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GA終曲:真結局

作者:歷史謎團│2016-02-25 03:04:52│巴幣:36│人氣:315
那是一處與世隔絕之地。

一棟建築聳立在綠油油的草坪上,為詩情畫意的自然環境添加一股莊嚴肅穆的氣氛。建築外觀表現上獨樹一格,承襲歐洲巴洛克風格,卻也不會過於華麗。它靜靜地待在這,只有少部分人才知道這棟建築物的存在。

對外界而言,這個地方甚至不存在。

你無法在地圖上看見它的標示,也不可能藉由隨機亂走抵達此地。總而言之,你要不知道路徑,要不就完全不知道它的存在;經營這個地方的老闆……或者該說後台,他們非常在乎隱私和安全。所以幾乎沒有人找得到它。

從不知情的人眼光看來,這棟建築看起來就如同豪華的別墅,座落於美妙且不受任何人打擾的環境之中。遠離文明的塵囂,連時間都彷彿停止了一般。四周由高聳的大樹和自然景觀所環繞,鳥兒歌唱、蟲子鳴叫,看似完美的別墅;但它不是。

醫院,人們是這麼稱呼這類建築的;並且,它並非一間普通的大眾醫院,而更接近療養院性質。

它擁有非常舒適的房間,可是缺少風格……冰冷無情,刻板無味。

八坪左右大小的空間只容納了一張床,床頭旁邊還有一扇窗戶;可見房間的主人並不需要床以外的器具或家具。

「吃藥的時間到囉,拜萊爾先生。」一名身穿白袍的年輕護士邊說邊走入病房,臉上掛著專業的笑容。

可是病房內卻空無一人,原本應躺在床上--而且絕對不可能自行移動的病人--他的人影並沒有如往常映入眼簾。年輕護士驚訝地摀住嘴巴,然後慌慌張張地跑出去,

「護士長、護士長!大事不好啦!」

「不要大呼小叫的。」一名較為年長的護士走過來,用手上的文件夾敲了對方的腦袋一下。

「但、但是……」年輕護士一臉無辜地說:「拜萊爾先生跑掉了啦!」

「人家傷成那樣子連走路都走不了了,怎麼可能跑得了。」護士長責備地說。

「我知道,」年輕護士插嘴道:「子彈從他的顱骨後方進入腦部,貫穿大腦左半球後從前面穿出來。

「告訴我,為什麼拜萊爾先生頭部中槍,卻得以活下來?」

年輕護士挺起小小的胸部,自信滿滿地解釋:「由於擊中他的子彈相對較小,而穿過大腦時的速度又非常之快。遇上中彈角度碰了巧,子彈能夠快速進入顱骨並從中穿出,而不會對腦部造成太多傷害……任何人能從那樣的槍擊下生還都算得上奇蹟了,超級幸運的!」

「幸運嗎?」護士長苦笑一聲,說:「子彈依舊壓迫到拜萊爾先生腦部的血管,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雖然活了下來,但他也同時喪失了行走、言語、閱讀、書寫的能力。妳將這稱之為幸運嗎?」

年輕護士低下頭,喃喃自語道:「我不知道。」

護士長語重心長地說:「妳沒有忘記我們這兒的病人,都是怎樣的一群人嗎?」

「沒有……」

「無家可歸的老兵、被遺忘的特種部隊隊員……這些都是偉大的人物。」

護士長環顧四周,一名失去雙腳,身穿破舊制服的士兵正使用拐杖,神情黯淡地朝走廊另一頭緩慢地有過去,動作一拐一拐的,消瘦的身影在空蕩蕩的走廊上格外孤獨。

「某一些士兵有家人在陪伴、等待,可是另外有些人除了一同奮戰的同伴外便一無所有了。當他們回到家鄉之後,所有事物都變得陌生。沒有飄揚的旗幟、感人的國歌,或者整齊列隊歡迎的群眾……他們遠踏異鄉戰鬥因為國家叫他們這麼做,甚至是他們自願為國家和家人犧牲。可是到頭來他們什麼都不剩,有時就連同伴們都在戰場上身亡了,最終只剩下自己一人。」

