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蘇瑞瑪之輝-番外》- 青金石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2016-02-17 09:29:22│贊助:32│人氣:359





  睜眼。

  看見嵌滿各色寶石的穹頂。

  那上頭有雲母、黃水晶、紅水晶、綠寶石、瑪瑙。它們排作屋內的星空,摺摺發光。穹頂由雕滿歷史的柱子支撐,在最上層有一圈無窗的縷空,可以望見室外黑藍色的夜空與星子。

  與浩瀚的星空相比,那些珠寶絲毫不黯淡。

  我說:「一年又過了。」


 
  那年的秋天,他殺了一個人。

  那人對他最慷慨,也最吝嗇。

  那人無私,也自私。

  那日,全城殉葬。


 
  阿祈爾怎麼想的……齊勒斯不知道。正如皇帝有時會用疑惑的眼神瞧他一樣,他也經常用這種不敬地眼神隱晦打量對方,他能隱晦,多謝了面具。他並非想知道或者刻意忽略,就只是沒「想」去知道。

  他不會說他瞭解阿祈爾;他或許知道對方喜愛的香膏成分,或對方這個月又私會了幾個女人,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齊勒斯必須因為阿祈爾而做出選擇——不,他不會因為「對方」而去作出選擇,他會因為「自己」。

  他自私嗎?——也不,他認為阿祈爾更自私。

  關於自私。

  其實他隱約也有同樣的感覺——我們都一樣自私。

  我們唯一的無私,就在那天的流沙旁。

  不同的是,阿祈爾欠齊勒斯一個承諾,而齊勒斯不欠阿祈爾什麼。

  流沙旁的相遇,齊勒斯不認為阿祈爾欠了自己一條命,就像他後來長年服侍皇室一樣——那是他奴隸的本分。齊勒斯的認知中,自己被虧欠的只有阿祈爾親口允諾的「自由」。

  那遲遲不來的自由……

  皇帝還很年輕,齊勒斯也很年輕。從相遇的那天算起,時間也許還不到二十年——但是齊勒斯能有幾個二十年?或者三十年?

  阿祈爾身為皇子時對自己的承諾無能為力,齊勒斯能諒解;在阿祈爾登基之後,他諸事繁忙,齊勒斯也能忍受。當他違背一個奴隸的本分開口詢問時,卻得到一個異常的答案——阿祈爾裝傻。

  「一年又過了。」

  每年最後一天,他總是在皇宮中佇立,看著天窗外的星空這麼說著。

  他又「少了一年」。


 
  時間不曾為齊勒斯帶來他的「未來」。他覺得時間不像人們說的那樣,在帶走一些東西的同時又捎來什麼。時間一直在掠奪他。

  他本該享有的東西—權利、自由、人生……阿祈爾的承諾,全都被時間給淹沒。如果他不曾得到過希望,身為奴隸的絕望根本就不存在。

  儘管還是頂著這令自己憎厭的身分,齊勒斯仍然很有責任感。他的責任感與自尊心等重,如同大圖書館中的黃金天秤。就如此時此刻,雖然阿祈爾的塗膏跟他一點關聯也沒有,他還是拿著這東西回了房間,開始解析這東西的製作材料與成本。

  沒理由不去滿足皇帝的喜愛,而且這次只是罐膏而已,不是女人。就算是,齊勒斯也不會抱怨什麼,因為年輕俊美的蘇瑞瑪皇帝有理由受到女性歡迎。

  進口與製作企劃是一定要交給大臣的。

  阿祈爾把齊勒斯看得如同手足,雖然讓一些人心底不齒,但不會有人表現出來。齊勒斯對交流與會面這些事情感到羞辱——他能從所有人的眼中看到一些事,那樣的情緒像是幻覺中的魔鬼,一句一句的對他說著:「仍然是個奴隸。」

  也許對方不曾那樣想過,但齊勒斯無法停止腦海中的聲音。他正不停赤裸裸的任人揶揄——不是被承諾過還予自由了嗎?怎麼還是如今的模樣?

