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神魔】成婚

作者:薄荷│2016-03-13 15:00:38│巴幣:42│人氣:469
※神魔之塔 申公豹x姜子牙

  封神仙境近日喜氣洋溢,一座座古色古香的樓閣簷下掛起了一盞盞琉璃彩燈,舉目皆是喜慶的紅色裝飾,連那些雕著四季花鳥的木格窗上也貼著大紅囍字。

  在這一片熱鬧氣氛中,仙境大殿裡也正吵得不可開交──

  「哪有人大喜之日還全身縞素,簡直是胡鬧!」常羲柳眉倒豎,一雙點了飛霞妝的鳳眼即便在怒中也猶帶媚意,右手一拍几案,上頭茶盞便碰地一跳。

  「本宮可是金瘋最佳衣著獎得主,品味豈容你區區一個太陰星君置喙!」蘇妲己秀眉一挑,戴著長長金鑲玉護甲的手直指對面酸枝椅上的常羲。

  接著她端起茶盞啜了一口,曼聲道:「這白紗可是西方最入時夢幻的婚禮裝扮,比你那套傳統的鳳冠霞帔美多了!你自個兒愛穿,姜尚可不見得喜歡。」

  「你這為禍世間的妖狐給我住嘴!」常羲氣得水袖一揮,身上一條紅綢帶便倏地飛射出去,險險擦過妲己玉頰。

  「你、你這貧乳花旦竟敢傷了本宮玉顏!」妲己撫著臉上那一處熱辣辣的紅腫,背後九條狐尾都炸毛豎了起來。

  一旁的燃燈經過無數次協調無效後,早已放棄勸架的可能,只是目死地望向遠方。

  當初他找了這二人來當婚禮顧問,這下腸子都悔青了。

  誰曉得他倆光是為了婚禮要中式或西式就吵了不下幾百次,唇槍舌戰乃至動手動腳,都不是第一天的事了。再吵下去恐怕這大殿屋頂都要給掀了。

  「……二位都別吵了,好嗎?」

  姜子牙左手扶著額頭,臉色很是蒼白:「我不太舒服,想回房休息一會,就先行告退了。」

  「子牙你還好嗎,要不我送你回去?」於公於私,燃燈都不太放心姜子牙近來的狀況。

  自從宣布要與申公豹成親之後,子牙反倒沒了平日的自在,成日裡微皺著眉頭,像是有心事似的。可惜這幾日申公豹下凡去辦件急事,要不向來他都是緊跟著他師兄的。

  「不用了,我沒事,回去躺會就好了。」姜子牙對他扯出一如往常的笑容,召來四不像後逕自飛回居處。
 
*****
 
  說實話,姜子牙知道自己一點也不好。

  之所以急著要離開大殿,部分原因固然是小狐狸和太陰星君吵得自己頭疼,另一部分卻是個人因素。

  坐在床沿,他緩緩撫摸著那一床水紅滑絲錦被,上頭用金銀線繡著鳳凰于飛的圖樣。

  鳳凰于飛,那本是夫妻和好恩愛的象徵。

  只是世間戰亂未平,何以成家?

  「子牙,護仙境平安、繫眾仙和睦之責,便都交付予你了。」

  當初師尊傳位於他,封他為齊恆天帥,統領眾仙。而今神魔之爭日烈,凡間紛亂再起,自己又怎能只圖己身之幸而忘眾生之苦?

  姜子牙思前想後,不由得長嘆一聲。

  有腳步聲由遠至近,他知來人是誰,便只繼續倚著床柱發楞。對方一如往常並未敲門便直驅而入,赤色長髮從著動作飛揚。

  「師兄,我聽聞你今日身體不適,可好點沒有?」

  姜子牙並未迎向那雙熟悉的眼眸,只垂著頭低聲說了句話──

  「師弟,我們別成親了吧。」

*****

  申公豹愣了足足有十秒,才聽懂姜子牙方才說了什麼。

  「師兄,你說什麼傻話?你是怎麼了?頭疼腦子不清楚?」他用一連串問句表達他的訝異,拒絕相信對方竟說出這種話來。

  他才匆匆解決完凡間的差事趕回來,正滿心歡喜地期待著五日後他與師兄的大喜之日,現在師兄說他要悔婚?

