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米登卡爾】0216【蛻變之聲】番外 - 《於某日的月夜下》

作者:米登病毒第X型│2016-02-16 23:04:21│贊助:2│人氣:112
日輪丸,早上五點,帝摩斯家宅邸後院

「嗚呃!」

少年發出痛苦的聲音,跌坐再地上,壓著疼痛的後腦勺,不情願的看著站在身後的少女

「…你輸了…」少女冷冷的說

「怎麼可能啊…痛痛痛」少年不敢相信的嚷嚷著

在夏季的清晨,這個時段是最涼爽的時候,同時也是練劍的大好時機,因此,瓦夷旭和露菲爾早在半小時前就解決早餐,興致勃勃的來到後院進行例行的劍術修練。

不過,事實上,要練劍的只有瓦夷旭,露菲爾大可以一直睡到中午,反正家事都是她的父親,同時也是帝摩斯家的管家在做。

那為什麼她要刻意早起,還把瓦夷旭打倒在地呢?這就要把時間推到前一天的晚餐之後,一直以來幾乎沒說過話的露菲爾突然主動找瓦夷旭,要求他在明天晨練時跟她打一場,瓦夷旭當然覺得莫名其妙,不過在露菲爾朝他的謎樣部位奮力一擊下,瓦夷旭也只好乖乖就範。

時間回到現在。

露菲爾拿著兩把木刀,靜靜的看著在地上用懷疑的眼光看著自己的瓦夷旭。

「這不可能啊,你又沒有受過《冥月一刀流》的訓練,怎麼會對我的招式瞭若指掌?而且還是用兩把刀」瓦夷旭站起來,把跟自己差不多高的木刀背在背後,那是仿大太刀比例製作成的木刀。

「說好的…你要幫我實現一個願望…」露菲爾似乎沒有在聽瓦夷旭的問題,自顧自的提出要求。

「唉…好啦,你想幹嘛?」瓦夷旭無奈的抓抓頭說。

露菲爾的反應完全在瓦夷旭的意料之中,一直以來,露菲爾不只話少,而且常常不理會別人說的話,尤其當瓦夷旭不答應她的要求時,她就會針對重點部位給予猛擊,儘管如此,瓦夷旭對露菲爾的任性,還是採取包容的態度,說到為什麼,瓦夷旭自己也不清楚。

「陪我去一個地方…」露菲爾看向別處,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

日輪丸,晚上八點,九頭龍神社

「……」瓦夷旭現在的心情跟大便一樣

現在正值九頭龍神社的夏日祭典,整個日輪丸的人幾乎都來了,祭典的範圍從神社開始,往外蔓延一公里都是熱鬧地帶。各式各樣的攤販都人潮爆滿,更別提神社門口,根本沒辦法前進,不過人們的臉上都充滿笑容……

除了瓦夷旭。

「我這輩子…最討厭人擠人…」

瓦夷旭的表情好像有人欠他十年的電費似的,他的位置在鳥居的一根柱子下,剛好那裡是人最擠的地方,瓦夷旭已經不知道被撞幾次,而且鼻腔內還充斥著夾雜汗臭味和烤肉味的噁心味道。

「已經到了約定時間,露菲爾怎麼還沒出現…是困在人群中了嗎?」

瓦夷旭雖然心情很糟,但他還是掛心著露菲爾,畢竟露菲爾的個頭嬌小,在人群中跌倒不被注意也是正常的事,想到這裡,瓦夷旭有不禁緊張起來。

[八點…九頭龍神社…]

半小時前,露菲爾丟下這麼一句話就出門了,瓦夷旭當然不知道神社有祭典的事,畢竟這傢伙平常不是練劍,就是玩電玩,再不然就是睡覺。因此,瓦夷旭在看到神社那頭的人山人海時,一度有想打退堂鼓的意思。不過,這麼做有可能會讓帝摩斯家的香火就此斷絕,所以還是硬著頭皮擠了進去。