  雖然那些人不知道阿祈爾與他的約定,也不可能會嘲笑他對於自由的渴望,但懸在高處的帝王承諾總是讓他心神不寧,生命中的任何事情彷彿都在藉由他無法遏止的渴望來嘲諷他。

  齊勒斯知道那些都是自己無謂的猜想,但是他無法停止那些聲音。

  他在體內深處大吼著,我不要去,不想丟人現眼。

  但他還是外出了。

  他不逃避。

  入侵腦海的惡魔在笑。


 
  「齊勒斯,又是一年過去了。」

  無論何時,阿祈爾總是容光煥發,洋溢著一位年輕帝王以及英俊男人的氣息,他仁慈、正面、又不失嚴謹。舉手投足都是自信,毫不輕浮。

  ——阿祈爾伸手拉開齊勒斯的兜帽,無禮的窺看著。

  阿祈爾對我比對女人還輕浮。齊勒斯想搶回兜帽,但他沒動手。

  「齊勒斯,你剛去過廚房?」阿祈爾說道:「頭髮沾到不少麵粉。」

  如果是那樣,我的白髮就會一塊一塊,而不是一束一束

  身為一個奴隸,當自由人想對你做些什麼,你也只能任由他。齊勒斯經常覺得阿祈爾對他的親近不是恩寵,只是在宣揚所有權——這個奴隸是專屬他的。

  「沒有,您喜歡的那個塗膏已經吩咐商隊了。」

  「朕就知道你能完成。」阿祈爾露出鼓勵般地微笑,有莫大的喜悅。

  完不成也得做,難道我能拒絕?以一個奴隸的身分?

  可能是因為喜愛的物品有了穩定來源,阿祈爾的心情忽然變得特別好。看著帝王愉悅的模樣,齊勒斯覺得自己又被羞辱了一番。到底為什麼讓他去做那些多餘的事情會讓阿祈爾感到這麼愉快?

  ——是阿,差點忘了,因為他「還是奴隸」。

  帝王想怎麼使喚他就怎麼使喚,聽話是齊勒斯的責任,而他很負責。

  在帝王講信用以前,今後可能也會一直這麼負責下去。

  那天稍晚,阿祈爾派人送來一箱珠寶,自己臨時去了一個重大會議。齊勒斯與那名送貨的僕人大眼瞪小眼,各自僵硬著背脊與膝蓋,克制貼地板的衝動——職業病真討厭。

  箱中裝滿了一片星空——夜色與金光交輝的青金石。

  轉交來的親筆信寫明了原因:阿祈爾認為當年他還是皇子時眼光並不好,當時送給齊勒斯鑲嵌在長袍上的青金石不夠正統,現在他希望齊勒斯能收下代表他感謝的最高級青金石。

  幸好這些青金石已經打磨過了,齊勒斯不用再度出去與人交涉加工的事情。每當他發現自己必須站到別人正面去,他就會被一種瘋狂的悲哀給淹沒。

  阿祈爾很愛給他東西。齊勒斯想不通這件事。也許他在阿祈爾眼中就是圈養的動物,供主人賜予東西好滿足對方的傲慢。

  賜予奴隸東西並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們連「自己」都不是自己的。

  齊勒斯蓋好箱子,放在置衣箱的旁邊。他取出了針線與鑽孔刀。

  既然主人想替他換項圈,他當然會遵從。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心聲總是充滿了對帝王的冷嘲熱諷?

  齊勒斯熟練的穿針引線,思緒飄到了比烈日還遠的地方。

  那個穿戴華貴的男孩說他擁有未來的蘇瑞瑪。

  齊勒斯透過奴隸的雙眼看出來他是真心的。

  當時齊勒斯深深地、虔誠地相信著,自己有了未來。

  ——而阿祈爾可能是齊勒斯人生中第一個愛的人。

  放下針線,齊勒斯比對好位置,鑽孔刀緩緩扎下去。

  他想起在街道上看過的一對兄弟。阿祈爾說齊勒斯是他的朋友、兄弟,但齊勒斯其實不是很了解這段關係的具體形式。有天因事上街,他突然觀察上了一對嬉鬧的兄弟。

  那天他甚至誤了交差時間,差點因為恐懼而窒息在阿祈爾面前,儘管皇帝根本不介意他的辦事不力。

  那兩個自由人的男孩先是打來打去,接著共享食物,又開始因為一言不和彷彿成了仇人。觀察主人是奴隸的本能,但齊勒斯對於人際關係就沒那麼上心——因為他要做的從來只有聽話。

