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大元正太遺事》第3章:正太夜狂熱 (3/4)

作者:白鳥ヒカル│2016-02-27 16:46:58│贊助:28│人氣:464
正太之節也,水手服短褲,白襪,三角褲(喂!!),直捲短髮端正也




        事情為何總是如此突然……早知道我昨晚不能一時嫌麻煩隨便安排好霧千代入住癿侗軒的事,結果搞得如今惹禍上身的下場……看著霧千代翻著那些足以作為挑剔擎天會的「利器」的利器,我內心七上八下,想冷靜也冷靜不了。

       「這些、武器、不是……」欸?霧千代說那些不是武器?怎麼回事?連雲士琅也疑惑道:「哈?不是武器?那這些是……?」

        雲士琅首先拿起鉤繩問道:「這不就是鉤繩嗎?用於攀牆或是攻擊用…」「不是……」霧千代從他手中拿走鉤繩,接著走到一棵樹旁、把鉤繩拋至一根粗大的樹枝上,結果身子一跳、把鉤繩當鞦韆盪了起來!

       「鞦韆~盪、盪、盪……」真令人傻眼,這傢伙在做什麼啊!不過看到雲士琅目瞪口呆的樣子,真怕他會覺得霧千代在耍他而發怒。

        霧千代盪完「鞦韆」後,回頭抓起一把忍者用於阻礙敵方突擊的撒菱、拿起其中一顆到嘴邊、說道:「菱角、好吃…」輕輕地咬了下去、又道:「硬了、不好吃……」這傢伙在耍什麼兒戲啊!

        但是萬萬沒想到雲士琅見狀竟一臉和悅地溫柔道:「唉呀,小心啊,菱角要剝殼才能吃啊……」霧千代此時捧著撒菱堆走向雲士琅、高舉雙手說道:「大人、獻上。」「喔、喔呵呵,謝謝啊……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呢!」幹麼送他菱角啊!

        此時的雲士琅的臉色從原先的趾高氣昂變成和藹可親,他拿起一對苦無問道:「那這又是……?」霧千代見狀隨即將苦無拿在手中,走到路旁蹲了下來,最後挖起土來。「挖土~挖、挖、挖……」

       「嗚好可愛咳咳,呃…了解,霧千代,那這爪子該怎麼解釋呢?」霧千代從雲士琅手中接下一對鐵爪,他將附有耳朵的頭套拉了上來,接著雙手套上鐵爪、舉起雙手說道:「小貓~喵、喵、喵……」這傢伙在裝模作樣什麼啊!

       「嗚嗚夠了夠了,好…好……那、那最後…這不就是手裏劍嗎?你、你要如何解釋?」看雲士琅說話變得上氣不接下氣地…他是怎麼了啊?

        霧千代看了看手裏劍,不知在思考著什麼……前面那幾項都被他敷衍成功了,然而這次是手裏劍!明顯是武器,他要怎麼辯啊……但是,結果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霧千代竟然當場解開了衣服!衣服滑落到腰部,霧千代上半身除了若隱若現的肚臍以外皆一覽無遺。

       「嗚嗚,你、你這是在做什麼啊?」我也想問霧千代為何出此奇招。但霧千代不理會大家驚訝的反應,他拿起兩枚卍字形的手裏劍……竟然把它貼在乳頭上!他在想什麼啊!

       「這個、好玩……」「唷──!」雲士琅突然長嘯一聲、噴了一發鼻血,讓在場的隨行弓兵們嚇了一大跳。「雲大人,您、您不要緊吧?」「我…我、我沒事……原、原來這只是孩兒們的玩具罷了……」啥?這個雲士琅居然也相信?不過瞄向大家,他們似乎因為所有武器都通過檢查而不再表現緊繃的樣子。

        霧千代無視雲士琅噴鼻血的激烈反應,僅僅是冷靜地穿好衣服,然後朝我走來,最後伸手抱住了我、轉頭對雲士琅說道:「大人,家兄、乖孩子、他、打擾、不要、拜託……」

       「哎呀呀,真不好意思啊,本官只是依法行事而已。唉唷,看你們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見如故真令人羨慕啊…你們的感情是有多好啊?」這什麼問題啊!

