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影刃-第三十九章-狄賽亞的王者

作者:草士│2016-03-09 20:59:07│贊助:8│人氣:114
        

      第三十九章-狄賽亞的王者





狄賽亞王國有兩名天資聰穎的皇位繼承者。


第一繼承者,歐德爾納多奧普哲林狄賽亞。


有「戰之子」稱號美名的第一皇子,相貌堂堂,氣度非凡,為人謙虛有禮,做事認真勤奮,是個受民認可的完美王子,也是影導者女性心中的白馬王子。


歐德爾王子的豐功還不只如此,傳聞他已繼承狄賽亞代代流傳的神器,十煌刃之一的「獅心雷刃」,能夠輕易操控火和雷的雙手刃,也是當年狄賽亞皇帝力壓群雄的最大功臣。


第二繼承者,菲亞絲潔娜帕拉妮亞狄賽亞。


有「最強女皇」美譽的公主殿下,其外貌美得令人忘卻呼吸,完美身材足以媲美知名模特兒,為人溫柔貼心,宮中大臣無一不對她疼愛有加,精通政、德、仁、王、兵之五學的公主,同時也是狄賽亞屈指可數的「智囊」。


別以為菲亞絲公主沒有繼承皇帝的強大神器,就認為她會是弱者。放眼如今的狄賽亞,如果菲亞絲公主自稱第二,就算是其兄歐德爾也不敢稱自己為第一,美貌和實力皆具的公主,絲毫不輸其兄。


智與美的美麗公主,繼承其力的完美王子,彷彿是上天開玩笑所誕生的兩人,狄賽亞全國上下的老百姓,所有人都相信美好未來再向自己招手,無一不對兩日後的皇帝回國感到歡喜不已。


狄賽亞皇帝出使他國只有一個意涵,那就是下一任皇帝即將產生!


全國籠罩著歡樂氣氛。然而,曾幾何時又有人能預料到,兩日後的皇帝回國,卻是精心安排的計畫?





我,菲亞絲潔娜帕拉妮亞狄賽亞,狄賽亞王國公認的第二皇位繼承者,在這之上,還有身為同父異母的兄長,第一皇位繼承者,歐德爾納多奧普哲林狄賽亞。


說上這位兄長,腦海便不自禁聯想起那「謙虛有禮」的笑容,以及「認真勤奮」的做事態度,我頓時覺得胸中一陣沉痛,哀歎一聲。問我為何而歎?我為狄賽亞的未來感到憂慮啊!歐德爾這個人,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子啊!


儘管他以為能騙過所有人,卻騙不過我菲亞絲看人的眼光!從小我就經常和祖父出外看過各式各樣的人們,長途旅行期間,不知不覺間就學會看透人的本性。


真正正直的人,其本性會散發如火一般的紅色。


真正溫柔的人,其本性就有如水一般清澈水藍。


與此同理,邪惡之人,其本性就會如汙水般惡臭混濁。


而歐德爾,則是我所見過最混濁惡臭的邪惡。


那大概是在三年前左右,在回國後的某一次宴會,我就已經得知歐德爾那壞到骨子裡的惡劣本性。


雖然這麼說可能有失禮節,但我從不認為歐德爾兄長是真正想造福狄賽亞王國,繼位目的八成是看上狄賽亞皇帝手握的兵權,甚至應該說,歐德爾這個人想摧毀榮耀的狄賽亞。


身為狄賽亞的公主,我絕不能讓這等事情發生!


可是狄賽亞隨處都有歐德爾的眼線,父王的兵權大致也轉交到歐德爾手上,想趁機召集大臣和父王母后反抗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我手上也沒有絲毫證據可言。


再這樣下去,狄賽亞王國只有毀滅一途。


我該如何是好?難道就只能坐以待斃?