  那對兄弟的事情讓齊勒斯思考了很久,但他仍然沒想出什麼結論。

  至於阿祈爾,那位帝王依舊是掌握他所有一切的主人。主人不管對奴隸說什麼都是因為他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聆聽者要做的事情就是聽完,然後收到記憶深處去。

  一個帝王對奴隸建立的「兄弟」、「好友」,他也許不該想太深。

  因為阿祈爾在說這幾個單字時腦袋可能什麼也沒想,就只是心情好。

  而他也不需要認真去相信帝王的意思,因為阿祈爾高興就好。

  如果他真的以那樣的身分自居,也只是一個奴隸自欺欺人的笑話罷了。

  黯淡的青金石取下了,齊勒斯將璀璨的青金石按上原位,一針穿過礦石與布料。

  齊勒斯經常覺得長袍太華麗。

  身為奴隸,穿戴布料如此多的服飾已經很不配了,長袍上竟然還飾有珠寶。每當他望見衣箱時,他總是會覺得自己像受保護的寵物,帝王必須用許多珍貴的東西來襯托他,好宣示他屬於帝王,誰也不能無視這件事。

  每當看見齊勒斯的佩戴,就彷彿看見他身後站了個栩栩如生的蘇瑞瑪皇帝,這不只是個奴隸而已,他稍微「稀有一點」,而且「專屬皇帝」,不可以「亂碰」。

  針扎到手了。

  齊勒斯放下衣物,捏住自己的指尖。

  厚繭太多,他甚至沒破皮。


 
  一千年過去了。

  青金石的顏色彷彿隨著蘇瑞瑪的灰飛煙滅一同從世界上消失,也在齊勒斯記憶中淡去。陵墓中黑暗的歲月裡,他能看見的只有自己的光體顏色與日漸斑駁的雷尼克頓。

  可憐地、忠誠地雷尼克頓,必須永遠與他一同坐視無盡的時間來臨。

  齊勒斯曾經惱怒、痛苦,因為他從身份上的囚禁轉換成實質上的囚禁。他永遠只能看見自己冰冷徹骨的光,守護者斑駁的鎧甲與皮膚,甚至是越來越無感情的眼。

  阿祈爾說青金石像他的眼,但是齊勒斯沒照過鏡子。他看著美麗端莊的青金石,心中充滿對皇帝言詞的不信任。

  齊勒斯覺得青金石像星空,帶著夜晚神秘的顏色與微小卻燦爛的金光,那片天空彷彿觸手可及,卻在遙遠的皇宮之外,他每年都只能原地眺望。

  被囚禁後,他不知道他錯過了多少次那樣的星空。

  時間沖刷一切,曾經令他執著的自由、曾經令他崩潰的囚禁,都在漫長的時間與黑暗中化成了陪葬物的灰。他像自己發出的光芒那樣,冷卻了。

  孤寂的歲月裡,沉澱下來的冷靜讓齊勒斯開始偶爾用不同的角度去回想過往。例如,如果當時他是誰,某件事情會怎麼發展,他把自己投射到所有他認得的角色中,打發不少時間。

  齊勒斯善於等待,即使是沒有盡頭的漫長囚禁,他的耐心彷彿又回來了,而且比入墓前更加堅定沉穩。

  但雷尼克頓無法應付時間,也應付不了自己,注定只能走向緩慢的崩毀命運。

  隨著時間過去,齊勒斯感覺自己似乎漸漸把自己從「蘇瑞瑪奴隸齊勒斯」中給拔了出來,那個奴隸像他的前世、像他的另一段獨立意識、被分裂的人格,幾乎與「現在的他」區分開來了。

