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番外,白情篇。斯溫與勒布朗,兩人的諾克薩斯。

作者:Keymind│2016-03-14 02:55:02│贊助:229│人氣:660

白色情人節番外,勿忘我。



「嘶嚕嚕~通常不主動的男人,更容易引起女人的渴望,你明白嗎?」蛇的嘶鳴聲環繞在豪華的臥房,薄紗擋住窗外難得的陽光,彷彿黑暗才是這裡的歸屬。

「……你找我來,不是為了跟我說這種無聊的事情吧?」雙手佇著以金色龍紋交纏而上的拐杖,先是輕輕抬起,然後厚實的敲在地面上,清脆的迴音讓放在靠牆邊桌上的玻璃杯發出震動聲響。

「嘶嚕~嘶嚕~如果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這種事情不重要,那你人生價值也將『渺小』的讓人看不見呀,男人還是要『大一點』比較好吧?」女性帶著那特殊的嘶鳴聲,潔白的雙手緩緩從後頸纏上,一對猶如吸血鬼般的獠牙輕用尖端咬著他的耳垂,蛇的身形環繞起對方的
下半身,用充滿暗示性話語挑逗身軀之下的男人。

「我的價值不在於妳,即便妳認為我『渺小』的惹人恥笑,但只要有那唯一『明白』的人,對我而言一切足以。」男子悶笑了幾聲,他以相同的方式回應對方,翠黃的瞳孔瞄向停在一旁的臉龐。

「你說是吧?卡莎碧雅。」男子見她沒有回應,便再多補上一句。

「嘶嚕嚕嚕,每一年我都會覺得你的個性越來越令人討厭。」這次的顫音明顯拖長不少,好像能從其中得知對方的失望,卡莎嘟起嘴帶著戰敗的眼神靠在男子的肩上。

「再怎麼笨拙,經驗這種東西只會越多、越滿,我逐漸能掌握狀況了。」在這個話題他的語氣多了以往沒有的自信,這讓卡莎碧雅也有一些驚訝。

「嘶嚕嚕,想不到以往只會杵在原地不動的傑利科•斯溫,現在卻能泰然自若的處理這種事情?那麼……你要如何讓我從你身上下來呢?」卡莎將摟在斯溫前方的雙手更加擁緊,背後傳來女性特有的柔軟要充滿彈性的觸感。

「……」斯溫聽言,嘴脣在黑色口罩遮掩下動了動,但絲毫沒發出任何聲音,他靜靜待在原地毫無反應。

「嘶嚕~嘶嚕~結果你還是沒輒啊!真可愛!」卡莎注意到勝利曙光,高興的搖晃身軀,而斯溫則是任其搖擺。

「所以妳找我來真的一點重要的事情都沒有?」斯溫嘆了口氣,對於被浪費的時間感到惋惜。

「嘶——我本身不算重要的事情嗎?也是,自從身體變成這副德性,我就只能待在這不見天日的臥房裡,在民間以恐怖傳說著稱、在軍中以秘密武器形容、在政治間就屬於你們必要時呼來喚去的壓軸,而唯一同樣的的說詞——」

「怪物。」

卡莎碧雅收起玩樂的心情,她沉下臉從側邊看著斯溫,對方只是低下眼未多作回應,不承認、也不否認。

「嘶嘶——對這副樣子和能力並沒有太多怨言,而情人節就要到了,我只是希望……在那之前能有一個『平常看待』我的人稍微陪陪我,而那個人卻只在意有什麼利用自己的情報,這感覺真讓人失望透頂。」

斯溫聽著抱怨,突然動起腳步,環繞在他身上的卡莎嚇了一跳,不自覺摟的更緊,而對方不在意背上的那輕微重量,走到臥房更深黑的部分,將一塊四方形的木桌拉了出來。

「那麼,下棋吧?」斯溫將後腦往後一些輕撞卡莎臉頰,平淡眼神反而述說著認真的意味。

「嘶~下棋?這就是『謀略家』斯溫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辦法?你實在是……」卡莎露出獠牙,發出令人感到危機的低鳴。

