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LN2

作者:人一兌│2016-03-27 20:23:55│贊助:12│人氣:108
  俗話說:「時間能讓人淡忘一切。」但對於現在的她而言,簡直是無比的諷刺。三年過去了,時光的推移只是讓她更有餘裕模擬恐懼,而這種透過預習得到的安全感,往往在事實降臨的那一刻,如浸潤過液態氮的鮮花般不堪一擊,應聲而碎。
 
  她抓著補習班發的講義,紙面上的每一行字,都被螢光筆快速帶過。
 
  「heal、alleviate、ease、assuage、relieve、lesson、allay,治療、減輕……」
 
  一位年齡與她相仿的少年從問診室走出來,留著五分頭,身材魁梧,穿著黃色排汗背心,一手拎著顆籃球,大搖大擺走向櫃台。她偷偷往上瞄了一眼──滿臉可比紅麴的粒狀突起──八成只是來拿痘痘藥的。真羨慕。
 
  「十七號,請進問診室!」櫃台的護士高聲提醒。
 
  還有三頁沒讀完。她不高興地想著──
 
  即便承認自己其實剛剛根本無心背誦。
 
  一旁的媽媽放下手中的報紙,接過女兒遞過來的講義。起身,她輕拍女兒的肩膀。「進去吧。」
 
*  *  *  *
 
  女孩蹲在客廳的蓆子上,目不轉睛盯著面前的棋盤。黑子來,白子去,原先密密麻麻的黑白斑斕,逐漸露出一點泥巴色的斑斕焦痕。
 
  「哎,這一手……」老人搔搔光亮的頭頂,執棋子的那隻手向直升機似的在戰場上盤旋許久,才總算落定。他是女孩的爺爺,對手則是女孩的哥哥,長她五歲,今年國小三年級。
 
  或許是累了吧,她盤腿坐下,腳掌對著腳掌,自顧自地玩起腳來。她的爸爸剛在廚房結束和奶奶的交談,走進客廳,拿起遙控器正準備打開電視,恰巧瞥見女兒的腳底。
 
  「妳腳上長了什麼東西!」他緊張地大叫道,絲毫不在乎周遭目光聚焦的燒灼感。
 
  「喔……它已經在那邊好一陣子了呀。」女孩看了看左腳底上約一元銅板大小的黃褐色半透明硬塊,無法理解為何眼前人的表情扭曲地彷彿是天塌下來一樣。
 
  「一陣子!」他的語氣更加激動了,「妳怎麼不早點跟爸爸說呢!」
 
  「可是,它不會痛……」
 
  「不行,下禮拜一定要帶妳去冷凍。」
 
  「兒子,現在是十二月,天氣很冷,不能去冷凍,會感冒的。」爺爺放下棋子,望向女孩的爸爸,眼神擔憂。奶奶也在廚房門口出了聲:「老傢伙說的是。兒子啊,小孩都說不會痛了,你就別亂來……」
 
  「你們才別亂來,這要是不處理,只會越來越嚴重。」他斬釘截鐵道:「我現在就是預約門診。」
 
  「爸爸,『冷凍』是什麼?」女孩伸手扯了一下她爸爸的褲管,然而並沒有得到回應,因為他早已陷入和雙親的爭辯之中。
 
*  *  *  *
 
  「如果『冷凍』只是用一根很冰的棉花棒治療,那為什麼不直接用冰袋就好了呢?」往醫院的路途上,女孩仍未結束解惑的詢問。
 
  「液態ㄉㄢˋ的溫度比較低,效果更好。」爸爸如此回答。
 
  「那用溫度很低的冰塊就好啦!為什麼要花錢看醫生?」
 
  「唉,妳不懂……『ㄧㄡˊ』不是隨隨便便就弄得掉的。」
 
  「可是我真的不覺得痛啊……」她低頭,隱隱約約查覺到事情不如自己所想簡單。
 
  看診時間比預期中來的晚些。父女倆坐在候診區好一陣子,直到女孩開始打瞌睡,報號器才終於報到他們的號碼。
 
  「一百一十二號,請進問診室!」護士打開問診室的門,朝候診區內零零星星的患者們高聲提醒。
 
  女孩還記得她爸爸向醫生說了一些話,然後她就被抱到一張床上。醫生從牆角搬出一個大鐵桶,蓋子邊緣冒著白煙;不一會兒,白煙越冒越猛烈,蓋子壓抑不住,飄飄然被頂起來,「匡啷」一聲砸到地上。霎時,煙霧傾巢而出,問診室裡瞬間一片迷茫,伸手不見五指。
 