──答案馬上閃過我的腦海。


在和祖父旅行的三年間,我聽聞過各式各樣的傳奇異事,「黑白雙刃」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傳聞兩名年僅十三、四歲的少年勇闖敵陣,燒軍營、殺敵將、救人民,以一擋百,以百打數千,終結戰爭的最大功臣。很難想像這是年僅十三、四歲的少年能做出的事。


滿腔救國情懷的正義感使然,令我緩緩握緊拳。


當下的我很確信──如果我能得到這兩名少年,想奪回兵權並無可能,甚至將歐德爾的勢力完全撤出狄賽亞境內也不是問題。


時過境遷,終於等到莫大的機會。父王為了依照傳統而出巡他國,出巡回國後……就會由父王指派新任的皇帝。照目前情勢來看……我這邊的機會非常渺茫。


所以我很清楚,這次,便是最後的機會。


「捨棄地位也好,放下矜持也罷,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眼睜睜看著先代辛苦建立起的狄賽亞被摧毀,」腦中頓時浮現兩名身影,那傳聞創建起狄賽亞的勇與智。眼眶不由得一熱,嘴中吐露抖音:「您們說對吧…………艾莉亞陛下、狄佩諾斯殿下……」





早晨──不對,現在應該是接近中午。


「……呀啊啊啊啊!別、痛!痛啊!別、啊啊啊啊啊!」慘叫聲響徹,全身肌肉都在哀鳴。


我敢說自己的慘叫聲肯定能嚇倒左鄰右舍的鄰居了。


「您、您沒事吧,錦夜先生?」溫柔貼心的公主殿下端出泡好的熱茶,擔憂的柔和目光令我感到一陣窩心,然而這還是改變不了全身所帶來的劇烈疼痛。


好想死……為什麼我必須遭這種罪不可?


「真夠窩囔……只因時隔久違的運動,身體一時無法負荷黑雪所帶來的疼痛,」一旁冷眼睨著我的姐控答道。隨即,只見他以眨眼般的速度變換臉色,面露噁心到極點的帥哥笑容說:「公主殿下請放心,這不過是這傢伙重獲力量的一種儀式,過不了多久,這傢伙必能恢復往日水準。」


你當我是哪裡來的邪惡術士嗎!?儀式是什麼鬼?想要恢復往日的力量,沒給我二、三個月是做不來的!這個說謊不打草稿的傢伙!


我憤恨地瞪了姐控一眼,眼神包含各式各樣的哀怨情緒,但全都遭到無視了!


「你這該死的……」我還打算抱怨幾句時,轉念想想還是算了,在繼續下去肯定會有更多麻煩!「算了──」於是我把目光轉移到事務所的唯一出入口,那扇老舊的大門,說得更準確一點,是躲在門後的兩位不明人士。


「門口的兩位也進來打聲招呼吧?少說也來五小時,累不?」我打著喝欠,懶洋洋的說。


此話一出,事務所的大門外頓時竄出兩道凜冽殺意。很顯然,對方的目標是我和姐控。


坐在我身旁的公主殿下拉起戒心,稍稍往我身後一靠;相較之下,姐控那白癡顯得怡然自得,翹起二郎腿看著從隔壁偷來的早報,完全不把直朝自己逼迫的殺氣放在眼裡,不過他卻對我投以忌妒的目光。從他嘴形上表達出的唇語:「給我離公主殿下遠一點!」


……真不想理這白癡。


我急忙回神,突然冷笑,啜了一口公主殿下泡的綠茶:「看來~第一皇子也不是傻子!明白在自己登位前,必先斬除的對象是誰。」


只見公主殿下身子猛地一顫,微微挺起柳腰,睜圓那雙迷人的藍寶石瞳眸,帶著滿臉的詫異看向我。


我也不多說,簡單回贈一個笑容。公主殿下應該很驚訝為何我們會知道這事吧?


其實關於繼承權方面的問題,在公主殿下尚未找上門前,我們大致上也有一定認知,加上後來為了執行某些任務的事前調查,狄賽亞皇族的秘密也就被我們狠狠挖掘了一番。


換句話說,當公主殿下找上我們,並提出想和我們結婚的荒謬委託時,我們其實就已經猜到會有這麼一天了。


「譬如說~~坐在我們身邊的第二皇女?」姐控也故意笑著附合我。


「啊勒勒~怎麼會這樣呢~~~第一皇子最~最最顧忌的公主殿下,居然就在我們這裡呢!?」


「哎呀呀~這可怎麼辦才好?我們呀~~可是答應公主殿下要幫助她囉?真沒辦法呢~只好先把礙眼的第一皇子除掉?」


語畢,就見姐控散發足以震懾心魄的濃烈戰意,瞬間壓倒門外竄來的兩道殺意。兩者間的差距實在太遙遠了。


我已經可以料想到,門外那兩名「客人」此時的表情有多麼精采。


「不過──」話風一轉,駭人戰意依舊,然而姐控卻上仰起嘴角。


來了,陰顯姐控的拿手好計。


「公主殿下在這場王位爭奪是如此不利…………依我看……如果兩位能不計前嫌,歸順並忠身侍奉公主殿下,成為她手中斬殺敵人的利刃和誓死捍衛的鐵盾…………我們也不是沒有商量的餘地。」


