為那些打扮土氣的宅宅送上飲料或餐點。店內放送著輕快的鋼琴演奏。明亮燈光充滿整個空間。客人愉快的說笑聲此起彼落。角落的盆栽彷彿也被這氣氛感染,展示著健康的翠綠色枝葉。

  「這是你的咖啡,主人~」、「請問需要加點一份洋蔥圈嗎?主人~」看見女僕們辛勤工作的美麗光景,讓人心中不禁湧出一股快樂的能量。即便只是短暫的錯覺,不過對於壓力過大的現代人來說,這已經足以慰藉他們的心靈。甚至可以說,女僕咖啡廳不只販賣食物,也販賣一份對社會的關懷。

  而就在這時——

  磅!一聲巨響打破了美好的氣氛,女僕和客人嚇了一跳,紛紛轉過頭來……那是琳恩手上的玻璃杯摔破的聲音。

  砰!這是正在裝睡的小努踢到桌腳的聲音。

  噗啾!這是席悠不小心捏爆醬料包的聲音。

  「啊!」這是珮莉差點被玻璃碎片噴到而發出的慘叫聲。她為了閃避而跳起來——

  「咕呃!」這是我被珮莉的膝蓋撞到某部位而發出的痛苦低呻聲。

  我們當然不是故意要製造這些噪音來破壞女僕咖啡廳的和平。但姐姐突然脫口的一句話實在太讓人驚訝了,害我們的平常心瞬間動搖。

  「我還以為你們在玩魔王遊戲呢!」——姐姐是這麼說的。

  於是琳恩手滑摔破杯子。於是小努踢到桌腳。於是席悠捏爆醬料包。於是珮莉發出一聲慘叫。於是我的卵蛋挨了一記膝蓋攻擊。這也算是一種蝴蝶效應吧?

  「姐、姐姐,妳怎麼會知道魔……」琳恩才問到一半又隨即停住。

  「咦?咦?」小努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席悠一臉嚴肅。可是他凝視姐姐的同時,卻在玩弄自己沾滿番茄醬的手掌。他一下把手掌張開,一下把手掌握起,張開、握起、張開、握起,發出很猥褻的黏稠聲。這傢伙到底在幹嘛啊?

  為什麼姐姐會知道魔王遊戲的事?雖然我也很想問清楚,但我仍處於劇烈的痛楚當中,趴在地上無法起身。別說是開口發問了,連呼吸都很困難。「瑞瑞瑞瑞瑞瑞瑞、瑞奇……」珮莉臉色發青,看起來非常擔心和害怕,像是一個發現自己闖下大禍的孩子,戰戰兢兢地接近我。

  至於引起這場小騷動的元兇——姐姐,以優雅的手勢放下水杯,撥了撥瀏海,對於我們造成的騷動毫不驚訝。「看你們這種反應,果然你們也在玩魔王遊戲。被我說中了吧?」可是我們擔心違反規則,所以沒有一個人敢承認。

  「啊,話說回來,確實有『不能告訴別人關於魔王和遊戲的事情』這條規則。難怪你們的表情看起來有一種想講不敢講的傷痛。放心吧,我跟你們讀同一所高中,參加過魔王遊戲,曾經也是勇者,所以不算是外人。你們在我面前不需要刻意隱瞞什麼哦!」

  「姐姐也參加過……魔王遊戲……」琳恩第一次對勇者軍團以外的人講出這個禁忌的詞彙,心情上似乎還是有點顧忌。「這是怎麼回事?姐姐讀高中的時候,應該是兩年前沒錯吧?」

  「對啊。」

  「也就是說,魔王從兩年前就存在了?所以魔王當時是一年級學生,現在是三年級?」

  「不不不,當時的魔王已經畢業了。他跟現任魔王並不是同一個人。」

  「什麼意思?難道魔王有承襲制度?」小努問道。

  「嗯……有點類似。但魔王之間其實不會認識彼此,也沒有所謂指定繼承人這種東西。實際上,魔王是隨機誕生的。且聽姐姐娓娓道來吧!