「我知道……」年輕護士低語,聲音幾乎要被空調的低鳴給蓋過去。

「所以我們才在這裡,為這些人……這些無名的英雄提供一個無後顧之憂的環境。至少我們能做的僅此而已。那位拜萊爾.史畢森先生,我不知道他的來歷……我想永遠也不會有其他人知道,但他過去一定也做過非常偉大且值得尊敬的事情,讓他願意犧牲自己,換來我們一般平民和平的現狀。」

「那麼他現在到底……難不成傷重因此……」

護士長微微一笑,露出欣慰的笑容。「別胡亂說話,人家還好好的。」

年輕護士臉上滿臉疑惑的模樣。

「他的家人來探望了。」

「唉唉!」年輕護士的表情轉為驚愕,她問道:「我不曉得拜萊爾先生還有家人?」

「我一直以來也認為如此。」護士長說:「當初他進來的時候,資料上頭也沒有提過……時間過得真快呢,算了算也六年多了。我還記得拜萊爾.史畢森先生被送來的時候,才剛剛脫離險境。腦部受到嚴重創傷,我以為他根本撐不過一年。」

「護士長。」

這時一個新的嗓音傳入護士長耳裡,她轉過頭,看見另一名年輕女性正站在她背後。儘管身上沒有穿著白袍,但這位棕色長髮少女看起來也不像這裡的病人。

「我已經將一樓和二樓的房間打掃乾淨了。」棕髮少女說。

「謝謝妳。」護士長說,神情就像一位慈祥的母親:「妳可以去休息了。」

「請給我更多的工作吧!」棕髮少女握緊雙拳,說:「我還可以做更多。」

「真的沒關係。」護士長摸了摸對方的頭。「不用勉強自己,我想妳那位好友也在等妳的。快去吧。」

「好……好吧。」

望著棕髮少女小跑步離去的背影,接著她在不遠處和另一位同齡的銀髮少女見面,兩人都笑得燦爛。

「我記得她們也是在差不多在六年前被送來的吧?」年輕護士道。「她們一開始連話都講不好,不穩定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一點小刺機都會慌亂得哭泣。那個時候我還得哄她們入睡呢,讓我覺得自己多了兩位妹妹似的。」

「比起拜萊爾,她們的情況算是改善非常多了。除了偶爾還會有惡夢連連的狀況,而且……她們兩人過去的記憶也被自身刻意阻斷了。」護士長說:「可憐的孩子,我無法想像她們到底經歷過了什麼樣的可怕之事。或許,記不清楚過去也是件好事吧。」

「但是……假如世界上其他地方某個角落,也存在著關心她們倆的家人呢?」

護士長嘆口氣,無奈地說:「那就已經超出我們的能力範圍了。」

「妳還沒告訴我是誰來探望拜萊爾先生,」忽然間,年輕護士雙眼閃閃發光,用年輕人特快得轉換話題速度問道:「父母?女朋友?誰呢誰呢?」

護士長輕了輕喉嚨,然後回答:「妻子。」

「拜萊爾先生結婚了?」

「是的,而且還絕非普通的人。」

護士長微微一笑,但年輕護士固然猜不出其中的含意。

***

位於這棟醫院……療養院的後頭,有一座相當寬敞的花園。
這裡種植了相當多種類的花朵,讓這片花園綻放出各種顏色,綻放出各式各樣的夏日色彩。樹木彷彿沒有盡頭地延伸,參雜一些林地空間和瀑布,更遠處則是起伏的山脈和雲彩。這個地方沒有牆壁或任何障礙,大概是住在這間療養院的人都沒辦法自行外出吧。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牆壁上的閉路監視器,打壞了自然之美的那股純粹感受。

這個午後的花園僅有兩個人,他們靜靜地身處在那。

其中一人身穿深色病袍,身體被禁錮在被稱為輪椅的椅子上頭。他是一名年紀大約將近三十歲左右的男性,具有瘦弱的身材,以及剪得很短的黑色頭髮。

他的神色不具有任何情感或思緒,雙眸毫無光芒般地空洞。嘴巴微微張開,卻沒有吐出任何話語。這名男人只能望著眼前美麗的自然景色,卻表達不出任何感觸。他無法移動、無法說話,什麼事都幹不了。在外人看來,甚至不曉得他還有無知覺可言。

