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瑪奇輕小說】退魔一課 18

作者:小妮子│2016-02-28 16:16:50│贊助:0│人氣:200
18-生存




                        威廉喘著氣,環顧一下周圍。許多人們被Lullaby的影響而倒在地上,僅是睡著。而少部分人則處於半睡半醒狀態,受到Lullaby卻沒有完全睡著,蕾妮也是其中一位。蕾妮跪坐在地上,雪白的裙子癱在地上,雙手緊握著當作支柱的武器,吃力著撐著。蕾妮努力抬起頭,看著威廉的眼神讓威廉無法不去注意。
        「喂喂--這邊,這邊。」威廉猛然轉頭,自稱是釣魚的人的男子左手插腰,右手彈著手指,表情有些苦惱的看著威廉。
        「與其在意周圍,還是想辦法打倒我吧。現在你可是唯一還能戰鬥的,這麼不專心而被打倒的話,你重視的團長,可是會受到非人道的對待喔?」威廉咬緊牙根,對方自信的笑容與亞麻白色的頭髮,讓威廉完全搞不懂對方在想什麼。
        「你也是沉默的七魔嗎?」身體周圍完全看不到任何靈的波動,僅雙眼有著暗金色,但比起之前遇到的貝莉芙,眼前這位的雙眼黯淡許多。威廉不得不思考,是自己靈視能力衰退,還是靈的進化已經超出靈視的存在,威廉不經打了個冷顫。如果未來無法分辨靈,那人們與靈的戰鬥,將失去最大的優勢。但最重要的是,這傢伙會使用技能!對方甩了甩手,將手中的斧頭拋到了空中,再接起來。
        「誰知道呢?那麼,你不過來的話,我要過去了!」毫無準備動作!舉起盾,釣魚的人跨步朝向威廉奔去,在Assault的影響之下,速度逐步提升!從兩人相距到衝到眼前,不過一秒之間!攻擊便能中斷的Assault,在如此近的距離變得如此可怕,威廉再次發動Defense,藍色的閃光在盾上閃耀,然而釣魚的人卻在距離威廉不到一步的地方,瞬間停下!威廉連訝異的時間都沒有,釣魚的人已經舉起左手,右手往後拉到最高處!
        「Smash!」單手斧已相當驚人的速度在空中畫著下弦月,由下而上撞擊了威廉左手的盾!威廉發動的Defense輕易的被貫穿!受到衝擊的威廉往後飛了起來,但這瞬間他看到難以置信的情況,釣魚的人已經換了武器、裝備拳套、勾起右手、緒力!威廉相當清楚那是什麼!
        「嗚!」剛落地的威廉直接受到Charging Fist衝擊!左手的盾直接被打飛,躍起、一個回身踢!威廉舉起左手擋住了這擊!但Somersault的攻擊不僅如此!落地瞬間屈膝,像彈簧一般反彈而起、身軀在空中轉了一圈!這腳直接踢破了威廉的防禦!而下一瞬間,一隻腳就出現在威廉面前,威廉的下顎直接衝到攻擊‘!
        「噗!」下顎受到衝擊的威廉往後飛倒,躺在地上,頭劇烈的暈眩,視野看起來相當模糊。
        「好啦,接下來……喔?」原本以為威廉就會這樣倒在地上,然而威廉緩緩側身,撐起上半身,奮力喘著氣。
        「嘖,不愧是前神聖騎士團的團員,我對你的意志力給予相當高的評價。但我對你已經失去興趣了,你就在這觀看吧。」釣魚的人收起拳套,裝上了盾牌鋼瓶,同時拿起另一個鋼瓶裝備在右手上。這期間,威廉勉強在穩身子,扶著頭,當威廉意識到釣魚的人已經在眼前之時,釣魚的人左右平舉雙手。
        「Golden Time!Elemental Wave!」雙手的鋼瓶發手金色光芒,威廉清楚那是什麼。煉金基礎在於使用四元素的相互融合作用,而發出猶如奇蹟般的存在,這與魔法不同是,可以受到人的控制。比例、成分,是煉金的基礎,而Golden Time卻是能在短時間內凌駕於一切規則,在時間內可以發動任何煉金術而不受其限制,而Elemental Wave則能將煉金術強化。這並非任何一個煉金術士都能輕易學會的技能,需要在煉金術上專研相當久的時間才可理解的技能。釣魚的人舉起發光的雙手,順著蹲下的姿勢雙手往杜巴頓鋪著石頭的地面壓下,以他為中心,白色霧氣迅速往周圍,一波波的拓展而開,如同丟入石頭的水池激起的水波一般。刺骨的寒冷感讓威廉原本近乎麻痺的雙腳瞬間真的失去了知覺。