姐控也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立馬接了第二句:「當然,這是民主時代。決定權在你們,不過我可沒好心到願意放走敵方陣營的刺客喔?」


「但如果兩位能真心相待,盡心成究公主殿下的王道,日後公主殿下立位,想必……不是伯爵也有子爵的高級待遇,這也是我們答應幫忙的原因所在。」


「錦夜先生……這樣真的好嗎?」似乎是看不下去的公主殿下,小聲在我耳邊呢喃道。


我輕輕用食指點在自己唇上,露出神秘微笑,在公主耳邊細語說:「沒關係的,公主殿下等著看吧。依照我長久下來的觀察,每當姐控用這招誘利他人時,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剩下的……就看他們怎麼選擇。」


說完,我便一手用遙控器打開電視的電源,一手吃著從廚房拿來的零嘴,橫臥在雙人沙發上,享盡人生微小的幸福。


過了許久……大概五分多鐘,我發現門外的殺意已然消退,剩的只有窸窸窣窣的摩擦聲。


「看來是正在猶豫呢。」我說。


「這點小事有必要討論這麼久嗎?」姐控煩躁的抓了一陣頭。


「你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把自己的君主視為糞土?」我瞪向他。


「少囉嗦,誰叫那些自以為是的傢伙們都是些臭男人啊!?」


「也就是說,如果是有著無與倫比高貴的王者氣息,如外國女星般漂亮的金髮和細緻臉蛋的話……」


「此生,吾絕不背叛此君!」


聲音凜然的大叫些什麼啊,你這他媽的死色鬼。


「太好了公主殿下,妳可以放心了。」


「這……我該高興還是難過?」公主殿下面有難色的說。


叩叩叩,大門終於傳來一陣讓我們等候已久的敲門聲。


然而就在下個瞬間,緩緩將打開的人──令我們(我和姐控)難以言喻!


「…………可以談談嗎?」


居然是兩名看起來不過十六左右的少女!?那個第一皇子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派兩名如此年輕的殺手,而且還都是女的!?


「……嘛,站在門外也不太雅觀,進來吧。」我急忙回神,苦笑催促她們進屋。


「「…………」」兩名少女身著深黑色的緊身衣裝,由於口鼻都已遮衍住,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還真無法看到她們微微點頭的模樣。


不過兩人都是很少見的銀髮,應該是雙胞胎吧?


「你們好,我叫烏爾菲,旁邊這是我妹妹。」身材較高挑的銀髮姐姐,眼神柔和的說。


「……我叫烏爾娜,」胸圍和臀圍比起姐姐要來的豐潤許多,她的目光帶著警戒,但也只敢藏在眼神深處。


「「我們是雙胞胎。」」


我想也是,說話憑率和感覺都是同一人,說不是雙胞胎我還不信呢。


「您們好!兩位美麗又動人的小姐,我名為晨曦•末爾。而我身邊這位……想必不用說也明白吧?」姐控率先說道,然後緩緩退到公主殿下身後。


「我是菲亞絲潔娜帕拉妮亞狄賽亞──狄賽亞第二皇女。妳們好,烏爾菲小姐、烏爾娜小姐,儘管……妳們仍是歐德爾兄長的手下,請仍容我先向妳們道謝。」


「道謝?」


「這是為何,公主殿下?」


這兩姐妹似乎不明白公主殿下的這番話。


「減少無謂紛爭、讓狄賽亞不在以戰爭,而是依靠互相溝通來解決問題──謝謝妳們願意坐下來和我們談和。我始終相信人性的溫暖,這份溫暖肯定能達到真正意義上的和平。至少,我是如此深信著的。」公主殿下那份真誠的情感,飽含溫馨的每一字一句,都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