「這東西,千變萬化永垂不朽,而最重要的,它能讓我花費不少時間待在這裡。」斯溫不受那威嚇影響,他把木桌棋盤放好,然後輕撥開上面的灰塵。

「嘶嘶……你實在是……太笨了啦!哈哈哈哈!」卡莎為了露出獠牙而微張的嘴唇突然向外延展,她露出今日第一次的笑容,笑的燦爛,然後她脫離纏繞的身軀,緩緩滑行到棋盤對面。

「嘶嚕~我會讓你知道,成為叱吒政治圈的掌上明珠,究竟需要多少知識和技術。」卡莎開心的拿起黑子,等待斯溫坐定下第一手棋。

「放心,我早已深陷其中。」斯溫眼神溫柔,他以標準姿勢跪坐在前,拿起白子下起第一手。



-------------------------------------------------


深夜、諾克薩斯外圍迴廊。

「這麼說來、情人節要到了?」斯溫帶著難得出現的倦容走在迴廊上,月光透過石窗閃耀了紅色地毯。

「嗯……再怎麼說,似乎也是該對伊凡有一些表示……」斯溫隨著拐杖緩慢前進,他看著地毯,眼前的紅回憶起勒布朗在自己身邊的種種。

還記得第一次看見她時,那沉入黑暗的雙眼,不願意相信任何人,不理會我的問題,就怎麼冰冷的走過身邊,確實俐落的完成任務,在她身上卻連一絲成就感都無法得到,一直到數個月後,她主動開了口講話,那不自在的模樣讓人懷疑妳是最拙劣巫術所扮演的勒布朗,但我明白,妳打開了最外層的防線。

第一次見到妳的懊悔。

第一次見到妳的眼淚。

第一次見到妳的笑容。

第一次感受妳的擁抱。

因為遭到警告性的暗算導致物理性眼盲,讓我足足照護了妳兩天。也是第一次嘗試煮粥、吹涼、餵食,以及我們的初吻。

在北國受重傷時,我給妳的唯一命令只有求妳活著等我回來,死也不准抗命,也是我第一次帶著激動情緒,那麼希望一個人不要死。

彼此靠著背後一起戰鬥是我最放心的時候。

妳時常因為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生氣,見妳轉身離去,我本來覺得耳邊清淨可以處理剩下的文件,卻才發現一個字都看不下去。

與妳的回憶多不勝數,妳是唯一能影響我情緒的女人。

唯一,伊凡·勒布朗。

「情人節應該送朵花。」

伊凡·勒布朗大約在兩小時前就看見斯溫站在她面前喃喃自語,然後斯溫突然明確開了口。

「所以你來到我這小房間,然後在那邊自言自語廢話了兩小時,得到的結論卻是『情人節應該送朵花。』這句話?烏鴉你如果是認真的,我會用今天最強的秘法能量把你轟出去,順便折斷你的翅膀,然後把你的鳥鉗扯下來煮湯餵雞。」勒布朗講這些話的時候神情平淡,所以斯溫明白對方大約有九成是認真的,這讓他深深吸了口氣。

「伊凡,妳喜歡什麼花?」斯溫試圖將話題拉回正軌。

「黑玫塊啊。」勒布朗手肘撐著桌面,用手掌托著下巴。

「妳知道我不是問這個。」斯溫臉略微沉下,勒布朗看著那細微的變化,她閉起眼想了一會,然後嘆了口氣。

「烏鴉記得黑玫瑰總部後方,我私人的庭院嗎?」勒布朗雙腳在空中擺盪,她側過臉看著斯溫。

「當然。」斯溫回答。

「那裡有我種的各式各樣的花,其中一種藍色小花是我最喜歡的品種。」勒布朗回憶著自己的那片花園,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像是自己正投身在那片花香世界。