        「Fr、Frozen Blast?!」Frozen Blast原本是以鋼瓶發射口,向前扇形的範圍技能,以極低的溫度能冰凍前方的任何物體。雖然凍結的成功率受到鋼瓶本身的品質以及對象影響,並非一定成功。但受到Golden Time與Elemental Wave強化的Frozen Blast,不但範圍變成以使用者為中心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攻擊以外,凍結機率更是百分之百!威廉的雙腳與地面之間被冰塊冰凍,周圍的人們只要與地面有任何的接觸部位全部寒冰冰凍固定住!釣魚的人看了一下周圍,很滿意的轉過身,往遠距的蕾妮方向走去。
        「站、站住!」勉強撐起的身軀已經讓頭痛的程度加劇,然而這一切依舊無法阻止威廉將目光定在那背影。釣魚的人停在蕾妮面前,被卸除武裝的蕾妮僅剩下手中的武士刀,然而她連拔出的力氣都沒有,Lullaby的效果依舊持續,連睜開雙眼都相當奮力。釣魚的人緩緩蹲下,看著蕾妮,蕾妮卻完全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奮力撐住的手緩緩下滑,而釣魚的人伸出的手已經在眼前。威廉看著釣魚的人的背影完全無力,他右手的劍也被冰凍。
        「不能……這樣下去!」左右晃動劍,拔出了被冰住的劍,威廉深呼吸,將劍尖對著自己的腳!而遠處,這瞬間,蕾妮灰淡的左眼,由中心出現渾沌。渾沌緩緩韻染著蕾妮灰色的左眼,直到整個眼珠變成血紅色!蕾妮突然睜開雙眼,正要拔出武器!然而奇妙的觸感從腳底船來……原本穿著鞋子的左腳不知道哪時候已經被脫下,釣魚的人就這樣捧著蕾妮的腳,在自己臉上磨蹭……
        「哇啊!」「呃啊!」蕾妮與遠處的威廉同時大叫,原本以為會受到攻擊卻是這種莫名其妙的發展,蕾妮一腳正中釣魚的人的臉,而運用後座力後空翻了一圈,拉開彼此的距離!
        「粉……粉紅色……」只有眼力很好且一直盯著蕾妮狀況的威廉才在那瞬間看到!蕾妮某然轉頭!用憤怒的表情瞪著威廉,左手將裙子往下壓!威廉趕緊搖頭,並舉起雙手左右揮著。被高跟鞋踢種臉的釣魚的人躺在地上,許久才突然爬起上身,以坐在地板的姿勢。蕾妮瞬間警戒,雖然赤腳的左腳踩在石製地面的冰冷觸感讓她很不舒服,但現在並沒有時間去面對這個問題。
        「真奇怪……怎會能動?喔?那眼睛……難道……」釣魚的人保持著坐在地面的姿勢,盯著蕾妮看。蕾妮的劍尖對著釣魚的人,只要他有任何動作,便能立刻反擊!威廉真心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深呼吸了一口氣,舉起劍!正要往自己腳刺下去之時,一雙粗曠的手從背後抓住了他,威廉轉過頭,卻看到阿奇爾鼻青臉腫的模樣看著自己,對自己搖了一下頭。威廉還沒反應過來,他正想叫阿奇爾去幫助蕾妮之時,一個身影快速的經過他與阿奇爾身邊。釣魚的人雙手拍了地板躍起站著,蕾妮瞬間踏出將武士刀刀尖對著釣魚的人刺去!這速度近乎沒有人能跟上!而釣魚的人卻露出相當不好的笑容,等待著蕾妮往自己而來!
        「轟!」地面攏起!在蕾妮與釣魚的人之間形成一面牆壁!蕾妮停下腳步,在地面滑行了一小段距離,差點撞上Protective Wall!而釣魚的人看著眼前的牆面,後腦就受到一個奮力且含著憤怒的拳頭攻擊!
        「嗚喔!」正面朝下直接撲倒在地上,然後瞬間又被揪著領子,被對方以單手舉起。
        「換、換老爸登、登場了是、嗎?」抓著釣魚的人的正是賞金獵人聯合公會會長,勞洛‧阿爾法特。勞洛以右手一隻手舉著釣魚的人,釣魚的人完全沒有反抗,他能清楚看到勞洛額頭上爆滿的青筋。釣魚的人舉起雙手,表示投降,讓威廉有些訝異,而阿奇爾拿起背上的劍,往威廉被冰凍的腳邊敲去,敲碎了冰塊。

