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短篇】樂手(單篇完)

作者:小六│2016-03-27 04:19:27│贊助:2│人氣:27
說在前面:此是創革舊作遷移,發表年代不一。


  她是個天才。

  從小就精通各種樂器,沒有人教導的情況下,即使父母是音樂家。
  但,誰會教一個不到一歲的孩子拉小提琴?
  她拿起父親收藏的小型小提琴拉了一曲,而那樂章雖然並不是什麼偉大的音樂家寫的曲、甚至不知道她在拉哪首曲子,卻依然美妙動人。

  隨著時間,她漸漸長大,對於那些樂器也越來越熟練,簡直和樂器融合一體。
  但她對父母把她作為玩具的拿來炫耀行為感到憤怒。

  所以她逃了,帶著一些樂器,逃了。

  只是帶著這麼多的東西,她著實跑不快。
  於是她決定賣掉大部分會妨礙她的樂器——即使那些樂器對她來說非常重要,等同她的生命。

  只留下一把小提琴和一只中國笛。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自稱驅魔師的男人走到她面前和她交談,他告訴她,她的才能是除魔的一樣利器,那就是她的音樂,她有避免人類滅絕這個使命等等的話。
  她答應了,因為她無處可去。
  他替她開啟天眼,讓她足以分辨人類和魔的不同。

  那時,她年方十二。

  ……

  她跟著男人流浪。
  用小提琴高亢的音色、用她特殊的才能替這個世界除掉「魔」。這樣的日子過了八年……男人對於她越來越不尊重,簡直把她當成了他的武器,並且那個男人打算要用她當祭品把「魔道」封起來。
  她很害怕,而她也受夠了,她大吼著,「我的音樂不是用來做這種事的!」她又逃了,但奇怪的是,男人沒有攔住她。

  她漫無目的的走在小道上,她看到路中間有人群,像在圍觀著什麼,並傳來一個女人的哭喊聲。
  她看見一個小男孩躺臥在母親的臂彎裡,正是這個母親在哭喊著要人救救她的孩子,那個小男孩面部全黑,一臉痛苦的掙扎。
  沒有人看見真相,一隻魔正狠很的掐住男孩的脖子。

  除了她。

  她放下不多的行囊,從琴盒裡取出小提琴拉了起來。
  還是一樣,分辨不出是什麼樂章,是自然而然從腦裡流瀉而出的曲子,時而激昂時而悠柔。
  一曲畢,男孩的痛苦隨著魔的毀滅也消失了。

  沒有人知道是她,因為她看起來只是個站在路邊拉琴的街頭藝人,她也沒想讓人知道,正打算離開……
  「那個、請問……」三個女孩叫住她。
  「有事嗎?」她看著她們。
  「是這樣的,我們希望妳可以加入我們的樂團。」女孩看著她,覺得她沒有反對的意思,於是又繼續道,「我們知道妳,妳擅長各種樂器,但希望妳以小提琴手的身分加入,因為貝斯手和吉他手我們都有了。」
  她愣了,因為這三個女孩的打扮並不像是什麼聯合樂團的人,而是搖滾樂團,沒想到,她們要她拉小提琴?

  不過,她喜歡。「妳們可能不知道,我的中國笛也吹的不錯。」她笑道,她們也笑了。
  於是,她跟著他們四處表演,相處一段時間後,她認為她們是真心的把她當成朋友、夥伴,而她們也是真的喜愛音樂,不是為了成名。

  這才是她該待的地方。

  ……

  「咦?有個莊園的主人希望我們去作客,替他們莊園的人民開演奏會?」擔任吉他手的短髮女孩看著精緻的邀請函發出驚呼,因為那個莊主給的報酬高的不像單單是開場演奏會。
  「答應吧?這個莊主的名譽很好,應該不會有事。」貝斯手兼主唱,也就是那天負責和她說話的女孩這麼說。
  另一名吹長笛的女孩也覺得可行。

  她接過邀請函看了看,她沒有什麼理由拒絕,因為她大概知道這個莊主的心思,經過這幾日的朝夕相處後,她發現這些女孩跟她一樣,都是「樂手」。只是她們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強大,只是單純的喜愛著音樂罷了。

  那個莊主……又是怎麼知道的呢?她怎麼想也想不出來,但管他的,去了就知道了!