        雖然我對雲士琅提的問題不屑理會,然而霧千代竟然理會了他、不疑有他地轉過頭來,我與他才一四目交接,他的臉朝我湊了過來,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際吻了一下我的雙唇,啵的一聲發出了清脆的接吻聲。

       「唷──!」雲士琅又噴了一發鼻血,而我也頓時愣在原地,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

        但霧千代卻依然冷靜地問道:「大人,這次檢查、問題、有無?」「呼……呼……你、幹得好啊不對,這次就、就放過你們……咱們走……」終於,在隨行弓兵們的攙扶之下,氣喘如牛的雲士琅慢慢地離開了現場。

        這次的突發事件終於落幕,大夥們也回了癿侗軒,步思貴在經我解釋之後,雖然不再排斥霧千代,卻不太理會他、只將目光集中在天棚的修繕上。

        明明新的一天才剛開始,我卻已感到十分不自在,為了釐清自己混亂的思緒,雖然將霧千代當傭人使喚有些無理,但仍先吩咐他去洗衣服,而洛可似乎是因為清晨被我責備的關係,有點害怕而跟著霧千代去了。

        唉,原本還以為今天的我能回歸私塾生活,然而如今卻心煩意亂又請假、自我封閉在自家房間的床上了……不過讓韓炷勒替我送韓湘瑾去上學他似乎挺高興的……這糟糕弟控!

        躺在床上發愣了一會,忽然發現自己無意間糾纏著雙腿、左手緊抓著胸口的衣襟、右手輕撫著自己的嘴唇……我究竟在做什麼啊!

        吼~!都是洛可與霧千代那兩個來自西戎東夷的麻煩啦!不知為何被霧千代那小倭寇索吻的感覺揮之不去,連他那股桃子似地果香的髮味此刻仍有瀰漫四周的錯覺……霧千代雖然身材勻稱、肌膚如雪、其那雙丹鳳眼眼神更是銳利十足,再者,其聲又是那麼輕聲細語,真的很可愛、彷彿注入了靈魂的日本人偶一般,唯美中不足的是他也是男兒身啊……唉呀,我思考這兒幹什麼啊!

        然後洛可那傢伙究竟是夢到了什麼啊?竟然會爬到我身上吸咬我的衣服!而、而且腳還亂頂……哎呀,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現在會如此地感到不自在都是那們兩個害的,真想不透我當初為何要收留他們……

        但是清晨那樣……還是不放心……感覺請教大人為是……若問步思貴,怕會被他責備……問謝無盡…呃…不想看他擺弔詭表情與我說話……還是等韓炷勒回來再問他好了……

       「哥哥。」忽然間洛可開了房門進來。

       「做什麼?」看著低著頭不敢直視我的洛可停在門邊、雙手拉著腰間的衣服,似乎怕我仍在火氣上……我沒那麼兇吧……

       「哥、哥哥,角上惹你生氣,對、對不起……」呃呃,看他既抱歉又怕捱罵的樣子令我罪惡感油然而生……現在回想起來,我上午確實是有點過火了……

        我坐起身,以手勢叫洛可過來,他起先是驚訝地愣在原地,接著戰戰兢兢地走來我面前,緊閉雙眼低著頭顫抖了起來……我有這麼可怕嗎!

        我左手抓著他的肩膀、右手輕撫著他的臉蛋、安慰道:「我、我只是早晨火氣稍微大了些,根本不生你的氣,把你嚇著了抱歉。」

        洛可聽話後逐漸不再顫抖,頭緩緩地抬了起來,淚流滿面地啜著淚。「哇啊!」他看我表情不帶怒氣,整個人撲抱到我身上,嗚嗚嗚地哭了起來。「嗚嗚……我以為、以為哥哥會不要我……把、把我送回去……」唉呀,怎麼跟幼時的韓湘瑾一樣愛哭。

        我拍著他的背、摸著他的頭地安慰著他。「我怎能把你送給那些變態呢?洛可可是我冒著生命危險救出來、是要成為我最驕傲的徒弟呢!別哭了……」眼前的景象讓我回想起去年剛從父親失蹤的打擊中重新站起的時候,因為在那之前我始終逃避一切、封閉自己,最後也是韓湘瑾抱著不再自甘墮落的我痛哭失聲。

        哭花著臉的洛可此時心情緩和了許多,但說話仍是邊哭邊笑。「謝謝哥哥…你人真的跟我聽說的一樣好……能跟哥哥在一起真好,我想要永遠都跟哥哥在一起,就算是給哥哥撞屁股我也願意…」「噗、喂喂!撞什麼東西的……我才不好男色,而且你小小年紀的……以後不准再說那些不三不四的話了!」

        我教訓意味地輕輕使力騷著洛可的小腦袋瓜,他被我騷得尷尬地笑了出來,呀呀呀地叫著抗議起來,不過不久,霧千代進了房間。

        洛可見他進門高興地快步上前。「啊,KIRI!」「KIRI?」我記得聽霧千代說「KIRI」似乎是日本話的「霧」……他們才認識沒多久就親如故友了啊?