也許,連他自己本人都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

至於另一個人,也就是站在拜萊爾.史畢森身後推著輪椅的,是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

她有一頭及腰長度的漂亮金髮,來點綴那張白皙稚嫩的臉蛋及大大的碧藍色眼珠。年輕女子穿著藍白色的套裝,展現出她姣好的身材線條。深邃的碧藍色眼珠望著遠處的自然景色,然後又將目光移回拜萊爾身上。

「拜萊爾.史畢森是嗎?」金髮女子念出對方的名字,輕笑一聲。

坐在輪椅上的他沒有作出回應……精確的說,應該說無法做出比較適當。

「已經六年不見了吧?」也不管對方究竟是否聽不聽得見,金髮女子繼續說道:「自從奄奄一息的你被國家政府帶回去之後,我們便失去了聯繫。之後又發生了許多事情,但我終於又找到你了。你知道我花了多久時間,還有克服多少困難才找到你的嗎?」
拜萊爾依舊毫無反應。

「結果你仍然是這副模樣,沒有起色。」她面露微笑,接著伸出手撫摸對方的臉頰。

她繼續自言自語道:「士兵遠踏異鄉,甚至是他們自願為國家和家人犧牲。可是到頭來他們什麼都不剩,最終只剩下自己一人。國家政府完全不會感謝人吶,尤其像是你這樣為情報局所用的人員。」

這時候一陣微風吹來,輕柔地執起金髮女子的髮絲。

「你知道嗎?朵拉成為了一名類似於你們人類的政治人員。正是她帶頭領導少女兵器的權利運動,成功讓各國重視少女兵器的權益,甚至允許我們來到外頭世界。這正是為什麼我可以找到你的原因喔。」

她一邊試著用平靜的語氣說話,可是逐漸湧上的情緒讓她的聲音顫抖著。

「璐璐參加了索斯的重建工作,夜雷也開始擔任少女兵器權利的巡邏隊員,確保我們不在暗處受到不公平的對待。莉歐偶爾也會回去和妹妹團聚,大家都過得很好喔。」

「雖然啦……雖然少女兵器們的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樣單純。我們之間多了許多不同的派系,每個人在爭論到底該用哪一種方法來幫助姆大陸。我們變得跟人類越來越相像,就跟電視上那些政治人物非常相像……但我始終相信,透過改變而生存下去,總比依循原則而沒落毀滅好多了。」

她停頓了一下,好像是要讓他理解自己的話語。

「拜萊爾.史畢森,」金髮女子又念了一次輪椅上男子的姓名,她苦笑,然而卻又語帶哽噎,緩緩地說道:「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叫作拜萊爾的人……笨蛋指揮官。」

金髮女子--蕾比.馬汀--她走到這名男子的面前,望著那張熟悉的臉龐,如今卻像是失去記憶的陌生人,對本是最愛之人的蕾比沒有一絲回應。

「他們擅自丟棄了你的身分,遺忘了你為姆大陸和政府所作的一切;只為了隱藏自己醜陋的錯誤。結果你被冠上了已死敗類的名字,然後被丟到這個我所找不到的地方。你到底知道我這六年來是怎麼活過來的嗎?」
她講到最後幾乎是用吼的,眼淚也有如潰堤般不停流下,滑落通紅的雙頰。蕾比跪在雙眼無神的青年指揮官面前,泣不成聲
「媽媽?」

稚嫩的嗓音,自蕾比的背後響起。

她轉過頭,看見一名跟年僅六歲的小女孩就站在那。她擁有一頭和蕾比相似的金色頭髮,長度及肩;膚色白皙,秀髮閃亮。兩人唯一不同的地方,則是那雙眼睛;小女孩擁有深黑色的雙瞳,看起來反而較接近輕拜萊爾--青年指揮官--的眸子色澤,就連原本傲然銳利的目光他似乎都遺傳了過來。

