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大元正太遺事》第3章:正太夜狂熱 (2/4)

作者:白鳥ヒカル│2016-02-23 18:51:39│贊助:14│人氣:659
正太之節也,水手服短褲,白襪,三角褲(喂!!),直捲短髮端正也




        夏坎在離開維多神父的房間後,快步地離開教堂、摸黑到井邊取水漱口,每次漱口皆是使盡雙頰的力氣並不斷地換水,感覺自己口中污穢多到難清似的。

       「呼、呼……」他漱了好幾回後,雙手撐著井邊低著頭,腦中一片空白。

        沉澱下心情後,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教堂,走過灑滿月光的落地窗走廊,注意到了廳堂上的金色長髮天使鳥瞰凡間的壁畫,夏坎心道:「哼,如果那個日耳曼小野人真是天使的話早該自行回來了!」

        接著,他忽然快步往教堂的某個方向衝去,衝去深處一個隱密的房間,左顧右盼了一會,最後掏出了一把偷藏的鑰匙,開門進入。

        進入房間後,映入夏坎眼簾的是一名穿著全白的修女服、跪在床邊禱告的黑髮男孩,而男孩馬上注意到了夏坎。

       「欸?夏坎你怎麼來了?」

        看到穿著修塔空教派所謂的「孌天使祭祀服」的男孩,夏坎目瞪口呆地心中發出讚嘆:「好、好可愛……」

        隨後他回了神,繼續說道:「呃…伽樂,是、是這樣的,我稍早受維多神父灌頂了,這一兩天你應該是不會破戒了……」

        男孩露出欣慰的表情,回道:「夏坎,你人真好,否則我怕愛徒心切的維多神父會在純淨週結束前會無視戒律對我灌頂的……這樣主會生氣……」

        聽了這番話,夏坎眉頭深鎖,非常不悅地壓著聲音說道:「呿,維多神父早就激怒主了吧!伽樂,正宗的天主教根本並非如修塔空教派如此!你跟我離開這裡,投靠其他教會,不要在這裡繼續被維多神父侵犯!」

       「夏坎你在說什麼啊…我們被維多神父選中、受聖靈灌頂可是榮耀上帝呢!你不能這樣!」男孩感到不滿地回道,這使得夏坎頓時相當難過。

        夏坎咬著嘴唇,直盯著眼前對自己皺著眉頭的男孩,他遲疑了一下,最後快步走向前去、一把將男孩拉入懷中,左手整個環扣在男孩腰間、右手整掌深入他的衣襟放肆地在胸膛上亂撫一番。

       「嗯啊!夏、夏坎…你、你嗚……你做什麼啦──!」一股騷癢的觸感在胸間竄起,讓男孩緊彎下腰掙扎,但力氣比不過夏坎,只能任由他擺佈。

       「難道你就這麼喜歡被維多神父愛撫嗎?這樣的話我也可以啊!」一番粗魯地亂撫後,夏坎趁理性未失前鬆開了手,男孩掙脫後大步退後好幾步,雙手緊緊交叉抓在雙肩的袖子上,既驚嚇又不悅說道:「夏坎你、你瘋了!能接受維多神父灌頂可是得感恩的,況且沒有他我們早就餓死街頭了,你不能忘恩負義,更不能像剛剛那樣碰純淨週保持身體潔淨的我!」

        「……對、對不起,我不打擾你守戒了,晚安……」「對於你剛剛的侵犯行為,我會替你向上帝懺悔的。」看著男孩雙眼依然嚴肅地投射著批判的眼光,夏坎內心湧起憤怒及失望,含著淚、緊咬著嘴唇黯然離開房間。

        關上門,全身向後貼在門上,夏坎感到無力又無助,並對剛剛對男孩的事感到十分後悔,尤其當聽到房內傳來哽咽的禱告聲時,他雙眼更是止不住淚水。

        十四歲的少年夏坎因為母親曾擔任男孩的乳母且與他只相差兩歲,因此從小便相識、情同手足,不料倆倆卻在六年前成了孤兒流落街頭,之後被基督教修塔空教派的教會收留,並由維多神父負責教導。