  試圖扮演不同人物的過程中,齊勒斯意外的隔離出了真正的自己。他回想自己的過往,就彷彿是在觀察別人一樣。他瞭解那個人,但他不會被牽著走。

  「你後悔過嗎?」

  這是雷尼克頓曾經問過的一句話。

  關於讓蘇瑞瑪陪葬,親手殺死阿祈爾,背上無數且沉重的罪孽。

  齊勒斯的嗓音與他的心身體一樣清冷、沉靜。

  「我是心甘情願的。」

  是的,是「心甘情願」,跟後悔無關。

  他不會做「如果時間重來」的假設,因為當時的他,永遠就是在那個時空做出了那樣的決定,將時間倒退並沒有意義,只是將一個錄影帶重放一次。

  所以他不會後悔。

  而即使是那曾經深刻的往事,也一樣抵抗不了歲月,細節全都模糊。有時候睡太久了,齊勒斯會在醒來時茫然的思考他為什麼恨阿祈爾。他記得阿祈爾自大、傲慢、並且虧欠他。

  但究竟是怎樣的過程會讓他在殺了阿祈爾以後也讓蘇瑞瑪毀滅了?

  「另一個齊勒斯」越來越模糊。

  直到他再度踏上符文大地,在戰爭學院中使用了回溯儀式,才再度看清「另一個齊勒斯」。回溯儀式不但重現了歷史與記憶,也重現了他舊時的模樣。

  「原來這是青金石的顏色。」

  可惜他已經不會再有那樣的雙眼了。

  回溯儀式真正在各種方面上幫助齊勒斯實現「完整的永恆」,他清楚瞭解那些以前的記憶,也彷彿一個旁觀者般清晰認知到所有經過。齊勒斯以為自己真正把心抽出來了——他不應該再有凡人般的感情。

  ——他轉化成了真正的霸者,比納瑟斯、雷尼克頓還要更純粹的霸者。但是當他千年後首次看見阿祈爾的背影,即使是半神化的身軀,他就已經知道那是阿祈爾了,甚至沒有過一絲懷疑。

  他沒有憤怒、也沒有哀傷,當下他找不出那份感情的正確稱呼,似乎什麼都沒有,又似乎所有東西都湧出來了——從他那已不存在的心臟中。

  皇帝瞧見他,不意外的暴怒了。

  這是齊勒斯首次見到阿祈爾對自己發怒。

  更多他不曾感受過的感覺又從心臟中流出了。

  齊勒斯已經得到了「自由」,甚至是「永恆」,阿祈爾對他來說再也沒有意義,因為對方已經不再是那個只拿得動權杖的皇帝,而他也不是被腦海中的惡魔給扭曲的凡人。

  關於再度向阿祈爾下手這件事,似乎除了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有這個共通的認知。齊勒斯沒打算做出反駁,更沒有貫徹眾人想法的打算。

  他現在可以盡情的對阿祈爾無禮了,再也沒有規矩與身分會束縛他。皇帝曾經有過的自大傲慢,現在他都可以還之彼身。

  但除了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肯定齊勒斯對阿祈爾虎視眈眈。

  魔導依舊自由自在地活著,心靈上沒有半點負擔。

  我其實開始想念青金石了

  齊勒斯剛想完,轉而自嘲。

  算了,有什麼差別呢?

  千年的沉澱讓他成熟了,阿祈爾卻少了他一千年。想想各自得到的時間,齊勒斯感到久違的滿意——他活得比阿祈爾久,冒險的經歷也比對方長,入聯盟的時間更是比對方早,看過的夜空也比他多。而在很久以後,阿祈爾與他的差距永遠都會是這麼多。

  他會看著阿祈爾如孩童般鬧脾氣,自己的脾氣卻比老人還要好。儘管他對阿祈爾的那份討厭感依舊沒消散,恨意卻減輕很多。

  愚蠢的皇帝、愚蠢的蘇瑞瑪、愚蠢的希維爾……

  噢,對了,還有愚蠢的雷尼克頓跟納瑟斯……

  再也沒有黑暗伴隨他了。

  取代而之的是廣播聲。

  「雙殺!」

  與輔助一同死在地上的希維爾朝中路罵道。

  「齊勒斯,你就不能尿準一點?」

  關閉魔導祭典,齊勒斯發現自己又恨上阿祈爾了。






 
  沙漠上有一塊被風沙吹出的碎片。

  它似乎已經在沙漠底下埋很久了。

  陵墓外的陽光讓齊勒斯感到陌生。

  他飄立在陵墓入口,心莫名驚慌。

  烈日的照射與沙漠風光全讓他心驚膽戰。

  那是他久違的劇烈感情、與猛然實現的願望。

  結束了嗎?