「為什麼要哭呢?」小女孩問,臉上帶著不解的純真表情。

「抱歉,媽媽真是愛哭鬼呢。」蕾比一邊苦笑一邊抹掉臉上的淚水。「來,過來這邊。跟這位叔叔握個手。」

小女孩有些害怕地走向坐在輪椅上的男子,慢慢地、一步一步靠近他。

「不用怕,沒有關係。」蕾比鼓勵道。

小女孩伸出顫抖的右手,輕輕地和對方的指尖稍作觸碰,然後便像是電到般趕緊縮回來。見狀,蕾比笑了笑,柔了揉她小腦袋上的髮絲。

「為什麼他都不說話呢?」小女孩天真地問。

「因為發生了許多事情……」蕾比沉默了幾秒,接著說:「不過在發生這些事情之前,他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喔。」

「唔,那我們又為什麼要跑這麼遠來見他呢?」她歪著頭,露出好奇的表情。「媽媽跟他是朋友嗎?」

「嗯,我們是……好朋友。」蕾比微笑著說道,眼眶裡打轉著淚水。「以後等妳長大後,我再跟你說吧。」

「我已經長大了啦!」小女孩抗議道。

「呵呵,」蕾比輕笑一聲後道:「妳只要記住一件事,這個人不只救了姆大陸,在某種程度上也改變了少女兵器的未來喲。」

「他有這麼偉大呀?」

「嗯,是的。因此今後我們也會在附近找地方住下,方便就近照顧他。妳可以接受嗎?」

「如果是媽媽的決定的話.....」

「好孩子。」

蕾比輕柔地執起輕年指揮官的手,放在小女孩的頭上,有如絲絹般的銀色髮絲滑過他手指間;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感受到就是了。

「今後我們也要……永遠……一家人永遠……」

蕾比伸展開雙臂,將青年指揮官和小女孩,三個人相擁在一起。她的眼淚再度不爭氣地滑落下來,但這回是出於心中喜悅的淚水。

就在此時,青年指揮官--那位奉獻了一切、並失去一切的男子--食指,輕微的地顫抖了一下。

然而,那究竟是對蕾比的話有所反應,抑或只是反射神經在作祟?

世界上除了神以外,大概沒有任何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不過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在經過了這麼多,青年指揮官終於可以暫時休息了。



(全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113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深藍烈火
  嗯嗯,記得古書有記載:

  謎公恨己身罪,意以筆誅之。其友苦勸,謎公固之不受。後逢槍林彈雨,友乃往謎公前,謎公云:『吾友避之!』友曰:『明公親當死路,況小人乎?』謎公乃曰:『吾友,吾與汝俱去。』遂罷自裁。

02-25 08:37

歷史謎團
好深澳啊!!!![e31]02-25 14:50
打哈欠的德姆
又被虐了一次啊啊啊啊啊啊!!!!!! QAQ

02-25 10:17

歷史謎團
[e26]02-25 14:51
深藍烈火
  在下差點忘了問,女兒和大老婆都在,小老婆怎沒陪在一旁呢?

02-25 10:57

歷史謎團
原本想要放入段落的,但實在沒精力寫;就當作剛好趕到吧wwww02-25 14:50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嗚哇,終於還是把這篇PO出來了@@

果然還是太欺負小夏小雪了啊啊~~(在想要不要給翠絲塔西亞打電話

02-25 13:08

歷史謎團
終於PO出來了阿wwww02-26 09:05
點子-庫洛米庫洛米
恭喜結局,已被虐(?)

02-25 18:08

歷史謎團
謝謝被虐(?!02-26 09:05
熾冰
看完的第一個感覺,就像是歷經約五、六本NT220價值的輕小說的戰記之後的劇末
明明中間全數鬼隱了卻能造就這種成效,真不知道是該誇獎這般塑造情境的功力還是該拿把槍逼你交出全部內容
... ... 啊,上述是稱讚喔。很重要的關係所以我必須特別說明:D

就我個人感覺,護士的「交代劇情般的發言」滿突兀的,雖然是護士長Cue她說出口的但就是覺得不自然~ 相較之下蕾比那邊就非常成功,而且更讓我足夠時間帶入感情
結果就是,看到蕾比哭出來的段落時連我都不爭氣地鼻酸了