  「我是認真的。」姜子牙抬頭望著眼前不敢置信的愛人,一雙淡漠的墨眸透著無比堅定。

  「我拒絕。不管師兄你提出什麼理由來,我都要娶你。」申公豹靜默半晌後沉沉出聲,也換上了一副肅容。

  姜子牙自床沿站起,平視著對方倔強的面孔,嘆道:「師弟,你到底想要什麼?」

  申公豹霍地拉近距離,將姜子牙困在他的手臂與石牆之間,定定直視著他,不容他有脫逃餘地。

  「師兄,你不是很清楚嗎?我要的一直以來都是你。我只要你。」

  這樣毫無保留的告白和他真摯的眼神直直闖進心底,在姜子牙心湖投下圈圈漣漪震盪。他一直都知道申公豹深愛著自己,卻未料到他的愛竟如斯深重。

  「……師弟,拜託你,別讓子牙為難好嗎。」

  避開了對方的灼熱眼神,姜子牙看著地面淡然道:「世道混亂,師尊既將仙境安危託付與子牙,子牙自當凡事以公為先,無法以你為尊,斷不能做一賢妻。如此,怎能為你良配?」

  猛然退後一步,申公豹捉住他的手腕,眼底是顯而易見的憤怒:「師兄,你總是把公事擺在第一位,你到底有沒有為自己打算過?難道你是為了受苦而修仙嗎?為何不能痛快過活?」

  申公豹不能理解,明明師兄大可像自己這般活得縱情恣意,可他卻偏偏願意給瑣事束縛,凡事委屈自己、成日為公事操勞,他到底懂不懂得愛惜自身?懂不懂得什麼才是活著的意義?

  「師弟,這是我的選擇,請你尊重。」輕輕掙脫了對方的掌控,姜子牙背過身向著床帳,擺明拒絕再談下去。

  「我不會答應的。」申公豹冷冷丟下一句話,轉身大踏步而去,摔門的力道連案上一只青瓷花瓶都給震落在地,發出玉碎般驚心的聲響。

  默然收拾著一地狼藉,被留下的那人咬緊下唇,終究沒有追上去。

*****

  「你說子牙悔婚,此話當真?」一身華衣的太陰星君坐在仙境湖亭中,聽著燃燈上氣不接下氣的報告。

  「當真,我方才打算去探望子牙好些沒有,卻在窗戶外頭聽見他和豹在裡頭爭執,還摔了東西呢。星君,您說這該如何是好?」

  無助的燃燈抓了抓頭。他倆要是繼續冷戰下去,他的頭髮可都要急白了──不對,它本來就是白的──總之這事兒可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哪。

  他和豹牙二人素來交好,子牙本就個性溫和好相處,豹知道他對子牙沒動「歪念」,也不會像對著聞仲那樣烏眼雞似的。

  這兩人能結成眷侶,他自然欣慰不已,還給拱成了主婚人。而今小倆口鬧成這樣子,也不由得他不憂心。

  「不用擔心,人家會解決這件事的。你就好好和靈珠兒恩愛去吧。」

  聽完前因後果,嬌媚的仙人悠然飛到亭上,臨去前還向燃燈眨了眨眼要他放心。

*****

  隔天一早,氣氛沉重的申公豹居處來了位稀客。

  只見那女子嫋嫋婷婷地步過大門,逕自走到大廳,俯視著太師椅上正一杯杯痛飲黃湯的此間主人。

  「本道不是說了師兄外不許任何人進來嗎?守門的那些飯桶在幹什麼?」只是薄醉的申公豹看著衣飾華麗的來人,不滿地皺起劍眉。

  「大清早的何必這麼大火氣,躲起來喝悶酒有什麼意思?要喝本宮陪你喝便是。」說著蘇妲己便自個拿起几上的烏銀自斟壺,取過另一只酒杯喝將起來。

  對方冷哼一聲,搶過酒壺挑眉道:「你又沒愁要消,別浪費本道的好酒。反正你來左右也不過是要奚落本道。你向來對師兄存有妄念,此番師兄悔婚,自然樂得很。」

  蘇妲己微微冷笑,放下酒杯翹起一雙長腿:「也罷,本宮懶得與你多費唇舌,只問你一句,你究竟愛不愛姜尚?」

  申公豹啞然失笑,這問題荒謬得很,自己若不愛師兄,此刻為他在這生氣喝悶酒幹什麼?

