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我們共同的夢中夢

作者:海犬│2016-02-20 19:40:43│贊助:634│人氣:639


桃園市,是台灣最多元的城市。

由於國際機場以及過去的歷史,讓桃園市隨處可見各式各樣的人種與文化。

但桃園的「多元」實際上擁有更深層的意義——

燈火通明的夜晚,無法看見一點星光的城市,此刻響起無數吵雜的摩托車引擎聲。

位於桃園市區一虞沒什麼人會經過的小巷裡,一群摩托車圍繞著出口,宛如狼群般打著炫目的頭燈,照射位於巷子盡頭的纖瘦男性。

流線型七彩燈飾的摩托車,由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所駕馭。

空轉的引擎聲,彷彿狼群的嚎叫。

他們充滿物質欲的眼神,惡笑著望向被逼至巷子尾端的男人。

身為獵物的男性,將雙手插進長褲的口袋中。

造型俐落的銀髮,即使受各種色彩的車燈照射,仍然保持著潔白。

宛如坦桑石般散發著藍紫色光澤的眼眸,正無趣地看著此刻發生的一切。

穿著一身能展現纖瘦身材的管家服、長相帥氣沉穩的男性,嘴上卻咬著一根兔子造型的棒棒糖,白色塑膠管如同貓尾般悠哉地上下搖擺。

看見這個景像的年輕人們,恥笑般地勾起嘴角,露出森白的牙齒。

「殺了這個男人就能拿到五千萬?」

一名坐在重機車上,年紀看起來仍未成年的少年攤了攤手說:

「你們確定沒找錯人嗎,他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不會有錯的,長像和網路公布的照片一模一樣,而且這是我從他的身上抓下來的東西——」

一名金髮的濃妝少女將一片小金屬用拇指彈了出去,拋物線尾端正好落入那名少年的手掌中。

「虛實無夢?這是什麼成語嗎?」

少年望著手中的金屬條,那是服務生掛在胸前的名牌,恥笑地說:

「還真的有人的名字這麼奇怪啊!不過名字這麼特別,就絕對不會找錯人了。」

另一名少年將手中的啤酒喝光,隨後將捏爛的鐵罐隨手一扔說:

「網路上說什麼千萬別惹叫虛實無夢的男人,原本還以為有多大尾,結果連半個罩他的人都沒有,真是弱爆了!」

「年輕無知並不是錯,但別人的好心忠告得要好好聽進去才行。」

男性才剛說完,一顆金屬忽然掠過他的側臉,並撞上後方的水泥牆。

牆面頓時被撞出一個小破洞,隨後一顆小金屬球便掉落至地上。

男性只是淡淡地瞥了地上的金屬球一眼,又望向前方的車陣。

其中,一名少年手持一把黑色手槍,槍口正筆直地對著他。

「鋼珠瓦斯槍啊。」

男性用右手捏著嘴上的塑膠管,隨後望向上方兩幢建築物間的黑空,無趣地說:

「你以為這種東西殺得了人嗎?」

「光靠一把槍確實殺不死人,但是……」

此刻,所有位於巷口的年輕人都舉起了槍、有的人甚至雙持手槍,數十支槍的槍口對準男性。

方才開槍的少年高喊:

「我們最喜歡看一個人被亂槍慢慢折磨死的模樣啦!」

隨後,手槍齊發,氣壓爆出的聲音此起彼落。

受七彩車燈的照射,鋼珠彈形成各種顏色的金屬線條,有如絢麗的流星雨般不斷往男人身上送去。

雖然單發的威力不足致命,但一次數百顆足以打破水泥表面的鋼珠彈,凌遲般地不斷撞上男性的身體,連身後的水泥牆都被打得處處孔洞。

這時,終於有人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因而停止射擊。

濃妝少女臉色驚恐地往後退了幾步,但周圍的人仍不斷朝男性送上子彈。

在那名少女的視線裡,清楚看見那名受鋼珠彈凌遲的男性,仍心不在焉地咬著嘴上的塑膠管。

任何一顆撞上他的鋼珠,都像是打中了什麼極為堅硬的物體般反彈出去。

此刻連水泥牆上都鑲上了數不清的鋼珠,但對方卻半點擦傷都沒有。

最後,眾人的彈匣耗盡,停火的同時也難以置信地望著前方。

但仍有一名少年不打算停手,臉色鐵青地再填裝一個新的彈匣,繼續朝男性射出鋼珠子彈。

這下所有人更清楚看見,一顆擁有足以鑲進水泥威力的子彈,竟然在擊中男性的皮膚時,像是撞上鋼鐵般發出清脆的聲響,並彈飛了出去。

此刻男性的腳下已經落滿了鋼珠,但沒有一顆能傷得了他。

「對不起,我剛才的問法錯了。應該說……」

男性將糖果咬碎後吞下,接著說:

「你以為這種東西殺得了『我』嗎?」

持續開槍的少年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又退出空了的彈匣,正準備填裝新的彈匣時……

男性將嘴上的塑膠管向前一吐,隨後那名少年的重機車右邊後照鏡,忽然爆出碎裂的聲響。

接著一支斷裂的後照鏡便飛落至地面,鏡面也碎了一地。

而後方遠處的地面上,此刻鑲著一個冒著煙的物體。

眾人臉色蒼白地望向那個物體。

仔細看才發現,那是原本在男性嘴上的糖果塑膠管,而此刻正深深陷進後方的柏油路面。

「你們做的事情還不足以讓我生氣,所以我也就不多加追究。」

男性從口袋裡又拿出了一支星型的棒棒糖,邊拆開包裝邊說:

「請你們離開吧,別再來找我的麻煩了。」

他將糖果含入口中後,將視線轉向一名少年說:

「不過在那之前,請先把名牌還給我,明天還得上班呢。」

「——你們還愣在那裡做什麼!」

這時,坐在重機車上的少年如此低吼:

「我一定要……拿到那五千萬!」

接著,他狂催油門,讓後輪在原地打轉了一會兒,揚起大量塵埃後,便朝前方衝了出去——

「喂——!!」

即使後方有人打算叫住他,也已經來不及了。

一台流線型的重型機車,以高速往男性的方向衝了過去,上頭的少年還發出了瘋狂的大笑——

隨後,一陣震耳欲聾的碎裂聲響爆出!

玻璃、車殼碎片、各式零件四處噴飛。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擁有上百公斤重的重型機車,在撞上男性的身體時瞬間爆碎解體,但男性卻穩如泰山般仍站在原地。

然而他在上頭的少年噴飛出去之前,抓住對方的領子,單手將他騰空抓起。

「我、我不管了!」

巷口的其中一名少年慌張地說完後,催下油門感緊逃離這裡。

對方在離開之前,為了不留下麻煩,將印有「虛實無夢」四個字的金屬名牌丟在地上。

而隨後,其他人也跟在他身後,駕著發出吵雜引擎聲的摩托車離開現場。

看見這些的男性,將手上的少年朝後方一扔,接著走向前將地面的名牌撿起,並重新別回自己的左胸。

而那名少年癱坐在地上,驚恐地不斷往後退,背已經緊緊地貼在鑲滿鋼珠的水泥牆上。

「我問你。」

這時,男性回頭看向少年,問道:

「你們是桃壢會的人嗎?」

「我、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男性走到對方面前並蹲了下來,讓眼神水平相對,這讓後者此刻的臉色更加鐵青。

隨後,男性將右手橫過少年的臉側,並支撐著後方的水泥牆,接著使力一捏,爆出巨大的聲響——

水泥牆以男性的手為中心,爆出蜘蛛網狀的裂痕!

少年嚇得無法止住身體的顫抖。

「我再問一次,你是桃壢會的人嗎?」

少年慌張到聲音不斷分岔地說:

「不是!真的不是!我、我們只是在網路上看見桃壢會的追殺令,所以才會……」

「那沒事了。」

男性站起身子,無趣地將雙手插入口袋,接著轉身往巷子的出口走去,留下滿目瘡痍的現場,與仍不停顫抖的少年。

然而另一方面,此刻在桃園市區的街道上——

無數台吵雜的摩托車呼嘯而過。

許多路人因為惱人的噪音,而朝車群投出一個白眼。

車群彼此之間互相靠近,在高速行駛之下,年輕人們互相對話:

「那個男的還是人嗎!」

「現在終於明白,千萬別惹虛實無夢的意思了……」

「可惡,我們大老遠來到這裡,只能這樣空手而回嗎?」

「能保住小命就該偷笑了啦!」

「桃園到底是什麼鬼城市,竟然出了一個怪物!」

此時,那些年輕人所不知道的是,自己過於顯眼的舉動,早被一群人給盯上了。

周圍的建築屋頂上,埋伏著數名戴著兜帽、無法看出長相的人們。

他們隱匿於夜色之中,背離城市繁華的燈光,隱藏在混凝土之後。

隨後,那些年輕人終於察覺了不尋常的事——

但他們並不是察覺藏於夜色人群的存在,而是在這繁華的市區中,此刻除了他們以外,完全沒有任何車輛的經過。

隨後在到達一個十字路口時,直行與右轉路都被紐澤西式護欄給圍成路障。

雖然不知為何如此,但他們也只能被迫往左邊的道路轉去。

不過在進入那條道路時,發現兩旁的路人著裝奇異——他們全都戴著兜帽。

緊接著,那些兜帽人作出了投擲的姿勢,隨後從手中丟出尖銳的鏢針。

命中高速移動的物體是極為困難的,必須精準計算鏢針的飛行速度,以及車體移動的速度,瞄準彼此互相移動的交點才行。

但儘管如此,標針仍全都精準地紮中後輪,爆胎的聲響接連傳出。

此刻兜帽人全像是玩遊戲拿到了高分般,發出了歡呼的聲音,且互相擊掌小小慶祝了起來。

而摩托車群開始打滑並往前摔去,錯愕的年輕人們以為即將摔得渾身是傷。

但人與車卻全都摔在前方早以鋪好的軟墊上。

當眾人還混亂地躺著時,一名站在軟墊最尾端,戴著兜帽的少年雙手張開地高喊:

「喲!各位飆仔們,你們好啊!」

隨意散躺在軟墊上、仍發動著的摩托車燈光,照射在最前方的少年身上。

他穿著黑紅相間的連帽衣,而兜帽雖然遮住鼻子以上的部位。

但惡魔般銳利的微笑以及骨感的下巴,甚至是立體的鎖骨線條,都能透露出此刻在兜帽底下的是一名美男子。

「雖然在熱鬧的市區,太安靜的話反而會覺得奇怪,但你們的改裝車聲吵到令人感到煩躁。」

美男帶著壞笑,將纖細白皙的食指底在雙唇之間。

此時在稍微沉默下來的情況下,周圍不知從何處傳來搖滾樂的旋律,低音鼓聲很有節奏地此起彼落。

「聽見了嗎?這裡是我們的搖滾區,可容不下你們的噪音呢。」

隨後,從周圍暗巷中出現好幾名手持鐵棍與球棒的兜帽人。

他們的步伐猶如與搖滾鼓聲融為一體般走了出來,將飆車族團團包圍。

「——你們就隨著節奏,一個接著一個倒下吧。」

一名率先從軟墊上爬起的少年,警戒周圍不斷靠近的兜帽人,咬著牙低吼:

「可惡,是虛實無夢的手下嗎?」

美男子將食指移到下巴,偏著頭問:

「手下?等等……你們去招惹了虛實無夢?真的假的,是桃園人都知道,別去碰那名叫虛實無夢的男人啊!」

隨後,他將視線移向倒在一旁的摩托車,接著說:

「哎呀,沒有黑桃標誌,看來是我們弄錯人了呢!抱歉,還以為你們是桃壢會底下的飆車族勢力。然而會笨到去招惹虛實無夢……原來是外地人嗎,那還真是遺憾呢!」

美男子聳了聳肩說:

「只能怪你們運氣不好囉。」

一名少年從車廂中拿出了一根甩棍,對著美男子怒吼:

「少說廢話,給我報上名來!竟然把我的愛車輪胎給刺破了,我一定要讓你們付出代價!」

其餘的年輕人,也從車廂裡或包包裡拿出了各式各樣的武器,從蝴蝶刀到電擊棒都有。

「你問我的名字嗎?很抱歉我不能告訴你,因為現在的我,屬於『匿名』狀態呢。」

美男子將食指與中指合併,貼在眉稍作出了敬禮的姿勢說:

「不過,我們是一群名叫『台灣守匿者』的組織,還請多多指教。」

他一說完,其中一名紅髮少女手中的蝴蝶刀從手上掉落,接著愣愣地說:

「台灣……守匿者……」

看見這個情況的少年煩躁地怒吼:

「又怎樣啦,妳認識的話不會早點講嗎?」

「會上網逛論壇的人,誰不認識這個名字啊!」

「區區一群鄉民有什麼好怕的!」

「守匿才者不是鄉民那麼簡單,那可是台灣最大的網路組織!難道你沒聽過『飲欣四董文明抹消事件』嗎?正是他們幹出的好事啊!」

聽到這句話,少年頓時露出了退縮的表情。

紅髮少女逐漸往後退去,顫抖地說:

「與其和守匿者作對,我寧願去找那個叫虛實無夢的男人!」

「——少在那胡說八道了!」

少年咬了咬牙,不信任地高喊:

「怎麼想都是模仿來的吧,套上別人的組織名虛張聲勢!」

「因為恐懼而開始逃避現實了嗎,現在真正在虛張聲勢的人是誰呢?」

美少年對著他們豎起無名指說:

「我啊,最討厭像你們這種明明沒有幾斤重,卻總是喜歡在外逞兇鬥狠的傢伙了。」

即使是無名指,但他卻能豎得如此筆直,和中指有差不多的嘲諷效果。

果然,拿著甩棍的少年被這樣給惹怒,舉起手中的武器朝對方揮去。

這時,美男子一個彈指,發生了令眾人都難以置信的事——

他竟然騰空飛起,不只閃過少年的攻擊,還開始快速地上昇,直到落在大樓頂樓的邊緣。

然而事實是,美男子的身後牽引著細鋼絲,受大樓頂端幾名戴著兜帽的人,利用輪軸機具將他拉回頂樓,乍看之下就像飛起來似的。

隨後,原本站在道路兩旁的兜帽人,也都一樣飛至周圍大樓的頂樓。

當所有人抬頭看時,才發現自己究竟陷入怎麼樣的局面——

數不清的人影圍繞在周圍的大樓邊緣,將近上千人俯視著底下的青少年群。

美男子將牽引自己的鋼索解開後,對著旁邊的兔耳兜帽女說:

「真是掃興,我們弄錯人了。」

後者發出可愛且悅耳的聲音反問:

「那麼那些人怎麼辦。」

美男子聳著肩攤手說:

「照樣解決囉,這樣他們就不會敢再來桃園惹事了吧……」

這時,兔耳兜帽女忽然掠過美男子的身邊跑到屋頂的邊緣,望向對角街百貨公司大樓的電視牆,並興奮地大喊:

「那是紀彩璇嗎!」

電視牆上正播著的是,一名知名女藝人的隱形眼鏡代言廣告。

「是特賣會的實況轉播耶!紀彩璇正在那裡辦簽名特賣會?」

兔耳兜帽女將鋼絲扣在自己身上的套環,一副要從另一側垂降到地面的樣子。

「都怪『世樹聖葉』要在這時候籌劃什麼街道肅清任務,結果不只弄錯了人,還害我錯過這個消息!」

一名高壯的兜帽男對著她喊道:

「等等!幹部怎麼能在任務結束前中離,有這種隊友?」

「任務內容的目標是桃壢會的飆車族,既然他們不是進行下去也沒意義!我不管了,接下來你們自己收拾!」

兔耳兜帽女說完後,從高樓一躍而下。

隨後因為鋼絲的牽引而在落地時抵銷加速度,最終輕盈地著陸。

壯碩的兜帽男抓著頂樓邊緣,望著下方無奈地說:

「真是的,那傢伙一點都沒有身為幹部的自覺!」

「有什麼不好呢,反正我們存在的目的就是玩樂;只要覺得有趣,就去做就是了。」

美男子攤開雙手,望著周圍的數千名兜帽人說:

「我們的領袖——『世樹聖葉』的任何指令都無強制性,但大家會聚集在這裡,都是因為覺得要做的事情很有趣。」

隨後,他將雙手肘靠在頂樓邊緣,閉著眼睛微笑著說:

「然而若感到無趣的話,隨時都可以離開。所以她啊,正徹徹底底地在貫徹台灣守匿者的精神喔。」

「是沒有錯啦……」

「不過話又說回來——」

美男子睜開眼睛,望向對角街的電視牆,無法理解地說:

「愛心瞳隱形眼鏡,是嗎?現在的女孩子,還真愛這種東西呢。」

然而,電視牆的幕後——

位於百貨公司的大門口,正排著長長的人龍。

攝影機拍攝著現場,並實況轉播到上方的巨型電視牆上。

人龍的盡頭,是一張鋪著紅布的長桌。

長桌後方坐著兩個人,一名是身穿西裝、長相平凡的男性。

然而另一名,則是能讓任何男性陷入熱戀,甚至連女性都為之瘋狂的超級美少女。

「今日限量一百名,紀彩璇的簽名愛心瞳隱型眼鏡盒!」

長桌旁,一名穿著閃亮服裝的主持人,手持麥克風高喊:

「哇!看到這麼長的隊伍,就知道這款由彩璇代言的隱形眼鏡有多麼的膾炙人口!

自從現在大家都耳熟能詳的火紅藝人——『紀彩璇』首次配戴愛心瞳孔,拍攝系列寫真發售後,連續好幾天打到經紀公司的電話,一千通有一千通都是在詢問這款隱形眼鏡是否能夠上市。

現在看著街上的正妹們,都配戴著我們公司獨家生產的愛心瞳隱眼,也是當時就預料到的事,但大家都沒忘記我們的創始人紀彩璇,還真是令人感到開心!」

主持人墊起腳尖,一手擺在雙眉上望著人龍後方說:

「後面一百名以後的貴賓朋友們,雖然拿不到我們的偶像紀彩璇的簽名,但也不用難過——現場一萬盒各種度數、顏色應有盡有,全部五折跳樓大拍賣!」

接著他豎起食指,興奮地高喊:

「不過在那之前,再宣布一件臨時加碼的驚喜!第一百名的貴賓,除了能拿到紀彩璇親手簽名的包裝盒外,還能得到紀彩璇唯一的一張特效紀念寫真!那可是有錢都買不到的無價珍寶,究竟我們的第一百位貴賓是誰呢,即將揭曉——」

一名位於盡頭不遠處的少女,反覆仔細地數著自己位於第幾名,然而數出的數字讓她開始加快心跳。

「第九十八位,就快到了!我們的唯一特效寫真,不只是紀彩璇的真實呈現,還由國際知名好萊塢後制大師點綴特效,那是能更表現出人稱冰凍的黑薔薇——紀彩璇魅力的視覺享受!」

位於少女前方的女性走向長桌前,這時主持人高喊:

「究竟是什麼樣的照片呢——第九十九位!」

少女此刻高興到腦袋一片空白。

「恭喜您!」

輪到少女時,賣場大門兩旁忽然爆出了彩帶。

主持人抓起少女的手高喊:

「我們的第一百名貴賓,是這名非常可愛的女孩子!」

隨後人龍也爆出了歡呼與掌聲。

「那麼就來揭曉我們的特效寫真——請看大螢幕!」

原本實況著這裡的電視牆,忽然轉成一張圖片。

那張圖片讓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了讚嘆的驚呼聲。

照片的主角正是此刻坐在長桌後方的美少女,但照片中的她穿著一件黑色的薄紗,薄紗邊緣還漸變成羽毛散落,最後化成黑霧消散。

微張的小口中吐出黑色霧氣,霧氣尾端又形成羽毛。

紫紅色的雙眼直視著鏡頭,那愛心形狀的瞳孔彷彿能夠貫穿心臟似地,充滿鬼魅卻又令人深深著迷的氣息。

一頭黑色、綁成兩條長長雙馬尾,有如兩把鐮刀垂掛下來。

而美少女手中,還拿著一把由黑霧和黑羽所組成的大鐮刀,彷彿能勾走任何觀看者的靈魂。

背景是灰黑色、即將枯萎的森林,樹梢上停著幾隻讓畫面更加生動的烏鴉。

這張照片幾乎讓現場陷入轟動——

而腦袋仍一片空白的少女,身體僵硬地望著前方的黑髮美少女。

那名美少女在一個眼鏡盒上簽下名字,接著又在一張照片背面簽字,最後帶著淡笑將兩樣物品遞給了少女。

後者用顫抖的雙手接下後,雙頰忽然通紅,抱著兩個珍品發出可愛悅耳的高喊:

「太好了——!」

隨後,主持人接著說:

「好的!我們的簽名活動到此結束,彩璇本人似乎也因為私事必須先行離開的樣子……」

坐在長桌後方的黑髮美少女點了點頭,接著站起身子準備離開。

這時,旁邊的經紀人小聲地問:

「真的不用我派人送妳回去嗎?」

對方只是淡淡地搖了搖頭,紫紅色的雙眼擁有心型的瞳孔,眼神卻如同冰一般冷酷。

接著她發出足以讓第一次聽見的人,全身酥麻的悅耳聲音:

「想在回家之前散散步,我很喜歡今天的夜色。」

穿著西裝服的經紀人騷了騷臉說:

「是嗎,那麼路上小心。」

黑髮美少女點了點頭後,從後方工作人員特別準備的暗道離開。

隨後主持人繼續用開朗的聲音說:

「好的——雖然我們的偶像無法陪伴到最後,但特賣會仍會進行到商品全數售完為止!我的嗓子可是專業級的,陪各位度過一整晚也難不倒我,畢竟在場有這麼多正妹朋友,只要這樣就值得啦!」

這時從人群中發出一個聲音:

「結果你還不是為了看正妹?」

接著眾人發出了歡笑聲。

然而,這些聲音對離開的黑髮美少女來說,正逐漸遠去消逝——

在離開百貨公司後,她獨自一個人走在黑暗的小路中。

隨後,美少女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支智慧手機。

將螢幕解鎖之後,手機畫面出現一名少年。

少年擁有任何女性見到,都會湧出母愛的稚氣美貌。

而那種美貌,卻如同被冰凍般,嘴上的微笑也彷彿毫無靈魂。

少女著迷似地望著手機裡的美少年那雙墨綠色、擁有骷髏頭形狀瞳孔的雙眼。

一隻細白的拇指來回撫摸著螢幕上,少年的臉頰部位。

臉頰通紅的她,心型瞳孔此刻如同擁有生命似地,開始跳動了起來。

就在美少女癡迷地看著手機螢幕時,在她前方的黑暗小路中,出現了一名穿著制服的女學生。

注意到對方的美少女停下腳步,心型瞳孔往對方望去。

女學生擁有一頭綠髮,並綁著右側單馬尾。

淚眼汪汪的桃紅色雙眼,皺著眉頭望著美少女。

她一臉心裡似乎受過什麼傷的表情道:

「請妳快逃……」

女學生怯怯地說:

「我不是很喜歡這麼做……」

正當美少女偏著頭,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的時候——

忽然有一條捲成螺旋狀的布料,從美少女後方繞了過來,接著猛然勒住嘴巴,讓她無法叫出任何聲音。

「好!抓到妳了!」

與那名女學生極為相似的聲音從後方響起,隨後勒住美少女嘴巴的布料,從後方被綁成死結。

接著,位於美少女身後的那個身影,忽然俐落地往地面一扯——

前者便這麼痛苦地被迫仰躺在地,手中的智慧手機也摔落了出去。

美少女吃痛地閉上眼一會兒,當在次睜開的時候,發現一名與女學生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女,正坐在自己的身上。

綁著左側單馬尾的綠髮,充滿頑皮氣息的桃紅色雙眼,正得意地看著她。

從後,這名同樣穿著制服的女學生,從腰後抽出了一把匕首。

接著把刀刃反拿,並抵在美少女的脖子上。

「只要乖乖聽我的話就不會受傷。」

女學生開朗地笑著,隨後將嘴巴貼近美少女的耳邊說:

「我知道妳的秘密。」

美少女發現,從女學生的領子口所露出的左胸內側,有一個黑桃圖案的刺青。

但此刻忽然貼上皮膚的刀刃,讓她的注意力轉向女學生此刻所吐出的話語:

「如果是妳一定辦得到吧,只有妳能夠殺死那個叫虛實無夢的男人……」

隨後,女學生將美少女的四肢綑綁起來,並在頭上套上麻布。

接著與另一名女學生合力將她抬往一個方向。

在綁架知名女藝人的兩人遠去不久後,一名在旁邊默默目睹這一切的女性,縮著身體從後方的建築物走了出來,並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機。

女性擁有一雙碎裂成兩半的心型瞳孔,在她看見手機螢幕的畫面時,原本彷彿害怕著一切的臉上,露出了受到救贖的表情,喃喃:

「終於被我給找到了,這就是我一直憧憬的東西啊……」

「是誰在那裡!」

這時,一陣宏亮的吼聲從一處傳來。

拿著手機的女性就像是受到驚嚇的野貓,趕緊跑離現場。

然而緊跟而來的是一名擁有櫻花色長髮,並綁著長馬尾的少女。

她身穿一身運動裝扮,加上身上的汗水,看起是正在夜晚中慢跑的樣子。

那如同夕陽般的橙紅色眼眸,以老鷹捕捉獵物一般的眼神掃視了周圍,隨後又用鼻子嗅了嗅,接著說:

「如此強烈的不祥氣息,就和『它』的一模一樣,難道說……」

她朝著自己口中所說的「不祥氣息」來源跑去。

然而就在她跑到小路出口之前——

出口旁停著一輛白色廂型車,後車門敞開,兩名綠髮的女學生將頭套著麻布的女藝人給丟上車。

隨後兩人也跳上了車,將後車門關上之後,廂型車便馬上駛離現場。

接著穿著運動服的少女才跑到出口,來到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一臉不甘心地望向廂型車離去的方向。

彷彿追丟獵物的老鷹般,少女嘆了口氣後往反方向走去。

「喔,說曹操曹操到。」

一名停在路邊,坐在銀色重機車上的男人手持智慧手機,望向朝自己方向走來的馬尾少女說:

「晚上還出來鍛鍊嗎,真是不容易呢。」

馬尾少女瞥了坐在重機車上,將頭髮染成金色的男人說:

「你是誰?」

「正巧來到這裡巡邏的小警員罷了——這是妳沒錯吧?」

男人將手中的手機螢幕轉到馬尾少女面前,上頭是網路新聞的頁面,接著說:

「賴寺華,高中一年級就拿下全國劍道冠軍,能在這裡碰見妳真是我的榮幸。」

隨後,他將螢幕轉成拍照的畫面,滿懷期待地問:

「方便跟我拍張照嗎?」

「我沒有和陌生人拍照的興趣。」

馬尾少女冷冷地說完後,便慢跑著離開。

男人只能望著對方逐漸遠去的背影,苦笑道:

「真是冷淡。」

隨後他將目光轉回對街,從方才就一直盯著看的便利商店看。

接著面露悲傷地說:

「不過我也沒什麼資格擁有什麼好運。」

位於便利商店內——

一名坐在玻璃牆後方,擁有一頭秀麗的藍色長髮和海藍色雙眼,戴著半框眼鏡的年輕女老師,正批改著一疊考卷。

而她桌上兩旁,堆疊著幾乎快將自己淹沒的加熱食品空盒。

方才目睹她一個人吃光這些份量的店員,也看得目瞪口呆。

隨後,女老師將最後一張考卷改完時,放鬆似地微微吐了口氣,接著順勢望向玻璃牆上所反射的自己臉龐。

她看著戴著眼鏡的自己,隨後露出一臉哀傷、似乎錯過了什麼重要事情的表情後,才把眼鏡給拿下來。

接著當她準備開始收拾時,一陣欣喜的女聲從後方響起:

「卓雛雨老師!沒想到能在這裡遇到妳!」

她回頭看去,兩名穿著制服的短裙女學生,開心地十交扣在一起。

她們看見桌上堆積如山的空盒後,既佩服又羨慕地說:

「老師的食量果然還是這麼驚人,卻總是吃不胖耶!」

女老師看了看手錶,時針逼近十一點半的位置,這讓她皺著眉頭對兩人斥責:

「這麼晚了還不回家洗澡換衣服,明天還要上學呢。」

其中一名女學生嘟著嘴,拉了拉書包背帶說:

「我們剛補習完來買宵夜,正要準備回家的!」

女老師愧疚地騷了騷頭說:

「是嗎,對不起,還以為妳們因為玩耍而逗留到這麼晚。」

女學生笑了笑說:

「沒關係啦——對了,老師妳聽過都市傳說嗎?」

「都市傳說?」

「就是呀,每個班級裡不都會有這一種人嗎——每天在學校上課睡覺的次數非常頻繁的同學,據說他們都是與『許普諾斯』有所交流的人呢!」

她拿著手機,並將手機上緣抵著下巴說:

「最近許多網路論壇常在討論,不少人夢見一名穿著黑色西裝,臉部虛白、外型是非常瘦且高大的男人,所有曾見過他的人都會變得昏昏欲睡呢!而都市傳說之所以叫『許普諾斯』,是因為在希臘神話中,掌管睡夢的神就是這個名字喔!」

女老師皺起眉頭並淡笑著回應:

「感覺真可怕。」

「不會呀,我覺得好有趣!比起手指月亮會被割耳朵、桃園市夜晚的狼嚎聲、某任總統的死亡之握,我覺得許普諾斯這個都市傳說最有趣呢!」

女學生思考了一會兒說:

「而且真要說起來,我們班好像也有非常愛睡覺的同學吧?」

隨後兩名女學生互看了一眼,兩人同時既好奇又興奮地說:

「該不會他和許普諾斯有關吧?」

女老師邊收拾起考卷,邊無奈地說:

「真是的,別太沉迷網路的謠言了,還有也別造成其他同學的困擾。」

女學生嘟著嘴說:

「才不是謠言呢!網路上有這麼多人的描述,都很神奇地都完全一致喔!」

這時,另一名女學生注意到店門口外,有一隻白色的短毛貓將兩隻前腳貼在自動門的玻璃上,兩顆粉色的肉球映入眼簾。

「哇——好可愛!」

那名女學生跑到店門口,這時自動門一打開,那隻短毛貓忽然衝進店內,接著熟練地來到某個架上,咬著一包小魚外型的點心餅乾後,迅速地在自動門關上之前跑了出去。

看到這個景像的店員著急地從櫃台跑了出來,對著貓咪離開的方向爆粗口:

「又是那隻貓!就不要哪天被我抓到,我還不他媽打死你!」

貓咪靈活地越過馬路後,又掠過桃園火車站的出口。

此時一名差點被貓絆倒的少年趕緊退了一步,隨後那隻貓跳上圍牆躲進人類到不了的通道。

少年嘆了一口氣,氣息中伴隨著疲憊與無奈。

「雖然勉強趕上最後一班車,但我可是第一次來桃園這種地方啊,這時間會有公車嗎?」

接著他拿出智慧型手機,藍光照射蒼穹般的藍色眼眸,反射出單純卻開闊的光芒。

如此清澈的雙眼,望著手機螢幕上的時間,露出既著急卻又無力的神情。

這名擁有深褐色的短髮,長相忠實的少年望了望這個陌生的城市,喃喃:

「這樣下去,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到達租屋處呢,真傷腦筋……」

隨後,他半舉起左手,位於掌心中有一個問號刺青,這讓他明白到這一切都是現實而又嘆了口氣。

第一次踏進這個城市的少年,此刻開始對未來的日子感到憂心——


To be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074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海犬

留言共 4 篇留言

雞縛靈
新篇來啦
搶前排卡位[e16]

02-20 20:17

xiye
新系列必須推個

02-20 21:13

小柏 :目

02-24 15:56

肥炸鼠
「兩名穿著制服的短裙女學生,開心地十交扣在一起」→十指交扣(?

角色好多啊[e6](桃園人路過

03-06 18: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皇家護衛....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們共同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iben伊蕾娜
我的天啊魔女之旅也太香了吧,怎麼會有這麼讚的旅行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