        退魔一課的人聚集在賞金獵人聯合公會會長室的一邊,蕾妮已經換回衣服,右手緊抓著劍;亨利的單眼鏡片已經裂開,右臉頰更是腫了起來;一旁的維拉情況也差不多,雖然身上沒有明確的受傷處,但全身的衣服滿是灰塵,唯獨雙腳相當乾淨,能看出受到與蕾妮一樣的對待;阿奇爾就相當慘了,彷彿經過一場大戰一般,不但全身都是傷口,衣服更是破破爛爛;賽菈也很難得的現出模樣,但她的衣服相當凌亂,還赤著腳;瓦勒莉則不時想抽出雙槍,又奮力壓抑的樣子。包括威廉自己都是慘狀的模樣,只有杜魯門一臉疑惑也擔心的樣子,看著大家。而身為罪魁禍首的釣魚的人,頭上腫著一個包,坐在眾人對面。而在兩者之間的勞洛看著雙方一眼,嘆了一口氣。
        「容我介紹一下,這位叫做釣魚的人,相信你們都聽他自己說了。他就是王室指派與你們同行的成員,雖然看不出來,但他也是王城煉金術士之一。」眾人露出訝異的表情,眼前這抱著後腦,將腳翹到桌子上,與禮儀完全扯不上關係的傢伙,竟然是王城煉金術士?
        「那是……真名?」威廉問著。勞洛看了一下釣魚的人,而他卻毫無反應,彷彿不是在討論自己一般。勞洛再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唉,根據當時說法,他沒有四年前的記憶,被一名王室煉金在提爾克納鎮的溪邊發現。」當時釣魚的人就在那釣著魚,重複釣著,卻將所有釣起的東西丟回溪中。這行為引起王室煉金的興趣,向前查問,才發現他是個失去記憶的人,述說他似乎非得這樣做不可。王室煉金將他帶回研究所研究,然而卻找不到原因以及解決方式。然而卻意外發現他擁有煉金的才華,如同發現一塊寶石一般的王室煉金術士便將他收為學徒,短短兩年內不但其技巧提升到王室煉金的程度,甚至還超越。但真正可怕的是,這名沒有名字的人,在如同無底洞一般,能吸收一切教導的知識、技巧甚至加以運用,在隔年便考取上了王城煉金術士,其專長就是複合技能運用。而由於沒有名字,因此被以當時發現的時候狀況命名為釣魚的人。
        「如果說我的專長是將煉金術彼此組合運作出各種可能性,釣魚的人的專長就是將所有技能加以學習運用。」威廉這才明白為何剛才戰鬥之中會如此慘烈,威廉無法掌握釣魚的人的攻擊方式。而同樣表情出現在亨利與阿奇爾臉上,他們似乎也吃了不少苦頭。
        「他,不是靈?」蕾妮問著,釣魚的人嘻嘻笑的臉上,那明亮閃著光芒的雙瞳。
        「不是,髮色與雙眼是天生的,那似乎只是身體缺乏什麼東西導致的,與赤瞳一樣是稀少,但是是正常的存在。」簡直被耍著玩一般,威廉難以置信的,他想起剛才的戰鬥。
        「那、那他說連敵人都分不清楚是……」
        「哎呀,我也沒說我是敵人啊?」釣魚的人放下腳,笑著說。一旁的勞洛伸出手,捏著釣魚的人的嘴。
        「再給我這樣亂來,就把你分解。」
        「痛痛痛痛痛!知、知道了啦!」聽到釣魚的人的話,勞洛才甩開手。釣魚的人摸著下顎,一臉很痛的樣子。
        「為什麼要這樣做?」亨利開口,握緊的拳頭沒有放鬆過。勞洛看著釣魚的人,再次深深嘆氣。但這次是釣魚的人自己開口。釣魚的人收起笑容,微彎上身,雙手交叉倚靠在膝蓋上,遮住了嘴,眼神相當銳利的盯著前方,也就是退魔一課的眾人。
        「如果我有意,你們全部都已經死了。」沒有人有辦法回應,的確如同釣魚的人所說的,如果他有那個意思,退魔一課的人現在就無法在這邊怒視著釣魚的人。
        「你們警覺心太差,太依賴那雙眼睛。從我還在王室煉金研究院就聽到不少你們消息,老實說挺失望的。要將人類交給你們這種程度的傢伙保護,也難怪神聖騎士團與聖戰騎士團會有那些動作。」威廉正想反駁,釣魚的人卻搶先一步接著說。
        「被動,你們只有被動尋找事件,當事情主動發生時候,前天的事情不用我提醒吧。」威廉把話吞了下去,才快遺忘的事情,硬生生的被喚醒。血、屍體、毫無畏懼的靈、暴走的二課。沉重的氣氛壟罩著整個辦公室。釣魚的人看了一下勞洛,勞洛並沒有多說話,釣魚的人便坐起身軀,倚靠在沙發上,接著說了下去。
        「你們缺少了最基本的東西,以你們這種狀況,去伊利亞大陸,恐怕不到三天就會曝屍荒野。」收到命令的釣魚的人,提前一天出發來到了杜巴頓,從杜巴頓離開的退魔一課,一一受到了他的襲擊。
        「那,你為什麼要做那種事?」維拉冷靜的問著,釣魚的人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維拉所指的事情,但勞洛搶先說了。
        「如果妳是指抓著妳的腳舔的事蹟的話,那沒有任何理由,就因為他是個變態。」

