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瑪奇輕小說】退魔一課 22

作者:小妮子│2016-03-30 23:08:49│贊助:2│人氣:274
22-他們以外的故事-4




                        就在這樣不安的氣氛中,載著伊拉斯與愛莉亞的船到達了另一塊大陸。愛莉亞完全把事情拋在腦後,也許是天生的個性導致,她完全不把希莉茲的警告放在心上。看著愛莉亞跟水手們比賽喝酒,輕易的打敗三人,這讓伊拉斯感覺自己很像笨蛋。進入克拉港已經是秋末,吹來的海風足以讓人長眠不起。克拉港的模樣已經無法跟幾十年前做比較,以往作為大陸的大門,克拉港僅跟附近的附近的營地作為休憩與出發的準備地點。然而隨著移民到伊利亞的人數越來越多,大陸開拓的地方日漸增多之後,原本只是一個小營地如今發展成頗具規模的市鎮。不再是簡易的木製柵欄,而是由巨石搭建而成的城牆;風吹會揚起黃沙的地面,也鋪上了一片片石製地板;通往港口的道路,也建置了石梯。如果克拉鎮已經是伊利亞大陸上,王國勢力之中規模最大的城市。
        「那麼,接下來打算怎辦?」愛莉亞一邊用無法用優雅做連結的動作活動在船上待太久僵硬的身軀,一邊問著伊拉斯。伊拉斯放下背包,拿出事前準備的筆記本。由於這並非正式任命的調查團,因此不用期待什麼任務解說、分配,一切只能靠自己。許多人為了搶先,一下船就直奔城鎮尋找代步工具,如果只有愛莉亞一個人,她肯定會選擇這種方式。但凡事習慣計畫好的伊拉斯是無法接受這種方式的。
        「先到城鎮打聽消息,這是基本。」冷淡的聲音從兩人身後傳來,伊拉斯回頭看,希莉茲面無表情的站在那。經過一個多月的休養,希莉茲已經不再需要倚靠拐杖,但走路能有些不方便。愛莉亞上下打量了一下希莉茲,摸著下顎問著。
        「你不是不想幫忙嗎?」自從那次談話之後,別說討論任務,連對話都不曾有過的希莉茲卻在這時候又找上伊拉斯與愛莉亞。
        「老實說,我是很想現在就搭上船,回去杜巴頓。」希莉茲抓了抓頭。
        「但仔細想想,就算回去也不一定安全,誰知道那些怪物還有多少?會不會出現?而且……」希莉茲停頓了下,眼神不停在伊拉斯與愛莉亞身上遊走。
        「而且?」看著希莉茲說話說一半,伊拉斯催促著。
        「而且我就這麼走了的話,老約翰跟喬就白死了。對那些怪物的迷一天不解,天知道還要犧牲多少個像是老約翰跟喬一樣的人?」在經歷那浩劫之後,希莉茲並不想浪費自己的生命,他原本真的打算一到克拉鎮,立刻返航。然而在船倉之中,夜深人靜之時,周圍一切都安靜下來,白天吵鬧的景象不再,沒有冒險者與冒險者之間無聊的爭鬥打鬧、沒有船員與冒險者之間的吹牛歡笑,當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希莉茲問著自己,這樣可以嗎?就這麼一個人活下去。在即將入港的前一晚,希莉茲夢到了以前,喬剛到這單位的時候,受到眾人欺負,年資最老的老約翰第一個跳出來制止。
        「笨蛋,你們這樣把人家趕跑了,誰跟我們賭上一把?」隔天開始大家都變得對喬非常好,但那個月開始喬的薪水再也不夠用。
        「老約翰!你也太詐了!」
        「嘿,我剩下沒多久就要退休了,總得給我一些老本吧。」警備隊的生活就是喝酒、賭博,有時處理一下再杜巴頓周圍亂來的魔族,以及喝酒醉發酒瘋的冒險者。希莉茲笑著。希莉茲哭著,睡夢中,他夢到以往的日子。當然希莉茲沒有說這些,但對於伊拉斯來說這已經足夠。伊拉斯闔上了書本。
        「那麼,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叫伊拉斯,這位是愛莉亞。」伊拉斯伸出手,希拉茲看了一下,那雙手纖細的像是女孩子一般。
        「希莉茲,希莉茲‧薩哈拉。」兩人握起了手,一旁的愛莉亞笑著跳了起來,勾住兩人肩膀,胸部更壓在兩人背上。
        「那麼,希莉茲,說到冒險我們經驗恐怕沒有多少,畢竟我們才剛成為賞金獵人。」
        「我一輩子都在幹警備隊,冒險這檔事與我搭不上關係。但問情報的話,我到知道該往哪走。」希莉茲跛著腳,穿越了兩人之間,原警備隊、原銀行助理、原騎士團小組長,就這麼踏上屬於他們的故事。

