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BL】第三號情人:關於自由-01

作者:香兒│2016-04-02 20:22:32│贊助:36│人氣:680
# BL向
# 生猛刺青師x秀色可餐美人
# 感謝繪師 Cyan 繪製縮圖



  「替我刺上一個自由的符號吧。」
 

  他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句話聽起來有多麼矛盾──將『自由』刺在身上,再也抹除不掉,又怎麼能稱得上『自由』呢?
  刺青,讓一個人能夠永遠留住他最缺乏的東西,是種植在心底深處,最空虛的果實。
 

  刺青師熟悉自己的皮膚,別於歐裔人種的深色。
  二十歲不到,他已經把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塊皮膚,都刺上了他喜歡或不太喜歡的圖樣。他覺得那是他一生中最震撼的體驗,從聽話乖巧的年紀裡叛逃,享受自己能為自己解釋一切的資格。

 
  他也熟悉客人的皮膚,粗糙的、緊實的,刺青師都能分辨。但為這些看起來厭世、追求著浮華不實的客人們刺青,他興趣缺缺──
  這有點自打嘴巴的意味,但刺青師認為自己不太一樣,叛逆這部份他承認,但刺青師覺得自己夠積極,至少他有個即時行樂的準則可以依循。而『快樂』這種東西,你不能說它浮華不實。
 

  刺青師當然也熟悉情人的皮膚,情人的皮膚要用身體來感受。
 

  他的情人無奇不有,只因刺青師向來來者不拒,男人、女人,只要能與他一起找樂子,只要同樣抱持著無樂不做的心態,刺青師都無所謂。
  像這樣的情人,好就好在不會束縛彼此,像張紙巾般用過即丟,反正能再見上一面、也想要再見上一面的機會,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直到他找到一個和他極為相似的人,一個與他一樣,追尋著『自由』的定義的人。不同的是,那人全身上下,淨得如同一塊純白畫布,畫布上沒有紋上任何一筆圖案,就能夠被裱框、被隔絕在永恆的世紀裡。
 

  **

 
  「嗨,我昨天和我的朋友過來時,他把外套忘在這兒了。」
  刺青師從後頭的房間走出來,看見有個少年信步在店內晃著,他聽見了刺青師的聲音,便轉身對他這麼說。
  「……我記得。」刺青師對少年印象十分深刻,遂而露出謎樣的笑容,昨日少年來到店裡時,同樣的笑容也藏在刺青師複雜難辨的神情當中──
  「他刺了你的名字,對吧?」

 
  Mercy,是憐憫,在一個人走投無路之際給予的恩惠,竟也是這少年的名字,穆西。
  對刺青師來說,這是他跟穆西的第三次見面了,昨日是第二次,第一次的邂逅,刺青師懷疑穆西是否只記得酒精的後座力是多麼令人疲倦、麻木。

 
  「你怎麼知道那是我的名字?」少年有些抗拒。
  「如果那天沒和你在酒吧見過面,我也不會特別注意你朋友一個大男人為什麼要刺上『憐憫』這種字。」
  穆西是否想起他們兩人究竟在哪裡見過,刺青師無法從他閃爍的眼神裡讀出,他並不回答,只是冷淡應道:「我只想知道外套在哪。」
 

  刺青師指了指離穆西最近的躺椅,那件素色運動外套就掛在那兒,他拾了起來,低聲謝道之後,便匆匆打算離開,那步伐裡,似乎挾帶著一絲不自在──或許是因為刺青師的神情總像是在暗示穆西,他知道許多關於他的事……。
  「好吧,我沒有惡意──」刺青師開口澄清,他從店內後方趕到門前,欲把穆西留住,「我其實只是想說那名字很美……,
 

  「而你,也是。」刺青師用言語鋪張出來的網,已顯而易見,他輕輕勾起笑容,釋放著一貫的吸引力,「這麼美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會不記得?」

 
  他只記得他美,並不特別是那雙明眸或那片薄唇在刺青師腦中留下了印象,而是他整個人在不知不覺中型塑出來的觸手可及、捉摸不透,讓他覺得他美。
  「那就別再賣關子了,」穆西終究是轉過了身來,但仍然斂著那副不鬆懈的表情,「我們到底在哪裡見過面,什麼時候?」
 

  「上星期六,海岸酒吧。」刺青師達到了目的之後,便繞回工作桌後頭,緩慢的佈築他和穆西的故事。「有任何印象嗎?」
  「嗯……不,我不知道。」穆西模糊應著,開始在店內瀏覽著數幅掛在苔綠色牆上,向客人展示的刺青圖畫。這兒色調太暗太深層,要不是有那些躺椅旁的燈架,圖畫也難以看清。
  「我走進酒吧的時候,你就已經醉得不輕了。」而刺青師沒誠實說出來的是,尋歡獵豔是那天的行程。

 
  酒精,幻覺。
  其實穆西記得那種飄忽不定的興奮感,但在那種感覺底下,總是墊了許多令人難受而熬心的纍石;他靜靜聽著刺青師所說,彷彿那些辛辣的酒精又要從喉頭湧上來地嚥著口水。
  他並沒有那麼渾然不知,麥芽色的啤酒裡,他恍恍惚惚能看見刺青師的渾身上下,彷彿從衣領、袖口洩露出來,濃妝豔抹的彩繪。穆西雖不記得自己到底在他耳邊傾吐了什麼,總而言之他知道說了很多;與一個陌生人的情投意合沉入了杯底,而促使穆西放縱放肆的根本原因卻浮上了杯緣。
 