「它們有相當多的共同特色,春季時擁有蔓延莖及互生葉,會開出花瓣平展並有裂片五枚,而且直徑小於一厘米的小型藍色花卉,同時亦經常發生白色花或粉紅色花的顏色變異。」

「其名為『勿忘我』,是一個西方傳來的故事,一位騎士帶著女朋友沿著一條河邊散步,他看見此花而低身想去摘拔,但卻因鬆垮的泥拌而跌入河中,重型的裝甲讓他無法脫身,在溺斃前,他將花拋向慌張的女友,並喊著「勿忘我!」便遭到滅頂,花則因得此名。」勒布朗邊做介紹,順便將花名的由來也一起敘述。

這什麼愚蠢的男人。

身經百戰又歷經大小風波的斯溫,本能上是完全無法接受那戰士因採花而死,但看著勒布朗認真的神情他也明白此時保持沈默會是上上策。

「我知道你覺得這故事挺白癡的,但無論何種理由,人之將死,若想到的是深愛之人,那是一種浪漫,你能明白嗎?就像是……我曾經深怕你忘了我。」勒布朗轉過身,透過房間燭火將她迷人的臉龐蒙上一層幽然的撫媚。

「我不會的。」斯溫看著眼前的她,堅定的回答。

「你問這個不會是真的想在情人節送我花吧?拜託,普通的玫瑰花就可以了。」勒布朗擺出一臉拜託別弄得太麻煩的表情,她站起身將披在身上紫色鑲金的外袍拉下,綁起頭髮,身上緊身衣完美展現了她那具有魔性的標緻身材。

「我要洗澡準備去休息了,烏鴉你呢?」勒布朗將裝飾用的腰環解開,從側邊將衣服拉鍊鬆開,最後遮掩的布料掉落地面,她不害躁的站在斯溫面前。

「我今天就回去了吧,畢竟因為一些事情今天被耽擱許久,很多預定的進度已經拖延到了。」斯溫幾乎只將視線放在勒布朗的臉上,即便天生本能會自己去多看上幾眼,但他對於控制慾望還是很有信心。

「啊啦,一名女性脫光在你的面前晃著,一個男人如果毫無反應可是很傷人的喲?」勒布朗拉起惡作劇時慣用的媚笑,一個眨眼突然從旁摟住了斯溫。

「怎麼覺得今天常常聽到類似這種的話語。」斯溫用手掌按著臉,似乎帶了些疲倦。

「所以烏鴉…一起洗?」勒布朗墊起腳尖靠近斯溫的臉頰,然後輕吐出一口熱氣。

「……」斯溫盯向帶著那自信、狡詐、撫媚笑容的勒布朗,他雙肩一鬆。

「看來今天預計的事項全部都要延期了。」



-------------------------------------------



隔日清晨,勒布朗寢室。

叩!叩!叩!

「大姐!勒布朗大姐!」猛烈敲門聲和急促的呼喚,任誰都知道可能發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厚實木門開啟,性感的身軀用平時的紫色披風略微遮擋,其餘的部分則是完全展現勒布朗那無可挑剔的身材曲線,她用手靠著門緣,雙眼惺忪看著眼前有些呆愣的女性。

「怎麼,是副官啊?也是,沒什麼人知道我住這不起眼的地方。」勒布朗瞇起眼仔細看了看,花了一些時間才認出對方,然後自言自語了幾句。此女是斯溫直屬副官,斯溫任何指令或是呈閱報告全部都會經由她手,有時候還會被迫做一些超出職責的工作,受重用程度不亞於勒布朗,說是更甚也不為過。

「抱歉一大早打擾大姐休息……我想問大姐……我的長官……呃……指揮官大人有在這裡嗎?」平常副官講到他與勒布朗的關係都會變成鬼靈精怪的小淘氣,但今天她的確看起來較為正經也比較慌張。

「烏鴉?他昨晚有來我這一趟,後來我們喝了不少酒,我有意識時他已經不在我房裡了。」勒布朗打了個哈欠,喘出的氣息都還能聞到一些水果釀製的酒味,看來昨晚的心情不錯。

「斯溫大人今晨沒有參與例往的軍事會議,我從太陽還沒升起就在四處找大人了,畢竟他幾乎都會提早一個時辰到達會議室…但今天都已經過兩個時辰了,卻不見人影……啊啊!煩死了啦!」語畢,副官將自己細心整理好的頭髮搔個撩亂。