        三人前往的地方是醫療所,這讓伊拉斯與愛莉亞相當疑惑。伊拉斯拍了拍希利茲的肩膀,由於腳不太方便,希利茲只有回過上身。
        「雖然我不太清楚,但一般詢問情報不是應該前往酒館或是公會之類的地方?」伊拉斯剛說完,就發現希利茲用看垃圾一般的眼神,看著自己。
        「你是白癡嗎?如果是ㄧ般情況的話,你覺得會有人遇到那種怪物之後還能安然脫身,然後到酒館炫耀他的奇遇嗎?」被希利茲這樣一說,伊拉斯整個臉紅了起來,如果一開始是他安排的話,他們的確打算前往酒館或是公會。愛莉亞在一旁拍了一下伊拉斯,用嘲笑的臉看著伊拉斯,伊拉斯倒抽了一口氣。
        「……想直接殺出去找的傢伙沒資格笑我。」

        克拉鎮的醫療所並不像歐拉大陸的醫療所是用磚頭或是雕刻過的石頭搭建,僅是簡易的木造房屋。其實靠近海岸的克拉鎮用木造房子是相當差的選擇,但對於克拉鎮來說這是不得不的選擇,即使是處於歐拉大陸與伊利亞大陸的入口,克拉鎮並非直屬於歐萊克王過的領土,王室的內政並無法干涉,因此是無法提供資金做為城鎮修建。這城鎮的一磚ㄧ瓦,都是冒險者或是住在這的居民自行搭建而成的。在沒有經費的情況之下,自然資源豐富的伊利亞大陸,木屋便是首選。ㄧ走進醫療所,霉味便撲鼻而來,不算大的空間之中擺滿了病床,除了每張床都躺滿傷者以外,甚至連地上也鋪上不是很乾淨的布來安置沒有病床的人們。走進醫療所的三人發愣著,眼前由如身處戰場般,完全無法置信。伊拉斯叫住了某位醫護人員。
        「這是怎麼回事?」那名醫護人員看了ㄧ眼伊拉斯的臉,又看了一下他的服裝,最後看了伊拉斯身後的兩人ㄧ眼。
        「歐拉大陸來的?難怪對這景象感到意外,這已經持續幾個月了。」伊拉斯訝異著看了周圍ㄧ圈。頭上纏繞著繃帶的傷者,痛苦的躺在床上,繃帶上甚至滲出血漬;斷了手臂的另一名傷者,像死了ㄧ般的躺在病床上,如果不仔細看甚至看不出來她胸口的起伏;全身沒有一處沒有繃帶的傷者扭動著,一旁的醫護人員緊張的壓住他的身軀,卻依舊無法阻止。
        「哇……這跟某次騎士團出任務時候遇到魔族突襲的狀況一樣。」愛莉亞驚嘆的說著。
        「是遇到魔族襲擊嗎?」伊拉斯跟著剛才的醫護人員問著,對方一邊拆下某位傷者著繃帶,換上新的,一邊用不耐煩的口氣回應。
        「看你們的樣子是冒險者之類的,別再出去送死,增加我們工作。」隨後那人便不再理會伊拉斯,往另一名傷者走去。
        「太、太沒禮貌了吧!」伊拉斯費了一番功夫才拉住想衝上前的愛莉亞。
        「別給人製造麻煩。希利茲,你的方法行不通。」伊拉斯轉頭說著,卻發現希利茲看自己的眼神更差了。
        「放著當事人不問問旁邊的,我覺得你需要留下來包紮ㄧ下腦袋。」不理會將怒氣轉到自己身上的愛莉亞,希利茲看了ㄧ下周圍,往ㄧ個看起來傷不是很重的人走去。那人右眼與左手纏著繃帶,以靠著牆壁做在乾硬的地上。當希利茲走到自己面前停下好一陣子,那人才緩緩抬起頭,看著希利茲。
        「我叫希利茲,想問你一些事情。」對方看著希利茲的左眼空洞的像是看不見一般,許久之後才低下頭。
        「……找我……做什麼……」伊拉斯跟愛莉亞互看了一眼,希利茲則指著自己的右腳與舉起還綁著繃帶的左手。
        「我想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跟我是ㄧ樣的。」那人突然猛然抬頭。

        「你相信他說的嗎?」三人離開醫療所之後,在克拉鎮的北門附近,一間小酒館中。由於克拉鎮屬於相當年輕的城鎮,警備機制並不完善,僅有幾名居民以及較年長的冒險者擔任警備工作。然而他們現在正聚集在北門,與跟伊拉斯等人一起來到這的其他賞金獵人們爭論著。
        「看到這場景很難不相信吧?難道整個城鎮再跟我們開玩笑嗎?」根據希利茲在醫療所問到的那名傷者,他也是賞金獵人,但比較趨近寶藏獵人。寶藏獵人是賞金獵人的其中一種選擇,他們不會到公會接洽任務,而是到伊利亞大陸進行探險,走訪人煙稀少、尚未印上人類足跡的祕境。這不是那人第一次進行探險,實際上他與同伴一共五人,在這伊利亞探險已經數年了,他們清楚哪裡是還沒有被挖掘的寶地,也清楚哪裡是不可碰觸的地雷。一如往常的選擇目的地,他們這次打算前往卡魯森林遺跡,在遺跡深處的發光石像,現在是有錢人們的裝飾品潮流物之一。他們順利的只花了半個月就到達卡魯森林,並在一星期內找到遺跡,前往遺跡身處的過程也相當順利,沒遇到太強悍的怪物。但就在一行人認為事情會這麼順利下去之時,他們卻遭受了攻擊,來自……隊友的攻擊。
        「單手扭斷脖子、刺穿胸膛,這種難以相信的事情,你們……是無法體會的。」希利茲一下子又回憶到了過去。不,那無法稱為過去,每晚都繪夢到變成肉泥老約翰,與攔腰被打斷的喬。希利茲握緊了雙手。伊拉斯一時間無法說什麼,他看了一下北門,為了任務而來的賞金獵人正與負責看守北門的人們爭論著。