  「爸爸,你在哪裡?」她焦急地四處張望,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孩子,妳在叫誰啊?」一個半透明的聲音鑽進耳殼深處。
 
  她趕緊循聲源探去,遠遠地,在霧靄中似乎有個人影。女孩感覺得到那人影正向她逼近,最橫在自己前方約一公尺處停下來。人影仍舊是模糊的,因為它渾身都散發著霧氣。
 
  「你知道我爸爸去哪裡了嗎?」她問,身子下意識向後挪一步。
 
  「哦,他大概一分鐘之後就會出現了。」
 
  「那你是誰?」
 
  「哈,初次見面,都忘了自我介紹。」它的聲音籠罩在一抹冰冷的呼吸,「我叫液態ㄉㄢˋ,體溫是零下一百九十六度。聽說妳的腳底上長了一顆ㄧㄡˊ,是吧?」
 
  「爸爸有跟我提到你的名字!」她興奮地問:「你長大以後會變成液態雞嗎?」
 
  人影愣了愣,「呃……隨便妳怎麼認為啦。總之,讓我看看妳的腳吧。」
 
  女孩褪下左腳的襪子,毫無防備之心。人影湊上前,寒涼的氣息使女孩略微縮起腳趾。
 
  「看起來不太妙呢…….不過放心好了,我保證十秒之內讓妳恢復原狀。」
 
  「十秒就好啦?」她突然意識到液態ㄉㄢˋ果然不是冰袋所能取代的等閒之物。
 
  「是的,『只要』十秒。」
 
  不等對方反應,人影伸出手,按住那個暗黃色硬塊。女孩只感到一陣冰涼猛竄,這才發現自己的腿早在不知何時就已動彈不得。
 
  「記這我的名字,我們以後還會常常見面的。」它身上的白煙一縷縷散去,形體也漸漸消失,只在空中留下一團怪異的笑。
 
  「為什……」語未畢,霧茫茫的景象瞬間摔進無邊際的空白,冰冷凝結了,凝結成令人難以忍受的炙熱,甚至是──
 
  劇痛。
 
  淒厲的尖叫猛地擴張。她用盡搶遙控器的力氣死命踢腿,想掙脫那隻邪惡的、看不見的手。
 
  「別亂動,不然我會『不小心』碰到其他地方喔。」
 
  「嗚!……」
 
  「三……」
 
  「二……」
 
  「一……」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彈指間,霧氣散去,爸爸和醫護人員都出現了。「醫生,辛苦了。」他掛著不好意思的顏色,頻頻作小幅度的鞠躬。「哪裡、哪裡。」醫生回以尷尬地微笑,一旁的護士則一臉癱瘓。
 
  「爸爸,好痛!我走不動了!」女孩的臉濕地活像去一趟潑水節回來。
 
  「好啦,我知道、我知道。爸爸背妳回家,好不好?」
 
  「我再也不要冷凍了啦!──」
 
*  *  *  *
 
  「哎呀呀,好久不見,高中生活還可以嗎?」
 
  「閉嘴,邪惡的傢伙。」自從四歲起莫名其妙感染到病毒疣之後,她每年都深受這種病症的困擾,三不五時就得回皮膚科接受冷凍治療。三年前,好不容易沒有病毒疣的增生,不料一個月以前又捲土重來,故態復萌。
 
  「別這樣嘛,咱們都認識了這麼久,不要太生疏。」
 
  「哼。」她脫下涼鞋,滿不情願。「這裡──左腳的大拇指、右腳的大拇指和無名指。快點,我還有一堆補習班的單字要背。」
 
  人影在白茫中閃爍,露出詭異的笑。「看起來不太妙呢……不過放心好了,妳只要再來拜訪我十次,我保證讓妳恢復原狀……」
 
 
<全文完>



久好不見,這裡是從第一次段考重獲新生的人一兌。

這篇簡單敘述了我對於液態氮的看法,不曉得擁有相關經驗的人會怎麼思考呢?

(然後,繼續面對堆積如山的報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406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天
所以考完就像是噴完液態氮一樣得到短暫的喘息囉....(≧▽≦)

03-28 21:01

人一兌
純液體的飽和蒸汽壓僅受溫度影響,與容器的大小及液體的多寡無關,因此,定溫下,只要有液體存在,液面上之蒸氣壓必等於飽和蒸汽壓....

...

...

...

表示化學殘念。[e3]03-28 21: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uf4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12~2月塗鴉串... 後一篇:亞甲藍(附作畫過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41435977ALL
小說半月一更 請多多支持 (´・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