「烏鴉千杯不醉,我想不會是因為喝酒的關係沒來,但他這最遵守規定的人會無消無息的確……」意識越來越清楚的勒布朗摸著下巴,開始想著有沒有什麼可能的關聯性。

「啊……不會吧。」勒布朗突然張大嘴。

「拜託您一定要想到!今天待批報告跟呈閱報告的量可不是開玩笑啊!」副官雙手合十,猛力拍出一個聲響,她低著頭等待勒布朗的回應。

「我想烏鴉很有可能……不在城裡。」勒布朗露些微尷尬的表情,然後後退幾步,她在房內小空間轉了幾圈,然後右手閃耀出淡淡的金光,往天空一抹,一排文字就呈現在天空。

『請轉告副官,她暫時接任最高批閱文章之權利。將有用的報告分門別類,回來會把進度補上。』

『附註:有時間找我為何不利用時間把更多工作安排下去?』

「我去您媽的指揮官!謀略家嗎!?很聰明嗎!?您他媽的就只是在玩您的部下啊啊啊啊啊!」似乎就是不希望局面變成如此而四處奔波的她抱著頭朝天怒吼,勒布朗則是輕拍鼓掌,對於能一邊罵粗俗的髒話又不忘使用敬語的副官感到佩服。

同時間,諾克薩斯北面某處森林深處。

「聽到河流聲了嗎?碧崔絲。」斯溫伸起手輕撫肩上的小烏鴉,龍紋柺杖插入潮濕的泥地,熟練輔助不方便行走的腳。

「嗄。」碧崔絲晃了晃頭,牠張起雙翅振了振。

「沒錯,透過腳下的濕泥就知道這並非雨水造成。」斯溫像是和碧崔絲心有靈犀般的聊著,他迅速穿越樹林間的空隙。

「有了,河流。」斯溫發現大目標之後。他先抬起頭巡視周圍,這是標準安全守則,別為了眼前事物忽略了大環境可能的威脅。

一條乾淨無污染的河流對於諾克薩斯的環境是相對困難的,長期氣候不穩,欠缺環保常識,周遭農民不良習慣,動物糞便或屍體,以及佐恩製造出的廢物,讓近河周遭別說是花,能長出完整翠綠的草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嗯……」斯溫確認環境之後,滑下小斜坡,巡視著只在河邊生長的『勿忘我』。

「看來事前準備不太足夠……」斯溫彎腰仔細看著藍邊裹黃的花朵,跟臨時讀的文獻資料不太一樣,這不是他的目標,而河流邊卻是滿滿各種不同顏色形狀的花朵,斯溫深呼吸幾口,享受難得清晰的空氣,然後他以笨拙的方式一朵一朵進行查看。


-------------------------------------------------


另一方面,諾城內部,斯溫會議室。

「呃……今日報表整理已經完成,請……開始核對,副官大人?」面對像是奇景的文件山脈,書記官將最後的文件塞入一個空出來的小空間,由於看不到書桌另一面的狀況,她只能喊出聲音確定對方是否活著。

「……二等書記官。」文件山裡面傳來猶如地獄的聲音。

「是、是!」她立即立正拉手敬禮。

「好好工作,然後,超過我的職位吧!」對方似乎想到了什麼辦法。

「恕我拒絕!我願以二等書記官永遠追隨副官以及斯溫大人!先告辭了!」書記官用比方才更大的聲音回絕,然後立刻轉身離去。

「如果就這樣自殺應該也是個辦法?」副官眼神逐漸失去光芒。

「那烏鴉會委託佐恩用他們的生物科技把妳的腦袋復活,讓妳變成能思考卻不能自己行動的活死人,這樣連酒都不能喝了唷。」勒布朗用下巴輕靠她的肩膀,嘴裡說出的卻是令人害怕的畫面。