        遠在另一塊大陸,杜巴頓市當中,賞金獵人聯合公會會長室,堆的比人還高的文件海之中,勞洛正看著窗外。杜巴頓市的今日艷陽高照,萬里無雲。
        「那麼……會剩下多少人活著回來……又能得到多少情報呢……」勞洛在挑選這任務的人選並非隨意挑選,為了增加成功率,他有慎選許多他認為生存機率高的對象。這次任務並非殲滅、對決、征伐,僅僅是調查,但清楚靈擁有的力量的勞洛,實在無法用樂觀的角度去看整個任務。他很清楚,這些人只是代替退魔一課付出生命的存在。勞洛微微抬起頭,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
        「雪拉……我這麼做……是對的嗎?」

        「想這麼多沒有用啦!直接出去找吧!」愛莉亞拍了一下桌子站起,用堅定的語氣說著。
        「外面可是受詛咒之地喔?靠近的人可是都會發狂攻擊旁人呢。」伊拉斯苦笑的說著,這是目前克拉鎮流傳的故事之中最廣為被接受的說法。傳言中,過度拓展的人類引起了女神的憤怒,因此對伊利亞大陸下了詛咒。
        「只要離開城鎮的人都會發瘋嗎?會相信這種鬼話的傢伙才真的瘋了。」希利茲冷冷的說著,伊拉斯與愛莉亞同時笑了出來。
        「沒辦法了。」伊拉斯站起。
        「就依照隊長大人的命令吧。」看著兩人的決意,希利茲知道自己再說什麼也沒有意義。
        「那我留在克拉鎮,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情報吧。」目前的方向,無法與沉默的七魔得到直接關係,但也沒有理由放棄這條路。伊拉斯在與希利茲道謝過後,穿過了人們依舊爭論的北門,在警被人員來不及阻止之下,離開了克拉鎮。