        年幼懵懂無知的兩人夜間定期受艱辛的修塔空教派的聖靈灌頂儀式、且由維多神父主持,儘管他們對儀式的進行方式感到不自在,但選擇相信包容並給予孤苦無依的他們歸宿的修塔空教派。

        然而在兩年前,夏坎在一次天主教徒們的遠東宣教計畫中接觸了天主教以及其他基督教派,藉由其他教派的教義解釋、加上到了十二歲漸漸懂得獨立思考的年紀,回想多年來在教會中的遭遇,他備感晴天霹靂、更是懷恨在心。

        他沒想到信仰多年的道理竟然是讓他們縱慾的藉口,尤其來到中國後,對十四歲的他說什麼他已經過了適合灌頂的年齡、修行已滿,在他看來是非常荒唐,認為根本是覺得他開始長大、愈來愈不討喜而想冷落他的緣故。

        這次中國行,夏坎十分珍惜逃走的機會,因為在這裡,修塔空教派的教徒們不多,其他教派的教會也相隔不遠,必有機會投靠他處,更幸運的是,教會這陣子從羅馬調來一位日耳曼裔的男孩洛可,或許男孩會因此被冷落,他便可趁不再受注意之時攜手逃走。

        但是,他最在乎的男孩與其說是虔誠至極,不如說是被洗腦,夏坎無論再如何解釋,男孩仍不信其言,讓他非常難過,也因此,他想藉此機會讓到時被冷落的男孩看清事實,不幸地,洛可卻先逃離教會,讓維多神父饑渴難耐到想無視教會戒律,欲對那些受主教選召、必須在「純淨週」保持全身潔淨、閉關禱告的「孌天使」出手,這也成為了夏坎想要出外將洛可找回來的動機。

※           ※            ※

        先擱置大廳的事,我帶小忍者到了後院坐,想了解他來的目的。「喂,倭寇何人?」我首先抬高姿態地問道。

       「日本人。」「廢話!」看來他聽的懂嘛,但是看他擺張事不關己的表情、用非常細柔的聲音回了一句廢話,讓我感到非常不悅!

       「報上名來!」「きりちよでござる。」「呃嗚……你還是書寫好了……」這傢伙的回答分明是在跟我作對!炸掉人家屋子還能如此囂張,果真是倭寇!

        他面無表情地盯了我一下,接著折了一根樹枝,在土地上劃了起來,在月光下隱約看出「霧千代」三字。

       「喔~原來是霧千代啊…」「是きりちよ。」「我知道啦!」跟這傢伙說話還真費神呢……

       「咳咳,呃…那你究竟是為何而來?給我一五一十地坦承來!」「坦、坦承……?」不知是否是擔心從實招來後會沒命,不過不久看他雙眼泛著淚,然後竟然直接褪去外衣!馬上知道他又會錯意了。

       「不是那個袒裎啦!是要你說明原因,給我把衣服穿上!」看到他全身如白玉晶瑩剔透的肌膚老實說就連身為男兒的我也會難為情……

        當他穿好衣服後,他低下頭沉思了一下,抬起頭、終於將他來癿侗軒的來龍去脈向我解釋了一遍,從他的出身到中國之行。

        不過,他說的話盡是一字一詞地慢慢道來,而且字的順序錯亂,譬如一句「在下幼時家父為求村落安全,安排在下與氏族六角家聯姻」被他說成「在下、幼時、家父、村落、保護之故,在下、六角、婚約、定之事、安排」,令我聆聽相當困難,必須在聽的同時,心中要重組他所言之事。

        耐心地聽完他緩慢又不流利的解說,我大概了解他是出身忍者世家,與氏族聯姻,然後竟然在未婚妻往生後與自己的舅子相戀!呃...還真是亂……之後因為氏族間的鬥爭導致他與他的舅子失散。