這就是我不知該誇獎你還是該拿把槍抵著你的原因 (上膛 (慢著

就結局而言,雖然不能說是大好結局,但卻是相當有你的風格的寫實結局... ... 嗯,其實就現實層面來看,「活下來」和「重逢」就能說是皆大歡喜了吧?
或許正是因此,這篇短短的真結局才會那麼觸人心弦~ 哀額我居然說得這麼文言 (鳥肌 (欸

雖然回頭看覺得是滿亂七八糟的感言,但想必你也習慣了XD
祝順心,加油

02-26 22:14

歷史謎團
作者軟弱無力,實在抱歉沒能寫完一整個戰爭橋段啊|||

我看得出來啦XDDDDDD

不過,原來護士長的橋段果然有點生硬,看來功力有待加強。至於蕾比橋段,容我高傲一下--畢竟是老婆啊!如果寫失敗還得了!!!!!(握拳

(((把頭鑽入地底

......你偶爾也會說些文青感想嘛(唉上述是稱讚喔。很重要的關係所以我必須特別說明:D(被毆死

我倒覺得感想一點都沒有亂七八糟喔,很清楚啊~@@

謝謝祝福了!!你也是加油喔QAQ!


02-29 06:33
紫色徘徊的執念
世界是彩色的

一直以來都是彩色

而我本來也是彩色

曾幾何時卻染上了一身黑

醜陋無比的漆黑

有一天,彩色的世界變成了純白無色

一切都靜止了

色彩被奪走了!

我為了將這些色彩奪回

帶著畫筆踏上了旅程

後來,我把顏色拿回來了

世界變回了彩色

我自己也不再是醜陋的黑

也被畫筆塗上了各種的顏色

我卻發現,這些顏色,也是我奪來的

我感到害怕

最後,還是把這些顏色給交了出去

連同我本身的黑色一起

我變成了無色

也沒有了形體

而世界仍然是彩色的

這樣就好了

如此一來

陪伴著我的畫筆

總有一天

可以再度把我上色

變得跟世界一樣

七彩繽紛



(以上亂打(喂))
(算是在下看完閣下各種文章的部分心得吧?)
(然後慣例的,這題材也是從卡比來的(再打))
(其實說到寫文章的困境,在下更嚴重)
(也許把文筆暫時的換成畫筆會是個選擇?)

02-27 11:14

歷史謎團
謝謝贈送那段話
請加油囉~02-29 06:33
遊騎兵
老實說,看到最後到底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亞茲拉爾經歷大難後,雖然得以倖存下來,但他不僅僅變成了植物人,就連他的存在也被徹底抹煞,古語有云--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句話對於亞茲拉爾以及他這類的人而言,或許最好的寫照。

不過他最後終究還是與蕾比以及他的女兒相遇,這或許是唯一值得令人慶幸的,而接下她們要面對的,似乎就是無竟的等待,畢竟從世界各地的醫療案例來看,植物人還是有一定的機率會自已甦醒,但到底要花上多久,沒有人說的準,但只要活著,就會有希望。

02-27 22:42

歷史謎團
確實,從結果而言很難判斷這是好事壞啊

浪漫一點的人,就會說:至少還活著

但這活下來的代價,究竟值不值得呢?至少對蕾比而言,未來要照顧小孩和一位無法自理的丈夫,前途艱辛啊......

亞茲拉爾也算是付出代價了;畢竟,無論他到底怎樣拯救了一代人,終究是毀掉上一代GA來的兇手之一,因此.....

活著就有希望,就看老天能否會給他第二次機會,和愛人幸福共度餘生了。02-29 06: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試寫x暫... 後一篇:【原創輕小】《我仍是光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雜文小說】 (44)

【奇幻】獸人正太的人類老婆?(一) (0)
<卷一> (34)
<卷二> (19)
<外傳> (6)

【原創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斷尾)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Bullshit區 (163)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福爾摩沙系列 (17)

未分類 (295)

qweq1217大家
歡迎來小屋座座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