        離開克拉鎮第一個面對的,就是廣大的梅茲平原。梅茲平原位於伊利亞大陸拉諾地區的中央,北邊有著高聳的努比斯山脈,難面有著卡比峽谷隔開的莫尤沙漠,是塊長條狀,由東北往西南蔓延的廣大草原,而克拉鎮就位於梅茲平原最西南方靠近海岸邊的位置。
        「哇……看不到盡頭耶……」一望無際的草原,看過去只能看到消失在地平線上的景象。
        「還好你先租借了馬匹!」廣大的伊利亞大陸,如果徒步行走,恐怕需要數個月才能穿越這個平原,負責各城鎮貿易的商人工會,在江貿易點拓展到伊利亞大陸之後,同樣將代步工具的租借引進伊利亞大陸。伊利亞大陸擁有豐富的資源,能擔任運送的動物也相當多。其中拉諾地區,野生馬與野生鴕鳥更是相當受歡迎的存在。伊拉斯將背包以及攜帶的物品掛上馬,輕鬆躍上馬背,卻發現愛莉亞卡在馬鞍上。
        「哈哈哈哈哈──!」
        「還、還笑!還不來幫我!」愛莉亞的身高時在不足以跨上馬,由於兩人趕著離開,無法仔細挑選適合的馬匹,才會發生這種狀況。伊拉斯一邊笑著,一邊下了馬,走到愛莉亞身邊,抓著愛莉亞的腰,推上了她屁股。直到拉蒂卡升起為止,兩人不停的在原野上奔馳,由於沒有確切目標,伊拉斯決定先到離城鎮遠一點。第一天晚上在平原上紮營,愛莉亞到試一躺下就呼呼大睡,剩下伊拉斯無奈的守著營火。梅茲平原可以說是伊利亞大陸上危險性最低的存在,不外乎是因為他是歐拉大陸前來的人們最少涉足的地方,但即使如此,伊拉斯也無法不進行守夜。這晚,除了叫醒愛莉亞時候被踹了一腳以外,很平靜的度過。第二天在奔馳了一整天之後,兩人來到位於梅茲平原中心處的小營地。這地方原本只是商人們的聚集點,由梅茲平原挖出的遺物,會在這裡第一時間就鑒定並由商人收購,這是方便寶藏獵人們不必帶著未知價值的物品回到營地,久而久之就形成一個營地。彈與克拉鎮比起,這小營地明顯冷清許多。受詛咒的傳言影響願意探險的人數,最直接衝擊的便是類似這種的聚集地,又或是整個伊利亞大陸都受到相當大的影響。伊拉斯痛苦的下了馬,他感覺腰部以下已經失去知覺,反到愛莉亞完全沒有任何變化。伊拉斯雙手揉著自己腰部。
        「簡直……要死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妳、妳做什麼啊!」伊拉斯正揉著自己的時候,愛莉亞突然從後方伸出雙手抓住了伊拉斯的腰,讓伊拉斯癢得受不了。
        「喔──原來你怕癢──?」愛莉亞用很不懷好意的口氣說著。
        「等、等等!走開!」在周圍人灼熱的眼光之中,兩人進行了很無意義的打鬧。這營地同樣沒有問到什麼有用的情報,大多人一邊回答問題,一邊用眼神盯著愛莉亞的胸部看。
        「沉默的七魔?我知道我知道。」一名冒險者說著。
        「真的嗎?那請告訴我吧?」愛莉亞開心的說著,但對方卻不曾把眼睛從愛莉亞偉大的胸部上移開。
        「嘖嘖,我這人真是健忘,我不太記得了……不過讓我摸個兩下,也許我會想起來……」一邊說著一邊伸出雙手往愛莉亞的胸部靠近,伊拉斯掩面,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愛莉亞在對方即將碰到自己之前,瞬間伸出右手抓住了對方的下體。
        「哇啊啊啊啊──!」
        「我希望你盡快想起,否則我會忍不住扯下來!」
        「嗚喔喔喔!」愛莉亞語畢再度施力,伊拉斯看到這場景,不自覺得夾緊雙腳。
        「派、派克知道,我聽他提過,聽他提過!」
        「早說嘛,想起來就好。」愛莉亞鬆開了手,對方就護著下半身,倒了下去。周圍看來是這人的夥伴正抓著武器站起,卻看到伊拉斯伸出一隻手。
        「別看她外貌這樣,她可曾經是騎士團小組長。」同伴們愣了一下,在看到愛莉亞的笑容之後,紛紛撇過頭,扶起自己的同伴,快步離開了酒館。說是酒館,其實也只是搭起的一個大型帳篷,由酒桶與木板搭起的吧檯,以及免搶當作椅子的小圓桶。由於這個騷動,伊拉斯覺得繼續待在這營地已經沒有意義,決定離開。不顧引起這騷動的愛莉亞意見,伊拉斯抓著愛莉亞的頭回到了行李處。根據冒險者們『好心』的情報,那名名叫派克的男子似乎是經常探勘遺跡的寶藏獵人之一,與其他寶藏獵人不同的是,他總是習慣一個人進息冒險。在伊利亞大陸這難以預測的地方,一個人行動是相當愚蠢的。由於地廣,發生意外的話,如果沒有其他人幫忙,幾乎都是死在野外,也由於冒險者與整個大陸的比例無法平衡,想遇到路人更是困難,因此大多冒險者、賞金獵人,都會選擇多人一組進行探勘。就當伊拉斯摟著愛莉亞的腰幫助她上馬的時候,愛莉亞突然抓住了伊拉斯的手腕,伊拉斯就這樣維持著抱著騎在馬上的愛莉亞的動作。
        「欸,我好奇問一下,你們男人,都這麼喜歡胸部?」愛莉亞的發問讓伊拉斯不知道怎回應,被抓住的手又收不回來。伊拉斯嘆了口氣,用相當認真的表情回應愛莉亞。
        「那你看異性第一眼看哪裡?」愛莉亞思考了一下,緩緩才回應。
        「廚藝?」
        「……我都不知道該怎吐槽那種東西妳要怎看到,還是妳選擇對象竟然是以食物為主。」天空陰了起來,依照這種速度,恐怕明天天氣會開始變糟糕。伊拉斯也清楚這點,經由常跟派克交易的商人情報得知派克的大概位置,兩人便在回黃昏之中奔馳。