        為尋他而來中國,結果把我誤認成他舅子!我哪裡長得像倭寇啊!更誇張的是他將擎天會的人誤認成擄走他舅子的僧侶們……或許是癿侗軒是一間寺廟的關係吧……總之能了解的是這傢伙實在是太少根筋了。

       「嗯……我是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你所犯下的錯誤還是得承擔!虧你還是做忍者的居然會犯如此大錯……」

       「嘛、看你善忍術,我可以將你納入麾下、免你一死,直到你的酬勞累積可抵天棚的修繕費用,而且我們擎天會有時也會以任務為由,周遊各地,對你也是有利的呢!」

        儘管我開出免死條件,但這傢伙竟然淚眼汪汪地回道:「來、來不及……」又想跟我談判!由於夜深且天棚倒塌的關係令我現在身心俱疲,不想再跟他耗時間。

        「夠了,你叫霧千代沒錯吧?此刻起,你就是我們擎天會的一員,不管你有何苦衷,該償還的就給我老實去做!別想動逃跑還是想暗殺我的歪腦筋,像你這種身手是敵不過我的!還有空房,你隨意找一間睡吧!」

        我將重話快速交代完後隨即將他拉進屋內,並指使他進入一間空房要他就寢,不管他不甘願的反應,疲倦的我只想趕快休息,最後看他進房之後我也回房休息去了。

※           ※            ※

        一日,我與沐霜兩人漫步在林間,我們倆手牽著手、走到了林中一方池塘邊坐下歇息,一邊欣賞著池畔風光、一邊聆聽著和諧的蟲鳴聲。

       「唐公子,謝謝你特地與小女子出遊此趟。」沐霜蘋果般的紅顏在粼粼波光的襯托下,好不美麗啊!

       「呃…呵呵,這是應該的嘛…聽說妳才剛從琉球來不久,當然要帶妳熟悉熟悉一下環境嘛…呵呵……」

       「唐公子人真好……吶、既然我們出身大不同,何不更熟悉一下彼此呢?」「欸?這話怎麼說?」看著一旁抱膝坐的沐霜歪著頭對我露出可愛卻又淘氣的笑容,讓我感到既開心卻又害羞,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然而之後發展卻完全在意料之外!沐霜竟然當著我的面緩緩褪去那一領半透明的披風,其合歡襟與不及膝的超短褲衝擊我的視覺!她為何會如此作風大膽啊?

        一個回神,更是驚覺沐霜要繼續解下合歡襟!這、這太令人驚豔了不對,我是指太令我驚訝了……我隨即出言制止道:「喂、喂,沐霜妳、妳為何要脫衣服啊?」

        沐霜停下動作、疑惑地對我眨了眨眼睛,接著雙手撐地爬到我面前、抬頭回道:「唐公子別這麼見外嘛,小女子生性怕熱,如今夏日炎炎,當然想解熱快活一下,況且……這裡沒有外人呀!」

       「咦?沒外人?」「是呀,其實,唐公子……從初次見面以來小女子就暗戀著你了……」「欸──?」什、什麼?沐霜喜歡我──?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際,沐霜竟然直接朝我撲了過來、將我撲倒在地,她一手撐著地、一手輕撫著我的臉,而她的精緻臉龐湊得好近,近到完全感受到她所傳來鼻息的溫度以及觸感……喂喂,小小年紀為何如此大膽啊?

       「沐霜妳、嗚!」才一開口就被沐霜的雙唇給堵住,我頓時愣得難以動彈,任她的唇貼上、傳來一陣濕潤又溫暖的感覺……

        嗚嗚,這觸感好軟,而且有茉莉花的香味,她貼了一會兒後開始移動起來,緩緩地輕輕含住我的上唇,含完後接著換下唇,感覺我的嘴失去了知覺,之後雙唇又被整個堵上,被她輕輕地來回摩擦,使我的雙唇襲來一陣酥麻,如身處夢境飄逸自在、渾然忘我。

        此時的我不知雙手該如何是好,要放在她那暴露、光溜溜的背上將她擁入懷中嗎?還是要趁機緊抱住她、翻個身,奪回主導權呢?啊、我在想什麼啊!