  觀察了對方神色,蘇妲己徐徐續道:「那好,就算你愛,又是愛他哪一點?」

  「師兄心地柔善、處處為人著想,辦事亦極認真負責。他雖久掌大權卻無半分驕矜,素日裡個性也單純可愛……師兄的每一點,我都愛。」即便是在氣中,一想起姜子牙平日裡的溫和笑顏,口氣也不由得軟了幾分。

  「你既知姜尚辦事向來是公大於私,又何必為此怪責於他?愛情這回事不就是互相體諒包容嗎?」蘇妲己拿過一旁的點心盒子,揀起一塊核桃酥放入口中。

  「瞧,你連點心都知道要備著他愛吃的核桃酥,為何對人卻不能體貼直率一些?」

  「……」申公豹不發一語,想起昨日摔了師兄的門,不由得隱隱有些愧疚。

  用絹子擦了擦嘴,蘇妲己最後又斟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後道:「你若再固執下去,不過是兩敗俱傷罷了。本宮言盡於此,多為姜尚想想吧。」

*****

  眼看距離原訂婚期只剩三日,姜子牙卻仍把自己關在居處內,吩咐侍童婉拒所有人的探訪。

  「姜先生!姜先生!你開門哪!」「汪汪!」發話者黑髮飛揚,騎在一架重型機械上,身旁還帶了條狗,正是在封神大戰中曾助姜子牙一臂之力的楊戩。

  戰後仙靈傷亡慘重,他心中懊悔而隱居於桃山之上,本無意再過問俗事。然姜先生與他有舊,此事攸關其終身之幸,不得不管上一管。

  「楊將軍不遠千里而來,子牙十分感激。然此為子牙個人之事,還望眾人體諒,勿再作勸解。」姜子牙平和的語音自門內傳來,聽不出太多情緒。

  「子牙,你連為師之言也不肯聽嗎?」

  正當眾人手足無措之際,一道祥雲從天緩降,上頭立著大袖飄飄、一派仙風道骨的元始天尊。

  「天、天尊……」元始天尊到來,門口侍童自是不敢阻攔,任他隨手一揮解開了符咒結界,推開木門。

  「子牙拜見師尊。」姜子牙歛衽行禮,神情一如既往莊重。

  元始天尊見狀微微一嘆,指著身旁木椅:「坐吧。為師此番前來不過有數言相勸,說完便走。」

  「子牙,為師當初托汝為仙境主持,本是看汝生性持重、辦事穩妥,乃眾弟子中第一可靠之人。卻不想此舉反倒誤了汝。」

  面對師尊語重心長的一番話,姜子牙垂首沉思,輕捏身旁的四不像:「弟子不明白,還請師尊賜教。」

  元始天尊撫著長鬚,徐徐道:「汝可知為人子女最要緊一事為何?並非盡孝,乃保重自身。此身安好,方能盡孝,不令父母憂心。」

  語畢,他注視著愛徒雙眼,沉聲道:「今汝凡事鞠躬盡瘁,置己身於不顧,又怎能算是孝敬師尊?」

  一頓疾言厲色下來,姜子牙不由得冷汗直冒。他確實一直以來因公忘私,以為只有以天下為己任、盡心治世方能報師尊傳此大位之深意,卻不想被訓斥了一頓。

  元始天尊見他面有慚色,也知他是一片苦心,便緩下了口吻:「要知力量合則強,分則弱,切勿凡事都想著一肩挑起。眾人齊心,方是和諧之道。」

  「……是,弟子謹遵教誨。」姜子牙恭聲道,同時起身相送。

***

  「師兄!」

  正當姜子牙送元始天尊至門口,天尊正欲乘雲而去時,一團黑影高速俯衝而下,揚起一片沙塵,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先前是我不好,惹你失望。我不要你為我拋棄公事,只要你肯讓我替你多分擔些,別老是累壞自己。」剛下坐騎的申公豹一見姜子牙出府,立刻上前執起他的手,劈頭就是一頓道歉。