  ……

  但,她一到那莊園就知道為什麼莊主的報酬給的這麼高了……這根本就是魔窟!哪還是什麼莊園?
  人和魔的比例……不是用比例失衡這四個字就可以形容的!

  於是,她建議先來場即興演奏,女孩們雖然看不到魔,但本能使她們感到怪異,所以同意了。

  主唱哼了個音,隨著彈了個和弦——演奏開始!
  她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把小提琴拉的如此……如此搖滾?或者說,她不曉得小提琴和她們的搖滾可以配合的如此完美。
  而那些魔看見她們時就已經覺得情形不對了,所以在見到她們取出樂器時,就面露兇光的圍了過去,但等到開始演奏,那猙獰的面孔變成更加猙獰,但卻是因為痛苦,牠們嚎叫著揮舞利爪,憤怒地嘗試攻擊卻無法靠近,直到消失。

  演奏完畢。
  魔消失了大半,眾人的神色不像剛開始那麼陰森,但由於長期籠罩在這樣的陰氣之下,臉色還是很蒼白。

  「啪啪啪……」掌聲如雷。
  有個高大的身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看他的衣著,似乎就是莊主了吧?
  一看見他,她愣了,居然是他?
  是那個把她當作武器的,卻也是她深深仰慕(或說愛)過的男人。沒想到四年過去了,他從驅魔師變成莊主了?他不會認出自己吧?她非常緊張。
  「各位辛苦了,請到寒舍稍做休息。」語氣有禮卻冷淡,銳利的眼快速掃過她。
  他,沒認出來,還是不想認出來?她看見他眼神的逃避。

  他將她們帶到一間和室,「不好意思,有失遠迎,但恕我現有要事在身,先失陪。」不容拒絕的,他轉身離去。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居然跟著去了。
  跟著他到另一個房間,那個房間的燈很昏暗,藉著微黃色的燈光,她看見偌大的床上有個臉色非常蒼白的女孩,而且簡直快要沒有「人」的氣息。

  他在床邊坐下,拉著女孩的手,注視著女孩的臉龐。
  她忽然有種感覺,手自動拿起琴拉起催眠曲,但女孩並沒有因為這樣的音樂而恢復臉色,甚至無動於衷。
  她嚇了一跳,怎麼會?
  而他的反應也讓她感到奇怪,她並不是偷偷的跟著他,而是很光明正大的走在他後面,他卻沒有反應?
  他非常專注的照顧女孩,完全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她打量這個房間,卻在天花板的一隅發現一隻魔,她剛才居然沒有察覺?她不假思索就把琴弓筆直的朝它射去,「嘎!」一隻三翅烏鴉掉了下來,大的嚇人。
  女孩臉色漸漸恢復紅潤,但他還是沒有發現她,只是專注的,專注的看著那個女孩。
  無言,她拾起琴弓,「再見了……」然後轉身離去。

  他還是沒有回頭。

  ……

  她回到房間,團員們都睡下了。
  畢竟她們的住處離這裡,路途非常遙遠。

  反正你們一開始也只有三個人,現在只是回到最初的時候。
  我想我還是一個人比較好。
  對不起。

  她寫了張紙條,放在女孩們的旁邊。
  她離開了,離開女孩們、離開莊主、離開這個莊園。
  站在莊園門口,對著月亮、對著湖水拉了曲〈月光花〉,看著波光潾潾……

  夢,醒了。


【羞恥的後記】

其實這篇是我高中(或國中,年代久遠已不可考)的作品。
是由夢來的靈感,或應該說,我從頭至尾沒有修改得把夢寫出來,所以結尾這麼爛。(你)
任性的放上來,是因為覺得這篇算是一個有始有終的夢,而不是像另一篇故事一般纏人,連續夢了好幾天(是朱厭身處的那個故事),讓我好幾天睡眠不足卻也無一個認真的設定,只給我跳來跳去的劇情。
總之,自認為樂手這個設定超讚,不過實在沒有靈感再重寫一遍或再生出故事來了(至少目前沒有)。
希望能有一天再讓「她」出來拉拉小提琴、吹吹中國笛給大家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400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emote1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活動】侍衛長的逆襲... 後一篇:【活動】前世今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oksunriseALL
喜歡北歐神話嗎?建立在北歐神話的奇幻故事《White》,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