  齊勒斯緩緩向前飄。

  他注意到那塊即將再度被風沙掩埋的碎片。

  他生疏的做了一個拾起的動作——

  青金石。

  覆滿許多刮傷,並且破碎黯淡。

  也許是當初從自己身上掉落的。

  又或者是迷失在沙漠中的商隊遺物。

  齊勒斯將青金石包在光體中,朝世界而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044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希維爾|蘇瑞瑪|阿祈爾|齊勒斯|同人文|小說|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

留言共 11 篇留言

貓頭鷹※安森希爾
覺得背景希薇爾的曝光率不夠(被揍

02-17 09:3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幹XDDD 難道我應該再把那顆頭放更大嗎wwwwwwww02-17 09:35
貓頭鷹※安森希爾
就放很大在右下角看著你的文這樣XDDD
這篇我好喜歡~~~(曾經MAIN齊勒斯的人)

02-17 09:3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昨天用了0.2秒考慮把希維爾放文章內容然後就不忍想下去了XDDDD 太搶戲了!!!這才怎麼認真看文啦(掩面###
我也好喜歡齊勒斯,然後我都用沙皇護衛造型唷(/// ゚Д゚///)(意義不明=02-17 09:4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是說你也看太快了吧幹(心碎#02-17 09:42
貓頭鷹※安森希爾
你剛PO我就看到了啊XDD(剛好進公司)我是說外面的背景右下角這樣(更難讓人專心了啦!!!)
本來我用原始齊勒斯,116之後我改成綠色的齊勒斯了(意味不明)

02-17 09:5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綠色的齊勒斯總感覺臭臭DER... 欸上班專心阿(噴笑) 放大背景右下角會讓人毛毛的吧wwwwww
02-17 09:53
貓頭鷹※安森希爾
就是要這種驚悚感才是希薇爾啊(回想舊美術圖)
矮額(冷顫)

02-17 10:0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回想舊美術圖)
...你討厭。02-17 10:05
Olivia_K
好棒的希維爾XD~看到阿祈爾和齊勒斯的互動我笑了XDDDDD
最近用阿祈爾跟劫在中路對打,居然站著跟他用普攻對AXDD(爛了

02-17 15:0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他們兩個腦迴路完全不在同一個次元裡XDD 新潮流AD沙皇嗎,好狂(X)02-17 15:25
Olivia_K
哈哈AD阿祈爾在下路超強緩速很猛的啊

02-17 15:5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Q的緩速好像有被砍說,而且前期下路換血太耗魔了XD02-17 18:19
Olivia_K
嗯嗯,確實~這版本不好用,當Sup試試看

02-17 19:0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一樣,耗魔的問題,對面不在W範圍就只能癢癢普攻,而且對面一定不殺AD專殺阿祈爾XD02-17 19:15
Olivia_K
不用傷害啦,只要靠WEQR一套帶回對面AD就好

02-17 19:4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那也要你到六等前都還沒崩wwwww 下路兩人分經驗,上六速度比別路還慢02-17 19:51
Olivia_K
對啊~只是想想而已,真的下去玩要有勇氣XDDD

02-17 21:0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要有勇氣的應該是隊友XDDDDDDDDDD
02-17 21:41
Olivia_K
哈哈湊5排,雷OK啦

02-17 21:58

「」
喔給我點時間,我想寫心得!
(↑因為會寫得很慢很像流水帳,所以不用期待)

02-19 17:3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阿嘶~心得~(抹口水(#02-19 17:4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久違的來敲碗啦!02-03 19: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愉悅的妝點小屋中。... 後一篇:【黎月夜日之望】1號/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夢魘境界更新,對無限流有興趣的可以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