「謝謝大姐的安慰喔,不能喝酒的確挺悲慘的,至少現在下班還能喝到爛醉。」似乎不把前者當作一回事,副官嘆了氣擺出一乾而盡的姿勢。

「抱歉,那固執腦袋決定的事情我也很難阻止。」勒布朗向後退了幾步,雙手合十閉眼道歉。

「大姐別那麼說,那石頭腦袋願意為大姐做些什麼,這在我們外人眼裡可是很欣慰的。」副官瞇起眼,輕搖了搖手間上的筆,勒布朗則是感受到自己臉頰泛起了一些溫度。

「這、我就有跟他說不用特別送我什麼……」勒布朗聲音越來越小,她眼神撇向遠方,手指捲著那淡紫帶藍的髮梢。

「但對方為了自己特地做了什麼,還是難掩開心吧?」副官連嘴角都翹了起來,看著對方的反應不由得想要多欺負一下。

「快完成妳的工作吧,我可不會掉入陷阱,工作進度延遲這種事情我可不想承擔。」勒布朗將表情拉回,似乎發現其中的計策。

「真是可惜。」副官苦笑,將專注拉回文件文件裡面,兩人停止了話題。

不過烏鴉怎麼會去那麼久?那也不是那麼難找的花啊……算了,擔心他不如多期待一些?

勒布朗走出會議室,握著紅水晶法杖的雙手撐在後腰,步伐顯得有些輕盈,不自覺的哼起小調,天空逐漸泛紅,準備迎來晚霞。

然而深夜轉眼就到達,斯溫的人影卻遲遲沒有出現。

勒布朗失去原本的從容,她回到斯溫的會議室想尋求他的身影,卻只看到一群操勞過度躺在各角落睡死的官員。

「奇怪……烏鴉到底去哪了?」勒布朗在城中晃許久,她拉起法杖注入秘法,輕跨過窗台坐上木柄處向天空飛翔。

勒布朗環繞在城鎮附近,她閉起眼,試圖用魔力來獲得情報,魔力在沒有激發的時候,它們是互相吸引的,而就像磁鐵般,越是強大的魔力越能吸引其它魔力去接觸,只要放鬆,效果就會更好。

「嗯?」魔力從圓規的形狀被拉長,她感受到斯溫的魔力逐漸靠近,對方似乎也處於一個輕鬆的狀態,但這讓勒布朗咬起牙迅速衝向魔力來源。

「伊凡?我正要去妳的房間找妳。」看到勒布朗從天而降,斯溫的語氣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般,肩上的小烏鴉低著頭,似乎已經沉沉睡去。

「你這蠢烏鴉!到底跑哪去了!?」勒布朗一個擺手,身後出現一小塊扭曲空間,法杖像是入鞘般緩緩收入其中,她走路步伐很大,看得出來心情非常不愉快。

「……」斯溫靜靜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等待回答的勒布朗,他的手從衣袖拉出,一朵即便在夜晚也能清楚看到的藍色花朵展現在對方眼前。

「這是什麼?」

「……花。」

「我知道你是想送我花!重點是為什麼會去那麼久!?你可是從早上就跑出去,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勒布朗並沒有多看那朵花幾眼,她伸起手指壓著斯溫胸口,口氣強硬的要對方給一個清楚交代。

「……我在找正確的花。」斯溫淡淡的回答,他翠黃的雙眼像是問心無愧般盯著勒布朗。

「正確的花?」勒布朗皺眉同時,雲霧遮蔽的月亮露出了臉,光芒打在兩人身上,她驚訝睜大眼,由下至上反覆看著對方數次。

即便是深綠色的長袍也能清楚看見上面沾滿土紅色的泥土,鑲黃邊的龍紋早已不再閃爍,拿著花朵的手指卡著深不見底的黑色,這是為了不傷及花朵而徒手挖到根部處的痕跡,而那朵如同黑夜裡的藍光,正開心的閃耀著。