        然而沐霜動作比我還快,她很快地放開我的嘴唇,接著竟得寸進尺地想拉開我的衣襟……喂,這是什麼回事啊!雖然我內心驚訝地想要阻止,我們倆還是童稚,且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我是個有婚約的人啊!

        儘管這麼想,但我的手腳卻依然無動於衷,任沐霜恣意妄為,就這樣,事情愈演愈烈,我不但被她袒了胸、她竟然更開始舔著我的胸膛甚至乳頭,更誇張的是,她一腳膝蓋更頂上我的跨下……喂喂,我根本沒想過要讓彼此的關係變得如此不尋常啊!

       「沐、沐霜,妳這是在做什麼啊啊!」我用盡理性問道,但是沐霜毫不理會,持續地舔舐著我胸膛上最敏感的兩處並不斷刺激著不該騷擾的地方。

        呃…是男人的本能使然嗎?為什麼我手腳毫無反抗?甚至內心深處有一絲享受的感覺,天啊,我太糟糕了…我的一世英名啊……

       「哈啊……」然而,正當我任由沐霜恣意地吸吮著我、刺激著我之時,我眼前的景象漸漸地模糊了起來,愈來愈模糊、愈來愈模糊,接著,眼前浮現出了熟悉的景象……

        ……我看見了房內的天棚……咦?我居然躺在床上?想到這裡,我既感到放心但卻又有一點點失望……竟然會做這種夢……啊算了,或許是我昨天太累了……不過……

        在我意識更加清晰之際,我發覺到了身上的重量,我目光往下一移,赫然發現洛可這小子竟然趴在我身上,且他的小嘴正吸吮著我的胸口某處、該處合歡襟整個被他口水弄濕,不只如此,睡相極差的他更是曲著一腳、其膝頂在我跨下!啊啊──害我那裡現在感到非常不舒服!

       「你給我起來──!」「哇啊!」我生氣地推開洛可同時喊了他起床。

       「嗚嗚,哥哥角安……」看他被我推起神、跪坐在我身上,揉著眼神惺忪的眼睛,不知為何,現在的我十分不悅。

       「……啊咧?哥哥你尿床了喔?」「嗚嗚…是你啦──!睡相那麼差!我的合歡襟都你的口水!」「欸──?哥哥對、對不起……嗯?可、可是我口水會流到那模下面嗎?」「少囉嗦!你快起來!吼~!」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我感覺渾身不對勁、火氣特大,在洛可離開我身上後我隨即跳起身、快步離開房間,偷偷摸摸地進入更衣間換衣服……我也不懂為何如往常早起換掉睡衣這件例行公事在今日變得如此令我心虛……

       不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當我才剛換好衣服,外頭馬上傳來了謝無盡的呼聲:「少爺,雲士琅捕頭來了!」

        什麼?那男人今天一大早來癿侗軒做什麼?我快步地走出癿侗軒大門外,看見了擎天會的人們以及雲士琅帶來的人馬。

       「嗯?少爺,你今天怎麼臉色不佳啊?」步思貴馬上發現了我的異常。「呃…可能這兩天累壞的關係吧…呵呵……」

        敷衍完步思貴後,我隨即硬擠著笑容向趾高氣昂的雲士琅問道:「呵呵,雲捕頭,不知大人您一大早光臨是有何吩咐呢?」

       「哼哼,我今早是聽聞了你們癿侗軒的天棚倒塌的消息而前來關心。」

       「喔、喔喔,呵呵,真是感謝您費心前來呢!」剛回完話,雲士琅突然垮下了臉問道:「你們應該沒在幹什麼私製火藥的活吧?」「咦?大人您是多心了……我們可是忠心於大元的呢!」