  我被珮莉攙扶著,勉強回到座位上。琳恩和小努的坐姿自動端正起來,雙眼因為專注而睜大,準備聽取來自姐姐的重要訊息。席悠繼續玩他手上的番茄醬。有位女僕正拿著掃把清理地上的玻璃杯碎片,但現在的氣氛有些緊張,我們甚至忘了向女僕道歉。

  「在很久很久以前……

  不知道為啥,姐姐刻意裝出巫婆的聲音,以說故事的口吻塑造神祕感。

  「傳說,在我們就讀的這所高中,存在著一個被人稱為『魔王遊戲』的奇怪遊戲。魔王可以挑選勇者,並且對勇者下達指令。不過關於魔王是怎麼誕生的,這一點除了魔王本人之外,幾乎沒有人知道。我算是一個特例。因為在我畢業之前,我順著一股奇蹟般的直覺揭穿了魔王的真面目,然後我們幾個勇者把那傢伙帶去無人的講堂後台,用菸頭和球棒之類的工具懇求他。對方也感受到我們溫柔的誠意,於是一邊擦拭感動的淚水,一邊把魔王的祕密告訴我們。」

  等等,這是刑求吧?雖然換了一種說法,但這根本就是刑求啊。

  「那傢伙說:每當新學期開始,在學校的某處會出現一張神祕的紙條,而那就是成為魔王的契機。如果學生撿到這張紙條,不予理會或是扔掉,一個月之後,紙條還是會出現在某個地方,直到某位學生成為魔王。紙條上面寫著成為魔王的方法以及相關內容,還有一串電話號碼。撥打電話過去,另一頭是預錄的語音訊息,它會開始說明遊戲內容以及魔王的權限,最後它會問『請問你希望成為魔王嗎?是,請按1;否,請按2;重複內容,請按3』。只要按下1就可以成為魔王了。」

  沒想到成為魔王這麼方便啊。說不定以後會直接改成App。

  「當學生成為魔王之後,隔天就會在家裡的信箱收到一本請款簿,還有一封信。信上會告訴你,對勇者下達指令時,如果遇到需要花錢的情況,就寫一張請款單並且附註理由,再放回信箱,隔天就能收到一筆資金。當然要是金額寫得太多,或者理由不夠充分,可能會遭到退回,而且累犯到一定程度時,會被視為魔王失格,所有權限都會被取消,遊戲也就結束了。那傢伙還跟我們抱怨,請款是最麻煩的部份,既需要調查道具的價格,還要考慮可能的額外負擔,有時候資金雖然收到了,實際情況卻跟預想有所落差,不足的部份必須自己補貼才行。」

  這真的是學生級別的遊戲嗎?聽起來像是什麼公司行號的行政流程。

  「那些資金是誰提供的?」小努在這時舉手發問。

  「這就不知道了。魔王那傢伙對於這個也很好奇,曾經在信箱附近試著埋伏。後來真的出現了一個穿西裝、戴墨鏡的男人,那傢伙趕緊衝上去想問個清楚。『你是誰?什麼人派你來的?魔王遊戲的背後有什麼組織嗎?』面對這些疑問,西裝男什麼也不肯說。那傢伙繼續糾纏不清,結果西裝男使出柔道之類的武術,把他撂倒在地,然後就離開了。」

  「組織……該不會是歷屆魔王組成的集團吧?」

  「這很有可能。無論如何,確保了行動資金,又能掌握勇者的情報,擁有這些條件的魔王可以說是無敵的。至少對勇者是如此。」

  「魔王之所以這麼了解我們,難道也是組織……

  「沒錯,除了請款簿之類的東西,魔王在挑選出勇者之後,還會收到勇者的相關資料。憑魔王一個人不可能調查得那麼清楚,肯定是得到了組織的幫助。換句話說,勇者幾乎沒有隱私權可言。吃飯也好、睡覺也好、上課也好、下課也好、上廁所也好、待在家裡也好、出門也好、看A片也好……不管勇者去到哪裡、做了什麼,說不定同時有幾十個西裝男正躲在暗處,一邊偷窺勇者的行為,一邊收集可以要脅勇者的把柄……咦?你們怎麼了?」

  聽姐姐這麼一說,我、琳恩和席悠不禁回憶起那一次「羞恥照片事件」,忍不住抱頭嘆氣。當我偷穿姐姐的內衣時,拿著相機的西裝男就在屋外,透過窗戶拍下我那丟臉的行徑。一想到這個,我就渾身不對勁。噁心,太噁心了!噁心到讓人想罵髒話!