「你……在河邊一朵一朵的查看?」勒布朗的表情像是嚇壞般,她重新和斯溫對上眼的同時,感覺全身猶如觸電般震了一下。

「那裡長了太多書上沒有寫的花朵,有的根部帶刺、有的花邊形體不對,我只好找出跟文獻一樣造型的花朵。」斯溫將花抬高,讓它介於兩人的視線之間。

「你……你在這方面怎麼可以這麼笨!?『勿忘我』是一種容易變異的花朵,基本上你在河邊看到的應該幾乎都是那品種的花啊!」勒布朗激動的回應,她雙手同時抓住斯溫的手腕。

「你就為了這種無謂的堅持……浪費那麼多時間……浪費那麼多體力……只為了應該是正確的花朵,而且這朵花我還已經有了……」她慢慢地低下了頭,靠在斯溫持著花的拳,一面小幅度的搖頭,摩挲著他的手指,像是在告知對方自己不太能接受。

「……生氣了?」斯溫瞇起眼仔細觀察了一會,他不能理解對方現在究竟是什麼情緒,只好誠實提問。

「笨蛋……白癡……蠢烏鴉……」勒布朗低語同時,雙肩也開始顫抖,斯溫也開始失去沈穩,努力的思考自己哪裡傷害了對方。

「怎麼可能生氣……這要怎麼生氣?你這笨烏鴉!」一個向前,不顧對方身上充滿著淤泥,勒布朗緊緊擁著斯溫。

「……」被對方突然的舉動有些嚇了一跳,斯溫低頭看著那埋在袍長袍內的臉龐,然而他也本能地慢慢抬起手環抱住勒布朗——這樣應該是對的吧?

「雖然已經有同樣的花……但這是我唯一會放在房裡的花,因為你,我深信了『勿忘我』所帶來的訊息。」勒布朗抬起頭,她臉上沾了些許還未乾掉的泥,斯溫順手將它拭去,兩人對看著,似乎再等些什麼。

「情人節…快樂。抱歉……也許我造成妳的不愉快……但……」

「閉嘴。說前面那句就好,再一次。」勒布朗瞇起眼,同時蹶起嘴,似乎不滿破壞氣氛的話語。

「……伊凡,情人節快樂。」斯溫認真看著對方,然後將環抱的手拉回正面,將花擺在面前,勒布朗輕輕接下,眼神充滿著期待。

「……我應該在這時候吻妳吧?」

「你如果再問一次這種蠢問題,這朵花的根部會刺進你的眼球。」

「……情人節快樂,伊凡。」斯溫先是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將口罩輕輕拉下。

「情人節快樂,傑利科。」勒布朗露出笑容,緩緩閉起眼。

兩人相擁而吻,手上的花正述說著一切。



勿忘我。



完。
--------------------------------------------------------------------------------------------------

後記。

哈囉,我是KK。

很高興寫『斯溫與勒布朗,兩人的諾克薩斯。』番外篇~

這次依然感謝歲月大大提供的靈感及圖片!

「勿忘我」是歲月大大直接丟維基給我看,並且將花的內容打在其中的文章。

寫開場的時候其實自己差點沒笑死,卡莎碧雅花的篇幅比我想像的多了一些XD

很久沒有寫兩人的番外,也希望大家還是能喜歡。


啊,還有我新開的粉絲團!!K式風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282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妖狐-深淵咆嘯
不要害我在校車上爆感動啦QAQ我快哭出來惹

03-14 06:55

Keymind
很高興你能體會其中的感動QAQ 哭吧哭吧!!!嶄露情感吧!!!03-15 10:48
藍兒
上課忍笑快瘋掉XD
超精彩
不愧是keymind的有府城
超喜歡w

03-14 09:57

Keymind
(拍頭

城府~~~城府~~不是府城~~~

喜歡就好XDDD 也很高興你來回應~03-15 10:49
Mical
又是閃光文啊!!!~~~~~

好甜好甜好甜歐!![e16]

K大的文就是莫名的有張力[e16]

03-14 11:11

Keymind
非常感謝~被稱讚有張力會令人非常開心啊QAQ 似乎閃光文大家都喜歡吃糖XD03-15 10:49
星川月夜
所以說別忘了平偉帥和兔子娜啊!!!!!!!!!!! ((召喚弗力貝爾翻桌