        洛可拉起霧千代的雙手晃呀晃。「KIRI,跟你說得一樣耶!哥哥真的不生我的氣喔!」「啊?霧千代,你稍早是與洛可聊什麼去了啊?」他們是在聊我什麼事啊?

       「哥哥、哥哥,KIRI說你很善良又很丘明,會是個很偉大的首領喔!」「喔喔……原來如此啊……」霧千代是如此看待我的為人啊……然而好話只留前頭……

       「鵝且啊、鵝且啊,我已經知道哥哥為傻模會尿床嚕!」「什麼?」「KIRI說因為哥哥已經講大了呢!哥哥與維多神父他們一樣都有聖靈奶水了喔!但哥哥傻模都不用做就出的乃了,維多神父他們還要別人幫忙,哥哥真的好膩害唷!」

        呃呃……我、我方才是聽到了什麼駭人聽聞的東西啊……似乎有某些露骨的字眼從洛可口中說出……不只如此,他還說是向霧千代請教來的……「呃呃……哇啊──!」釐清思緒後我驚訝地大喊了一聲,因為沒想到我清晨發生的事會被洛可這小子拿來調侃,況且霧千代也得知了那件事!不──我的面子掛不住啦!

       「少爺,發生什麼事了?」由於我近乎崩潰的吶喊,引起了在大廳的步思貴與謝無盡的注意、朝我房間走來,但當然不能讓他們發現我的異常啊!因此我匆忙地先衝出門外趕他們。「沒事沒事!私塾的功課忙不過來而已啦!你們快回去忙你們的!貴公請代我去找修繕天棚的梓人,謝無盡,你快去招攬生意!」

       「欸?少爺,真的不需要幫忙嗎?」「唉呀,自己的功課自己做!不要打擾我!」我慌張地將那兩人推回大廳,然後很快地返回房間、用力關上大門,終於鬆了口氣。

        但回頭一見一臉若無其事的霧千代,我整個人七竅生煙、大步向他走去,揪起他的衣襟,怒道:「你、你這倭寇忍者不要向洛可說些不三不四的話!」

        霧千代見我生氣絲毫無反應,僅是不帶表情地望著我,回嘴道:「元寇少主、長大、精華、有、正常,洛可、使懂、見聞、增廣、可。」還回嘴!「洛、洛可還小,跟他解釋太多萬一他、好奇胡亂摸索導致惹禍上身那該如何是好啊!況、況且也不准拿我的事來說!還有,不准叫我元寇──!」

       「在下、倭寇,少主、元寇,公平。」又回嘴!

       「哥哥鼻要跟KIRI絞架嘛,KIRI剛剛一直向我稱讚你,還說他絕對不會逃九的!」「啊?這……霧、霧千代,洛可此言為真?」洛可不只一次地強調霧千代是如何讚揚我,使我好奇了起來……他對我講話明明態度是如此惡劣……

       「元寇少主說過,佣金、修繕費、相同、足夠,或、元寇少主、殺,此處、離開、才行。」我似乎是如此說過……慢著,難不成霧千代想殺我?

       「時間不夠、非常抱歉。」在我還反應不過來之際,霧千代丟了一句話後立刻拔出苦無、朝我飛奔過來,而我下意識地揪住了他的右手腕、一個轉身將他反身壓制在書案上、喊道:「就說了你的手腳是敵不過我的,別在白費心機了!」

        突然看到衝突場面,洛可也嚇得流出淚來了:「KIRI……鼻要殺哥哥啦……」見洛可哭著求饒,我立刻反應道:「瞧,你都把洛可給嚇哭了,嗯…我看這樣吧,你為了儘快能去尋找你舅子,等不到佣金可抵天棚修繕之時,想直接暗殺我,本大俠願意奉陪,不過,只給你三次機會,若皆失敗,就得老實地為我工作!還有,不准在其他擎天會的人面前攻擊我,了解嗎?」

       「……了、了解……」霧千代遲疑了一會,最終答應了我的條件,最後我鬆了手,他慢慢站起身,接著對我鞠了躬,最後頭也不回地靜靜離開了房間。

        原先哭喪著臉的洛可此時心情和緩了不少,不過卻帶了一絲不滿地向我說道:「哥哥,鼻要再罵KIRI了啦,KIRI其實很喜番你呢!他有跟我說他很感謝哥哥放他一條生路,鵝且衣服壞掉、哥哥給他新衣服換他也很感恩吶!所以就鼻要再對他兇了,我相信KIRI也會待哥哥好的!」

       「呃…你這麼覺得啊?」「真的!」若霧千代真如洛可所說,或許他真的是個知情達理的孩子、而非當初所見那般魯莽無知的小野人。

        雖然我聽了洛可的建議,但是似乎對目前的情況毫無幫助,因為霧千代十分把握我賜予的三次機會,在這一天中,非常積極地試圖暗殺我……若是如此,我再如何善待他也不是為時已晚了嗎?