  「……」姜子牙一言不發,卻也沒摔開他手。

  「這白玫瑰在西方又稱『新娘的玫瑰』,一百零八朵代表求婚,我特地去西方神界找來的。師兄,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嫁給我好嗎?」

  接過斑點虎咬著的一大束白玫瑰,申公豹單膝下跪,仰望著他此生摯愛。

  看著他一身風塵僕僕、連一頭紅髮也散亂不堪的狼狽模樣,姜子牙心中感動,卻也有些尷尬:「師弟,大家都看著呢……」

  申公豹這才發現周遭眾人的存在,包括他的師父元始天尊。

  「呃,不要緊不要緊,當咱們都不在就是,你們繼續啊繼續哈哈哈。」燃燈一陣乾笑著打哈哈過去,眾人也連忙各自看向其他方向。

  「我、我……」嫩臉浮上一片紅霞,姜子牙在眾目睽睽之下無論如何也說不出「我願意」三個字,只是拿含羞眼光瞧著遞出玫瑰下跪的申公豹。

  「看樣子子牙是不反對的,公豹你便大方娶了你師兄吧。」還是元始天尊看不慣他那兩徒弟拖拖拉拉,直接替這不上不下的場面定了裁決。

  「恭喜恭喜,夫妻就是要床頭吵床尾和啊。」笑瞇瞇地上前拍了拍他二人的肩,燃燈臉上是由衷的欣慰。

  「哼,死淫僧,昨晚那筆帳還沒和你算呢。」一旁的哪吒紅著臉瞪了他一眼。

  「人家可是又勸又求的才把天尊請來,說說你倆怎麼謝我呢?」一道華光灑落,姍姍來遲的常羲嬌笑道。

  「當日阻著本宮喝你的酒,這下總該請本宮吃杯喜酒了吧?」蘇妲己剜了緊擁著愛人的申公豹一眼,不忘補上一句。

  於是在眾人通力合作下,這一場悔婚危機總算是過去了。

*****

  在蘇妲己與常羲再度大戰三百回合,鬧得姜子牙差點又犯頭疼之後,婚禮總算是確定走西式風格。

  「這樣不會顯得不倫不類嗎?」姜子牙侷促地拉著身上綴著珍珠與蕾絲的白紗禮服,不安地看著鏡中與平日截然不同的自己。

  「本宮說不會就不會,來,轉個圈。」專心替他戴上白玫瑰點綴的頭紗,穿著伴娘華服的女子滿意地欣賞著她的成品。 

  「是時候入場了,走吧。」

  領著姜子牙走至會場後,蘇妲己上前挽著應邀擔任伴郎的楊戩手臂,回眸一笑,帶著她的無限祝福:「姜尚,你一定是最美的新娘子。」

  「謝謝你,小狐狸。」對方鄭重點頭,看著前方擔任花童的哪吒一路在紅毯撒上花瓣,伴郎伴娘為他開路,接著便輪到他了。

   深吸一口氣步上紅毯,可以看見彼端一身英挺白西裝的申公豹正含笑等在那裡,彷彿已經在原地等待了千百年之久,等著姜子牙一步步走向他,終於來到他身旁。

  於是一襲若雪白紗,宛如天使下凡的新娘捧著束白玫瑰,微笑著款款走向彼端的新郎,對望的兩人眼中具是似水柔情。

  觀禮者在那一瞬被這樣的場景深深震懾,像是目睹了真愛一詞的具象化。

  接著才想起來要喝采,一時祝福與掌聲此起彼落,伴隨無數撒向新娘的粉色花瓣。

  「師兄,你今天真好看。」緩緩伸手為他拂去頭上花瓣,申公豹揭開白紗,凝視著姜子牙畫著淡妝的俏秀容顏。

  對方頓時羞得顏若玫瑰,輕輕垂下頭去,如不堪雨露而頷首的嬌嫩花苞。

  「好了,要談情說愛待會有的是時間,先把儀式完成了吧。」還是主婚的燃燈跳出來打破那份旖旎氣氛,不然誰知他倆還要含情脈脈多久。

  「申公豹,你是否願意……」

  「我願意!千百個願意!」

  燃燈無言地望了一眼迫不及待的申公豹,無奈地轉向新娘:「那麼姜子牙,你是否願意嫁與此人為妻,無論生、老、病、死,不離不棄、相守一世?」