兩位殺手小妞已經被嚇的說不出話來了。


良久,就見烏爾菲相當激動的倒抽口氣,勉強才脫口說出一句話:「妳真的會賞我們爵位嗎?我們能相信妳嗎!?和平真的能到來嗎?回答我,狄賽亞的第二皇女!」


烏爾菲的眼角帶著微微淚花,臉上流露激動和感動。或許,她已經等待很久了吧……等待某位賢明的君王,能夠帶來真正的和平。


「誒?啊、嗯……」或許是對烏爾菲激動的語調感到訝異,公主殿下先是愣了一會兒,不過很快回到『皇女』的公主殿下。頓時我只感到氣場一變。她挺直柳腰,雙眸散發溫柔而不失嚴謹,語調認真但不失感情。「我身邊真的沒多少可以相信的臣子……但我可以以狄賽亞皇女之名向妳們保證,當我繼承王位的那刻,一定會率先重賞你們!」


「還有,請相信我吧!我一定……會讓真正的和平到來!」公主殿下握緊雙拳,嶄露如花綻放般的笑顏。


……真不愧是公主殿下,她所展現的真誠,就連號稱冷血無情的我,居然也狠很心動了一把!


「………………說實話我們並不介意幫誰的忙。不管是第一皇子或是第二皇女,」烏爾菲比起方才要冷靜不少,就看她輕輕撫過烏爾娜的銀髮,後者感到舒服地瞇起雙眼。她點點頭,笑道:「我們只想過著平和的日子…………長久的心願……如果是您的話──」


烏爾菲緩緩屈下那長佻的美腿,妹妹烏爾娜隨後也跟著單膝屈下,垂下頭半跪在公主殿下面前:「如果是您的話,或許真的能給予我們平和的日子、或許真能達到先人能未實現的和平,所以!我們心意已決!」


「臣!烏爾菲!」


「臣!烏爾娜!」


「將用盡我們這身力量,為公主開闢道路!為公主斬殺敵人!我們是公主手中的利刃!也是公主您的鐵盾……一切,由您做主!」


充滿忠誠和信念的臣與王,此刻就呈現在眼前。


「這邊才是,請妳們多多指教,我忠心的朋友們!」公主殿下輕笑,不顧形象伸手拉起兩名新加入的臣子。


────就在不久後的將來,菲亞絲潔娜帕拉妮亞狄賽亞承諾當初的約定,率先受封兩姐妹為『黑薇薔女爵』和『白薇薔女爵』,一黑一白,陰陽成對,後世通稱她們『黑白薇薔』。這也是唯一足以和『黑白雙刃』其名的最強美譽。


「…………這種事我想我們是做不來的。」我不由得苦笑。


「……說得是呢。」姐控難得也不反駁,只是靜靜觀看這一刻。


只懂得背叛和殺敵的我們,是無法擁有這份資格──從我們拿起武器學會殺人的那刻。哪怕公主殿下排除萬難想認同我們,世人和我們自身也不會認同的。


「說起來……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烏爾菲和烏爾娜的視線,不,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莫大的壓力和沉寂襲來。


……該死,這麼說來,我好像還沒自我介紹的樣子?


我不由得倒退幾步,面露苦笑的說:「我、我是空川錦夜!和晨曦•末爾一樣!我也是協力者。」


「協力者?」烏爾菲的眼神頓時黯淡不少,全身散發殺意。


啊、啊勒?我說錯什麼了嗎?


我和姐控交換視線,但連姐控也沒有頭緒。


「你們為什麼要幫助公主殿下?」烏爾娜緩緩逼近我們,拿出藏在袖口的小刀,姐姐烏爾菲則冷淡瞪我們一眼,說道:「如果情報無誤,你們應該就是外面世界說的『黑白雙刃』吧?有如此強勁實力的你們,為何要選擇幫助公主殿下?不嫌棄的話,可以麻煩說明理由?」


冷冽殺意爆起,我和姐控連眼都不眨地接下這份殺意。


說實話,我也有些惱火了。


然而就在這時──


「不、不可以對這兩位如此無禮!小菲、小娜!」公主殿下急忙從中擋在我們眼前,向那兩姐妹解釋:「他們是我特地委託的幫手!為了奪回兄長手中的兵權,我們必須擁有足以批敵的強大戰力,這兩位就是如此的存在。他們不僅很照顧我,還帶我認識外面世界,是好人喲!」


「既然公主殿下這麼說了……」


這女人怎麼好像顯得很不滿意?