  「幹!」琳恩真的罵了。她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不時還會打冷顫。這傢伙的裸體大概已經被某個西裝男看光光了。這種恥辱在她臉上化為一抹櫻紅,不曉得是生氣還是害羞,或者以上皆是。

  「姐姐呢?姐姐當時被抓到了什麼把柄?」珮莉問道。

  「有一次我在寫功課的時候,看到放在旁邊的哈密瓜香味橡皮擦,當時剛好肚子餓,忍不住拿起來咬了一口。結果就被拍下來了。」 

  「這、這算是把柄嗎?」

  「當然算啊!都已經高中生了,還去咬哈密瓜香味的橡皮擦,超丟臉的耶!」

  小努這時突然把頭轉向窗外,露出一種微妙的表情。看來她曾經也咬過水果香味的橡皮擦。而且應該是近期的事情。

  「總之,魔王的祕密差不多就是這樣。身為勇者前輩,我也想聽聽看你們在這場遊戲遭遇過什麼樣的事情,不過我肚子也餓了,等食物送上來再講給我聽吧!」姐姐舉起手,向其中一位女僕喊道:不好意思,這邊要點餐!

  姐姐以前也是勇者,這件事我怎麼也不會想到。意外之餘,聽完姐姐對於魔王的了解,讓我開始思考某種可能——

  魔王並不可怕。那傢伙跟我們沒有什麼差別,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真正具有力量的,其實是這場遊戲的幕後組織。至於什麼樣的人會拿出金錢資助這種遊戲,這個當然沒有人猜得到。無論如何,在我意識到魔王的平凡之後,我的心中誕生了一種想法——也許,我們可以試著去尋找魔王。

  姐姐本人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這種可能性不是完全沒有。雖然目前還沒有一個具體的做法,但光是出現這種念頭,就讓我有一種往快樂結局踏出一大步的感覺。想到可以揭穿魔王的真面目,我的興致不禁高昂起來。到時候不管是菸頭還是球棒,通通都拿出來用吧!讓那傢伙好好體驗一下白色恐怖的滋味!

  不過,我心裡還有一個疑問……

  按照姐姐的說法,魔王遊戲是因為某個幕後組織才存在的。可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魔王曾經說過,這場遊戲是「由他策劃」的。這又是怎麼回事?

  在我釐清真相之前,女僕已經送上餐點,同時中斷了我的思考。還是先吃飯吧。

  ***

  平日總是喊著想要放假,不過一旦真的放了好幾天假,又會覺得無聊。人類真是犯賤啊。或者只有我這樣?

  也多虧有寒假這種日子存在,放下大學課業包袱的姐姐才能回到家裡。姐姐在外面的生活我是管不著,總之在這個家,姐姐就是屬於我的!經過長達四個多月的分隔兩地,為了彌補積攢下來的思念,我決定趁難得的寒假好好培養我們姐弟之間的感情。於是只要姐姐待在家裡,我就拚命黏在她身旁。一起吃飯、一起打電動、一起看漫畫……啊,好幸福啊,有姐姐的世界真是太幸福了!不然乾脆把姐姐綁起來,關在我的房間裡吧!這樣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姐姐~幫我掏耳朵~~」

  「咦?昨天不是才剛掏過嗎?前天,還有大前天也……唉呀呀,真拿你沒辦法耶。反正我現在也很閒,過來吧~~」姐姐換成跪坐姿,拍拍自己的大腿。

  姐姐都這麼說了,我當然不會給她客氣。把掏耳棒交給姐姐之後,我輕輕地躺上姐姐那彈性又光滑的大腿。我彷彿身躺在一朵柔軟的白雲上,它就算把我直接送上天堂,我也不會反對。我必須努力控制自己的嘴巴,否則口水隨時都會流下來,進而玷污我臉下這雙純潔的大腿。儘管一旁傳來「我怎麼會生出這麼奇怪的兒子……」來自老媽的嘆息,但我並未放在心上。只要能夠像這樣躺在姐姐的大腿上,讓姐姐以輕柔的力道幫我掏耳朵,即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也不介意。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姐姐伸手將茶几上的手機拿過來,按下接聽鍵,貼在我耳邊。這個動作雖然簡單,卻完美地表現出女孩子的溫柔體貼。我差點因此萌死在姐姐的雙腿之間。

  「喂,是我。」

  聽到電話傳來琳恩的說話聲。我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你現在馬上過來一趟女僕咖啡廳。」

  「蛤?為什麼?我在忙耶。」

  「忙個屁啊,反正還不是黏著姐姐不放,一直糾纏她幫你挖耳朵之類的。」

  妳、妳怎麼知道?