  「我願意。」輕聲但堅定地說出誓言,姜子牙知道從這一刻起,他和身邊這個人就將各自的幸福交到彼此手上,從此悲喜與共、風雨同路。

  對視一眼,他們默然十指交扣,想起的是一段古老的誓詞──「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那麼我在此宣布,這二人正式結為夫妻!」燃燈朗聲說道,登時會場內爆出一片喝采,大夥蜂擁上前向新人道賀。

*****

  「啊,捧花還沒扔呢。」在一片混亂當中,姜子牙意識到這一大束白玫瑰還拿在右手,便面向眾人將它高高舉起。

  場內女子一見到這象徵幸福的捧花,頓時如池中的鯉魚搶食一般,奮力揮著手:「給我!給我!」

  新娘子一高高拋出捧花,立時便給新郎官一個公主抱抬起,使得他在羞澀中愕然回頭:「師弟,你這是幹什麼?婚禮還沒結束呀。」

  「此刻眾人爭搶捧花,不趁這時候走,待會又要給纏住了。」說著申公豹打個呼哨,斑點虎便自後台竄出,他抱著新娘一躍而上,一夾虎腹便箭也似地衝出禮堂。

  「喂!你倆上哪兒去啊!戒指還在我這呢!」人群中奉命替哪吒搶捧花的燃燈急得大喊,但他的聲音很快便淹沒在一片喧鬧裡。

  待得常羲以水袖揮退眾多競爭者,一個曼妙飛升搶得捧花的同時,大夥才發現婚禮主角早已逃之夭夭。
  
  被擺了一道的眾人憤而轉向新房,想說搶親不成至少也要鬧個洞房,卻發現四周貼了數道天雷符咒,擺明是申公豹的傑作。

  「阻人好事者,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房內,申公豹壞笑著說。

   接著點燃了那對龍鳳花燭,俊臉緩緩靠近他面紅耳赤的新娘……

THE END. 
----------------------------

響應豹牙情人節放閃號召的久違神魔文。
本來計畫要寫陰陽師志怪短篇的,時間緊迫就先插個隊#
最卡的部分是結尾,幸福婚禮實在不是敝人的菜囧
敝人一介超抗拒閃光的人要寫甜蜜橋段實在很痛苦啊啊啊
本來因為愛打算給常羲多點戲份的,畢竟他實在太像解語花♥  
P.S. 白玫瑰的花語也有You are mine 的意思 (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275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魔之塔|豹牙|情人節|白玫瑰|TOS

留言共 13 篇留言

花虎
文筆很好啊你 文言文我都一頭霧水

03-13 15:33

薄荷
一直覺得卡片故事作者很猛,考據資料看潛解子牙的就看到頭昏腦脹Orz03-13 18:15
墨瀋
感覺超鬧,好看www

03-13 16:01

薄荷
結婚就是要熱鬧XD 男女主角內心戲反而被減了#03-13 18:18
晞(و •̀ㅂ•́)و
嗚唔哇啊啊啊啊啊QWQQQQQQQ(講話啊
謝各位神助攻,不然一個想太多,一個想太少要拖到什麼時候⋯⋯[e6]
哪吒當花童毫無違和感,居然叫燃燈去搶捧花嗎www
常羲,好人[e13]

03-13 16:12

薄荷
一個語無倫次的概念(?
眾人齊心,方是和諧之道XD (不要抄天尊台詞!
畢竟人矮搶捧花有先天劣勢嘛ww
本來還想順便扯到月老關卡的常羲跟泰奧~03-13 18:21
歡迎站外搜尋baha0
以前玩遊戲產生興趣,看了原著小說,也看漫畫,封神真是經典!