03-14 11:37

Keymind
(默默把桌子翻回

這一對很難寫阿(遠目
03-15 10:50
Poro
想按GP然後顯示巴幣不足[e9]

03-14 12:30

Keymind
你有回應就是我最大的贊助了XD 感謝你~03-15 10:50
映雪
k大萬歲萬歲萬萬歲哇哈哈哈哈哈哈這個更新太棒了~[e7]

03-14 18:24

Keymind
萬歲活太久啦~~~

很高興你喜歡唷XD 03-15 10:50
玥音
帶著墨鏡報到(妳手上拿著的火把給我放在門外

03-14 18:37

Keymind
等等!!!為什麼會有火把!!!! 03-15 10:51
張張小豬豬
請問有醫生可以幫我治療一下眼睛嗎?
我眼前沒有畫面啊!!!但我這篇文章才看一半欸QAQ

03-14 22:15

Keymind
一半就已經閃瞎了!? 醫生表示:我也看不到惹03-15 10:51
魚蔥大好
這什麼愚蠢的男人。(對不起我笑到肚子超痛的wwwww
怎麼辦總覺得整篇笑點很多感動得也很多啊!

03-14 23:47

Keymind
我當初聽到故事來源我也是整個笑傻

笑點和感動同時啟動~這樣才NICE啊XD

感謝魚蔥來支持~03-15 10:52
KR
好大篇幅的更新!
話說下棋就不得不說到阿發狗跟李師傅的頂尖對決

"李師傅,不要跟它拼棋藝!切它電路!"

據說已經贏一場了,看來不用拔電源線了

這什麼愚蠢的男人--by 斯溫
呃,事實上我也有點傻眼,浪漫歸浪漫啦,但是這種感覺就像是蓋倫走在河道被河蟹撞死的那種感覺......

「所以烏鴉…一起洗?」勒布朗墊起腳尖靠近斯溫的臉頰,然後輕吐出一口熱氣。--
布蘭德不知道為什麼發現自己自動自發地往諾克薩斯軍事指揮部走去

但是斯溫自己還是做了蠢事啊,一朵一朵花比對,看來最精明狡詐的男人還是有為愛昏頭的時候
但是這個昏頭的浪漫度簡直海放CC家的嘉文好幾片蘇瑞瑪沙漠啊!(每日任務1/1

對了,最近寫了一篇菲歐拉的系列,總覺的手感不是很優,KK如果有空的話來給我一點建議吧!

03-15 00:23

Keymind
這篇本來是情人節,被我開窗到白色情人節QAQ

阿發狗和李師父真的是很轟動啊~~~~至少人類進化了!(咦?

故事來源就真的那麻蠢,我只好依照史詩來講,但還是覺得挺蠢的

斯溫有時候做是很死腦筋,明明政治上腦袋很活絡,這種事情卻挺笨的XD但我真心覺得這樣真的很用心和浪漫,而且他一點苦和抱怨都不會說XD 好用!

其實我好像都有瞄一下,只是最近比較忙沒辦法細看,我細看要很久,我這幾天從頭看一次XD 也謝謝KR的支持!03-15 10:55
星川月夜
平偉帥和兔子娜不可忘!!!!! ((再次召喚弗力貝爾翻桌

03-15 10:55

Keymind
我會記得的~~~但會不會寫就~~~~03-18 18:42
璃兒喵
那算4玫瑰嗎?('・ω・')

03-16 06:54

Keymind
不是唷XD 只是花~~03-18 18:42
腦殘寶典
看的很爽 只是。。。(啊我的眼睛 眼睛。。。。

03-16 09:12

Keymind
眼睛怎麻了~~~(笑03-18 18:42
星川月夜
不會寫的話那就只好把KK烤肉餵貪啃奇了ˋ3ˊ ((彈指叫出貪啃奇

03-18 19: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j029opg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斯溫與勒布朗,獨立番外、... 後一篇:咖啡形容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3662799大家
小屋創作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