        「嘩啦啦啦啦──!」如同預期一般的下起傾盆大雨。淋濕的兩人將帳篷搭在一棵樹邊,且架的相當高,目的只是遮雨,由於這種天氣,一身濕是無法好好休息,甚至可能會因為失溫而在睡夢中死去。鋪上了另一個帳棚當作墊子,伊拉斯背對著營火,脫著皮甲與理面的衣服。努力擰乾之後,掛在一旁。但當伊拉斯回過頭時候,卻看到愛莉亞同樣裸著上身,拿著毛巾擦拭身子。伊拉斯愣著盯著愛莉亞的臉看,愛莉亞則很自然的回看著。
        「幹嘛?」
        「哇啊!」聽到愛莉亞的疑問,反而是伊拉斯發出大叫。
        「妳妳妳妳妳、妳才在幹嘛啊!」伊拉斯一邊轉過身軀,一邊大喊。
        「哈?跟你一樣,把身體擦乾啊。」愛莉亞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剛才的動作。
        「妳都不會害臊啊!」
        「要害臊什麼?我們不是早就把彼此看光光了嗎?」
        「那是小時候啊!」伊拉斯回過頭,卻又看到愛莉亞毫無遮掩的上身,又撇過了頭。愛莉亞放下毛巾,走到了伊拉斯的前面,雙手插腰,彎著上身。
        「像個男人,大方一點好嗎?」
        「妳才要像個女人一點啦!」兩人對視著,經過一陣沉默,伊拉斯突然覺得自己很像笨蛋,他嘆了口氣,從包包拿出另一塊毛毯,丟到愛莉亞臉上。
        「快弄一弄去睡吧妳。」
        「是~是~等我吃過晚餐。」淋雨有點失溫的愛莉亞批上毯子,回到剛才的位置,開始脫下褲子。伊拉斯探了口氣,拿起鍋子準備起食物。晚上,一如往常由伊拉斯先守夜,愛莉亞睡在螢火的另一邊。伊拉斯看著側睡的愛莉亞捆的緊緊的,難以想像剛才她竟然就全裸在自己面前吃著晚餐。吃完還想就直接躺下休息,在一拉斯的堅持之下才不甘願的擦了擦臉。伊拉斯甩甩頭,希望剛才的景象從腦袋中遺忘,然而一看到愛莉亞的睡姿,以及罩著她身軀的毛毯,就會想到毯子下的她是一絲不掛的。伊拉斯奮力轉過頭,他覺得今晚一定很難睡。隔天一早,天空依舊陰暗,但已經不再下雨。伊拉斯緩緩睜開眼睛。眼前的營火已經熄滅許久,甚至連白煙都沒有。伊拉斯猛然睜開雙眼,依照昨晚輪排的計畫,自己應該是最後一個守夜直到帕拉魯升起,但自己卻睡到現在。伊拉斯正擔心是不是愛莉亞發生什麼事情無法叫醒自己,遇起身,卻發現一雙溫熱的手,抱著自己。伊拉斯緩緩拉開毛毯,先入眼的是愛莉亞凌亂的短髮,這時身體傳來的觸感正一一提醒自己──愛莉亞抱著自己。
        「哇啊!」這天,又是在伊拉斯的大叫中開始。伊拉斯後退爬出了毛毯,被弄醒的愛莉亞緩緩撐起身子,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問著。
        「幹嘛這麼吵啊……」
        「妳妳妳妳妳!妳為什麼在我的毛毯內啊!還、還是!」由於撐起的上身,毛毯滑落,毛毯下愛莉亞依舊全裸狀態。
愛莉亞低頭看了一下自己身軀,又抬起頭打了個大哈欠。
        「昨天晚上要叫你起來時候,一拍到你肩膀,哈啊──發現,你好暖,抱起來一定很好睡,就不自覺睡到現在了。」伊拉斯不知道該怎回應愛莉亞的話。
        「先、先穿上衣服啦!」
        「好啦好啦。」愛莉亞緩緩起身,伊拉斯趕緊轉過頭。拿著底褲的愛莉亞露出嫌惡的臉。
        「還是濕的……」
        「這不是當然的嗎!」背對著的伊拉斯大喊,愛莉亞相當不以為意。
        「你在激動什麼啊,以前不常常這樣嗎?」從小就相當勇敢的愛莉亞並不怕黑也不怕鬼怪什麼的,但卻很怕冷,小時候兩人也常依偎著對方對方而睡。
        「這不一樣啊!」
        「哪裡不一樣?」剛穿上內褲的愛莉亞抓著內衣對著背對自己的伊拉斯問著,但伊拉斯沒有回應。遲鈍的愛莉亞在這時候也查覺了……
        「等等……等等……你……你……該不會……」伊拉斯沒有回過頭,但皮膚比愛莉亞還白的他,看不到的表情卻能勉強看到泛紅的臉龐。愛莉亞突然感覺一股暈眩,才發現自己臉也跟著脹紅,她摸著自己發燙的雙臉。
        「不、不對,為、為什麼,不對……」由於暈眩而跌坐在地上,聽到聲音的伊拉斯趕緊回頭表示關心。
        「沒事吧?」愛莉亞看著伊拉斯,卻看到伊拉斯緩緩移開雙眼,才想到自己還裸著上身。
        「不要看!」「沒看!我沒看!」

        這瞬間,一切都變了樣,愛莉亞發現自己很注意伊拉斯的視線,只要伊拉斯看向自己,就感覺被看穿一般,脹紅的臉甚至讓她無法好好思考,好幾次差點從馬上摔下。
        「妳真的沒事?」
        「沒有!」伊拉斯的關心更讓她在意。早上的問題,伊拉斯沒有正面回應,但正因為這樣反而也讓愛莉亞不知道該怎面對。但每當伊拉斯鼓起勇氣一般的說起。
        「其實我……」「天氣真好呢!希、希望不要下雨了!」又或是。
        「自從妳……」「啊、啊!不知道那個名叫派克的傢伙會在哪邊呢!在哪邊呢!」一整個上午,這種狀況一再發生。愛莉亞無法好好回應伊拉斯,所以只能用這種方式應對。她還不清楚自己到底怎想。直到最後伊拉斯實在受不了。
        「愛莉亞,請妳聽我說。」伊拉斯將馬拉到愛莉亞的前方擋住,用相當嚴肅的表情與口氣對著她,兩人四眼交加,愛莉亞馬上又感覺到自己的臉正在發燙著。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許從小時候就是,只是我沒有注意到。自從妳離開了村子之後,我才發現我多麼重視妳;當妳回到村子……回到我身邊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都麼……愛妳。」沉默,像是孤獨的野獸,侵蝕著兩人。栩栩吹過的風聲,搖曳的樹枝,甚至遠處的動物叫聲,都清楚的傳到兩人耳畔。看到愛莉亞沒有回應,伊拉斯壓抑著無法忍受的疼痛,擠出聲音。
        「我希望妳給我答案。」微微低下頭的愛莉亞看不到雙眼,她直到相當久,直到伊拉斯快忍不住再次催促之時。
        「愛莉亞,我……」
        「血……」
        「咦?」愛莉亞猛然抬起頭,露出堅定的臉龐。
        「那方向傳來血的味道!」愛莉亞拉了一下韁繩,奔馳而去。
        「等、等等!」伊拉斯趕緊追上已經跑遠的愛莉亞,但心中卻有一種疼痛感。