03-13 17:22

薄荷
個人其實沒看完封神榜,反正神魔封神劇情也是半架空w
電玩蛇魔無雙的太公望也是美男子ww03-13 19:13
粉圓ㄦ
居然是BL!!!
不過還是寫得很好
好險我之前有玩神魔
知道誰是誰。

我一直想像姜子牙穿白紗
拜託,阻止我想像

03-13 17:36

薄荷
敝人只是回歸腐女的老本行ww
粉圓妹子退坑啦,子牙萌萌/
樓上上的晞大家有豹牙婚紗照說XD
不用想像了,人家都畫出來給你看了w03-13 19:18
墨瀋
樓上我不會阻止你的(?

03-13 18:29

薄荷
還要順手推一把ww03-13 19:19
Sayaka
子牙的婚紗www
很有畫面~
最近再玩夢100~(小野好棒~

以前在玩神魔的時候,總覺得官方畫得妲己,跟記憶中的不大一樣xD~

03-13 18:43

薄荷
娘娘記憶中的妲己又是怎樣呢?
3樓家有婚紗照可以參考ww
去google發現有小野大輔跟小野賢章兩隻的說03-13 19:24
歡迎站外搜尋baha0
無雙系列好像都會美化歷史人物,我的風神演義之酸國無雙就……
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104555

03-13 19:42

Sayaka
就是金毛九尾狐呀XD~
可是官方畫紫色的XD

妾喜歡的是小野大輔喔XD

姓小野的還有一個小野智樹XD

03-13 20:09

薄荷
大概是覺得紫色比較媚吧(?
辜狗大神說是賽巴斯欽的聲優,
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敝人一開始想到的是小野麗莎-.-03-13 22:42
Sayaka
www

妾知道賽巴斯醬是小野大輔配的~

還有最近的十四松也是他www

(一部沒節操的動畫(x))

03-14 09:18

薄荷
聲優多少都有代表作呢
敝人除了FREE很久沒追新動畫了XD03-14 21:06
migo
我很喜歡妲己對申公豹說的話 :)
辛苦了,文章內穿插許多卡片故事裡的對話,考據得相當仔細呢!

03-16 00:33

薄荷
竟然有人發現敝人的苦心嗚嗚,有從各故事裡偷幾句來用XD
那段是難得的靈光一閃,大概是突然被靈感大神的雷劈了一下(#03-16 10:31
穹影熹月
神魔白色情人節特典無誤w
雖然說神魔CP無數對,但好像是豹牙特別家喻戶曉?
不過這篇感覺起來挺像在看偶像劇的XD
至於子牙的婚紗,好吧,我連想像都沒有,
因為早在這篇之前就有看到有人畫過又畫得傾城傾國,
從此之後就深深印在我腦海中沒有其他了orz
總之,我覺得原來封神榜的故事在大家的腦中,
快被神魔版本的(還有你的((指)給覆蓋過去了XD

03-17 21:16

薄荷
一定是晞大努力宣傳豹牙的關係吧(?
因為趕時間所以想到什麼劇情就用上了XD
敝人想看子牙穿水手服或旗袍~(你別#
老扣扣姜太公哪能引人興趣呢,
當然是回春的子牙與相愛相鬥的師弟比較萌啦~03-21 19:42
柒月七
妲己大好!!!!!
已經沒玩了現在看到有種懷念感XD
學姊的文筆依舊讓人甘拜下風嘆為觀止啊 ヾ(*´∀`*)ノ

04-03 14:19

薄荷
妲己不知為何很搶戲,作者也控制不了w
身旁好多人都棄坑啦,敝人還在堅強打滾#
敝人需要被期限鞭一鞭才會認真生產囧04-03 15: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AzureMint3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解語何妨話片時... 後一篇:【楓】初戀總是最美之克勞...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118787摔跤的騙♂子
原來你是花言巧語 基♂情被你騙騙你 原來你是來人搞♂死你 達到目的做你♂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