  「廢話別那麼多,死姐控。11點以前要到哦。不然我就把你偷穿姐姐內衣的事情告訴姐姐。」

  說完,琳恩便掛斷電話。這傢伙居然用那件事來威脅我,就這麼想破壞我和姐姐的幸福時光嗎?可惡,太可惡了!比隨便到街上割別人喉嚨還可惡!應該判死刑!

  雖然我捨不得從姐姐的大腿上移開,但那不僅攸關我的名譽,也會嚴重影響我和姐姐的關係。要是真的被姐姐知道我偷穿她的內衣,我大概也活不下去了吧。總之我還是含著眼淚,和親愛的姐姐&大腿告別之後,穿起外套沮喪地出門了。外頭氣溫很低,刺骨的冷風不斷襲來。居然要我在這種天氣去什麼女僕咖啡廳,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我一定拿琳恩那傢伙當作幻想配菜來一發洩恨!

  十分鐘左右的路程,我依照約定抵達女僕咖啡廳。走進自動門時——

  「歡迎光臨~~主人~~」

  出現在我面前的不是別人,而是珮莉。

  「哦,瑞奇啊……嗯?你怎麼了?」

  我低著頭,使勁握緊拳頭,身體因為激動而不停發抖——好險啊,差點就抱下去了。雖然上次就看過珮莉的女僕打扮了,可惜那時候因為任務的關係,來不及認真用雙眼去欣賞,事後對此我感到非常後悔。沒想到現在居然能夠再一次見到珮莉的女僕裝……琳恩臨時把我叫來原本讓我頗為不爽,但光是看見眼前這美麗的景象,就足夠讓我釋懷了。

  總而言之,先拍張照吧。我悄悄拿出手機,按下快門。喀嚓!珮莉的女僕照,Get啦!

  「啊啊,我們這家店不能拍照哦。不過……我也不是不能體諒瑞奇啦。畢竟是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又穿著女僕裝,這種畫面當然想要珍藏起來嘛。這次就放過你吧~~」

  「感謝您的大恩大德。」我對珮莉行禮。「話說回來,珮莉又回來上班了?」

  「對啊,不過只有幾天而已。快過年了嘛,有些同事已經回老家了,所以店裡最近很缺人手。我也有請琳恩她們過來幫忙唷。」

  聽到珮莉這麼說,我環顧了一下四周,馬上注意到那個熟悉的嬌小背影——小努穿著尺寸明顯不合的女僕裝,小心翼翼地端著飲料,看起來很專心……砰!不小心打翻了,飲料剛好灑在客人身上。小努拚命鞠躬道歉。可是客人似乎並不在意,反而很開心的樣子。一定是蘿莉控。絕對是蘿莉控。不管怎麼看都是蘿莉控。

  席悠也在工作中。當然不是女僕裝,而是……護士服?為什麼是護士服?而且為什麼要穿過膝長襪?沒人想看你的絕對領域啦!給我向全國的護士道歉!

  「我說,席悠穿成那樣真的好嗎?客人也都是一臉反感……

  「佐藤桑本來想派席悠去廚房幫忙,不過廚房不缺人,所以……

  「就算這樣,讓他穿普通的衣服不就好了……

  「佐藤桑說想要嘗試一下不同的工作氣氛……

  再這樣嘗試下去,店都要倒了。

  「琳恩人呢?」

  「在那邊。」

  珮莉指向店內的某個角落,琳恩就在那裡。同樣也穿著女僕裝。她背靠牆壁,盤著手臂,不但什麼事也沒做,甚至還打了一個哈欠。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剌剌的偷懶,彷彿她的工作就是偷懶。我朝她走近。

  「哦,你來啦。」琳恩轉頭發現了我。

  「妳在這裡幹嘛?」

  「工作啊。」

  「根本是在偷懶吧。」

  「才不是咧。我是故意裝出這個樣子的。這叫作傲嬌。」

  給我去查清楚傲嬌的真正意思,然後罰寫十次。

  「所以呢?妳打電話找我來幹嘛?」

  「嗯……因為很閒。

  很閒就去工作啊!