「好慢……」瓦夷旭的表情已經恐怖到路人看到都會臉色蒼白的程度了

這時,在人群中,瓦夷旭被一樣東西吸引住,人群中有不少女生穿著各種顏色的和服,不過吸引他的,是一件天藍色的,上面似乎沒有什麼花紋的和服,而且,那件和服的主人明顯嬌小許多,不過,她正被迫與人潮一起移動,就在她經過瓦夷旭身邊時,瓦夷旭立刻拉住她的手,把她從人群拉出來,抱在懷裡

「果然是妳,露菲爾」瓦夷旭低頭看著懷裡的少女

一般女生如果被男生這樣緊抱在懷裡應該會滿臉通紅吧,不過露菲爾別說臉紅了,連表情也沒有變化。

「對不起,遲到了……」露菲爾抬頭看著瓦夷旭說

「一路擠來也不辛苦你了,好,想去逛哪裡呢?」瓦夷旭笑咪咪的摸摸露菲爾的頭,剛剛的大便臉好像是假的一樣

「…跟我來…」

露菲爾拉著瓦夷旭的手,從人潮擠出來之後,沿著草叢下山,走到一間賣面具的攤販後停下來。

「…這個…」

露菲爾從架上拿了兩個貓面具下來,一個只有遮住四分之一的臉,另一個則是全臉的。

「…哪個比較適合?…」露菲爾把面具放到面前給瓦夷旭看一下。

「我看看……嗯…」瓦夷旭扶著下巴仔細思考,還拿起面具比來比去,終於選定一個

「就這個吧~」瓦夷旭選擇了全臉的貓面具

「好……就這個…」露菲爾從瓦夷旭手中接過面具,微微的笑著

結帳之後,露菲爾又把瓦夷旭拉進叢林裡

「露菲爾,現在我們要去哪?」

「那裡」露菲爾指著山頂

山頂上有著一棵千年老樹,那裡因為路不好走,遊客非常稀少,即便是現在這種熱鬧時刻,也看不到一絲燈光

「去那裡要幹嘛啊?」

「…少廢話…」

上山的路真的很艱辛,尤其還是在夜晚走在沒有開發過的路上,而且露菲爾還穿著和服,一路上有好幾次都差點跌倒,但是沒有讓她放棄上山的決心,瓦夷旭也只好跟在後面保護她。

終於,他們成功到達山頂,如同在山腰看到的,這裡真的一個人都沒有,只有昆蟲的鳴叫聲,在離開喧嘩的神社後,這裡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讓人非常放鬆,月光透過樹葉,在樹下形成一片星空,唯美的景色沒辦法用任何方式描繪出來,只能記在腦海裡,慢慢回味。

「哇啊…」瓦夷旭發出讚嘆聲,眼前的美景讓他不自覺的停下腳步。

「…上去吧…」露菲爾指著樹頂一根比較粗的枝幹,對著瓦夷旭說

「上去?要幹嘛?」瓦夷旭問

「…做就對了…」

於是,瓦夷旭和露菲爾踩著《異變保護體》,到達露菲爾指定的枝幹,那裡的寬度剛好可以勉強站一個人,瓦夷旭和露菲爾坐在樹幹上,俯瞰山腳下的熱鬧景象,祭典的燈光綿延好長的距離,彷彿一座金色湖泊,涼爽的微風輕輕吹過臉頰,皎潔的月光灑在身上,將白天難耐的熾熱暑氣,轉化成夜晚的一陣清風。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即便是平常話超多的瓦夷旭,也沉浸在夜風帶來的寧靜中,而露菲爾,則是抬頭看著滿月,似乎在想什麼事。

「瓦夷旭……」這時,露菲爾開口了

「嗯?」瓦夷旭轉頭看向露菲爾

月光下的露菲爾,散發著迷人的氛圍,白嫩的臉頰透著淡淡的粉紅色,紫色的瞳孔在月光下變得更加絢麗,微啟的雙唇讓人遐想,即使只是側臉,不,應該說正因為是側臉,露菲爾看起來更加惹人憐愛。

「你知道關於《朔月》的傳說嗎?」

說到《朔月》,那是帝摩斯家的傳家寶物,全長190公分,重10公斤的大太刀,整把刀都是黑色的,瓦夷旭的父親說,凡是帝摩斯家的長男,18歲那年必須擁有可以揮舞那把刀的能力,並繼承它,否則會被逐出家門。