        「這樣……真的沒問題?」威廉問著一旁的阿奇爾,阿奇爾只能聳聳肩。走在前面的釣魚的人,吹著口哨。他要退魔一課的人稱呼他為費雪就好,在勞洛的指示之下,他們將前往退魔一課的總部進行在歐拉大陸的最後一晚。由於釣魚的人出現而打亂的行程,當眾人完成原本預定的事項時,已經是晚上。而原本應該帶頭的蕾妮卻走在威廉的後方,亨利與維拉則在蕾妮身邊。瓦勒莉與全身包緊緊的賽拉走在更後方,最後則是杜魯門,一行人已相當可疑的距離,走著。會這樣是因為勞洛的一句話。
        「這傢伙是個手足控,她非常喜歡女性的手腳,會對妳們做出那樣事情也是如此。這已經超越法律的規範。如果不想被襲擊,最好不要在他面前露出雙腿。」費雪裝著可愛,但相當不可愛的敲著自己的頭,差點讓瓦勒莉拔槍抵住他頭開槍。
        「伊利亞大陸是生存的戰場。誰生存的意志力較高,才能在那塊大陸活下來。」費雪頭也不回的說著。
        「本體是動物的靈,在那邊有絕對優勢。如果你們不能時時刻刻帶著警戒心,那麼,沉默七魔送上的,可不會比前天輕鬆。」晚上的杜巴頓街道,看起來冷清許多,這陣子發生太多事情,杜巴頓已經不如以往安全平靜。冒險者們與居民在帕拉魯下山之後便不敢出門;商人們的商店僅開到下午,即使客人上門也謝絕;旅行的商人趕在白天進入城鎮。靈的事件已經傳遍整個大陸,不再安全的世界讓人們充滿著不安,對於退魔騎士團的質疑聲浪也越來越高,在這時間點又須要離開這塊大陸,對退魔一課來說是個沉重的事情。
        「真……冷清啊。」威廉看著周圍說著,隨時都有人們聚集聲音的杜巴頓,現在看起來像是另一個世界一般。
        「明天過後就會慢慢恢復了。」聽著費雪說著,威廉不解地看著費雪的背影。夜晚的杜巴頓感覺有些冷,然而裸露上身的費雪卻絲毫不受影響一般,踏再往南面的大道上。
        「哎呀,剛剛忘了報告。再來杜巴頓市的路上,有兩個人的形跡挺可疑的。被我揍了一頓之後他們才坦承他們是被沉默七魔派來給你們點驚喜的靈。」一課的眾人訝異的停下腳步,蕾妮穿過威廉與阿奇爾中間來到前方。
        「這是怎麼回事?」費雪停下腳步,卻沒有轉過身子,他僅微微轉過頭,卻看不到雙眼。
        「昨天襲擊妳們的,只是沉默的七魔歡迎你們的儀式而已,他們正在伊利亞大陸等著你們的到來。」費雪聳聳肩膀。
        「現在看來是場硬仗,好好休息吧,明天之後,你們將面臨新的挑戰。」費雪繼續往前走去,留下退魔一課的人們。他們許久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直到最後,賽菈才用懶洋洋的口氣開口,看著前方消失已經看不見身影的費雪。
        「總部就在這裡,他要去哪?」熟悉的建築,就在退魔一課眾人們的旁邊。