  「就是這樣啦。看你想要直接回去,還是留下來吃點東西,隨便你。不過你大概會留下來吧。珮莉都穿上女僕裝了,你怎麼可能放棄用眼睛強姦她的機會呢?被我說中了吧,主人~~」

  真讓人火大啊,這個女僕。不過她說的沒錯,我確實想留下來。畢竟來都來了,就這麼直接回家也很吃虧,乾脆在這裡解決午餐吧。何況我也希望被可愛的珮莉溫柔服侍。

  我隨便挑了一個位子。然而屁股才剛坐下,琳恩已經出現在旁邊,很隨便地把一杯水放在桌上。

  「……換人。」我說。

  「怎麼啦?被喻為天使轉生的琳恩正穿著這件下流色情的女僕裝,準備要服侍你唷。你以為每天都能碰到這種好事嗎?別擺出那種不甘願的表情了,小心遭天譴。」

  嘴上說要服侍我,琳恩卻逕自坐了下來,甚至使喚隔壁桌的客人:「不好意思,我們這邊要兩杯咖啡,可以請你幫我向廚房通知一聲嗎?主人~~」儘管聲音裝得嗲嗲的,說出來的內容卻莫名的過分。這傢伙的腦袋裡完全沒有關於工作的基本概念。聽見琳恩的撒嬌(命令),那位客人居然真的照辦,起身走向廚房。讓我再次見識到琳恩操控人心的魔力。或者單純只是因為她的漂亮臉蛋?

  「妳什麼也沒做,老闆都沒意見嗎?」

  「就算我什麼也沒做,還是很受歡迎,畢竟我是琳恩啊。而且只要稍微撒嬌一下,客人也願意幫我工作。每一個主人都好溫柔哦~~」

  這傢伙未來一定可以成大器。不過八成是壞的方面。

  「先不管那些宅男了。老實說,我最近有點不安。」

  「什麼?月經沒來嗎?」

  「有來啦,每個月都有來啦。為什麼會扯到那種事?雖然我已經知道你的變態程度了,但居然能夠把女孩子的私密事隨口講出來,我真的很驚訝。世上怎麼會出現這種人渣?你的細胞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果然是空氣污染太嚴重了嗎?還是你每天都偷偷溜進女生廁所,從垃圾桶裡面挖出用過的衛生棉,然後貪婪可悲地吸吮經血?沒錯吧?這個壞習慣就是導致你成為變態的主因吧?」

  「髒死了!別在餐廳講那種事啦!」

  「明明是你先扯開話題的。」琳恩高傲地撥了撥頭髮。「吶,魔王最近都沒有寄包裹到你家,對吧?」

  「嗯。」

  「不覺得很奇怪嗎?明明對這個遊戲最有熱忱的就是魔王,居然將近兩個月都沒有下達新的任務。」

  「畢竟前幾個禮拜碰上段考,現在又是寒假,就算是魔王也有他自己需要處理的事情吧。如果把所有心力耗費在這場遊戲,卻搞亂了自己的日常生活,不是本末倒置嗎?」

  「你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啦。但我就是很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琳恩拿走我的水杯,喝了一口。「唉……要是有人願意給我一百萬,一定可以消除我心中的這股不安……喂,瑞奇,你有一百萬嗎?如果有的話快點給我。轉帳也可以,支票也可以,不過當然還是現金最好。」

  「我的郵局存款加上零用錢,根本不到一萬。」
 
  「廢物。」

  我正要反擊回去,剛才那位客人已經端著兩杯咖啡過來,恭敬地擺在桌上。到底誰是客人、誰是服務生,已經搞不懂了。「謝謝你,主人~~」琳恩假惺惺的甜美道謝,讓客人的臉上綻開一抹幸福。她舉起咖啡,啜飲兩口,露出千金小姐般的平靜神情,感嘆似地說了一句:「黑咖啡啊……他媽的有夠苦。」這個人的表情和言語完全無法統一。以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也算是一種特技吧。

  話說回來,魔王只不過是消聲匿跡將近兩個月,琳恩居然會對此感到不安,這讓我有點意外。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琳恩給我的印象就是一個很有自信的女孩子。或者說,她已經沒有其他優點了,只剩下那股沒來由的自信(也可以稱為臭屁)。無論遇到什麼困難,她絕對不會立刻舉手投降。雖然她平常的作為讓我很啊雜,唯有這一點,我倒是有點佩服。