        過了中午,我開始教導作為我的徒弟的洛可寫字,教學告一段落後,我讓洛可出外散心一會,獨留我批改練字,不久,霧千代端了兩杯茶進了門。

       「少主,稍微、歇息,茶、喝、請……」呿,有誰看過忍者在奉茶的啊!

       「喔喔,謝謝!」我故作不知情的樣子,接下了茶、打開杯蓋聞香,一股非常尋常的清香馬上撲鼻而來……這傢伙雖然聰明,但暗殺功夫仍待加強。

        餘光瞄到不喝茶、緊盯著我的霧千代,我思考了一下,隨後從他手中搶過茶杯,將我的茶杯與其混在另一只茶杯,最後遞給他、說道:「我不渴,都給你喝吧!」霧千代頓時愣住。

       「呵呵,你有何居心以為打滾江湖多年的本大俠不知啊?下毒這老套的招式可是要十足利用彼此之間的信任,而我們倆目前交情夠嗎?」「……是……指教、萬分感激……」霧千代暗殺失敗後黯然離去,看他的功夫倒是讓我放心了不少,然而,孰不知剩下的兩個機會,霧千代完全是豁出去了!

        因為清晨起床時的不適,令我想淨身快活一番,平常我習慣晚餐後沐浴,反而今天下午悄悄地獨自沐浴間,在一番刷洗後,坐進浴桶內泡澡。

        熱水一泡,這兩天渾身的倦怠感一次消除殆盡、好不痛快,不盡讓我闔上雙眼享受溫暖片刻……然而……正當我再睜眼時,赫然注意到浴桶彼端的異常,我隱約發現水面上出現麥桿頭!

        難不成霧千代潛在水中吧……欲確認他是否躲藏水中,我頭湊近一瞧,不幸地,才一靠近,霧千代以飛快的速度將雙腿唰的一聲伸出水面、然後雙腳緊夾住我的後頸,強押入水中。

       「呼嚕嚕嚕~~~!」我的頭整個被他的腳夾在水裡難以動彈、更無法呼吸,我拼命地掙扎,但他的腳力氣也不小,讓我慌張地不斷揮著手,讓浴桶中的水發出陣陣啪啪啪的打水聲,此時我感覺我這次真的要死在霧千代的腿間了。

        但我怎能死在這乳臭未乾的小忍者腿下啊!之後我用最短的時間穩定下心,最後把我唯一能動的那雙手沿著霧千代舉起的大腿伸下去、抓住他的屁股,用盡我臨死求生的力量,隨著我心中意志力的吶喊將他給舉了起來!

       「啪浪!」這股垂死掙扎的力量讓我眼前一片空白,但我耳邊卻傳來了代表重生的響亮出水聲,終於,受盡吃水加上憋氣過度所造成的痛苦的嘴巴可以得到釋放!我在從水中出水的同時順勢張大嘴、大吸一口氣、想趕快體驗生存的快樂,但也在同時,也有東西順勢滑進了我口中。

       「嗚?」這瞬間我的腦袋頓時清醒,眼前一片潔淨的膚色,還有肚臍眼,而我現在人是坐著、霧千代是站著的,且我雙手抓在他屁股上,那麼,被我含在口中的是……哇啊──!

       「呸呸呸!」當下我把霧千代推開、瘋狂地捧水漱口,那怪異的觸感讓我渾身感到詭異,但不論再怎麼漱口,都洗不掉讓我想咬舌自盡的衝動。

       「你、你這傢伙……咦?」當我想痛罵霧千代一頓時,赫然發現跌坐在浴桶中的他一臉茫然、熱淚盈眶的樣子望著我看。

       「宇治様...裏切られてしまって...拙者、万死でござる......」看他雙手遮在胯間、緊夾雙腿、低頭啜泣說些聽不懂的話,令我起了股罪惡感……慢著,我沒做錯什麼吧?我差點被他殺耶!