        隔天早上,在蕾妮以及亨利與威廉的帶領以及保證之下,才將費雪從杜巴頓市警備隊的地下監牢中帶出來。昨天晚上,費雪自顧自的走著,而先前發生的事情也讓退魔一課的人不想與他有太多接觸,雖然最後威廉與阿奇爾有出去尋找費雪,卻沒有能找到。而費雪當時卻是纏著一名賣花的少女,差點發動煉金制伏對方只為了舔腳這種行徑,最後被趕來的警備隊逮捕。一早收到通知的蕾妮非常無奈地帶著亨利與威廉前往警備隊。
        「啊哈哈,太感謝你們了,不然不知道會被關多久。」蕾妮無言地看著費雪,開始了解為什麼勞洛會對他如此頭痛。
        「我們已經準備就緒,您需要準備什麼嗎?」因為被綁住手腳,一整晚都同一個姿勢,費雪轉動的手臂,發出咯咯聲。聽到蕾妮的問題,他思考了一下,才想起任務。
        「嗯?喔,不用,就這樣出發吧。」自從當上王城煉金便一直在外流浪,甚至曾在伊利亞大陸獨自生活一整年的費雪,對他來說不需要任何東西也能生存下去。威廉看著費雪的身影,想起他昨天在賞金獵人公會會長辦公室所說的。
        「會長大人,我不認為這人能幫助我們什麼,他甚至是個麻煩。我認同他的戰鬥技巧,然而在與靈的戰鬥之中,並不是如此簡單就能存活下來。」聽到亨利說存活兩個字,費雪眉毛動了一下,他笑著搶在勞洛回應之前先說了。
        「很高興你說到重點,但你也搞錯重點。」亨利回過頭怒視費雪,費雪卻完全不為所動的繼續開口說著。
        「與靈戰鬥?我無法教你們如何戰勝靈,那不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只有如何提高你們的生存機率,那塊大地,是被神所詛咒的所在,是人們應該禁止踏入的聖地。啊,是啊,我僅能幫你們活下去。」王室看中的就是費雪曾一個人在伊利亞大陸生存的事蹟,因此才期望在人類無法觸及的大陸之中,給予一課最大的資源。

        「這是最後一批貨了。」行李都上了船,以前前往伊利亞大陸的方式是藉由班克爾南面的凱安港口出發,光從杜巴頓到凱安港恐怕就要一整天,而新的航道開通之後,現在僅需要前往杜巴頓市右手邊的卡普海港,約一小時多的車程。退魔一課的人再由勞洛準備的馬車運送行李之後,到卡普的時間甚至還不到中午。
        「接下來的兩天都會在船上度過。第一天你們可能會很不適應,等習慣了之後就沒什麼大問題了……所以可以放開我了嗎?」費雪被綁在船上中央最大的柱子上,用的還是鐵鍊。亨利冷眼看著他。
        「不能,如果趁小姐他們身體不適的時候偷襲,沒有人可以阻止你。這是必要的保險。」面對亨利的說法,費雪只能苦笑。待其他要前往伊利亞大陸的人們都上船後,船長下令收起船錨,解開固定於港邊的韁繩,揚帆,退魔一課的眾人,將前往新的舞台。




---------------------------------------------------------------------




最近日子感覺過的挺快的

但總覺得計畫的事情卻都沒有好好執行

也許是意外的事情太多,打亂了妮子的行程

這種時候只能聽聽音樂,沈澱一下繼續出發

猶如這篇小說一般,裡面充滿各種徬徨與急促下的決定

對錯已經是沒有必要的討論

如何收尾才是重點了

突然感性的妮子好像怪怪的(?

還是把文發出去後趕緊休息

我們下星期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143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小說|瑪奇|瑪奇 Mabinog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b09313194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瑪奇輕小說】退魔一課 ... 後一篇:【瑪奇輕小說】退魔一課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tea111all
沒有到很晚的繪圖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