        兩人奔馳了一段距離,不知不覺已經靠近卡比峽谷。地形開始高低起伏不定,這時愛莉亞停了下來,後面跟上的伊拉斯緩緩喘著氣,這才注意到愛莉亞看的方像。遠處,數十公尺外,攏起的巨石有一個洞穴。愛莉亞掩著鼻子。
        「從裡面傳來的。」愛莉亞跳下馬,伊拉斯跟著下馬,並把兩人的馬匹綁在一棵樹上,轉過身子,愛莉亞已經抽出劍。伊拉斯同時拔出後,跟了上去。接過伊拉斯給的火把,愛莉亞往洞窟內走去。洞窟並不深,血腥味卻相當濃,除了火把劈哩啪啦的燃燒聲,還能聽到某種啃咬的聲音。當走到一定距離之後,愛莉亞注意到前方有一對發亮的眼珠,她將火把往前伸去,火光中,出現某種狼類的存在,深棕色的毛,巨大的牙齒,但比起歐拉大陸的狼四肢短上許多。
        「吼……」那是被稱為土狼的存在,再伊利亞大陸算是相當常見的族群。土狼發出聲音警告一般,嘴上卻滿是鮮血。愛莉亞掩著口鼻,火把往下照去,卻看到殘缺的屍體,而從屍體上破碎的衣服皮甲看來,那是人類……愛莉亞將火把丟給伊拉斯,伊拉斯差點沒接好,而僅僅這瞬間!愛莉亞往前跨出兩步,再土狼即將攻擊瞬間,畫過了土狼的脖子,鮮血直直噴出,土狼無力的倒下。伊拉斯沒有多說一句,直到土狼完全沉默之後才靠近,愛莉亞擦拭著武器,伊拉斯則把火把插在地上,檢視著勉強能稱為屍體的殘骸。但當愛莉亞收起武器時候,伊拉斯卻露出頭痛表情。愛莉亞湊過身子,看到伊拉斯手中拿著一張證書。
        「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不幸,這就是我們要找的派克。」賞金獵人公會認證的證書兩人是不會不知道的,才剛成為賞金獵人沒多久的兩位相當清楚這張一點也不華麗甚至沾著些許血跡的紙張代表的意義。尤其現在上面印著的名字。
        「也許是剛好同名的人?」愛莉亞說著,但她自己也覺得不可能。
        「啊啊,線索又斷了。」愛莉亞站起,但伊拉斯卻繼續翻著派克的遺物,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本筆記本,伊拉斯順著火的位置,勉強看了幾頁。這時,卻聽到奇怪的聲音。伊拉斯闔上筆記本,抓起放在一旁的劍,愛莉亞也同樣警界著,卻再洞窟更深處,發現出生恐怕只有一小段時間的幼狼,也許是肚子餓,又也許是知道親人已經去世,牠無力的發出聲音。愛莉亞與伊拉斯互看了一眼。
        「這……怎辦?」愛莉亞詢問著,伊拉斯探了口氣。伐木場也常發現狼的巢穴,再殺掉負責照顧幼狼的雙親之後,無法獨自存活的幼狼,理所當然會一起被奪去其生命。伊拉斯嘆了口氣。而愛莉亞則清楚了伊拉斯的意。
        「凹嗚!」這成了幼狼最後的聲音。

        兩人走出洞窟,帕拉魯已經從烏雲之中露出許多,相當刺眼。伊拉斯不自覺得掩住了直射眼睛的陽光。愛莉亞跟在後方走出來,但愛莉亞卻在這時候感覺到不對勁,愛莉亞猛然抬頭,卻看到利牙出現在眼前,早已習慣戰鬥的愛莉亞伸出劍鞘檔住這血口,伊拉斯這才察覺有生物從洞窟存在的巨石上方跳下攻擊愛莉亞。愛莉亞順勢抽出劍,朝著對方畫出數劍!再對方落地之時,身上已經無一塊是完整的。然而對方並沒有撲向前的意圖,就向只是要趕走兩人一般。愛莉亞檢起掉落在一旁劍鞘,轉身離去。經過伊拉斯的時候,伊拉斯緊張的問。
        「不要緊嗎?」
        「我已經給牠致命傷了,牠活不久了。大概是公狼吧。」甩了甩劍,愛莉亞頭也不回的說著。但伊拉斯一附受不了的樣子。
        「我是說妳啦!」這大喊讓愛莉亞又想起什麼似的臉紅著臉。但這次她沒有逃避,只有緩緩回過頭,笑了一下。遠處,勉強站著的土狼在確定入侵者都離開之後,拖著滿是鮮血的身軀,往洞窟內走去。