「但請兩位注意一點!既然身為公主的────……請問你們兩位怎麼了?為何都不說話?」


烏爾菲的話就此中斷,就在她發現我們凝重表情的瞬間。


正和烏爾娜玩在一起的公主殿下轉回頭,看向這邊,客廳陷入寧靜,只剩從電視傳來搞笑藝人的連環爆笑聲。


「──來了。」姐控放下手中的茶杯,說道。


「嗯,少說也有二十人左右。」我也跟著從沙發上起身,扭動殭硬的後頸。


「……在哪?」烏爾菲警戒的看向四周,她似乎明白我們的意思了。


「是敵襲……?」烏爾娜拿出袖口裡的小刀,保護著公主殿下。


我隨手抽走掛在衣架上的黑色大衣,快速套在身上,手中緊握純黑紅刃的不祥日本刀──黑雪。


姐控則已經換好裝束,翹起二朗腿看著手中的雜誌,而他的肩膀正站著一隻紫瞳的黑色貓頭鷹。


「看來,對方早就算好妳們兩姐妹會倒戈了呢。」我感受逐漸靠往事務所的二十餘人的氣息,苦笑的說。


「沒想到,歐德爾皇子他居然……」烏爾菲滿臉蒼白,似乎很愧疚的樣子。


「別介意小菲,並不是妳的錯,我很清楚這是兄長的計倆。」聰明的公主殿下早已看穿烏爾菲的想法,而她只是靜靜的笑著說,拍拍烏爾菲的肩膀。隨即,公主殿下轉過頭,壞笑的對我們說:「於是乎,陷入大困境呢。可以拜託你們兩位幫忙嗎,錦夜先生、末爾先生?」


聽到這話,我和姐控很有默契的笑出聲來。


或許,我們的內心早已等待這刻很久了吧?


「真沒辦法~~就去會會他們吧。」


「只要是公主殿下的命令,沒有辦不到的事。」


打開事務所的大門,我們倆走往下一樓的階梯。


然後──就見大約二十五人左右的仗陣,包圍了整間事務所。


其中有一位像是這群成年人的頭頭,帶著噁心的假笑,站上前說:「想必你們兩位就是菲亞絲公主的協力者吧?我們是歐得──」


話都不等他說完,我已經一腳從他那張噁心的臭臉踹下去,就看他連同後面的兩名小弟一同撞進隔壁鄰居的籬牆。


「啊呀呀~實在是~很抱歉呢!看到那張狗臉,忍不住就踹下去了?」我笑著摸摸後腦勺。


「啊哈哈~你也真是的~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呢?下次可得瞄準好大馬路中央喔?」姐控輕輕拍我的肩說。


「你、你們這兩個臭小鬼──」有不少傢伙應該我們的舉動震驚,但更多的則是憤怒。


然後,又是一個大叔飛進隔壁籬牆的節奏。


「少說廢話吧,雜碎。」我扭扭肩,拿出黑雪。


「我可不想讓雜碎汙辱我的耳朵。」姐控用中指推推眼樑,召換出不祥的紫黑色長仗。


「「來吧,雜碎們。」」



‧‧‧‧‧‧‧‧未完待續

‧‧‧‧‧‧‧‧‧‧‧‧‧‧‧‧‧‧新的寫法,新的小說,請大大們多加的支持!也歡迎評論及意見!!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剩一章!!!第二章節就要結束!(我是想在下一篇結束,可是能否順利又是一個問題)

順帶一說,第二章節是(上)喔!!第三章節則是(下)!!!所以要兩者連貫才是這次的主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240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冰o守護
頭香!

03-09 21:12

草士
恭c03-09 21:24
諸葛
要死這頭鄉我想a走阿QWQ.....

03-10 03:00

草士
哈哈03-16 2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icky1122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再給我兩天!!拜託各位!... 後一篇:忽然想起,下禮拜月考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iamond158大家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穿越冒險小說『古埃及王的祝福』終於更新囉,歡迎各位巴友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