       「喔?此話為真?那……來人啊,給我搜!」「欸?」雲士琅今天是吃錯藥了嗎?因為元朝不准我們私藏兵器,因此我們以鈍器取代。官員會定期派人來檢查,但不知為何他們這次來了突襲檢查……

        啊,突然想到那枚震天雷!事後何去何從我沒注意啊!「回大人,擎天會所有的武器在此。」看著包括我的硬鞭、全員的武器以及下廚用的菜刀被攤在地上,我終於鬆了口氣。

       「大人,我們擎天會雖從事危險工,但該遵守的我們還是不踰矩呢!」「喔?這樣啊……不過……貴社最近可真是人才濟濟呢!之前收了西域男孩為徒、今天又出現了新面孔……」

       「咦?」我與大家疑惑地往雲士琅眼神暗示的方向望去,赫然發現坐在屋簷上的霧千代……糟了,萬一他有帶武器的話豈不就……

       「少爺,那小雜碎怎麼還在?」發現霧千代還在,步思貴憤怒地問道,而見雲士琅手勢,霧千代跳了下來、朝我們走來……我得想個能脫身的方法……

        見身型比我嬌小的霧千代抬頭望他,雲士琅露出弔詭的笑容說道:「唷!多麼可愛的孩子啊……看你的長相、還有木屐……莫非是日本人吧?怎麼啦?你們難不成是想聯日抗元是吧?」

        被這一問我當下有點錯愕。「呃大人、他是...」「...兄弟でござるよ…在下與那個人…已久、失散、兄弟……在下、日本、長大、河洛話、不會……」霧千代突然撒謊圓場!他為何要這麼做?

       「呃…對、沒錯!霧千代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呃…其實我也不知其詳,他才剛來泉州……聽他解說後發現他是我母親的養子…呵呵……」我右手搭住霧千代的肩膀。如此語無倫次…希望可以騙的過去……

        霧千代此時左手也順勢攬在我腰間,接道:「在下、家母、收養,家母、臨終前、跟在下說、因此、兄長大人、尋來……」我撒謊功力竟然輸給這小倭寇!

        雲士琅以表情表示「此話當真」,我與霧千代兩人直盯著他,不一會兒,他紅起臉、眼別去一邊,說道:「咳咳,抱歉是我誤會了你們……」

       「不過……聽唐華說你叫霧千代是吧?你的包袱……讓我們瞧瞧。」「欸?」霧千代帶包袱出來做什麼啊!

        不幸地,雲士琅露出了滿意笑容說道:「請解釋解釋……他不是遠從日本前來投靠你的弟弟嗎?為何帶如此多樣的武器呢?」

        這次似乎是沒救了……因為解開包袱,果真發現其中的多項銳器……看到這,我整個人瞠目結舌,頓時間覺得擎天會完了……

【待續】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預定目錄】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1)(2)(3
二、舶來的天使1)(2)(3)(4
三、正太夜狂熱1)(2)(3)(4
四、正太教案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番外篇、21世紀正太控盜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100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正太|正太控|少年愛|BL|輕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夜夜
每次我都會被圖吊進來ww

02-23 20:12

白鳥ヒカル
發正太文就是要正太圖嘎[e16]02-23 21:05
魷魚滿天飛
圖太誘人了
私(?

02-23 23:06

白鳥ヒカル
那不是R18圖嘎XDD02-24 15:20
冰糖麻糬
看到首頁圖片 哈斯哈斯

02-24 14:35

白鳥ヒカル
怎麼都被圖拐進來了XDD02-24 15:20
abba4779
被圖拐進來+1
圖能私??

02-24 22:56

白鳥ヒカル
右鍵google搜尋就找的到了[e6]02-24 23: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Quack1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推薦】Line Web... 後一篇:《大元正太遺事》第3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gerjian動森玩家
這是我的零食DIY方程式: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H01TVZkRzpu-4zOtpzlTImAf9nYj-Ax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