「傳說?」

關於《朔月》的情報,瓦夷旭已經從父親那聽說了,不過沒有提到關於這把刀的傳說

「也稱不上是傳說,應該是有一種說法……」露菲爾低下頭看著山腳,然後轉頭看著瓦夷旭,繼續說:

「你有聽說過……《夫妻劍》嗎?」

「嗯哼,當然」

「其實《朔月》也有喔…《朔月》是夫,另一把是妻…」

說到這,露菲爾小心翼翼的起身,然後從上方的枝條拿了一個盒子下來。是一般的木製盒子,差不多是一個書包的大小。

「不是吧…難道…」瓦夷旭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露菲爾打開箱子,放在裡面的是兩把小太刀,刀刃的部分是純白,在月光下顯得曖昧不清,護手的部分跟《朔月》一樣是絨毛,不過是白色的,刀柄的部分同樣也是白色。

「這把刀叫做《望月》…和《朔月》是一對的…」露菲爾把盒子交給瓦夷旭

「這是…真的嗎?可是老爸他從來沒提過它的存在啊」瓦夷旭小心的拿起其中一把,仔細的看著

「嗯…這是你母親給我的…」露菲爾繼續仰望著滿月說

「我媽?是我媽給你的?」瓦夷旭驚訝的看著露菲爾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看穿《冥月一刀流》的招式嗎?」

「不知道啊」

「因為你們在練習的時候,我一直在偷看」

「妳說偷看?單憑偷看就破解《冥月一刀流》的所有招式?」

「嗯…後來被你母親發現,而你母親決定收我為徒弟」

「喔~原來我媽是二刀流的啊…可是,這件事老爸應該會跟我說啊」

「因為你的父親也不知情,你們父子倆都一樣,感官在戰鬥時雖然很敏銳,但是平常根本遲鈍到不行」

「呃…是這樣嗎?」瓦夷旭說完便扶著額頭,看上去似乎很失落。

「你知道…《朔月》和《望月》之間,有一個傳說嗎?」露菲爾看著瓦夷旭說。

「說啊」瓦夷旭笑咪咪的說。

「就是拿到這把《夫妻劍》的人,一定是一男一女喔…」

「嗯,然後呢?」瓦夷旭歪頭問。

「……木頭…」露菲爾沉默一下後,撇過頭說。

「木頭?木頭怎麼了嗎?」瓦夷旭先是低頭看開自己坐的樹幹,又回頭看看千年老樹的主幹,不解的皺眉。

「瓦夷旭……」露菲爾輕輕的呼喚瓦夷旭的名字,然後,用非常溫柔的眼神看著他,說:

「如果我受傷了,你會為了我而生氣嗎?」

「啊?」瓦夷旭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露菲爾又繼續說

「如果我死了,你會難過嗎?」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瓦夷旭皺著眉頭問

「回答我……」露菲爾恢復原來的面無表情說

「那當然是…」瓦夷旭表情落寞的回答「一定會的啊…」

「……是嗎?」

「碰」的一聲,絢爛奪目的煙火在兩人的面前綻放開來,緊接著,以第一發煙火為起始,陸陸續續又有好幾發煙火飛向高空,然後驕傲的展現自己最美麗的剎那。

「哇…好棒…」

瓦夷旭像個孩子一樣眼睛閃閃發亮,露菲爾則是淡淡的看著煙火表演,看起來,似乎只有她還在為了剛剛的對話胡思亂想,雖然有點傻眼,不過這就是瓦夷旭,滿腦子只有劍術和電玩的笨蛋。

☆☆☆☆☆☆☆☆☆☆☆☆

日輪丸,晚上十一點,帝摩斯家宅邸

「不知不覺就玩到這麼晚了,不知道老爸他們是不是已經回來了」瓦夷旭汗顏的站在門口。

「沒關係……」露菲爾則是若無其事的回應。

「你當然沒關係啊…」瓦夷旭滿臉黑線的看著露菲爾,然後繼續說:

「不過啊…這次也真是去夠久了,想必帶了不少東西吧~」

「嗯…」

瓦夷旭的父母除了修練劍術以外的活動,就是到處遊玩,尤其在瓦夷旭15歲後,出遊的次數更是提高了不少,而且每次都會帶著非常多的土產回來。

「我們回來了~」

打開門,理應立刻響起的管家匆忙的腳步聲沒有傳來讓瓦夷旭感到奇怪,畢竟對方不是個會自己先睡不等主人回來的傢伙,而且還發生過「廁所上到一半就急忙出來迎接主人」的案例,所以基本上是不可能不出來迎接的,一定是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

這時,管家的身影出現在走廊的另一端,與以往不同,管家的腳步非常緩慢,微微低著頭走向瓦夷旭。

「……?……哈…哈斯塔先生?!」

一開始,由於距離太遠看不清楚,但瓦夷旭現在清楚的看見管家臉上的表情

那是彷彿剛大哭一場,眼神空洞的表情

「咚」的一聲,管家無力的跪在地上,瓦夷旭和露菲爾立刻上前扶住,管家顫抖的手緊抓著瓦夷旭的衣服,然後管家哽咽的說出「那件事」。

「老爺和夫人……過…過世了…!」

「……你說什麼?」瓦夷旭瞪大雙眼,不敢相信的問

「老爺…老爺他們在回程的路上…被…被一群來路不明的盜賊……攻擊…老爺和夫人…在與盜賊的戰鬥中……與盜賊的戰鬥中…被殺死了……!」管家吃力的說完後,便嚎啕大哭起來。

「這…這怎麼可能…?老爸他…不可能啊…」

瓦夷旭也無力的跪下,他怎麼也沒辦法想像即使年過40還可以單手挪動卡車的父親,會因為被盜賊襲擊而身亡,即使不使用《朔月》,光靠一把普通的刀,瓦夷旭父親的實力也足夠獨自單挑兩個土蜘蛛,如今卻死在區區盜賊手中,叫他如何接受?

「知道兇手是誰嗎?」瓦夷旭的語氣平靜,但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很不妙。

「好像是……地球的集團……【逆光】」

「地球?那裡不是早就沒人居住了嗎?」

「不…事實上……咳…老爺和他們已經和他們對抗好多次了…這次說不定…是為了報復才……」管家說到這裡,又忍不住哭了出來。

「瓦夷旭……」

一直沉默不語的露菲爾,從背後抱住低聲啜泣的瓦夷旭,露菲爾雖然沒有明顯的表現出難過的表情,但也絕對不是毫無感覺,畢竟,瓦夷旭的母親不但是她的師父,同時也是她的第二個媽媽,對出生以來就沒有母親的露菲爾,瓦夷旭的母親無疑是她生命中的光芒。

「哈斯塔先生……」

「屬下在…」

「把我的命令傳下去……讓所有的傭人都回家吧…帝摩斯家名下的土地…明天就過戶到你名下,當作是對你幾十年來的付出的謝禮…而我會帶著剩下的部分財產,離開這裡…」

「這…萬萬不可啊!少爺!屬下身分低賤,能服侍帝摩斯家就已是萬幸,怎能接手帝摩斯家的財產呢?更何況,屬下服侍帝摩斯家那麼多年也不是為了什麼謝禮,只是為了感謝老爺當時的收留啊…!」

「老爸和老媽都死了…錢再多有什麼用?把這筆錢給你,好好規劃露菲爾的未來吧…」瓦夷旭的眼神空洞,腦袋已經快要無法思考。

「這…屬下不能接受…」

「我說了…這是命令!」瓦夷旭站起來,靜靜的走過管家身旁

「明天一早,我就會出發,這些年來,謝謝你的照顧,哈斯塔先生,還有露菲爾,有機會…我們再見吧…」

然後,瓦夷旭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在細微的關門聲後,留下跪在哭紅雙眼的老管家,以及低頭不語的露菲爾,抱著裝有《望月》的木盒的雙手顫抖不已,空氣中留下一股死寂的沉默,夾帶一點悲憤的心情。

高掛在夜空中的滿月,染上赤紅。

那年,瓦夷旭18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041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oward511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米登卡爾】0215 -... 後一篇:【米登卡爾】0217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
南無觀世音菩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