        兩人在牽著馬離開洞窟之後好陣子,愛莉亞才伸著懶腰一般,高舉右手,左手則在後腦扶著右手上臂。
        「現在怎麼辦?回去克拉鎮找希莉茲嗎?」愛莉亞一邊走著一邊問,但沒聽到伊拉斯的回應。她回過頭,看到伊拉斯翻著剛剛從遺體帶出來的筆記本。
        「我想,還是有線索的。」伊拉斯看著某一頁說著,隨後把筆記本轉過來面對愛莉亞。破爛且沾滿烏漬的紙張上,清楚著寫著『沉默七魔=>卡魯森林?』的字樣。伊拉斯放下筆記本,與愛莉亞對上了眼,愛莉亞一下子又臉紅了起來。
        「我……」
        「我不知道啦!」在伊拉斯開口之前,愛莉亞搶先說了。
        「我……不知道啦……給我一點時間思考……」愛莉亞越說越低下頭,伊拉斯則深深吸了口氣,聽著愛莉亞的話。
        「我……頭腦不好,又不常動腦……我不知道會想多久,但是……拜託……給我點時間……」看著愛莉亞如此困擾,伊拉斯也清楚了。
        「我知道了,走吧。卡魯的路途還相當遙遠。」伊拉斯牽著馬經過了低的頭呆站的愛莉亞,愛莉亞不清楚自己到底怎看待伊拉斯的,兩人從小就一起生活,雖然有著各自的家,兩人個性不同,做事方式也相當不同。但也因為這種極端般的,兩人相當習慣彼此的存在,就像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如果答應了,會不會破壞了這之間的平衡?愛莉亞不知道。
        「我才是……笨蛋。」愛莉亞牽著馬,跟上了有些微距離的伊拉斯。

        接下來的三天,兩人奔馳在沙漠上。馬匹是無法在沙漠上奔跑的,因此兩人在位於卡比峽谷的貿易所租借了另外的工具-鴕鳥。鴕鳥坐起來比起馬匹更不舒適,重心較低,且踏步的鴕鳥衝擊會到脖子以上。但為了趕路這沒有辦法。這幾天,伊拉斯還是跟平常一樣,準備各餐餐點,替愛莉亞收拾東西。有時候遇到一些襲擊自己的魔族或是動物,兩人又能展現絕佳的默契。反倒是愛莉亞開始在意起伊拉斯,不時看著伊拉斯的側臉。她以前沒有注意到,伊拉斯的五官算是相當俊俏,看他在村莊時候時常被告白,雖然伊拉斯當時總是不正經的應付。伊拉斯有時候也會對自己有這些行為,然而自從那時候,自從聽到伊拉斯對自己的想法之後,愛莉亞總會對這些有過多的聯想。而困擾愛莉亞的事情不只有這些。愛莉亞回過頭盯著後方,前方的伊拉斯沒回頭也知道又來了。
        「又感覺到那個視線了?」
        「嗯。」這幾天,愛莉亞一直感覺到有股不懷好意的視線,盯著自己。但每當她回頭或是查看的時候,卻又找不到。伊拉斯說是自己想太多,但愛莉亞的第六感一向相當準確。
        「不然要不要再抱著我睡?」
        「誰、誰要啊!」
        「開玩笑的啦!幹嘛拔劍?」這類的事情這幾天一直上映,愛莉亞簡直快瘋了。而就在愛莉亞快崩潰的時候,兩人到達了卡魯森林,同時,天空又開始轟隆隆作響。