  他也在逃離,他也是個在自由城市裡困鎖自己的不自由人。
 

  「我叫作班尼托,你呢?」「穆西瑞亞,叫我穆西就好。」
  班尼托將頭撐在桌緣,散漫而放鬆的面向他今晚的目標,「所以,穆西,你到底幾歲啊?你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可以喝酒的年紀,你知道嗎?」
  「嗯,但包容與慷慨是這裡的作風。」惹了滿臉緋紅,從穆西嘴裡散播出來的口吻,卻意外的沉寂,彷彿一隻疲倦的雲雀,被酒水拍打後,再也展不起它翩然的羽絨。
  ──過度平靜,反而顯得那瓶酒壓抑著不能出匣的猛獸。

 
  「瞧你把自己折磨成這樣。今天過得很糟?」班尼托問。
  「倒也沒有,不過想喝一杯的衝動總是這樣,都說是『衝動』了,你很難預期的。」穆西微微仰頭,又飲盡一杯。
  酒精沉積在胃裡,像在胃壁上生成一張又臭又濁的膜,很不舒服。
  當班尼托問他是否常一個人自己來酒吧裡時,穆西回答不是,然而光那句簡單的回答,他已經覺得自己像個小孩一樣口齒不清。

 
  「你該不會是在等人吧?他還沒到你就要把自己灌醉?」
  「……」穆西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哦?不論你說的是誰,你得告訴他你不可能永遠是他的乖寶寶。」
  「……」酒精湧上他的腦門。
  「我們多多少少都很叛逆,必經的過程罷了。如此一來,也許才能夠控制自己吧──」

 
  「吧台後頭的酒保忙得很,忙著給你各種混搭過的玩意兒,好把你醺得沒知沒覺,他就能把你弄到手。」班尼托手中握著刺青槍,來回擦拭著,同時也望著仍在他店裡躊躇的那唯一一個客人,舔噬著眼裡的輕佻──原來,他當晚挑上的早已是別人的獵物。
  穆西走到牆前某一處,終於停下了他那漫無目的的腳步;牆上的圖樣是一朵梔子花,只有輪廓,而不上色;僅是骨架,卻有著飽滿的芬芳丰姿──好半天,他才輕嗤一聲,「拜託,那酒保認識我。」
  「你當時醉得不省人事,卻誰都不害怕,是嗎?」

 
  「總之,你說的話都像在打啞謎一般,呵,很難懂。但後來你說,你寧願在外頭陪一個陌生人聊天,也不願意待在那個像牢籠般的家;因為不論彼此說了什麼,都與對方無關。」班尼托笑著點了點頭,「我唯一能感同身受的,就是這句話。」
  他再次用一種安靜的步伐來到穆西身後,越過他的肩和他凝視著同一幅圖畫──「看上了什麼樣式嗎?」

 
  「你說,你在左腳底刺了個梔子花。」穆西毫無預警地轉過頭來,輕淺的笑容急促閃過他的嘴角眉梢──一個意在言外的暗示,暗示著當晚他仍有意識,儘管不情不願,他們兩人的記憶仍是在穆西內心深處存取了下來──
  他並沒有那麼渾然不知。
 

  「代表所謂的『永恆的愛情』都被你踩在腳底下。」穆西說,頭又轉了回去,仍緊緊鎖定那幀牆上的畫。
  「沒錯,有什麼問題嗎?」班尼托逼近了一步,與穆西的背影的距離立刻縮短。他欣賞著穆西頸上的紋路,任何一吋都逃不過他的眼,班尼托承認他沒有見過這般完美的皮膚,如此細緻、如此無瑕,彷彿一件高尚而極致的綢緞,由細針密縷去打造、縫製,成了一匹絕世難逢的珍品……。

 
  「你覺得如果是我,應該要刺上什麼?」穆西低沉而柔軟的聲音傳到他耳裡。

 
  班尼托發現自己想為這樣潔淨的皮膚作畫,非常想,強烈地想。
  因他沒碰過這樣的素材,他沒遇過一個沒有半點刺痕,卻如此傷痕累累的身軀,他也沒遇過一個儘管傷痕累累,卻如此完整而純粹的靈魂。
  想得太厲害,也就不想了,不想破壞那樣美好的一個少年。
 

  「讓我思考一會兒。」他的氣息凝聚在穆西耳後,像張網一般襲來,「你該刺什麼?」雙手在班尼托的想像中,已不安份地在對方肩上撫摸。
  班尼托想告訴穆西,當晚,他開口閉口嘴裡說的那個『他』,在班尼托耳裡聽起來,便是穆西身上早已刺滿了的印記。



─待續
─下章連結可點《02

/後記/
從去年九月就說要為穆西造個聲勢龐大的五百情人大坑
最近總算開始認命的填了XDDD(沒有五百那麼誇張
總之  情人的編號還會不會繼續變更  就請多多期待了^v^

刺青師這種職業不帶感也難啊ˊ艸ˋ  尤其加上了非裔or南美裔這類的血統
感覺情感跟慾望都可以更奔放更生猛一點罒v罒
腦海裡補了無限多個養眼猛烈的畫面但來到筆下好像就..........(掩面


相關作品-《不會長大的男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477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穆西|第三號情人|耽美

留言共 1 篇留言

Rinoa (閉關中)
很期待七妹填這個大坑啊!!
文章整體感覺給人一種清新恬淡的感覺
該怎麼形容呢,就是很喜歡七妹的每一個用詞與語句www

04-03 09: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mimeliss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Unde...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321232ㄤㄤ
繪圖更新 水著桐須老師(。ì _ 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