        為了感快解決這場鬧劇、還我悠閒的沐浴時間,我上前想安慰、訓話他一番,但他卻先抬起頭、淚流滿面地向我說道:「少、少主…死賜……請求……」

       「你還會稱我少主啊…既然如此,那我說的話你應當唯命是從,所以今後我不准你再說賜死之類妄自菲薄的話!況且,你一死,就永遠見不到你想見的人了!還有,我還是建議你老老實實地做好我部下的本份,別再想著要去實踐殺了我以後堂而皇之地離開這種夢一般的妄想!」

        霧千代聽完我的話後低頭沉思了一會,接著沉默地起了身,其姿態有如仙女從湖中出水一般可愛……若他是女孩子的話啦……他離開浴桶後走到門邊,向我鞠了躬說道:「指教……萬分感激……」

        語畢,他身子不擦乾、也沒帶衣服似地,濕漉漉又光溜溜地離開了沐浴間,不禁讓我有些擔心,不過擔心似乎是多餘的……

        沐浴完後,在晚餐時間前我換件外出服出門往鄭先生的家去、想與他談論有關讓洛可與霧千代進入私塾的事宜,在事後歸家吃晚餐、與大家談天……我發覺這期間皆不見霧千代的蹤影……但覺得他應該是不會逃跑而不再多想,不過……

        到了就寢時間,我進了房門,驚見霧千代竟然裹著棉被坐在床上,而且在昏暗燭光的光亮中,隱約發現他一絲不掛!他以極度害臊的聲音說道:「少、少主終於來了…...多時、等候……」

        呃呃……他這次又打著什麼暗殺主意啊……

【待續】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作者碎碎念】

有關霧千代攜帶的武器以下做個圖解:

攀牆用的鉤繩


苦無:是用在挖掘以及攀岩用的工具,其實不太會用在當匕首攻擊用


撒菱:用於阻礙敵人進擊的陷阱工具,通常會以竹筒攜帶,必要時也能以揮竹筒灑出撒菱做顏面攻擊牽制敵方攻勢用,最原始是以曬乾的菱角製成,後來才延伸出木製與鐵製的。
↓天然菱(菱角)↓
↓鐵菱↓

手甲鈎:非常不可愛的貓爪


其實忍者真有種武器叫做「猫手」,原先要採用,但發現他長得太噁心(?)了,所以最後拿手甲鈎取代
↓現實中的猫手(左)/理想中的猫手(右)↓


【預定目錄】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1)(2)(3
二、舶來的天使1)(2)(3)(4
三、正太夜狂熱1)(2)(3)(4
四、正太教案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番外篇、21世紀正太控盜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134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正太|正太控|少年愛|BL|輕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特意找回巴哈的號為了在你的文章留言,感覺很棒。基本因為性別關係不可以讓人知道自己的屬性,可以看看這篇大大滿足一下。寫作請多多加油w

02-27 19:51

白鳥ヒカル
謝謝欣賞這部小說[e12]
這麼說來,謙桑應該也是男生囉ww我也一樣,身為常常看著正太動漫露出賞心悅目(?)的笑容的紳士(?),頂多在網路上發廚,在日常生活中不會讓別人知道我是動漫正太控[e26](雖然我身旁不少朋友已經知道了XDD
小生發正太廚過度(?)而產生的這本溫(ㄗㄠ)馨(ㄍㄠ)正太小說能讓你滿足到特地找回帳號來留言,小生實在是太感動了[e36],這樣我就更沒有寫文偷懶的理由了(咦?!02-27 20:51
塵灝
依舊糟糕

02-27 22:36

白鳥ヒカル
抱歉讓你看了糟糕的東西傷眼睛[e13](被警察用封鎖線綑綁02-27 22:54
貓耳AwA
貓手~~貓耳把手伸出[e29]
下面工具是否太專業!!!~~[e28]
古人早有云焉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達克桑最近做的夢....VCR中[e25]不敢直視丫~~~警察!!!!![e28]
話說都講到貓手了~~有沒有夢到我這隻貓咪丫[e19]((夢到你在警局 誤

02-27 23:35

白鳥ヒカル
因為上面提到得忍者工具很多都是我知道、但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如撒菱、苦無)所以查了一下資料ww,之後還要介紹14世紀的內褲(被毆
噗、跟我做的夢有什麼關係嘎ww而且我做的夢通常都很無厘頭(?)譬如之前夢到在高中教室跟大學以及國中同學一起考數學整個嚇醒(?
我今晚睡前試著想像貓耳被警察逮捕或許就會夢到了A_A(咦02-28 09:51
貓耳AwA
今晚睡前試著想像貓耳被警察逮捕或許就會夢到了 ~~~這不是已經是事實了嗎??((大誤[e29]
或許我下次可以開個串來討論做過甚麼無理頭的夢~~~[e16]
我都夢到太空去了....[e26]

02-29 15:57

白鳥ヒカル
OK,我今晚就想像貓耳被消防隊抓去過十二夜[e29](X02-29 16: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uack1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大元正太遺事》第3章:... 後一篇:【淺談】《烏龍麵之國的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