        「老天,這雨還要下多久?」伊拉斯念著,拉了一下斗篷。
        「別抱怨了,你又不是第一次出來了。」走在一旁的愛莉亞緩緩說著。
        「喔~~我感覺我體溫降低了,來幫我取暖吧~~」伊拉斯緩緩靠近,愛莉亞則發出警戒一般的動作,甚至拔出了劍!
        「滾開!別逼我砍了你!」
        「開玩笑啦!開玩笑的!誰敢惹前騎士團小組長!」兩人已經將鴕鳥還給位於卡魯森林與莫尤沙漠交界處的貿易所,進入森林之後不論什麼都不太方便,高聳彷彿穿過雲霄的巨大古木,是無法看到頂端的,在森林之中彷彿永遠都是黑夜一般,帕拉魯的光芒無法穿透,僅能勉強從一些樹葉間的隙縫射入,而滿是枯葉的地面也無法清楚是否能踏,因此沒有任何可以在這行走的代步工具。兩人撿了一根粗壯的木頭當拐杖,一邊探路,一邊吃力地走著。伊拉斯對於剛才的玩笑,似乎不以為意,但對於愛莉亞的反應,他覺得大概已經沒有希望。伊拉斯突然停下腳步,愛莉亞在走了幾步之後才察覺。
        「怎了?」
        「我想,妳就忘了那件事吧。我們就維持跟以前一樣,一直這樣吧。」
        「咦?」伊拉斯想笑,可是有一種壓抑住喉嚨的感覺,他感覺現在自己的表情一定很糟糕。愛莉亞花了點時間才意識到伊拉斯所說的,她慌忙地揮著手,正想解釋。
        「不、不是的,我只是……」但這時伊拉斯卻突然奮力推開了愛莉亞,愛莉亞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上。
        「你、你做什麼啊!」跌坐在地上的愛莉亞抬頭,卻發現伊拉斯跪在地上,雙手緊抓著自己雙臂,咬著牙,非常痛苦的樣子。
        「伊拉斯……?」伊拉斯的身軀劇烈顫抖著,愛莉亞伸出手想觸碰。
        「哎呀,想不到來這邊也能碰到同伴的誕生呢。」愛莉亞迅速站起拔出了腰上的劍,背對著伊拉斯。自己的身後,哪時候出現一名年輕女子都不知道,這讓愛莉亞相當訝異與害怕。自己實力雖然不能算是頂尖,但好歹也是騎士團小組長以上的位置,但眼前這個罩著斗篷,裸足的女子卻能輕易接近自己背後。
        「伊拉斯!伊拉斯!你沒事吧!」愛莉亞的劍對著眼前的女子,女子散發出來的氣息讓愛莉亞無法將當歸為善類。但這時候,愛莉亞最在意的依舊是狀況不明的伊拉斯。
        「快……」許久,背後才傳來伊拉斯的聲音,愛莉亞劍依舊對著前方,但卻回過頭看著。
        「伊拉斯!」但伊拉斯卻沒有好轉一般的,他緊抓著上臂的雙手甚至到出血的狀況。
        「伊拉斯……?」
        「快……離開!」緊咬著牙齒發出聲音,讓愛莉亞的不安更深。
        「啊啦,好像是不怎樣的本體呢。啊啊,這種廢物還是……」一雙纖細但慘白的手,從愛莉亞的臉龐旁邊伸向了伊拉斯,那手,傳來無法置信的血腥味,愛莉亞揮劍由下往上劈砍!劍卻在撞到對方的手臂瞬間停住!愛莉亞沒有時間驚訝,她維持著動作,一腳踹向女子,一個後翻,拉開了兩人距離,同時把伊拉斯往後拉到身邊。完全失去力量般的伊拉斯異常沉重,愛莉亞僅能拉開一小段距離。愛莉亞站著,呼吸有點凌亂,並非激烈運動導致,而是賦予在精神上的壓力讓她無法控自自我。那女子維持著被踹過的樣子,許久才站直身軀,愛莉亞這才發現女子斗篷下完全沒有任何衣物。
        「很痛耶,我對妳沒有興趣,就這麼想找死嗎?」那女子的聲音平淡,卻有著難以想像的壓迫感。面對女子怒視自己,愛莉亞吞了口口水。
        「妳,對伊拉斯,做了什麼!」調整著呼吸,愛莉亞問著。伊拉斯依舊躺在地板上,捲曲著身子,彷彿不想讓什麼東西跑除來一般。女子笑了,裂開直到耳際的嘴讓愛莉亞更無法相信那是一名普通人類。
        「哈哈哈哈哈!真是愚蠢的白痴,我沒時間浪費在妳身上了。安心地去死吧。」女子低下頭說著,周圍的黑暗彷彿擴散一般遮住了全部空間,愛莉亞的劍劇烈晃動,但她依舊緊握,她深信,如果放下了劍,伊拉斯會死在自己面前。她咬著牙,吃力的站著。這時候的愛莉亞,腦中只想過一個名詞。
        「沉默的……七魔……」剎那間,壟罩的黑暗消失了,一切又回復到吵雜又陰暗的森林。
        「哎呀,妳竟然知道我是誰呢?啊啊,原來如此,是退魔一課的先鋒啊。真糟糕呢,沒有『那個人』的命令,不能隨便與你們交手。」原本像是被壓力支撐的愛莉亞又再次跌了下去,女子緩緩靠近,愛莉亞卻連舉起劍的力氣都沒有。
        「放心吧,我是幫妳的。」女子露出微笑,但眼神透露出的卻不是笑容。女子伸手抓住了伊拉斯的頭,卻用另一隻手在上空揮著。
        「你太弱小了,連當部下的資格都沒有。」原本緊繃的伊拉斯,卻在這時候放鬆而無力地垂著。愛莉亞不懂那名女子到底做了什麼事情,但女子就放開了手,轉身緩緩走去。在走了幾步之後,女子突然停下腳步。
        「啊,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貝莉芙,沉默七魔的貝莉芙,往後……多多指教樓?」隨後緩步消失在叢林之間。愛莉亞跪坐在地上,久久無法移動,直到一個溫熱的東西,觸碰到自己的手。愛莉亞轉過頭,伊拉斯喘著氣,全身冒著汗,卻用關心的眼神看著自己。愛莉亞再也無法忍住,將伊拉斯抱在胸口。被抱在懷中的伊拉斯只能苦笑。
        「妳……尿騷味好重……」
        「閉嘴!」

        豔日照著,威廉緩緩睜開眼睛,自己躺在沙灘上。威廉又閉上眼,隨後突然想到什麼般的睜開雙眼。威廉坐起身子,卻發現蕾妮正躺在自己胸前。而也這麼碰巧,蕾妮也醒來了,她押著頭抬起頭,與威廉四眼對上。對上。





---------------------------------------------------------------------





原諒妮子這篇本來在星期日就該發,可是星期六晚上開始一路頭痛到星期一

然後趕著工作直到今天把工作丟下專心寫文(欸!

這篇算是把外傳性質的短篇結束,這三人妮子會再讓他們出場

其實本來打算讓他們三個都掛掉

後來想想掛一個好了

最後決定都活著,日後用(X

下篇會開始回到蕾妮等人主要故事上

啊,這星期要回鄉下掃墓,所以大概無法更新了

所以咱們下下星期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436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小說|瑪奇|瑪奇 Mabinog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09313194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瑪奇輕小說】退魔一課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天亮以後~~說分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