  琳恩應該也有另外一面吧。不只是喜歡作弄人的她、腹黑的她、老是擺架子的她,也許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琳恩會稍稍露出只有她才知道的面目。憂鬱、悲傷,甚至自卑。可是自尊心這麼強的琳恩,有勇氣向別人伸出求助的手嗎?說不定,當琳恩陷入憂鬱、悲傷或自卑時,她只能獨自躲在屬於自己的窄小空間裡,一個人默默承受,隔天再像是沒事一樣走出來,繼續以校園女神的姿態綻放讓人崇拜的光輝。不過,琳恩一定也希望有人能夠幫助她吧。

  也許,我可以試著多加了解她。即使一點點也好。也許當她碰到低潮,我的一句話、一點提示,如果能幫助她找到方向,我也會為此感到高興。雖然以我們目前的交情,可能沒辦法那麼順利……慢慢來吧。只要琳恩願意伸出求助的手,對於琳恩來說也是一種成長吧。

  「吶,琳……

  「對了,我忘了帶錢包,這兩杯咖啡要由你付錢哦。你是男人吧?男人就是女人的隨身提款機。所以少給我在那邊囉哩八唆,付錢就對了。話說我肚子也有點餓,乾脆點個東西吃吧。嗯……海鮮焗烤飯好像不錯,就這個好了。當然也是由你付囉。多謝你的款待,主人~~

  看來是我想太多了。毫無懸念地,這傢伙只是個必取。


附錄:
喵喵喵喵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481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6 篇留言

Zack
看我搶頭香(? 都半夜發文QQ

04-03 02:17

席悠
半夜發文是我的死帶嘔(?04-03 02:20
張柏憲
深夜發文只好先GP明天再看

04-03 02:39

席悠
深夜食堂(?04-03 23:02
水の中で生物
www

04-03 08:52

sashing
痾 3點多發點文 我還在吃宵夜啊~ㄎㄎ
話說 竟然要拿琳恩當幻想配菜>\\\<

04-03 09:25

席悠
男人什麼都可以拿來當配菜(?04-03 23:03
千里望月
瑞奇放心(拍肩
我跟你一樣都是超期待假期結果一放假就不知道要幹嘛的那種www
像這次四天連假,明明計畫好要幹嘛
結果到頭來只有玩電腦,然後無聊到掛XD
(還好魔王的指令更了XD)

04-03 11:40

席悠
人類就是販劍(?04-03 23:04
五樓的肛門
所以…珮莉這集只是打醬油嗎(啊

04-03 11:51

席悠
人生就是不停的打醬油(?04-03 23:04
TBR
原來 姐姐是腹黑啊… 那位魔王高興的淚水肯定是如雨般的落下吧? 加上一點呻吟聲?

04-03 12:17

席悠
姐姐算腹黑嗎?這個我沒想過。應該有一點吧(?04-03 23:05
走路跌跤
都是必取

04-03 12:46

席悠
必取搬賽!(?04-03 23:05
ATK
必取 這世界都是必取

04-03 13:32

席悠
必取就是正義!(?04-03 23:05
白髮控-戮劍心
求席悠護士裝www

04-03 14:39

席悠
如果這系列能夠出版然後賣去日本翻拍動畫我就穿(?04-03 23:06
暗夜幽月
真不愧是抖M阿

04-03 19:37

席悠
男人的心中都有一個抖M(?04-03 23:06
基金會
果然是斗M阿

04-03 22:05

席悠
人不抖M天誅地滅(?04-03 23:07
zaphkiel
能被姐姐用菸頭和球棒工具懇求,我相信是值得的,當魔王真好

04-04 00:42

席悠
果然是抖M(?04-04 22:42
草薙悠
比起被煙頭燙,我還比較想要躺在姐姐腳上被煙頭燙!?

04-04 09:37

席悠
抖M到可以幫麥當勞代言了(?04-04 22:42
灰里
等等,難道沒人發現第十一段中琳恩捏破玻璃杯又發出慘叫聲嗎?
還有居然把琳恩穿女僕裝的畫面輕鬆帶過!給我畫出來啊啊啊啊!(喂喂,作者是作家啊

04-04 16:34

席悠
可惡,寫錯了(?
如果有人願意畫我也想看啊啊啊啊啊(?04-04 22:44
凝影
既然都會錄音了,那cos成護士呢?

04-06 16:46

席悠
橋歸橋路歸路(?04-06 18: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shiyo3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校園魔王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校園魔王的...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